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衰落的开始

yuzhe123
yuzhe123 08月04日 字数 672

如果用函数来描述一个人,一个群体,甚至一代人。90后群体的输入变量中,金钱的权重一定远远不及90前的那代人。集体主义驱动,温饱驱动,责任驱动,金钱驱动...但这代人的动力终究要回归个人兴趣,如果乐趣寡淡,也不排除会成为失落的一代人。

明显的感觉到,身边的同事,在85年到89年出生的这波人,对收入因素极其敏感,还会经常因为收入的分配不公跳槽。但90后一代人,有些同事收入非常低,尽管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现状,却没有任何跳槽意愿。当然也不排除是最近市场不景气的原因。

我老板曾这么说;“如果有人质疑有钱能使鬼推磨,那一定是没有经历过足够强烈的金钱刺激。”事实上,后生们对于金钱驱动的阈值,已经开始和兴趣偏好/家庭/工作时长/职业发展/地区优势等诸多因素挂钩了。这个阈值之高,可能是他们此时预想不到的。

WorkLife 职业生涯
2 个Like
28 个回复
k117
为第三套房奋斗 08月04日

90后的父母好多是既得利益者

yuzhe123
yuzhe123 08月04日

那这代人就是带着原始资产积累的第一代人。

【 在 k117 的大作中提到: 】

: 90后的父母好多是既得利益者

spicyboat
spicyboat 08月04日

那是因为90后大多数还没有娃呢,还没到对金钱敏感的时候

【 在 yuzhe123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用函数来描述一个人,一个群体,甚至一代人。90后群体的输入变量中,金钱的权重一定远远不及90前的那代人。集体主义驱动,温饱驱动,责任驱动,金钱驱动...但这代人的动力终究要回归个人兴趣,如果乐趣寡淡,也不排除会成为失落的一代人。

: 明显的感觉到,身边的同事,在85年到89年出生的这波人,对收入因素极其敏感,还会经常因为收入的分配不公跳槽。但90后一代人,有些同事收入非常低,尽管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现状,却没有任何跳槽意愿。当然也不排除是最近市场不景气的原因。

: ....................

Urus
Urus 08月04日
yuzhe123
yuzhe123 08月04日

这代人,今后也不是关心鸡蛋几块几毛的人了。不信你看看薅羊毛板块的年龄构成。

【 在 spicyboat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是因为90后大多数还没有娃呢,还没到对金钱敏感的时候

qinghuash
qinghuash 08月04日

衰落是从任教主频频出来刷脸开始的。

blueimage
时光 08月04日

90后有几个对金钱不敏感,搞笑,你的样本从哪里来

【 在 yuzhe123 的大作中提到: 】:

如果用函数来描述一个人,一个群体,甚至一代人。90后群体的输入变量中,金钱的权重一定远远不及90前的那代人。集体主义驱动

lsmushroom
lsmushroom 08月04日

净扯淡,少给 90 后钱试试

meirenai
中年惨男 08月04日

有生之年估计都看不到华为衰落,有钱有人有技术

anglealq
蓝鸟 08月04日

任老板没几年了,衰落是大概率

【 在 meirenai (中年惨男)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生之年估计都看不到华为衰落,有钱有人有技术

yuzhe123
yuzhe123 08月04日

这是相对的吧。

跟北欧等高福利社会相比,90后很爱钱。

但跟他们的前辈们比,挺不敏感的。

【 在 blueimage 的大作中提到: 】

: 90后有几个对金钱不敏感,搞笑,你的样本从哪里来

: 如果用函数来描述一个人,一个群体,甚至一代人。90后群体的输入变量中,金钱的权重一定远远不及90前的那代人。集体主义驱动

yuzhe123
yuzhe123 08月04日

这难道不是事实?  最好捏的软柿子

【 在 lsmushroom 的大作中提到: 】

: 净扯淡,少给 90 后钱试试

aventadors
aventadors 08月04日

任教主看得很准啊,所以他说了,华为需要大量的一贫如洗的年轻人,同时要培养年轻人对金钱的渴望。

【 在 yuzhe123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用函数来描述一个人,一个群体,甚至一代人。90后群体的输入变量中,金钱的权重一定远远不及90前的那代人。集体主义驱动,温饱驱动,责任驱动,金钱驱动...但这代人的动力终究要回归个人兴趣,如果乐趣寡淡,也不排除会成为失落的一代人。

: 明显的感觉到,身边的同事,在85年到89年出生的这波人,对收入因素极其敏感,还会经常因为收入的分配不公跳槽。但90后一代人,有些同事收入非常低,尽管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现状,却没有任何跳槽意愿。当然也不排除是最近市场不景气的原因。

: 我老板曾这么说;“如果有人质疑有钱能使鬼推磨,那一定是没有经历过足够强烈的金钱刺激。”事实上,后生们对于金钱驱动的阈值,已经开始和兴趣偏好/家庭/工作时长/职业发展/地区优势等诸多因素挂钩了。这个阈值之高,可能是他们此时预想不到的。

xianling
纤灵 08月04日

以前80后是应届生的时候,华为也就是个保底的选择,top10的学校没几个去华为的。

现在轮到了90后,结果大部分top10学校,华为都是排第一的用人大户。你觉得这说明了什么?^_^

【 在 yuzhe123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用函数来描述一个人,一个群体,甚至一代人。90后群体的输入变量中,金钱的权重一定远远不及90前的那代人。集体主义驱动,温饱驱动,责任驱动,金钱驱动...但这代人的动力终究要回归个人兴趣,如果乐趣寡淡,也不排除会成为失落的一代人。

: 明显的感觉到,身边的同事,在85年到89年出生的这波人,对收入因素极其敏感,还会经常因为收入的分配不公跳槽。但90后一代人,有些同事收入非常低,尽管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现状,却没有任何跳槽意愿。当然也不排除是最近市场不景气的原因。

: 我老板曾这么说;“如果有人质疑有钱能使鬼推磨,那一定是没有经历过足够强烈的金钱刺激。”事实上,后生们对于金钱驱动的阈值,已经开始和兴趣偏好/家庭/工作时长/职业发展/地区优势等诸多因素挂钩了。这个阈值之高,可能是他们此时预想不到的。

yuh
摄政王他爹 08月04日

经济不行了

【 在 xianl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以前80后是应届生的时候,华为也就是个保底的选择,top10的学校没几个去华为的。

: 现在轮到了90后,结果大部分top10学校,华为都是排第一的用人大户。你觉得这说明了什么?^_^

MILKBEAR
MILKBEAR 08月04日

基本就废了 华为 老任越打鸡血 说明越有问题

【 在 yuzhe123 ()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用函数来描述一个人,一个群体,甚至一代人。90后群体的输入变量中,金钱的权重一定远远不及90前的那代人。集体主义驱动,温饱驱动,责任驱动,金钱驱动...但这代人的动力终究要回归个人兴趣,如果乐趣寡淡,也不排除会成为失落的一代人。

: 明显的感觉到,身边的同事,在85年到89年出生的这波人,对收入因素极其敏感,还会经常因为收入的分配不公跳槽。但90后一代人,有些同事收入非常低,尽管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现状,却没有任何跳槽意愿。当然也不排除是最近市场不景气的原因。

bladder
我是膀胱 08月04日

人类社会最重要的是延续

现在不止是华为面临接班考验

各行各业以后能镇场子的人都不多了

老院士都要大量死亡 最近院士都要扩招了

各行各业以后没有领军人物了

因为长期以来大树底下不长草

【 在 MILKBEAR (MILKBEAR) 的大作中提到: 】

: 基本就废了 华为 老任越打鸡血 说明越有问题

yuzhe123
yuzhe123 08月04日

寡头格局的形成,是高速增长的结束,也可能是衰落的开始。

【 在 xianl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以前80后是应届生的时候,华为也就是个保底的选择,top10的学校没几个去华为的。

: 现在轮到了90后,结果大部分top10学校,华为都是排第一的用人大户。你觉得这说明了什么?^_^

yuzhe123
yuzhe123 08月04日

说实话,华为是最没有寡头气质的行业领袖。

苹果过去收入单一你能说是幸福的烦恼,三星能死死把握住存储和屏幕等多项核心领域。华为的寡头特征可能就只有996和民粹。世界科技由华为引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