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准备买房的首付去买了股票,求拍醒

qmx08
孔方兄 2020-11-21 字数 30

RealEstate 房地产论坛
18 个回复
Hunter1969
Hunter1969 2020-11-21

买对了能变成全款,买错了就接着买呗。后边几年大类资产升值潜力大的还是股票

lovelypigfly
lovelypigfly 2020-11-21

很多股票都处于最后的冲刺阶段,不过我昨天还是加仓了,因为我的钱可以十年不用了

【 在 qmx08 的大作中提到: 】

darkguest529
darkguest007 2020-11-21

什么股?

qmx08
孔方兄 2020-11-21

中石油

【 在 darkguest529 的大作中提到: 】

: 什么股?

need02
need02 2020-11-21

哈哈哈,看多少钱了

lzu918
NeverMore 2020-11-21

敢买中石油的绝对大鳄资金

来自 COL-AL10

【 在 qmx08 的大作中提到: 】

nemo2013
nemo2013 2020-11-21

满仓了 券商

【 在 qmx08 的大作中提到: 】

MCGrace
MCGrace 2020-11-21

买白酒,中国最高科技

mopo
Fred Li 2020-11-21

勇士,赢了房子升一档,输了变租房

wq234567
wq234567 2020-11-21

既然这么爱赌, 不如100倍杠杆去买比特币, 可以把你幻想或者绝望的进程缩短到1天,后面的时间好好重新开始。

MCGrace
MCGrace 2020-11-21

15年股灾有多惨?把杭州滨江区副区长逼的贪污平仓,遗毒到19年

被告人楼杏元在调查阶段的供述,证明楼某3的公司在杭州市滨江区和萧山区,他遇到困难都会找其沟通,其也尽量帮助他。这些年,其帮楼某3解决了慈孝堂科技公司的注册名称、在白马湖创业园租用办公用房、缓交慈孝堂科技公司在湘湖科创园的部分房租、平息楼某3与他人的打架纠纷、解决楼某3儿子的小学入学等;另外还帮助推荐慈孝堂科技公司在西兴找厂房,到富阳、临安拿地。其和楼某3之间没有经济往来,两家之间也没有经济往来。2015年其任杭州市政府驻上海(深圳)办事处主任,借用侄子楼某4的股票账户炒股,遭遇股市大跌,大约亏损了50多万。其判断股票行情会好转,就想借钱炒股翻本。其认为向楼某3借钱,他应该会答应。因为其与他认识时间长,而且这些年来比较关心他公司的发展,也帮他协调解决过不少问题,另外他公司的资金比较宽裕。2015年10月,其打电话给楼某3,问他最近手头是否宽裕,向他借200万元,楼某3当即同意。其让楼某4去和楼某3对接,楼某3很快打过来200万元。后来,其告诉了楼某3,这个钱用来炒股翻本,但没有说过还款时间,也没有约定利息,没有出具借条,楼某3也没有要求其出具。这笔200万元钱投入股市后,股市继续大跌,又亏损了不少,其也感觉无法翻本了。到了2017年上半年,其从股票账户转出了30多万元,和楼某4一起以其他人的名义购买了一家新三板公司股权。亏了这么多钱,其也比较焦虑,想到这些年帮了楼某3这么多忙,这个钱不还,他也不会催讨。借钱后,楼某3确实从未向其催讨过。其知道不主动还,楼某3肯定不会催讨的。所以这笔钱一直没有归还。其之所以没有归还,主要是炒股亏损后,心态发生了变化,能不还就不还了。2017年,其和楼某3说过,以前购买了一些实物黄金,价值120万元左右,可以用来抵给他归还一部分借款,楼某3马上说这个钱没有关系的,不用这样。其和妻子名下有三套房产以及两个小商铺,另外还有100多万元的实物黄金以及其他银行存款,还是有能力归还这200万元的。2018年5月,其考虑到滨江区相关联案件案发,可能会牵涉其,就想到要处理好与楼某3的经济来往。当时股票账户还剩下16万余元,其将股票清仓,并让楼某4还给楼某316万元,剩余184万元就不管了。2017年2月,其家和俞某5各出资600万元,投资到黄某的兴耀建设集团,2018年6月,因为担心出问题,其出面提前结算回来,而且要求不计分红只按年息8%结算。

被告人楼杏元,男,1963年10月25日出生,汉族,浙江省杭州市人,在职大学文化程度,杭州市人民政府驻上海(深圳)办事处原主任,曾任杭州市滨江区西兴办事处主任、党工委书记、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政府副区长、杭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杭州市滨江区委常委、滨江区人民政府副区长,户籍地杭州市滨江区,住杭州市萧山区泰和花园芙蓉苑******。因涉嫌严重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于2018年8月29日被留置,因涉嫌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于同年12月29日被刑事拘留,2019年1月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杭州市看守所。

.证人莫某1的证言,证明2002年初,威陵集团出资成立西陵城建公司,协助西兴进行旧城改造,当时确定西兴集镇范围内进行旧城改造的只有六个地块。参与了三个地块的改造后,其觉得拆迁周期长、资金成本高,担心按照现有政策没有利润。希望能够将后三个地块的资金分配方案改为返还给西兴的钱先扣除前期做地垫付的成本,结余的款项由西陵城建公司和街道平分,这样可以确保西陵城建公司利益最大化。其多次找时任西兴主要领导袁某、王某3等人,但他们都未同意,楼杏元来了之后,其也找过他几次。2005年10月,其带楼杏元、楼某2去桐庐考察了房产项目,双方还谈了合作细节。同年11月下旬,与楼某2正式签订了合作开发协议,约定桐庐项目作价9500万元,杭州滨海公司以两块土地入股,占股51%,楼某2货币投资4655万元,占股49%,双方按比例享受收益和承担风险。协议签订后,楼某2还派出了项目副总、出纳等3人参与管理。之后,楼某2实际打款到杭州滨海公司及桐庐海威公司合计5324.34万元。2006年下半年房地产形势不好,而且桐庐项目预售价高于周边房价,项目已经开始预售,但卖不动,没有产生利润,极有可能亏损。楼某2多次提出撤资退股,但被其拒绝。2006年11月底,楼杏元约其在威陵家具公司二楼的办公室商谈退股事宜,楼某2及妻子、童某1也在。其不同意楼某2撤资退股,楼杏元说今天下午一定要解决撤资退股、外加分红500万元。童某1反问公司没有利润怎么分红。楼杏元觉得理亏了,就说比方融资5000万元,一年下来利息要500万元。其说这是投资,不是借款。楼杏元又说他还留在滨江的,今天解决好这件事情,明后天他就召开班子会议研究旧城改造资金分配方案。楼杏元说了这话后,其就同意楼某2全额撤资并额外支付500万元。因为公司资金紧张,与楼某2约定分期支付。这500万元表面上是给楼某2的,但其是冲着楼杏元答应更改旧城改造资金分配方案才同意给的。在其和楼某2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的第二天,楼杏元就召开了班子会议,更改了旧城改造的资金分配方案,最终定下来的方案与其的想法基本一致。按照这个政策,西陵城建公司参与万轮地块、链条厂地块和万事利漂染厂地块改造,能够赚到6000余万元。

18.证人楼某2的证言,证明桐庐房产项目系楼杏元介绍其参与投资,其共投入了5300多万元,占股49%,并派出傅某等3人参与管理,上述资金有部分是以借款的名义打给桐庐海威公司,但都是投资款,另外还有一笔490万元资金是出借给桐庐海威公司的借款,已经归还给其。2006年下半年,房地产形势恶化,桐庐项目房屋成本高于周边在售房产每平方米500元左右。其派过去的项目副总傅某建议其赶紧撤资,否则要血本无归。其也很着急,多次找莫某1要求撤资退股,但莫某1不同意。当时楼杏元马上要调离西兴,其催楼杏元出面让莫某1尽快同意其撤资。楼杏元约莫某1商谈,楼杏元以同意为莫某1调整旧城改造的政策为条件,莫某1才答应其撤回全部投资款,另外再以利息的名义给500万元。当时桐庐项目已经出现亏损,没有产生收益,莫某1本来都不同意其撤资,更不可能额外给500万元,这500万元实际上是莫某1因楼杏元同意调整旧城改造政策而给的好处费。根据股权转让协议,莫某1分批打给其投资款共计5324.34万元和另外的500万元。这些钱大部分打到杭州宏顺公司账户,其中980万元打到其个人账户。杭州宏顺公司系其个人公司,公司财务与个人财务混同。该500万元好处费实际被其占有,其留在公司账上用于日常经营。其于2004年12月为楼杏元支付了36.2万元购车款,在桐庐项目撤资之后,其为感谢他又陆续送给楼杏元及家人手表、包等财物以及支付购车款、装修费用等,合计80余万元。

19.证人童某1(海威控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的证言,证明2006年11月左右,楼某2提出撤资,当时项目没有产生利润,莫某1不同意。后来,在威陵家具公司莫某1的办公室,楼某2、楼杏元与莫某1商谈撤资退股,其当时也在场。其记得商谈时,楼某2、楼杏元挺不耐烦的,他们提出在撤资之外其这方要另行支付500万元。因为当时项目没有产生利润,而且楼某2本身就是投资,投资应当共担风险,其就提出异议,反问对方公司没有产生利润,哪来的利润分配。但楼杏元说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他还在西兴的,西陵城建的旧改政策他会帮助处理好。楼杏元这样说了,莫某1也就同意了。股权转让协议中的500万元写成利息是楼杏元他们要求的,因为项目还没有产生利润,如果以分红形式支付肯定不合适,以利息的形式支付更说得通一点。实际上这500万元也不是利息,只是借用利息的名义,其公司出于楼杏元同意帮助调整旧城改造政策才答应支付。

20.证人周某1(原杭州滨海公司总经理)的证言,证明2005年11月,其代表杭州滨海公司与楼某2的杭州宏顺公司签署了桐庐房地产项目合作开发协议,后成立了桐庐海威公司。2006年8月,桐庐房地产项目拿到了预售证,预售价格2700元左右,但周边其他楼盘销售价基本在2000元左右,所以预售不理想。当时桐庐土地成交的数量和价格也处于下跌趋势,这个项目亏损的可能性很大。在案另有证人沈某1、周某2(原桐庐滨江花园项目公司总经理、副总经理)的证言印证上述内容。

21.证人傅某(原桐庐滨江花园项目公司副总经理)的证言,证明2005年,楼某2在桐庐投资了一个房地产项目,其受他委派担任该项目公司的副总经理。2006年下半年房地产行情很不好,而且这个项目的建造综合成本高于周边在售的商品房售价。其劝楼某2抓紧退出项目,否则血本无归。楼某2一开始提出退出,对方合伙人莫某1不同意,后来楼某2通过别人做了很多工作,莫某1才同意他退出。

22.证人周某3(杭州宏顺公司财务人员)的证言,证明其自2004年8月起担任杭州宏顺公司财务,公司所有的业务都由楼某2董事长决定,包括公司财务、日常运营及管理。

23.证人兰某(杭州市滨江区原常委、副区长)的证言,证明2004年11月,其到西兴办事处担任主任,当时西陵城建公司已经和西兴合作旧城改造。2006年上半年,莫某1多次找其,希望其去催楼杏元明确旧城改造的利益分配。其和楼杏元商谈过,楼杏元说这件事情有压力。2006年下半年,楼杏元开始安排研究这件事,由街道城建副主任俞某1、城建办主任俞某3忠与莫某1多次对接,拿出方案,楼杏元与其、俞某1、俞某3忠进一步商量。2006年11月底,经书记办公会议后上班子会研究,形成了会议纪要。该会议纪要调整后的土地出让金分配方式实际上是在土地开发成本之外,让企业直接参与了土地出让金收益的分配,这不符合当时国家和杭州市、滨江区有关土地出让金只能用于土地开发、拆迁安置、基础设施建设的规定。2007年初,链条厂、万轮地块出让后,莫某1多次找其和街道主任景某,要求兑现2006年会议纪要的政策,其以街道没有资金等为由一直推脱。到了2010年,其考虑到需要莫某1配合做好西兴地块的拆迁工作,开始与街道班子成员商量如何兑现2006年会议纪要,后决定利用区政府对企业厂房楼宇提升改造进行奖励的方式兑现。2011年年底经书记办公会议研究后,其主持召开街道班子成员和旧城改造有关人员会议,明确了以扶持海威大厦提升改造的名义兑现2006年会议纪要确定的旧城改造资金分配政策,并形成了会议纪要。经计算,需要支付给莫某16000多万元,在其任期内实际兑现了1713.056万元。兰某确认在案的《2006年会议纪要》就是根据2006年11月三套班子会议记录形成的会议纪要。

24.证人景某(2007年-2012年任西兴办事处主任)及费某1、俞某1(均系西兴办事处副主任)的证言,证明按照《2006年会议纪要》资金分配方案,土地开发费用是实报实销,此外企业还可以参与土地出让金结余分配,分配比例为45%,这违反了杭州市、滨江区对土地出让金的使用规定,即土地出让金不能作为利润直接分配给企业。2011年的会议纪要是为了兑现2006年会议纪要定下的资金分配方案。俞某1的证言还证明,2006年会议纪要是楼杏元在即将离任前召开街道班子会议研究定下来的。在召开会议前,楼杏元及时任街道主任兰某找过其,提出待出让的三个地块的旧改费用结算方式要做调整,他们已经和莫某1协商过,让其在班子会议上提出来,并告知其新的结算方式。在班子会议上,其按照楼杏元、兰某的要求汇报了旧改费用结算方式要做调整的事项,兰某表示同意,楼杏元也表示同意,其他班子成员也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这个方案就通过了。费某1、俞某1确认在案的《2006年会议纪要》就是根据2006年11月三套班子会议记录形成的会议纪要。

25.证人费某2(时任西兴党工委委员、组织委员)的证言,证明其在西兴街道办事处××组织、人事工作以及街道××套班子会议的记录。会议记录本上的出席人员签名都是其代签的,在当时是惯例。其可以确认2006年11月29日的西兴三套班子会议记录是其记录的,记录的内容都是每个与会人员的原意,是如实记录的。一般情况下,开过街道三套班子会议后,会根据会议内容和决议由相关职能部门起草会议纪要然后经街道党政负责人审阅签批,形成会议纪要。但当时对于程序方面的要求不严,也存在直接根据会议内容和决议形成会议纪要,没有经党政负责人签批的情况,反正会议记录也是存档的,只要保证二者内容相符就可以。2006年11月29日这次会议形成的会议纪要没有经过楼杏元签批,除了上述原因外,还有楼杏元开过会后马上去拱墅区任职了。

(4)证人莫某1的证言,证明2012年至2014年,海威控股有限公司参与滨江区西兴协同村、马湖村村级留用地开发,楼杏元多次帮忙协调。2014年杭州银行租用海威大厦,在进行消防验收时,消防部门提出需要区政府同意,楼杏元帮助办理了此事。另外,其家中以及亲戚的小孩读书、生病就医等事情也找过楼杏元帮忙,楼杏元也出面协调。2013年至2016年期间,为感谢楼杏元,送给楼杏元价值10万元的杭州大厦、万象城购物卡等财物。2018年5月、7月因滨江区相关人员被查处,楼杏元的妻子退还了3个迪奥牌女包、2部苹果手机和价值3.5万元的杭州大厦购物卡。

(5)被告人楼杏元在调查阶段的供述,证明2013年至2016年,莫某1除了送给其红酒、女包、衣物外,还送给其杭州大厦购物卡、万象城购物卡,价值合计9万元。莫某1送给其财物的目的是想与其搞好关系,让其支持他控制的企业在滨江区的发展。2018年5月,因为滨江的案件被查办,妻子俞某4打电话给莫某1儿子莫某2,退还给她3只女包。同年7月,其和俞某4来到莫某1家,退还了2部苹果手机和7张杭州大厦购物卡,合计3.5万元。2013年至2014年,其女儿正和莫某2处对象,退还的3只女包和2部手机是莫某2送的。

(4)微信聊天记录,证明2018年12月20日,楼杏元确认并提供了其与楼某3的微信聊天记录,聊天发生时间2018年3月1日至同年4月22日。主要内容是:楼某3告知楼杏元他在美国,近期回国后要请楼杏元全家吃饭;楼杏元表达了因为欠楼某3钱而感到内疚。楼某3回复说:“我的今天小有成就都是您帮我创造的。这点小事不足挂齿。今年有更大发展要向您汇报一下。”楼杏元说:“您自身努力的结果,为您感到自豪与骄傲。这次萧山书记尚未明确,有事我提建议呗。”楼杏元告知楼某3现在上学要讲户籍,让楼某3将儿子的信息告诉他。随后,楼某3将儿子的基本信息告知了楼杏元。

(5)国信证券股票明细对账单、国信证券证明、资产证明、银行账户交易明细,证明①2014年6月12日,楼某4在国信证券杭州市证券营业部开设普通账户,资金账号为45×××28。2014年7月14日至2015年10月9日前,该账户亏损约59万余元。截至2015年10月9日,楼某4该账户总资产95万余元。2015年10月9日,楼某4名下尾号2979的农业银行账户从童某2名下尾号7171的农业银行账户收入200万元,再转入楼某4国信证券账户,之后陆续用于买卖股票,至更换股票账户期间再分三次转入58万元资金。②2016年3月29日,楼某4在国信证券杭州文一西路营业部开设股票账户,资金账号为33×××99。2016年4月15日开始,楼杏元借用新账户交易股票,同日从旧账户转出266万元至新账户。2016年8月18日新账户收入资金200万元(向林顺明的借款),此后未有资金转入。2017年1月20日清仓出售股票,获取404万余元资金。2017年1月23日转出资金203万元(归还林顺明)、2月17日转出资金150万元至楼红儿账户、4月20日转出资金37.3万余元。2017年6月9日该股票账户收入资金30.3万元,用于交易股票。2018年5月10日清仓出售股票,获取资金16.46万余元,其中16万元于同日转账到楼某3银行账户

证人楼某3的证言,证明其和楼杏元都是萧山楼塔人,九十年代初期,楼杏元带其到深圳振达包装有限公司做业务经理,他当时是总经理,之后楼杏元同意其承包该公司,其从中赚了钱。另外,其妹妹嫁给了楼杏元的小舅子俞某5。其和楼杏元两家有人情走动,但近十多来年其和楼杏元没有经济往来。其在企业经营过程中遇到问题会请楼杏元帮忙打招呼、找关系。2012年至2018年间,其主要是找楼杏元帮忙解决了慈孝堂科技公司的注册名称、在白马湖创业园租用办公用房、缓交慈孝堂科技公司在湘湖科创园的部分房租、平息其与他人的打架纠纷、解决其儿子的小学入学等;另外还帮助推荐慈孝堂科技公司在西兴找厂房,到富阳、临安拿地,但没有成功。2015年10月,楼杏元打电话给其,问其最近资金宽不宽裕,其说宽裕的,楼杏元便提出借200万元,其没问他用途就答应了。过了几天,楼某4联系其,提供了一个银行账户,其让公司出纳童某2转了200万元。借款时和借款后,楼杏元没有出具借条,也没有说起过借款期限和是否支付利息。过了一段时间,其和楼杏元碰面,他告诉其这200万元是用来炒股的。其知道楼杏元借款用于炒股时,就做好钱要不回来的准备了。2017年,楼杏元提过用黄金折抵借款,但没有明确黄金价值多少、抵多少借款,其也没有主动问,而是直接回绝。借款后,楼杏元一直没有归还,也没有支付利息,其也从未向楼杏元催讨过。楼杏元有一次在与其聊天时提及欠钱的事,其说有现在的成就是他帮助的结果,让他不要放在心上。其说这句话的意思是如果哪天楼杏元还钱给其,其也不会拒绝,但是如果他没主动还,就当作送给他。毕竟楼杏元这么多年方方面面为其提供很多帮助,很关照其。2018年5月,楼某4联系其,说楼杏元之前借的200万元先还一部分,其表示同意,后其个人银行账户收到楼某4转入的16万元。这之后,楼杏元没有说过剩下的184万元何时归还。

在案另有证人童某2(时任慈孝堂科技公司出纳)的证言,印证2015年10月,其按照楼某3要求打款200万元到楼某4账户。

证人楼某4(楼杏元侄子)的证言,证明2014年7月至2018年5月10日,楼杏元借用其名下尾号为0728和7999的国信证券账户交易股票,楼杏元自己操作股票,资金也是楼杏元自己筹措,但有几笔资金借用其的银行账户走账。其中,2015年10月从童某2处转来一笔200万元,2016年8月从来玲美处转来一笔200万元。童某2这笔200万元实际上是楼杏元从楼某3处借得,来玲美这笔200万元实际上是楼杏元从林顺明处借得,用了不到半年就归还了并付了3万元利息。2017年上半年,楼杏元从股票账户里转出37万余元,与其一起购买了超腾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的新三板股票。2018年5月,楼杏元说股票亏了,只剩下16万多元,要清仓退出股市,让其打16万元还给楼某3。2018年9月初,其去找过楼某3,问他这200万元到底怎么回事。楼某3说这笔钱从银行账上看起来是他借给其的钱,没什么问题的。

11)证人丁某1(时任杭州白马湖生态创意城管委会主任、党工委书记)的证言,证明楼杏元担任滨江区常务副区长时,负责联系白马湖生态创意城管委会。2014年,楼杏元打电话给其,说他有一个朋友做磁灸产品,想要到白马湖创意园租赁房屋。其交待管委会负责招商的同志与公司人员对接联系房屋租赁事情,这家企业租赁了房屋

(13)证人来某(时任滨江区教育局副局长)的证言,证明2017年6月,楼杏元打电话给其,说他朋友楼某3的儿子户口是重庆的,想在滨江区读小学,希望其帮忙。其说滨江的优质教育资源很紧俏,想要上特别热门的重点小学是没办法的,其会尽量想办法帮他上好一点的小学。后来其帮助楼杏元朋友的小孩上了滨文小学,滨文小学在滨江区是中上等次的小学,如果没有楼杏元打招呼,肯定是没机会上的。

14)证人裘某(时任萧山区闻堰街道党工委书记)的证言,证明2017年其到闻堰街道担任书记后,楼杏元给其打过一个电话,说他朋友楼某3的企业在湘湖科创园,希望其能关照。之后,楼某3也来拜访过其几次,汇报过工作,楼杏元还约其和楼某3等人一起吃了顿饭。楼杏元专门打电话请其关照楼某3的企业,看在楼杏元的面子上其是会尽量关照的。2018年,楼某3找过其,其同意他暂时不交房屋租金,待税收返还到位之后再与税收返还部分一并结算。据其所知,园区内其他企业还是按照合同上交房屋租金的。

raidenfrank
raidenfrank 2020-11-21

风险过大

Redragonfly
红蜻蜓 2020-11-21

你是刚炒股的话,奉劝一句,炒股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如果你是老手的话,拿着首付去炒股,绝对会影响心态,就算看对了股,也会因为股市的波动影响你的判断

【 在 qmx08 的大作中提到: 】

poppet
IOSDev 2020-11-21

中石油、中石化我从下半年开始价值投资,准备持有5年以上。

【 在 lzu918 的大作中提到: 】

: 敢买中石油的绝对大鳄资金

: 来自 COL-AL10

tangent212
tangent212 2020-11-21

我觉得中石化次中石油好

【 在 qmx08 的大作中提到: 】

:  ...

ngqy
凝固汽油 2020-11-21

还是注意点吧。股市其实就是个赌场。进去之前,先确定自己输得起不。

所以楼上不少人的观念是对的,长期不动的钱放股市比较合适,只要不是碰上坑爹的骗人作假的股就不至于血本无归。跌的总会涨回来。

ngqy
凝固汽油 2020-11-21

对,给你补充一个实际点的问题。

首付的来源,和你家庭情况。

如果你未婚,首付都是自己挣得,父母无关,那无所谓,自己的选择自己承担,反正起码你没有上杠杆借钱炒股,所以亏赚无所谓。股市好歹是正规投资市场,不会血本无归。

已婚的话,不管钱是不是纯自己挣得,那你真亏了,离婚是可能的结局,或者比离婚,配偶天天念叨你赔钱了,你会不爽的,天天不爽!

【 在 qmx08 的大作中提到: 】

qmx08
孔方兄 2020-11-21

不是父母的钱 自己辛辛苦苦挣的 本来深圳买房的 现在没资格了 前几天全换成股票了 3000手中石油 准备先拿两年吧

【 在 ngqy 的大作中提到: 】

: 对,给你补充一个实际点的问题。

: 首付的来源,和你家庭情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