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瞧这本书的翻译

Adiascem
lightsun 10月07日 字数 294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机械工业出版社的《散度、旋度、梯度释义》,

原书为 div, grad, curl, and all that: an informal text on vector calculus.  H.M. Schey 第四版

the value of the potential on the surfaces of these objects

居然能翻译成 “一些物体平面的潜在价值”。还不如百度翻译呢。

我在这本书前 13 页能找出 6 个错误或不当。

Mathematics 数学科学
1 个Like
41 个回复
koeifan
dfefe() 10月07日

毁人不倦

【 在 Adiascem 的大作中提到: 】

: 机械工业出版社的《散度、旋度、梯度释义》,

: 原书为 div, grad, curl, and all that: an informal text on vector calculus.  H.M. Schey 第四版

: the value of the potential on the surfaces of these objects

: ...................

hindrance
hindrance 10月07日
loading ...
loading ...

这种情况太多了,一般是大佬(上至院士)挂名,学生乱翻书。

最著名的常凯申、门修斯。

很多情况下真的不是我们不够聪明和努力,只是用错了教材、跟错了老师……

e.g.Modern Physical organic chemistry, Anslyn and Dougherty,《现代物理有机化学》,计国珍、佟振合等译。第14章图14.28。正文中更多处的似是而非,不知所云。真的理解唐僧为何要去取真经了,只有一声叹息啊。

【 在 Adiascem 的大作中提到: 】

: 机械工业出版社的《散度、旋度、梯度释义》,

: 原书为 div, grad, curl, and all that: an informal text on vector calculus.  H.M. Schey 第四版

: the value of the potential on the surfaces of these objects

: ...................

hawk81
hawk81 10月07日

前辈们翻译的好,比如齐民友。

【 在 hindrance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种情况太多了,一般是大佬(上至院士)挂名,学生乱翻书。

: 最著名的常凯申、门修斯。

: 很多情况下真的不是我们不够聪明和努力,只是用错了教材、跟错了老师……

: ...................

textilerolle
michael 10月07日

这个情况在未来50年内还将长期存在。我一个同学,高中时候学习中等,高考复习了2年考了一个师范大专,后来升本科,再后来同学小硕士,然后考到另外一学校的博士,后来返回到本科学校教书,再后来升到院长。我觉得他的经历极大的代表了体制内的氛围,试想想要是让他翻译这种外文专业书籍,结果也只能是这个样子,就是啥都不懂,照猫画虎而已。体制内都是人精,专业性极低。现在的军事行业科研成果多数都是吃两弹一星的老底,那批老的底子吃完拿了,也就开始犯晕了,这也揭示了最近几次的卫星发射有问题的原因,就是人才断代了。很多人对一些基本的问题根本没有认识。都是拿来主义,照抄。

我们机械行业,就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比如一个主轴和轴承或者主轴箱配合,为啥配合公差要间隙或者过盈,为啥间隙是那个数值而不是更大或更小,机械设计手册有一些典型的例子可以查阅,但实际运用过程中,因为环境不同,采用机械手册的推荐会产生很大问题,左右有些机器在设计时就会注定一些bug,而且我看见的我周围的情况,可以断定几乎100个人当中,不知道是否有一个人能回答我提出的这个问题。我在我们这个行业接触的100个人中,我觉得没有一个能确切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的,大家都是在前人建立的平台上工作的,至于前人如何建立的这个平台,没有任何人知道并且关心。在这样的基础上造大飞机,就是痴心梦想。全部都是拿来主义,啥都不懂。

我还知道有个小老板搞设计的,然后把国外的某个小型机器拆了测绘,造出了同样的机器,然后又把它卖到了机床厂,后来厂家反馈使用效果,说产生了一个问题,国外的机器没这个问题,这个小老板解决不了。机器也就卖不出去了,就是机器好用,但是用下来效果不同,有很多小问题解决不了,这就是我们的机械行业面临的典型问题,不是测绘模仿不来,是应用,就是大飞机你可以照猫画虎一模一样造出来,但是应用的时候肯定有很多问题产生,而这些问题很可能是当初设计的时候查手册,然后采用了不合适的推荐之导致的,这种问题显然无解,因为太复杂了,根本不可能把问题的源头找出来,找不出源头,就想慢性病,是不是就要爆发一下,这种人名关天的大飞机,时不时来个慢性病,要是有人受得了,那就好玩了

Adiascem
lightsun 10月07日

希望时间能解决这些问题。

【 在 textilerolle (michael)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情况在未来50年内还将长期存在。我一个同学,高中时候学习中等,高考复习了2年考了一个师范大专,后来升本科,再后来同学小硕士,然后考到另外一学校的博士,后来返回到本科学校教书,再后来升到院长。我觉得他的经历极大的代表了体制内的氛围,试想想要是让他翻译

Adiascem
lightsun 10月07日

这绝对是态度问题。翻译者明明不懂,为什么不问懂行的人呢?

翻译者肯定有渠道能接触到懂行的人。

【 在 hindrance (hindrance)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种情况太多了,一般是大佬(上至院士)挂名,学生乱翻书。

: 最著名的常凯申、门修斯。

: 很多情况下真的不是我们不够聪明和努力,只是用错了教材、跟错了老师……

: ...................

Adiascem
lightsun 10月07日

不过我对唐僧翻译佛经也很有意见。

好歹写个梵语教程,再留几份佛经弄个双语版嘛。

【 在 hindrance (hindrance)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种情况太多了,一般是大佬(上至院士)挂名,学生乱翻书。

: 最著名的常凯申、门修斯。

: 很多情况下真的不是我们不够聪明和努力,只是用错了教材、跟错了老师……

: ...................

textilerolle
michael 10月07日

唐僧自己本身有经,如果换个人,佛祖必然不传经。准确的说不是取经,应该是交换。你自己有才,人家才肯能和你交换。无论如何,取经太有必要了。不取经,我们就不知道现在习以为常的工具是如何造出来的。

【 在 hindrance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种情况太多了,一般是大佬(上至院士)挂名,学生乱翻书。

: 最著名的常凯申、门修斯。

: 很多情况下真的不是我们不够聪明和努力,只是用错了教材、跟错了老师……

: ...................

Adiascem
lightsun 10月07日

取经还是得靠牛人。要让我去,那就只能抄书了。自然科学真没法抄书。

不过对于这种远古文科来说,抄书倒是对考古极有好处,

挖出来的话会比翻译版的更有价值。

【 在 textilerolle (michael) 的大作中提到: 】

: 唐僧自己本身有经,如果换个人,佛祖必然不传经。准确的说不是取经,应该是交换。你自己有才,人家才肯能和你交换。无论如何,取经太有必要了。不取经,我们就不知道现在习以为常的工具是如何造出来的。

vinbo
vinbo 10月07日

他要是不懂就问,就不是这本书表现出来的水平了,中国靠不懂装懂忽悠一辈子的科技人员比例,是远远大于百分之五十的

【 在 Adiascem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绝对是态度问题。翻译者明明不懂,为什么不问懂行的人呢?

: 翻译者肯定有渠道能接触到懂行的人。

lilicheng
lilicheng 10月07日

看人多的翻译,千万别买;没有译者介绍的,千万别买;都特么野鸡没名的垃圾。

DummyGL
你我并肩携手,一路走来 10月07日

计算机类的一堆翻译的烂书,翻译完意思完全可以被反过来

最近看了一本精品译作,语言通顺,表达准确,甚至连个错别字都没发现。

【 在 Adiascem 的大作中提到: 】

: 机械工业出版社的《散度、旋度、梯度释义》,

: 原书为 div, grad, curl, and all that: an informal text on vector calculus. H.M. Schey 第四版

: the value of the potential on the surfaces of these objects

ribugou
人蛭 10月07日

现在的军事行业科研成果多数都是吃两弹一星的老底,那批老的底子吃完拿了,也就开始犯晕了,这也揭示了最近几次的卫星发射有问题的原因,就是人才断代了。

【 在 textilerolle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情况在未来50年内还将长期存在。我一个同学,高中时候学习中等,高考复习了2年考了一个师范大专,后来升本科,再后来同学小硕士,然后考到另外一学校的博士,后来返回到本科学校教书,再后来升到院长。我觉得他的经历极大的代表了体制内的氛围,试想想要是让他翻译这种外文专业书籍,结果也只能是这个样子,就是啥都不懂,照猫画虎而已。体制内都是人精,专业性极低。现在的军事行业科研成果多数都是吃两弹一星的老底,那批老的底子吃完拿了,也就开始犯晕了,这也揭示了最近几次的卫星发射有问题的原因,就是人才断代了。很多人对一些基本的问题根本没有认识。都是拿来主义,照抄。

: 我们机械行业,就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比如一个主轴和轴承或者主轴箱配合,为啥配合公差要间隙或者过盈,为啥间隙是那个数值而不是更大或更小,机械设计手册有一些典型的例子可以查阅,但实际运用过程中,因为环境不同,采用机械手册的推荐会产生很大问题,左右有些机器在设计时就会注定一些bug,而且我看见的我周围的情况,可以断定几乎100个人当中,不知道是否有一个人能回答我提出的这个问题。我在我们这个行业接触的100个人中,我觉得没有一个能确切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的,大家都是在前人建立的平台上工作的,至于前人如何建立的这个平台,没有任何人知道并且关心。在这样的基础上造大飞机,就是痴心梦想。全部都是拿来主义,啥都不懂。

: 我还知道有个小老板搞设计的,然后把国外的某个小型机器拆了测绘,造出了同样的机器,然后又把它卖到了机床厂,后来厂家反馈使用效果,说产生了一个问题,国外的机器没这个问题,这个小老板解决不了。机器也就卖不出去了,就是机器好用,但是用下来效果不同,有很多小问题解决不了,这就是我们的机械行业面临的典型问题,不是测绘模仿不来,是应用,就是大飞机你可以照猫画虎一模一样造出来,但是应用的时候肯定有很多问题产生,而这些问题很可能是当初设计的时候查手册,然后采用了不合适的推荐之导致的,这种问题显然无解,因为太复杂了,根本不可能把问题的源头找出来,找不出源头,就想慢性病,是不是就要爆发一下,这种人名关天的大飞机,时不时来个慢性病,要是有人受得了,那就好玩了

Deformation
形变 10月07日

机工的翻译都是垃圾,真正的好书都毁了不知道多少本了,

这种一看书名就想后退的书更别指望有什么靠谱的翻译了。

【 在 Adiascem (lightsun) 的大作中提到: 】

: 机械工业出版社的《散度、旋度、梯度释义》,

: 原书为 div, grad, curl, and all that: an informal text on vector calculus.  H.M. Schey 第四版

: the value of the potential on the surfaces of these objects

: ...................

papo
pap0 10月07日

常凯申不一定是学生翻译的,有些女的一点历史常识都没有,到是真的,只会望文生义

【 在 hindrance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种情况太多了,一般是大佬(上至院士)挂名,学生乱翻书。

: 最著名的常凯申、门修斯。

: 很多情况下真的不是我们不够聪明和努力,只是用错了教材、跟错了老师……

: ...................

textilerolle
michael 10月07日

是的

【 在 Adiascem 的大作中提到: 】

: 取经还是得靠牛人。要让我去,那就只能抄书了。自然科学真没法抄书。

: 不过对于这种远古文科来说,抄书倒是对考古极有好处,

: 挖出来的话会比翻译版的更有价值。

: ...................

sko
海洋生态学家 10月07日

拿来主义 拿都拿不完  谁会去创新?  搞笑

EveryLT
Every Little Thing 10月07日

你这个例子明显原作者责任更大。这句话写的莫名其妙,我不信他能讲清楚什么叫potential.

potential这个词儿好多数学家是不用的。potential theory是研究什么的大家基本知道,但potential的具体定义一般学方程(而非测度论)的恐怕不知道. wikipedia上面也没有直接定义。

Adiascem
lightsun 10月07日

作者开篇说明从物理背景讲向量微积分,主要以静电学为例。

用物理上的potential是很自然的。

【 在 EveryLT (Every Little Th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这个例子明显原作者责任更大。这句话写的莫名其妙,我不信他能讲清楚什么叫potential.

: potential这个词儿好多数学家是不用的。potential theory是研究什么的大家基本知道,但potential的具体定义一般学方程(而非测度论)的恐怕不知道. wikipedia上面也没有直接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