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一个北医三院,一针难求(结果和一些感想)

thinkcowboy
thinkcowboy 2017-03-27 字数 11087

2017.3.30

这两天一直有热心网友往三院院长信箱复制我的帖子,看来还是有人关心这个事情,所以把目前的结果跟大家说一下。

从28号上午开始陆续接到三院电话,总的通话时间应该超过三小时。电话主要来自三院院方一个行政领导和妇科门诊负责人,这两个人并不是直接和我发生矛盾的当事人,处理这个事情也只是三院交给她们的工作,所以不写出她们的具体职务。

为了避免个人情绪的误导和理解的偏差,对三院的回应不加修饰性词句,尽量引用原话,且不做评论。

三院表示对我病情的关心和安抚个人情绪的部分,省略。

对于整个就诊过程,三院基本认同大多数环节存在管理的和流程上的问题,个别地方扯皮,写出来过于啰嗦,省略。

“那天在整个您打针,最后毕竟没在北医三院打成这针嘛,整个的流程,还有沟通上,包括您说确实我们的医护人员有态度的问题,这个,我们肯定承认我们在流程上是有问题的,如果确实是有这个问题,我可以代表科室给您道歉,这是没有问题的。”

“第二件事是关于我们的医护人员的核实他们的问题的处理,这个您放一千一万个心,咱们所有的医院都有规章制度,我们一一核实之后,按照医院的规章制度,规定,去处理他们,这是没有问题的。”

“这个处理,首先是我们医院的事情,而不是您的事情。”

“刚才跟您讲,我们会按照规章制度进行处理。您能知情到这个,应该就可以了。”

“我们从科室层面,肯定是可以诚挚道歉的。但是至于具体处理到医务人员的这个具体的处理意见,我肯定答复不了您。而且关键,这个处理意见,是我们医院内部的事情。我们告诉您,我们肯定会按照规章制度处理,就可以了。”

有人说我应该是第一次住院所以对医院的各个流程很不熟悉。确实是,别说住院了,除了单位体检,我连医院门诊都没怎么去过。一是身体一直还算不错,二是小病基本靠自己扛。所以一直到昨天,我才发现自己还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我以为的“我的主治大夫”,我之前一直挂号看的,给我开住院条的大夫,“很可能”根本就不是我的手术主刀大夫。说“很可能”是因为在三院的通话中并未告知主刀大夫是谁,而是需要我自己复印病历。术前谈话将近半个小时,几乎都在讲手术风险和后遗症,竟然都没有告诉我主刀大夫是谁,三院的回复是“那你也没问啊”。如果这也是患者应该心知肚明的,那我确实是经验不足,少见多怪了。不管是哪个大夫给我做的手术,我自己觉得术后恢复不错,也不想再去纠结这个问题。写出来,只是为了提醒大家,万一哪天住院手术,想知道主刀大夫是谁,需要自己主动问。

我从来没有写过在三院遇到的所有医务人员都对我不好,坚持这个观点的人们,如果有时间,请再看一下原帖,我一个字都没有改过。

在论坛没有耐心看完别人的帖子就评论,跟在门诊没有耐心听完病人的病情就下诊断,有相似之处。

发这个帖子的初衷,原本也不是为了要站到三院的对立面,或者借用舆论的压力逼迫三院做点什么。但是竟有这么多的跟帖,绝大多数都是在表达自己对三院,或对其他医院的不满,甚至有人专门开帖写自己在医院遇到的各种不满,这难道还不值得医疗行业做一点点反思吗?

医生是一个特殊的职业,特殊是在于你掌握的知识,在于你可以缓解患者的病情,甚至可以挽救患者的生命;而不是特殊在你有权力对患者冷嘲热讽,揶揄讽刺。

“与人为善”似乎已经成了一个过高的要求,那保持对别人最基本的尊重是否也要求过分?医生这个职业,自然赋予你帮助患者的义务。帮助了患者你就高高在上了?抛开职业的要求不说,假如是对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大街上跟你问路,因为你能帮他指路,就觉得自己可以对他冷嘲热讽吗?

我从来不认同医疗是服务行业,也不期待在医院见到的大夫都是笑脸相迎,这样恐怕还会担心自己误入了莆田系。很多患者的要求其实并不高。跟妇科门诊负责人的通话中,隔着电话我也能感觉到她有一腔的怒火,但我也能感受到她一直在压抑,控制自己的情绪。这样就可以了,我觉得她起码做到了敬业。是人当然会有情绪,但是如果你还在工作岗位,那请学会控制。患者本来也不应该是任何人的出气筒。

至于妇科门诊的个别大夫护士,借用网友的一句话,就是“缺少家教”。不用上升到“职业素养”的高度,就是“缺少家教”。一个大夫缺少家教,跟医院关系不大,因为医院毕竟不是大夫的家长。但把这样一个人放在医疗岗位,并任其发挥“缺少家教”的特长,医院恐怕就有责任。

所有看到的这个帖子的大夫,在你们愤怒,委屈,抱怨之余,哪怕有一个人能反思一下自己,那这件事情也算起到了一些正面的作用。

在朋友圈看到今天是国际医师节,祝所有良心,对得起这个称呼的的医生们,节日快乐。

---------------------------------------------------------------------------------

[color=#A52A2A]三院的舆情监测工作反应还是挺快的,他们已经间接联系到我了。如果三院直接联系我处理这个事情,会跟大家汇报结果。

看了大家的回复,我觉得当一个事情发生的时候,有多方面的声音是好事,有利于理性思考分析。当然,不看事件经过强行粗暴扣帽子洗地的不算。

如果帖子一出,所有人都对医生喊打喊杀,那医患关系真的是到了穷途末路,是医生的末日,也是患者的末日。[/color]

自己从事医疗相关行业,家人也有医生,知道这个职业的特点,知道医生的辛苦。原来看到医患纠纷的新闻,作为患者应该多理解。这次北医三院妇科就诊之后,才真的体会到,有些患者,真的是被逼无奈!

在三院妇科做了手术,住院期间,两天半见过四次主治大夫,毫不夸张地说,一句说都没有跟大夫说上。

一次是刚入院,被拉去做教具,学生轮番上来摸你一遍,主治大夫根本不会跟你说话;第二次是在病房门口见到主治大夫亲自去接另外患者的家属,双方聊的亲切热情,作为路人的我,自然也说不上话;后面两次是术前术后查房,都是匆匆看了一眼,一句话都没有就走了。我妈说是不是因为你没送红包,我说我这是小病,大夫见得多了,在她们看来是小事情,再说现在大夫素质高送红包人家也不会要的。

术前被告知术后要打针,月经第一天就要打针,防止复发。问管床大夫去哪打针,管床大夫看起来像是个刚毕业或者没毕业的学生,说不知道给我问问。后来告诉我去门诊打针。

术后第二天没有大夫来,只有护士来通知出院,我询问护士打的是什么针,具体去哪打。护士说,只能问你的大夫。当时做完手术才十几个小时,我站直了身子还有些疼,在病房转了两圈,一个大夫都没见到,只能先出院了。

两周后办了出院手续,才知道我要打的针叫“抑那通”,出院医嘱上写着“下次月经第一天”开始打针,“共2-3针”。奇怪的是,出院医嘱上的签字,是一个完全没听说过的大夫。

我术后两周就开始上班,而且工作很难请假,怕耽误打针有严重后果,就又挂了一次号(不是主治大夫),问如果实在来不及,可不可以缓两天再来打针,大夫告知“不行”;又问能不能先把药开出来,到时候去别的地方打,告知“要低温保存,不能开给你,只能来这打针”。

周五下午,发现来月经,即使立刻赶到医院人家也下班了,只能第二天再去医院。我周六还要上班,没法请假,只能找人替我一会,跟领导承诺了打完针立刻回去上班。折腾一通,终于腾出时间周六上午到了三院妇科门诊。

于是,好戏开演了。

周六门诊根本没什么人,我八点多点到的,只有五六个患者在候诊区,叫号屏幕上显示三个病人的名字,分诊护士正在跟预约B超的护士聊天。我拿了术后医嘱给分诊护士说,我来打针。分诊护士听了好像见到了什么奇怪的生物一样,眉毛一竖,完全不看医嘱,说:打针?!打什么针?!我们这不打针!我说是刚在这做了手术,要求月经第一天来打针的。分诊护士已经不耐烦了,说:我不知道,你去问治疗室吧!

治疗室的护士看了一眼医嘱说,去6楼,肿瘤那打针!

去到6楼,发现好多诊区完全没有人,前台的护士看了我的医嘱一脸懵懂,说我们不打针,即使打,也是工作日,周末不打针。

这时候,我不禁怀疑难道我之前住的是假三院。为什么门诊跟病房说的完全不一样。

没办法只好回到病房,只有一个护士在。解释了半天,她才明白什么意思。说实话病房护士跟门诊的比起来,真的算天使了。她问我,你的药呢?我说不知道,只是告诉我来了月经第一天必须到门诊来打针。于是她给妇科门诊打电话,说要我是要开药的,找一个叫什么圆的大夫。我又问拿了药去哪打,6楼说她们周末不打针。病房护士告诉我去门诊注射室或者急诊注射室,具体在哪问给开药的大夫。

以为打了电话说清楚我又回到妇科门诊,结果分诊护士看我回来,极其不耐烦地说,必须挂号才能开药,现在没号了,你去9诊室或者10诊室问大夫,要是给你加号就能开,不能加号我也没办法呢!我说病房让我找一个叫什么圆的大夫,分诊护士白眼一翻,说:找她啊,还没来呢!那你等着吧!又问什么时候能来,说:我们哪知道啊,我们也等着呢!

我又多嘴问了一句,那我找大夫加号吧,你刚才说是去9诊室还是10诊室来着?

分诊护士一下就急了,突然变成机关枪:谁说让你加号了?!谁说让你加号了?!谁说让你加号了?!我可没说!你就在这等着吧!

我没有办法,还着急回去上班,直接去诊室找大夫吧。走到诊区才发现9,10诊室在一间屋子里,原来是我不知道他们的9,10诊室在一间,让分诊护士看了笑话,惹人家不高兴了啊!

屋里一个年纪大点的女大夫在看病人,另一个年轻一些的女大夫在跟护士聊的正嗨。我问年轻的大夫,要开药能不能帮我加个号。

刚一张嘴,我就变成了空气,屋里所有的人都看不见我,感受不到我的存在。该聊天聊天,该嬉笑嬉笑。

我也知道大夫讨厌病人要加号,可是之前大夫一直告诉我必须第一天就来啊。

于是又小心翼翼地问了一遍,能不能加号开药。年轻的大夫转过脸来,从她愉快的聊天中甩出一句:不行!我拿着医嘱说,大夫说必须月经第一天打针。她看了一眼医嘱单,阴阳怪气地说:你要打抑那通啊,你怎么不早说!你不早说我怎么知道你要干嘛!快去!快去加号快回来!

拿着号条回来,这个年轻大夫第一句话劈头盖脸就是:你记好了,不是所有的号我都加的,你以后不要再来加号!

好吧,大夫给我加了号,耽误了她宝贵的闲聊的时间,我罪大恶极。

年轻大夫问:你要进口的还是国产的?我说:有什么区别?大夫翻了一下眼皮说:没有区别,进口的贵呗!我说:那我也不知道应该打哪个啊。对面年纪大点的大夫说,你看她的单子上写的什么就给开什么吧。年轻大夫立刻换上温柔脸,说:哈哈,单子上只写了抑那通,别的什么都没写哦!估计她不想跟我再多说话,直接甩出一句:年轻人都打贵的!

好吧,那我也贵的吧。

我又多嘴了,问:医嘱上写的2-3针,那我到底打几针?

我的多嘴又惹大夫不高兴了,人家说:你愿意打几针就打几针!

原来用药多少,是病人自己决定的啊!

没办法,陪着笑脸问:那我一会去哪打针?病房说去门诊注射室或者急诊,这两个地方在哪?年轻大夫极其轻蔑地哼哼两声,说:我们早就么有门诊注射室这个地方了!看她的神情,我仿佛能听到她心里后面还说了一句:真是个SB!

我实在是没有好心情了,就抱怨了一句,这么点事,这么折腾。

这一句话,捅了大篓子!

年轻大夫把病历本一摔,歇斯底里喊起来:谁折腾你了?!谁折腾你了?!谁折腾你了?!然后站起来,摔门而出。临走对年纪稍大的大夫说,你给她开吧!那一刻,我又怀疑自己到了假三院,这哪里是大夫啊,这明明是泼妇啊!

我没有见过医闹,但是今天见识了“医生闹”。三院妇科,果然是不一般!一个二十出头的大夫,脾气如此之大,说发疯就发疯,如此娴熟。北大医学部,现在增设了“泼妇学”课程吗?

年纪稍大的大夫,看气氛不对,竟然对我态度好了起来。

给我开了药之后,说门诊不打针,我问急诊行不行,她说你可以试试,在地下一层。又给我开了外院注射证明,说不行就去社区医院打。我又问能不能下次提前把药开出来(四周一个周期,下次正好又是周末),大夫说:不行,这个药低温保存,不能提前给你。我又问,这个必须月经第一天打吗?大夫说:不用啊,1-5天都行。

拿着处方走出来,经过分诊台的时候,清楚地听到分诊护士在我背后说:就是这个人,竟然到我们这来打针,哈哈……

取药时我特地问药房,这药是不是要低温保存?发药的人愣了一下,特地在药盒上给我圈出“常温保存”四个字说,不用。

说好的低温保存呢?药房和门诊到底是谁在撒谎?是水平问题还是故意刁难?

为什么之前一直说必须第一天打针,现在第一天赶上了周末,打扰了大夫的闲聊,就变成了一到五天都可以?

如果早就告诉我可以缓一缓,我绝对有这个觉悟,不会在周末来打扰大夫护士们上班聊天!

我想去急诊试试能不能打,本来也没抱什么希望,如果急诊人多就去社区医院。到了发现人出奇得少,分诊台一个排队的患者都没有。于是过去说明了一下情况。分诊的小伙子打了个电话后跟我说:妇科门诊不让我们给你打这个针。

不是急诊患者多不能给我打,不是技术问题不能给我打,而是妇科门诊不让给我打!

拿着价值1999元花了两个半小时才换来的1ml药,站在三院大厅,真想去找妇科的大夫护士理论一番。可是我不能,我甚至连大夫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年轻的大夫出诊根本没戴胸牌,年纪大的那个女大夫,竟然戴了一个男大夫的胸牌;看妇科泼妇甩脸子翻白眼的熟练程度,去了,估计也只能是被奚落一通。作为一个患者,现在的选择,只能是灰溜溜地离开这家中国著名的三甲医院吧!

好吧,那我去社区医院。给社区大夫看了医嘱和院外注射证明,她拿出一沓三院的注射证明,说:你看,注射证明上必须有盖章,你这个没有,所以我们不能给你打。

哈哈,到这里,我真的已经无奈了。三院妇科的大夫护士们,佩服佩服!

现在只能,恨我自己文笔不好,无法刻画三院妇科尖酸刻薄的丑恶嘴脸!

医生是个高尚的职业,但是三院妇科的大夫护士们似乎理解错了“高尚”的含义,他们的高尚,是高高在上,俯视患者,把患者踩在脚下!

这次就诊之后,我仍愿意相信,中国大多数大夫都是好大夫,他们救死扶伤,鞠躬尽瘁;但是我再也无法毫无保留地去相信,去尊重大夫。心里的防线,三院的大夫们已经替我建立起来。

FamilyLife 家庭生活
76 个Like
1266 个回复
ulan
快乐飞翔*穿着梦一般的衣裳 2017-03-27
gossipgirl1
今年夏天 2017-03-27
bingshan
珊珊 2017-03-27

医院大夫都是这个态度

xiaoyerushui
小乖 2017-03-27

三院体验太差,随便一个三甲好的多

【 在 thinkcowboy () 的大作中提到: 】

: 自己从事医疗相关行业,家人也有医生,知道这个职业的特点,知道医生的辛苦。原来看到医患纠纷的新闻,作为患者应该多理解。这次北医三院妇科就诊之后,才真的体会到,有些患者,真的是被逼无奈!

: 在三院妇科做了手术,住院期间,两天半见过四次主治大夫,毫不夸张地说,一句说都没有跟大夫说上。

: 一次是刚入院,被拉去做教具,学生轮番上来摸你一遍,主治大夫根本不会跟你说话;第二次是在病房门口见到主治大夫亲自去接另外患者的家属,双方聊的亲切热情,作为路人的我,自然也说不上话;后面两次是术前术后查房,都是匆匆看了一眼,一句话都没有就走了。我妈说是不是因为你没送红包,我说我这是小病,大夫见得多了,在她们看来是小事情,再说现在大夫素质高送红包人家也不会要的。

denny
denny 2017-03-27

唉,顶上十大吧,真是

springwl
蜜醣 2017-03-27

天呐,如果你的态度一直如帖子里面那么平静,那这些大夫确实太过分了

【 在 thinkcowboy 的大作中提到: 】

: 自己从事医疗相关行业,家人也有医生,知道这个职业的特点,知道医生的辛苦。原来看到医患纠纷的新闻,作为患者应该多理解。这次北医三院妇科就诊之后,才真的体会到,有些患者,真的是被逼无奈!

: 在三院妇科做了手术,住院期间,两天半见过四次主治大夫,毫不夸张地说,一句说都没有跟大夫说上。

: 一次是刚入院,被拉去做教具,学生轮番上来摸你一遍,主治大夫根本不会跟你说话;第二次是在病房门口见到主治大夫亲自去接另外患者的家属,双方聊的亲切热情,作为路人的我,自然也说不上话;后面两次是术前术后查房,都是匆匆看了一眼,一句话都没有就走了。我妈说是不是因为你没送红包,我说我这是小病,大夫见得多了,在她们看来是小事情,再说现在大夫素质高送红包人家也不会要的。

: ...................

Sunnygrass
弱智儿童乐趣多 2017-03-27

北医三院态度不好是出名了的

【 在 thinkcowboy (thinkcowboy) 的大作中提到: 】

: 自己从事医疗相关行业,家人也有医生,知道这个职业的特点,知道医生的辛苦。原来看到医患纠纷的新闻,作为患者应该多理解。这次北医三院妇科就诊之后,才真的体会到,有些患者,真的是被逼无奈!

: 在三院妇科做了手术,住院期间,两天半见过四次主治大夫,毫不夸张地说,一句说都没有跟大夫说上。

: 一次是刚入院,被拉去做教具,学生轮番上来摸你一遍,主治大夫根本不会跟你说话;第二次是在病房门口见到主治大夫亲自去接另外患者的家属,双方聊的亲切热情,作为路人的我,自然也说不上话;后面两次是术前术后查房,都是匆匆看了一眼,一句话都没有就走了。我妈说是不

: ...................

alongbow
时光倒流 2017-03-27

真是这样太欺负人了,不过我在三院有限的几次经历还算不错

btw:以后会不会出现个"医陪"行业,只招彪形大汉,专门陪一个人来看病的……

【 在 thinkcowboy (thinkcowboy) 的大作中提到: 】

: 自己从事医疗相关行业,家人也有医生,知道这个职业的特点,知道医生的辛苦。原来看到医患纠纷的新闻,作为患者应该多理解。这次北医三院妇科就诊之后,才真的体会到,有些患者,真的是被逼无奈!

: 在三院妇科做了手术,住院期间,两天半见过四次主治大夫,毫不夸张地说,一句说都没有跟大夫说上。

: 一次是刚入院,被拉去做教具,学生轮番上来摸你一遍,主治大夫根本不会跟你说话;第二次是在病房门口见到主治大夫亲自去接另外患者的家属,双方聊的亲切热情,作为路人的我,自然也说不上话;后面两次是术前术后查房,都是匆匆看了一眼,一句话都没有就走了。我妈说是不

: ...................

serisa
琳心 2017-03-27

同情lz,最后打上针了吗?

ddrl
不能改吗 2017-03-27

我有个同事,特别迷信三院,在三院吃了好几次苦头了,每次回来都各种抱怨。

wweiz2000
五味子 2017-03-27

我也领教过,前后说的不一样,感觉自己非常渺小,无能为力。

【 在 thinkcowboy 的大作中提到: 】

: 自己从事医疗相关行业,家人也有医生,知道这个职业的特点,知道医生的辛苦。原来看到医患纠纷的新闻,作为患者应该多理解。这次北医三院妇科就诊之后,才真的体会到,有些患者,真的是被逼无奈!

: 在三院妇科做了手术,住院期间,两天半见过四次主治大夫,毫不夸张地说,一句说都没有跟大夫说上。

: 一次是刚入院,被拉去做教具,学生轮番上来摸你一遍,主治大夫根本不会跟你说话;第二次是在病房门口见到主治大夫亲自去接另外患者的家属,双方聊的亲切热情,作为路人的我,自然也说不上话;后面两次是术前术后查房,都是匆匆看了一眼,一句话都没有就走了。我妈说是不是因为你没送红包,我说我这是小病,大夫见得多了,在她们看来是小事情,再说现在大夫素质高送红包人家也不会要的。

: ...................

weixiaowei
一般二 2017-03-27

恩,妇产医院态度也特别差劲。千万别生病,生病受罪死了。身心折磨。

natureq
natureq 2017-03-27

这个医生真不咋地 应该投诉她

【 在 ddrl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有个同事,特别迷信三院,在三院吃了好几次苦头了,每次回来都各种抱怨。

miyoo
大果粒 2017-03-27

三院妇产科这么任性啊,可怕

【 在 thinkcowboy 的大作中提到: 】

: 自己从事医疗相关行业,家人也有医生,知道这个职业的特点,知道医生的辛苦。原来看到医患纠纷的新闻,作为患者应该多理解。这次北医三院妇科就诊之后,才真的体会到,有些患者,真的是被逼无奈!

: 在三院妇科做了手术,住院期间,两天半见过四次主治大夫,毫不夸张地说,一句说都没有跟大夫说上。

: 一次是刚入院,被拉去做教具,学生轮番上来摸你一遍,主治大夫根本不会跟你说话;第二次是在病房门口见到主治大夫亲自去接另外患者的家属,双方聊的亲切热情,作为路人的我,自然也说不上话;后面两次是术前术后查房,都是匆匆看了一眼,一句话都没有就走了。我妈说是不是因为你没送红包,我说我这是小病,大夫见得多了,在她们看来是小事情,再说现在大夫素质高送红包人家也不会要的。

: ...................

appleling
真水无香 2017-03-27

三院就是这样的。

好像患者欠他们八百万似的。

【 在 thinkcowboy 的大作中提到: 】

: 自己从事医疗相关行业,家人也有医生,知道这个职业的特点,知道医生的辛苦。原来看到医患纠纷的新闻,作为患者应该多理解。这次北医三院妇科就诊之后,才真的体会到,有些患者,真的是被逼无奈!

: 在三院妇科做了手术,住院期间,两天半见过四次主治大夫,毫不夸张地说,一句说都没有跟大夫说上。

: 一次是刚入院,被拉去做教具,学生轮番上来摸你一遍,主治大夫根本不会跟你说话;第二次是在病房门口见到主治大夫亲自去接另外患者的家属,双方聊的亲切热情,作为路人的我,自然也说不上话;后面两次是术前术后查房,都是匆匆看了一眼,一句话都没有就走了。我妈说是不是因为你没送红包,我说我这是小病,大夫见得多了,在她们看来是小事情,再说现在大夫素质高送红包人家也不会要的。

: ...................

huxl37
追忆海布里 2017-03-27

唉,看个病不够糟心的

【 在 thinkcowboy 的大作中提到: 】

: 自己从事医疗相关行业,家人也有医生,知道这个职业的特点,知道医生的辛苦。原来看到医患纠纷的新闻,作为患者应该多理解。这次北医三院妇科就诊之后,才真的体会到,有些患者,真的是被逼无奈!

: 在三院妇科做了手术,住院期间,两天半见过四次主治大夫,毫不夸张地说,一句说都没有跟大夫说上。

: 一次是刚入院,被拉去做教具,学生轮番上来摸你一遍,主治大夫根本不会跟你说话;第二次是在病房门口见到主治大夫亲自去接另外患者的家属,双方聊的亲切热情,作为路人的我,自然也说不上话;后面两次是术前术后查房,都是匆匆看了一眼,一句话都没有就走了。我妈说是不是因为你没送红包,我说我这是小病,大夫见得多了,在她们看来是小事情,再说现在大夫素质高送红包人家也不会要的。

: ...................

thinkcowboy
thinkcowboy 2017-03-27

我不平静也得平静,因为我还要去打针,还要去复查。很可能还会碰到这几个大夫,所以有怨气只能忍着。

后来实在忍不住就抱怨了一句这么折腾,大夫就直接爆发了。

【 在 springwl 的大作中提到: 】

: 天呐,如果你的态度一直如帖子里面那么平静,那这些大夫确实太过分了

thinkcowboy
thinkcowboy 2017-03-27

打上了,找熟人找关系,拐了好几拐,去别的医院打上了。

宁愿不打,也不想再回三院找她们盖章了了。

【 在 serisa 的大作中提到: 】

: 同情lz,最后打上针了吗?

thinkcowboy
thinkcowboy 2017-03-27

我也想投诉,但是不敢,因为还要去开药复查,说不定还会碰到这几个人。

两个大夫,一个不戴胸牌,一个戴别人的胸牌,根本不知道该投诉谁。

而且人家确实给开了药,态度恶劣,你怎么证明?你是一个人,她们是多个人,投诉了估计也是和稀泥,要是强硬一点说不定还给扣个医闹的帽子。

这也许是很多患者的困境,遇到问题,没有解决的途径。

有极少数一部分,就给逼上了极端的路子。

【 在 natureq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医生真不咋地 应该投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