忐忑于即将到来的相见 (续)-- 书被催成墨未浓

Myarmor
Myarmor 05月03日 字数 2102

还是有个交代吧。写得细碎了些,比较长。

三十年来霜染鬓,八千里路总朝东,谁知日月将催促,犹恐相逢是梦中。

那天联系上以后,我们前面几句对话如下:

Z:  我是Z,你是我的小伙伴吗?太久太久没有联系了。

我:我当然是你的小伙伴!

Z:  从L那里听到过你的消息。

我:我不知道你一直在P市,否则早就来看你了。

Z:  你在B市吗?

我:对。说说你这些年的情况,我想知道。

Z: 我这些年似乎有些坎坷。

我:告诉我,我想知道。

...

因为随家庭迁徙,我总共读过4个小学。现今也只对Z和C以及L有着清晰的印象。

他们三个都是小学最后两年同班的同学。

L(男生)的父亲和我父亲是同事,在同一间中学教语文,当年良好的关系保持至今。

L有着非常张扬的天性,读过不少的书,在那个小地方,小学校显得才气纵横。

但因为性情上的冲突,我们从来没真正的成为朋友过。

我是插班生,所以L被他父亲叮嘱要照顾我,带着我玩。

然而我入学没两天,L的一个跟班M就警告我不准喜欢C,因为L喜欢C。

C的母亲就是我们班主任,一位沈阳知青。当年的C清秀,高挑,自然众星捧月。

C后来告诉我,那是她迄今最快乐的时光。

离开多年,我得知L读了技校,在当地就业了。C却回去了沈阳。

因为要见Z,故而本来毫无意兴前往的会议也变得很是期待。

会议是在沈阳,而Z却是在1小时动车车程的P市。

周五傍晚到达沈阳后,罕见的没有食欲,我便即约了C。

相见之下,C的样貌已全然变形,我很艰难的才从眉眼间依稀寻找到些许痕迹。

C的性情中也没有了当年的骄傲,变得普通乃至世俗。

我们相谈甚欢,她向我讲述了这些年的经历。

讶然得知,C竟然有大约10年没回过P市,自然也就没见过Z了。倒是L来过沈阳几次相见。

闻得我要回P市,C强烈建议翌日同行。我本计划应付两日会议,与同行朋友打个招呼。

然而C的提议让我怦然心动。

微信问Z,她先是说“随时恭候”。

紧接着却言道“或者说特别特别想见到你”。

于是,我立即决定了明日早晨即去。

周六8点,C和另一个我几乎遗忘了的同学XL来接我驱车回P市。

因为昨夜未曾睡安稳,且起得过早,我的状态不算太好。

XL的体重应该是小时候的3-4倍了,但我却记得她的声音。

坐在车上,听着XL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脑海里却很自然的是她小时候的样子,很是魔幻。

我其实并不太愿意和她们一起回去的,因为我向来雅不愿拂人意,以致不得从心所欲。

到P市时接近中午,直接去了L的办公室。与L的相见,果然是相逢一笑泯恩仇。

L因为几年前的病痛,不良于行,已然退出了当地的江湖,然而江湖上还流传着他的传说。

岁月洗去了L身上的浮躁。说话不疾不徐,即使是无聊的话题他也能跌宕转折,令人不觉枯燥。

我心不在焉的应付着。

FamilyLife 家庭生活
6 个Like
629 个回复
Myarmor
Myarmor 05月03日

忽然,L看了下手机,说Z到了。我俩一起走到了电梯口,L从窗口探身出去,喊道:直接上7楼。

这时,我听到了从未遗忘的声音,却不敢到窗前去望上一眼。

我有些忙乱的按了下楼键。L却说不必下去了,你看她已经在往上走了。

我站在电梯口,电梯开门了,Z走了出来。

忽然的相对,我不知道那一刻我脸上的表情变换,也完全来不及记忆自己的情绪波澜。

但我看到了Z的眼睛骤然爆发出了璀璨的亮光,窗外的阳光都被恍惚了。

她的脸上绽放出了比外面春色更灿烂的笑容。我们轻轻抱了一抱。

她道:久别离。

我言:长相忆。

回到屋内,五人欢笑情如久,萧疏鬓已斑。中间去洗手间时,我跟过去,两人相视,浅浅的笑。

我说:我就是回来看你的。

她说:我知道。

L开车,下午我们一起回到小时候生活和上学的地方。C已经找不到她的旧居了。

那所小学也被乡政府占据,不复旧貌。

那时候,每周有两晚,我父亲带学生晚自习,我放学后就去他办公室练毛笔字。Z他们在我

离开后在那里读了一年多的初中。那所中学也已难以辨出旧观。

我和Z在她的旧居附近下车,自然的携手穿过公路。自她父亲去世后,她再也没回去过。

Z领着我,往那我在梦里一直寻找的房屋走去。路上居然还碰到了一位尚记得她的邻居奶奶。

站在篱笆前,院中满是荒草;尚有一老树新绿,随风轻摇。房屋已然荒弃,窗棂上挂着些残损的雕花玻璃。

我虽想进去看看,但怕引起她的神伤,遂罢。我问她当年她的卧室是哪间。Z指着西头,向我讲述一些她当年的琐碎。

【 在 Myarmor 的大作中提到: 】

: 还是有个交代吧。写得细碎了些,比较长。

: 三十年来霜染鬓,八千里路总朝东,谁知日月将催促,犹恐相逢是梦中。

: 那天联系上以后,我们前面几句对话如下:

: ...................

Myarmor
Myarmor 05月03日

第二日早晨,C和XL回去沈阳了。我坚拒了L的陪伴,冠冕堂皇的理由是他行动不便。

Z上午来接着我,我们缓缓的走在旧日的路上,慢慢的聊着别后的经历。

远处灼灼花正开,杂英满芳甸。

我们走到了她们家以前的田边。那几块田如今已租给别人。旁边的水渠倒是依然如故。

她惊讶于我知道她父母是同姓,记得她们家是从山东迁过来的,记得她弟弟的名字,记得我父亲教过她姐姐。。。

(后面所叙,就不再依时间先后)

让我这些天一直极其内疚的是那时候我居然没意识到她的困窘。

Z有一姐、一妹和一弟。她父亲身体一直不好,所以家境极是窘迫。

而我父母都是教师,在同学里应是家境最好的一批。

但是Z身上从来看不到困窘。她永远都是干干净净,整整洁洁,清清爽爽。

在我插班前,她一直都是第一名。

听着她那时每日会将衣服叠好放枕头下、旧衣细致缝补、甚至要为学费发愁,我的内疚和痛心像潮水一样涌过来。

我甚至这两天无厘头的埋怨我父母那时为什么总给我家里不宽裕的假象。

我父亲明明觉察到了我喜欢Z,为什么不帮我想着点儿。

我也才得知C作为班上的中心却一直排挤Z。我当时算个异类,完全没有家庭出身的概念。

C她们从不排斥我,反而是我意识不到各种圈子,每日晃来晃去,长长的书包拍打在小PG上,我行我素。

Z告诉我,初二她就转入了D县一中。在高一时她体会到了怦然心动,被一个男生W的笑容融化了。然而W

的情感迄今仍让她很费解,道是无情却有情。

W现在很成功,在商场里风生水起

(搞不好也混本站。我忽然后悔不该用这个本意是用作马甲可以肆无忌惮的ID来发此文)。

W的死党ZH是她同桌。

ZH后来硕士博士考入P大,欧洲做了博士后,现今就在不远的一所高校做教授,对Z仍是念念不忘。

Z说,她与闺蜜酒后放肆言道,她最理想的伴侣就是一个聪明、儒雅有风度的大学教授。但是ZH的笑容

不能融化她,所以始终走不到一起。

我笑话道,你就是一个颜控。她有些微羞涩的笑了笑。

ZH的照片我看到了,中人之姿,很诚恳的模样。

Z说她在高二前成绩一直都很好,但高三忽然就学不进去了,以致后来没考上好学校,为此在家大哭了几天。

Z有些圣母心,对家里过于照顾了。她选择专业时就考虑到了将来能帮上姐姐家的小生意。

毕业后回到P市很大原因也是因为家庭缘故。她自嘲是伏弟魔。

回P市工作不久,她就嫁给了同学CH。一个让其他同学都不能理解的选择。但Z说,那些年是她最幸福的日子。

CH具有乐观的天性,把家里所有的事都处理得井井有条,对她家里也极为照顾。所以她

回想起那几年,记忆里满是阳光。

然而CH在7年后的某次事故中突然去世,当时孩子6岁。CH也留下了一大堆事物需要处理。

一段时间后,生活的压力让她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经朋友介绍,找了带一个孩子的X。

X对她极好。那个孩子也特别喜欢她。但她终归意难平。前两年在一次争吵后,到底下决心分开了。

下午,我们回到宾馆,在温暖阳光的照耀下,仍然缓缓的聊着生活中的点滴。

中间某一刻,我坐在单人沙发上,说起了我的工作和专业,不经意间就有些正襟危坐。

她忽然脸色就有些不好。过了一小会儿,她决然的站起来,带着些微哭腔说“我要回去了”,却不肯说缘由。

我知道她本性里有着坚决,恍然就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我赶紧站起来,让她坐进了那个沙发。我自己则靠在柜子边,随口聊了几句其它的事后,笑着问她怎么啦。

她才言道,刚才忽然就觉得我离她好远好远,远得让她绝望。

晚饭L过来一起吃的,很愉悦,于我很罕见。这两天我都一直并不掩饰我对Z的照顾。

中途老师发了不少短信,令我们三个都莫名惊诧的是从老师的言语,C这次极为失落。

晚饭后,我坚持送Z回家。然后Z又坚持送我回宾馆。结果就是我把她家和单位都在地图上标记出来了。

我不敢再留一天。于是决定次日上午返回。

我坚决拒绝了Z的相送。到高铁站路远且Z畏惧开车,她就没坚持。

上午起床就收到了她的短信问几点的车。

我打车到她单位楼下,站在那里,问“你在办公室吗?”

她立即回“你在哪里?”

她下楼后,说,我感觉到你会来。

我们缓缓走了一小段路,正好一辆空着的出租车过来了。我们抱了抱,笑了笑,挥手告别。

她说,这几天恍惚若梦。以后还见吗?

我说,当然见,相隔并不遥远。也许夏天我还会回来。

她说:谢谢你。

我说:记得去把驾照更新了。

过了一会儿她问: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谢谢你?

我说:因为我知道为什么。就像我说谢谢你,即使没说原因,你也知道为什么。

她说:你走了,我回到小休息室,终于没忍住眼泪流下来。

ziff
塞下秋 05月03日

序幕开启

只是闲杂人等太多了点

【 在 Myarmor 的大作中提到: 】

: 还是有个交代吧。写得细碎了些,比较长。

: 三十年来霜染鬓,八千里路总朝东,谁知日月将催促,犹恐相逢是梦中。

: 那天联系上以后,我们前面几句对话如下:

: ...................

jiana
jiana 05月03日

这么文艺,你们都几岁啊

ziff
塞下秋 05月03日

和风暖日小层楼。人闲春事幽。杏花深处一声鸠。花飞水自流。

寻旧梦,续扬州。眉山相对愁。忆曾和泪送行舟。清江古渡头。

【 在 Myarmor 的大作中提到: 】

: 第二日早晨,C和XL回去沈阳了。我坚拒了L的陪伴,冠冕堂皇的理由是他行动不便。

: Z上午来接着我,我们缓缓的走在旧日的路上,慢慢的聊着别后的经历。

: 远处灼灼花正开,杂英满芳甸。

: ...................

klbs
困了便睡 05月03日

还好牵手了,要不然真是白去了

【 在 Myarmor 的大作中提到: 】

: 忽然,L看了下手机,说Z到了。我俩一起走到了电梯口,L从窗口探身出去,喊道:直接上7楼。

: 这时,我听到了从未遗忘的声音,却不敢到窗前去望上一眼。

: 我有些忙乱的按了下楼键。L却说不必下去了,你看她已经在往上走了。

: ...................

zibo
骑着乌龟狂奔 05月03日

终于更新了

klbs
困了便睡 05月03日

是,女主的戏份太少了

【 在 ziff 的大作中提到: 】

: 序幕开齐

: 只是闲杂人等太多了点

zibo
骑着乌龟狂奔 05月03日

太有才了啊

【 在 ziff 的大作中提到: 】

: 和风暖日小层楼。人闲春事幽。杏花深处一声鸠。花飞水自流。

: 寻旧梦,续扬州。眉山相对愁。忆曾和泪送行舟。清江古渡头。

ziff
塞下秋 05月03日

你恁地俗

【 在 klbs 的大作中提到: 】

: 还好牵手了,要不然真是白去了

ziff
塞下秋 05月03日

宋人的词

【 在 zibo 的大作中提到: 】

: 太有才了啊

: :

shuang99
It’s my life ! 05月03日

没太看懂

不过好像还行

【 在 Myarmor 的大作中提到: 】

: 第二日早晨,C和XL回去沈阳了。我坚拒了L的陪伴,冠冕堂皇的理由是他行动不便。

: Z上午来接着我,我们缓缓的走在旧日的路上,慢慢的聊着别后的经历。

: ....................

nuvolediluce
nuvolediluce 05月03日

画了个人物关系图,看懂了

正好刚看完《半生缘》

感觉你们这很相似啊

不过我想你们结局更好一些吧

至少能做知己

【 在 Myarmor 的大作中提到: 】

: 第二日早晨,C和XL回去沈阳了。我坚拒了L的陪伴,冠冕堂皇的理由是他行动不便。

: Z上午来接着我,我们缓缓的走在旧日的路上,慢慢的聊着别后的经历。

: 远处灼灼花正开,杂英满芳甸。

: ...................

nuvolediluce
nuvolediluce 05月03日

拥抱牵手都有

语言还很直白

感觉不太真实

有点像文学创作

【 在 klbs 的大作中提到: 】

: 还好牵手了,要不然真是白去了

klbs
困了便睡 05月03日

支持纯情的牵手

【 在 ziff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恁地俗

Myarmor
Myarmor 05月03日

40+

【 在 jiana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么文艺,你们都几岁啊

Myarmor
Myarmor 05月03日

谢谢!难得你记得这么贴切的词。

【 在 ziff 的大作中提到: 】

: 和风暖日小层楼。人闲春事幽。杏花深处一声鸠。花飞水自流。

: 寻旧梦,续扬州。眉山相对愁。忆曾和泪送行舟。清江古渡头。

klbs
困了便睡 05月03日

很真实了,本来我要写三的,这下不用了

【 在 nuvolediluce 的大作中提到: 】

: 拥抱牵手都有

: 语言还很直白

: 感觉不太真实

: ...................

Myarmor
Myarmor 05月03日

我是想等你的三和S6的后续的。。。

【 在 klbs 的大作中提到: 】

: 很真实了,本来我要写三的,这下不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