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儒就是商,商才是儒"

zxq1974
zxq1974 02月06日 字数 37470

儒本是商,商才是儒

作者案:

儒与商的分合,既有儒家自身的问题,也有特定经济社会历史发展进程中特殊社会结构及儒法斗争等问题。

商作为阶级、职业、社会分工群体,其源起与士、儒有别,彼此既有联系又各自有本来。在中国古代特殊经济社会及部族文化文明结构的具体历史发展进程中,逐渐形成儒商一体士商一体特殊型态(与犹太族犹太文明商教一体有若干可相互比拟之处)。这种特殊型态既有士商儒商整体上的一致及诸多共同同一,又有士、商或儒、商各自的特殊性乃至分离、矛盾、对立。

以往人们只看到这种分离谈双方对立矛盾较多,对于两者的同一一致,则忽视忽略认识不够。

儒家起源自殷商,向来也并无重农抑商。重本抑末,是战国时商鞅变法法家最先开始搞地。由于秦灭六国的历史性巨大成就,这一条才变成了普遍的所谓共识。

儒家从根本而言,是反对抑商。秦汉之后的历代儒家,虽也偶有附和迎合亚细亚生产方式小农经济体系内帝王君主农本思维的言论,但他们更多强调地是反对与民争利。说白了,其实就是主张兴商而非抑商。

一、杂谈"儒本是商,商才是儒"

1,赵宋一朝最得儒士心,无它,重商耳。儒、商如鱼得水。

元末,士人厚张士诚而薄朱洪武。亦无他,张以贩盐起家,朱以农夫起义。朱洪武重儒士而多以武力强绑强拉,张士诚重商而士多自归之。

朱明建政之后,多有儒士以大元遗民自傲。亦无它,蒙元虽蛮夷而重商,朱明虽复汉官威仪而重农抑商。

近现代士人多爱柿油,柿油者,商人之最爱者也。

2,夫子《论语》中厚子贡而薄樊迟。筑庐守孔子墓三年者,子贡也。为纣王作翻案文字者,亦子贡也。盖棺而论孔子"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者,依然子贡也。

国际商业巨头子贡,才是圣保罗。颜回子张曾子……,马太之流耳。孟子荀子董子朱子王阳明……,奥古斯丁、马丁路德之流耳。至于荀子弟子李斯韩非之辈,犹大马基雅维利之属耳。

《论语》中孔子于众人中下考语,唯樊迟以农艺事问而定"小人哉"。何为小人儒?夫子早有定论。

孔子问志,最后来一句“吾与点也"。那么,曾点的理想生活是什么呢?他说的那种日常生活状态,古今中外,哪种人能活成那样?什么人是那个样子呢?

两种人,一为祭司教士之流(包括诸位象牙塔中人),一为附庸风雅财务自由之商人。

3,《三国》与《水浒》。都算是儒生之大作,名著焉。

《三国》主要倾向是拥刘反曹。

曹操重农,而刘备起于织席贩鞋,桃园三兄弟都是小商贩。三人第一次出山登场,就是找了大商人投资。后主刘禅舅家,更是汉末两大巨富豪商之一糜氏。他们家也一直是刘玄德最倚重对象,所谓"位在诸葛、庞统卧龙凤雏之上。"

《三国》书中拥刘反曹,与其作者现实历史中拥褒张士诚贬批朱洪武,立场态度取向一致。

《水浒传》号称为农民起义作传记演义野史,却不见几个农夫。头领大都是大小市民大小商贩商户。替天行道,为谁辛苦为谁忙?

《水浒》开局就有少华山,没农夫么?朱武(朱洪武)、杨春(常遇春)、陈达(徐达),是褒是贬,作者自个知道。

儒生作者眼中,有农夫么?

4,汉高承陈胜吴广之余绪,明祖以农夫为根基。两人皆鄙儒而用之,儒生亦鄙两人而投之。强扭之瓜两相厌弃而无奈相合。

学成文武艺,售与帝王家。就是个买卖人,卖的就是肚子里那点墨水或黑水坏水。

儒有个显著特征叫变色龙,商有个鲜明特点叫软弱性。

汉、明皆要待到中后期,儒生方得畅快。无它,商渐兴而农益微耳。

历代流民起事,唯黄巢流窜败亡之中亦时有士人随之。黄巢者,农夫耶?半似士人又半似商贩,独不是农夫。观其所为,待农夫如驱牛马,与历代其它起事之人颇多异趣。

书生造反十年不成,大多非为工农谋,亦皆非真革命。大多投合于士商之所求,只求改家换姓耳。汤武革命且如此,后世更等而下之。唯汉高明祖依重于农,差强人意。光武承绿林赤眉,再差强一筹。

五千年来,真革命者,唯百年以来耳。

5,商六百余年,宋三百余年,明嘉靖后百数十年。

周八百年,汉四百余年,唐?二三百年,明正德前百数十年。

五胡五代隋元清民国,胡夷虏洋或主之或杂之。

姬周稷周,殷商儒商,劳力劳心,士商工农,资本劳动……

历代更替治乱之原由,气数之所决定者,兼并乎?士商与工农之天壤何以愈离愈远?损下益上因何终究至于否极不交而后颠倒泰来?

从"儒本是商,商才是儒"论断切入观察,以此论展开分析,似可别开新面,或得一新天地。

  至少由此论可知,数千年来每数百年改姓易朝,绝非原地打圈圈。另有它线交相杂乱错织,多线共存之中,孰主孰从?虽百代皆秉秦制,而代代有差别区分甚明晰矣。

6,儒就是商?

那为何孔子在《论语》里要说"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

这是孔子周游列国在陈绝粮,处境最艰难时,面对子路公开质疑拷问,孔子不无羞恼地给出的回应。

怎么理解?君子儒不是大豪商吗?怎么会落到断粮七天,穷困到如此地步?

孔子一行这趟旅行,主要目的其实就是向诸候们推销自己,找机会,也可以看作一次商业行为。

他们自信满满,自以为自家商品品质高,又是主动推销送货上门,肯定会有很好市场前景,会被热销抢购。

没想到一路上都是遭受冷遇讥讽。目标大客户无人问津,偶遇市场同行大都经常夹枪带棒,最后还搞到山穷水尽。

这种情形下,安全总监子路公开提岀质疑:好商品也会根本卖不动?

孔子这时候的回答有些羞恼:好商品品质高价格高,市场定位通常是最顶层消费者,卖不动是常态。即便这样,也要坚守顶级商品的定位,绝对不能自降身价迎合市场。

这与低端市场廉价商品不一样,那些商品如果卖不掉,就会各种烂招泛滥无所不为。什么“王八蛋厂长黄鹤带小姨子跑了,""店面明天到期跳楼清仓大甩"……都会出来。

你们永远要记住,我们是最顶级奢侈品,绝不能自降身价。半年乃至半辈子不开张,那都是常态。我们一开张,那就能管一辈子甚至几代人,这也是常态。

我们绝不能用那些廉价商品的滥招。大家再坚持一阵子,我们就可以"下周回国",迎来"生态化反"的春天,创下能吃几辈子管几代人的大业……

到那时候,你们就可以“我脸盲不知妻美“、"我对钱不感兴趣最后悔就是开创xx"、教导别人要"可以先定一个小目标“,写本书《精养……》细致分析详细讲解努力呼应一下"唯女子与小人……"……

二、如何解读"有朋自远方来”

作者按:

孔子是殷商贵族后裔,是殷商遗族们推选培养岀来的先知救世主祭祀教主。

孔子在周礼旧秩序最顽固严密的鲁国,不得不打着"吾从周”旗号。同时,他又东奔西走广泛联络各方殷商后裔以及各阶层反对力量,到处渗透安插自己人。努力破坏周鲁旧秩序,争取复兴殷商。

打着周旗反周,是孔子一生写照。

1,《论语》开篇另类解读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我们学习了理解了掌握了殷商先祖圣贤们的伟大思想、经验、优秀传统、技能、文明文化,还要经常回顾、不断实践、努力传扬它们。这样,我们才能在周鲁姬姓严厉管控残酷现实下,立足扎根生存下来,最终实现殷商复兴,真正得到解脱。

这样反复学习、不断实践的过程,难道不也是一种拯救继承发扬传播复兴先祖们那伟大殷商文明文化的正确办法、方式、道路吗?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对于鲁国内周礼旧秩序下近乎窒息的生活,我们早已忍无可忍。“八侑舞于廷,是可忍孰不可忍,"?每天都被强迫着安排去观看学习周鲁姬姓贵族们表演周代礼乐乱七八糟烂演岀,实在让人太难受了。殷商先祖们那更灿烂辉煌文化何时才能公开传扬,迎来复兴?我们热切企盼着来自远方的殷商后裔同志战友们,希望他们能给我们带来新信息好消息。想到他们马上就要来到,我们无不雀跃鼓舞,忍不住高兴得时刻都要跳起来。

《潜伏》等谍战剧中余则成们,他们要是忽然见到了"从延安来的同志"之类,那些场面表演,语言神情动作姿态,确实让人深刻领会到什么叫"不亦乐乎"。

孔子及其弟子们的著作述作,用字遣词一向很讲究,所谓"笔则笔削则削"。

"有朋来,不亦乐乎"其实就已很好。特意添加“自远方来",内涵自然很可以更加丰富。

既透露出身边斗争环境艰难复杂,朋友在远方。

孔子身边环境?说到辛酸处,四顾皆茫然。"鲁哀公十有四年春,西狩获麟。子曰:‘吾道穷矣!’"。生存斗争环境恶劣,希望渺茫。

其实,(周王鲁公?)获麟,而孔子却叹气,"吾道穷矣"。单从这事,不难分析岀孔子究竟是干什么干了一辈子。

《潜伏》有这么一段,胡宗南打进延安,余则成陪同天津站上司同事旁听收音机广播,还表情僵硬地附和应付几句。但关上门,就身体几近失控。回家后,始终坐立不安失魂落魄六神无主。当天打破秘密工作规矩找掌柜,听到"有一种撤退……”才安定下来。

这段剧情,完全可与"(姬姓王室公族周王鲁公?)西狩获麟,子曰:吾道穷矣!"对照着阅读理解。

有朋自远方来,也显示了殷商后裔们的力量。我们的组织遍布五湖四海,相互联系密切,革命友谊深厚战斗感情浓烈。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在艰难困苦的敌后潜伏战场,我们始终保持着积极奋发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一些殷商贵族后裔们不了解我们的秘密身份,但他们接触到注意到观察到我们从事的各种各样"反叛"事业后,却从来不生气不愤怒不批判,更不会报告给那些周王朝姬姓族人。这些人,难道不也是我们尚处于黑暗中的未来同志战友吗!

“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

不断反复学习、深入理解继承牢牢掌握了先祖们的殷商文明文化,还能根据现在的形势,找到新的传播发扬方法,走岀新的复兴殷商正确道路。这样的人,就可以做为复兴殷商的骨干力量担当起领导责任,培训教导岀更多人为复兴殷商而奋斗。

“克己复礼"

我们要完成复兴殷商的伟大事业,在目前现实形势下,既要看到腐败的周礼旧秩序已经礼崩乐坏,我们的事业前景光明。也要认清这些周鲁姬姓敌人们力量仍然强大,我们还要长期坚持地下斗争,韬光养晦,夹起尾巴做人,积蓄力量。

"始作俑者,其无后乎?"(《孟子》中抄录孔子语)

我们殷商人丧葬祖先祭祀鬼神是很虔诚地,他们周鲁姬姓葬礼上做些个人俑,算怎么回事?那不是骗鬼吗?"人牲",祭祀丧葬要搞,就得来真地。

周鲁姬姓这样唬弄他们的祖先神灵,他们的后人也会这样唬弄他们。最开始废除殷商祭祀丧葬礼仪,用人俑唬弄他们祖先的周鲁姬姓,自己也必定享受不到后人的祭祀。

"富贵于我如浮云"

现在周鲁旧礼制旧秩序尚未崩溃,在这种形势下,富贵对于我们这种殷商后遗而言,真TM地神马都是浮云。可望而不可即。

只有从孔子是殷商后裔,是当时殷商遗民们的先知救世主祭祀教主角度,才能真正理解这些话的本意。

这些解读比常见通行解释,更贴近孔子所处时代、身份、所作所为。主流通行解读,似乎一直流于"听其言",只是古人文言字词的现代白话翻译。而这种解读,更重视发掘孔子所处的时代局势及个人家族身份背景,重在"观其行""考其实"。

年轻时读《论语》,总感觉东一榔头西一棒,零散琐碎跳跃极大。

开篇《学而》三句,就彼此几乎不搭调。排比句形式放在一起,就有些奇怪。总感觉似乎缺少根线,需要一根总线索才能把它们串起来。

这些解读,其实也就是寻找到这条线。有这根线,开篇三句就不再彼此跳跃不搭调,而是一气呵成浑然一体。而且,这根总线极大概率正是孔子一生活动与思想的总纲。有这条线,才能把《学而》开篇三句串起来,不至于东一榔头西一捧。

《论语》是语录,但有其总线索。如同毛语录,虽每句每段都独立,但又共同服务于革命这根总线。

宋代赵普曾谓"以半部《论语》治天下"。赵普一生功业几件大事:帮赵大以宋代周,结束五代武人争夺乱世,帮赵二解决完成皇权继承(赵宋开国就兄终弟及,后来又有几次兄终弟及。这是殷商继承制度而其它王朝罕有,尤其为周礼所反对。)…,都可算是“类革命",赵普算半个革命家。

“半部《论语》治天下",这句话正确解读就是:赵普学用《论语》一辈子,从至少一半《论语》文字里只读岀两个字:"革命“或“造反"。

赵宋代柴周,实现以宋代周,赵普也算是另类形式完成反周复殷(商、宋、殷都是同义代码。赵宋的祖宗,名字就叫赵弘殷。宋代是秦始皇以来历代王朝中唯一公开宣扬"本朝祖制不抑兼并",重商兴国。命延三百年始终偏安未曾一统,半享殷商六百年天下共主地位、岁月。)

赵普高举《论语》,也可谓名正言顺由来有自。

2、孔子反周复殷的背景原由

汉代的孔氏孔子后代,曾经推举姬周后代入朝为官。似乎孔氏后人与姬周后代之间,彼此友好得很。

但那时代的孔氏,距离春秋时代的孔子,又相隔四五百年了。经历了战国秦汉长期战争天下大乱,他们与孔子时代的人观念上完全不同。那时候,连周朝都灭了一二百年,孔家人还复什么殷还反什么周?

然而,在孔子的春秋时代,当时人们的观念中,总共才经历过夏商周三个朝代。而且,从上古直到孔子所处的春秋时代,夏商周三者相比,有六百年历史的殷商文明历史最悠久,国力更加强盛。其辉煌灿烂荣光,远非夏周可比。

所以,当时的殷商后裔们,对于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对于祖宗六百年我大邑商天下共主的光荣历史,当然还是很怀恋崇尚仰慕追思。

对于当时的殷商后裔们而言,武王伐纣周公东征都不过是以武力暴力甚至是投机取巧压服殷商(所谓"纣之不善,不若是之甚也”)。而且,周王朝灭商之后才过了二三百年,就已经前有周昭王南征淹死,后有周幽王烽火戏诸候被狄夷杀死。周王朝这类统治无力表现,与大邑商六百年赫赫武功高光闪亮相比,不值一提。经历了周平王东迁后,到孔子时周王朝更是已经礼崩乐坏。

可以说,孔子生前所知的周代这四五百年历史,与大邑商六百年赫赫武功相比,实在太过不堪了。殷商后裔们当然因此会对祖宗更念兹在兹,而并没有什么理由要对周朝产生崇拜臣服心理。

春秋时代的孔子与殷商后裔们,他们的历史记忆中,只知道有夏商周,是一群真正"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商代遗民。平素里,他们大多是"商民犹记亡国恨,喜闻姬周马上崩"。(就象某些海外民国遗留,天天靠你唱我和"中国BK论"混日子?)

毕竟,当时华夏文明历史还仅仅只经历夏商周三个朝代,殷鉴尚且不远,而征服统治管控着殷商遗民的周朝表现又各种糟糕。

对于孔子这种以天命凤凰之子自视的圣人智者,少年时代起,就会被父系殷商后裔族人们灌输教导,萌发一点反周复殷思想。这不足为奇。何况孔丘本人生来就是那么骨胳清奇,脑前脑后放肆生长地都是各种反骨?(孔子形貌比较不同寻常乃至反常,大概也因此更受殷商祭祀后裔们重视,也因而获得更多关注与资源投入。)

他成年被培养推选为秘密教主救世主先知后,私下里秘密地打着复兴殷商旗号啸聚殷商后裔以图复辟,概率很大。

这里需要进一步探讨孔子等人成长的家族背景。

按文史资料记载,孔子十分欣赏推崇管仲,为什么呢?有没有别的因素待发掘?

管仲的父系家族是周王室姬姓后人,是齐国贵族。他们家族与另一个齐国贵族鲍叔牙家族交往较多。鲍氏家族并非周王室姬姓或齐国姜姓诸候的直系旁系,但却是与姬姓、姜姓惯常相对固定联姻的外戚贵族。就象后世一些蛮夷王朝,诸如辽代的萧姓、满清的佟氏、纽钴禄氏等等,家族就盛产皇后嫔妃。历史上从上古到夏商周代,华夏文明也有很多例似情形。

而鲍叔牙父系族中,虽然会有不少女儿们嫁给了王公诸候家族(极可能就包括管仲这种姫姓旁支),但父族的男孩们,却大多只能在低于自己家族等级的贵族中找寻合适配偶。

因此,鲍叔牙的母族妻族,很可能来自于地位相对低下的殷商贵族后裔。

鲍叔牙与管仲都岀生于安徽颖上。(春秋时属宋国楚国地盘,即殷商后裔主要生活区。类似于中世纪欧洲的犹太区、美国的印第安人保留区等。管、鲍家族居于颖上,类似于辽代某支耶律氏萧氏旁支贵族,任职守护居住在女真、奚人等依附部落区,监管该地。)管仲幼年丧父,少年经商。他的岀生地域与幼年人生经历,显然说明他与殷商贵族后裔有极大关联。

管仲年轻经商时,鲍叔牙经常不计利益地多次投资给赚不到钱、分利润还强占大头的管仲。这背后,大概率是鲍家的殷商后裔母族妻族在运作,是一种长期曲线投资交好。

管仲被鲍叔牙推荐受到齐桓公赏识提拔,执政后,大兴工商,整军经武。这些举措,与周代当时主流治国执政经验明显区别。(就好比秘密信仰犹太教的某位贵族信徒,在中古欧洲小国执政后,颁布政令推行各种有利于犹太商人利益的政策,破坏封建采邑庄园旧制度秩序,与中世纪主流执政经验相背离。)

与管仲受母族恩荫与殷商后裔有很深渊源不同,孔子的母族颜氏,却是周公旦鲁国姬姓公族旁系后代。

孔子对母亲族系的态度,虽只有委婉提示:唯女子……。但也从中可见,孔子对母族态度并不热衷。

孔子地位提高条件改善后,对颜氏一族似乎也不真心实意有所关照。他声称最喜欢的弟子颜回(孔子母舅族人),日常生活是"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室",最后饥寒贫病很早就死了。孔子自己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席不正不食割不正不食,比较讲究,但他却老是夸赞颜回的安贫乐道。(总感觉他似乎在骗颜回?)。

管仲家族背景与人生成长经历,决定了他很重视母族妻族。但孔子,却明显更重视父族。

同样是幼年丧父,同样是岀生于母亲族人所在国度,也似乎都是由母族养大。凭什么说管仲重母族妻族,孔子却更重父族呢?

这并不是双标,他们是有一致性是相互统一的。

孔子与管仲的一致性在于:管仲母妻族鲍叔牙家族的母妻族、孔子的父族,他们都是殷商后裔。

他们这些殷商后裔,才会更加重视这种跨国族界限婚姻所生的后代。因为他们才可能需要凭借这种联姻,才更需要依靠这些后代去改善处境提升地位。

反过来,孔子母族颜氏,本就是鲁国公家贵族。管仲、鲍叔牙父系,同样本就是齐国贵族。他们这样的家族,也就反而会轻视与日益败落的殷商后裔贵族之间联姻,他们也会看低这种婚姻所生后代。因为会降低他们家族的声望,损害他们的利益。

这种跨国族界限的婚姻内,地位不同的父族母族,对于后代们各自具有不同态度。

这样的家族背景,使得管仲与孔子都成为了更多地受到殷商贵族后裔支持照顾培养的杰岀人才。他们的根本立场态度,也会因此更倾向于殷商后裔。

他们在取得一定地位发挥社会影响后,很大概率会站在肯定扶持容纳殷商这一边。也会经常否定周代当时的主流体系,甚至都有概率秘密地致力于推动复兴殷商。

管仲打着“尊王"旗号,孔子打起"吾从周"旗号,但却都是不同程度地照顾发展壮大殷商后裔、破坏周代礼乐秩序。

管仲作为姬姓旁支,却大兴工商,辅佐姜氏诸候齐桓公称霸。不但破坏齐鲁经济旧秩序,也进一步摧毁周王天下旧礼制秩序,加速开启了争霸之世。

管仲这样的姬姓旁支后代,都可能因为殷商后裔们长期投资交好拉拢,而走上资敌挖姬周墙角几近投敌反姬周道路。何况身为殷商后裔中杰岀人才,甚至私下很可能被秘密奉为祭祀教主的孔仲尼?

孔子"述而不作",改造周公礼为孔礼。(孔鲤者,孔礼乎?)到处联络诸候及各阶层,哪里有乱子,他就往哪里跑。累累如丧家之犬。

三、从"儒本是商,商才是儒"切入观察"明治维新""同治洋务"

1,长期以来一些人脑子里的成王败寇式思维定式并非偶然,因为胜利者才是历史书写者。

西方文明是近四百年的胜利者,所以一切都是中国古人的错。

史大林坦然而谓胜利者不受指责。

子贡就只能弱弱地说:纣之不善不若是之甚也,君子耻居下流(不能做失败者),因为会众恶归之。

发覆历史,说白了,就是找胜利者历史书写者们的漏洞,被他们隐藏在背后的真相。他们才要隐藏,他们才能隐藏。如此而己。

孔子生前是个失败者,隐藏的还很浅,一旦揭开便一目了然。但他死后,儒学儒家却越来越成功。同样,儒家越到后来,也就隐藏了越来越多。

孔子时的儒家儒学,本质就是"儒本是商,商才是儒"。但在周鲁姬姓一王天下统治下,只能打起"吾从周""复礼""述而不作"等旗号。

宋代赵普以半部《论语》治天下,赵普一生,帮赵大以宋代周,帮赵二完成兄终弟及(殷商继承规则,宋代开国就搞这个,后来还有几次。周礼所反对),结束五胡乱华以来武人乱世。赵普除了搞这些"类革命",又是如何半部《论语》治天下呢?无它,“本朝祖制不抑兼并",重商而致太平兴国。

到了明代中后期,东南商业大兴,历史教科书上号称资本主义萌芽。当时东南儒学以王阳明心学为宗,与朱元璋钦定朱子理学从朝堂到学术界,争斗不休。本质无非还是重商与重本抑末之争。

2,不脱离胜利者历史书写者西方文明划定的成王败寇思维窠臼,很难真正发掘明治维新与洋务运动的成败根由。

按西方文明历史胜利者划定的思维窠臼,很多人以为明治维新成功秘诀在于西化乃至是全盘西化。

然而,其一,明治维新其实引入西方的术很多,引入西方本质的东西、"道",很少。西化,完全西化要到战后麦克阿瑟当太上皇,才算大体是个半调子西化。

其二,中国从晚清、民国始,虽主张师夷长技,但也从未提倡西化,更是一向反对全盘西化。然而,四十年七十年,中国就大体走完乃至压倒胜过西方。又怎么解释?

或者以为是其它技术物质生产力层面差异乃至某些偶然原因,就更是难以令人信服。

其实,日本明治维新说穿了,不过是明末心学(在日本,又混杂了日本自己特色)为体,西学为用罢了。

明治维新的那些人祖师爷都是明末亡国遗民带去的心学。

以明末心学为本,在明末、清初就有李贽、黄宗羲、顾炎武等等一大堆堪称思想解放革命先驱的异端。

不考虑势易时易技术生产力物质层面变迁,明治维新在本质上,不过是明末东南心学在日本的翻版。

明末局势如能维持更久(哪怕南明偏安),东南地区也会逐渐向明治维新方向发展。

明治维新,不过是把明末中国没有走完就被强行中断的道路,隔了二百多年,由日本添加了若干日本特色变异之后,走岀来了而己。

从根本而言,日本明治维新以明末亡遗流传日本的心学为体(经过日本"水户学"等根据日本特点有若干变异),它那套东西(其核心、`道',来自明末心学。新儒学?乃至新商学?)本质上就是重商求实开放。

当然也就与满清的中学为体,本质上仍是重农务虚守旧封闭,根本有别。

日本明治维新那些人仇清,视满清儒学为奴学、死学。但并不排斥王阳明心学,奉之为圭臬,乃至反而以为自己是正宗嫡传。

孙中山等人倡导王阳明,一度以反清复明为旗帜拉扰民间江湖社团。皆非偶然。

四、中国历史上的七个666年

公元295年一公元960年。洛阳武库大火开启五胡乱华,至赵宋建国。前后相距666年。

公元961年一公元1626年。北宋建国,赵宋(殷)代柴周。至耶稣会士策划制造王恭厂大爆炸,开启华夏卷入全球化时代。前后相距也是666年。

这么巧?历史上这类巧合,恐怕实在太多了。也许不过是数字游戏而已,不值一提。

那么,之前呢?

战国开始于公元前476年,周朝正式亡于公元前256年。与洛阳武库大火,一个相距700多年,一个相差500多年。中间又是哪一年距洛阳武库大火正好666呢?有预感,不是商鞅变法还能是什么?

公元前362年秦孝公即位,商鞅变法一公元295年洛阳武库大火。

居然又是一个666年。

关于公元前362年,有必要多写点。

这一年,卫声公去世,其子卫速即位为卫成侯。燕桓公去世,其子即位为燕文公。秦献公去世,其子即位为秦孝公。

同年,还有一件历来不太引人注意的事。

魏惠王最先开始称王。

战国一般认为开始于前476年,以三家分晋、田齐代姜齐为标态。但那时韩、赵、魏、齐中原四国,还都向周王请封诸候。

中原魏国率先称王,也正式意味着周王的一王天下共主时代结束。

魏惠王同年迁都,改称梁惠王。孟子跑去明开嘴炮,暗含捧场站台投机。

同年韩昭侯还用申不害为相,也开始变法。

殷商后裔无论是诸子百家这些明线团队,还是鬼谷子等暗线团队,显然都选择了这一年,都大肆活动。

第三个666,还是有标志性大事件!甚至更多,让人不知该选哪一个作为真正决定性分期事件。

好了,那就再往前推看看。在魏惠称王商鞅变法的666年前,不会正好是武王伐纣周革殷命或周公东征分封诸候吧?

公元前1028年,有什么事发生?一一公元前362年。魏惠称王,商鞅变法。

哈?公元前1028年,恰好是一些人认定的周灭殷商之年。《全球通史》一书即以此年断商周,但有争论。

作者案:《全球通史》取前1028年商周断代之说,有三大依据:

《竹书纪年》史料记载可明确推断;碳14测定范围上下限,此年最近中值;天文星相日月食记录推定的三个年代,它恰在其中。

三个最可能年份中,它甚至是唯一一个先有史料可确定,后有旁证可证明。

而非另两个,先选定范围,再据资料(可靠性存疑)一点点推断。

此外,笔者《洪范禹碑》解读后,《易》《书》《春秋》《三传》需重读,可靠性大打折扣,反不及《竹书纪年》可靠。此亦为一弱效力旁证。此666年怪异周期虽暂不知其所以然,但亦可作一更弱效力之旁证。

第四个666,竟然依旧成立。

继续。

有趣了,齐得龙齐东强齐得龙东强。

难道我大邑商不是存活了约六百年,而是精准到666年?或者是商汤这位尧舜禹汤最后一位汤帝,岀生年代就是公元前1694年?

公元前1694,商汤诞生或商汤放桀灭夏。一一公元前1028,武王伐纣或封建诸侯。

且把它当作第五个又是666。

再往前呢?

公元前2360年帝尧诞生,或帝尧即位。一一公元前1694年大邑商成汤诞生,或商汤放桀灭夏。

这就算第六个还是666。

再来一个。

公元前3026年,黄帝诞生或黄帝即位。一一公元前2360年,帝尧诞生或即位。三皇五帝时代。

这算是第七个666。

第七个?这么巧?六、七?少阴少阳之数。

难道华夏文明的周期,以666年为基本周期,以殷商体系为基本底盘?难怪孔夫子能这么牛,难怪赵宋半享大邑商地位、岁月。

这就算是厘清了上古及夏商周历史分期?

夏禹帝夏启王,居然都被这种分期给隐藏淹没了。

六或6这个数字在华夏文化概念体系中,代表的是少阴,是坤,是凤凰。是天命玄鸟降而生商,是凤鸣岐山周兴姬昌。

我华夏难道竟不是龙子龙孙么?

也许公元前1694之前,是以少阳、太阳之数,以777年乃至999年为分期。

公元前2471年(或前2693年)一公元前1694年。尧舜禹夏时代,或前商汤时代。

公元前3248年(或前3692年)一公元前2471年(或前2693年)。三皇五帝时代,或前帝尧时代。

张子曰:噫,666,斯数大哉!奇哉!

后记:

从《洪范禹碑》解读开始,到揭开孔子儒家殷商背后隐藏的真相解读,旁及佛教耶教东传华夏某些历史事件真相解读,最后回到华夏文明史分期,大体完成了一个闭环。

这算是文化文明史研究领域最大一盘棋了。它不是一个点、线、面,而是一个全新的体系。

洪范禹碑解读后,世间学术有底盘。

读书不识张新泉,人称大师也枉然。

另:

前362一295年,是656年。

更象是谁偷走了十年,而并非整整齐齐到有些诡异的666年周期不成立。

回顾这段历史时期,开始即有战国乱世,中间又有秦皇焚书项羽烧咸阳,王莽篡夺,汉末大乱,最后又还是洛阳武库大火。

今古文、伪古文尚书纷争不断,春秋三传亦争吵不休,还有竹书纪年岀土,与其它史书大见参差多有互异。

总之,这段历史时期,虽有史书可征,年月甚为清晰。但是,史料残缺,拼接误差难免。史料有误,考证难落实也不免。史料多被篡改,发覆订正犹待将来。跨公元前后,东西方又多有玄怪奇异。

所以,中间失落错谬误差抹掉乃至被“偷走"了十年,也不足为奇。

当然,齐齐整整666年周期实在太诡异。有一个656年,反让人松口气。

五、如何阅读《孟子见梁惠王》

《孟子见粱惠王》,算是儒家《四书》《孟子》里的关键章节。战国第一嘴炮在这篇文章和同期其它篇章里火力全开。

望之不似人君,内圣外王,王道霸道,天时地利人和,民贵君轻,土地制度,理想国模型……肚子里的存货全都岀来了。

然而,回到公元前362年这个大背景,一切都可以一目了然。

梁惠王称王,正式结束周王一王天下华夏共主时代。当时,魏武卒横行天下,打得秦国望风而逃。秦孝公一上台就毅然决然重用商鞅,坚决变法图强求存。

这一年,整个周王天下世界好象都乱了套。卫、燕、秦,三家换了当家人。秦国、韩国这两家魏国近邻,都吓得学李悝吴起跟风变法图强。变法风潮已成席卷之势。

孟子这时候"当时周天子尚在,何事纷纷说魏齐",跑到魏国开嘴炮。他可不是为了周王,他实际上是既为梁惠王称王叫好捧场站台试图投机下注,又暗藏"二次革命“贩卖私货。满口王道仁政爱民,背后全是政治算计。

把周王与溥仪未代清帝类比,把粱惠王与袁慰廷划作一类,就不难理解二千年后的孙文孙大炮为何那样推崇孟子了。两人完全是玩的同一个套路。

孟子既要梁惠王扳倒周王天下旧格局(当时诸国里头魏国最强。只有梁惠王有这实力,还公然率先称王。),后来却又在见粱惠王儿子梁襄王后明确宣布“望之不似人君"(此时梁魏国力已经削弱,不如先前强势。孟子见风使舵功力亦可见一斑)。与孙文与袁慰廷妥协携手逼清帝退位,又随时准备批斗袁慰廷"窃国”号召诛“一夫"发动二次革命,异曲同工。

公元前362年,不仅有魏惠王这已经无人关注丢在角落的历史"失败者"率先称王,为王前驱破局开道。还有历代研究者重点关注的历史成功者偶像级事件,《大秦帝国》《大秦赋》们因其而源源打开销路来,商鞅变法。

那么,商鞅又算是哪号人物的二千年前真身?是跑路到云南的蔡锷么?

商鞅变法,换个角度,放到另一个历史观察体系里去再观察新观察,又会是怎么一回事?

总而言之,七个666小矮人们葫芦娃们出来之后,历史上的白雪公主们,都得重新阅读。

六、儒商官商士绅需重读及浅谈意义

笔者说这是一个全新的历史观察体系、范式,很多人大概以为只是吹牛、玩笑,付诸一笑。

然而,并不是。

最简单而言,儒商、官商、士绅,这些词汇都可以从这个新观察体系、范式切入,给予新观察新解读。

过去总认为地主与儒生是一家,耕读诗书一体。然而,儒根本就不是诗书耕读。相反,儒本来就是商,儒商儒商,儒就是商,商就是儒。为什么古代商人商家最重读书?因为商才是儒,儒本是商。

士农工商,士不是天生与农工联系在一起的,士商才是天然在一起的。在皇权不下县的地方基层,就是士绅一体。在官僚体系内,就是官商一体。

儒与商的分合,既有儒家自身的问题,也有特定经济社会历史发展进程中特殊社会结构及儒法斗争等问题。

商作为阶级、职业、社会分工群体,其源起与士、儒有别,彼此既有联系又各自有本来。在中国古代经济社会及部族文化文明的特殊历史发展进程中,逐渐形成儒商一体士商一体特殊型态(与犹太族犹太文明商教一体有若干可相互比拟之处)。这种特殊型态既有士商儒商整体上的一致及诸多共同同一,又有士、商或儒、商各自的特殊性乃至分离、矛盾、对立。

以往人们只看到这种分离谈双方对立矛盾较多,对于两者的同一一致,则忽视忽略认识不够。

儒家并无重农抑商,重本抑末是战国时商鞅变法法家最先开始搞的。由于秦灭六国的历史性巨大成就,这一条才变成了普遍的所谓共识。

儒家从根本而言,是反对抑商。历来儒家虽也偶有附和迎合亚细亚生产方式小农经济体系内帝王君主农本思维的言论,但他们更多强调地是反对与民争利,说白了就是兴商而非抑商。

这才是观察解读中古时代中国社会结构、本质、变迁历史的真正切入点、正确方式。

而从这个观察角度岀发,重读重写中古史就是必然地了,也会有全新的系统性新认知新结论,获得新的完整体系式的成果。

七、上古帝王寿命问题

中国古人寿命问题,可说算是个历史谜题集。上古帝王寿命问题,更是其中一个比较突岀历史谜题。

史料记载的诸多上古帝王,寿命都超长。不但远超当时普通人、后世普通人、后世帝王,脱离当时生产力生活水准、医疗卫生条件,甚至较之于今天现代生产力水准现代医疗科技条件下的平均寿命,也高出一大截。

对这个问题,历来的解读有几种:其一,上古帝王生平寿命多系传说,无当时实际文字书史、也少考古尸骨实物证明。口耳代代传说,就难免失真夸大神化。

其二,上古帝王多系部落联盟或邦国首领,未必是同一人,只有一人。很可能是一个部落几个几代首领共用一个帝号。尧帝、舜帝、禹帝,可能是三个强盛部落分别主掌部落联盟邦国的不同时期,而并非三个具体帝王个人。

其三,一些古代方术、上古医家文献资料中,讨论过上古帝王长寿问题。它们认为上古帝王之所以长寿,是他们讲究养生有道,当时医药手段高超得法。

这三种解读,前两种解读实际上否定了上古帝王的长寿。后一种解释现代人以科学体系去观察,又显然过于牵强。

那么,上古帝王实际寿命,就真地不可能会那么长寿吗?

简单而言,上古之帝王比上古普通人寿命更长,这比较容易让人理解接受。

但限于当时生产力生活水准医疗卫生条件,他们寿命再长也应有合理限度。动辄八九十岁,一百几十岁,还是让人难以理解。

上古帝王为何往往比后世帝王更长寿?

首先,上古之时与后世的继承制度不同,也没有后世后宫制度。 夏商周之后,尤其是周礼嫡长继承制、封建制度确立后,帝王广立后宫以求多子多福成为制度强制性需求。这让后世帝王大多沦为生育工具机器,也极大降低帝王寿命。

其次,上古之时,仍是木石陶器为主。重金属用于饮食餐具极少,上古帝王因饮食而重金属中毒概率减少。

这一时期,即便统治寄生阶级,也距离普通民众不远,事务繁多,尚未腐朽到醉生梦死成为日常。修仙炼丹之类也尚未发育,砷汞中毒机率极低。

此外,这一时期地广人稀,人类主要还是与天斗与地斗与自然博斗,与人奋斗尚不严重。宫廷政变、战争叛乱乃至瘟疫重疾等等对于帝王生命寿命的威胁,都比较后世帝王发生概率更少。

这一时期文字初创,教化远未发展。民风尚纯朴,阴谋诡计还用不上太多,精神焦虑症候较少。

这一时期,糖、油、盐均属罕有尚未广普,即便帝王,也难得多糖重盐重油,饮食大多清淡,也较卫生。

所以,上古普通人因为要与天斗与地斗与自然斗,寿命或许不长。但上古帝王们则脱离了这些"低端"生活方式,可以饮食不愁、衣食整洁、不务繁劳,也就具有了长寿的基础条件。

同时,他们相比后世帝王而言,又缺少各种必须作死、自作孽的制度强制、现实条件。反而具有比后世帝王更长寿的各种现实基础条件。

综上所言,上古帝王寿命八九十岁,乃至过百岁,也未必全无可能,未必尽是代代传说拼凑夸大、虚构。

帝尧:比萧衍赵构弘历这些货长寿,很难想象?还需要很多理由?

八、还原历史中真实的孔子

孔子被两千多年来各封建王朝不断美化神圣化过,又被近代新文化们拉下圣坛不同程度丑化妖魔化过,还被批孔革命阶斗时期脸谱反面典型过。现在,又被人们不断拉出来为各种权力、资本、文化商贩们所用,帮忙圈些钱套点利捡几滴剩汤喝。

当然,今天人们也终于可以比较彻底摘掉揭开抹去被加披在孔子身上的顶戴帽子层层纱布油彩,真正地发覆一下孔子的本来面貌了。

1,孔子是殷商贵族后裔,是殷商后裔秘密传承的祭祀教主。他的真实人生,可以参考同时代及稍后的以色列大卫王所罗门王后裔摩西式、耶稣式的先知、救世主,大体类似。

他主要生存活动于春秋中晚期的周代东方诸候国地域,这是殷商传统统治的近中心地域,也是周代殷商后裔被迁移编管时的主要生活区域。周朝周公东征大清洗后,安排了众多王室宗亲功勋诸候严密监管这一区域。孔子及其门徒以及诸子百家的不少开宗立派者,在这一区域内,都属于被监管阶层。他们的地位与埃及统治下的摩西,罗马统治下的耶酥相近似。

2,孔子是殷商后裔,他对发展工商业、武装掠夺有爱好,因为这些技能才是殷国商族建国立族的根本、遗传。他对周朝建国立族的根本,对农耕文化兴趣不大,骨子里极其鄙视厌恶。

这与经后世歪曲后的儒家以农为本、崇尚安定和平等等思想,可以说完全相反。

孔子很欣赏管仲的大兴工商扫除夷狄富国强兵本领,经常吹捧,也有很深的研究。

他最喜欢的弟子,其实是子贡与子路。一个是大商人,一个是武夫,这两个最有本领的弟子对他也最崇拜忠诚。从此中,人们也足可见他的真正爱好倾向与驯导手腕。他能长期彻底忽悠住国际知名大富豪的钱袋子和牢牢掌控住自家团队中的刀把子枪杆子,显然确实能力超卓非同常人。

他常挂嘴边自称最爱、树为门面招牌的弟子颜回,其实只是他用来对外挂出的道德幡子。颜回可以说是被他捧杀,其实竟是穷困而死!这样的最爱,真让人唏嘘。

他的另一个农业科技研究员弟子,则被他当众公开骂作"小人哉"。

3,孔子生活在所谓周王天下的春秋时代,尤其是他主要生活在创制了礼乐文明制度的周公旦的直系后裔所主宰的鲁国。这样的生存背景下,他只能高举"吾从周"政治正确旗号。

但他的所作所为,其实是到处串联殷商后裔。他试图借助东周王朝春秋时代已经礼崩乐坏的大背景,实现反周复殷。他表面上只是整理周故系统编纂周代文化典籍"述而不作"(好象清代文字狱背景下学者们只搞点考据之类),其实暗中却搞了很多文化清洗。汉代孔宅墙壁出土的蝌蚪文古文经,(《死海古卷》?《约柜》?)也许才是他真正的事业。

4,孔子是很敢打敢杀的,很富有冒险投机精神的。

在春秋时期层层封建世卿世禄的现实制度下,他没有多少出头上位机会。他一生辗转于各国,哪一国发生国际争端、诸候宗族争位、贵族下克上之类的外斗内乱,出现了政治投机机会,他就往哪里去。即使被围困很危险,他也能耐心等候。甚至底层贫民奴隶造反,他也主动与之联络,试图寻找利用机会。

(详见拙文《禹碑解读后古史研究的几个问题》)

5,这样的孔子才是颠覆性地。然而,却最接近真实。

孔子不仅是思想家教育家,他也是很能搞政治地很爱搞阴谋地,是很有革命理想地。

对春秋时的诸候贵族而言,他是个"怎么老是你"How old are you角色,是乱世里瞎忙乎到处奔走积极投机分子。

当时那些高居上位的世袭诸候贵族们坐享富贵安闲逸乐之余,也拿孔子各种取乐。后世帝王们内心真正对待孔子,大多也是这种心态。

孔子表示:其实,我也很绝望,内心一直都是无奈地。但身为殷商后裔的希望救世教主,能咋办?万一逮着、忽悠到了机会、傻瓜呢?

6,颜回是不是孔子弟子中唯一穷病饿死的?好象还有谁也是病死的?

颜回:说好的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仁爱呢?怎么就让俺"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室',`不改其乐’装B装到死,大家吃俺的血馒头了?

诸候:孔子说复礼,大家伙儿都快乐地安享富贵,挺好呵。要不就给他块地盘?

贵族:孔子手下小弟太多,个个牛得很。他又自比文王武王周公三合一,给他块地盘,他很快就会横扫天下。

孔子:哪有!颜回与世无争地好么,他最象我了!我们都好萌地,萌萌哒。

颜回:有句MMP我不敢讲,但我真地好饿……

孔子为弟子们安排的这些人设,真地没得说。

能打打杀杀?会搞钱?善于耍阴谋?能装清高清纯卖萌?只会埋头苦干?

要啥有啥,全都有。

比耶酥十二门徒牛多了。

难怪儒家能立两千年,耶酥只立了千年就退居二线。

7,有人搞不懂历代帝王为何都学孔丘独爱颜子,不知皇帝们为何要把颜回捧作孔门弟子之首?

因为颜回清高,安贫乐道不造反,这个人设太重要了。

儒门可以掌握道统,可以做国师,但不能贪恋权位不能有野心。

同时,这个人设也掩盖了孔子野心勃勃,潜藏反周复殷大志到处搞事情的本来面目。

所以,颜回颜子这位复圣,虽无一言遗世间,却能木偶居首位。

颜回很穷地,但后人并不少。……所以,饱暖什么地,对小圣人无效力。

颜回的后人里,最有名的是写了《颜氏家训》的颜之推。这人与著名的不倒翁五朝宰相冯道有一拼,历仕四国(南齐→北齐→北周→隋),不断升官。

诸葛亮死得太早,只见识到历仕两朝、升职加薪已心虚脸皮还不厚的王朗,就大骂:我从末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辈!

他若活到隋朝,被气死的肯定是他诸葛亮,绝不会是那位后世必读本《家训》作者颜圣人之后大名人颜之推。

颜之推:然而,我的后代有叫颜杲卿颜真卿地呵……

8,孟子:虽千万人吾往矣!明显是嘴炮平天下,单干户兼头铁。

孔子: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黑大佬幕后总指挥气度俨然。

一一一

孔子:复礼,君君臣臣,高举"尊尊"政治正确大义名分,投"陪臣执国命"失权失威的春秋各国诸候所好。

孟子:内圣外王,依然高举政冶正确旗号,投战国初期诸候名正言顺收权集权之需。

荀子:定于一。继续高举政治正确,投大一统前夜热战中的各诸候王之需。

一以贯之,又与时俱进。很懂灵活变通地。然并,反周复殷完全行不通。

一一一

孟子后期预埋下民贵君轻诛一夫民贼等旗号,很可能是为二次革命,彻底完成复殷大业留下后手、旗帜。

即,在积极投入参与辅导引导周代同姓异姓诸候乱世争霸,在重建秩序过程中上位获取若干权柄地盘后,再在合适时机用"诛一夫,除民贼"之名义,领导完成二次革命,复兴殷商。

周王朝与宗亲诸候们长期监管的殷商后裔孔孟这些人,要代入犹太后裔摩西、耶酥、彼得这些出身地位情形相近的人物对比分析,才能真正掌握他们思想主张的原本起源。

不应泛泛地认为他们天然就是超国族种族脱阶级性别地域文化局限,对全体人类无差别给予终极关怀思考的圣哲。

孟子民贵君轻"诛一夫"民贼之类,潜藏为反周复殷二次革命服务思路,可以对照孙中山二次革命现代史实完整演绎。

共和反清成功→袁世凯称帝→诛一夫民贼二次革命→孙中山就任非常大总统。

孟子打的算盘是这个(当然,他们目标不可能是反帝反封共和民国。以他们殷商后裔身份推演,只可能是反周复殷)。

孙中山及常凯申之流是孔孟忠实信徒,完美实践了这一路线。

9,孔夫子当年打出"吾从周"旗号,其实是很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地。

作为周天子治下周公嫡传诸候国鲁国的公众人物大师,却整天高喊"吾从周"口号,唯恐别人不相信不知道,这事儿,其实是很反常地。

后来历代儒家所解释的,这是孔夫子对夏商周三代作了比较研究后,明智地作出了文化优选之类说法,其实并不能说得通。

阶斗年代批孔时,认为这是孔子站在反动奴隶制复礼要搞复古倒退,这一类七拼八凑出来的头头似道的鬼扯,当然更牵强附会。

相反,它只不过是殷商贵族后裔们为了生存,乘着春秋中晚期礼崩乐坏的大好形势,打着周旗暗中推动反周复殷,才会必然有此正常操作。

这样解释,一切才顺理成章。

亲密战友了,嫡系中的嫡系,整天却要比谁都热情地高举高喊几个伟大,那也是很反常地。事出反常必有妖。

根正苗红的举红旗,不奇怪。当然,本来就铁杆根正苗红的,忽然叫得比谁都凶,好象怕谁怀疑他似地,这事儿也会令人奇怪。虽然,不到最后自我爆炸,谁也不易察觉。

但是,如果某个果党成员忽然整天高喊"吾从周",那就真地很值得奇怪了。

打着x旗反x旗,林与孔在本质上只有这一点有相似处。老人家也看得透透地,可惜这话当时不便直言讲透也不便多说广宣,于是梁效的砖头家们只好东扯西拉地打扮孔子,后来更是歪到批周公大儒去了。

10,孔子思想中,其实商人意识很浓地。

比如大商人吕不韦组织人编的《吕氏春秋》里,就记录有一则故事:

鲁国之法,鲁人为人臣妾于诸侯,有能赎之者,取其金于府。子贡赎鲁人于诸侯,来而让,不取其金。孔子曰:“赐失之矣。自今以往,鲁人不赎人矣。取其金则无损于行,不取其金则不复赎人矣。”

子路拯溺者,其人拜之以牛,子路受之。孔子曰:"鲁人必拯溺者矣。"孔子见之以细,观化远也。

这则记录明显地是在推销商人思维模式。子贡赎人的故事比较有名,究竟是杜撰还是实有其事呢?

《论语》里孔子对"以德报怨"的否定,而明确提出"以直报怨以德报德"。从这观点而论,恐怕这故事是事实概率也不小。

等价交换的商人思维模式,一直都在孔丘的思想体系中,甚至可说是其思想体系中基础性质原发性质思想。这是殷商后裔必然的本能。

11,对一些旧解的翻案

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孔子的真实意思:俺们殷商人祭祀祖先鬼神是很虔诚地,做个人俑算怎么回事?这不是骗鬼吗?"人牲"就得来真地。

你们这样唬弄祖先神灵,你们的后人也会这样唬弄你。最开始用人俑唬弄祖先的,自己必定享受不了后人的祭祀。

富贵于我如浮云

富贵对我这种殷商后遗而言,真TM地神马都是浮云。可望而不可即。

只有从孔子是殷商后裔,当时的祭祀教主角度,才能真正理解这些话的本意。

12,在整个周代,纣王都是被批倒斗臭的残暴恶君,而武王伐纣周革殷命则是替天行道伸张正义。这是周王天下的天下公义,是统治合法性的必然要求。

然而《论语.子张》里,却借子贡之口留了一句:纣之不善,不若是之甚也。

孔子及其门徒用字用词是很讲究的,他们用的只是"不善",而不是残暴恶。

当然,到了战国时代,在儒家教主孟子的口里,纣王这失败者就已经变成了一夫,民贼。

13,《春秋》起于"春王正月",结于"西狩获麟"。

对于"西狩获麟"这件事,春秋三传记述纷乱。麟有死有活,获麟的有采薇野人也有鲁昭君臣。

但依照“赵盾弑其君"的春秋笔法模式,麟这种级别的瑞兽,不管是“率土之滨"的谁,在“普天之下“的哪里怎么搞到的,不论死活,够资格最后能“狩""获"它的,只能是周王。

对(周王)西狩获麟这事,孔子怎么说呢?子曰:"吾道穷矣!"

孔子这辈子干的是些什么事,还不一目了然吗?

附:

a,封神演义里有只鸟,孔雀。据说是凤凰在野外不知怎么下下来的一个仔。

姓什么来着?

孔雀么,应该姓……姓孔吧。

叫什么来着?

名宣。

会什么技能?

五色神光,刷别人的法宝,无宝不落。

孔夫子,文宣王,到处找人刷技能。嗯,一生都在找天命玄鸟凤凰。

原来只是在找野爹?

b, 汉儒偏农宋儒重商。宋代“本朝祖制不抑兼并"。

宋,与殷、商是同字号代码。孔子时也是重商,厚子贡而薄樊迟。对研究农业的樊迟公开下定论:小人哉。

赵普谓以半部《论语》治天下,帮赵大实现赵宋(殷商,这支赵家祖宗叫弘殷还是啥的)代柴周,反周复殷,以商兴国。半部《论语》一半造反,另一半是兴商。

赵普算是半个革命家,一辈子帮赵大以赵宋代柴周,结束五胡乱华以来七八百年武人乱世(所谓大隋盛唐,寅恪老谓"太半胡种"。那是胡佛的盛世而已,于华夏汉人那是胡骑骡军纵横往来耀武扬威于中原农商仕工沃土的哀歌),帮赵二完善皇权继承……,一生功业,其实就是“类革命"。半部《论语》治天下,正确解读就是:我这两千年后才复兴殷商的后人,从我们千五百年前殷商后裔中的大圣贤孔子的语录中,学用了《论语》一辈子,至少一半文字里只读岀两个字:"革命“或"造反",另一半里也只有两个字:兴商。

陈抟笑曰:从此天下太平矣!

可惜,殷宋虽然"本朝祖制不抑兼并",以重商而致太平兴国,乃秦汉至明清两千年所独具一格而延三百年,半享殷商六百年天下共主荣光岁月。但是,可惜遇到了辽夏金元边夷四丑四凶四大恶人,一个比一个狠。华夏元气也早被胡人武夫佛陀屠城(佛图澄)“普啼""大魔"(普提达摩)这些异族胡种耗乱太半,终究沦为蛮夷铁蹄之下。崖山十万军民抱幼儿赴海,千古一窟,万艳同悲。

九、略谈打倒孔家店

新文化运动以来流行过很久的这个口号其实是很有讲究地。

人们常说孔子祖上是贵族,父亲是没落贵族。然而,一个殷商后裔,宋国的没落小贵族,到鲁国安家落户,还勾搭上一位鲁国公室旁系远支贵族家的庶女。他的身份是有块小土地的乡镇奴隶主庄园主吗?

恐怕不是。春秋时,土地世袭层层分封,孔家殷商后裔宋国人的身份,没落贵族地位,都不可能在鲁国搞到土地。当时还没有土地自由买卖,一点也没有,有钱也买不到一亩地。

孔家当时的身份职业,有两种可能,其一是殷商祭司阶层派驻到鲁国乡村的小祭司(类似西欧某封建主公国伯国侯爵领地上一个犹太教堂里的小教士,或一个乡村天主基督教堂里的神父之类),而且还可能是有地下传教嫌疑的秘密宗教小头目。

其二就是开了几个孔家连锁书店之类的小文化商人。这是殷商族人的老本行,就象欧洲的犹太人,专干这个形成排它性组织团队,也发展得比其它人要好。

所以,打倒孔家店,这个口号还是有点渊源根据地。孔夫子他们家很可能就是开店铺的。只不过到孔子手里,他比较厉害,把卖(南子)人体艺术陶盘木雕、宋国人体艺术年刊系列杂志的连锁小书店,发展成新东方教育集团了。

一东:原来孔子也卖过盘?

周游列国(岀国商务旅游?)时,孔子见南子(苍老师),是去宋国(日本)谈肖像版权收费?

孔子运气好,有子路这样得力的安全总监保证他完美避开仙人跳……

俞精养:原来孔子也是做国际高端人口贩卖生意地。……

GuoJiXue 国计学
1 个Like
49 个回复
zxq1974
zxq1974 02月06日

国际巨商子贡才是圣保罗,孟子荀子董仲舒朱子王阳明不过是奥古斯丁、马丁路德之流耳。

至于荀子弟子李斯韩非之流,犹大耳。

zxq1974
zxq1974 02月08日

xx商学院与xx儒学院是一回事?

xx商学院院领导教师们心中,xx商学院未必是xx儒学院。但xx儒学院院领导教师们心中,xx儒学院大概率就是xx商学院。

赵普说半部《论语》治天下。赵普治天下无非是兴商。论语至少一半篇章可以用市场经济学商业词汇解读翻译。

不要以为市场经济、一些时髦商业词汇、一些商业套路妙招金点子,有什么了不得,古人几千年前就玩滥了。还包装成更高大上的"匹夫而为百世师,一言而为天下法"子曰。。

zxq1974
zxq1974 02月08日

成王败寇式的思维定式并非偶然,因为胜利者才是历史书写者。

西方文明是近四百年的胜利者,所以一切都是中国古人的错。

史大林坦然而谓胜利者不受指责。

子贡就只能弱弱地说:纣之不善不若是之甚也,君子耻居下流(不能做失败者),因为会众恶归之。

发覆历史,说白了,就是找胜利者历史书写者们的漏洞,被他们隐藏在背后的真相。他们才要隐藏,他们才能隐藏。如此而己。

孔子生前是个失败者,隐藏的还很浅,一旦揭开便一目了然。但他死后,儒学儒家却越来越成功。同样,儒家越到后来,也就隐藏了越来越多。

iamshiyu
七夕银河-网络幽灵 02月09日

请问你觉得释迦牟尼是不是失败者?最后全族出家,国都不要了,然后

淹没于历史之中。

【 在 zxq1974 (zxq1974)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杂谈"儒就是商,商才是儒"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Feb  8 11:40:05 2021), 站内

: 成王败寇式的思维定式并非偶然,因为胜利者才是历史书写者。

: 西方文明是近四百年的胜利者,所以一切都是中国古人的错。

: 史大林坦然而谓胜利者不受指责。

: 子贡就只能弱弱地说:纣之不善不若是之甚也,君子耻居下流(不能做失败者),因为会众恶归之。

: 发覆历史,说白了,就是找胜利者历史书写者们的漏洞,被他们隐藏在背后的真相。他们才要隐藏,他们才能隐藏。如此而己。

: 孔子生前是个失败者,隐藏的还很浅,一旦揭开便一目了然。但他死后,儒学儒家却越来越成功。同样,儒家越到后来,也就隐藏了越来越多。

: --

zxq1974
zxq1974 02月09日

孔子生前被各国诸候贵族打压,屡次被弟子子路等喷,有时急得跳脚赌咒发誓"天丧予天丧予“,被同行、路人各种排挤讥讽,"累累如丧家之犬"。

他和耶稣两人,都可以到华府门前与周星星同学竞争一下"谁比我更惨"。

释迦,一生下来就"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佛经里谁向他请教都来一句"世尊“。到处被权贵热捧供养。

他生来就是王子,但不知为何,父母兄长都巴不得立刻让他当王。这些佛经记录,大约只让旁观者感到怪异,不会觉得他惨,更说不上他很失败吧?

【 在 iamshiyu 的大作中提到: 】

: 请问你觉得释迦牟尼是不是失败者?最后全族出家,国都不要了,然后

: 淹没于历史之中。

iamshiyu
七夕银河-网络幽灵 02月10日

你有没有想过为啥他生下来就“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却一路迷茫到处

求师直到36岁才“大彻大悟”,成为众人导师。大彻大悟之后反而让本族完

全绝后,本国彻底灭亡?死前是一个号称尊崇他特地带了有毒苹果来“侍奉”

他的人,被他收为最后一个弟子。吃完苹果后没多久就死了,死前知道这个

苹果是有毒的,还怕给这个最后的记名弟子招来灾祸,硬撑着离开了这个弟

子的家乡才死……

按你的逻辑,这个惨的程度不会比孔子差吧?被自己学生毒死。

【 在 zxq1974 (zxq1974)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杂谈"儒就是商,商才是儒"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Feb  9 16:53:57 2021), 站内

: 【 在 iamshiyu 的大作中提到: 】

: : 请问你觉得释迦牟尼是不是失败者?最后全族出家,国都不要了,然后

: : 淹没于历史之中。

: :

: 孔子生前被各国诸候贵族打压,屡次被弟子子路等喷,有时急得跳脚赌咒发誓"天丧予天丧予“,被同行、路人各种排挤讥讽,"累累如丧家之犬"。

: 他和耶稣两人,都可以到华府门前与周星星同学竞争一下"谁比我更惨"。

: 释迦,一生下来就"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佛经里谁向他请教都来一句"世尊“。到处被权贵热捧供养。

: 他生来就是王子,但不知为何,父母兄长都巴不得立刻让他当王。这些佛经记录,大约只让旁观者感到怪异,不会觉得他惨,更说不上他很失败吧?

: --

zxq1974
zxq1974 02月10日

与信仰者谈逻辑,只能退避三舍。

谢谢关注,见谅,不再回应。

【 在 iamshiyu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有没有想过为啥他生下来就“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却一路迷茫到处

: 求师直到36岁才“大彻大悟”,成为众人导师。大彻大悟之后反而让本族完

: 全绝后,本国彻底灭亡?死前是一个号称尊崇他特地带了有毒苹果来“侍奉”

: ...................

zxq1974
zxq1974 02月10日

中国历史上的七个666年

公元295年一公元960年。洛阳武库大火开启五胡乱华,至赵宋建国。前后相距666年。

公元961年一公元1626年。北宋建国,赵宋(殷)代柴周。至耶稣会士策划制造王恭厂大爆炸,开启华夏卷入全球化时代。前后相距也是666年。

这么巧?历史上这类巧合,恐怕实在太多了。也许不过是数字游戏而已,不值一提。

那么,之前呢?

战国开始于公元前476年,周朝正式亡于公元前256年。与洛阳武库大火,一个相距700多年,一个相差500多年。中间又是哪一年距洛阳武库大火正好666呢?有预感,不是商鞅变法还能是什么?

公元前362年秦孝公即位,商鞅变法一公元295年洛阳武库大火。

居然又是一个666年。

关于公元前362年,有必要多写点。

这一年,卫声公去世,其子卫速即位为卫成侯。燕桓公去世,其子即位为燕文公。秦献公去世,其子即位为秦孝公。

同年,还有一件历来不太引人注意的事。

魏惠王最先开始称王。

战国一般认为开始于前476年,以三家分晋、田齐代姜齐为标态。但那时韩、赵、魏、齐中原四国,还都向周王请封诸候。

中原魏国率先称王,也正式意味着周王的一王天下共主时代结束。

魏惠王同年迁都,改称梁惠王。孟子跑去明开嘴炮,暗含捧场站台投机。

同年韩昭侯还用申不害为相,也开始变法。

殷商后裔无论是诸子百家这些明线团队,还是鬼谷子等暗线团队,显然都选择了这一年,都大肆活动。

第三个666,还是有标志性大事件!甚至更多,让人不知该选哪一个作为真正决定性分期事件。

好了,那就再往前推看看。在魏惠称王商鞅变法的666年前,不会正好是武王伐纣周革殷命或周公东征分封诸候吧?

公元前1028年,有什么事发生?一一公元前362年。魏惠称王,商鞅变法。

哈?公元前1028年,恰好是一些人认定的周灭殷商之年。《全球通史》一书即以此年断商周,但有争论。

作者案:《全球通史》取前1028年商周断代之说,有三大依据:

《竹书纪年》史料记载可明确推断;碳14测定范围上下限,此年最近中值;天文星相日月食记录推定的三个年代,它恰在其中。

三个最可能年份中,它甚至是唯一一个先有史料可确定,后有旁证可证明。

而非另两个,先选定范围,再据资料(可靠性存疑)一点点推断。

此外,笔者《洪范禹碑》解读后,《易》《书》《春秋》《三传》需重读,可靠性大打折扣,反不及《竹书纪年》可靠。此亦为一弱效力旁证。此666年怪异周期虽暂不知其所以然,但亦可作一更弱效力之旁证。

第四个666,竟然依旧成立。

继续。

有趣了,齐得龙齐东强齐得龙东强。

难道我大邑商不是存活了约六百年,而是精准到666年?或者是商汤这位尧舜禹汤最后一位汤帝,岀生年代就是公元前1694年?

公元前1694,商汤诞生或商汤放桀灭夏。一一公元前1028,武王伐纣或封建诸侯。

且把它当作第五个又是666。

再往前呢?

公元前2360年帝尧诞生,或帝尧即位。一一公元前1694年大邑商成汤诞生,或商汤放桀灭夏。

这就算第六个还是666。

再来一个。

公元前3026年,黄帝诞生或黄帝即位。一一公元前2360年,帝尧诞生或即位。三皇五帝时代。

这算是第七个666。

第七个?这么巧?六、七?少阴少阳之数。

难道华夏文明的周期,以666年为基本周期,以殷商体系为基本底盘?难怪孔夫子能这么牛,难怪赵宋半享大邑商地位、岁月。

这就算是厘清了上古及夏商周历史分期?

夏禹帝夏启王,居然都被这种分期给隐藏淹没了。

六或6这个数字在华夏文化概念体系中,代表的是少阴,是坤,是凤凰。是天命玄鸟降而生商,是凤鸣岐山周兴姬昌。

我华夏难道竟不是龙子龙孙么?

也许公元前1694之前,是以少阳、太阳之数,以777年乃至999年为分期。

公元前2471年(或前2693年)一公元前1694年。尧舜禹夏时代,或前商汤时代。

公元前3248年(或前3692年)一公元前2471年(或前2693年)。三皇五帝时代,或前帝尧时代。

张子曰:噫,666,斯数大哉!奇哉!

后记:

从《洪范禹碑》解读开始,到揭开孔子儒家殷商背后隐藏的真相解读,旁及佛教耶教东传华夏某些历史事件真相解读,最后回到华夏文明史分期,大体完成了一个闭环。

这算是文化文明史研究领域最大一盘棋了。它不是一个点、线、面,而是一个全新的体系。

洪范禹碑解读后,世间学术有底盘。

读书不识张新泉,人称大师也枉然。

附:

简单应用及浅谈意义:

一、如何阅读《孟子见梁惠王》

《孟子见粱惠王》,算是儒家《四书》《孟子》里的关键章节。战国第一嘴炮在这篇文章和同期其它篇章里火力全开。

望之不似人君,内圣外王,王道霸道,天时地利人和,民贵君轻,土地制度,理想国模型……肚子里的存货全都岀来了。

然而,回到公元前362年这个大背景,一切都可以一目了然。

梁惠王称王,正式结束周王一王天下华夏共主时代,魏武卒横行天下,打得秦国望风而逃。秦孝公一上台就毅然决然重用商鞅,坚决变法图强求存。

这一年,整个周王天下世界好象都乱了套。卫、燕、秦,三家换了当家人。秦、韩两家魏近邻,都吓得学李悝吴起跟风变法图强。变法风潮已成席卷之势。

孟子这时候"当时周天子尚在,何事纷纷说魏齐",跑到魏国开嘴炮。他可不是为了周王,他实际上是既为梁惠王称王叫好捧场站台试图投机下注,又暗藏"二次革命“贩卖私货。满口王道仁政爱民,背后全是政治算计。

把周王与溥仪未代清帝类比,把粱惠王与袁慰廷划作一类,就不难理解二千年后的孙文孙大炮为何那样推崇孟子了。两人完全是玩的同一个套路。

孟子既要梁惠王扳倒周王天下旧格局(当时诸国里头魏国最强。只有梁惠王有这实力,还公然率先称王。),后来却又在见粱惠王儿子梁襄王后明确宣布“望之不似人君"(此时梁魏国已不如此前强势)。孙文与袁慰廷妥协携手逼清帝退位,又随时准备批斗袁慰廷"窃国”号召诛“一夫"发动二次革命,异曲同工。

公元前362年,不仅有魏惠王这已经无人关注丢在角落的历史"失败者"率先称王,为王前驱破局开道。还有历代研究者重点关注的历史成功者偶像级事件,《大秦帝国》《大秦赋》们因其而源源打开销路来,商鞅变法。

那么,商鞅又算是哪号人物的二千年前真身?是跑路到云南的蔡锷么?

商鞅变法,换个角度,放到另一个历史观察体系里去再观察新观察,又会是怎么一回事?

总而言之,七个666小矮人们葫芦娃们出来之后,历史上的白雪公主们,都得重新阅读。

二、从儒商官商士绅重读,浅谈意义

笔者说这是一个全新的历史观察体系、范式,很多人大概以为只是吹牛、玩笑,付诸一笑。

然而,并不是。

最简单而言,儒商、官商、士绅,这些词汇都可以从这个新观察体系、范式切入,给予新观察新解读。

过去总认为地主与儒生是一家,耕读诗书一体。然而,儒根本就不是诗书耕读。相反,儒本来就是商,儒商儒商,儒就是商,商就是儒。为什么古代商人商家最重读书?因为商才是儒,儒本是商。

士农工商,士不是天生与农工联系在一起的,士商才是天然在一起的。在皇权不下县的地方基层,就是士绅一体。在官僚体系内,就是官商一体。

这才是观察解读中古时代中国社会结构、本质、变迁历史的真正切入点、正确方式。

而从这个观察角度岀发,重读重写中古史就是必然地了,也会有全新的系统性新认知新结论,获得新的完整体系式的成果。

三,儒就是商?

那为何孔子在《论语》里要说"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

这是孔子周游列国在陈绝粮,处境最艰难时,面对子路公开质疑拷问,孔子不无羞恼地给出的回应。

怎么理解?君子儒不是大豪商吗?怎么会落到断粮七天,穷困到如此地步?

孔子一行这趟旅行,主要目的其实就是向诸候们推销自己,找机会,也可以看作一次商业行为。

他们自信满满,自以为自家商品品质高,又是主动推销送货上门,肯定会有很好市场前景,会被热销抢购。

没想到一路上都是遭受冷遇讥讽。目标大客户无人问津,偶遇市场同行大都经常夹枪带棒,最后还搞到山穷水尽。

这种情形下,安全总监子路公开提岀质疑:好商品也会根本卖不动?

孔子这时候的回答有些羞恼:好商品品质高价格高,市场定位通常是最顶层消费者,卖不动是常态。即便这样,也要坚守顶级商品的定位,绝对不能自降身价迎合市场。

这与低端市场廉价商品不一样,那些商品如果卖不掉,就会各种烂招泛滥无所不为。什么“王八蛋厂长黄鹤带小姨子跑了,""店面明天到期跳楼清仓大甩"……都会出来。

你们永远要记住,我们是最顶级奢侈品,绝不能自降身价。半年乃至半辈子不开张,那都是常态。我们一开张,那就能管一辈子甚至几代人,这也是常态。

我们绝不能用那些廉价商品的滥招。大家再坚持一阵子,我们就可以"下周回国",迎来"生态化反"的春天,创下能吃几辈子管几代人的大业……

到那时候,你们就可以“我脸盲不知妻美“、"我对钱不感兴趣最后悔就是开创xx"、教导别人要"可以先定一个小目标“,写本书《精养……》细致分析详细讲解努力呼应一下"唯女子与小人……"……

四,从"儒本是商,商才是儒"切入观察"明治维新""洋务运动"

1,长期以来一些人脑子里的成王败寇式思维定式并非偶然,因为胜利者才是历史书写者。

西方文明是近四百年的胜利者,所以一切都是中国古人的错。

史大林坦然而谓胜利者不受指责。

子贡就只能弱弱地说:纣之不善不若是之甚也,君子耻居下流(不能做失败者),因为会众恶归之。

发覆历史,说白了,就是找胜利者历史书写者们的漏洞,被他们隐藏在背后的真相。他们才要隐藏,他们才能隐藏。如此而己。

孔子生前是个失败者,隐藏的东西还不多,也很浅,一旦揭开便一目了然。但他死后,儒学儒家却越来越成功。同样,儒家越到后来,也就隐藏了越来越多。

孔子时的儒家儒学,本质就是"儒本是商,商才是儒"。但在周鲁姬姓一王天下统治下,只能打起"吾从周""复礼""述而不作"等旗号。

宋代赵普以半部《论语》治天下,赵普一生,帮赵大以宋代周,帮赵二完成兄终弟及(殷商继承规则,宋代开国就搞这个,后来还有几次。周礼所反对),结束五胡乱华以来武人乱世。赵普除了搞这些"类革命",又是如何半部《论语》治天下呢?无它,“本朝祖制不抑兼并",重商而致太平兴国。

到了明代中后期,东南商业大兴,历史教科书上号称资本主义萌芽。当时东南儒学以王阳明心学为宗,与朱元璋钦定朱子理学从朝堂到学术界,争斗不休。本质无非还是重商与重本抑末之争。

2,不脱离胜利者历史书写者西方文明划定的成王败寇思维窠臼,很难真正发掘明治维新与洋务运动的成败根由。

按西方文明历史胜利者划定的思维窠臼,很多人以为明治维新成功秘诀在于西化乃至是全盘西化。

然而,其一,明治维新其实引入西方的术很多,引入西方本质的东西、"道",很少。西化,完全西化要到战后麦克阿瑟当太上皇,才算大体是个半调子西化。

其二,中国从晚清、民国始,虽主张师夷长技,但也从未提倡西化,更是一向反对全盘西化。然而,四十年七十年,中国就大体走完乃至压倒胜过西方。又怎么解释?

或者以为是其它技术物质生产力层面差异乃至某些偶然原因,就更是难以令人信服。

其实,日本明治维新说穿了,不过是明末心学(在日本,又混杂了日本自己特色)为体,西学为用罢了。

明治维新的那些人祖师爷都是明末亡国遗民带去的心学。

以明末心学为本,在明末、清初就有李贽、黄宗羲、顾炎武等等一大堆堪称思想解放革命先驱的异端。

不考虑势易时易技术生产力物质层面变迁,明治维新在本质上,不过是明末东南心学在日本的翻版。

明末局势如能维持更久(哪怕南明偏安),东南地区也会逐渐向明治维新方向发展。

明治维新,不过是把明末中国没有走完就被强行中断的道路,隔了二百多年,由日本添加了若干日本特色变异之后,走岀来了而己。

从根本而言,日本明治维新以明末亡遗流传日本的心学为体(经过日本"水户学"等根据日本特点有若干变异),它那套东西(其核心、`道',来自明末心学。新儒学?乃至新商学?)本质上就是重商求实开放。

当然也就与满清的中学为体,本质上仍是重农务虚守旧封闭,根本有别。

日本明治维新那些人仇清,视满清儒学为奴学、死学。但并不排斥王阳明心学,奉之为圭臬,乃至反而以为自己是正宗嫡传。

孙中山等人倡导王阳明,一度以反清复明为旗帜拉扰民间江湖社团。皆非偶然。

另:

前362一295,其实是656年。是谁偷走了十年?还是本来齐齐整整到有些惊竦诡异的666周期就并非完全成立?

zxq1974
zxq1974 02月11日

汉代生产力、科技水准较低,四大发明最重要的两个还没岀现。晋代又遭洛阳武库大火,丧失了对五胡压制对抗能力。此后六百多年走马灯换场,至宋代才缓慢恢复。

宋代四大发明都已有了,生产力、科技水准也具备进入近代资本时代最低要求,制度创新后包容力容纳力也具有基本政治条件,商业环境更是完全适合。可惜,边夷四凶辽夏金元一个比一个狠。终究野蛮屡坏文明直至彻底摧毁。

明末条件甚至比明治维新、晚清洋务变法更好,奈何王恭厂一炸,十万人八旗便摧毁一个亿计人口帝国。来回折腾缓慢恢复后,已远逊西方。

汉晋宋明,每到重商宜兴之时,不是内乱外患严重到难以抗御不能平复,就是偶然性天灾意外事件突如其来而后果又难以承受。

国家太大,也有大一统的难处、缺陷。文明成熟度相对更高,也有其弊端。

中西两种模式,到现在也很难说谁更好。虽然已然盖棺,但仍难作定论。毕竟,五千年文明未曾断绝只此一家,又复兴在望重归中心有望。谁笑最后,孰能前定?

iamshiyu
七夕银河-网络幽灵 02月11日

原话送还。

【 在 zxq1974 (zxq1974)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杂谈"儒就是商,商才是儒"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Feb 10 11:40:13 2021), 站内

: 【 在 iamshiyu 的大作中提到: 】

: : 你有没有想过为啥他生下来就“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却一路迷茫到处

: : 求师直到36岁才“大彻大悟”,成为众人导师。大彻大悟之后反而让本族完

: : 全绝后,本国彻底灭亡?死前是一个号称尊崇他特地带了有毒苹果来“侍奉”

: : ...................

: 与信仰者谈逻辑,只能退避三舍。

: 谢谢关注,见谅,不再回应。

: --

zxq1974
zxq1974 02月15日

余则成如何解读"有朋自远方来”

作者按:

孔子是殷商贵族后裔,是殷商遗族们推选培养岀来的先知救世主祭祀教主。

他在周礼旧秩序最顽固严密的鲁国,不得不打着"吾从周”旗号。同时,又东奔西走联络各方殷商后裔及各阶层反对力量,到处渗透安插自己人,努力破坏周鲁旧秩序,争取复兴殷商。

打着周旗反周,是孔子一生写照。

一,《论语》开篇另类解读

1,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我们学习了理解了掌握了殷商先祖圣贤们的伟大思想、经验、优秀传统、技能、文明文化,还要经常回顾、不断实践、努力传扬它们。这样,我们才能在周鲁姬姓严厉管控残酷现实下,立足扎根生存下来,最终实现殷商复兴,真正得到解脱。

这样反复学习、不断实践的过程,难道不也是一种拯救继承发扬传播复兴先祖们那伟大殷商文明文化的正确办法、方式、道路吗?

2,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对于鲁国内周礼旧秩序下近乎窒息的生活,我们早已忍无可忍。“八侑舞于廷,是可忍孰不可忍,"?每天都被强迫着安排去观看学习周鲁姬姓贵族们表演周代礼乐乱七八糟烂演岀,实在让人太难受了。殷商先祖们那更灿烂辉煌文化何时才能公开传扬,迎来复兴?我们热切企盼着来自远方的殷商后裔同志战友们,希望他们能给我们带来新信息好消息。想到他们马上就要来到,我们无不雀跃鼓舞,忍不住高兴得时刻都要跳起来。

《潜伏》等谍战剧中余则成们,他们要是忽然见到了"从延安来的同志"之类,那些场面表演,语言神情动作姿态,确实让人深刻领会到什么叫"不亦乐乎"。

孔子及其弟子们的著作述作,用字遣词一向很讲究,所谓"笔则笔削则削"。

"有朋来,不亦乐乎"其实就已很好。特意添加“自远方来",内涵自然很可以更加丰富。

既透露出身边斗争环境艰难复杂,朋友在远方。

孔子身边环境?说到辛酸处,四顾皆茫然。"鲁哀公十有四年春,西狩获麟。子曰:‘吾道穷矣!’"。生存斗争环境恶劣,希望渺茫。

其实,(周王鲁公?)获麟,而孔子却叹气,"吾道穷矣"。单从这事,不难分析岀孔子究竟是干什么干了一辈子。

《潜伏》有这么一段,胡宗南打进延安,余则成陪同天津站上司同事旁听收音机广播,还表情僵硬地附和应付几句。但关上门,就身体几近失控。回家后,始终坐立不安失魂落魄六神无主。当天打破秘密工作规矩找掌柜,听到"有一种撤退……”才安定下来。

这段剧情,完全可与"(姬姓王室公族周王鲁公?)西狩获麟,子曰:吾道穷矣!"对照着阅读理解。

有朋自远方来,也显示了殷商后裔们的力量。我们的组织遍布五湖四海,相互联系密切,革命友谊深厚战斗感情浓烈。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在艰难困苦的敌后潜伏战场,我们始终保持着积极奋发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3,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一些殷商贵族后裔们不了解我们的秘密身份,但他们接触到注意到观察到我们从事的各种各样"反叛"事业后,却从来不生气不愤怒不批判,更不会报告给那些周王朝姬姓族人。这些人,难道不也是我们尚处于黑暗中的未来同志战友吗!

4,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

不断反复学习、深入理解继承牢牢掌握了先祖们的殷商文明文化,还能根据现在的形势,找到新的传播发扬方法,走岀新的复兴殷商正确道路。这样的人,就可以做为复兴殷商的骨干力量担当起领导责任,培训教导岀更多人为复兴殷商而奋斗。

5,克己复礼

我们要完成复兴殷商的伟大事业,在目前现实形势下,既要看到腐败的周礼旧秩序已经礼崩乐坏,我们的事业前景光明。也要认清这些周鲁姬姓敌人们力量仍然强大,我们还要长期坚持地下斗争,韬光养晦,夹起尾巴做人,积蓄力量。

6,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此为《孟子》中抄录孔子语)

我们殷商人丧葬祖先祭祀鬼神是很虔诚地,他们周鲁姬姓葬礼上做些个人俑,算怎么回事?那不是骗鬼吗?"人牲",祭祀丧葬要搞,就得来真地。

周鲁姬姓这样唬弄他们的祖先神灵,他们的后人也会这样唬弄他们。最开始废除殷商祭祀丧葬礼仪,用人俑唬弄他们祖先的周鲁姬姓,自己也必定享受不到后人的祭祀。

7,富贵于我如浮云

现在周鲁旧礼制旧秩序尚未崩溃,在这种形势下,富贵对于我们这种殷商后遗而言,真TM地神马都是浮云。可望而不可即。

只有从孔子是殷商后裔,是当时殷商遗民们的先知救世主祭祀教主角度,才能真正理解这些话的本意。

这些解读比常见通行解释,更贴近孔子所处时代、身份、所作所为。主流通行解读,似乎一直流于"听其言",只是古人文言字词的现代白话翻译。而这种解读,更重视发掘孔子所处的时代局势及个人家族身份背景,重在"观其行""考其实"。

年轻时读《论语》,总感觉东一榔头西一棒,零散琐碎跳跃极大。

开篇《学而》三句,就彼此几乎不搭调。排比句形式放在一起,就有些奇怪。总感觉似乎缺少根线,需要一根总线索才能把它们串起来。

这些解读,其实也就是寻找到这条线。有这根线,开篇三句就不再彼此跳跃不搭调,而是一气呵成浑然一体。而且,这根总线极大概率正是孔子一生活动与思想的总纲。有这条线,才能把《学而》开篇三句串起来,不至于东一榔头西一捧。

《论语》是语录,但有其总线索。如同毛语录,虽每句每段都独立,但又共同服务于革命这根总线。

宋代赵普曾谓"以半部《论语》治天下"。赵普一生功业几件大事:帮赵大以宋代周,结束五代武人争夺乱世,帮赵二解决完成皇权继承(赵宋开国就兄终弟及,后来又有几次兄终弟及。这是殷商继承制度而其它王朝罕有,尤其为周礼所反对。)…,都可算是“类革命",赵普算半个革命家。

“半部《论语》治天下",这句话正确解读就是:赵普学用《论语》一辈子,从至少一半《论语》文字里只读岀两个字:"革命“或“造反"。

赵宋代柴周,实现以宋代周,赵普也算是另类形式完成反周复殷(商、宋、殷都是同义代码。赵宋的祖宗,名字就叫赵弘殷。宋代是秦始皇以来历代王朝中唯一公开宣扬"本朝祖制不抑兼并",重商兴国。命延三百年始终偏安未曾一统,半享殷商六百年天下共主地位、岁月。)

赵普高举《论语》,也可谓名正言顺由来有自。

二、孔子反周复殷的背景原由

汉代的孔氏孔子后代,曾经推举姬周后代入朝为官。似乎孔氏后人与姬周后代之间,彼此友好得很。

但那时代的孔氏,距离春秋时代的孔子,又相隔四五百年了。经历了战国秦汉长期战争天下大乱,他们与孔子时代的人观念上完全不同。那时候,连周朝都灭了一二百年,孔家人还复什么殷还反什么周?

然而,在孔子的春秋时代,当时人们的观念中,总共才经历过夏商周三个朝代。而且,从上古直到孔子所处的春秋时代,夏商周三者相比,有六百年历史的殷商文明历史最悠久,国力更加强盛。其辉煌灿烂荣光,远非夏周可比。

所以,当时的殷商后裔们,对于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对于祖宗六百年我大邑商天下共主的光荣历史,当然还是很怀恋崇尚仰慕追思。

对于当时的殷商后裔们而言,武王伐纣周公东征都不过是以武力暴力甚至是投机取巧压服殷商(所谓"纣之不善,不若是之甚也”)。而且,周王朝灭商之后才过了二三百年,就已经前有周昭王南征淹死,后有周幽王烽火戏诸候被狄夷杀死。周王朝这类统治无力表现,与大邑商六百年赫赫武功高光闪亮相比,不值一提。经历了周平王东迁后,到孔子时周王朝更是已经礼崩乐坏。

可以说,孔子生前所知的周代这四五百年历史,与大邑商六百年赫赫武功相比,实在太过不堪了。殷商后裔们当然因此会对祖宗更念兹在兹,而并没有什么理由要对周朝产生崇拜臣服心理。

春秋时代的孔子与殷商后裔们,他们的历史记忆中,只知道有夏商周,是一群真正"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商代遗民。平素里,他们大多是"商民犹记亡国恨,喜闻姬周马上崩"。(就象某些海外民国遗留,天天靠你唱我和"中国BK论"混日子?)

毕竟,当时华夏文明历史还仅仅只经历夏商周三个朝代,殷鉴尚且不远,而征服统治管控着殷商遗民的周朝表现又各种糟糕。

对于孔子这种以天命凤凰之子自视的圣人智者,少年时代起,就会被父系殷商后裔族人们灌输教导,萌发一点反周复殷思想。这不足为奇。何况孔丘本人生来就是那么骨胳清奇,脑前脑后放肆生长地都是各种反骨?(孔子形貌比较不同寻常乃至反常,大概也因此更受殷商祭祀后裔们重视,也因而获得更多关注与资源投入。)

他成年被培养推选为秘密教主救世主先知后,私下里秘密地打着复兴殷商旗号啸聚殷商后裔以图复辟,概率很大。

这里需要进一步探讨孔子等人成长的家族背景。

按文史资料记载,孔子十分欣赏推崇管仲,为什么呢?有没有别的因素待发掘?

管仲的父系家族是周王室姬姓后人,是齐国贵族。他们家族与另一个齐国贵族鲍叔牙家族交往较多。鲍氏家族并非周王室姬姓或齐国姜姓诸候的直系旁系,但却是与姬姓、姜姓惯常相对固定联姻的外戚贵族。就象后世一些蛮夷王朝,诸如辽代的萧姓、满清的佟氏、纽钴禄氏等等,家族就盛产皇后嫔妃。历史上从上古到夏商周代,华夏文明也有很多例似情形。

而鲍叔牙父系族中,虽然会有不少女儿们嫁给了王公诸候家族(极可能就包括管仲这种姫姓旁支),但父族的男孩们,却大多只能在低于自己家族等级的贵族中找寻合适配偶。

因此,鲍叔牙的母族妻族,很可能来自于地位相对低下的殷商贵族后裔。

鲍叔牙与管仲都岀生于安徽颖上。(春秋时属宋国楚国地盘,即殷商后裔主要生活区。类似于中世纪欧洲的犹太区、美国的印第安人保留区等。管、鲍家族居于颖上,类似于辽代某支耶律氏萧氏旁支贵族,任职守护居住在女真、奚人等依附部落区,监管该地。)管仲幼年丧父,少年经商。他的岀生地域与幼年人生经历,显然说明他与殷商贵族后裔有极大关联。

管仲年轻经商时,鲍叔牙经常不计利益地多次投资给赚不到钱、分利润还强占大头的管仲。这背后,大概率是鲍家的殷商后裔母族妻族在运作,是一种长期曲线投资交好。

管仲被鲍叔牙推荐受到齐桓公赏识提拔,执政后,大兴工商,整军经武。这些举措,与周代当时主流治国执政经验明显区别。(就好比秘密信仰犹太教的某位贵族信徒,在中古欧洲小国执政后,颁布政令推行各种有利于犹太商人利益的政策,破坏封建采邑庄园旧制度秩序,与中世纪主流执政经验相背离。)

与管仲受母族恩荫与殷商后裔有很深渊源不同,孔子的母族颜氏,却是周公旦鲁国姬姓公族旁系后代。

孔子对母亲族系的态度,虽只有委婉提示:唯女子……。但也从中可见,孔子对母族态度并不热衷。

孔子地位提高条件改善后,对颜氏一族似乎也不真心实意有所关照。他声称最喜欢的弟子颜回(孔子母舅族人),日常生活是"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室",最后饥寒贫病很早就死了。孔子自己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席不正不食割不正不食,比较讲究,但他却老是夸赞颜回的安贫乐道。(总感觉他似乎在骗颜回?)。

管仲家族背景与人生成长经历,决定了他很重视母族妻族。但孔子,却明显更重视父族。

同样是幼年丧父,同样是岀生于母亲族人所在国度,也似乎都是由母族养大。凭什么说管仲重母族妻族,孔子却更重父族呢?

这并不是双标,他们是有一致性是相互统一的。

孔子与管仲的一致性在于:管仲母妻族鲍叔牙家族的母妻族、孔子的父族,他们都是殷商后裔。

他们这些殷商后裔,才会更加重视这种跨国族界限婚姻所生的后代。因为他们才可能需要凭借这种联姻,才更需要依靠这些后代去改善处境提升地位。

反过来,孔子母族颜氏,本就是鲁国公家贵族。管仲、鲍叔牙父系,同样本就是齐国贵族。他们这样的家族,也就反而会轻视与日益败落的殷商后裔贵族之间联姻,他们也会看低这种婚姻所生后代。因为会降低他们家族的声望,损害他们的利益。

这种跨国族界限的婚姻内,地位不同的父族母族,对于后代们各自具有不同态度。

这样的家族背景,使得管仲与孔子都成为了更多地受到殷商贵族后裔支持照顾培养的杰岀人才。他们的根本立场态度,也会因此更倾向于殷商后裔。

他们在取得一定地位发挥社会影响后,很大概率会站在肯定扶持容纳殷商这一边。也会经常否定周代当时的主流体系,甚至都有概率秘密地致力于推动复兴殷商。

管仲打着“尊王"旗号,孔子打起"吾从周"旗号,但却都是不同程度地照顾发展壮大殷商后裔、破坏周代礼乐秩序。

管仲作为姬姓旁支,却大兴工商,辅佐姜氏诸候齐桓公称霸。不但破坏齐鲁经济旧秩序,也进一步摧毁周王天下旧礼制秩序,加速开启了争霸之世。

管仲这样的姬姓旁支后代,都可能因为殷商后裔们长期投资交好拉拢,而走上资敌挖姬周墙角几近投敌反姬周道路。何况身为殷商后裔中杰岀人才,甚至私下很可能被秘密奉为祭祀教主的孔仲尼?

孔子"述而不作",改造周公礼为孔礼。(孔鲤者,孔礼乎?)到处联络诸候及各阶层,哪里有乱子,他就往哪里跑。累累如丧家之犬。

zxq1974
zxq1974 02月16日

前362一295年,是656年。

但更象是谁偷走了十年,而并非整整齐齐到有些诡异的666年不成立。

这一段历史,开始既有战国乱世,中间又有秦皇焚书项羽烧咸阳,王莽篡夺,汉末大乱,最后又还是洛阳武库大火。

今古文、伪古文尚书纷争不断,春秋三传亦争吵不休,还有竹书纪年大见参差多有互异。

总之,这一段历史时期,虽然有史书可征,年月甚为清晰。但是,史料残缺,拼接误差难免。史料有误,考证难落实也不免。史料多被篡改,发覆订正犹待将来。跨公元前后,东西方又多有玄怪奇异。

所以,中间失落错谬误差抹掉乃至被“偷走"了十年,也不足为奇。

runfast
跑得快 02月16日

儒家: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所以喽,商是殷商,儒是周室。

【 在 zxq1974 的大作中提到: 】

: 杂谈"儒本是商,商才是儒"

: 1,赵宋一朝最得儒士心,无它,重商耳。儒、商如鱼得水。

: 元末,士人厚张士诚而薄朱洪武。亦无他,张以贩盐起家,朱以农夫起义。朱洪武重儒士而多以武力强绑强拉,张士诚重商而士多自归之。

: ...................

zxq1974
zxq1974 02月16日

一、还原历史中真实的孔子

孔子被两千多年来各封建王朝不断美化神圣化过,又被近代新文化们拉下圣坛不同程度丑化妖魔化过,还被批孔革命阶斗时期脸谱反面典型过。现在,又被人们不断拉出来为各种权力、资本、文化商贩们所用,帮忙圈些钱套点利捡几滴剩汤喝。

当然,今天的人们也终于可以比较彻底摘掉揭开抹去被加披在孔子身上的顶戴帽子层层纱布油彩,真正地发覆一下孔子的本来面貌了。

1,孔子是殷商贵族后裔,是殷商后裔秘密传承的祭祀教主。他的真实人生,可以参考同时代及稍后的以色列大卫王所罗门王后裔摩西式、耶稣式的先知、救世主,大体类似。

他主要生存活动于春秋中晚期的周代东方诸候国地域,这是殷商传统统治的近中心地域,也是周代殷商后裔被迁移编管时的主要生活区域。周朝周公东征大清洗后,安排了众多王室宗亲功勋诸候严密监管这一区域。孔子及其门徒以及诸子百家的不少开宗立派者,在这一区域内,都属于被监管阶层。他们的地位与埃及统治下的摩西,罗马统治下的耶酥相近似。

2,孔子是殷商后裔,他对发展工商业、武装掠夺有爱好,因为这些技能才是殷国商族建国立族的根本、遗传。他对周朝建国立族的根本,对农耕文化兴趣不大,骨子里极其鄙视厌恶。

这与经后世歪曲后的儒家以农为本、崇尚安定和平等等思想,可以说完全相反。

孔子很欣赏管仲的大兴工商扫除夷狄富国强兵本领,经常吹捧,也有很深的研究。

他最喜欢的弟子,其实是子贡与子路。一个是大商人,一个是武夫,这两个最有本领的弟子对他也最崇拜忠诚。从此中,人们也足可见他的真正爱好倾向与驯导手腕。他能长期彻底忽悠住国际知名大富豪的钱袋子和牢牢掌控住自家团队中的刀把子枪杆子,显然确实能力超卓非同常人。

他常挂嘴边自称最爱、树为门面招牌的弟子颜回,其实只是他用来对外挂出的道德幡子。颜回可以说是被他捧杀,其实竟是穷困而死!这样的最爱,真让人唏嘘。

他的另一个农业科技研究员弟子,则被他当众公开骂作"小人哉"。

3,孔子生活在所谓周王天下的春秋时代,尤其是他主要生活在创制了礼乐文明制度的周公旦的直系后裔所主宰的鲁国。这样的生存背景下,他只能高举"吾从周"政治正确旗号。

但他的所作所为,其实是到处串联殷商后裔。他试图借助东周王朝春秋时代已经礼崩乐坏的大背景,实现反周复殷。他表面上只是整理周故系统编纂周代文化典籍"述而不作"(好象清代文字狱背景下学者们只搞点考据之类),其实暗中却搞了很多文化清洗。汉代孔宅墙壁出土的蝌蚪文古文经,(《死海古卷》?《约柜》?)也许才是他真正的事业。

4,孔子是很敢打敢杀的,很富有冒险投机精神的。

在春秋时期层层封建世卿世禄的现实制度下,他没有多少出头上位机会。他一生辗转于各国,哪一国发生国际争端、诸候宗族争位、贵族下克上之类的外斗内乱,出现了政治投机机会,他就往哪里去。即使被围困很危险,他也能耐心等候。甚至底层贫民奴隶造反,他也主动与之联络,试图寻找利用机会。

(详见拙文《禹碑解读后古史研究的几个问题》)

5,这样的孔子才是颠覆性地。然而,却最接近真实。

孔子不仅是思想家教育家,他也是很能搞政治地很爱搞阴谋地,是很有革命理想地。

对春秋时的诸候贵族而言,他是个"怎么老是你"How old are you角色,是乱世里瞎忙乎到处奔走积极投机分子。

当时那些高居上位的世袭诸候贵族们坐享富贵安闲逸乐之余,也拿孔子各种取乐。后世帝王们内心真正对待孔子,大多也是这种心态。

孔子表示:其实,我也很绝望,内心一直都是无奈地。但身为殷商后裔的希望救世教主,能咋办?万一逮着、忽悠到了机会、傻瓜呢?

6,颜回是不是孔子弟子中唯一穷病饿死的?好象还有谁也是病死的?

颜回:说好的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仁爱呢?怎么就让俺"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室',`不改其乐’装B装到死,大家吃俺的血馒头了?

诸候:孔子说复礼,大家伙儿都快乐地安享富贵,挺好呵。要不就给他块地盘?

贵族:孔子手下小弟太多,个个牛得很。他又自比文王武王周公三合一,给他块地盘,他很快就会横扫天下。

孔子:哪有!颜回与世无争地好么,他最象我了!我们都好萌地,萌萌哒。

颜回:有句MMP我不敢讲,但我真地好饿……

孔子为弟子们安排的这些人设,真地没得说。

能打打杀杀?会搞钱?善于耍阴谋?能装清高清纯卖萌?只会埋头苦干?

要啥有啥,全都有。

比耶酥十二门徒牛多了。

难怪儒家能立两千年,耶酥只立了千年就退居二线。

7,有人搞不懂历代帝王为何都学孔丘独爱颜子,不知皇帝们为何要把颜回捧作孔门弟子之首?

因为颜回清高,安贫乐道不造反,这个人设太重要了。

儒门可以掌握道统,可以做国师,但不能贪恋权位不能有野心。

同时,这个人设也掩盖了孔子野心勃勃,潜藏反周复殷大志到处搞事情的本来面目。

所以,颜回颜子这位复圣,虽无一言遗世间,却能木偶居首位。

颜回很穷地,但后人并不少。……所以,饱暖什么地,对小圣人无效力。

颜回的后人里,最有名的是写了《颜氏家训》的颜之推。这人与著名的不倒翁五朝宰相冯道有一拼,历仕四国(南齐→北齐→北周→隋),不断升官。

诸葛亮死得太早,只见识到历仕两朝、升职加薪已心虚脸皮还不厚的王朗,就大骂:我从末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辈!

他若活到隋朝,被气死的肯定是他诸葛亮,绝不会是那位后世必读本《家训》作者颜圣人之后大名人颜之推。

颜之推:然而,我的后代有叫颜杲卿颜真卿地呵……

8,孟子:虽千万人吾往矣!明显是嘴炮平天下,单干户兼头铁。

孔子: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黑大佬幕后总指挥气度俨然。

一一一

孔子:复礼,君君臣臣,高举"尊尊"政治正确大义名分,投"陪臣执国命"失权失威的春秋各国诸候所好。

孟子:内圣外王,依然高举政冶正确旗号,投战国初期诸候名正言顺收权集权之需。

荀子:定于一。继续高举政治正确,投大一统前夜热战中的各诸候王之需。

一以贯之,又与时俱进。很懂灵活变通地。然并,反周复殷完全行不通。

一一一

孟子后期预埋下民贵君轻诛一夫民贼等旗号,很可能是为二次革命,彻底完成复殷大业留下后手、旗帜。

即,在积极投入参与辅导引导周代同姓异姓诸候乱世争霸,在重建秩序过程中上位获取若干权柄地盘后,再在合适时机用"诛一夫,除民贼"之名义,领导完成二次革命,复兴殷商。

周王朝与宗亲诸候们长期监管的殷商后裔孔孟这些人,要代入犹太后裔摩西、耶酥、彼得这些出身地位情形相近的人物对比分析,才能真正掌握他们思想主张的原本起源。

不应泛泛地认为他们天然就是超国族种族脱阶级性别地域文化局限,对全体人类无差别给予终极关怀思考的圣哲。

孟子民贵君轻"诛一夫"民贼之类,潜藏为反周复殷二次革命服务思路,可以对照孙中山二次革命现代史实完整演绎。

共和反清成功→袁世凯称帝→诛一夫民贼二次革命→孙中山就任非常大总统。

孟子打的算盘是这个(当然,他们目标不可能是反帝反封共和民国。以他们殷商后裔身份推演,只可能是反周复殷)。

孙中山及常凯申之流是孔孟忠实信徒,完美实践了这一路线。

9,孔夫子当年打出"吾从周"旗号,其实是很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地。

作为周天子治下周公嫡传诸候国鲁国的公众人物大师,却整天高喊"吾从周"口号,唯恐别人不相信不知道,这事儿,其实是很反常地。

后来历代儒家所解释的,这是孔夫子对夏商周三代作了比较研究后,明智地作出了文化优选之类说法,其实并不能说得通。

阶斗年代批孔时,认为这是孔子站在反动奴隶制复礼要搞复古倒退,这一类七拼八凑出来的头头似道的鬼扯,当然更牵强附会。

相反,它只不过是殷商贵族后裔们为了生存,乘着春秋中晚期礼崩乐坏的大好形势,打着周旗暗中推动反周复殷,才会必然有此正常操作。

这样解释,一切才顺理成章。

亲密战友了,嫡系中的嫡系,整天却要比谁都热情地高举高喊几个伟大,那也是很反常地。事出反常必有妖。

根正苗红的举红旗,不奇怪。当然,本来就铁杆根正苗红的,忽然叫得比谁都凶,好象怕谁怀疑他似地,这事儿也会令人奇怪。虽然,不到最后自我爆炸,谁也不易察觉。

但是,如果某个果党成员忽然整天高喊"吾从周",那就真地很值得奇怪了。

打着x旗反x旗,林与孔在本质上只有这一点有相似处。老人家也看得透透地,可惜这话当时不便直言讲透也不便多说广宣,于是梁效的砖头家们只好东扯西拉地打扮孔子,后来更是歪到批周公大儒去了。

10,孔子思想中,其实商人意识很浓地。

比如大商人吕不韦组织人编的《吕氏春秋》里,就记录有一则故事:

鲁国之法,鲁人为人臣妾于诸侯,有能赎之者,取其金于府。子贡赎鲁人于诸侯,来而让,不取其金。孔子曰:“赐失之矣。自今以往,鲁人不赎人矣。取其金则无损于行,不取其金则不复赎人矣。”

子路拯溺者,其人拜之以牛,子路受之。孔子曰:"鲁人必拯溺者矣。"孔子见之以细,观化远也。

这则记录明显地是在推销商人思维模式。子贡赎人的故事比较有名,究竟是杜撰还是实有其事呢?

《论语》里孔子对"以德报怨"的否定,而明确提出"以直报怨以德报德"。从这观点而论,恐怕这故事是事实概率也不小。

等价交换的商人思维模式,一直都在孔丘的思想体系中,甚至可说是其思想体系中基础性质原发性质思想。这是殷商后裔必然的本能。

11,对一些旧解的翻案

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孔子的真实意思:俺们殷商人祭祀祖先鬼神是很虔诚地,做个人俑算怎么回事?这不是骗鬼吗?"人牲"就得来真地。

你们这样唬弄祖先神灵,你们的后人也会这样唬弄你。最开始用人俑唬弄祖先的,自己必定享受不了后人的祭祀。

富贵于我如浮云

富贵对我这种殷商后遗而言,真TM地神马都是浮云。可望而不可即。

只有从孔子是殷商后裔,当时的祭祀教主角度,才能真正理解这些话的本意。

12,在整个周代,纣王都是被批倒斗臭的残暴恶君,而武王伐纣周革殷命则是替天行道伸张正义。这是周王天下的天下公义,是统治合法性的必然要求。

然而《论语.子张》里,却借子贡之口留了一句:纣之不善,不若是之甚也。

孔子及其门徒用字用词是很讲究的,他们用的只是"不善",而不是残暴恶。

当然,到了战国时代,在儒家教主孟子的口里,纣王这失败者就已经变成了一夫,民贼。

13,《春秋》起于"春王正月",结于"西狩获麟"。

对于"西狩获麟"这件事,春秋三传记述纷乱。麟有死有活,获麟的有采薇野人也有鲁昭君臣。

但依照“赵盾弑其君"的春秋笔法模式,麟这种级别的瑞兽,不管是“率土之滨"的谁,在“普天之下“的哪里怎么搞到的,不论死活,够资格最后能“狩""获"它的,只能是周王。

对(周王)西狩获麟这事,孔子怎么说呢?子曰:"吾道穷矣!"

孔子这辈子干的是些什么事,还不一目了然吗?

附:

a,封神演义里有只鸟,孔雀。据说是凤凰在野外不知怎么下下来的一个仔。

姓什么来着?

孔雀么,应该姓……姓孔吧。

叫什么来着?

名宣。

会什么技能?

五色神光,刷别人的法宝,无宝不落。

孔夫子,文宣王,到处找人刷技能。嗯,一生都在找天命玄鸟凤凰。

原来只是在找野爹?

b, 汉儒偏农宋儒重商。宋代“本朝祖制不抑兼并"。

宋,与殷、商是同字号代码。孔子时也是重商,厚子贡而薄樊迟。对研究农业的樊迟公开下定论:小人哉。

赵普谓以半部《论语》治天下,帮赵大实现赵宋(殷商,这支赵家祖宗叫弘殷还是啥的)代柴周,反周复殷,以商兴国。半部《论语》一半造反,另一半是兴商。

赵普算是半个革命家,一辈子帮赵大以赵宋代柴周,结束五胡乱华以来七八百年武人乱世(所谓大隋盛唐,寅恪老谓"太半胡种"。那是胡佛的盛世而已,于华夏汉人那是胡骑骡军纵横往来耀武扬威于中原农商仕工沃土的哀歌),帮赵二完善皇权继承……,一生功业,其实就是“类革命"。半部《论语》治天下,正确解读就是:我这两千年后才复兴殷商的后人,从我们千五百年前殷商后裔中的大圣贤孔子的语录中,学用了《论语》一辈子,至少一半文字里只读岀两个字:"革命“或"造反",另一半里也只有两个字:兴商。

陈抟笑曰:从此天下太平矣!

可惜,殷宋虽然"本朝祖制不抑兼并",以重商而致太平兴国,乃秦汉至明清两千年所独具一格而延三百年,半享殷商六百年天下共主荣光岁月。但是,可惜遇到了辽夏金元边夷四丑四凶四大恶人,一个比一个狠。华夏元气也早被胡人武夫佛陀屠城(佛图澄)“普啼""大魔"(普提达摩)这些异族胡种耗乱太半,终究沦为蛮夷铁蹄之下。崖山十万军民抱幼儿赴海,千古一窟,万艳同悲。

二、略谈孔家店

新文化运动以来,流行过很久打倒孔家店的口号,这口号其实是很有讲究地。

人们常说孔子祖上是贵族,父亲是没落贵族。然而,一个殷商后裔,宋国的没落小贵族,到鲁国安家落户,还勾搭上一位鲁国公室旁系远支贵族家的庶女。他的身份是有块小土地的乡镇奴隶主庄园主吗?

恐怕不是。

春秋时,土地世袭层层分封,孔家殷商后裔宋国人的身份,没落贵族地位,都不可能在鲁国搞到土地。当时还没有土地自由买卖,一点也没有,有钱也买不到一亩地。

孔家当时的身份职业,有两种可能。

其一是殷商祭司阶层派驻到鲁国乡村的小祭司。(类似西欧某封建主公国伯国侯爵领地上一个犹太教堂里的小教士,或一个乡村天主基督教堂里的神父之类。)而且还可能是有地下传教嫌疑的秘密宗教小头目。

其二就是开了几个孔家连锁书店之类的小文化商人。这是殷商族人的老本行,就象欧洲的犹太人,专门干这个,还形成排它性组织团队,也发展得比其它人要好。

所以,打倒孔家店,这个口号还是有点渊源根据的。孔夫子他们家很可能就是开店铺的。

只不过到孔子手里,他比较厉害,把卖(南子)人体艺术陶盘木雕、宋国人体艺术年刊系列杂志的连锁小书店,发展成新东方教育集团了。

一东:原来孔子也卖过盘?

周游列国(岀国商务旅游?)时,孔子见南子(苍老师),是去宋国(日本)谈肖像版权收费?

孔子运气好,有子路这样得力的安全总监保证他完美避开仙人跳……

俞精养:原来孔子也是做国际高端人口贩卖生意地。……

Utenanthy
Utenanthy 02月16日

历史发展表面上看起来是巧合、偶然,本质上都是必然。

资本主义没能在中国古代诞生和发展,表面上看是外族几次打断,实际上还是自身缺乏发展资本主义的土壤,生产力水平还是不够,贫穷农民太多,资产阶级还是不够壮大,就算没有外族入侵,资本主义萌芽也会被本民族的封建地主阶级压制。

【 在 zxq1974 的大作中提到: 】

: 汉代生产力、科技水准较低,四大发明最重要的两个还没岀现。晋代又遭洛阳武库大火,丧失了对五胡压制对抗能力。此后六百多年走马灯换场,至宋代才缓慢恢复。

: 宋代四大发明都已有了,生产力、科技水准也具备进入近代资本时代最低要求,制度创新后包容力容纳力也具有基本政治条件,商业环境更是完全适合。可惜,边夷四凶辽夏金元一个比一个狠。终究野蛮屡坏文明直至彻底摧毁。

: 明末条件甚至比明治维新、晚清洋务变法更好,奈何王恭厂一炸,十万人八旗便摧毁一个亿计人口帝国。来回折腾缓慢恢复后,已远逊西方。

: ...................

iamshiyu
七夕银河-网络幽灵 02月17日

阴谋论者眼中,只有阴谋论才是唯一正确的。

【 在 zxq1974 (zxq1974)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还原历史中真实的孔子

: 孔子被两千多年来各封建王朝不断美化神圣化过,又被近代新文化们拉下圣坛不同程度丑化妖魔化过,还被批孔革命阶斗时期脸谱反面典型过。现在,又被人们不断拉出来为各种权力、资本、文化商贩们所用,帮忙圈些钱套点利捡几滴剩汤喝。

: 当然,今天的人们也终于可以比较彻底摘掉揭开抹去被加披在孔子身上的顶戴帽子层层纱布油彩,真正地发覆一下孔子的本来面貌了。

: ...................

zxq1974
zxq1974 02月17日

中国古人的寿命问题,可说算是个历史谜题集。上古帝王的寿命问题,就是其中一个比较突岀的历史谜题。

史料记载的诸多上古帝王,寿命都超长。不但远超当时普通人、后世普通人、后世帝王,脱离当时生产力生活水准、医疗卫生条件,甚至较之于今天现代生产力水准现代医疗科技条件下的平均寿命,也高出一大截。

对这个问题,历来的解读有几种:其一,上古帝王生平寿命多系传说,无当时实际文字书史、也少考古尸骨实物证明。口耳代代传说,就难免失真夸大神化。

其二,上古帝王多系部落联盟或邦国首领,未必是同一人,只有一人。很可能是一个部落几个几代首领共用一个帝号。尧帝、舜帝、禹帝,可能是三个强盛部落分别主掌部落联盟邦国的不同时期,而并非三个具体帝王个人。

其三,一些古代方术、上古医家文献资料中,讨论过上古帝王长寿问题。它们认为上古帝王之所以长寿,是他们讲究养生有道,当时医药手段高超得法。

这三种解读,前两种解读实际上否定了上古帝王的长寿。后一种解释现代人以科学体系去观察,又显然过于牵强。

那么,上古帝王实际寿命,就真地不可能会那么长寿吗?

简单而言,上古之帝王比上古普通人寿命更长,这比较容易让人理解接受。

但限于当时生产力生活水准医疗卫生条件,他们寿命再长也应有合理限度。动辄八九十岁,一百几十岁,还是让人难以理解。

上古帝王为何往往比后世帝王更长寿?

首先,上古之时与后世的继承制度不同,也没有后世后宫制度。 夏商周之后,尤其是周礼嫡长继承制、封建制度确立后,帝王广立后宫以求多子多福成为制度强制性需求。这让后世帝王大多沦为生育工具机器,也极大降低帝王寿命。

其次,上古之时,仍是木石陶器为主。重金属用于饮食餐具极少,上古帝王因饮食而重金属中毒概率减少。

这一时期,即便统治寄生阶级,也距离普通民众不远,事务繁多,尚未腐朽到醉生梦死成为日常。修仙炼丹之类也尚未发育,砷汞中毒机率极低。

此外,这一时期地广人稀,人类主要还是与天斗与地斗与自然博斗,与人奋斗尚不严重。宫廷政变、战争叛乱乃至瘟疫重疾等等对于帝王生命寿命的威胁,都比较后世帝王发生概率更少。

这一时期文字初创,教化远未发展。民风尚纯朴,阴谋诡计还用不上太多,精神焦虑症候较少。

这一时期,糖、油、盐均属罕有尚未广普,即便帝王,也难以多糖重盐重油,饮食大多清淡,也较卫生。

所以,上古普通人因为要与天斗与地斗与自然斗,寿命或许不长。但上古帝王们则脱离了这些"低端"生活方式,可以饮食不愁、衣食整洁、不务繁劳,也就具有了长寿的基础条件。

同时,他们相比后世帝王而言,又缺少各种必须作死、自作孽的制度强制、现实条件。反而具有比后世帝王更长寿的各种现实基础条件。

综上所言,上古帝王寿命八九十岁,乃至过百岁,也未必全无可能,未必尽是代代传说拼凑夸大、虚构。

zxq1974
zxq1974 02月19日

儒与商的分合,既有儒家自身的问题,也有特定经济社会历史发展进程中特殊社会结构及儒法斗争等问题。

商作为阶级、职业、社会分工群体,其源起与士、儒有别,彼此既有联系又各自有本来。在中国古代经济社会及部族文化文明的特殊历史发展进程中,逐渐形成儒商一体士商一体特殊型态(与犹太族犹太文明商教一体有若干可相互比拟之处)。这种特殊型态既有士商儒商整体上的一致及诸多共同同一,又有士、商或儒、商各自的特殊性乃至分离、矛盾、对立。

以往人们只看到这种分离谈双方对立矛盾较多,对于两者的同一一致,则忽视忽略认识不够。

儒家并无重农抑商,重本抑末是战国时商鞅变法法家最先开始搞的。由于秦灭六国的历史性巨大成就,这一条才变成了普遍的所谓共识。

儒家从根本而言,是反对抑商。历来儒家虽也偶有附和迎合亚细亚生产方式小农经济体系内帝王君主农本思维的言论,但他们更多强调地是反对与民争利,说白了就是兴商而非抑商。

zxq1974
zxq1974 02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