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知乎:靡芳投降原因

wraind
蓝精灵—四个月的宝宝会喊爸了 02月19日 字数 9723

作者:沃金

对于这个事件,我一直有个非常个人的主观小想法。

但因为没有直接证据,所以只能说是私人猜测。

如果有兴趣的话,我这里姑妄言之,阁下姑妄听之。

我在一个关于荆州沦陷的责任归属的话题里,核算了一下当时江陵的城防力量。

关羽失荆州,糜芳需要负责吗? - 沃金的回答 - 知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29212526/answer/1019599670

1、江陵作为关羽根据地,军需物资皆屯放于此,物资充沛无虞。

2、江陵地区地处长江冲积平原,土地肥沃,是荆州主要产粮地,不大可能没有粮草囤

积。

3、关羽军调动了一部分兵力支援前线,不可能放空根据地,至少得有一军五千人驻防。

4、江陵城的城防规模远超武昌、宛城,直逼雒阳,而且新旧城之间有隔断,利于防守。

5、糜芳作为南郡太守,江陵城中关羽以下他最大,有直接领导权力。

6、关羽时期江陵防线在北岸,城外是汉军占领区,防守条件好过孙权时期放弃北岸。

在这么一个情况之下,关羽加固过的江陵城能不能经受大军攻伐?四年后,曹真、夏侯

尚、张郃攻江陵,数万大军围城,朱然以五千兵力坚守六个月,事实证明江陵城耗得起。

关羽筑城之前有曹仁前车之鉴,坚守一年。或曰孙吴攻城菜鸡,不一定说明江陵城防实际

情况。然而曹魏攻城却不菜鸡,江陵城下被朱然以五千残兵顶了半年,熬到时疫爆发撤

军。

由此看来,以关羽改进过的江陵城plus版,防守孙吴菜鸡攻城,大概率是能守住的。而且

也不需要太多,五千残军足矣。结果糜国舅一矢未发,弃子认输,实在匪夷所思。

若说糜国舅过于草包,不谙兵事,也非事实,他老人家归降孙吴后还发光发热了一把。

《贺齐传》:「权以为耻忿,因军初罢,六月盛夏,出其不意,诏齐督麋芳、鲜于丹等袭

蕲春,遂生虏宗。」

上将糜芳,治兵振旅,破袭坚城,攻拔蕲春,生执叛将,真可谓勇猛无双,吴之良将。

孙权专门让他去打另一个叛将,还是很有幽默感的。

可他老人家既然能打仗,早干嘛去了?何以江陵城中如此怂包?

那么,如果不是城防有问题,也不是糜芳的能力有问题,就必然是其他方面的问题了。

《吴录》:「初,南郡城中失火,颇焚烧军器。羽以责芳,芳内畏惧,权闻而诱之,芳潜

相和。及蒙攻之,乃以牛酒出降。」

看上去似乎就是孙权早就把糜芳给招降了。

但是这事儿非常古怪,一来孙权不可能给糜芳开出更高的价码,二来这个投降动机不成

立。为啥不成立呢?我们再看一则史料。

《关羽传》:「又南郡太守麋芳在江陵,将军士仁屯公安,素皆嫌羽轻己。羽之出军,

芳、仁供给军资,不悉相救。羽言“还当治之”,芳、仁咸怀惧不安。於是权阴诱芳、仁,

芳、仁使人迎权。」

关羽和糜芳认识多少年了?从徐州到荆州,二十多年。不说朝夕相处,在老刘落难时,这

个小团伙依然紧密团结在他周围,不折不挠熬到打翻身仗的时候。

我们现实生活里有几个人能相处到二十多年的?老婆孩子都不一定。这么长的时间,彼此

是什么脾气秉性,早就门清儿了。关羽有可能素来轻视士仁,但是不可能真的和糜芳有什

么积怨。

若有矛盾,刘备不可能不知道,更不会做这种人士安排。若有矛盾,以关羽假节钺的权

力,他不可能在治理荆州的五年时间里一直不要求人事变动。相识二十多年啊,人生才多

久?

所以关羽和糜芳有积怨的说法,肯定是扯淡。

糜芳是南郡太守,直接归关羽领导。关羽是最高规格的假节钺,下属糜芳先搞出了军器被

烧的大新闻,又发生了供给军资不利的工作失误。

派出所丢一把枪都要严肃处理,糜芳搞的这事情,相当于在战争时期把自己家火药库炸

了,还没有按时投送军需,在解放前就直接枪毙了。

关羽的反应是啥?「责芳」和「还当治之」,其实就是高高举起轻轻落下。糜芳有重大工

作失误以及玩忽职守,怎么处理他都说得通。应该杀头的罪,如果连骂都不骂一句,关羽

还要不要服众了?组织的纪律工作还怎么进行下去?

关羽先责备了糜芳,然后表示以后再处理,这就是要放他一马,给他个台阶,让糜芳赶紧

想办法弥补。对比看看后来另一个供给军需出问题的李严是啥情况?托孤大臣,直接下

课。

搁在现在的语境里,就是糜芳同志在工作中出现了严重失误,并且有玩忽职守等情节,经

组织调查研究决定,由于在特殊时期,决定糜芳同志暂任原职,留待组织观察。

关羽给他机会以观后效,是因为什么?糜夫人都死了多久?他一个过期国舅算哪盘菜。只

能因为他们是一起奋斗了二十多年的老兄弟,看在人情份上饶过了他。两次。

但是问题来了,这种政治套路,糜芳不可能不懂。他为什么还要「怀惧不安」?他在怕

啥?

焚烧军器和供给不利两件事已经被放了一马,他依然没有安全感,那肯定是还有其他事情

关羽没有发现,而糜芳同志非常清楚万一事发的话,自己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

比这两件杀头罪还要严重的罪行是什么?

一个有趣的现象,焚烧军器和供给不利明显是两件事,但是陈寿的《三国志》只记载了供

给不力,《吴录》却选择了记下另一件事,焚烧军器。而两部史料在这里相似的是,都有

「羽言『还当治之』,芳、仁咸怀惧不安。」、「羽以责芳,芳内畏惧」的内容。没有安

全感的除了糜芳,还有一个士仁。

糜芳没有安全感肯定是真的,问题只在于陈寿的记录。焚烧军器是一场火灾,供给不利可

能是失期或者缺额等问题,陈寿不可能把这完全不同的两件事搞混。

两件事之间,明显是治所火灾烧毁军器看上去更耸人听闻一些,他却故意没有选择记录火

灾。所以这件事肯定还有内情,如果有内情,火灾就不可能是意外。

那么火是谁放的呢?这个先不要管,我们先看另一个细节。

《孙权传》:「闰月,权征羽,先遣吕蒙袭公安,获将军士仁。蒙到南郡,南郡太守麋芳

以城降。」

《吴书》:「南郡太守麋芳城守,蒙以仁示之,遂降。」

先投降的是士仁,他也是没抵抗就躺平了。不过士仁放弃抵抗的过程很有趣。

《吴书》:「将军士仁在公安拒守,蒙令虞翻说之。翻至城门,谓守者曰:『吾欲与汝将

军语。』仁不肯相见。乃为书曰:『明者防祸于未萌,智者图患于将来,知得知失,可与

为人,知存知亡,足别吉凶。大军之行,斥候不及施,烽火不及举,此非天命,必有内

应。将军不先见时,时至又不应之,独守萦带之城而不降,死战则毁宗灭祀,为天下讥

笑。吕虎威欲径到南郡,断绝陆道,生路一塞,案其地形,将军为在箕舌上耳,奔走不得

免,降则失义,窃为将军不安,幸孰思焉。』仁得书,流涕而降。」

这段记载乍一看,好像士仁是被虞翻一封信打动,于是直接投降了。

信里说了啥呢?1、你要倒霉了。2、我们有内应。3、你好好考虑一下吧。

有内应是胡扯,烽火不及举的原因是吕蒙白衣渡江,昼夜兼行,突击了江边屯侯。这是瞎

话。

问题是「防祸于未萌」是啥意思?眼前的战祸?「吕虎威欲径到南郡,断绝陆道」这算个

毛线的未萌?吕蒙兵屯公安城下,岂止是已萌之祸,根本是祸到眼前,二傻子才会看不

见。士仁用脚后跟去想也知道,自己拒守失败,城破后十有八九要死。

所以「防祸于未萌」指的肯定不是眼前的事儿,而是其他的事。士仁孰思之后,放弃了抵

抗,必然因为防守公安城不足以阻止祸事的萌发。

结果就是「翻谓蒙曰:『此谲兵也,当将仁行,留兵备城。』遂将仁至南郡。」

怕事情有变,迫不及待押着士仁去南郡,目的是啥呢?说降糜芳。然后糜芳看到士仁果然

开城投降。然则何以士仁对糜芳如此重要?士仁投降丢了公安,但是不影响糜芳坚守江

陵。

江陵城防坚固,后方又是汉军占领区,反而公安是更接近孙吴的「前线」。当年曹仁困守

江陵,别说公安城了,连个援军都没有,照样挺了一年。

既然公安得失不影响江陵防守,那么就是「士仁落在孙吴手里」这件事让糜芳崩溃了。

所以为啥士仁对糜芳那么重要?

已知条件如下:

1、糜芳和士仁因为同一件事心怀恐惧。

2、焚烧军器事件有内情。

3、士仁担心未萌之祸事发。

4、公安紧邻孙吴。

5、糜芳看到士仁落在孙吴手里马上崩溃。

这两人之间有一个必然联系,很可能与焚烧军器事件相关,心怀恐惧的糜芳看到士仁随即

崩溃,说明士仁是知情人。而士仁落在孙吴手里,等于孙吴拿住了糜芳的罪证。

而此罪行若曝光,和关羽二十多年的交情以及他的国舅身份都不足以保命。

鉴于投降之前依然贵为南郡太守的糜芳同志,投降后就是个普通将领,可见孙吴根本没给

他替什么优待条件,是直接拿这条罪行要挟的糜芳。

糜芳到底干了啥?江陵城中发生火灾,烧毁了军器,这把火如果是别人放的,都不能算是

糜芳的责任,那放火的人只能是糜芳自己才算他的责任。他放火是想要掩盖什么呢?

我们看看糜芳的出身,徐州地方豪强,家里有僮仆、食客近万人。这万人不是部曲,不是

农奴,就是仆人和食客。齐国公子孟尝君门下食客三千,魏国公子信陵君门下食客三千,

战国两位公子的家底加在一起都没有糜家产业大。

糜芳的前半生不可能朴素节俭,他的生活品质不说骄奢淫逸,也肯定是意气风发。土豪的

生活有多快乐,我们想象不到,杀人逃犯关羽也想象不到。

跟刘备颠沛流离二十多年,和以前相比落差太大,糜芳也许能够强忍着咬牙熬下来,但是

在革命道路取得阶段性进展,他自己身居高位又过上好日子之后,他还能坚持这二十多年

的朴素么?是不是会马上怀念起当年在徐州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花钱如流水的好日子?

对于队伍里的一部分同志来说,阶段性的胜利进展意味着迎接更大的挑战。然而对于另一

部分同志来说,阶段性的胜利意味着吃了这么多苦,该享享福了。

然而正处在战争时期,关羽同志这五年又在江陵建了个新区,直接加盖了一个南城出来。

而刘备入蜀后,也一度窘迫的拿不出钱来犒赏属下。

所以糜芳手里不可能有什么钱用来给他缅怀过往美好生活,既然如此身为南郡太守的糜国

舅好像就只有一个办法了?毕竟身为徐州土豪,他们这种人最擅长的就是搞钱。

身为后方掌管军需的直接领导,往军器辎重上动脑筋,是糜国舅最直接有效重建过往幸福

时光的手段,这批军器很可能就是通过公安的士仁和孙吴接触,卖掉换钱了。

所以内情就是,糜芳为了搞钱,伙同士仁倒卖了汉军的军器辎重给孙吴。这五年里,他们

的走私很可能持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最后导致在关羽和曹仁开战的时候,糜芳发现实

在平不了账了,只能在关羽发现之前一把火烧了仓库,人为制造损耗,以掩盖自己贪污的

事实。

关羽在前线未必察觉到糜芳的腐败问题,将其当做工作失误处理,责骂了糜芳,看在二十

多年的交情上让他戴罪立功。

然而糜芳依然心怀恐惧,有可能因为他仍然存在巨大的亏空问题无法抹平,开始采取拆东

墙补西墙的方法糊弄,导致供给前线军资延误失期。

正在攻打樊城关键时刻的关羽一脸懵逼,心说糜老二在搞什么幺蛾子?为了安抚因为军资

延误而心怀怨言的将士,关羽表示回去要处理糜芳。

糜芳听说之后,担心腐败问题暴露,更加恐惧。此时孙吴背刺,吕蒙偷袭。虞翻在公安城

写信,以告发士仁重大经济问题相要挟,迫使士仁投降。

随后吕蒙押士仁至江陵,糜芳看到士仁投降,认为孙吴方面已经掌握了自己的犯罪证据,

担心吕蒙一旦将自己的罪行曝光,肯定会被组织严肃处理,身败名裂。万般绝望之下,糜

国舅决定投降保命,吕蒙兵不血刃进入江陵。

鉴于糜家兄弟二人在刘备团伙内的超然地位,孙权方面不可能给糜芳开出任何足以使他心

动的条件,所以肯定是糜芳自己出了问题,导致他无法在刘备团伙继续立足。

将所有线索结合在一起,糜芳和士仁涉嫌腐败,有重大经济问题,是一个合乎逻辑的解

释。

这种事在后世依然屡见不鲜,因为恐惧京里来的钦差调查,干脆一把火将钦差烧死在驿站

这种事儿都能发生。更别说在军队这种地方,北洋水师的空包弹和弹药库里的石头不就是

丁汝昌孝敬各位大佬的产物么。腐败分子们走投无路之下,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刘备的梦想,诸葛亮的隆中对,关羽的生命,不是输在战略,不是输在军事,不是输在政

治,更不是输在人事,而是断送在一个看似不起眼的腐败问题上。腐败分子侵蚀革命队伍

的严重性可见一斑,更可怕的是一位久经考验的同志,在腐败面前堕落的迅速彻底,令人

心悸。

革命队伍成分不纯确实会产生很多隐患,但加强建设务实、清廉的组织作风更加重要,关

羽忽略了思想建设问题,没有紧抓落实队伍成员党性培养,导致了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的巨

大遗憾。

其实以刘备团伙的作风,糜芳要是早点坦白问题,不一定不能争取到组织的宽大处理。

可惜心里有鬼的人,是不敢见光的。

最后事实也证明了,一味掩盖,妄图蒙混过关,不可能有什么好下场。

早日坦白,是干了亏心事的人唯一的出路。

共勉之。

Sanguo 煮酒论英雄
63 个回复
MaoJianqing
携酒仗剑傲同侪 02月19日
forgauss
持节都督中外军事开府录尚书事高秀岩 02月20日

1、糜芳、士仁都是长期跟随刘备的老将,但跟随刘备期间,

出彩的战绩并不多,两人大概率是靠资历而非能力升到高位

2、二人年纪当时应该都不小了,进取心大大下降,更加惜命顾财

3、之前失火造成物资烧毁、物资供应不及时,也说明二人能力不足

此种情况下,东吴军发动突然袭击,白衣渡江,迅速掩至公安城下,

准备不足的士仁确实是慌了。(守城是需要准备的,司马懿奇袭孟达,

孟达就是准备不足导致城池迅速失陷)

抵抗,东吴有过快速克城的战例(214年,吕蒙、甘宁曾一日克皖城,

215年,吕蒙吓降零陵),士仁很可能城破身死;投降,可保高官厚禄、

个人资产。士仁考虑之下,做出投降选择也很正常。

士仁投降后,因为他是老将,糜芳也慌了,糜芳毕竟不是朱然,

他大概率是根本没想到东吴会来进攻,在东吴的软硬兼施下,也投降了。

投降后,东吴对他的待遇也确实不错。

【 在 wraind (蓝精灵—四个月的宝宝会喊爸了) 的大作中提到: 】

: 作者:沃金

: 对于这个事件,我一直有个非常个人的主观小想法。

: 但因为没有直接证据,所以只能说是私人猜测。

: ...................

dagger
刀客 02月20日

有点意思:)

【 在 wraind (蓝精灵—四个月的宝宝会喊爸了) 的大作中提到: 】

: 作者:沃金

: 对于这个事件,我一直有个非常个人的主观小想法。

: 但因为没有直接证据,所以只能说是私人猜测。

: ...................

adventurelw
冒险王之一如既往 02月20日

糜芳在东吴并没有不错,风险比原来的位置还大。

【 在 forgauss (持节都督中外军事开府录尚书事高秀岩) 的大作中提到: 】

: 1、糜芳、士仁都是长期跟随刘备的老将,但跟随刘备期间,

: 出彩的战绩并不多,两人大概率是靠资历而非能力升到高位

: 2、二人年纪当时应该都不小了,进取心大大下降,更加惜命顾财

: ...................

tasdingo
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 02月20日

确实。糜芳在东吴都是夹着尾巴做人,地位差远了,在蜀汉好歹是个国舅,在东吴就是个屁。

【 在 adventurelw (冒险王之一如既往)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转知乎:靡芳投降原因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Feb 20 08:36:41 2020), 站内

: 糜芳在东吴并没有不错,风险比原来的位置还大。

: 【 在 forgauss (持节都督中外军事开府录尚书事高秀岩) 的大作中提到: 】

: : 1、糜芳、士仁都是长期跟随刘备的老将,但跟随刘备期间,

: : 出彩的战绩并不多,两人大概率是靠资历而非能力升到高位

: : 2、二人年纪当时应该都不小了,进取心大大下降,更加惜命顾财

: : ...................

: --

pener
成电巴孤:信箱满,请发2站信箱 02月20日

有趣

虽然脑洞多,但推理还是比较环环相扣的

【 在 wraind (蓝精灵—四个月的宝宝会喊爸了) 的大作中提到: 】

: 作者:沃金

: 对于这个事件,我一直有个非常个人的主观小想法。

: 但因为没有直接证据,所以只能说是私人猜测。

: ...................

adventurelw
冒险王之一如既往 02月20日

这里面有一些细节可能难以全部还原,比如当年糜家追随老刘是糜竺做的主,不知道糜二公子跟糜大年龄差多少。或许南郡太守的时候糜二公子才三十几也有可能啊,然后被士仁带坏了。

【 在 pener (成电巴孤:信箱满,请发2站信箱)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趣

: 虽然脑洞多,但推理还是比较环环相扣的

tasdingo
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 02月20日

军需重地,仓库失火可能有自燃原因,但损失不会很大,烧到“颇损”的程度,多数是监守自盗。

【 在 pener (成电巴孤:信箱满,请发2站信箱)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转知乎:靡芳投降原因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Feb 20 09:00:31 2020), 站内

: 有趣

: 虽然脑洞多,但推理还是比较环环相扣的

: 【 在 wraind (蓝精灵—四个月的宝宝会喊爸了) 的大作中提到: 】

: : 作者:沃金

: : 对于这个事件,我一直有个非常个人的主观小想法。

: : 但因为没有直接证据,所以只能说是私人猜测。

: : ...................

: --

sea9806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02月20日

可以有

【 在 wraind 的大作中提到: 】

: 作者:沃金

: 对于这个事件,我一直有个非常个人的主观小想法。

: 但因为没有直接证据,所以只能说是私人猜测。

: ...................

whiho
逢赌必输~聚散两依依 02月20日

看到一半的时候我还以为糜芳傅士仁睡了关羽家属

【 在 pener (成电巴孤:信箱满,请发2站信箱)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趣

: 虽然脑洞多,但推理还是比较环环相扣的

yepiaoling
孤帆自有男儿在,长向星辰大海行 02月20日

关羽看老兄弟上把糜方轻轻发落,这个角度有意思

【 在 wraind (蓝精灵—四个月的宝宝会喊爸了) 的大作中提到: 】

: 作者:沃金

: 对于这个事件,我一直有个非常个人的主观小想法。

: 但因为没有直接证据,所以只能说是私人猜测。

: ...................

yepiaoling
孤帆自有男儿在,长向星辰大海行 02月20日

这个阴谋论看着颇为成理,感觉像真的

【 在 tasdingo (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 的大作中提到: 】

: 军需重地,仓库失火可能有自燃原因,但损失不会很大,烧到“颇损”的程度,多数是监守自盗。

Yinglishe
九天缆月 02月20日

很棒的推理。

【 在 wraind 的大作中提到: 】

: 作者:沃金

: 对于这个事件,我一直有个非常个人的主观小想法。

apparent
张伯伦 02月20日

到位

发自「今日水木 on STF-AL00」

【 在 forgauss 的大作中提到: 】

: 作者:沃金

: 对于这个事件,我一直有个非常个人的主观小想法。

: 但因为没有直接证据,所以只能说是私人猜测。

: 如果有兴趣的话,我这里姑妄言之,阁下姑......

apparent
张伯伦 02月20日

这都能分析这么多

发自「今日水木 on STF-AL00」

【 在 wraind 的大作中提到: 】

: 作者:沃金

: 对于这个事件,我一直有个非常个人的主观小想法。

: 但因为没有直接证据,所以只能说是私人猜测。

: 如果有兴趣的话,我这里姑妄言之,阁下姑......

wangychf
车夫 02月20日

笼统,不如楼主的逻辑有力。

【 在 forgauss 的大作中提到: 】

: 1、糜芳、士仁都是长期跟随刘备的老将,但跟随刘备期间,

: 出彩的战绩并不多,两人大概率是靠资历而非能力升到高位

: 2、二人年纪当时应该都不小了,进取心大大下降,更加惜命顾财

: ...................

wangychf
车夫 02月20日

这个很好的论证。目前最为靠谱的分析了。

【 在 wraind 的大作中提到: 】

: 作者:沃金

: 对于这个事件,我一直有个非常个人的主观小想法。

: 但因为没有直接证据,所以只能说是私人猜测。

: ...................

gas
汽油 02月20日

古代乱世没功夫治理贪污腐败啊。糜芳会怕这个?

【 在 wraind (蓝精灵—四个月的宝宝会喊爸了)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转知乎:靡芳投降原因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Feb 19 22:54:14 2020), 站内

: 作者:沃金

: 对于这个事件,我一直有个非常个人的主观小想法。

: 但因为没有直接证据,所以只能说是私人猜测。

: 如果有兴趣的话,我这里姑妄言之,阁下姑妄听之。

: 我在一个关于荆州沦陷的责任归属的话题里,核算了一下当时江陵的城防力量。

: 关羽失荆州,糜芳需要负责吗? - 沃金的回答 - 知乎

: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29212526/answer/1019599670

: 1、江陵作为关羽根据地,军需物资皆屯放于此,物资充沛无虞。

: 2、江陵地区地处长江冲积平原,土地肥沃,是荆州主要产粮地,不大可能没有粮草囤

: 积。

: 3、关羽军调动了一部分兵力支援前线,不可能放空根据地,至少得有一军五千人驻防。

: 4、江陵城的城防规模远超武昌、宛城,直逼雒阳,而且新旧城之间有隔断,利于防守。

: 5、糜芳作为南郡太守,江陵城中关羽以下他最大,有直接领导权力。

: 6、关羽时期江陵防线在北岸,城外是汉军占领区,防守条件好过孙权时期放弃北岸。

: 在这么一个情况之下,关羽加固过的江陵城能不能经受大军攻伐?四年后,曹真、夏侯

: 尚、张郃攻江陵,数万大军围城,朱然以五千兵力坚守六个月,事实证明江陵城耗得起。

: 关羽筑城之前有曹仁前车之鉴,坚守一年。或曰孙吴攻城菜鸡,不一定说明江陵城防实际

: 情况。然而曹魏攻城却不菜鸡,江陵城下被朱然以五千残兵顶了半年,熬到时疫爆发撤

: 军。

: 由此看来,以关羽改进过的江陵城plus版,防守孙吴菜鸡攻城,大概率是能守住的。而且

: 也不需要太多,五千残军足矣。结果糜国舅一矢未发,弃子认输,实在匪夷所思。

: 若说糜国舅过于草包,不谙兵事,也非事实,他老人家归降孙吴后还发光发热了一把。

: 《贺齐传》:「权以为耻忿,因军初罢,六月盛夏,出其不意,诏齐督麋芳、鲜于丹等袭

: 蕲春,遂生虏宗。」

: 上将糜芳,治兵振旅,破袭坚城,攻拔蕲春,生执叛将,真可谓勇猛无双,吴之良将。

: 孙权专门让他去打另一个叛将,还是很有幽默感的。

: 可他老人家既然能打仗,早干嘛去了?何以江陵城中如此怂包?

: 那么,如果不是城防有问题,也不是糜芳的能力有问题,就必然是其他方面的问题了。

: 《吴录》:「初,南郡城中失火,颇焚烧军器。羽以责芳,芳内畏惧,权闻而诱之,芳潜

: 相和。及蒙攻之,乃以牛酒出降。」

: 看上去似乎就是孙权早就把糜芳给招降了。

: 但是这事儿非常古怪,一来孙权不可能给糜芳开出更高的价码,二来这个投降动机不成

: 立。为啥不成立呢?我们再看一则史料。

: 《关羽传》:「又南郡太守麋芳在江陵,将军士仁屯公安,素皆嫌羽轻己。羽之出军,

: 芳、仁供给军资,不悉相救。羽言“还当治之”,芳、仁咸怀惧不安。於是权阴诱芳、仁,

: 芳、仁使人迎权。」

: 关羽和糜芳认识多少年了?从徐州到荆州,二十多年。不说朝夕相处,在老刘落难时,这

: 个小团伙依然紧密团结在他周围,不折不挠熬到打翻身仗的时候。

: 我们现实生活里有几个人能相处到二十多年的?老婆孩子都不一定。这么长的时间,彼此

: 是什么脾气秉性,早就门清儿了。关羽有可能素来轻视士仁,但是不可能真的和糜芳有什

: 么积怨。

: 若有矛盾,刘备不可能不知道,更不会做这种人士安排。若有矛盾,以关羽假节钺的权

: 力,他不可能在治理荆州的五年时间里一直不要求人事变动。相识二十多年啊,人生才多

: 久?

: 所以关羽和糜芳有积怨的说法,肯定是扯淡。

: 糜芳是南郡太守,直接归关羽领导。关羽是最高规格的假节钺,下属糜芳先搞出了军器被

: 烧的大新闻,又发生了供给军资不利的工作失误。

: 派出所丢一把枪都要严肃处理,糜芳搞的这事情,相当于在战争时期把自己家火药库炸

: 了,还没有按时投送军需,在解放前就直接枪毙了。

: 关羽的反应是啥?「责芳」和「还当治之」,其实就是高高举起轻轻落下。糜芳有重大工

: 作失误以及玩忽职守,怎么处理他都说得通。应该杀头的罪,如果连骂都不骂一句,关羽

: 还要不要服众了?组织的纪律工作还怎么进行下去?

: 关羽先责备了糜芳,然后表示以后再处理,这就是要放他一马,给他个台阶,让糜芳赶紧

: 想办法弥补。对比看看后来另一个供给军需出问题的李严是啥情况?托孤大臣,直接下

: 课。

: 搁在现在的语境里,就是糜芳同志在工作中出现了严重失误,并且有玩忽职守等情节,经

: 组织调查研究决定,由于在特殊时期,决定糜芳同志暂任原职,留待组织观察。

: 关羽给他机会以观后效,是因为什么?糜夫人都死了多久?他一个过期国舅算哪盘菜。只

: 能因为他们是一起奋斗了二十多年的老兄弟,看在人情份上饶过了他。两次。

: 但是问题来了,这种政治套路,糜芳不可能不懂。他为什么还要「怀惧不安」?他在怕

: 啥?

: 焚烧军器和供给不利两件事已经被放了一马,他依然没有安全感,那肯定是还有其他事情

: 关羽没有发现,而糜芳同志非常清楚万一事发的话,自己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

: 比这两件杀头罪还要严重的罪行是什么?

: 一个有趣的现象,焚烧军器和供给不利明显是两件事,但是陈寿的《三国志》只记载了供

: 给不力,《吴录》却选择了记下另一件事,焚烧军器。而两部史料在这里相似的是,都有

: 「羽言『还当治之』,芳、仁咸怀惧不安。」、「羽以责芳,芳内畏惧」的内容。没有安

: 全感的除了糜芳,还有一个士仁。

: 糜芳没有安全感肯定是真的,问题只在于陈寿的记录。焚烧军器是一场火灾,供给不利可

: 能是失期或者缺额等问题,陈寿不可能把这完全不同的两件事搞混。

: 两件事之间,明显是治所火灾烧毁军器看上去更耸人听闻一些,他却故意没有选择记录火

: 灾。所以这件事肯定还有内情,如果有内情,火灾就不可能是意外。

: 那么火是谁放的呢?这个先不要管,我们先看另一个细节。

: 《孙权传》:「闰月,权征羽,先遣吕蒙袭公安,获将军士仁。蒙到南郡,南郡太守麋芳

: 以城降。」

: 《吴书》:「南郡太守麋芳城守,蒙以仁示之,遂降。」

: 先投降的是士仁,他也是没抵抗就躺平了。不过士仁放弃抵抗的过程很有趣。

: 《吴书》:「将军士仁在公安拒守,蒙令虞翻说之。翻至城门,谓守者曰:『吾欲与汝将

: 军语。』仁不肯相见。乃为书曰:『明者防祸于未萌,智者图患于将来,知得知失,可与

: 为人,知存知亡,足别吉凶。大军之行,斥候不及施,烽火不及举,此非天命,必有内

: 应。将军不先见时,时至又不应之,独守萦带之城而不降,死战则毁宗灭祀,为天下讥

: 笑。吕虎威欲径到南郡,断绝陆道,生路一塞,案其地形,将军为在箕舌上耳,奔走不得

: 免,降则失义,窃为将军不安,幸孰思焉。』仁得书,流涕而降。」

: 这段记载乍一看,好像士仁是被虞翻一封信打动,于是直接投降了。

: 信里说了啥呢?1、你要倒霉了。2、我们有内应。3、你好好考虑一下吧。

: 有内应是胡扯,烽火不及举的原因是吕蒙白衣渡江,昼夜兼行,突击了江边屯侯。这是瞎

: 话。

: 问题是「防祸于未萌」是啥意思?眼前的战祸?「吕虎威欲径到南郡,断绝陆道」这算个

: 毛线的未萌?吕蒙兵屯公安城下,岂止是已萌之祸,根本是祸到眼前,二傻子才会看不

: 见。士仁用脚后跟去想也知道,自己拒守失败,城破后十有八九要死。

: 所以「防祸于未萌」指的肯定不是眼前的事儿,而是其他的事。士仁孰思之后,放弃了抵

: 抗,必然因为防守公安城不足以阻止祸事的萌发。

: 结果就是「翻谓蒙曰:『此谲兵也,当将仁行,留兵备城。』遂将仁至南郡。」

: 怕事情有变,迫不及待押着士仁去南郡,目的是啥呢?说降糜芳。然后糜芳看到士仁果然

: 开城投降。然则何以士仁对糜芳如此重要?士仁投降丢了公安,但是不影响糜芳坚守江

: 陵。

: 江陵城防坚固,后方又是汉军占领区,反而公安是更接近孙吴的「前线」。当年曹仁困守

: 江陵,别说公安城了,连个援军都没有,照样挺了一年。

: 既然公安得失不影响江陵防守,那么就是「士仁落在孙吴手里」这件事让糜芳崩溃了。

: 所以为啥士仁对糜芳那么重要?

: 已知条件如下:

: 1、糜芳和士仁因为同一件事心怀恐惧。

: 2、焚烧军器事件有内情。

: 3、士仁担心未萌之祸事发。

: 4、公安紧邻孙吴。

: 5、糜芳看到士仁落在孙吴手里马上崩溃。

: 这两人之间有一个必然联系,很可能与焚烧军器事件相关,心怀恐惧的糜芳看到士仁随即

: 崩溃,说明士仁是知情人。而士仁落在孙吴手里,等于孙吴拿住了糜芳的罪证。

: 而此罪行若曝光,和关羽二十多年的交情以及他的国舅身份都不足以保命。

: 鉴于投降之前依然贵为南郡太守的糜芳同志,投降后就是个普通将领,可见孙吴根本没给

: 他替什么优待条件,是直接拿这条罪行要挟的糜芳。

: 糜芳到底干了啥?江陵城中发生火灾,烧毁了军器,这把火如果是别人放的,都不能算是

: 糜芳的责任,那放火的人只能是糜芳自己才算他的责任。他放火是想要掩盖什么呢?

: 我们看看糜芳的出身,徐州地方豪强,家里有僮仆、食客近万人。这万人不是部曲,不是

: 农奴,就是仆人和食客。齐国公子孟尝君门下食客三千,魏国公子信陵君门下食客三千,

: 战国两位公子的家底加在一起都没有糜家产业大。

: 糜芳的前半生不可能朴素节俭,他的生活品质不说骄奢淫逸,也肯定是意气风发。土豪的

: 生活有多快乐,我们想象不到,杀人逃犯关羽也想象不到。

: 跟刘备颠沛流离二十多年,和以前相比落差太大,糜芳也许能够强忍着咬牙熬下来,但是

: 在革命道路取得阶段性进展,他自己身居高位又过上好日子之后,他还能坚持这二十多年

: 的朴素么?是不是会马上怀念起当年在徐州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花钱如流水的好日子?

: 对于队伍里的一部分同志来说,阶段性的胜利进展意味着迎接更大的挑战。然而对于另一

: 部分同志来说,阶段性的胜利意味着吃了这么多苦,该享享福了。

: 然而正处在战争时期,关羽同志这五年又在江陵建了个新区,直接加盖了一个南城出来。

: 而刘备入蜀后,也一度窘迫的拿不出钱来犒赏属下。

: 所以糜芳手里不可能有什么钱用来给他缅怀过往美好生活,既然如此身为南郡太守的糜国

: 舅好像就只有一个办法了?毕竟身为徐州土豪,他们这种人最擅长的就是搞钱。

: 身为后方掌管军需的直接领导,往军器辎重上动脑筋,是糜国舅最直接有效重建过往幸福

: 时光的手段,这批军器很可能就是通过公安的士仁和孙吴接触,卖掉换钱了。

: 所以内情就是,糜芳为了搞钱,伙同士仁倒卖了汉军的军器辎重给孙吴。这五年里,他们

: 的走私很可能持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最后导致在关羽和曹仁开战的时候,糜芳发现实

: 在平不了账了,只能在关羽发现之前一把火烧了仓库,人为制造损耗,以掩盖自己贪污的

: 事实。

: 关羽在前线未必察觉到糜芳的腐败问题,将其当做工作失误处理,责骂了糜芳,看在二十

: 多年的交情上让他戴罪立功。

: 然而糜芳依然心怀恐惧,有可能因为他仍然存在巨大的亏空问题无法抹平,开始采取拆东

: 墙补西墙的方法糊弄,导致供给前线军资延误失期。

: 正在攻打樊城关键时刻的关羽一脸懵逼,心说糜老二在搞什么幺蛾子?为了安抚因为军资

: 延误而心怀怨言的将士,关羽表示回去要处理糜芳。

: 糜芳听说之后,担心腐败问题暴露,更加恐惧。此时孙吴背刺,吕蒙偷袭。虞翻在公安城

: 写信,以告发士仁重大经济问题相要挟,迫使士仁投降。

: 随后吕蒙押士仁至江陵,糜芳看到士仁投降,认为孙吴方面已经掌握了自己的犯罪证据,

: 担心吕蒙一旦将自己的罪行曝光,肯定会被组织严肃处理,身败名裂。万般绝望之下,糜

: 国舅决定投降保命,吕蒙兵不血刃进入江陵。

: 鉴于糜家兄弟二人在刘备团伙内的超然地位,孙权方面不可能给糜芳开出任何足以使他心

: 动的条件,所以肯定是糜芳自己出了问题,导致他无法在刘备团伙继续立足。

: 将所有线索结合在一起,糜芳和士仁涉嫌腐败,有重大经济问题,是一个合乎逻辑的解

: 释。

: 这种事在后世依然屡见不鲜,因为恐惧京里来的钦差调查,干脆一把火将钦差烧死在驿站

: 这种事儿都能发生。更别说在军队这种地方,北洋水师的空包弹和弹药库里的石头不就是

: 丁汝昌孝敬各位大佬的产物么。腐败分子们走投无路之下,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 刘备的梦想,诸葛亮的隆中对,关羽的生命,不是输在战略,不是输在军事,不是输在政

: 治,更不是输在人事,而是断送在一个看似不起眼的腐败问题上。腐败分子侵蚀革命队伍

: 的严重性可见一斑,更可怕的是一位久经考验的同志,在腐败面前堕落的迅速彻底,令人

: 心悸。

: 革命队伍成分不纯确实会产生很多隐患,但加强建设务实、清廉的组织作风更加重要,关

: 羽忽略了思想建设问题,没有紧抓落实队伍成员党性培养,导致了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的巨

: 大遗憾。

: 其实以刘备团伙的作风,糜芳要是早点坦白问题,不一定不能争取到组织的宽大处理。

: 可惜心里有鬼的人,是不敢见光的。

: 最后事实也证明了,一味掩盖,妄图蒙混过关,不可能有什么好下场。

: 早日坦白,是干了亏心事的人唯一的出路。

: 共勉之。

: --

gas
汽油 02月20日

皖城能跟江陵比?零陵都没打,嘴炮而下

【 在 forgauss (持节都督中外军事开府录尚书事高秀岩)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转知乎:靡芳投降原因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Feb 20 00:40:57 2020), 站内

: 1、糜芳、士仁都是长期跟随刘备的老将,但跟随刘备期间,

: 出彩的战绩并不多,两人大概率是靠资历而非能力升到高位

: 2、二人年纪当时应该都不小了,进取心大大下降,更加惜命顾财

: 3、之前失火造成物资烧毁、物资供应不及时,也说明二人能力不足

: 此种情况下,东吴军发动突然袭击,白衣渡江,迅速掩至公安城下,

: 准备不足的士仁确实是慌了。(守城是需要准备的,司马懿奇袭孟达,

: 孟达就是准备不足导致城池迅速失陷)

: 抵抗,东吴有过快速克城的战例(214年,吕蒙、甘宁曾一日克皖城,

: 215年,吕蒙吓降零陵),士仁很可能城破身死;投降,可保高官厚禄、

: 个人资产。士仁考虑之下,做出投降选择也很正常。

: 士仁投降后,因为他是老将,糜芳也慌了,糜芳毕竟不是朱然,

: 他大概率是根本没想到东吴会来进攻,在东吴的软硬兼施下,也投降了。

: 投降后,东吴对他的待遇也确实不错。

: 【 在 wraind (蓝精灵—四个月的宝宝会喊爸了) 的大作中提到: 】

: : 作者:沃金

: : 对于这个事件,我一直有个非常个人的主观小想法。

: : 但因为没有直接证据,所以只能说是私人猜测。

: : ...................

: --

:     活着的本身,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     凡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