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定思痛时的反省:卫生医疗系统是否应与地方政府分权而立?

RythmOfWind
RythmOfWind 03月31日 字数 2134

https://www.jianshu.com/p/1f072b2b69b6

国内的疫情已经通过政府实行强有力的防控措施得到控制,但是疫情初期应对的失

误却不得不引人深思和反省。

我们的国家在02、03年经历了非典疫情,给国家造成灾难。从那时候起,为了应对

那种情况我国就花巨资建立了“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这个

系统本应如它的初衷那样快速、全面、不受阻挠、不受肘制的汇报疫情,“纵向到底,

横向到边”,这是主持这系统建设的官员的原话。发现严重的传染病例时,包括乡镇卫

生院在内的最基层的医生都有责任、有权利在规定的时间内通过这个系统上报,而这个

规定的时间对于甲类的传染病是2个小时,乙类是24小时,上报之后国家各级疾控部门

都能在系统中实时看到。

然而在这个系统最应该起作用的时候,它失灵了,国家和人民再一次遭受了类似

但更加深重的灾难!疫情本应被这个系统扑灭在萌芽状态,这就是国家建立这样系统的

初衷,但是瘟疫却传播得比上次更加广泛得多。那么,原因是什么?

如果有什么时候应该反省的话,现在应该就是最好的时期了,大病已经初愈,生命

的危险已经过去,但患处还在隐隐作痛,不会“好了伤疤忘了疼”。原因,大家心中其

实已经或多或少有了答案,在初期,我们就曾经痛骂、争论了很多,那就是官僚主义。

如果不是在初期,某些地方官员掩盖信息、阻挠信息的上报,灾难也不会发展得如此严

重。

那么,解决方案又是什么?

第一,应该让地方卫生医疗系统直接接受上级卫生医疗系统的管辖,全国卫生医疗

系统都应该接受国家卫生部门的直系统一管理,分立于地方政府的管辖范围之外,包括

内部的行政管理、人事任免、奖惩。以便减少来自地方政府官员出于政绩的考虑对卫生

医疗系统的负面影响。

第二,地方如果发生疫情,卫生医疗部门首先需要做的不是追责,而应该奖励疫情

上报者。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面对事关千千万万国民生死的灾难,我们不能仅凭某

些个别人为国为民的高风亮节和高瞻远瞩,那样道德高尚和眼光、智慧超群的人毕竟是

极少数,我们应该依靠群众的力量,建立起群策群防的奖赏机制,以便产生快速反应的

系统效果。

第三,卫生医疗系统内部应该最大程度的减少官僚主义的影响,在人事任免上以医

疗技术、医学学术水平为主要的衡量标准,医德应该也是最重要的衡量标准之一,有过

因医德发生事故的人员一概不能重用。

事实证明,之前的直报系统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所以一定得进行改进使其有

效。如果这样的改进能使我们提前一个月得以快速反应,不要说一个月,就算它的效果

能让我们提前一两周,甚至一两天,当灾难再次来临时我们就可以减少很多伤亡。

Hubei 极目楚天·湖北
9 个回复
RythmOfWind
RythmOfWind 03月31日
formydream
xXx 03月31日

医疗系统应该由独立的预警权利,不向上级上报就可以预警。但是,如果证明为假要事后追究责任。

【 在 RythmOfWind 的大作中提到: 】

https://www.jianshu.com/p/1f072b2b69b6

:     国内的疫情已经通过政府实行强有力的防控措施得到控制,但是疫情初期应对的失

: 误却不得不引人深思和反省。

: ...................

freedom1234
freedom 04月01日

重要的是三权分立

来自 PCT-TL10

【 在 RythmOfWind 的大作中提到: 】

https://www.jianshu.com/p/1f072b2b69b6

: 国内的疫情已经通过政府实行强有力的防控措施得到控制,但是疫情初期应对的失

: 误却不得不引人深思和反省。

: 我们的国家在02、03年经历了非典疫情,给国家造成灾难。从那时候起,为了应对

: 那种情况我国就花巨资建立了“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这个

: 系统本应如它的初衷那样快速、全面、不受阻挠、不受肘制的汇报疫情,“纵向到底,

: 横向到边”,这是主持这系统建设的官员的原话。发现严重的传染病例时,包括乡镇卫

: 生院在内的最基层的医生都有责任、有权利在规定的时间内通过这个系统上报,而这个

: 规定的时间对于甲类的传染病是2个小时,乙类是24小时,上报之后国家各级疾控部门

: 都能在系统中实时看到。

: 然而在这个系统最应该起作用的时候,它失灵了,国家和人民再一次遭受了类似

: 但更加深重的灾难!疫情本应被这个系统扑灭在萌芽状态,这就是国家建立这样系统的

: 初衷,但是瘟疫却传播得比上次更加广泛得多。那么,原因是什么?

: 如果有什么时候应该反省的话,现在应该就是最好的时期了,大病已经初愈,生命

: 的危险已经过去,但患处还在隐隐作痛,不会“好了伤疤忘了疼”。原因,大家心中其

: 实已经或多或少有了答案,在初期,我们就曾经痛骂、争论了很多,那就是官僚主义。

: 如果不是在初期,某些地方官员掩盖信息、阻挠信息的上报,灾难也不会发展得如此严

: 重。

: 那么,解决方案又是什么?

: 第一,应该让地方卫生医疗系统直接接受上级卫生医疗系统的管辖,全国卫生医疗

: 系统都应该接受国家卫生部门的直系统一管理,分立于地方政府的管辖范围之外,包括

: 内部的行政管理、人事任免、奖惩。以便减少来自地方政府官员出于政绩的考虑对卫生

: 医疗系统的负面影响。

: 第二,地方如果发生疫情,卫生医疗部门首先需要做的不是追责,而应该奖励疫情

: 上报者。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面对事关千千万万国民生死的灾难,我们不能仅凭某

: 些个别人为国为民的高风亮节和高瞻远瞩,那样道德高尚和眼光、智慧超群的人毕竟是

: 极少数,我们应该依靠群众的力量,建立起群策群防的奖赏机制,以便产生快速反应的

: 系统效果。

: 第三,卫生医疗系统内部应该最大程度的减少官僚主义的影响,在人事任免上以医

: 疗技术、医学学术水平为主要的衡量标准,医德应该也是最重要的衡量标准之一,有过

: 因医德发生事故的人员一概不能重用。

: 事实证明,之前的直报系统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所以一定得进行改进使其有

: 效。如果这样的改进能使我们提前一个月得以快速反应,不要说一个月,就算它的效果

: 能让我们提前一两周,甚至一两天,当灾难再次来临时我们就可以减少很多伤亡。

NMB48
戒定慧 04月08日

何为假?李文亮说是sars算不算为假?考虑传染病(尤其烈性或者高传染性疾病)的特点,错误预警比维稳瞒报的危害要小的多。

【 在 formydream 的大作中提到: 】

: 医疗系统应该由独立的预警权利,不向上级上报就可以预警。但是,如果证明为假要事后追究责任。

lllll
闭关练剑 04月08日

不行,地方医疗机构上级给cdc就行,而且不能追责,你追责了就没人报了

【 在 formydream 的大作中提到: 】

: 医疗系统应该由独立的预警权利,不向上级上报就可以预警。但是,如果证明为假要事后追究责任。

huangwenhui
尚凡 04月09日

不行,党一定要领导一切。这次的疫情的发展越来越复杂。很多国家的政治家都发出了索赔要求,推测一下,将来美国如果说是P4泄露的要我们赔偿怎么办。如果再绑架一个P4内部的人作证。

xiangyh981
xiangyh981 04月14日

有深度

【 在 RythmOfWind 的大作中提到: 】

https://www.jianshu.com/p/1f072b2b69b6

:     国内的疫情已经通过政府实行强有力的防控措施得到控制,但是疫情初期应对的失

: 误却不得不引人深思和反省。

: ...................

hahadawang
hahadawang 04月28日

反思没用,你还想脱离党的领导?

【 在 RythmOfWind () 的大作中提到: 】

https://www.jianshu.com/p/1f072b2b69b6

:     国内的疫情已经通过政府实行强有力的防控措施得到控制,但是疫情初期应对的失

: 误却不得不引人深思和反省。

djiabei
qingyue 05月10日

美国是典型的三权分立,据说CDC的权利也挺高的(终南山说的),不受地方地方管辖,管个鸟用?我国控制比较给力,你能说非典的经验不起作用吗?我感觉起了很大作用,我敢说如果没有非典的经验,可能爆发两个月都找不到病毒是什么,只能说是流感(甚至是电子烟)引起的肺炎,就像欧美一样。

【 在 freedom1234 的大作中提到: 】

: 重要的是三权分立

: 来自 PCT-TL10

freedom1234
freedom 05月10日

你说那么多有啥用,自由高过生命,就够了。

【 在 djiabei (qingyue) 的大作中提到: 】

: 美国是典型的三权分立,据说CDC的权利也挺高的(终南山说的),不受地方地方管辖,管个鸟用?我国控制比较给力,你能说非典的经验不起作用吗?我感觉起了很大作用,我敢说如果没有非典的经验,可能爆发两个月都找不到病毒是什么,只能说是流感(甚至是电子烟)引起的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