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低高考难度?请慎行!

dagger
刀客 2016-09-19 字数 3424

新学年开学之际,关于教育的各种话题又铺天盖地而来,而《人民日报》官方微信公众号也应景式地转载了一篇短文《孩子,我宁愿欠你一个快乐的少年,也不愿看到你卑微的成年》,很快和这篇文章相关的话题就在“知乎”(目前很火的一个社会化问答社区)引起了热议。这篇短文大致的意思是对于中小城市的普通及其以下的家庭而言,如果孩子不通过加倍的努力学习考上不错的大学,那么等这些普通及其以下家庭的子女成年后,他们面临的生存压力将是巨大的;所以为了孩子未来的幸福,普通及其以下的家庭还是应该督促孩子努力学习,目标就是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在“知乎”上对这篇文章的讨论更加激烈,“中国并不是只有几百万的富人,一两个亿的中产。还有比他们多的多低收入者,当这些低收入者进阶无望的情况下,暴力,可能是唯一改变的办法……当穷人失去希望,他们不会放弃挣扎,他们会重拾暴力”。

笔者出生在七十年代,父母是小城市的普通双职工,从小就是听着父母“要努力学习,考上大学,才有出路”的话长大。笔者很幸运最终通过努力获得了去知名大学念书的机会、再通过努力读了硕士和博士;然而身边的很多亲戚、朋友、甚至自己的姐姐,由于没有上大学,现在的生存压力都是蛮大的。所以,当笔者看到“知乎”上上述讨论的文字时,并不觉得是危言耸听,相反却有强烈的共鸣。

根据著名历史学家钱穆先生的观点,自从隋唐设立科举制度以来,教育和考试一直是中国底层人民打通上升通道最主要、也是最能够带来社会效益(包括政治与领土统一)的社会机制。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国家而言,无论如何都要让底层人民看到自己能够通过教育获得上升的机会,否则执政阶层将失去合法性、社会也很快将会发生剧烈动荡。

基于上述理念,降低高考难度将会带来一系列恶果。逻辑如下:如果简单将整个社会分为上中下三层,降低高考难度,受益最大的肯定是上层。因为降低高考难度,那肯定要增加别的选拔方式。无论是获得推荐、志愿者公益、科技、文艺、体育等等,上层家庭的子女都由于其家庭具有强大的金钱资本、文化资本和社会资本,在面对中层和下层家庭的子女竞争时,具有绝对的、碾压式的优势;而只有能吃苦,是三个阶层的子女可以同台竟艺的比赛项目。所以,虽然高考难度保持相当的水平,会带来加重孩子学习负担、引发题海战术、甚至压制很多孩子的创新等一系列让人深恶痛绝的负面后果,但是却能让下层和中层的孩子在自己天生劣势相对最小的地方去努力,让下层的孩子看到向上流动的希望、让中层的孩子看到能够保持或者向上流动的希望,同样也会让上层的孩子与家庭知道自己如果不努力,自己的家庭不能轻而易举地利用已有的优势资源继续保持垄断地位。

如果高考难度不能维持在一个较高的标准,教育系统无法完成不同能力层次个体的筛选,而劳动力市场同样也无法做出这样的筛选,这样就会导致两个致命的结果,其一是阶层固化,其二是整个社会的竞争力与劳动生产率的下降。可见,高考难度下降,虽然能够给一些孩子带来快乐的童年与少年、能够让一些孩子更充分地发挥自己的天性与天资,但是受损的将是整个社会。

如果降低高考的难度,受益最大的肯定是上层家庭的子女,他们可以为自己将来获取高质量的高等教育与就业机会获得名正言顺的合法性。如果降低高考难度,可能会有一些来自下层家庭的子女由于概率的原因获得高质量高等教育的机会、最终实现向上流动,但是这会给整个下层传递一个信号,那就是靠自己努力没用、成功更多是靠运气,那么这对整个社会而言,绝对是一种灾难。因为,努力是一个社会向上的永远动力,没有努力,什么创新都是奢谈。还有更为关键的是,如果下层人民发现努力没有用,暴力反抗将至。所以,千万不能以各种名义降低高考难度,更不能妖魔化学习成绩,而是要继续营造努力学习、才有可能成功的社会氛围。

总之,如果高考难度降低、如果让广大人群觉得努力学习没有用,受损最大的将是整个社会,重视教育、重视人力资本投资、尊重知识、吃苦耐劳、不反智的传统将迅速瓦解,而且阶层固化将一发不可收拾、并给整个社会带来缺乏流动的巨大隐患;毕竟通过考试而非通过推荐是人类社会经过惨痛教训摸索出来的选拔人才、促进社会流动的制度设计。总之,为了长治久安,降低高考难度,请慎行!

Digest 学术文摘
30 个Like
638 个回复
dagger
刀客 2016-09-19

请各位继续拍砖

反对我观点的证据越多越好

而且我未来想做这方面的实证研究,请帮助我提供思路,数据来源等各方面的建议

谢谢了

【 在 dagger (刀客) 的大作中提到: 】

: 新学年开学之际,关于教育的各种话题又铺天盖地而来,而《人民日报》官方微信公众号也应景式地转载了一篇短文《孩子,我宁愿欠你一个快乐的少年,也不愿看到你卑微的成年》,很快和这篇文章相关的话题就在“知乎”(目前很火的一个社会化问答社区)引起了热议。这篇短文

: 笔者出生在七十年代,父母是小城市的普通双职工,从小就是听着父母“要努力学习,考上大学,才有出路”的话长大。笔者很幸运最终通过努力获得了去知名大学念书的机会、再通过努力读了硕士和博士;然而身边的很多亲戚、朋友、甚至自己的姐姐,由于没有上大学,现在的生存

: 根据著名历史学家钱穆先生的观点,自从隋唐设立科举制度以来,教育和考试一直是中国底层人民打通上升通道最主要、也是最能够带来社会效益(包括政治与领土统一)的社会机制。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国家而言,无论如何都要让底层人民看到自己能够通过教育

: ...................

wangychf
车夫 2016-09-19

是的,同意這個。

【 在 dagger 的大作中提到: 】

: 新学年开学之际,关于教育的各种话题又铺天盖地而来,而《人民日报》官方微信公众号也应景式地转载了一篇短文《孩子,我宁愿欠你一个快乐的少年,也不愿看到你卑微的成年》,很快和这篇文章相关的话题就在“知乎”(目前很火的一个社会化问答社区)引起了热议。这篇短文大致的意思是对于中小城市的普通及其以下的家庭而言,如果孩子不通过加倍的努力学习考上不错的大学,那么等这些普通及其以下家庭的子女成年后,他们面临的生存压力将是巨大的;所以为了孩子未来的幸福,普通及其以下的家庭还是应该督促孩子努力学习,目标就是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在“知乎”上对这篇文章的讨论更加激烈,“中国并不是只有几百万的富人,一两个亿的中产。还有比他们多的多低收入者,当这些低收入者进阶无望的情况下,暴力,可能是唯一改变的办法……当穷人失去希望,他们不会放弃挣扎,他们会重拾暴力”。

: 笔者出生在七十年代,父母是小城市的普通双职工,从小就是听着父母“要努力学习,考上大学,才有出路”的话长大。笔者很幸运最终通过努力获得了去知名大学念书的机会、再通过努力读了硕士和博士;然而身边的很多亲戚、朋友、甚至自己的姐姐,由于没有上大学,现在的生存压力都是蛮大的。所以,当笔者看到“知乎”上上述讨论的文字时,并不觉得是危言耸听,相反却有强烈的共鸣。

: 根据著名历史学家钱穆先生的观点,自从隋唐设立科举制度以来,教育和考试一直是中国底层人民打通上升通道最主要、也是最能够带来社会效益(包括政治与领土统一)的社会机制。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国家而言,无论如何都要让底层人民看到自己能够通过教育获得上升的机会,否则执政阶层将失去合法性、社会也很快将会发生剧烈动荡。

: ...................

seesee
So what ? 2016-09-19

别费劲了,这是整个tongzhijj的意志,一定会贯彻下去的。

教改反对意见少吗?还不是坚决的推下去了

记住了,gj是为tzjieji服务的,屁民啊草民啊刁民们好好的做干电池和炮火就是了

一天到晚做梦和zf对抗,屁用没有。

哥还是那句话,屁民们都是活该,活该没有好果子吃!

【 在 dagger (刀客) 的大作中提到: 】

: 新学年开学之际,关于教育的各种话题又铺天盖地而来,而《人民日报》官方微信公众号也应景式地转载了一篇短文《孩子,我宁愿欠你一个快乐的少年,也不愿看到你卑微的成年》,很快和这篇文章相关的话题就在“知乎”(目前很火的一个社会化问答社区)引起了热议。这篇短文

: 笔者出生在七十年代,父母是小城市的普通双职工,从小就是听着父母“要努力学习,考上大学,才有出路”的话长大。笔者很幸运最终通过努力获得了去知名大学念书的机会、再通过努力读了硕士和博士;然而身边的很多亲戚、朋友、甚至自己的姐姐,由于没有上大学,现在的生存

: 根据著名历史学家钱穆先生的观点,自从隋唐设立科举制度以来,教育和考试一直是中国底层人民打通上升通道最主要、也是最能够带来社会效益(包括政治与领土统一)的社会机制。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国家而言,无论如何都要让底层人民看到自己能够通过教育

: ...................

cyberdog
2019 2016-09-19

前面不是有调查说,降低高考难度,底层上清北的反而增加吗?

你再看前面那个四川的那个贫困县高考情况的报道,应该对这个调查的一个支持。

个人认为高考的公平性与高考难度关系不是特别的大,至少让人愿赌服输。关键还是录取率以及其他歪门邪道的录取方式

【 在 dagger (刀客) 的大作中提到: 】

: 新学年开学之际,关于教育的各种话题又铺天盖地而来,而《人民日报》官方微信公众号也应景式地转载了一篇短文《孩子,我宁愿欠你一个快乐的少年,也不愿看到你卑微的成年》,很快和这篇文章相关的话题就在“知乎”(目前很火的一个社会化问答社区)引起了热议。这篇短文

: 笔者出生在七十年代,父母是小城市的普通双职工,从小就是听着父母“要努力学习,考上大学,才有出路”的话长大。笔者很幸运最终通过努力获得了去知名大学念书的机会、再通过努力读了硕士和博士;然而身边的很多亲戚、朋友、甚至自己的姐姐,由于没有上大学,现在的生存

: 根据著名历史学家钱穆先生的观点,自从隋唐设立科举制度以来,教育和考试一直是中国底层人民打通上升通道最主要、也是最能够带来社会效益(包括政治与领土统一)的社会机制。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国家而言,无论如何都要让底层人民看到自己能够通过教育

: ...................

Nonsuch
无可匹敌 2016-09-19

不已经降了好多年了吗?

【 在 dagger (刀客)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降低高考难度?请慎行!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19 00:15:42 2016), 站内

: 新学年开学之际,关于教育的各种话题又铺天盖地而来,而《人民日报》官方微信公众号也应景式地转载了一篇短文《孩子,我宁愿欠你一个快乐的少年,也不愿看到你卑微的成年》,很快和这篇文章相关的话题就在“知乎”(目前很火的一个社会化问答社区)引起了热议。这篇短文大致的意思是对于中小城市的普通及其以下的家庭而言,如果孩子不通过加倍的努力学习考上不错的大学,那么等这些普通及其以下家庭的子女成年后,他们面临的生存压力将是巨大的;所以为了孩子未来的幸福,普通及其以下的家庭还是应该督促孩子努力学习,目标就是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在“知乎”上对这篇文章的讨论更加激烈,“中国并不是只有几百万的富人,一两个亿的中产。还有比他们多的多低收入者,当这些低收入者进阶无望的情况下,暴力,可能是唯一改变的办法……当穷人失去希望,他们不会放弃挣扎,他们会重拾暴力”。

: 笔者出生在七十年代,父母是小城市的普通双职工,从小就是听着父母“要努力学习,考上大学,才有出路”的话长大。笔者很幸运最终通过努力获得了去知名大学念书的机会、再通过努力读了硕士和博士;然而身边的很多亲戚、朋友、甚至自己的姐姐,由于没有上大学,现在的生存压力都是蛮大的。所以,当笔者看到“知乎”上上述讨论的文字时,并不觉得是危言耸听,相反却有强烈的共鸣。

: 根据著名历史学家钱穆先生的观点,自从隋唐设立科举制度以来,教育和考试一直是中国底层人民打通上升通道最主要、也是最能够带来社会效益(包括政治与领土统一)的社会机制。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国家而言,无论如何都要让底层人民看到自己能够通过教育获得上升的机会,否则执政阶层将失去合法性、社会也很快将会发生剧烈动荡。

: 基于上述理念,降低高考难度将会带来一系列恶果。逻辑如下:如果简单将整个社会分为上中下三层,降低高考难度,受益最大的肯定是上层。因为降低高考难度,那肯定要增加别的选拔方式。无论是获得推荐、志愿者公益、科技、文艺、体育等等,上层家庭的子女都由于其家庭具有强大的金钱资本、文化资本和社会资本,在面对中层和下层家庭的子女竞争时,具有绝对的、碾压式的优势;而只有能吃苦,是三个阶层的子女可以同台竟艺的比赛项目。所以,虽然高考难度保持相当的水平,会带来加重孩子学习负担、引发题海战术、甚至压制很多孩子的创新等一系列让人深恶痛绝的负面后果,但是却能让下层和中层的孩子在自己天生劣势相对最小的地方去努力,让下层的孩子看到向上流动的希望、让中层的孩子看到能够保持或者向上流动的希望,同样也会让上层的孩子与家庭知道自己如果不努力,自己的家庭不能轻而易举地利用已有的优势资源继续保持垄断地位。

: 如果高考难度不能维持在一个较高的标准,教育系统无法完成不同能力层次个体的筛选,而劳动力市场同样也无法做出这样的筛选,这样就会导致两个致命的结果,其一是阶层固化,其二是整个社会的竞争力与劳动生产率的下降。可见,高考难度下降,虽然能够给一些孩子带来快乐的童年与少年、能够让一些孩子更充分地发挥自己的天性与天资,但是受损的将是整个社会。

: 如果降低高考的难度,受益最大的肯定是上层家庭的子女,他们可以为自己将来获取高质量的高等教育与就业机会获得名正言顺的合法性。如果降低高考难度,可能会有一些来自下层家庭的子女由于概率的原因获得高质量高等教育的机会、最终实现向上流动,但是这会给整个下层传递一个信号,那就是靠自己努力没用、成功更多是靠运气,那么这对整个社会而言,绝对是一种灾难。因为,努力是一个社会向上的永远动力,没有努力,什么创新都是奢谈。还有更为关键的是,如果下层人民发现努力没有用,暴力反抗将至。所以,千万不能以各种名义降低高考难度,更不能妖魔化学习成绩,而是要继续营造努力学习、才有可能成功的社会氛围。

: 总之,如果高考难度降低、如果让广大人群觉得努力学习没有用,受损最大的将是整个社会,重视教育、重视人力资本投资、尊重知识、吃苦耐劳、不反智的传统将迅速瓦解,而且阶层固化将一发不可收拾、并给整个社会带来缺乏流动的巨大隐患;毕竟通过考试而非通过推荐是人类社会经过惨痛教训摸索出来的选拔人才、促进社会流动的制度设计。总之,为了长治久安,降低高考难度,请慎行!

: --

: 中华民族现在所逢的史路,是一段崎岖险阻的道路。在这一段道路上,实在亦有一种奇绝壮绝的景致,使我们经过这段道路的人,感到一种壮美的趣味。但这种壮美的趣味,没有雄健的精神是不能够感觉到的。

: 我们的扬子江、黄河,可以代表我们的民族精神,扬子江及黄河遇见沙漠、遇见山峡都是浩浩荡荡地往前流过去,以成其浊流滚滚、一泻万里的魄势。目前的艰难境界,哪能阻抑我们民族生命的前进?我们应该拿出雄健的精神,高唱着进行的曲调,在这悲壮歌声中,走过这崎岖险阻的道路。要知在艰难的国运中建造国家,亦是人生最有趣味的事……

rtossystem
可re啊 2016-09-19

已经降的一塌糊涂了

【 在 dagger 的大作中提到: 】

: 新学年开学之际,关于教育的各种话题又铺天盖地而来,而《人民日报》官方微信公众号也应景式地转载了一篇短文《孩子,我宁愿欠你一个快乐的少年,也不愿看到你卑微的成年》,很快和这篇文章相关的话题就在“知乎”(目前很火的一个社会化问答社区)引起了热议。这篇短文大致的意思是对于中小城市的普通及其以下的家庭而言,如果孩子不通过加倍的努力学习考上不错的大学,那么等这些普通及其以下家庭的子女成年后,他们面临的生存压力将是巨大的;所以为了孩子未来的幸福,普通及其以下的家庭还是应该督促孩子努力学习,目标就是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在“知乎”上对这篇文章的讨论更加激烈,“中国并不是只有几百万的富人,一两个亿的中产。还有比他们多的多低收入者,当这些低收入者进阶无望的情况下,暴力,可能是唯一改变的办法……当穷人失去希望,他们不会放弃挣扎,他们会重拾暴力”。

: 笔者出生在七十年代,父母是小城市的普通双职工,从小就是听着父母“要努力学习,考上大学,才有出路”的话长大。笔者很幸运最终通过努力获得了去知名大学念书的机会、再通过努力读了硕士和博士;然而身边的很多亲戚、朋友、甚至自己的姐姐,由于没有上大学,现在的生存压力都是蛮大的。所以,当笔者看到“知乎”上上述讨论的文字时,并不觉得是危言耸听,相反却有强烈的共鸣。

: 根据著名历史学家钱穆先生的观点,自从隋唐设立科举制度以来,教育和考试一直是中国底层人民打通上升通道最主要、也是最能够带来社会效益(包括政治与领土统一)的社会机制。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国家而言,无论如何都要让底层人民看到自己能够通过教育获得上升的机会,否则执政阶层将失去合法性、社会也很快将会发生剧烈动荡。

: 基于上述理念,降低高考难度将会带来一系列恶果。逻辑如下:如果简单将整个社会分为上中下三层,降低高考难度,受益最大的肯定是上层。因为降低高考难度,那肯定要增加别的选拔方式。无论是获得推荐、志愿者公益、科技、文艺、体育等等,上层家庭的子女都由于其家庭具有强大的金钱资本、文化资本和社会资本,在面对中层和下层家庭的子女竞争时,具有绝对的、碾压式的优势;而只有能吃苦,是三个阶层的子女可以同台竟艺的比赛项目。所以,虽然高考难度保持相当的水平,会带来加重孩子学习负担、引发题海战术、甚至压制很多孩子的创新等一系列让人深恶痛绝的负面后果,但是却能让下层和中层的孩子在自己天生劣势相对最小的地方去努力,让下层的孩子看到向上流动的希望、让中层的孩子看到能够保持或者向上流动的希望,同样也会让上层的孩子与家庭知道自己如果不努力,自己的家庭不能轻而易举地利用已有的优势资源继续保持垄断地位。

fanci
大葡萄 2016-09-19

怎么反对?显然高考难度不应降低。

【 在 dagger () 的大作中提到: 】

: 请各位继续拍砖

: 反对我观点的证据越多越好

: 而且我未来想做这方面的实证研究,请帮助我提供思路,数据来源等各方面的建议

: 谢谢了

nanogel
nanogel 2016-09-19

扯淡,高考已经改变不了什么了。

资产分化导致靠出卖智力和体力已经追不上资产增值速度。上个牛逼学校也没太大蛋用

shearyli
笨茂茂 2016-09-19

呵呵!那是你的目标太高,总是盯着王思聪之类的。

我看到的,是一大堆通过高考,考上好大学,从社会底层变为社会中产的人。

【 在 nanogel (nanogel) 的大作中提到: 】

: 扯淡,高考已经改变不了什么了。

: 资产分化导致靠出卖智力和体力已经追不上资产增值速度。上个牛逼学校也没太大蛋用

waterymmm
郎顾 2016-09-19

高考难度显然应该的是加深加难。

几个脑残看了国外的野鸡学校上课简单就会来瞎忽悠,搞笑的是,非富非贵的人也来凑声势,哎。

【 在 dagger 的大作中提到: 】

: 新学年开学之际,关于教育的各种话题又铺天盖地而来,而《人民日报》官方微信公众号也应景式地转载了一篇短文《孩子,我宁愿欠你一个快乐的少年,也不愿看到你卑微的成年》,很快和这篇文章相关的话题就在“知乎”(目前很火的一个社会化问答社区)引起了热议。这篇短文大致的意思是对于中小城市的普通及其以下的家庭而言,如果孩子不通过加倍的努力学习考上不错的大学,那么等这些普通及其以下家庭的子女成年后,他们面临的生存压力将是巨大的;所以为了孩子未来的幸福,普通及其以下的家庭还是应该督促孩子努力学习,目标就是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在“知乎”上对这篇文章的讨论更加激烈,“中国并不是只有几百万的富人,一两个亿的中产。还有比他们多的多低收入者,当这些低收入者进阶无望的情况下,暴力,可能是唯一改变的办法……当穷人失去希望,他们不会放弃挣扎,他们会重拾暴力”。

: 笔者出生在七十年代,父母是小城市的普通双职工,从小就是听着父母“要努力学习,考上大学,才有出路”的话长大。笔者很幸运最终通过努力获得了去知名大学念书的机会、再通过努力读了硕士和博士;然而身边的很多亲戚、朋友、甚至自己的姐姐,由于没有上大学,现在的生存压力都是蛮大的。所以,当笔者看到“知乎”上上述讨论的文字时,并不觉得是危言耸听,相反却有强烈的共鸣。

: 根据著名历史学家钱穆先生的观点,自从隋唐设立科举制度以来,教育和考试一直是中国底层人民打通上升通道最主要、也是最能够带来社会效益(包括政治与领土统一)的社会机制。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国家而言,无论如何都要让底层人民看到自己能够通过教育获得上升的机会,否则执政阶层将失去合法性、社会也很快将会发生剧烈动荡。

: ...................

nanogel
nanogel 2016-09-19

是啊,牛逼一点也就混个中产水平,跟上层是没流动了哈哈??

晚生几年,北上广深留不下。

【 在 shearyli 的大作中提到: 】

: 呵呵!那是你的目标太高,总是盯着王思聪之类的。

: 我看到的,是一大堆通过高考,考上好大学,从社会底层变为社会中产的人。

nanogel
nanogel 2016-09-19

不过确实不支持降低难度,这玩意主要要挑出智力水平高的,更高效的配置资源。

sleepless2
sleepless2 2016-09-19

回忆前朝。真是飘逸绝伦。唉。

【 在 dagger 的大作中提到: 】

: 新学年开学之际,关于教育的各种话题又铺天盖地而来,而《人民日报》官方微信公众号也应景式地转载了一篇短文《孩子,我宁愿欠你一个快乐的少年,也不愿看到你卑微的成年》,很快和这篇文章相关的话题就在“知乎”(目前很火的一个社会化问答社区)引起了热议。这篇短文大致的意思是对于中小城市的普通及其以下的家庭而言,如果孩子不通过加倍的努力学习考上不错的大学,那么等这些普通及其以下家庭的子女成年后,他们面临的生存压力将是巨大的;所以为了孩子未来的幸福,普通及其以下的家庭还是应该督促孩子努力学习,目标就是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在“知乎”上对这篇文章的讨论更加激烈,“中国并不是只有几百万的富人,一两个亿的中产。还有比他们多的多低收入者,当这些低收入者进阶无望的情况下,暴力,可能是唯一改变的办法……当穷人失去希望,他们不会放弃挣扎,他们会重拾暴力”。

: 笔者出生在七十年代,父母是小城市的普通双职工,从小就是听着父母“要努力学习,考上大学,才有出路”的话长大。笔者很幸运最终通过努力获得了去知名大学念书的机会、再通过努力读了硕士和博士;然而身边的很多亲戚、朋友、甚至自己的姐姐,由于没有上大学,现在的生存压力都是蛮大的。所以,当笔者看到“知乎”上上述讨论的文字时,并不觉得是危言耸听,相反却有强烈的共鸣。

: 根据著名历史学家钱穆先生的观点,自从隋唐设立科举制度以来,教育和考试一直是中国底层人民打通上升通道最主要、也是最能够带来社会效益(包括政治与领土统一)的社会机制。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国家而言,无论如何都要让底层人民看到自己能够通过教育获得上升的机会,否则执政阶层将失去合法性、社会也很快将会发生剧烈动荡。

: ...................

shearyli
笨茂茂 2016-09-19

“也就混个中产水平”|——看来你的目标的确是不小,估计是王健林、王思聪一级的。

然而我想,对于绝大多数底层的人来说,通过高考这个相对公平的渠道,做到中产一级,已经很好很好了。

【 在 nanogel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啊,牛逼一点也就混个中产水平,跟上层是没流动了哈哈??

: 晚生几年,北上广深留不下。

nanogel
nanogel 2016-09-19

没啊,在帝都混,能弄套房,娃能有靠谱学校上。

生活有点盼头,无他。

【 在 shearyli 的大作中提到: 】

: “也就混个中产水平”|——看来你的目标的确是不小,估计是王健林、王思聪一级的。

: 然而我想,对于绝大多数底层的人来说,通过高考这个相对公平的渠道,做到中产一级,已经很好很好了。

shearyli
笨茂茂 2016-09-19

哈哈!帝都啊?那个就很难很难了。

你要是愿意离开那个地方,可能就海阔天空了。

【 在 nanogel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啊,在帝都混,能弄套房,娃能有靠谱学校上。

: 生活有点盼头,无他。

chiefmajia
马甲之王 2016-09-19

中产还不够臭屁的,要啥自行车?

你还指望13亿人都往上层流动?

【 在 nanogel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啊,牛逼一点也就混个中产水平,跟上层是没流动了哈哈??

: 晚生几年,北上广深留不下。

t1280136161
1280136161 2016-09-19

不仅是阶层流动,高难度考试的另一个重要作用是把上层中的低智者给筛出来,避免其掌权带来破坏作用

【 在 dagger 的大作中提到: 】

: 新学年开学之际,关于教育的各种话题又铺天盖地而来,而《人民日报》官方微信公众号也应景式地转载了一篇短文《孩子,我宁愿欠你一个快乐的少年,也不愿看到你卑微的成年》,很快和这篇文章相关的话题就在“知乎”(目前很火的一个社会化问答社区)引起了热议。这篇短文大致的意思是对于中小城市的普通及其以下的家庭而言,如果孩子不通过加倍的努力学习考上不错的大学,那么等这些普通及其以下家庭的子女成年后,他们面临的生存压力将是巨大的;所以为了孩子未来的幸福,普通及其以下的家庭还是应该督促孩子努力学习,目标就是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在“知乎”上对这篇文章的讨论更加激烈,“中国并不是只有几百万的富人,一两个亿的中产。还有比他们多的多低收入者,当这些低收入者进阶无望的情况下,暴力,可能是唯一改变的办法……当穷人失去希望,他们不会放弃挣扎,他们会重拾暴力”。

: 笔者出生在七十年代,父母是小城市的普通双职工,从小就是听着父母“要努力学习,考上大学,才有出路”的话长大。笔者很幸运最终通过努力获得了去知名大学念书的机会、再通过努力读了硕士和博士;然而身边的很多亲戚、朋友、甚至自己的姐姐,由于没有上大学,现在的生存压力都是蛮大的。所以,当笔者看到“知乎”上上述讨论的文字时,并不觉得是危言耸听,相反却有强烈的共鸣。

: 根据著名历史学家钱穆先生的观点,自从隋唐设立科举制度以来,教育和考试一直是中国底层人民打通上升通道最主要、也是最能够带来社会效益(包括政治与领土统一)的社会机制。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国家而言,无论如何都要让底层人民看到自己能够通过教育获得上升的机会,否则执政阶层将失去合法性、社会也很快将会发生剧烈动荡。

: ...................

quenii
有的人 2016-09-19

混成中产的基本都是在房价暴涨之前就购入房产的

后面再进来的年轻人 已经没有这样的机会 能留在北上广深混中产的底层 将变得凤毛麟角

【 在 shearyli 的大作中提到: 】

: 呵呵!那是你的目标太高,总是盯着王思聪之类的。

: 我看到的,是一大堆通过高考,考上好大学,从社会底层变为社会中产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