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犹太人 伪史? (转载)

zszqzzzf
炼狱天使——反者道之动 10月20日 字数 2171

  五、“康熙碑”终于粉墨登场

  第一个要点:“康熙碑”终于跟那个古怪的“周朝146年”联系起来了

  果然,在所谓的康熙二年(公元1663年)立碑的“康熙碑”里,我们终于见到了历史发明家们的终极目标——把犹太教传入中国的时间提前到了周朝,然后在阐述教义的时候,正式列出了犹太教的三位重要的先祖:

  “康熙碑”碑文中说道:

  “夫一赐乐业之立教也,其由来远矣。始于阿耽,为盘古氏十九世孙,继之女娲,继之阿无罗汉。罗汉悟天人合一之旨,修身立命之原,知天道无声无臭,至微至妙,而行生化育,成顺其序。所以不塑乎形象,不惑于鬼神,而惟以敬天为宗,使人尽性合天,因心见道而已。数传而后,圣祖默舍(前二碑作乜摄,即摩西)生焉,神明天亶,颖异超伦,诚心求道,屏嗜欲,忘寝膳,受经于西那山(“弘治碑”作昔那山,即西奈山),不设庐,不假舍,礼曰不坛不坎,扫地而祭,昭其质也。

  教起于天竺,周时始传于中州,建祠于大梁。历汉唐宋明以来,数有变更,而教众尊奉靡,如饮食衣服之适于人,而不敢须臾离也。其寺俺都剌始创于宋孝隆兴元年,五思达重建于元至正(应为至元)十六年,李荣、李良、高鉴、高鋐、高锐于明天顺五年(公元1461年)黄水湮没,复捐资重修。”

  在“康熙碑”中,对犹太教来中国的叙述与前两个碑基本相同,除了把摩西和西奈山故意从“乜摄”和“昔那山”改成“默舍”和“西那山”外,最大的变化就是把犹太教来中国的时间进一步提早到了周朝,并且明确说明“建祠于大梁”。

  大梁是战国时魏国的都城,原址就在今天的河南省开封市西北一带。魏惠王三十一年(公元前339年,一说魏惠王五年或六年,即公元前365或364年),魏国自安邑(今山西夏县北)迁都大梁。一般认为,公元前365或者公元前339年,就是大梁的正式建城时间。

  “康熙碑”把犹太人到达中国的时间提早到了周朝,建祠于大梁,那么,似乎就可以把时间范围缩小到公元前365-公元前256年之间。

  怎么样,这个时间点是不是跟“弘治碑”中那个古怪别扭的“周朝146年”和“周朝613年”遥相呼应起来了?

  当然,耶稣会实际上也意识到,仅仅炮制出“康熙碑”是不够的,他们还需要“康熙碑”之前的系列证据,于是他们在“康熙碑”之前,又提前造出了《弘治碑》和《正德碑》也好,来作为“康熙碑”的铺垫和过渡,目的都是为《康熙碑》的横空出世埋下草蛇灰线、打好伏笔基础,建立起“完整的证据链条”,让《康熙碑》不至于显得太突然、太过于夸张惊悚,吓坏了严谨认真的中国史学家们。

【 在 wwkk 的大作中提到: 】

: “开封犹太人”——一段寄生在中华肌体上的离奇伪史

:   (倚天立“反西方伪史”系列之二)

: ...................

EASTandWEST 对话东西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