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feifei诗文若干(2004)

Trakl
灰喜鹊 2012-12-03 字数 10931

01. fais ma petite copine!

拭乾眼泪之后

视线明静而阴郁

四极茫风模糊了翅膀的定向

使孤雁看来益加轻盈而无知。

尖挺的鼻翼后敛藏一双目光深细

如同你高位数的摄影机

善于捕捉万千风情

而感官苟且于沈沦任何惊艳

翅膀练实而老成

逡巡于四极茫风

佩带西方优越感的

一只苍鹰邂逅清瘦的孤雁

自信地咧开东方式微笑

颔首之后疾速猎攫

她不设防的单薄羽翼

口吻昂扬,道德轻佻

∶想要你。

深度挑衅迫使她迅速抽长再抽长

抽长单纯的视角

以适应鹰翼俯掠后的薄荷晕眩

动荡。

02. la realiste et la classique

信仰以及姿态

"自重而后人重之"

收束迷彩漩涡

让我将长发盘成严肃的黑髻子

依旧软弱也要使清教徒语气

∶自重而后人重之。

有一种女人

严霜里贞守古典的冰雅

不会有拉丁风情下的燃点

在细瘦的自我主义中

站稳净穆的姿态以及信仰。

大千繁华处处

有吸引你镜头的花颜柳色

我是过客是孤雁

穿梭三代秦汉魏晋唐宋明清

你困惑的悠长文化

而扶风继续飞翔。

我不务正业已久,sigh

一身缁涅漫诗藻,枯就高枝共冷蛩。久罢隃糜椽笔钝,游观稷下捷才双。

黄花残倦眠初雪,桂魄阑珊封万江。缄口愔愔休大雅,洵兮丘壑伴寒窗。

隃糜,地名,盛产美墨,久而为"墨"之代称。

Standing at the entrance of a beautiful forest

I am neither glad, nor sad

Just void.

Like a dying tree

Clasping the cheerless rainy day,

and the breath is passing away.

Trying to die for myself.

Yearning for using my own language

To express life and death,

but I failed,

also failed in your salvation.

【 在 cufeifei (锻打,节俭,图书馆,超修,目不见异性) 的大作中提到: 】

乾坤茫小苇,舟子独欷嘘。俯仰为陈迹,浮沈羡版鱼。

凤台人逸去,绮梦我踌躇。绿竹猗猗拂,其中一只猪。

凌波纤体深春窈,

对眉黛、红妆耀。

妍媚慵慵青柏绕,

蔓生柔翠,

拂云延俏,

春露滋娇傲。

苕华茜盏迎风笑,

未解朱颜独枯槁。

笔墨欲描伊嫿娆,

尽眸愁蹙,

此心姌袅,

夕照凌宵貌。

040420 未定稿

1. 凌宵,此花「大如牵牛,花头开五瓣,赬黄色」,也有红色或桔红色的。

称之凌宵,因为其能攀援他木而上数十丈,大有凌云腾空之势。

2. 〈诗经.小雅.苕之华〉∶苕之华,其叶青青.......。 苕华,是凌宵花。

3. 姌袅∶无力细弱貌。出于 司马相如〈子虚赋〉∶柔桡嬛嬛,妩媚姌袅。

楚汉烟硝殁,春枝碧血痕。

千秋君业恨,百世美人魂。

妾魄随刀冽,花妆尽貌媛。

一枝倾国茜,永抱项王恩。

咏花一首

feifei是空壳。

莺啼燕语正肆恣

东风在清溪扬起涟涟笑靥

我矜持波澜不惊的姿态。

这柔软的春光,

明媚吗

温润的淑光穿透心阃

翻掀鹅黄色的薄帘

我底是座坚涩的小城

固若金汤

荡子的马啼声永远响不进来

他们便嗤笑,

在门扉外搁置几朵菊花

扬长而去。

村妇们指点我的孤僻,

捍格不入于这明媚的春光

我莞尔,幽幽

溘然一朵纤黄委地

明日黄花,绵绵死了数次。

年初,我姗姗走进起伏不平的坎坷

冰冷的漩涡里,浮沈

听尽冬春匆匆行去的跫音

相思熬长成年轮,

不堪摧挫的幼小青木

即将夭折。

诚挚而晶莹的意象

酿成诗后依然苦涩。

万物欣生和鸣

在春风中嘈嘈切切地织就苍茫暮色,

明媚吗

我无怨地饮尽诗鸩。

丹青难尽伤心色。

燕子楼空,

盼盼伶仃,

憔悴香消十载诚。

牡丹春去茕茕立,

楚楚冰清,

幽殉贞情。

风貌绝伦万世莹。

小注∶关盼盼,唐献宗时张建封之妾。燕子楼,张氏宅中楼名

同韵和小森词。

〈甲申年愿〉

曦和驭日谢芙蓉,驾骏奔驰入雪重。

跨凤乘鸾遥逸梦,雕龙绣虎荡存胸。

青颜恨喟掷韶景,墨翰思学齐茂松。

器宇当风涵万丈,洵生自许响黄钟。

芊郁,芊郁,

绀烟氤氲南浦。

赋梅忍别长吁,

翦翦东风恨余。

余恨,余恨,

寸寸相思灰烬。

笔拙,化了一句义山诗「一寸相思一寸灰」

嗯,我宁愿写长调不写第二次调笑令。

春朝晏晏,

碧水柔漪暖。

交颈鸳鸯情缱绻,

正是海棠妩绽。

惺忪且迎春明,

柳莺问取吾情,

寂寞粉颐难茜,

千娇百啭泠泠。

同韵和小森词

嗯,还缺一首调笑令,晚些空闲了再写上。

纤云冉冉浮明月,

姮娥觑尽人间苦。

碧海凊尘涯,

灿星凝泪华。

玉阶银阙后,

不老伶俜瘦。

抚忆凤鸾恩,

断肠摧尽春。

同韵和小森词

思量裁发不伤心,

岂料明沙错意寻。

阆苑闲居将半载,

松风切切响清音。

松风,古琴曲名。此曲音调静缓凄清,亦云松入风。

平生琐事尽消磨,无奈尘寰下里歌。

一刹昙花埋豆蔻,东风孱弱不春波。

下里歌,下里巴人。

【 在 applo (沙漏) 的大作中提到: 】

菡 萏 香 销 翠 叶 残 , 西 风 愁 起 绿 波 间。

诗,是最跳跃的文学语言,有时非读者充分运用想像力,否则无法明了,甚而排斥。

读诗有如尝胡桃,非先破壳无法品味。

我从不会尚未破壳就说差劲。

或许,我该学习欣赏白长庆之风。

玉兔,蟾宫之晦影?

难知之音,寡合,必然孤独。非匠意也,昔惯也。

人禀七情,应物斯感。感物吟志,莫非自然。

虽吾才浅郑,但皆为寂然凝虑之作,摇荡性情,形诸文字。

非内心有莫除之韬晦炙影,需搦翰以抒情致,吾早已回避攻伐之断言。

poetry之所以可爱, 气之清浊有体,刚柔各殊,皆为吐纳英华,毋须强论优劣。

诗之才貌,皆个人之青睐也。吾已倦寻知音,然无愧于赋诗之初衷,足矣。

吾非俳优,无必专务悦人耳目;务情务性,亦足矣。

吾非追求奇拗幽峭之风,乃下笔无可节制,成大陆文情之冷门,吾无言,自隽永心中,

不求酬唱,仅求清心之块垒。

明月皎皎辉吾之枯槁,情思当月,为此下笔,不特求羚羊挂角之巧裁。故言匠气,

或为过矣。

诚谢君一番挚言 :)

【 在 littlesen (教我如何不想她) 的大作中提到: 】

珂雪映天光,梅采弥云岫。且付罗裳染玉洁,清媚盈盈诱。

缱绻伴冬寒,何事春风骤?洵感经年转瞬芜,华倩无情瘦。

词韵第十二部仄声

040213.阳明山。

钧业昭宣拓汉家,匈奴耽视霸横涯。

昭君关外无边怨,紫殿春阑尽落花。

霁月光风绝贿画,冰肌玉骨坠黄沙。

一朝得步青云志,无惧俗尘众纳瓜。

水底纳瓜,成语(?),自于金瓶梅.四十一回。

末联,乃霏霏有所感。

【 在 YoungEver (新清华:新中国——青春永生) 的大作中提到: 】

平仄有出律处

望断秋水无雁题,枯肠终解此无稽。

清眸尽处平芜去,独舞青衫深院西。

【 在 lengyuehuah (净水明沙) 的大作中提到: 】

不准掉眼泪!女孩子的眼泪最不值钱。

篆缕匀幽,缣缃黄卷无心展。

森楼鱼锁冷青铜,漫著鸳鸯缎。

灯影一枝凝怨,莫耽思、轩轩玉冠。

几回辜誓,覆雨翻云,伤秋波泫。

摇落朱颜,清妆恹恹青丝绾。

繁花争艳共春风,欣向幽窗炫。

无奈尘思未断,慕华胥、瑶台阆苑。

且休惆对,燕舞莺飞,楚天晏晏。

必要后注∶ 宋.黄机〈木兰花慢〉∶世事翻云覆雨(反复无常),满怀何止离忧。

我所思兮在太山,欲往从之梁父艰。

【 在 luming (我的性格是写诗) 的大作中提到: 】

: 最是长风知我意,繁楼不上共寒蛩。天空只为鸿鹄伴,月满何蕲鸥鹭双?

: 黑夜袭来沉大梦,白云远去逝秋江。此情未与尺书寄,且和飞霞枕小窗。

: Standing in the center of a shrub

: Holding my blue umbrella against the wind

: Alone did I stand

: ...................

:                             春    江

:                                     2004.02.28

:                 由来往事最消磨,  愁罢清风纵酒歌。

:                 夜雨梧桐归梦远,  春水何曾忆旧波。

: 然。

: 自然之松风明月,人人皆爱之。或寄托怀抱,或抒发清兴,以诗人之眼见之,以诗人之心感之,以诗人之笔写之,是为“诗”也。

: 然则诗不可使人人皆爱也。

: 造意之极,莫过于诗心相通,造境之极,莫过于诗眼相通。以意以境,则出诗人之“诗境”也。若至此,则神会其妙,是为“知己”。

: 知己之难,在乎己也,非在知也。知松风明月,虽稚童可也,知人则难,知姐姐尤难,姐姐胜似松风明月乎?非也。

: 阳春白雪,非高山流水。姐姐又非阳春白雪。

: 诗贵所感,其次为神,最下为言。造言类匠,匠气入诗则诗为之枯槁,入人则人为之局促,其慎之乎!

: 不可知之音,不可寻知音,不可知之人,不可得知己。难知之音,未必天籁,难知之人,未必佳人。

: ^_^姐姐何不碎了玉兔,拂来明月?

: 原作如下:

: 马上经行何处家,阳关西去即天涯.

: 由来劫数难将鹤,一向疏狂懒看花.

: 且废文名哭白夜,还抛诗酒醉黄沙.

: 一朝了却君王事,解甲东陵学种瓜.

: 和诗如下:

: 九州四海处处家,背剑踏莲走天涯;

: 舵起行船出败旧,凌顶坐柱观三花;(此处取“三花聚顶”之意,表面上的。)

: 曾因大悲哭苍生,更驱风流净天沙;

: 一朝了却当年愿,还忆今日投木瓜。

: 望断情痴弃旧题,从来此事最无稽。

: 独知花落三经后,影自孤零月自西。

Literature 文学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