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集] 石墨烯说白了就是把铅笔芯粉碎了,然后拿到电镜下观察

Trakl
灰喜鹊 2010-12-13 字数 8272

☆─────────────────────────────────────☆

 chinatongue (猫贼洞,猫在洞里做贼) 于  (Wed Oct  6 00:23:50 2010)  提到:

石墨烯说白了就是把铅笔芯粉碎了,然后拿到电镜下观察,哦,发现了,某一个视场中有一片几十纳米见方的单层石墨残片,好,就是它了,然后取出来做一通各种电学和力学测试,然后就开始发文章,然后就展开美好的遐想可以用来做这个用来做那个。然后就得诺贝尔奖了。

觉得这个有意义的都是脑子进水了,可控吗,可以批量生产吗,这个发现只是电镜技术的进步而已,如果100年前有电镜,估计100年前就发现了。

☆─────────────────────────────────────☆

 Synthon (合成子·生命中的一点缠结) 于  (Wed Oct  6 00:59:47 2010)  提到:

当然可控,当然可批量生产

你自己见识短浅不要推及别人。。。

☆─────────────────────────────────────☆

 stars1986 (La vie est ailleurs) 于  (Wed Oct  6 01:28:35 2010)  提到:

现在graphene可以长得很大了,所以才有做器件的可能性

我想这也是graphene比CNT还早得奖的原因吧

【 在 chinatongue (猫贼洞,猫在洞里做贼) 的大作中提到: 】

☆─────────────────────────────────────☆

 xueshanhu (Poor English!!!!) 于  (Wed Oct  6 03:03:00 2010)  提到:

没有

获奖的原因有两个

(1)第一次得到了2维单原子层材料;

(2)这个材料在量子物理方面的应用

至于说代替硅器件之类的yy 并不是获奖原因

【 在 stars1986 (La vie est ailleurs) 的大作中提到: 】

☆─────────────────────────────────────☆

 xueshanhu (Poor English!!!!) 于  (Wed Oct  6 03:03:25 2010)  提到:

这个家伙怎么到处晒自己的无知啊

【 在 Synthon (合成子·生命中的一点缠结) 的大作中提到: 】

☆─────────────────────────────────────☆

 rychushi (Nanoscientist胡悍三) 于  (Wed Oct  6 09:10:05 2010)  提到:

cnt还有卷曲方向不可控的大问题需要解决吧

【 在 stars1986 (La vie est ailleurs) 的大作中提到: 】

☆─────────────────────────────────────☆

 kloc (cry) 于  (Wed Oct  6 09:45:53 2010)  提到:

【 在 chinatongue (猫贼洞,猫在洞里做贼) 的大作中提到: 】

你还需要再看几篇文献

☆─────────────────────────────────────☆

 onlygun (他们觉得) 于  (Wed Oct  6 10:46:05 2010)  提到:

两位诺奖获得者首先实现石墨烯的方法是物理方法,但原材料是HOPG,高温热解石墨,并非铅笔中的碳。

石墨烯的研究早在3,40年前就开始了,只是一直没有实现这种二维材料,自从石墨烯被合成后,大量的二位材料也渐渐浮出水面,比如Topological Insulator等等。所以授予诺贝尔奖并不是针对其理论研究,而是他们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二位材料。

而且新的二位材料层出不穷,实验室结果都很优秀,石墨烯的文章近年都是以指数增长,其前景相当被看好,被看作是下一代用来替代硅的半导体材料。

关于石墨烯的生长,无非是物理和化学方法,化学方法很成熟也很稳定,就是电学性能没有物理方法的优秀,合成的尺寸至少可达到厘米级。而且Geim组里的几个人早已经成立了公司,提供实验用的石墨烯成品,当然会比较贵。

最后是电镜的问题,的确,石墨烯的发现是脱离不开电镜的观察,但第一次石墨烯的发现,只是用的光学显微镜,因为石墨烯的尺寸够大。但如果要做器件的话,电子刻蚀是必不可少的,所以做应用的话,一定要借助这些高级实验设备。

另外,今天的化学奖如果不是碳纳米管,那以后就再也没机会了。因为CNT是夹在C60,石墨烯中间的一代炭材料,石墨烯都得了,CNT的时代也要过去了。

【 在 chinatongue (猫贼洞,猫在洞里做贼) 的大作中提到: 】

☆─────────────────────────────────────☆

 linxiaoy (lin) 于  (Wed Oct  6 11:55:02 2010)  提到:

你咋不读文献,屁都不懂,还四处挖坑啊!

【 在 chinatongue (猫贼洞,猫在洞里做贼) 的大作中提到: 】

☆─────────────────────────────────────☆

 wapi (CAD-CAE-CFD) 于  (Wed Oct  6 12:37:53 2010)  提到:

那单层碳纳米管为啥不能得奖呢

【 在 xueshanhu (Poor English!!!!) 的大作中提到: 】

☆─────────────────────────────────────☆

 rychushi (Nanoscientist胡悍三) 于  (Wed Oct  6 13:50:29 2010)  提到:

因为一批做出来的通常都是不同尺寸,不同卷曲方向的,金属的,半导体的,轻易控制不了

【 在 wapi (CAD-CAE-CFD) 的大作中提到: 】

☆─────────────────────────────────────☆

 cywang (lwang) 于  (Wed Oct  6 14:45:23 2010)  提到:

【 在 onlygun (他们觉得) 的大作中提到: 】

照你这么说,Topological Insulator也很有希望拿诺贝尔奖吗,张守晟有可能吗?

☆─────────────────────────────────────☆

 rychushi (Nanoscientist胡悍三) 于  (Wed Oct  6 14:49:46 2010)  提到:

为啥不可能啊

【 在 cywang (lwang) 的大作中提到: 】

☆─────────────────────────────────────☆

 oldgunner (放牛老农※排骨男) 于  (Wed Oct  6 17:08:26 2010)  提到:

补充一点,是二维单原子层晶体

【 在 xueshanhu (Poor English!!!!) 的大作中提到: 】

☆─────────────────────────────────────☆

 skview (每天爱我多两些) 于  (Wed Oct  6 20:47:04 2010)  提到:

螺旋度

【 在 rychushi (Nanoscientist胡悍三) 的大作中提到: 】

☆─────────────────────────────────────☆

 bambutaa (bambu) 于  (Wed Oct  6 22:40:03 2010)  提到:

认识到自己无知是需要能力的,他可能没有这个能力

【 在 Synthon (合成子·生命中的一点缠结) 的大作中提到: 】

☆─────────────────────────────────────☆

 Notton (Serve and Volley) 于  (Wed Oct  6 23:06:06 2010)  提到:

今年很多人一听Graphene得奖,第一反应就是张守晟也快了

【 在 cywang (lwang) 的大作中提到: 】

☆─────────────────────────────────────☆

 ddong (水木同行) 于  (Fri Oct  8 15:07:46 2010)  提到:

分析的很专业很到位。

我也觉得碳管比较可惜,要是今年获不了奖那以后估计就没戏了。

C60,石墨烯都得了奖,一帮搞碳管的人都要郁闷死了。

可惜碳管的可控合成太难了。

【 在 onlygun (他们觉得) 的大作中提到: 】

☆─────────────────────────────────────☆

 Quantumee (醉里挑灯看剑) 于  (Sun Oct 10 01:36:32 2010)  提到:

其实也许是更远了

【 在 Notton (Serve and Volley) 的大作中提到: 】

☆─────────────────────────────────────☆

 ballard (节能与新能源哪个重要) 于  (Sun Oct 10 21:22:57 2010)  提到:

因为做贪官的读书少不如单层的读书多。。。。哈哈哈。

【 在 wapi (CAD-CAE-CFD) 的大作中提到: 】

☆─────────────────────────────────────☆

 totolw (努力优秀) 于  (Thu Dec  2 00:58:59 2010)  提到:

还是好好看看graphene是什么再来骂人吧

你确定graphene是这么发现的?

呵呵,做个几十纳米见方的器件,lz可以自己试试。再者, 粉碎铅笔芯,然后TEM看到graphene,制样的水准很高嘛。确定衍射斑点没搞错?

【 在 chinatongue (猫贼洞,猫在洞里做贼) 的大作中提到: 】

☆─────────────────────────────────────☆

 totolw (努力优秀) 于  (Thu Dec  2 01:01:09 2010)  提到:

所以做碳管的人都很郁闷。。。。。

不过我还是奇怪,Novoselov才30出点头啊。。。。。

饭岛真的是要气死。

补充一下,观念上,graphene实际上已经成了C60,CNT的出发点。

虽然发现有先后,但是理解层次却倒过来

【 在 onlygun (他们觉得) 的大作中提到: 】

☆─────────────────────────────────────☆

 shujuku (shujuku) 于  (Fri Dec  3 22:15:06 2010)  提到:

石墨烯最早的确是这么发现的。或者说这么忽悠出来的。材料学家早就知道可以这么得到,但是材料学家并不知道这样做有什么价值,所以没有人这么去做。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现在看来很有用的东西,以前是当垃圾的。典型的如多孔材料中的某种(记不得是微孔硅铝还是介孔硅了,总之是这类规则多孔体的一种),最早被制备出来时,就是当垃圾没有重视的。

给垃圾材料找到用途(或者是找到忽悠点),往往才是大的突破。

很多诺贝尔奖就是这么来的。

【 在 chinatongue (猫贼洞,猫在洞里做贼) 的大作中提到: 】

☆─────────────────────────────────────☆

 shujuku (shujuku) 于  (Fri Dec  3 22:31:46 2010)  提到:

我们这里的老专家们当初在看到那篇文章的时候,当时就都认为氧化膨胀石墨更适宜于剥离,而不是热解石墨。高温热解石墨跟铅笔中的石墨粉很难说有什么本质区别(就这个实验来说)。高温热解石墨完全可以用来做铅笔。这个实验的卖点并不是卖的高温热解石墨和铅笔芯石墨粉的区别。关键在于其对单层石墨这种东西找了个用途的前景。

单层石墨这个玩意儿,以前在专业做石墨的工程师看来,实在没有什么意义,并非他们做不出来。物理学家比石墨工程专家会忽悠而已。这也是理科和工科的一个区别。一旦理科生给这种东西忽悠出来一个用途后,工科生们就呼呼啦啦很快做出来了一大片了。

【 在 onlygun (他们觉得) 的大作中提到: 】

【 在 chinatongue (猫贼洞,猫在洞里做贼)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石墨烯说白了就是把铅笔芯粉碎了,然后拿到电镜下观察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Oct  6 00:23:50 2010), 站内

: 石墨烯说白了就是把铅笔芯粉碎了,然后拿到电镜下观察,哦,发现了,某一个视场中有一片几十纳米见方的单层石墨残片,好,就是它了,然后取出来做一通各种电学和力学测试,然后就开始发文章,然后就展开美好的遐想可以用来做这个用来做那个。然后就得诺贝尔奖了。

: 觉得这个有意义的都是脑子进水了,可控吗,可以批量生产吗,这个发现只是电镜技术的进步而已,如果100年前有电镜,估计100年前就发现了。

: --

: 石墨烯说白了就是把铅笔芯粉碎了,然后拿到电镜下观察,哦,发现了,某一个视场中有一片几十纳米见方的单层石墨残片,好,就是它了,然后取出来做一通各种电学和力学测试,然后就开始发文章,然后就展开美好的遐想可以用来做这个用来做那个。然后就得诺贝尔奖了。

: 觉得这个有意义的都是脑子进水了,可控吗,可以批量生产吗,这个发现只是电镜技术的进步而已,如果100年前有电镜,估计100年前就发现了。

: 现在graphene可以长得很大了,所以才有做器件的可能性

: 我想这也是graphene比CNT还早得奖的原因吧

: 当然可控,当然可批量生产

: 你自己见识短浅不要推及别人。。。

: 标  题: Re: 石墨烯说白了就是把铅笔芯粉碎了,然后拿到电镜下观察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Oct  6 01:28:35 2010), 站内

: 现在graphene可以长得很大了,所以才有做器件的可能性

: 我想这也是graphene比CNT还早得奖的原因吧

: 【 在 chinatongue (猫贼洞,猫在洞里做贼) 的大作中提到: 】

: : 石墨烯说白了就是把铅笔芯粉碎了,然后拿到电镜下观察,哦,发现了,某一个视场中有一片几十纳米见方的单层石墨残片,好,就是它了,然后取出来做一通各种电学和力学测试,然后就开始发文章,然后就展开美好的遐想可以用来做这个用来做那个。然后就得诺贝尔奖了。

: : 觉得这个有意义的都是脑子进水了,可控吗,可以批量生产吗,这个发现只是电镜技术的进步而已,如果100年前有电镜,估计100年前就发现了。

: --

:     千古谜团终于解破,不容我们怀疑。但……神啊!宇宙间有亿万恒星,为什么你偏选上

: 这颗?你用大火断送了整个世界的人,就只是为了照亮伯利恒的早晨?

: 石墨烯说白了就是把铅笔芯粉碎了,然后拿到电镜下观察,哦,发现了,某一个视场中有一片几十纳米见方的单层石墨残片,好,就是它了,然后取出来做一通各种电学和力学测试,然后就开始发文章,然后就展开美好的遐想可以用来做这个用来做那个。然后就得诺贝尔奖了。

: 觉得这个有意义的都是脑子进水了,可控吗,可以批量生产吗,这个发现只是电镜技术的进步而已,如果100年前有电镜,估计100年前就发现了。

: 石墨烯说白了就是把铅笔芯粉碎了,然后拿到电镜下观察,哦,发现了,某一个视场中有一片几十纳米见方的单层石墨残片,好,就是它了,然后取出来做一通各种电学和力学测试,然后就开始发文章,然后就展开美好的遐想可以用来做这个用来做那个。然后就得诺贝尔奖了。

: 觉得这个有意义的都是脑子进水了,可控吗,可以批量生产吗,这个发现只是电镜技术的进步而已,如果100年前有电镜,估计100年前就发现了。

: 石墨烯说白了就是把铅笔芯粉碎了,然后拿到电镜下观察,哦,发现了,某一个视场中有一片几十纳米见方的单层石墨残片,好,就是它了,然后取出来做一通各种电学和力学测试,然后就开始发文章,然后就展开美好的遐想可以用来做这个用来做那个。然后就得诺贝尔奖了。

: 觉得这个有意义的都是脑子进水了,可控吗,可以批量生产吗,这个发现只是电镜技术的进步而已,如果100年前有电镜,估计100年前就发现了。

: 没有

: 获奖的原因有两个

: (1)第一次得到了2维单原子层材料;

: ...................

: 那单层碳纳米管为啥不能得奖呢

: 两位诺奖获得者首先实现石墨烯的方法是物理方法,但原材料是HOPG,高温热解石墨,并非铅笔中的碳。

: 石墨烯的研究早在3,40年前就开始了,只是一直没有实现这种二维材料,自从石墨烯被合成后,大量的二位材料也渐渐浮出水面,比如Topological Insulator等等。所以授予诺贝尔奖并不是针对其理论研究,而是他们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二位材料。

: 而且新的二位材料层出不穷,实验室结果都很优秀,石墨烯的文章近年都是以指数增长,其前景相当被看好,被看作是下一代用来替代硅的半导体材料。

: ...................

: 标  题: Re: 石墨烯说白了就是把铅笔芯粉碎了,然后拿到电镜下观察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Oct  6 14:45:23 2010), 站内

: 【 在 onlygun (他们觉得) 的大作中提到: 】

: : 两位诺奖获得者首先实现石墨烯的方法是物理方法,但原材料是HOPG,高温热解石墨,并非铅笔中的碳。

: : 石墨烯的研究早在3,40年前就开始了,只是一直没有实现这种二维材料,自从石墨烯被合成后,大量的二位材料也渐渐浮出水面,比如Topological Insulator等等。所以授予诺贝尔奖并不是针对其理论研究,而是他们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二位材料。

: : 而且新的二位材料层出不穷,实验室结果都很优秀,石墨烯的文章近年都是以指数增长,其前景相当被看好,被看作是下一代用来替代硅的半导体材料。

: : ...................

: 照你这么说,Topological Insulator也很有希望拿诺贝尔奖吗,张守晟有可能吗?

: --

: 没有

: 获奖的原因有两个

: (1)第一次得到了2维单原子层材料;

: ...................

: 因为一批做出来的通常都是不同尺寸,不同卷曲方向的,金属的,半导体的,轻易控制不了

: 当然可控,当然可批量生产

: 你自己见识短浅不要推及别人。。。

: 照你这么说,Topological Insulator也很有希望拿诺贝尔奖吗,张守晟有可能吗?

: 两位诺奖获得者首先实现石墨烯的方法是物理方法,但原材料是HOPG,高温热解石墨,并非铅笔中的碳。

: 石墨烯的研究早在3,40年前就开始了,只是一直没有实现这种二维材料,自从石墨烯被合成后,大量的二位材料也渐渐浮出水面,比如Topological Insulator等等。所以授予诺贝尔奖并不是针对其理论研究,而是他们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二位材料。

: 而且新的二位材料层出不穷,实验室结果都很优秀,石墨烯的文章近年都是以指数增长,其前景相当被看好,被看作是下一代用来替代硅的半导体材料。

: ...................

: 今年很多人一听Graphene得奖,第一反应就是张守晟也快了

: 那单层碳纳米管为啥不能得奖呢

: 石墨烯说白了就是把铅笔芯粉碎了,然后拿到电镜下观察,哦,发现了,某一个视场中有一片几十纳米见方的单层石墨残片,好,就是它了,然后取出来做一通各种电学和力学测试,然后就开始发文章,然后就展开美好的遐想可以用来做这个用来做那个。然后就得诺贝尔奖了。

: 觉得这个有意义的都是脑子进水了,可控吗,可以批量生产吗,这个发现只是电镜技术的进步而已,如果100年前有电镜,估计100年前就发现了。

: 两位诺奖获得者首先实现石墨烯的方法是物理方法,但原材料是HOPG,高温热解石墨,并非铅笔中的碳。

: 石墨烯的研究早在3,40年前就开始了,只是一直没有实现这种二维材料,自从石墨烯被合成后,大量的二位材料也渐渐浮出水面,比如Topological Insulator等等。所以授予诺贝尔奖并不是针对其理论研究,而是他们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二位材料。

: 而且新的二位材料层出不穷,实验室结果都很优秀,石墨烯的文章近年都是以指数增长,其前景相当被看好,被看作是下一代用来替代硅的半导体材料。

: ...................

: 石墨烯说白了就是把铅笔芯粉碎了,然后拿到电镜下观察,哦,发现了,某一个视场中有一片几十纳米见方的单层石墨残片,好,就是它了,然后取出来做一通各种电学和力学测试,然后就开始发文章,然后就展开美好的遐想可以用来做这个用来做那个。然后就得诺贝尔奖了。

: 觉得这个有意义的都是脑子进水了,可控吗,可以批量生产吗,这个发现只是电镜技术的进步而已,如果100年前有电镜,估计100年前就发现了。

: 两位诺奖获得者首先实现石墨烯的方法是物理方法,但原材料是HOPG,高温热解石墨,并非铅笔中的碳。

: 石墨烯的研究早在3,40年前就开始了,只是一直没有实现这种二维材料,自从石墨烯被合成后,大量的二位材料也渐渐浮出水面,比如Topological Insulator等等。所以授予诺贝尔奖并不是针对其理论研究,而是他们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二位材料。

: 而且新的二位材料层出不穷,实验室结果都很优秀,石墨烯的文章近年都是以指数增长,其前景相当被看好,被看作是下一代用来替代硅的半导体材料。

: ...................

Materials 材料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