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一下前高铁时代的春运

zunbaili
zunbaili 10月22日 字数 289

本青记得15年前上大学,在北京北站排了两天还是买不到卧铺,只好买了20多个小时的k字头硬座。到了北京站差点挤不上车,车上充斥着各色人物和各种气味,在车上尽量不喝水以避免上厕所,晚上也不敢睡死以防钱包被偷走。火车边走边停,到了终点比预计晚了6个小时。到家直接睡了两天。

恍如隔世~

Railway 铁路
4 个Like
80 个回复
yonghengid
yonghengid 10月22日

上大学不都是统一给订票的吗?

【 在 zunbaili (zunbaili) 的大作中提到: 】

: 本青记得15年前上大学,在北京北站排了两天还是买不到卧铺,只好买了20多个小时的k字头硬座。到了北京站差点挤不上车,车上充斥着各色人物和各种气味,在车上尽量不喝水以避免上厕所,晚上也不敢睡死以防钱包被偷走。火车边走边停,到了终点比预计晚了6个小时。到家直接睡了两天。

: 恍如隔世~

zunbaili
zunbaili 10月22日

学校定不到卧铺

【 在 yonghengid @ [Railway] 的大作中提到: 】

: 上大学不都是统一给订票的吗?

: 【 在 zunbaili (zunbaili) 的大作中提到: 】

: : 本青记得15年前上大学,在北京北站排了两天还是买不到卧铺,只好买了20多个小时的k字头硬座。到了北京站差点挤不上车,车上充斥着各色人物和各种气味,在车上尽量不喝水以避免上厕所,晚上也不敢睡死以防钱包被偷走。火车边走边停,到了终点比预计晚了6个小时。到家直接睡了两天。

tianranju
天然 10月22日

09年春运还不能异地售票,铁道部这班蠢货

【 在 zunbaili 的大作中提到: 】

: 本青记得15年前上大学,在北京北站排了两天还是买不到卧铺,只好买了20多个小时的k字头硬座。到了北京站差点挤不上车,车上充斥着各色人物和各种气味,在车上尽量不喝水以避免上厕所,晚上也不敢睡死以防钱包被偷走。火车边走边停,到了终点比预计晚了6个小时。到家直接睡了两天。

: 恍如隔世~

orlick
@~~@ 10月22日

早就可以异地售票了

【 在 tianranju 的大作中提到: 】

: 09年春运还不能异地售票,铁道部这班蠢货

sunanet
sunshine 10月22日

那时候春运就没有顺顺当当订到去西安的卧铺票过,排队、贩子都试过,后来发现等退票还机会更大

【 在 zunbaili 的大作中提到: 】

: 本青记得15年前上大学,在北京北站排了两天还是买不到卧铺,只好买了20多个小时的k字头硬座。到了北京站差点挤不上车,车上充斥着各色人物和各种气味,在车上尽量不喝水以避免上厕所,晚上也不敢睡死以防钱包被偷走。火车边走边停,到了终点比预计晚了6个小时。到家直接睡了两天。

: 恍如隔世~

blueinkk
蓝墨水 10月23日

20年前上大学,大学期间从来没有买过卧铺,有个T车的硬座就很满足了

坐过多次L车的硬座,还买过T车的无座,十几个小时,下车该踢球踢球该喝酒喝酒

【 在 zunbaili 的大作中提到: 】

: 本青记得15年前上大学,在北京北站排了两天还是买不到卧铺,只好买了20多个小时的k字头硬座。到了北京站差点挤不上车,车上充斥着各色人物和各种气味,在车上尽量不喝水以避免上厕所,晚上也不敢睡死以防钱包被偷走。火车边走边停,到了终点比预计晚了6个小时。到家直接睡了两天。

: 恍如隔世~

huyang
沙漠胡杨 10月23日

我们同事出差去四川达州,周一走周四到,

餐车吃光了到山上老乡家吃饭。

还有另一同事出差,下铺睡觉中,

司机一脚刹车,小桌上的瓜子皮神马的糊了一脸。

【 在 zunbaili (zunbaili) 的大作中提到: 】

: 本青记得15年前上大学,在北京北站排了两天还是买不到卧铺,只好买了20多个小时的k字头硬座。到了北京站差点挤不上车,车上充斥着各色人物和各种气味,在车上尽量不喝水以避免上厕所,晚上也不敢睡死以防钱包被偷走。火车边走边停,到了终点比预计晚了6个小时。到家直接

: 恍如隔世~

: ...................

RedBolsheviK
相见不如怀念|便向燕山踏晚霞 10月23日

可以找票贩子 加二十买卧铺 加三十买学生票卧铺 很划算

【 在 yonghengid 的大作中提到: 】

: 上大学不都是统一给订票的吗?

: 【 在 zunbaili (zunbaili) 的大作中提到: 】

: ...................

RedBolsheviK
相见不如怀念|便向燕山踏晚霞 10月23日

反正买火车票很麻烦 当年回家 都要嚷成都的同学 去买

【 在 orlick 的大作中提到: 】

: 【 在 tianranju 的大作中提到: 】

: : 09年春运还不能异地售票,铁道部这班蠢货

: ...................

baileifirst
Home 10月23日

学生时代年轻,20小时硬座问题不大

【 在 zunbaili (zunbaili) 的大作中提到: 】

: 学校定不到卧铺

Phaistos
你是美女/你全家是美女/你是美女世家! 10月23日

相当划算

【 在 RedBolsheviK (相见不如怀念|便向燕山踏晚霞) 的大作中提到: 】

: 可以找票贩子 加二十买卧铺 加三十买学生票卧铺 很划算

RedBolsheviK
相见不如怀念|便向燕山踏晚霞 10月23日

悲催的是 有一年那票贩子在西站被抓了 据说皮包掉地上 跑出来几百张火车票

【 在 Phaistos 的大作中提到: 】

: 相当划算

: 【 在 RedBolsheviK (相见不如怀念|便向燕山踏晚霞) 的大作中提到: 】

: : 可以找票贩子 加二十买卧铺 加三十买学生票卧铺 很划算

: ...................

Soloman
等发了财,我就去参悟佛经 10月25日

呵呵,25年前上大学,大一第一个学期和老乡一起回家。30个小时的火车,我俩座位就隔了一个走道,从上车那一刻起,一直到下车,我再也没看到过他的脸。

【 在 blueinkk 的大作中提到: 】

: 20年前上大学,大学期间从来没有买过卧铺,有个T车的硬座就很满足了

: 坐过多次L车的硬座,还买过T车的无座,十几个小时,下车该踢球踢球该喝酒喝酒

jahwa
霍景良 10月25日

01年读书上大学,要做16个小时的绿皮火车,无论夏天还是冬天都要挤上车,出一身汗!曾经在还在这趟车上帮师兄逃票过。本来他是买了车票的,是他的同学帮他买的,两人约定在车站见,结果车站人实在是太多,原来约定的地方被挤占了,没有遇见。该师兄遇见了我,于是帮他逃票,检票的时候,我在前面检完了,偷偷把票递给身后的他,一路逃到西安。后来才知道他同学没遇见他就把票给退了。

【 在 zunbaili (zunbaili) 的大作中提到: 】

:  本青记得15年前上大学,在北京北站排了两天还是买不到卧铺,只好买了20多个小时的k字头硬座。到了北京站差点挤不上车,车上充斥着各色人物和各种气味,在车上尽量不喝水以避免上厕所,晚上也不敢睡死以防钱包被偷走。火车边走边停,到了终点比预计晚了6个小时。到家直接睡了两天。

:  恍如隔世~

orlick
@~~@ 10月26日

退了?那个年代都是春运期间开车前6小时退票啊。。。

【 在 jahwa 的大作中提到: 】

: 01年读书上大学,要做16个小时的绿皮火车,无论夏天还是冬天都要挤上车,出一身汗!曾经在还在这趟车上帮师兄逃票过。本来他是买了车票的,是他的同学帮他买的,两人约定在车站见,结果车站人实在是太多,原来约定的地方被挤占了,没有遇见。该师兄遇见了我,于是帮他逃票,检票的时候,我在前面检完了,偷偷把票递给身后的他,一路逃到西安。后来才知道他同学没遇见他就把票给退了。

Brightblade9
Brightblade 10月26日

搞不懂你们这种花两天时间受罪排队就为了车上少遭一天罪的人图啥。。

我那时都是能买到哪天就哪天走, 拒绝排长队

【 在 zunbaili 的大作中提到: 】

: 本青记得15年前上大学,在北京北站排了两天还是买不到卧铺,只好买了20多个小时的k字头硬座。到了北京站差点挤不上车,车上充斥着各色人物和各种气味,在车上尽量不喝水以避免上厕所,晚上也不敢睡死以防钱包被偷走。火车边走边停,到了终点比预计晚了6个小时。到家直接睡了两天。

: 恍如隔世~

quanble
areer_Plaza 10月26日

你这算啥。。我上大学的时候曾经站了二十多个小时。那时候还是年轻啊

【 在 zunbaili 的大作中提到: 】

: 本青记得15年前上大学,在北京北站排了两天还是买不到卧铺,只好买了20多个小时的k字头硬座。到了北京站差点挤不上车,车上充斥着各色人物和各种气味,在车上尽量不喝水以避免上厕所,晚上也不敢睡死以防钱包被偷走。火车边走边停,到了终点比预计晚了6个小时。到家直接睡了两天。

: 恍如隔世~

kaka2w
风子 10月26日
hairtail
小鱼儿 10月26日

03年春节第一次从哈尔滨回厦门,坐k58,32小时到上海,晚上八点到。火车站一宿四十块的旅店睡到第二天上午,坐上午八点的车回厦门,28小时,再坐一小时公交到家,头尾正好72小时。在上海旅店是真冷,睡一宿脚还是冰凉,还有阿姨来问要不要小姐,便宜。本来决定再也不坐这趟车了,但是后来又因为买不到票,又做了一次

【 在 zunbaili () 的大作中提到: 】

: 本青记得15年前上大学,在北京北站排了两天还是买不到卧铺,只好买了20多个小时的k字头硬座。到了北京站差点挤不上车,车上充斥着各色人物和各种气味,在车上尽量不喝水以避免上厕所,晚上也不敢睡死以防钱包被偷走。火车边走边停,到了终点比预计晚了6个小时。到家直接睡了两天。

: 恍如隔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