风中的刀(很好看啊,可惜不是我写的)

fourtwo
fourtwo 2000-08-28 字数 0

我无所事事地闲逛在风云城的街道上,欣赏着路边早

已陌生而又曾经熟悉的景色。各个门派形形色色的人物匆

匆地从我的身边走过,一个个都是生疏的面孔。不时地有

人在频道上聊天说话,那些名字也都是陌生的。我想,是

应该慨叹“物是人非”的时候了。

离开这个泥巴捏成的江湖已经有大概五、六个月的时

间了。天知道今天我为什么又会心血来潮地忽然想回来重

温这个曾为之流血流泪的文字世界。我庆幸自己当初退隐

的时候没有把当初使用的那个角色自杀掉,所以我也就幸

运地还可以使用我自己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人物,省去了

新手的好多麻烦。看看四周,当年和我一起闯荡江湖,打

打杀杀的那些人们都已经不在了,身边来来往往的一些武

艺高强的侠客都是后起的新秀。不知怎么的,我竟不禁有

一点沧桑的感觉。“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

这话一样适用在这个虚拟的空间。我怀念从前风风雨雨的

同伴,甚至怀念昔日的那些仇家和敌人。                         我从钱庄里提了一点钱出来,到镇风兵器铺买了一把

廉价的单刀佩带在身上,漫无目的地开始了我重出江湖的

旅程。刚刚走了两步,系统就在屏幕上送出来一条醒目的

提示信息:

重新分配所有使命……分配结束

使命,也就是“task”,是这个MUD游戏独有的特色。

简而言之,所谓使命就是指在游戏的地图中找到随机分配

在不同地点的一些特定物品并且把它们交还给NPC的物主,

从而可以获得成长所必需的大量评价、潜能和经验。但是,

这样的task只有有限的几十个,而且要相当长的时间才会重

新分配一次,所以大家经常都会争着去完成。做的越多,成

长得自然也就越顺利越快捷。当初,我也至少完成了不下千

个使命,每一次看到这样的提示信息,我肯定都会马上放下

手中的工作,投入到游戏庞大而杂乱的天南海北中去。

不过,现在对我来说,再去满地图地找task已经不是很

有必要了。所以,这条信息所能给我的也不过是一点点美好

而充实的回忆。

可是,所谓“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

火阑珊处”。记得当初我经常为一个task而反复奔波,总会

忙得焦头乱额。可是现在当我已经不再需要它的时候,它却

偏偏就落在了我的面前——就在我很随意地往西走了一步的

时候,在塞外的路上,赌场黄麻子的“红包”就安安静静地

躺在那里。

我把它捡起来,站在那里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它贡

献给新手吧。”最后我决定。

于是我在聊天频道上说道:“我这里有个黄麻子的红包,

有人要吗?”

无数个声音很快地就响应道:“要!你在哪里?”

我说:“我在破旧长城。先来先得呀!”尽管已经很长

时间没有在MUD中说过话了,一开口,当初那种调侃的味道却

随便就带了出来。

不一会,就有一个人走了过来。我看了一眼,是白云城的

弟子,名字叫阿海,有个绰号叫“成长的剑客”,还不过是个

“略有小成”的家伙。我把手里的红包递给了他,顺便说道:

“挺快呀。”

他回答道:“我就在风云广场呆着呢,就近。谢谢你呀。:)”

大概是他说出的那段文字末尾的那个可爱的笑脸打动了我,

我对这个小伙子挺有好感。于是我也回他了一个“:)”

他问我说:“你为什么不要?”

“我用不着。”说完以后我自己连都有点想笑。这口气似乎

也真是大了些。

阿海看了我一眼。“哇!深不可测呀!好厉害。”——语气

中流露出明显的羡慕。

“呵呵。”

他又看了我一眼。“风中的刀。好漂亮的绰号。你是用刀的吗?”

“是。”为了证明我的话,我把手里的刀挥舞了两下。

“你是哪个门派的?”阿海接着问道。

对了,我改掉了自己的title,所以只用look是看不出我的门派

的。不过,我改掉title的目的也正是不想人随便知道我的出身和武

功。所以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在频道上宣布:“红包送人啦,

各位不用跑过来了。”

这时候阿海对我说:“以后别在频道上说这些话,很危险的呀。”

“危险?”我不明白。聊天频道不就是让人们随便说话的吗?怎

么会有危险?

“你不知道?!!”阿海似乎比我还惊讶。

没等我回答,他就又说道:“对了,你是新手还是老手呀?以前

怎么没见过你?”

我说:“我很久以前在这里玩了好长时间。”

“哦,”阿海说:“难怪了,我说怎么你武功那么好怎么连兵器

谱都没上了。”

“兵器谱?”我好奇起来。

看过古龙小说的人当然都知道百晓生著兵器谱的故事,大名鼎鼎

的小李飞刀就是在兵器谱上排名第三。恰好这个MUD正是以古龙小说为

背景的,古龙小说中那些人物——包括小李飞刀他们都在游戏中作为

NPC出现。可是我却从来也不知道在玩家之中也会有个兵器谱存在。没

想到离开江湖的这一段时间里,这儿竟会出现这么新鲜的事情,冒出这

么些新鲜的说法。这可真是有意思。我当然会急着想要弄个明白。

就在这个时候,从东边走过来一个叫“冷刀”的。

“大概是个来找我拿红包的。”我猜测。于是我打算告诉他红包已

经给别人了。

可是,没想到,他突然对阿海下了kill指令,两个人捉对厮杀了起来!!

Mud 网络泥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