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gie Era -- 张可颐的故事 (五)

someday
烟影声尘如流光般逝 2004-05-24 字数 0

地狱天使的奇特之处其实并不在於那个正处在如花年纪的张可颐是如何美得

让人窒息,也不在於我们在几乎10年以后回首Maggie成功的历程时,历史性的追

忆她在tvb 电视剧中第一次独当一面;这些回忆是如此的光秃秃,以至於对地狱

天使的怀念总是停留在一个平面化的理由上。

在我听到Maggie对於地狱天使的叙述之前很久,我就对地狱另眼相看,原因

不仅仅是我的某个年少的晚上被那个艳惊四座的名叫区学儿的女人震得说不出话

来,并且在此后漫长的岁月里将爱情牢牢的定义为耗尽心神、欲仙欲死的激烈与

诱惑,我甚至暗自发誓,和地狱的结局正好相反,我能够有勇气包容一个哪怕脆

弱善良如区学儿那样的爱人。

这部卡司如此普通的剧集很快便无人记起——相貌平庸的陈启泰直到很多年

后才在TVB 的老对手亚视那里倏的光芒四射,他的木讷一旦升华成儒雅,就无人

比他更适合坐在考试官的位子上面对那些素口素面的参赛者,当年无线当真无眼

识英雄?而苏玉华彼时也还不似今天如此这般优雅从容;至於马德钟,谁还能记

得清楚他无数配角之中的一个?

谁都不会,也许就连监制本身也不会对这部剧报以厚望,更不会想到它会在

我的心里,或者还有许多我们所不知的人的心中激起如此波澜。也许,这部剧实

在太不符合无线的风格了。在我有限的看过的TVB 剧集中,从来没有一个身世如

此淒惨的女主角,这么惨烈的情节,也许只有大时代中出现过。一个失去父亲的

女儿,每天在美国唐人街妓院里面,躲在亲生妈妈的床下,听着床上吱吱哑哑的

声音,那些淫词荡笑,还有妈妈的呻吟;她后来被强奸,再犯罪入狱——哪一样

是我们所能够承受的苦楚?哪一样不是让人咬牙憎恨一辈子,要立意搏命去复仇?

而偏偏这么惨烈的女人,却要有最美丽的样貌,最摄人心魄的眼神,和最暖

人的心。

由欧学儿去叙述,而不是用镜头去表现她的惨烈的过去,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这使得很多人更多的记住了欧学儿的艳丽而不是惨痛,也令导演能够说服健旺的

观众去接受欧学而孤独的结局。我久久不能接受这个结局,并在心里不断篡改剧

情,我怎么会想到,很多年之后,当Maggie追忆起地狱天使,依然这么记忆犹新,

她在表演时的震撼,原来远比我观看时候的震撼要多得多!

Maggie说那是她第一次演主角,却一下子去演一个这么挑战的角色,演到途

中差点崩溃掉。(我看得也差点崩溃掉啊)区学儿憎恨时候的狠毒,深爱时候的

彷徨,她所无声处理的拥抱(她知道要被暗杀时的和赵抱石的那支舞),离开

(记得在她第一次和抱石有关系之后,她临别时,望熟睡的赵抱石的那一个眼神

么)——是不是这巨大的高低起伏才使得Maggie真正认识到,要用多少力气入戯,

就要用多少力气,把自己从戏里面拔出来呢?

在Maggie说这些话的同一篇採访里,Maggie承认,她曾经在早期拍戏的时候,

爱上她某一部戏里的男主角。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无比欣然,并霸道地把它当成

是对地狱天使的指称。也许是地狱给我的感触太深了,而我刚好知道原来Maggie

也对地狱如此印象深刻,在她早期的角色里,再没有一个能够给人这么激荡人心

的爱情,因为太痛苦太艰难,是不是Maggie也要格外的俾心机?

她拒绝对记者透露这个男主角的名字让我不禁莞尔,她实在太勾引我们的好

奇心了。但是,假如我的一厢情愿是真的话,地狱天使就完美了。它实质上完成

了Maggie的各种转变,其一,开始从心理上接受自己未来将担当女主角的准备

(上位),区学儿这个角色的勇敢(Maggie的性格有没有被区学儿修改了一点点?)

以及敢于表演区学儿的勇敢令她不会再在任何剧集里面畏首畏尾;其二,令她在

表演这类外表放纵,内心纯良的女人上达到了自己同时也是TVB 的巅峰(我是不

是过於主观了?呵呵),环顾TVB ,漂亮的女演员俯拾皆是,初出道的青春都或

多或少的能打动人心,但艳得过Maggie的屈指可数,第一次当主角便要竭尽心力

在TVB 也出现不多吧;最后,她真的付出了感情(再次申明,这只是我个人的猜

测),她教会我们,同时也教会自己,演戯是要用心的。这样,我们以及Maggie

所为地狱天使付出的感情就是真的。经过了这一次,她是不是再也不会在戏里爱

上别人了呢?

而我最后在这一章想说的是,个人和角色之间的神秘的关联性。区学儿告诉

我们,这个世界没有公平,也没有奇迹,而她所有的只有勇敢地面对而已——Maggie,

我想问你,在去年的那个寒冷的台庆夜晚之后,你想告诉我们的是不是也使这句

话呢?

注:这里所说的去年台庆,指的是2002年,那一年她在台庆上颗粒无收。

TV 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