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ningLife] 2014年,“从黑暗中醒来”(一)

deliver
deliver 2014-02-17 字数 5543
loading ...
loading ...

【此篇文章是由自动发信系统所张贴】

版面: RunningLife

主题: 2014年,“从黑暗中醒来”(一)

作者: Deschutes

作者奖励: 10

评分: 20

人数: 4

积分发放列表:

      ltpangmao    50

       tengreat    50

     bestilemon    50

     iloveCamus    50

总积分发放: 200

------------ 原文 ----------

(一)

2月1日清晨,挪威,Bardufoss,从黑暗中醒来。

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北纬70度,漫长的极夜还没有结束。一望

无际的冰原,笼罩在沉沉的黑夜里。每日只有临近中午的时候,地平

线上才会露出一缕微光,然后下午两点一过,整个世界又重新回到无

尽的黑夜里。

来自10几个国家的参赛者陆陆续续的到达比赛起点。这大概是世

上最匪夷所思的一场比赛:参赛者徒步或者借助滑雪板,穿越挪威、

瑞典、芬兰三国400公里山路,到达世界最北端的城镇之一,挪威

Finnmark北部小城Alta。这里是欧洲人烟最为稀少的地区,人口密度

不足1人/平方公里。全程只有1个补给站,因此参赛者需要背负超过50

公斤的物资,包括帐篷、睡袋、火炉、燃料、食品、御寒衣物、急救

物资,等等,装在一只浴缸一样的雪橇上,由参赛者拖曳前进。

这是一场冬季极地生存能力的竞赛。1、2月间,正是北极圈里最

冷的季节,每日最低气温在零下35度左右,开赛前气温更是一度低达

零下44度。赛道上没有路标,所谓比赛路线,只是GPS上一些稀疏的

点——有些点之间的距离竟然超过20公里——至于怎样从一个点到达另

一个点,完全由参赛者自己决定。然而比赛地区地形又极其复杂,前

160公里所在的挪威Troms地区,更是高山林立。一路上大部分地区积

雪深度超过两米,就在那皑皑的白雪下面,隐藏着重重杀机:在北极

圈短暂的夏季里,积雪迅速融化,在地表形成无数湖泊、河流,在秋

季又迅速封冻。如果河流在刚开始封冻时出现大量降雪,冰层上厚实

的积雪会起到保温作用,积雪与流水之间薄薄的冰层不会继续增长。

这样一来,看似平原一样的河面,一旦踏上去,会像流沙一样陷落到

流水中。

在这样极端的条件下,所有简单的事情都变得极其复杂,所有微

小的细节,都可能性命攸关。就拿最简单的出汗问题来说吧,如此低

温之下,空气湿度极低,因此人体蒸发量加大,需要补充大量饮水,

同时由于高强度运动,更加大了排汗的强度。然而所有的衣物,排汗

能力都是有限的,而且低温下,排湿速度进一步下降,这样一来,汗

水会慢慢积存在衣物中,凝固成冰。时间一长,整个外套会变成一大

块坚冰,然后迅速失去保暖能力,这时候如果没有衣服可换的话,很

快会有生命危险。

可惜的是,能满足极地条件下高强度长时间运动要求的服装,并

没有多少选择,甚至一些号称“极地科考”专用的产品,也未必合适。

因为一般极地科考,每天户外运动时间只有6-8小时,其余大部分时间

都花在休息、食宿、取暖、干燥上面,出汗其实不是大问题。某位参

赛着花高价购入加拿大极地科考专用羽绒服,号称加拿大大雁毛制成,

以为高枕无忧。谁知比赛开始一天之后,加拿大大雁就变成了一坨冰

块,要不是他速度慢,还没有深入山区,救援队得以及时赶到,几乎

丢了性命。

在这样的地方,吃饭也是个大问题。保持体温的需要,加上高强

度的运动,每天需要的热量超过5000卡。由于天气寒冷,不可能花大

量时间在做饭吃饭上,因此食品需要能量密度高,消化时间长才可以,

应当以蛋白质和脂肪为主,所以无论是五花八门的能量胶能量棒,还

是干燥的野营食品,都统统不合适;同时,由于极地运动市场极小,

似乎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产品可用。思来想去,我决定借鉴因纽特人

人的先进经验,制造自己的极地餐。大家都知道,因纽特人把海豹的

“五花肉”部分晾干,切成小块,用做雪橇犬的狗粮。现在,拉雪橇的

换成了我自己,估计吃类似的东西也成:在家里先熬上半锅猪油,然

后倒进去半锅切碎的牛肉干,再撒上一大把水果干,然后混匀至凝固

——蛋白质脂肪维生素一应俱全。按每天5000卡热量计算,大概相当于

300克猪油混合物。也就是说,每隔两三个小时,吃上这么一大勺,

就可以保证从早到晚肚子不饿,跑的像雪橇犬一样欢。

(二)

早上8点,我们从Bardufoss中心大街出发,几乎全村人都来为我

们送行。一位大妈从脖子上解下一尊天使像,挂在我身上:

“愿她保佑你顺利归来!”

宽广的Malselva河已经完全封冻,我拉着雪橇,沿着河面,慢慢

走向深邃的峡谷。漫长的极夜已经接近尾声,太阳仍然隐藏在地平线

下,然而它的光芒穿越天际,给绵延不断的冰原镀上了一层金色。气

温在零下30度以下,仿佛世间万物,都凝固成坚冰一样,呼出的水汽,

瞬间变成冰霜,凝结在眉毛和胡须上。

下午3点一过,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离开了Malselva河谷地,开

始沿着Langdalen爬升。辽阔的冰原,高耸的群山,和闪耀的群星,

安静的连一丝风也没有。渐渐的,一束柔光,如同青烟那般,从山顶

升起,像那飞天的仙女,飞越了大半个天空,将绿色的极光,挥洒在

天幕之上。

我停下脚步,关上头灯,静静的看着那光的幽灵。仿佛有个巨人,

挥舞着画笔,在天空中肆意挥洒,让任何节日的花火,都显得相形见

绌。

地势在缓慢的升高,周围的群山愈发险峻起来。夜深了,风声四

起,半小时不到,就变成了狂风,吹起积雪,如同沙尘暴一样袭来。

霎那间,四下里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像是有无数的子弹迎

面射来。我只能紧盯着GPS,从等高线上想象周围的地形,然后迎着

暴风,拖着沉重的雪橇,在山坡上一步步的前行。

在黑洞一样的暴风里,不知道走了多久。在翻越一座山头的时候,

我试图从旁边绕过,在陡峭的山坡上没有站稳,雪橇向侧面滑去,一

下子被它绊倒,随后跌落到旁边的山沟里。我刚想站起来,突然,脚

下的积雪像是流沙一样活动起来,然后轰然坍塌,我还没搞清楚发生

了什么事,身体已经坠入了咆哮的河水中。

当河水即将没过胸口的时候,我“蹭”的一下蹿上岸,然后像逃命

一样扑向雪橇,打开包,脱下鞋,剪下袜子,换上新鞋袜,整个过程

只用了不到30秒,然后眼看着脱下来的鞋和袜子,在1分钟后变得像石

头一样坚硬。

我只是一直没有想明白,在水里的时候,怎么可能做到像鲤鱼那

样窜上岸去。

这大概就是动物求生的本能吧。

谢天谢地,我的雪橇竟然没有跟着我一起掉进水里。如果是那样

的话,我估计只有等到夏天才有机会上岸了吧。

(三)

暴风持续了一整个晚上。第二天早上9点,天色渐渐的亮了起来,

我费尽力气把雪橇拖到一片平坦的台地上,一夜下来,筋疲力尽,我

披上毯子,坐下来喘口气。

风暴渐渐的歇息了,满天的雪尘一点一点的落下来。突然,我发

现左手100米的地方有个黑影,像是有人坐在那里。等到空气中的冰晶

落定,我终于看清楚了。

一只狼。

-------------------------

图1  极光

图2  比赛日天气预报

Selene Like收录记录
4 个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