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农村娶媳妇花100万,“娶妻难”折射出农村男女城市化差距

dogsir
dogsir 03月01日 字数 22662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一篇长文,闲了再看啊

叙事脉络

一、农村男子“娶妻难”已成为全国范围内的普遍现象

二、农村男子“娶妻难”的最大原因是农村男女城市化水平差距拉大

三、农村男女“城市化”水平差距从热播剧《山海情》中看得更具体

四、解决农村男子“娶妻难”的方法探讨

五、社科研究者跟着女权和标题党瞎起哄是社科之耻

一、农村男子“娶妻难”已成为全国范围内的普遍现象

今年过年,因为新冠病毒的影响,国家倡导就地过年,尽量不返乡。媒体也没在“回乡见闻”上做推动,所以今年过年期间没有像往年那样“井喷”出很多农村观察的文章。直到2月15日(正月初四)新华社的“新华视点”推出文章《有的农村娶媳妇竟要花100万,有家庭“因婚致贫”》才打破平静,这篇文章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得众说纷纭。

有的农村娶媳妇要花100万,这不是孤例,也不是奇谈,而是呈现于多地的现实。糟糕的是,就算男方家里砸出100万来,也未必能娶上媳妇。我了解了西北几个省区、中部几个省区和东部几个省区,情况都大同小异,农村婚龄男子“娶妻难”在各地农村已经非常普遍,只是情况略有不同而已,比如东部可能比西部容易点,但和当地的城市男比,依然很难。

我老家在西北,西北几省的农村婚龄男子娶妻难的问题近年来愈演愈烈,2017年初全网火爆的现实题材微电影《人市》记录的就是甘肃庆阳。

今年“新华视点”的文章热传的时候,我跟多地朋友交流过。江西的朋友说,他家亲戚当中有七八个婚龄男子找不上媳妇,年龄最大的都三十七八岁了,有的是家里没在县城买楼,有的是男孩没读什么书,人很木讷,不具备女性吸引力;江苏的朋友说,苏北农村的男子娶妻也很难,父母如果不是生意人或有公职,家境如果稍微差点,小伙子没文凭没手艺,那都是老大难,这样的家庭如果家里有两个儿子,媒人都懒得上门。他们村很小,他一口气给我列了村里5名近30岁的大龄男子,其中一名28岁的男子昨天“小见面”,见面礼之“重”让我这个西北人感到震惊。

随着诸多大龄单身男子一天天一年年地走向更大龄,身后一波一波小青年不断加入大龄队伍,农村的婚恋形势将越来越严峻。就不说大量男光棍可能造成的社会不稳定,就从人口的可持续发展角度来说,“娶妻难”将对农村长久以来较高的生育率踩下急刹车,任其发展下去,农村的新生人口将展现出比城市更严峻的断崖式下跌,人口红利的蓄水池将迅速干涸。

这个问题很严重,全社会不能不重视。

二、农村男子“娶妻难”的最大原因是农村男女城市化水平差距拉大

对于农村男子“娶妻难”的问题,我在2019年春节时写的《一个西北五线小城的城乡风貌》(点击阅读)一文中有过分析,这篇全网阅读量以千万计的文章最终被选登在了国务院内参《国是咨询》上。

这篇文章能全网火爆的核心原因在于我对农村男子“娶妻难”原因的分析和提出的解决建议,我的分析和建议引起巨大争议,骂我的人排山倒海,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人,骂我的女权自媒体蹭着热点批量炮制10万+热文。看看最近提出“农村剩男向城市输出”观点的山西省智库发展协会副秘书长吴修明受到的全网围攻,就知道当初我被骂的有多惨了。

我说了什么呢?

我就是分析了农村男子“娶妻难”的原因和解决的办法而已。

我分析“娶妻难”的原因是:农村青年男女自身城市化水平的不同步是农村姑娘不愿意嫁给农村小伙子的核心原因,而计划生育造成的男女比例失调不是主要原因。

在这个商业和服务业越来越发达的时代,城市为女性提供了更多商业和服务业的工作机会,农村的年轻女性在高大上场所的工作中有更多机会让自己迅速城市化,这使她们更容易立足城市。

而农村男子外出打工多从事重体力劳动,他们中的很多人虽然在城市工作,可是他们的工作环境被隔离在城市化生活之外,比如各种建筑工地、各种矿井、各种三班倒的生产线等,这导致他们自身的城市化步伐很慢。

“农村青年自身城市化”的问题似乎没有人关注过,我经历过这个过程,我对此感受很深。什么叫“人的城市化”?如果城市化象征着现代文明的话,那么“农村青年的城市化”就是自身脱离“乡土气”,披上“城市文明外衣”的过程。这不像人脱去旧衣服穿上新衣服那般容易,而是像蝉蜕去旧壳长出新壳一般伤筋动骨,这个过程是艰难的,是痛苦的。一个愣头愣脑啥都没见过的农村青年化蛹成蝶,成为一个在城市游刃有余的城里人,这就是人的城市化。城乡差距越大,农村青年的城市化就越痛苦。

农村男青年这个群体,似乎从来没有重视过“自身城市化”的问题,他们习惯了到有工作的地方去出卖“蛮力”,他们习惯了干艰苦的工作,于是给自己挣来了“农民工”这样不太雅的称号。对于需要“巧劲”才能做的现代化商业和服务业,他们不太感兴趣,不感兴趣的主要原因是这些行业大多没有干艰苦的力气活赚钱多。

在改革开放的前30年,一代代成为“农民工”的农村男子们舍下妻儿老小,甚至新婚的妻子初生的孩子,扛个铺盖卷就敢奔走全国,到了陌生的地方找不着工作就三五成群睡马路睡桥洞。

他们常常一杯茶一个馒头就是一顿饭。

他们下矿井,进砖窑,爬高楼,上产线……

在那个“蛮力”值钱的时代,这些农村男人舍得了力气,什么脏活累活都肯干,他们用自己的汗水换来了金钱,用这些钱养大了子女,让全家人活出了希望。同时,他们的努力也客观上建设了国家。我们国家这40多年来的高速发展,数以亿计的农村男人功不可没。

那个时候,我们在网上看到这些人与生活拼搏的的照片,常常感动得边流眼泪边发出这样的叹息:

他们是谁的儿子,谁的丈夫,又是谁的父亲?!

那个时代,这些离家奋斗的农村男人是幸福的,因为没有打工机会的农村姑娘在村口守望着他们,姑娘们或者是他们的妻子,或者是他们的恋人,或者是希望嫁给他们的邻家女子。因为有了女人就有了家,有了家就有了孩子,有了孩子就有了希望。只要有希望,生活的苦就都是甜的。

可是,转眼之间世事大变。新世纪以来房地产市场的大发展使得城市化迅猛向前,随着一座座高楼的迅速崛起,一个个城市野蛮生长,人口大规模地向城市聚集,无数的高楼大厦被来自四面八方的人迅速填满,而城市因为要为百万千万级别的人口提供基本的保障,这就需要大量的服务人员和商务人员。

城市是文明的象征,文明需要赏心悦目。所以大量的商业和服务业岗位上大多只需要能让人赏心悦目的女性,而拒绝那些拥有蛮力的男性。于是全社会对“蛮力气”的需求下降,而对“巧力气”需求上升,相应的,只会使“蛮力气”的农村男性就业机会下降,拥有“巧力气“的农村女性工作机会上升。

大批农村女性,尤其是年轻姑娘一批批地进城去了,她们大多在相对高端的场所从事商业和服务业,所见所闻比挖煤的矿井搬砖的工地高端太多,这些农村女性的城市化也就比同龄的农村男性更快更高。

新一代的农村男人,如果没有学历没有技术,他们通常走的也就是自己父辈的路,他们和他们的父亲年轻的时候一样,没有更好,也没有更坏,他们四处找寻打工赚钱的机会,一年四季在老家也待不了几天,他们也很努力,想努力地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

但世事是真的不一样了。

因为村口已经没有了守望他们的姑娘,姑娘们进城去了。就算逢年过节姑娘和小伙子们同时回村相亲,但外出挖煤搬砖的小伙子们除了一身腱子肉外,没有顺眼的衣品,没有幽默的谈吐,没有忧郁的气质,缺乏男性的魅力。而在城市穿惯了工装丝袜高跟鞋,习惯了口红眼影丸子头的农村姑娘怎么会看得上只会“呵呵”傻笑的农村小伙子?

原本的同类人,因为城市化不同,文明程度就不同,嫌隙就扩大了。小伙子可能会对姑娘说,我出卖力气一年比你赚的多,可是who care?大家生活水平都提高了,本姑娘不缺钱,找的就是个感觉。感觉,文明一点儿的感觉,你懂吗?

不懂!

那就只能单着了。

帮我把房子卖出去的房产中介小哥原先是石油企业专门焊接输油管的焊工,赚钱不少,可是工作地点远离城市,自己的城市化水平上不来,找对象困难,不得不丢掉手艺辞了工作来长沙做房产中介。穿西服打领带,和买卖双方谈来侃去,这份与人打交道的工作让他得到了迅速成长。可是房产低迷期,真的很难挣到钱,收入和他做焊工的时候不能比。半年后我再联系他,他已经去了另一个城市。

农村男子“娶妻难”是社会发展到新阶段的一种新形态,这个形态中没有谁要被歌颂,也没有谁应该被谴责。农村女子有权利追求幸福生活,她们有权利走出农村扎根城市。农村男子也有权利渴望娶上媳妇生个孩子。没有必要太过赞美农村姑娘的进步,而挖苦谴责农村小伙子想娶个媳妇生个娃的朴实想法。

三、 农村男女“城市化”水平差距从热播剧《山海情》中看得更具体

热播剧《山海情》反映的是1991年至2016年间宁夏西海固的故事。西海固就是1953 年成立的西海固回族自治区,下辖西吉 、海原 、固原三县—— 取三县名称首字,即为“西海固”,在当时,还属于甘肃省管辖,此后行政区划几经变迁, “西海固” 变成了宁夏南部山区的代称。1972年被联合国粮食开发署确定为最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区之一。

说来也巧,我的老家甘肃平凉紧邻着西海固,和固原接壤,我们那里的人经常去固原打工。所以《山海情》中的风土人情发展状况跟我老家一样一样的。

《山海情》的第一集就是涌泉村的李水花不愿意嫁给隔壁苦水村的安永富,逃婚跟着几个伙伴要搭乘火车去外地打工。我谨慎怀疑他们逃跑坐的那条火车线就是途经我们平凉过固原到银川的那条线,年份也对得上,也就是说他们第一次见的火车线可能和我1995年左右第一次见的火车线是同一条线。

女孩子不愿意通过媒妁之言就嫁给当地小伙子,这种情况在那个时代有,但不多见。可是男女都想往外走却很普遍,因为待在家里真的没法活人。

但是那个时候农村青年真的没有地方打工。剧中写的那么多男青年无所事事,就去扒火车也很真实,那个年代治安很乱。白麦苗和马德宝等伙伴想找活干,可是男的好找活,在当地砖窑搬砖就行,女的没有力气,砖厂不要。那么聪明伶俐勤快能干的白麦苗却成了几个男伙伴的累赘,以至于马德宝去新疆时不得不狠心欺骗白麦苗,丢下爱人一个人走,因为带个女人真的没法活。

直到1996年,党中央作出推进东西部对口协作的战略部署,确定福建对口帮扶宁夏后,当地的女孩子才有了外出打工的机会。到了2001年,也才送出第六批赴福建打工的年轻人。

剧中种双孢菇的戏里,那是1998年之后,马德宝给李水花发工资时对他哥德福说,他们在县城打工时的工资一天最少十二三,最多十七八。这个也是符合历史的,1995年我打工的时候一天的工资是7元。工资那么低,就是因为人太多,工作机会太少,根本没有出路。

所以,实际上2000年之前,农村女孩子除了去大城市给有钱人家当保姆外,就是去沿海的工厂当厂妹,可是那时候中国还没有加入WTO,沿海需要厂妹的工厂太少,农村女孩子出不去。

2001年之后因为中国加入WTO,短短几年中国成为了世界工厂,需要厂妹的工厂增多。同时,因为住房政策的改革,房地产的春天到来了,2003年房价问题才进入全民视野,此后房地产的建设才进入高潮。房地产就是造城,房地产的大发展就是城市的野蛮生长。城市长起来了,人口聚集起来了,商业和服务业也就兴盛起来了。

随着城市的日益扩大和功能的日趋齐全,恐怕是从2010年左右起,城市大量吸纳来自农村的女性打工人,农村女性到城市找工作开始变得比农村男性更容易了。

我这么估计,是因为农村男子“娶妻难”主要是近10年来出现的新情况。这种新情况总有一个历史原因吧。男女关系是社会关系不假,可是在我们这个时代,所有的社会关系几乎都是经济关系。农村男子“娶妻难”这个事一定是和大的经济发展和社会变迁联系在一起的,这不只是这么多男人自身的问题。

《山海情》中也说到了农村男女城市化的问题。

1997年左右白麦苗、张一娟等姑娘赴福建打工,这是西海固的女人第一次外出打工。她们从小山村来到大城市,她们被欺负被歧视,但她们咬着牙学习、成长。她们不但苦学技术,她们也学习融入城市,比如她们去参加舞会,穿得花枝招展地去跳交谊舞,她们涂抹化妆品,穿漂亮的裙子。

当气质优雅的白麦苗作为打工的先进代表和公司的代表两次出现在马德宝面前时,多亏马德宝是个有出息的娃,成长成了一个脑子活络的包工头,否则接得住吗?

而张一娟从来到福建起,就不想再回家乡了,为了这个目标,她不拒绝当地工友的示爱,最终应该留在了福建。

农村姑娘无论嫁到老家,还是嫁到打工地,只要她们得到了幸福,过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就都值得尊重,外人没有权利说三道四,老家的男人娶不上媳妇,也不是这些外出女子的责任。

作为个人没有责任。但是农村男子“娶妻难“作为一种广泛存在的现象,全社会有研究它解决它的责任。这不仅是一种悲悯,更与我们的未来息息相关。

四、解决农村男子“娶妻难”的方法探讨

为农村男子“娶妻难”出主意想办法,这是个地雷,一踩就炸,踩这一脚的人会很受伤。

山西省智库发展协会副秘书长吴修明在接受新华视点采访时踩了这一脚,他说:城市“剩女”多,农村“剩男”多,地方政府可以采取适当措施,尽可能解决一些性别“结构”难题,如将农村“剩男”进行技能培训,“输出”到女性集中的行业和地区,也可以牵头组织跨区域“鹊桥相会”。

此话一出,吴修明成了全网公敌,一时间批判吴修明的文章排山倒海,吴修明被全网吊打,这个话题在微博、知乎上更是连日热榜。那几天骂吴修明的人恐怕比阅读新华视点那篇文章的人还多。媒体界学术界几乎没有一个人站在吴这一边,反正我是没有看到支持吴的文章。

一些有影响力的大媒体在这场批判中都写出了高阅读量的文章,比如彭拜新闻批判吴修明的文章标题是《“让农村剩男结合城市剩女”惹争议:又不是鸡鸭配种》,湖南媒体红网刊发的评论是《农村“剩男”结合城市“剩女”,别乱点鸳鸯谱》等。

有的农村问题专家也站出来嘲讽吴修明,说这种简单匹配是“想当然的看法”,“有点想象过多了”。

吴修明挨的骂可能跟我2019年挨的骂一样多,因为我2019年那篇文章不比新华视点这篇文章传播差。好在吴是专家,网民骂起来大多还顾个体面,我啥也不是,有些网民就直接问候我家人和祖宗了。

当时我出了什么主意?

我说:

当前农村最紧迫的问题是婚龄男青年的婚配问题,娶媳妇就跟种庄稼一样,错过季节,恐怕就错过一生。如果任由越来越多的农村青年变成大龄剩男,进而变成真正的光棍,这绝非社会之福。

隔壁阿三家因为嫁女要陪嫁大量财产,致使杀死女婴成为社会的常态。现在农村地区的男人也是普遍娶妻难。于是印度成了一个危险的国度,是知名的“强奸之国”。

推荐大家看一个印度电影《没有女人的国度》,村里没有女孩子,已经几十年没有举行过一场婚礼了,好不容易有一家娶了个媳妇,新娘还是男扮女装的。满村的光棍们晚上就守着一个破录像厅看毛片,看到兴奋处,有人溜进了隔壁的牛圈,随即母牛发出了一声吼叫(自己脑补吧)。村里地主家五个儿子娶了一个媳妇,每天晚上排一个人和共同的妻子过夜,每周剩下的两天还被鳏居的父亲霸占,反正娶来的女人不能闲着。为了争这个女人兄弟相残不说,最后因这个女人受不了折磨想逃走,送信的雇工被几个兄弟打死,导致地主和村民的大规模冲突,地主一家被村民砍死。

一个社会,光棍增多,社会必然会越来越危险,因为“食色性也”,性欲是可能让人干出疯狂事的。农村的光棍增多,危险可能主要要由城市承担,因为光棍们主要在城市打工,何况村里人太熟,也没有多少女孩子,诱惑少。

所以不要认为农村青年娶不上媳妇是农村人自己的事情,这是全社会的事情,全社会都得关心这个事。

现在农村的婚龄男女大部分都在城市打工,接纳他们打工的城市一定要关心他们的个人问题,要建立专门的组织负责促进和撮合打工男女缔结婚姻,要为他们提供各种方便和相应的帮助,要趁着青年男女们还抱有幻想没有被现实绑架的时候,适当地撮合和推动,尤其是给他们一些希望,让他们能够冲破世俗的势利勇敢地去爱,充满信心地去生活。

好家伙,我这话捅了马蜂窝,无数人骂我说我鼓励骗婚,是要把城市化了的农村女孩子骗给那些没出息的农村男人去生娃,真是从骨子里散发着一种恶臭。

我一直没有机会解释这个事,今天借此文我说一说。

我们从这些去城市打工的农村姑娘的角度来说说吧。

今年我回了趟老家,无意中听说村上一个很早就出去打工女子到现在也没有结婚,就一个人,已经50多岁了。她可能几十年前就去北京从做保姆干起的吧。所以说,前辈中选择不结婚的女人也有,女人不结婚也正常。

只是,我们探讨这个问题,如果认为女人不结婚不生孩子应该成为未来社会的主流,那我无话可说。我探讨的前提是,咱们尽量遵循人类千万年来繁衍生息的常态,男女结合,孕育下一代,让“人”这个物种延续下去。

先不谈物种延续的人类责任和人口可持续发展的国家未来,就说结婚生育对于个体的人幸福感的影响吧。

我是个中年人,有妻子有孩子,我给年轻人谈谈我自己吧。我觉得找个人搭伴过日子比一个人与命运单打独斗要安心些,风险承受力要高些,生活要方便些,日常更有趣些,生了孩子以后生活更有希望些。我想起以前写的一篇文章, 标题很好,一句话说透彻了:《结婚更多是为了找个伴共同对抗生活的难处》(点击阅读)。

我结婚也挺迟,工作后单身的时间比较长。那些单身的日子里生活质量挺差的,最大的问题是不能按时作息,没有什么一日三餐的概念,不饿就不吃,不累就不睡,完全没有正常作息的概念,只要眼睛还睁得开,就必须得挂在网上,不管是中午一点还是凌晨四点。常常下午四五点出门找一天之中的第一顿吃的,走在路上左右摇摆,感觉周围的高楼都在向自己脑袋上倒,觉得挂在天上的太阳怪怪的,因为一天之中第一次见太阳,身体的感觉似乎是早晨,可是太阳却挂在西边。

两年多,我的体重从120斤左右飙升到了170斤,只短短几年,无序的作息就把我这个一万米跑的获奖型选手彻底变成了废柴大叔一枚。那时候我特别担心自己猝死,反正感觉我离猝死已经不远了,因为那些猝死的大多都是单身的。

我有幸在熬不住的时候结了婚。婚后情况就好多了,怕影响对方,所以饭点得吃饭,睡点得睡觉。有了孩子之后得早起早睡,得营养搭配,在照顾好孩子的同时,也就照顾好了自己。

生活很平凡,不要有太大的想法;生活很琐碎,美都在细节中。那些认为爱情就是生活的一切,你侬我侬就是生命的全部,找不到轰轰烈烈的爱情宁可单着,孤独一生也绝不屈就的想法,其实挺傻逼,不现实。

生活不易,人生几十年,疾病、衰老都是不可避免的。年轻的时候怎么都好,没有牵挂没有拖累最潇洒,可是病了怎么办,老了怎么办?

有钱就没有问题。问题是,作为小老百姓,尤其是那些农村进城打零工的男女,一辈子能赚几个钱?这点钱能否照顾自己的生老病死直到善终?

就算钱不是问题,可是你知道老了有多难吗?养老院的雇工对有子女的老人和没子女的老人完全是两种态度,没子女的老人就是受欺负的对象。人一旦老到连花钱的能力都没了,连解雇聘请雇工的能力都没了,你的钱有什么用?守都守不住。

而社会养老真的靠得住吗?我的上一篇文章是《未来15年将新增3.8亿退休老人,没钱养老?或许农村老人的养老能给我们启发》(点击阅读),很明显,未来我们很难筹措到足够养老的钱了,连最早确立社会养老制度的西方发达国家,都无不在养老问题上犯难,要知道,人家们的祖先抢夺过别的国家的财宝,也用早期的工业化知识优势降维掠夺过广大发展中国家,那些发达国家是真正阔过的,底子厚。然而现在它们的社会化养老都快搞不下去了,退休年龄一再提高都不能解决资金亏空的问题。而我国未富先老,且人数如此众多,老得如此迅速,三十年、五十年之后会是个什么样子,谁知道呢?

“养儿(女)防老”一直被我们批判,觉得那是封建陋习,可是再过三十年看看,那是不是陋习。人类最具韧性的发展方式恐怕就是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不依赖别人。

所以,抛开那些情啊爱啊的因素,审视生存本身,其实婚姻的本质就是抱团生存。找个伴是为了搭伙生活,生个孩子是为了不让生命孤独,同时让自己老了有个保障。

更重要的是,养育子女真的很幸福,对于女人尤其如此。人的幸福不在于索取,而在于奉献。当你把全部的爱和希望奉献给子女的时候,你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看看自己的父母,是不是这个样子,他们是不是因为有你而觉得人生更幸福?

其实人生也挺无聊的,该经历的事情经历过之后,剩下的就是一天天的重复。怎么把数以万计的日子重复下去而不厌烦,境界不高的人只能依托孩子。陪伴着孩子经历TA还没有经历过的人生,就是给自己人生的后半段续上精彩和憧憬,这才能让那些重复的日子不再无聊和无趣。这一点对女人尤其重要。

那些进城打工的农村姑娘真的想好了不嫁人不生子吗?

我想,绝大部分还是想嫁人生子的,她们中的很多人大龄了还没有嫁,是因为她们有难处。

现在的社会风气是,除了忽悠这些进城的农村姑娘不嫁人外,没有多少人真正关心这些姑娘内心的迷茫和苦闷。其实这些来自农村的姑娘思想还是偏传统的,成家立业生儿育女是她们理想的活法,问题在于她们找不到合适的人去嫁。

如前所述,这些姑娘的城市化水平高一些,村里的同龄男子她们看不上实属自然。可是在这个讲究实力匹配的婚姻市场上,环顾左右,城市土著男不娶她们,受过良好教育有好工作的新晋城市男不娶她们,前面的男人够不着,后面的男人跟不上来,她们大龄待嫁,何以解忧?

所以我才说,接纳农村男女打工的城市一定要关心他们的个人问题,要建立专门的组织负责促进和撮合打工男女缔结婚姻,扩大他们的接触面,让打工女有更多机会认识实力相当看得上的打工男。(说打工女、打工男没有歧视的意思,我们都是打工人)。

尤其是,政府要对来自农村来的打工男进行职业学历提升和职业技能培训,让这些农村男青年在气质、谈吐、男性魅力、技能、学历等方面都有一些提升(前三个是综合素质,后两个是职业技能),提高这些打工男自身的城市化水平,以便让他们婚姻市场上能拥有与女方对等匹配的实力。

很明显,我的建议和吴修明的建议如出一辙,这差不多也是2019年我那篇文章中的建议。

我知道踩雷了。

好吧,那就骂吧。

五、社科研究者跟着女权和标题党瞎起哄是社科之耻

在那么多媒体和学者的声音中,我真没有看出吴修明的建议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因此对他被全网吊打围攻,我真的挺纳闷。我一直都为这种风气纳闷。

我认为,在所有的声音中,只有吴修明的建议具有建设性,是真正冲着解决问题去的,是想真心实意地解决这个重大而急迫的问题,而不是想哗众取宠,更不是想做网红。

在这个人人都可以发声的时代,提出批评谁都会,但抱着建设性的心态,提出建设性建议却不是人人都会的。在当前的网络氛围下,常常实事求是提出可行性建议的人都落不下好,经常会被吊打围攻。而那些只会提意见,甚至有着高超的鸡蛋里头挑骨头技能的人,他们因为更懂得如何挑拨情绪,如何制造对立,如何带节奏,所以他们往往能成为舆论的带头大哥,成为任何一场舆论战的胜利者。

可是这样的胜利,除了一地鸡毛外,对社会有什么用?吴修明被舆论吊打,可行性的建设性建议被围攻,社会得到了什么?得到的就是某些专家和媒体倡导的:个人享有对自己人生的定义权和解释权。每个人为自己的幸福负责,为自己的人生承担责任。像中国这么大的人口基数,有一些人结婚困难是正常的。总有一些人会“单着”。

这就是这场争论的结论。意思就是,躺倒就是了,国家、社会什么都不用做。农村男的娶不上媳妇活该,城市打工的农村女不嫁人很时尚嘛,你们自己定义掌控了自己的人生,活得多自由,我们为你们点赞!

这样的话听起来当然很过瘾,这是让绝大部分年轻人一听就爽的“爽文”,它迎合了自由、女权、标新立异、时尚、对立等种种情绪,必须人人点赞,人人转发。

可是这样的话对这些女人的幸福负责任了吗?对国家的未来负责任了吗?

女权人士和标题党自媒体这么说没错,因为他们就是要从挑拨对立和吸引眼球中获得关注和利益。可是,那些研究社会问题的社科专家,他们跟着女权和标题党瞎起哄,就太让人失望了。

社科专家拿着国家的俸禄,不为一日三餐发愁,不需要靠当网红赚钱,他们的工作就是为国家研究社会问题,并提出可行的解决方案。

可是在这样的全民讨论中,社科研究人员千千万,愿意出声的没几个,提出建设性建议的凤毛麟角,和标题党混在一块儿断章取义制造噱头争当网红的倒不少。社科研究圈真让老百姓失望。

本来吴修明的建议是:“将农村‘剩男’进行技能培训,‘输出’到女性集中的行业和地区。”

可是某些专家伙同媒体利用断章取义偷梁换柱的手法,将吴的意思弄成了:“所以这个专家讲的引导城市‘剩女’往农村里面去,有点想象过多了,他跟城乡之间没有多大关系。”

看清楚没有?

吴说把农村的剩男经过技能培训后,输送到城市那些女性集中的行业和地区。其言下之意就是,把农村男培训一下,增强其城市化水平,让他们能有与农村打工女相匹配的实力,然后输送到那些农村打工女集中的行业和地区,让这些男女有机会自由恋爱。

专家和媒体断章取义偷梁换柱成吴主张“把城市的‘剩女’引导到农村去嫁给村里那些剩男”。

有些话不能颠倒了前后,狗咬人是个常态,人咬狗就是个奇闻。现在知道这个话题为什么这么火了吗?专家和媒体这么一偷梁换柱,一个合理的建议立马变得邪恶狰狞,简直触及了人类道德的底线,就不说女权和标题党奋起带节奏了,一个平常人也得拍案而起,认为吴专家脑子进水了。

可是脑子进水的是吴修明吗?

那些断章取义偷梁换柱争做网红的媒体和专家真是太可耻了!故意曲解别人的话就算了,可是,你们对社会现实到底有多白痴?“城市剩女”大多都是高学历好工作的优质女,至少认为自己很优秀,把城市“剩女”嫁给农村“剩男”简直比人咬狗都奇葩,城市的相亲市场那都是用天平秤男女双方实力的,城市的丈母娘挑女婿是多么严谨,你们难道不知道?你们拿一个完全不可能成立的话题讨论什么?还要把这种胡言乱语栽赃到吴修明身上,真的不知道脸红吗?

作为一个自媒体写手,这样子去骂专家,让人觉得好像我在碰瓷,想靠骂名人当个网红。这个想法,用专家的话说,就是有点想象过多了。我用不着。

我虽然寂寂无名,但我的多篇自媒体文章也曾登过大雅之堂,最高党报全文转载过;国务院内参选登过;我文章提出的问题及观点人民日报呼应过,多个主管部门表态过,甚至最高层及最高级别的经济会议也呼应过。其中一篇,《互联网巨头正在夺走卖菜商贩的生计》(点击查看)就是我写的,去年12月被热议了一个月。

因为我多篇文章在全网影响力大,尤其是对国计民生中的一些大事我精准地看到了问题的关键,并抱着建设性态度提出了具有可行性的建设性建议,所以某省的全国人大代表找到了我,请我对“提高普高招生比例,降低职高招生比例”的建议案提修改意见,同时我也参与了另一个建议案的起草修改。也就是说,下个月召开的“两会”上,将有两份我参与过的人大代表建议递交上去。

一个没有任何头衔和职位的自媒体写手,有机会为这个国家变得更美好出份力,我感到荣幸。有关方面为什么能给我这些机会?因为,我始终站在人民的立场上,深深地根植于人民;我始终抱着建设性的态度,除了激烈的批评,更能提出建设性的建议;我始终坚持实事求是,始终坚持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始终坚持“把论文写在祖国的大地上”。

所以,我批评下学术大佬,也是多少有点资格的。

越来越多的农村男子打光棍,累计起来数量庞大,在我们这个“一夫一妻”制的国家,与之对应的,就是数量庞大的农村进城打工女也得打光棍。从国家层面,从生育层面,从可持续发展方面,这是无法承受的。从个人层面,对于绝大部分男女来说,也是他们情非所愿的。这分明是个社会问题,全社会应该重视,并抓紧解决。

这话,没毛病!

杨昇原创文章,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在作文里成长

作者微信 56243161 ,欢迎添加,以文会友

补充:关于农村男“娶妻难”的问题,只要有人讨论,必然是被大量的“计划生育杀死女婴”言论淹没。本文重点讨论的是“农村男女城市化差距”的问题,看了这么多留言,极少看到有讨论这个问题的帖子。我真不是故意回避关键问题,是只要你到村里转一转就知道,最重要的原因不是这个,有大量的适龄女青年待嫁,就是要求太高,要车要房还要男的有个样,这实际上就是城市化差距问题。其实农村人早就知道这个,高手在民间,就专家们不知道,很多人就是被专家的言论蛊惑了。看看村里的标语。我写了1万字,村民用14个字完全说透彻了。

FamilyLife 家庭生活
44 个Like
475 个回复
dogsir
dogsir 03月01日

自己先顶一个。

xiaomaozhu
xiaomaozhu 03月01日

原创啊,挺牛啊

【 在 dogsir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篇长文,闲了再看啊

: 叙事脉络

: ...................

dogsir
dogsir 03月02日

是原创,感谢支持。喜欢写,所以也没什么。

【 在 xiaomaozhu 的大作中提到: 】

: 原创啊,挺牛啊

Ctrl1005
ctrl1005 03月02日

太长了  没人看

写这么多字

其实几句话就能说明白

不用看你的文章都知道

农村娶妻难的根源是农村适婚女性少于适婚男性

少的根源还是男性找老婆向下兼容度更大

城镇男找农村女的可能性远大于

城镇女找农村男的可能

女性留在城镇更容易 男性很难

解决办法

目前根本没有好办法

唯一的办法就是农村男性年轻的时候好好学习

考上大学 再差的大学都要去读

因为大学里找到老婆的机会大于农村

【 在 dogsir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篇长文,闲了再看啊

: 叙事脉络

: ...................

DPRK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03月02日

你有这功夫,不如想想怎么减少堕杀女胎,从根上解决问题

【 在 dogsir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篇长文,闲了再看啊

: 叙事脉络

: ...................

dogsir
dogsir 03月02日

看了你的留言,我觉得我的文章不是写长了,是写短了。

太多人不假思索地把娶妻难的首要的甚至唯一的原因归为计划生育导致的男女性别失衡,有些就像你一样更极端,因为杀死女婴。建议看看本文的分析。要实地考察。

【 在 DPRK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有这功夫,不如想想怎么减少堕杀女胎,从根上解决问题

xinjian
新儿~~one only has one life 03月02日

写的挺好

确实作为母亲,越来越发现养育子女为之付出是幸福的

可能因为我们姐妹几个和我老公兄弟姐妹都孝敬父母,

父母非常知足,对子女满意

我也认为我的子女将来会孝敬我

如果不孝敬,首先是我教育的失败

【 在 dogsir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篇长文,闲了再看啊

: 叙事脉络

: ...................

xinjian
新儿~~one only has one life 03月02日

看了此文

才意识到孙少林和田晓霞阶层差距太大了

以前看书时候,也许因为少林的主角光环,没意识到这点

孙少林确实娶师傅的遗孀更合适

田晓霞和她父亲都心胸宽广,让人敬佩

【 在 dogsir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篇长文,闲了再看啊

: 叙事脉络

: ...................

waitforgirl
后知后觉 03月02日

现在堕杀女婴应该很少了,目前的农村适龄男比适龄女多是多年前严格计划生育造成的,对这些多出来的适龄男进行改造是个大事情。

这事情比较悲观 ,国家和社会介入能起多少作用也未可知,毕竟改造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年龄不等人,很多人一辈子就耽误了。

huangp99
pen_peng 03月02日
cojo
cojo 03月02日

计划生育还有能让人生男不生女的功能?那当年城市计划生育更严格,怎么没有性别比失调?为什么放开二胎后,很多地方性别比更失调了?

回忆当年农村是怎么虐杀女婴(女婴,不是女胎)的帖子有很多,建议你去了解下。

【 在 waitforgirl 的大作中提到: 】

: 现在堕杀女婴应该很少了,目前的农村适龄男比适龄女多是多年前严格计划生育造成的,对这些多出来的适龄男进行改造是个大事情。

: 这事情比较悲观 ,国家和社会介入能起多少作用也未可知,毕竟改造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年龄不等人,很多人一辈子就耽误了。

waitforgirl
后知后觉 03月02日

乐观一点想想,只要姑娘们都结婚了,人还是在国内,不至于影响生育率。

被牺牲的是农村没有技能没有文凭的男子们,这种牺牲是在当年畸形的男女出生比出现就注定的,记得当年大家都在议论,家家只要男孩,小心大了娶不上媳妇。然而,计划生育的车轮滚滚向前碾压一切。

huangp99
pen_peng 03月02日

你会逼着你女儿嫁西部农村娃吗?

这个问题你说是社会问题,归根结底还是经济问题。

解决办法只能是整体社会生产力进步,抢占更多高端产业,整个社会可分配财富增加了,农村都成了江浙那样的社会主义新农村,这个问题就解决了。

发自「今日水木 on iPhone 12 Pro」

【 在 dogsir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篇长文,闲了再看啊

: 叙事脉络

: 一、农村男子“娶妻难”已成为全国范围内的普遍现象

: 二、农村男子“娶妻难”的最大原因是农村男女城市化水平差距拉大

: 三、农村男女“城市化”水平差距从热播剧《山海情》中看得更具体

: 四、

: ..................

hyfdeity37
hyfdeity37 03月02日

先顶再看

【 在 dogsir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篇长文,闲了再看啊

: 叙事脉络

: ...................

pathsun
一路阳光 03月02日

老家有个亲戚是村干部,专门统计过村里三四十岁单身未婚男性,大概二十多个,这年龄在农村基本意味着无法找到老婆了,现在农村离婚的女人也很抢手的。

发自「今日水木 on MI 6」

【 在 dogsir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篇长文,闲了再看啊

: 叙事脉络

: 一、农村男子“娶妻难”已成为全国范围内的普遍现象

: 二、农村男子“娶妻难”的最大原因是农村男女城市化水平差距拉大

: 三、农村男女“城市化”水平差距从热播剧《山海情》中看得更具体

: 四、解决农村男

: ..................

cojo
cojo 03月02日

男女性别比失调不是某些人重男轻女没人性造成的么?为啥非要甩锅给计划生育?城市里当年计划生育那么严格也没见性别比失调

现在娶妻难不管最直接的原因是什么,都是天道轮回,自然的惩罚

我不相信你不知道这些地方当年到底做了什么才会导致性别比失调,只是你想要唤起大家对这些大龄光棍的同情,就必须回避这一点,所以只能甩锅计划生育

【 在 dogsir 的大作中提到: 】

: 看了你的留言,我觉得我的文章不是写长了,是写短了。

: 太多人不假思索地把娶妻难的首要的甚至唯一的原因归为计划生育导致的男女性别失衡,有些就像你一样更极端,因为杀死女婴。建议看看本文的分析。要实地考察。

dogsir
dogsir 03月02日

谢谢认同。

有孩子了,一般都是这种想法。其实人生要是一个人活,也挺无聊的,美景美食那就那回事,吃多了发胖,游多了无趣。希望、乐趣才最重要。

【 在 xinjian 的大作中提到: 】

: 写的挺好

: 确实作为母亲,越来越发现养育子女为之付出是幸福的

: 可能因为我们姐妹几个和我老公兄弟姐妹都孝敬父母,

: ...................

dogsir
dogsir 03月02日

你这说的是《平凡的世界》里的孙少平吧。

他们那个时代城乡差距更大,那时候农村简直就活不下去。何况高官家的千金。所以有人说这是路遥的幻想,也因为这种幻想,路遥非知青不娶,最后病入膏肓之际老婆跟他离婚。

【 在 xinjian 的大作中提到: 】

: 看了此文

: 才意识到孙少林和田晓霞阶层差距太大了

: 以前看书时候,也许因为少林的主角光环,没意识到这点

: ...................

pinkapple
粉红苹果 03月02日

老早就有“寡妇门前是非多”

以前我一邻居,老公出外做工触电身亡,老婆还颇有些姿色。

附近的两个老光棍,臆想这寡妇还不得跟他们其中一个过日子,两人竟然争风吃醋。

哪知,寡妇去城里做生意了,从此再不归来。

【 在 pathsun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家有个亲戚是村干部,专门统计过村里三四十岁单身未婚男性,大概二十多个,这年龄在农村基本意味着无法找到老婆了,现在农村离婚的女人也很抢手的。

: 发自「今日水木 on MI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