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昌平筛沙子”是怎样一种体验

wch77
鸡毛飞扬 2017-12-11 字数 4039

是夏天,那天很热,大概是下午五六点钟,我正在屋里洗头。突然门被踹开,横进来一个制服男,粗声说拿着身份证暂住证站到院里赶紧赶紧!

来不及懵圈,没洗完头的我和女友就跟很多人一起被撵到院子中央,随后所有人上了两辆依维柯警车,被带到了某旗派出所。

说明一下我租住的房子。它坐落在现在的永泰庄地铁站旁,现在是个快捷酒店。彼时是个院子,有很多间平房,一间260块钱,我和女友蜗居在那里。搬到那里之前租住在人大附近的紫金庄园地下二层,因为受不了看不到阳光,误打误撞来到清河。记得搬到这间平房那天口袋里就剩几百块钱了,还没找到工作。曾经很多北漂都有在清河永泰的租房经历吧。

便宜自然没好货,平房的厕所是公共的旱厕,其它条件更无须多说。这院子是一个河北人老李从一个本地人那里承包的,老李两口子偶尔给拍电影的做一些道具(比如马鞍子)赚钱,再就是做二房东,人不错,有什么事求他帮忙都很热心。院里还住了一些三教九流,有很多浓妆艳抹早出晚归倍儿性感的女士,擦肩而过的时候会让人肝儿颤。

带到某旗派出所以后,我犯了一个错误,现在想来年轻就是2B,思维简单。我误判了形势,以为查暂住证是虚,查小姐是实,自信满满感觉补办个暂住证一会儿就能走了。

派出所的院子里蹲着很多跟我一样的土鳖,男女分开,我已经找不到我的女友了。警察同志把我们分拨儿叫到办公室里问话。出乎意料的是,我们那个院子里的性感女士,个个都有暂住证,她们很快就被“释放”了。叫到我的时候,我跟警察同志顶了几句嘴,于是乎他一拍桌子,把他带出去。

压根没有补办暂住证的茬,又蹲了个把小时,再次被推上一辆依维柯,据说是送往看守所,麻痹我有点慌。

去昌平筛沙子!这是同一个院子的小伙跟我说的,我们俩平时见过面,脸熟但没说过话,此时成了难兄难弟,他也是没有暂住证。

筛沙子?我开始害怕了。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是半夜了。后来我知道,我们是给送到了回龙观,那个位置大概是北郊农场桥的东北角,深色玻璃的大楼。

接手的警察给我们登记,然后保安负责给关起来。有一人,忘了是说错话还是怎样,被保安一脚踹在肚子上。

我跟同院的小伙随着人流鱼贯走进了一个U字型的场所,地方很大,那里有很多人,目测几百人,大概警方今晚是个大行动。

这个U字形的地方像个监狱,四周铁栅栏围住。我们是不戴手铐的,在里面可以随便走动。同院的小伙说,咱俩初来乍到别被人给揍了啊去转转看看什么情况。于是我俩开始溜达,反正也没打算睡觉。地上有很多碎馒头和垃圾,人们在地上躺着睡,到处臭烘烘的。溜达的累了,坐下来,我想女友也不知怎样了?真特么要筛沙子吗?后来迷糊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有保安来统计了我们的籍贯。中午的时候,开来一辆大巴车,我被叫上去。车里坐满了人,所有人抱头不许抬头。就这样,又被拉到北京站。在北京火车站的站台上,臊的我不行,北京站人来人往的,真怕万一遇到熟人别把我误会成犯了罪。最庆幸的是,好歹没筛沙子啊!

一路无话,我回到了老家。我的老家在一个省会城市,离北京不远,那时是动车,傍晚到的。本地看守所就在火车站旁边,本地警察说可以给家里打电话。我打了,父母赶紧坐公交过来,交了300块钱,领回家了,倒是很顺利。

就这样,大热的天,我正洗头,没招谁惹谁,被逮到派出所,又被弄到昌平看守所,过夜,第二天被遣送回老家,一口饭没吃,回到家,头发都臭了。

我想念我的女友,不知道她去了哪里。第三天我买火车票返回了北京的平房,因为走的匆忙房间也没锁,丢了一把雨伞,那算是屋里最值钱的东西。房东老李说,我跟你一起去派出所问问。

你能想象,派出所问不出鸡毛来。

然后我去昌平看守所,大厅里有个警察,问他什么也不搭理我。我看四下无人,掏出100块钱,悄悄的说您帮我查查吧。滚蛋!警察叔叔厉声呵斥。

走出看守所大厅,头顶烈日我站在北郊农场桥上放声大哭,我的女友丢了,该去哪里找她呢。

我给女友家打了电话,她老家在东北的一个小城市。她有个姐夫是个警察,打听了好几天。后来才知道,所有辽宁籍贯的,都给遣送到大连去了,而不是去的沈阳。

时隔7天,姐夫终于找到了她的下落,接回家。女友跟我说,大连那边不让打电话给家里,每天在‘牢房’里打扫卫生吃窝头,她这几天一直穿着那晚走时的睡衣。

————————————————

这是02年夏天的故事。经历是真知,因为无钱被遣返而去昌平筛沙子的传说是不真实的。起码在02年是没有的。遣送原籍之后会由接收端,也就是老家那边的家人交钱赎人。公安机关怎么会白给你买火车票呢?

之后我们办了暂住证,我和女友都找到了工作,情况稍微好一点,我们搬到了宝盛里的一居室,房租800。

03年,孙志刚死了。

04年,我花了8万首付在清河买了一套两居室,一个绿色玻璃的小区。搬走后历经一个月的软磨硬泡,总算从房东手里要回了房租押金。

17年我的孩子要上小学了,因为提前经过两年的准备,包括买学区房等一系列的各种动作,8月底我离开了北京。

我出身小市民,北漂20年,在此刻挥手告别。不惑之年,心头没有不忿,我热爱北京,但我也有一张返程票,那就是故乡。

Beipiao 北漂生活
12 个Like
70 个回复
langqiao1
langqiao1 2017-12-12

顶,只有那个年代才懂

【 在 wch77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夏天,那天很热,大概是下午五六点钟,我正在屋里洗头。突然门被踹开,横进来一个制服男,粗声说拿着身份证暂住证站到院里赶紧赶紧!

: 来不及懵圈,没洗完头的我和女友就跟很多人一起被撵到院子中央,随后所有人上了两辆依维柯警车,被带到了某旗派出所。

: 说明一下我租住的房子。它坐落在现在的永泰庄地铁站旁,现在是个快捷酒店。彼时是个院子,有很多间平房,一间260块钱,我和女友蜗居在那里。搬到那里之前租住在人大附近的紫金庄园地下二层,因为受不了看不到阳光,误打误撞来到清河。记得搬到这间平房那天口袋里就剩几百块钱了,还没找到工作。曾经很多北漂都有在清河永泰的租房经历吧。

: ...................

wobucunzai
我不 2017-12-12

07年开始有动车,02年你坐动车被遣返。编的不严谨,打回去重写

xinxinz20
dd 2017-12-12

我02年底来的,也没办过暂住证,还真没听过这样的故事,我租的楼房,03年非典,北京城里到处空空的,商场空空的,公交车也人少,都挺普通的,一直没啥紧迫要离开北京的理由

wch77
鸡毛飞扬 2017-12-12

是特快。

【 在 wobucunzai 的大作中提到: 】

: 07年开始有动车,02年你坐动车被遣返。编的不严谨,打回去重写

seubme
小乙 2017-12-12

内容没有筛沙子部分啊

【 在 wch77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夏天,那天很热,大概是下午五六点钟,我正在屋里洗头。突然门被踹开,横进来一个制服男,粗声说拿着身份证暂住证站到院里赶紧赶紧!

: 来不及懵圈,没洗完头的我和女友就跟很多人一起被撵到院子中央,随后所有人上了两辆依维柯警车,被带到了某旗派出所。

Koala1005
奥杰托 2017-12-13

挺感动的

vfivept
vfivept 2017-12-17

想起了孙志刚。。。。

【 在 wch77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夏天,那天很热,大概是下午五六点钟,我正在屋里洗头。突然门被踹开,横进来一个制服男,粗声说拿着身份证暂住证站到院里赶紧赶紧!

: 来不及懵圈,没洗完头的我和女友就跟很多人一起被撵到院子中央,随后所有人上了两辆依维柯警车,被带到了某旗派出所。

: 说明一下我租住的房子。它坐落在现在的永泰庄地铁站旁,现在是个快捷酒店。彼时是个院子,有很多间平房,一间260块钱,我和女友蜗居在那里。搬到那里之前租住在人大附近的紫金庄园地下二层,因为受不了看不到阳光,误打误撞来到清河。记得搬到这间平房那天口袋里就剩几百块钱了,还没找到工作。曾经很多北漂都有在清河永泰的租房经历吧。

: ...................

hellozzz
hellozzz 2017-12-17

一声叹息,啥年代啥年代了啥年代了竟然还有如此的户籍制度。。。。。。。。。。。。。。。。。。。。。。。。。。。。。。。。。。。。。。。。。。。。。。。。。。。。。。。。。。。。。。。。。。。。。。。。

h11md0y
下里巴人家的阳春白雪 2017-12-17

传奇

【 在 wch77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夏天,那天很热,大概是下午五六点钟,我正在屋里洗头。突然门被踹开,横进来一个制服男,粗声说拿着身份证暂住证站到院里赶紧赶紧!

: 来不及懵圈,没洗完头的我和女友就跟很多人一起被撵到院子中央,随后所有人上了两辆依维柯警车,被带到了某旗派出所。

: ....................

armstrongx
Armstrongx 2017-12-17

没想到15年前还有这样操蛋的政策。祝楼主一切顺利

来自 Mi Note 3

【 在 wch77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夏天,那天很热,大概是下午五六点钟,我正在屋里洗头。突然门被踹开,横进来一个制服男,粗声说拿着身份证暂住证站到院里赶紧赶紧!

: 来不及懵圈,没洗完头的我和女友就跟很多人一起被撵到院子中央,随后所有人上了两辆依维柯警车,被带到了某旗派出所。

: 说明一下我租住的房子。它坐落在现在的永泰庄地铁站旁,现在是个快捷酒店。彼时是个院子,有很多间平房,一间260块钱,我和女友蜗居在那里。搬到那里之前租住在人大附近的紫金庄园地下二层,因为受不了看不到阳光,误打误撞来到清河。记得搬到这间平房那天口袋里就剩几百块钱了,还没找到工作。曾经很多北漂都有在清河永泰的租房经历吧。

: 便宜自然没好货,平房的厕所是公共的旱厕,其它条件更无须多说。这院子是一个河北人老李从一个本地人那里承包的,老李两口子偶尔给拍电影的做一些道具(比如马鞍子)赚钱,再就是做二房东,人不错,有什么事求他帮忙都很热心。院里还住了一些三教九流,有很多浓妆艳抹早出晚归倍儿性感的女士,擦肩而过的时候会让人肝儿颤。

: 带到某旗派出所以后,我犯了一个错误,现在想来年轻就是2B,思维简单。我误判了形势,以为查暂住证是虚,查小姐是实,自信满满感觉补办个暂住证一会儿就能走了。

: 派出所的院子里蹲着很多跟我一样的土鳖,男女分开,我已经找不到我的女友了。警察同志把我们分拨儿叫到办公室里问话。出乎意料的是,我们那个院子里的性感女士,个个都有暂住证,她们很快就被“释放”了。叫到我的时候,我跟警察同志顶了几句嘴,于是乎他一拍桌子,把他带出去。

: 压根没有补办暂住证的茬,又蹲了个把小时,再次被推上一辆依维柯,据说是送往看守所,麻痹我有点慌。

: 去昌平筛沙子!这是同一个院子的小伙跟我说的,我们俩平时见过面,脸熟但没说过话,此时成了难兄难弟,他也是没有暂住证。

: 筛沙子?我开始害怕了。

: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是半夜了。后来我知道,我们是给送到了回龙观,那个位置大概是北郊农场桥的东北角,深色玻璃的大楼。

: 接手的警察给我们登记,然后保安负责给关起来。有一人,忘了是说错话还是怎样,被保安一脚踹在肚子上。

: 我跟同院的小伙随着人流鱼贯走进了一个U字型的场所,地方很大,那里有很多人,目测几百人,大概警方今晚是个大行动。

: 这个U字形的地方像个监狱,四周铁栅栏围住。我们是不戴手铐的,在里面可以随便走动。同院的小伙说,咱俩初来乍到别被人给揍了啊去转转看看什么情况。于是我俩开始溜达,反正也没打算睡觉。地上有很多碎馒头和垃圾,人们在地上躺着睡,到处臭烘烘的。溜达的累了,坐下来,我想女友也不知怎样了?真特么要筛沙子吗?后来迷糊睡着了。

: 第二天早上,有保安来统计了我们的籍贯。中午的时候,开来一辆大巴车,我被叫上去。车里坐满了人,所有人抱头不许抬头。就这样,又被拉到北京站。在北京火车站的站台上,臊的我不行,北京站人来人往的,真怕万一遇到熟人别把我误会成犯了罪。最庆幸的是,好歹没筛沙子啊!

: 一路无话,我回到了老家。我的老家在一个省会城市,离北京不远,那时是动车,傍晚到的。本地看守所就在火车站旁边,本地警察说可以给家里打电话。我打了,父母赶紧坐公交过来,交了300块钱,领回家了,倒是很顺利。

: 就这样,大热的天,我正洗头,没招谁惹谁,被逮到派出所,又被弄到昌平看守所,过夜,第二天被遣送回老家,一口饭没吃,回到家,头发都臭了。

: 我想念我的女友,不知道她去了哪里。第三天我买火车票返回了北京的平房,因为走的匆忙房间也没锁,丢了一把雨伞,那算是屋里最值钱的东西。房东老李说,我跟你一起去派出所问问。

: 你能想象,派出所问不出鸡毛来。

: 然后我去昌平看守所,大厅里有个警察,问他什么也不搭理我。我看四下无人,掏出100块钱,悄悄的说您帮我查查吧。滚蛋!警察叔叔厉声呵斥。

: 走出看守所大厅,头顶烈日我站在北郊农场桥上放声大哭,我的女友丢了,该去哪里找她呢。

: 我给女友家打了电话,她老家在东北的一个小城市。她有个姐夫是个警察,打听了好几天。后来才知道,所有辽宁籍贯的,都给遣送到大连去了,而不是去的沈阳。

: 时隔7天,姐夫终于找到了她的下落,接回家。女友跟我说,大连那边不让打电话给家里,每天在‘牢房’里打扫卫生吃窝头,她这几天一直穿着那晚走时的睡衣。

: ————————————————

: 这是02年夏天的故事。经历是真知,因为无钱被遣返而去昌平筛沙子的传说是不真实的。起码在02年是没有的。遣送原籍之后会由接收端,也就是老家那边的家人交钱赎人。公安机关怎么会白给你买火车票呢?

: 之后我们办了暂住证,我和女友都找到了工作,情况稍微好一点,我们搬到了宝盛里的一居室,房租800。

: 03年,孙志刚死了。

: 04年,我花了8万首付在清河买了一套两居室,一个绿色玻璃的小区。搬走后历经一个月的软磨硬泡,总算从房东手里要回了房租押金。

: 17年我的孩子要上小学了,因为提前经过两年的准备,包括买学区房等一系列的各种动作,8月底我离开了北京。

: 我出身小市民,北漂20年,在此刻挥手告别。不惑之年,心头没有不忿,我热爱北京,但我也有一张返程票,那就是故乡。

gqq1014
qq 2017-12-17

户籍制度真是操蛋,也难怪到现在美国不承认我们是市场经济国家

JoseM
JoseM 2017-12-17

大概是01年吧,在北京西站亲眼目睹过,  密密麻麻蹲满了整个站台,等着上车,场面颇为震撼

【 在 wch77 ()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夏天,那天很热,大概是下午五六点钟,我正在屋里洗头。突然门被踹开,横进来一个制服男,粗声说拿着身份证暂住证站到院里赶紧赶紧!

: 来不及懵圈,没洗完头的我和女友就跟很多人一起被撵到院子中央,随后所有人上了两辆依维柯警车,被带到了某旗派出所。

lookatjane
一心在你 2017-12-17

更没想到十五年后的今天,也有类似的赶人行动。

【 在 armstrongx ()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想到15年前还有这样操蛋的政策。祝楼主一切顺利

: 【 在 wch77 的大作中提到: 】

: 来自 Mi Note 3

falaosao
52xixi 2017-12-17

绿玻璃?清缘东里?

04年8万能给两居当首付?

【 在 wch77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夏天,那天很热,大概是下午五六点钟,我正在屋里洗头。突然门被踹开,横进来一个制服男,粗声说拿着身份证暂住证站到院里赶紧赶紧!

: 来不及懵圈,没洗完头的我和女友就跟很多人一起被撵到院子中央,随后所有人上了两辆依维柯警车,被带到了某旗派出所。

: ...................

newre
民工六草 2017-12-17

这是我们的民族英雄

【 在 vfivept 的大作中提到: 】

: 想起了孙志刚。。。。

: 【 在 wch77 的大作中提到: 】

: : 是夏天,那天很热,大概是下午五六点钟,我正在屋里洗头。突然门被踹开,横进来一个制服男,粗声说拿着身份证暂住证站到院里赶紧赶紧!

: : 来不及懵圈,没洗完头的我和女友就跟很多人一起被撵到院子中央,随后所有人上了两辆依维柯警车,被带到了某旗派出所。

carrort
一心一意谋发展 2017-12-17

太野蛮了

【 在 wch77 ()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夏天,那天很热,大概是下午五六点钟,我正在屋里洗头。突然门被踹开,横进来一个制服男,粗声说拿着身份证暂住证站到院里赶紧赶紧!

: 来不及懵圈,没洗完头的我和女友就跟很多人一起被撵到院子中央,随后所有人上了两辆依维柯警车,被带到了某旗派出所。

carrort
一心一意谋发展 2017-12-17

嗯,我就说没动车

【 在 wobucunzai () 的大作中提到: 】

: 07年开始有动车,02年你坐动车被遣返。编的不严谨,打回去重写

ericgy
埃里克 2017-12-17

02年就有动车?造谣死全家。这种窑货还是送去筛沙吧

【 在 wch77 ()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夏天,那天很热,大概是下午五六点钟,我正在屋里洗头。突然门被踹开,横进来一个制服男,粗声说拿着身份证暂住证站到院里赶紧赶紧!

: 来不及懵圈,没洗完头的我和女友就跟很多人一起被撵到院子中央,随后所有人上了两辆依维柯警车,被带到了某旗派出所。

strangyoung
多歧为贵 不取苟同 2017-12-17

负重前行的是他们。

【 在 newre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是我们的民族英雄

: 【 在 vfivept 的大作中提到: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