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集] 清华学生起诉小黄车退99反赔400,而创始人戴威愉快的当

QianTang
观潮 2020-08-17 字数 9132

☆─────────────────────────────────────☆

 PlayerUnkwn (’s Battlegrounds) 于  (Sat Aug  8 11:27:21 2020)  提到:

小黄车的押金你退回来了吗,据统计截至8月1日,仍有1600多万用户等着退押金,按最

低金额99元计算,已多达16亿元。很多人都已经放弃了能退回来的希望,反正小编是彻

底放弃了。

但有一位清华大学的学生小孙不信邪,21岁的小孙和小黄车运营企业北京拜克洛克科技

有限公司打了场官司。最后的结局是法院驳回小孙的申请。

法院审理认为,本案《协议》中的仲裁条款具有明确的意思表示、仲裁事项和选定的仲

裁机构,且根据已查明的事实,小孙是自主自愿选择注册成为ofo共享单车用户,不存在

《仲裁法》规定的无效情形,应认定为有效。

可怜的小孙同学99元押金没要回来,还要倒赔400元诉讼费。而小黄车的创始人戴威最近

在朋友圈晒了一张照片,他愉快地当起了奶爸。

戴威,OFO小黄车创始人,官二代,他的父亲是某大型央企党委书记。戴威从小一路顺风

顺水,中学在人大附中上学,高考时拿到了北大艺术特长生的加分,在“高考移民+60分

”的基础上成功在2009年“考入”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之后担任北大学生会主席,

在北京参加的第一个社团就是自行车社团。从此对自行车骑行产生了兴趣。

大学毕业后他选择了去青海支教,在青海戴威最大的乐趣就是骑着自行车徜徉的青山绿

水间。

回到北大上研究生时,戴威决定和几个同学一创业,并成功在师兄那里融了100万。戴威

把创业的方向还是锁定在自己喜爱的自行车上。

他和同学熬了两天的夜,写了一篇文案发表在公众号上。

标题是《这2000名北大人要干一票大的》,他们提出这样的号召,在北大招募2000名勇

士把自行车贡献出来,这2000勇士共同拥有这2000辆车的免费使用权,而其他同学可以

付费使用这些车。这篇文章发出以后,在北大同学中间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很多北大学

生把自己的自行车交给了ofo运营。

2015年9月7日,ofo共享单车正式在北大校园上线,第一天就收获200多个订单,一个月

后日订单突破3000。ofo共享单车在校园彻底引爆,风靡北京各个大学校园。

敏锐的资本主动找上了门,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主动联系戴威要求投资,戴威一开始还

不知道朱啸虎是谁,在网上查了查原来他投出了陌陌,滴滴。果断接受了朱啸虎的10

00万投资。

再加上移动互联网的加持,从此ofo开启了火箭般的飞速狂奔,2016年9月,B轮,1200万

美元;2016年9月,B+轮,数千万美元;2016年10月,C轮,1.3亿美元;2017年3月,D轮

,4.5亿美元;2017年7月,E轮,7亿美元。阿里,滴滴,雷军的顺为资本都成为ofo的战

略投资人。

戴威也走上了人生巅峰,2017年成为胡润白手起家富豪榜的第一个90后。苹果C

EO库克也亲自到ofo参观,戴威全程陪同。他喊出了这样的豪言壮语:“终有一天,我

们今天的ofo会和Google一样,影响世界。”

俗话说盛极必衰,ofo在共享单车市场遇到了劲敌摩拜,双方市占率不相上下,竞争异常

惨烈。正如当年的滴滴和快的,每天都在大量烧钱。有投资人扛不住了,提议两家合并

,这里面就有最早投资ofo的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

但倔强的戴威担心合并后,自己被边缘化,戴威一票否决。滴滴作为ofo的战略投资人,

派驻了高管到ofo任职,最后也被戴威全部清走,他最在意的还是他自己的控制权。

最后ofo彻底被资本抛弃,加上戴威的经营管理经验欠缺,毕竟他只是个刚刚毕业的90

后。小黄车最后走到了破产的边缘,欠了几十亿的外债,光押金就有16亿,戴威自己

也被列入失信被执行名单,也就是俗称的老赖。

年少成名,顺风顺水不一定是个好事,曾经无限风光的戴威一手好牌自己打的稀烂。1

600万人的押金还没有退,挨骂是肯定的。相比于戴威,罗永浩还是有担当的,虽然

锤子手机失败,老罗也是欠了一屁股债,但是人家没有逃避,直播卖艺还债。而戴威选

择了消失,小黄车北京总部已经人去楼空。

小编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小黄车真的黄了,押金看来是永远也退不

回来了。

☆─────────────────────────────────────☆

 SkyNet (天网|妈妈说牵手也会怀孕叫我不要早恋) 于  (Sat Aug  8 11:29:12 2020)  提到:

清华输给北大499?

☆─────────────────────────────────────☆

 defeatyou (lance~天地一沙鷗) 于  (Sat Aug  8 11:40:15 2020)  提到:

没懂那个判决

啥叫自愿

那被诈骗了,不也是自愿打钱的

【 在 PlayerUnkwn 的大作中提到: 】

☆─────────────────────────────────────☆

 bile (null) 于  (Sat Aug  8 12:45:51 2020)  提到:

退潮后 裸泳的都不要脸了

【 在 PlayerUnkwn 的大作中提到: 】

☆─────────────────────────────────────☆

 alanju (alanju) 于  (Sat Aug  8 12:56:32 2020)  提到:

名言: 凭本事借的钱,为啥要还?

【 在 bile 的大作中提到: 】

☆─────────────────────────────────────☆

 ae175b1bf388 (ae175b1bf388) 于  (Sat Aug  8 16:44:42 2020)  提到:

罗永浩的债是个人借的?还是个人为公司提供担保了?

【 在 PlayerUnkwn (’s Battlegrounds) 的大作中提到: 】

☆─────────────────────────────────────☆

 Scattering (光光) 于  (Sat Aug  8 23:30:35 2020)  提到:

当初有记者写报道就说过共享单车挪用押金的事儿,结果舆论站到了共享单车这边,说记者恶意,多管闲事。

现在好了,当初支持共享单车押金的人都不记得了吧。

【 在 PlayerUnkwn 的大作中提到: 】

☆─────────────────────────────────────☆

 hhss (hhss) 于  (Sun Aug  9 07:36:30 2020)  提到:

比骗术的话,清华从未赢过

【 在 SkyNet 的大作中提到: 】

☆─────────────────────────────────────☆

 wwwqw (网蛙·给生活加点料) 于  (Tue Aug 11 13:55:31 2020)  提到:

法院够不要脸的啊

这理由

【 在 PlayerUnkwn (’s Battlegrounds) 的大作中提到: 】

☆─────────────────────────────────────☆

 Lannister (我算服了,这有啥意义呢) 于  (Tue Aug 11 14:30:30 2020)  提到:

以我的理解,就这三瓜两枣表示出来的信息:

OFO的用户协议相当于是一份合同,合同中约定对于本合同的争议解决的解决方式是仲裁,而且很大可能是指定某个仲裁委,比如杭州仲裁委或者上海仲裁委且管辖是排他的。

那么如果发生纠纷,你只能去仲裁委提起仲裁。去法院理论上应该不受理(当然,这是业务熟练的法院,某些土鳖的地方法院会认为仲裁算个屁,凭什么我不能受理)

【 在 defeatyou (lance~天地一沙鷗) 的大作中提到: 】

☆─────────────────────────────────────☆

 huluali (huluali) 于  (Wed Aug 12 09:12:00 2020)  提到:

中国的合同连买房违约赔偿20%这么清晰无误的条款得到法院支持的都很少,商业合同里的赔偿更是空文,不论定的多么详尽精确,法院都要'按实际损失'给出一个赔偿金额,比如违约应该一年赔150万,法院判根据实际损失一年赔五万。

如果条款上约定法院不受理法院就真不受理,还真挺难想象法院也有遵守协议的时候。以后如果骗子都加上这一条,多大的损失还能都不受理么

【 在 Lannister 的大作中提到: 】

☆─────────────────────────────────────☆

 Lannister (我算服了,这有啥意义呢) 于  (Wed Aug 12 09:15:13 2020)  提到:

这个玩意是仲裁法,当然,这也是说合同纠纷的范围,如果是诈骗,那就不是合同纠纷了

这玩意也不是不受理啊,是让你去找仲裁,仲裁委那边的效力是一样的

至于说受理不受理,我的经验是大地方法院倾向于按合同办,小地方法院倾向于受理——为了地方保护。

【 在 huluali (huluali) 的大作中提到: 】

☆─────────────────────────────────────☆

 superant011 (superant011) 于  (Wed Aug 12 12:15:38 2020)  提到:

我觉得可能是这么个意思,这里的"自愿"应当接着前一句一起看。

也就是强调自愿接受合同中的“仲裁条款”,而不是强调自愿付款。

法院驳回诉讼请求也是局域这个“仲裁条款”,即出现纠纷通过仲裁方式解决。法院并不是说你不该要退款,而是说你别找我做主,你与找仲裁机构做主。

话说中国的消费维权环境还是太恶劣了,零散的消费者很难在法律框架下联合起来维权。

有一期睡前消息讲到这个事情。

在美国,如果你买了一瓶牛奶,结果牛奶有问题,如果有人给你写一封信邀请你加入到消费维权(诉讼)中来,你即使不回复也可以认为默认接受了这个邀请,你的消费金额就会计入到诉讼标的金额中,这就很容易吧诉讼金额提得很高,打疼企业。最后你可能就忽略了这封信,打赢官司后,结果莫名其妙收到一些补偿。

而在中国,则需要你的明确授权书才能视为加入,消费者很难组织起来。

【 在 defeatyou 的大作中提到: 】

☆─────────────────────────────────────☆

 superant011 (superant011) 于  (Wed Aug 12 12:21:53 2020)  提到:

我觉得可能是公司如果有诉讼在身可能会影响融资,OFO面对这么大的用户群体,如果不这么规定的话,竞争对手可以无成本的阻止OFO的一些融资渠道。

【 在 Lannister 的大作中提到: 】

☆─────────────────────────────────────☆

 Lannister (我算服了,这有啥意义呢) 于  (Wed Aug 12 12:26:58 2020)  提到:

真不是,仲裁法就是这么定的,合同约定仲裁

我们写合同很多时候也愿意要仲裁

【 在 superant011 (superant011) 的大作中提到: 】

☆─────────────────────────────────────☆

 dixiangjushi (豆粉) 于  (Wed Aug 12 12:30:29 2020)  提到:

企业级理解

【 在 SkyNet 的大作中提到: 】

☆─────────────────────────────────────☆

 superant011 (superant011) 于  (Wed Aug 12 14:44:27 2020)  提到:

我知道,我是说OFO在合同里加入仲裁条款的原因。

原因肯定有很多。

我觉得避免官司可能是一个权重很大的原因。

【 在 Lannister 的大作中提到: 】

☆─────────────────────────────────────☆

 Lannister (我算服了,这有啥意义呢) 于  (Wed Aug 12 15:04:50 2020)  提到:

也不是

我理解避免法院的一个原因是应诉麻烦,而且法院地方保护严重

【 在 superant011 (superant011) 的大作中提到: 】

☆─────────────────────────────────────☆

 superant011 (superant011) 于  (Wed Aug 12 17:13:31 2020)  提到:

对,法院确实麻烦

【 在 Lannister 的大作中提到: 】

【 在 PlayerUnkwn 的大作中提到: 】

: 小黄车的押金你退回来了吗,据统计截至8月1日,仍有1600多万用户等着退押金,按最

: 低金额99元计算,已多达16亿元。很多人都已经放弃了能退回来的希望,反正小编是彻

: 底放弃了。

: ...................

: 小黄车的押金你退回来了吗,据统计截至8月1日,仍有1600多万用户等着退押金,按最

: 低金额99元计算,已多达16亿元。很多人都已经放弃了能退回来的希望,反正小编是彻

: 底放弃了。

: ...................

: 小黄车的押金你退回来了吗,据统计截至8月1日,仍有1600多万用户等着退押金,按最

: 低金额99元计算,已多达16亿元。很多人都已经放弃了能退回来的希望,反正小编是彻

: 底放弃了。

: ...................

: 退潮后 裸泳的都不要脸了

: 小黄车的押金你退回来了吗,据统计截至8月1日,仍有1600多万用户等着退押金,按最

: 低金额99元计算,已多达16亿元。很多人都已经放弃了能退回来的希望,反正小编是彻

: 底放弃了。

: 但有一位清华大学的学生小孙不信邪,21岁的小孙和小黄车运营企业北京拜克洛克科技

: 有限公司打了场官司。最后的结局是法院驳回小孙的申请。

: 法院审理认为,本案《协议》中的仲裁条款具有明确的意思表示、仲裁事项和选定的仲

: 裁机构,且根据已查明的事实,小孙是自主自愿选择注册成为ofo共享单车用户,不存在

: 《仲裁法》规定的无效情形,应认定为有效。

: 可怜的小孙同学99元押金没要回来,还要倒赔400元诉讼费。而小黄车的创始人戴威最近

: 在朋友圈晒了一张照片,他愉快地当起了奶爸。

: 戴威,OFO小黄车创始人,官二代,他的父亲是某大型央企党委书记。戴威从小一路顺风

: 顺水,中学在人大附中上学,高考时拿到了北大艺术特长生的加分,在“高考移民+60分

: ”的基础上成功在2009年“考入”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之后担任北大学生会主席,

: 在北京参加的第一个社团就是自行车社团。从此对自行车骑行产生了兴趣。

: 大学毕业后他选择了去青海支教,在青海戴威最大的乐趣就是骑着自行车徜徉的青山绿

: 水间。

: 回到北大上研究生时,戴威决定和几个同学一创业,并成功在师兄那里融了100万。戴威

: 把创业的方向还是锁定在自己喜爱的自行车上。

: 他和同学熬了两天的夜,写了一篇文案发表在公众号上。

: 标题是《这2000名北大人要干一票大的》,他们提出这样的号召,在北大招募2000名勇

: 士把自行车贡献出来,这2000勇士共同拥有这2000辆车的免费使用权,而其他同学可以

: 付费使用这些车。这篇文章发出以后,在北大同学中间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很多北大学

: 生把自己的自行车交给了ofo运营。

: 2015年9月7日,ofo共享单车正式在北大校园上线,第一天就收获200多个订单,一个月

: 后日订单突破3000。ofo共享单车在校园彻底引爆,风靡北京各个大学校园。

: 敏锐的资本主动找上了门,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主动联系戴威要求投资,戴威一开始还

: 不知道朱啸虎是谁,在网上查了查原来他投出了陌陌,滴滴。果断接受了朱啸虎的10

: 00万投资。

: 再加上移动互联网的加持,从此ofo开启了火箭般的飞速狂奔,2016年9月,B轮,1200万

: 美元;2016年9月,B+轮,数千万美元;2016年10月,C轮,1.3亿美元;2017年3月,D轮

: ,4.5亿美元;2017年7月,E轮,7亿美元。阿里,滴滴,雷军的顺为资本都成为ofo的战

: 略投资人。

: 戴威也走上了人生巅峰,2017年成为胡润白手起家富豪榜的第一个90后。苹果C

: EO库克也亲自到ofo参观,戴威全程陪同。他喊出了这样的豪言壮语:“终有一天,我

: 们今天的ofo会和Google一样,影响世界。”

: 俗话说盛极必衰,ofo在共享单车市场遇到了劲敌摩拜,双方市占率不相上下,竞争异常

: 惨烈。正如当年的滴滴和快的,每天都在大量烧钱。有投资人扛不住了,提议两家合并

: ,这里面就有最早投资ofo的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

: 但倔强的戴威担心合并后,自己被边缘化,戴威一票否决。滴滴作为ofo的战略投资人,

: 派驻了高管到ofo任职,最后也被戴威全部清走,他最在意的还是他自己的控制权。

: 最后ofo彻底被资本抛弃,加上戴威的经营管理经验欠缺,毕竟他只是个刚刚毕业的90

: 后。小黄车最后走到了破产的边缘,欠了几十亿的外债,光押金就有16亿,戴威自己

: 也被列入失信被执行名单,也就是俗称的老赖。

: 年少成名,顺风顺水不一定是个好事,曾经无限风光的戴威一手好牌自己打的稀烂。1

: 600万人的押金还没有退,挨骂是肯定的。相比于戴威,罗永浩还是有担当的,虽然

: 锤子手机失败,老罗也是欠了一屁股债,但是人家没有逃避,直播卖艺还债。而戴威选

: 择了消失,小黄车北京总部已经人去楼空。

: 小编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小黄车真的黄了,押金看来是永远也退不

: 回来了。

: 小黄车的押金你退回来了吗,据统计截至8月1日,仍有1600多万用户等着退押金,按最

: 低金额99元计算,已多达16亿元。很多人都已经放弃了能退回来的希望,反正小编是彻

: 底放弃了。

: ...................

: 清华输给北大499?

: 小黄车的押金你退回来了吗,据统计截至8月1日,仍有1600多万用户等着退押金,按最

: 低金额99元计算,已多达16亿元。很多人都已经放弃了能退回来的希望,反正小编是彻

: 底放弃了。

: ...................

: 没懂那个判决

: 啥叫自愿

: 那被诈骗了,不也是自愿打钱的

: ...................

: 以我的理解,就这三瓜两枣表示出来的信息:

: OFO的用户协议相当于是一份合同,合同中约定对于本合同的争议解决的解决方式是仲裁,而且很大可能是指定某个仲裁委,比如杭州仲裁委或者上海仲裁委且管辖是排他的。

: 那么如果发生纠纷,你只能去仲裁委提起仲裁。去法院理论上应该不受理(当然,这是业务熟练的法院,某些土鳖的地方法院会认为仲裁算个屁,凭什么我不能受理)

: 中国的合同连买房违约赔偿20%这么清晰无误的条款得到法院支持的都很少,商业合同里的赔偿更是空文,不论定的多么详尽精确,法院都要'按实际损失'给出一个赔偿金额,比如违约应该一年赔150万,法院判根据实际损失一年赔五万。

: 如果条款上约定法院不受理法院就真不受理,还真挺难想象法院也有遵守协议的时候。以后如果骗子都加上这一条,多大的损失还能都不受理么

: 没懂那个判决

: 啥叫自愿

: 那被诈骗了,不也是自愿打钱的

: 以我的理解,就这三瓜两枣表示出来的信息:

: OFO的用户协议相当于是一份合同,合同中约定对于本合同的争议解决的解决方式是仲裁,而且很大可能是指定某个仲裁委,比如杭州仲裁委或者上海仲裁委且管辖是排他的。

: 那么如果发生纠纷,你只能去仲裁委提起仲裁。去法院理论上应该不受理(当然,这是业务熟练的法院,某些土鳖的地方法院会认为仲裁算个屁,凭什么我不能受理)

: 我觉得可能是公司如果有诉讼在身可能会影响融资,OFO面对这么大的用户群体,如果不这么规定的话,竞争对手可以无成本的阻止OFO的一些融资渠道。

: 清华输给北大499?

: 真不是,仲裁法就是这么定的,合同约定仲裁

: 我们写合同很多时候也愿意要仲裁

: 我知道,我是说OFO在合同里加入仲裁条款的原因。

: 原因肯定有很多。

: 我觉得避免官司可能是一个权重很大的原因。

: ...................

: 也不是

: 我理解避免法院的一个原因是应诉麻烦,而且法院地方保护严重

Joke 笑话连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