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克苏鲁可以被卑微的人类召唤,为什么人类不能被蚂蚁召唤呢

ae175b1bf388
ae175b1bf388 2020-09-09 字数 17226

如果克苏鲁可以被卑微的人类召唤,为什么人类不能被蚂蚁召唤呢?

作者:星尘幻影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65105231/answer/1357284371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当我在蚁津大学蚁文学院浑浑噩噩地度过了三个月的时光之后,突然发现如果不做点什

么,可能会有无法毕业的危险。于是我找到了尊敬的艾萨克-蚁顿教授,想从他那里得到

些许帮助。蚁顿先生是一位伟大的学者,我第一次见到他时,甚至觉得他那黝黑的肢体

能都散发出智慧的光芒。出乎我意料的是,教授并没有因为我是个默默无闻的小子就随

便打发我。他很客气地招待了我,在得知了我的来意之后,将一个写满文字的记事本交

给了我。

“孩子,这上面列出的是我在做的所有研究了,你可以找一个喜欢的加入进来,足够应

付你毕业了。”

老实说,我虽然懒惰,但自认为并不是个笨蛋,但是这个本子上记录的内容……我的上

帝啊,远远超出了我的意料,蚁穴建筑学,觅食的路径规划,还有其他一些晦涩难懂的

东西,我甚至不知道这些字能组合成这样一个词语。我有些尴尬,别说做出选择了,我

连看懂这些东西都没法做到。

我极力地想从本子上找到任何我可以理解的词汇,这时,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在

本子的最后一页,有一项名叫“人类的呼唤”的研究,而除了名字之外,没有给出任何

具体的描述。

“人类”这个词汇,我还是有些了解的,有传言说,那是一种巨型的昆虫,还有传说,

他们是世界的支配者,有的蚁穴甚至会将它作为图腾来崇拜。不过在我看来,那更像是

为了哗众取宠而制造出来的噱头。所以当我看到这个竟然出现在这样一位伟大教授的研

究内容中,不免有些惊讶。我的好奇心一下子就被激发了出来。

“教授,我对这个比较感兴趣。”我指着“人类的呼唤“这一页说道。

“让我看看,人类的呼唤?”教授明显顿了一下,他的触角也在颤抖,好像是想起了什

么不愿回想的往事,“这已经是涉及到神学和哲学的领域,你确定要试试看这个吗?”

“是的。”

“这个领域可以说是几乎无蚁踏足的,连我都只进行了一点了解就放弃了,你真的确定

吗?”

“对。”

“好吧,老实说,孩子,你很勇敢。去找爱蚁斯坦吧,他是我的老朋友,也是我所了解

的唯一一位在进行这个研究的蚂蚁了。他会告诉你一切的,当然,如果他能告诉你的话

。”

按照蚁顿教授所说,我在一颗有怪异色彩的蘑菇下找到了爱蚁斯坦的蚁穴,这里到处都

有一股孢子的气味,令我感到一阵阵恶心,早上吃的蚜虫脑髓都差点吐了出来。但我还

是强忍着肚子里翻江倒海的感觉,走进了他的蚁穴。当我穿过那扭扭曲曲的坑道之后,

突然,我眼前一亮,竟然有一个和我长相完全一样的蚂蚁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我感到一

阵昏厥,下意识的摆出了攻击的态势,那个家伙竟然也想向我进攻。对峙了几秒后,我

发觉对面可能并无恶意,就尝试着碰触他的触角跟他交流。但是,哦,蚁后在上,我发

誓我宁愿被扯断一条腿也不愿再做一次这样的事了。我的触角接触到他的一瞬间,一阵

冰凉从触角上传来。那是什么?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那还称得上是一只蚂蚁吗。从

他的触角上,我读不出任何感情,只有一片虚无。我曾经在进攻蚂蚱的战役中接触过同

类的尸体,但我敢打赌,哪怕是死掉的蚂蚁,他的触角也绝不会像对面这只蚂蚁——如

果还能称他为蚂蚁的话——这样冰冷,这样令蚁不适。我的肢体都在颤抖,甚至连收回

自己的触角这件事都忘记了,只剩下恐惧和无助。

“是有客蚁来了吗?”爱蚁斯坦终于走了出来,看到我这幅样子,好心地把我们的触角

分开了。分开的那一刻我感到一种无力感,一种大难之后庆幸自己还活在世上的感觉。

我擦了擦头上的汗珠,这才端详起了眼前的这位爱蚁斯坦先生。

爱蚁斯坦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蚂蚁,黑色的身体已有了些许泛白,头上的触角断了一根,

腿部好像也有些缺陷。从他那深邃的眼睛中不难感受到,他的经历和智慧都是难以琢磨

的。但老实说,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并不算好,因为我还没从震惊中回复过来就先闻到了

他身上散发出的离奇味道,那味道比喝醉的蚂蚁吐出的蚁酸好不了多少。

他一边安慰惊魂未定的我,一遍解释道“哦哦,可怜的孩子,你是第一次见到‘镜子‘

这种东西吧。这只是人类之神创造的‘奇迹‘的冰山一角。我知道你是为什么来的,但

如果你只有这种胆量的话,我劝你还是放弃你那疯狂的想法为好。对人类过分的深究很

可能很搭上你的小命的。”年轻气盛的我当然受不了这般挑衅,毅然地做出了不管发生

什么要继续研究下去的决定。爱蚁斯坦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后,便带我继续向蚁穴深

处走去 。终于,我们到达了最深处,但说实话,我整个蚁已经处于一种混乱的状态。这

一路上,爱蚁斯坦向我展示了他研究人类得到的“战利品”,什么“玻璃”“塑料”,

都是些我完全不能理解的东西。我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搞到这些怪奇的东西的,但我敢发

誓,这些东西是绝不应该出现在这世界上的。我所学过的知识虽不渊博,但也足够全面

,而这些东西,却是我的任何一条知识都无法解读的存在。他们是由人类创造的?那人

类究竟是何种可怕的生物啊!不,不对,能创造出这些东西的,还能叫做生物吗?难道

人类真的就是神吗?那我之前所信仰的一切又算什么?我想爱蚁斯坦一定是疯了,竟然

会把这些东西当做收藏放在自己家里。但是从他的言行上看,他虽然是个邋遢鬼,却也

是只理智的蚂蚁。

我一口喝下了爱蚁斯坦递给我的树液酒,心情总算是平复了一些,随便找了地方无力地

坐下。他却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向我讲起了他的故事。

“我出生在这片树林南部的滋诺蚁穴中,相必你也听说过吧。“

“啊啊,这个我知道。听老一辈蚁说,那是自这片树林诞生以来,历史上最强的蚂蚁族

群了。但后来,它却离奇消失了,这成了一个永远的谜。据说滋诺蚁群的科技水平远远

超过其他蚁群,如果这个蚁群能存续到现在,凭借他们的水平,我们蚂蚁可能早就能离

开树林,征服其他世界了。所以老蚁们常常感叹无滋不行啊。”

“是的,我们曾经是这片树林中最强大的蚁群。我们在伟大的马塔蚁后的领导下专心发

展科学与军事,管他什么蚂蚱、蟑螂还是蜜蜂,树林中的任何生物都不是我们的对手。

我记得很清楚,那是蚁历4396年的夏天,一群蝉在挖掘坑道的时候破坏了我们的蚁穴。

不论他们出于什么目的,这种行为都是对我们伟大蚁群的嘲讽。于是,我们与蝉的战争

开始了。”

说到这里,爱蚁斯坦稍稍提高了点声音,仿佛是蚁群过去的辉煌使他获得了一点骄傲的

资本。

“要我说,蝉真的是一种低等生物,他们空有那么大的个头,那么强的爪子,却连一点

合作意识都没有,我们的蚂蚁大军很快攻入了他们的地下王国,击败并俘虏了他们。顺

便说一句,那个夏天我们每天都有蝉大餐可以享用,着实是一段难忘的生活。”

突然,他的声音又降了下去。“可是,我还是低估了这群蝉。在我们攻下他们的地盘之

后,我在一只自称是‘最睿智之蝉‘的书房里发现了一本名为‘死灵之书‘的读物。就

是它,让我知晓的‘人类‘的存在。”

死灵之书?这个名字倒像是那种地摊上常见的恐怖小说,我不理解,会有蚂蚁相信这种

像是娱乐小说的书上写的东西?

爱蚁斯坦仿佛是看透了我的内心,慢悠悠地说道:“当然,一般来说,一本名字如此怪奇

的书籍,是很难让蚂蚁相信上面的东西的。但是呢——我得稍微收回之前说的话——蝉

虽然是一种不懂合作的低等昆虫,但他们个体的智慧还是不容小觑的。特别是那只‘最

睿智之蝉‘,我也曾有所耳闻,他在学术界发表的几篇论文至今都被很多专家奉为圭臬

。因此,不管这本书上记载的是啥,我自然都接受了上面的内容。”

“那,那本书上究竟写了些什么?”

“在永恒的生命,世界之树下,蝉的歌声唤醒人类。”

“这句话意味着什么?是某种咒语?还是仪式的说明?世界之树又是什么?”

“别急,孩子,你太心急了,听我慢慢说,我们还有很多时间。据死灵之书记载,这是

一种呼唤人类的仪式。在蝉中,曾经有一群信仰人类的狂热分子在夏日的傍晚聚集在世

界之树上鸣叫,结果成功召唤出了人类。”

“这是真的?那为什么没有留下任何记录。如果说真的有昆虫完成了这种......超出常

理的事,不可能这么多年来都无虫知晓的。”

“嘻嘻嘻,你说留下记录,这是不可能的,因为那些成功完成仪式的蝉,都消失了啊!

“您是说,它们都被杀死了?”

“杀?呵呵,不,人类之神不会做那种低等生物才会做的事。嘻嘻嘻,我说的消失,是

真正意义上的消失。他们连尸体都没有留下,就这么不见了。哈,哈,没有昆虫知道他

们到底去了哪里?”

我背后感到一阵发凉,不仅是因为这个故事的离奇与惊悚,更是因为跟我讲述这个故事

的蚂蚁爱蚁斯坦,他从谈到跟人类相关的话题开始,就有点不太正常了。他的触角和腿

都在不停地晃动,眼神中透露出疯狂,甚至在讲话时都带着阴森、令蚁不舒服的笑容。

“我跟你说过,我相信这本书上的内容。所以,我才不管那群蝉最后到底去了哪里。我

只知道,如果蝉可以召唤出人类,那么,比他们更聪明,更有智慧的蚂蚁同样也能做到

。而我,嘻嘻嘻,又是蚂蚁中的佼佼者,所以,我肯定也能完成这一仪式。这会是有史

以来最伟大的壮举,噫哈哈哈哈。”

我收回之前的话,就在跟他谈话之前,我还以为他是个理智的邋遢鬼,但看他现在的表

现,说是个疯子也不为过。如果我在是在路上碰到的他,我甚至都不会愿意靠近他一厘

米。说实话,我有点想离开这里了,毕竟谁都不想跟一个疯子共处一室。但是,好奇心

还是驱使我留了下来。

“这不可能,根据您刚刚说的死灵之书的内容,只有蝉的歌声才能唤来人类。那您是怎

么进行仪式的?”

“噫嘻嘻嘻,我之前跟你说过,我们跟蝉打了一仗,抓了不少的俘虏。”

“难道说......”

“没错,我和其他几位意气相投的学者——其中也包括艾萨克·蚁顿,就是那个介绍你

来的家伙——偷偷地把牢狱中的一些蝉调了出来,用他们来完成召唤仪式。我们带着那

些蝉,来到了世界之树下。诶嘿嘿,对了,你还不知道世界之树。那是这片树林中最大

的一棵大槐树,没蚁知道它在这里经过了多少的岁月。据说爬上世界之树的顶端,就能

俯瞰世界的全貌,但从没有蚂蚁能做到这一点。继续我们的话题吧。嘻嘻嘻,那些蝉真

的很不老实,力气又大,一直在挣扎,不肯与我们合作。于是啊,我们就砍断了他们的

腿,毁了他们的翅膀,用粘性树脂把他们粘到了世界之树的树干上。嘿嘿嘿,费了好大

一番功夫呢。不过,这样一来,他们就哪里也去不了了,只能在树上为我们‘唱歌‘了

,哈哈哈哈。”

我听得毛骨悚然。再次确定了坐在我对面的这只蚂蚁就是一个疯子的事实。的确,我们

蚂蚁会将蝉作为食物,但出于虫道主义,我们一定会给蝉一个痛快,避免过分的痛苦(

当然也有研究表明,死前的痛苦,会影响蝉的肉质)。而他们,竟然将蝉用于活祭,这

是我们蚂蚁的道德观绝对不能接受的。我打从心底恐惧反感这种行为。

“不过,仪式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呜呜,过了好几天,丝毫没有人类要出现的迹象

,被粘在树上的蝉,也因体力不支,死去了好几只。包括蚁顿在内,好几位蚂蚁失去了

信心,离开了那里。呜噫,那是我蚁生中最黑暗的一段时光了,你懂得那种感受吗?那

种你好不容易抓住了呼唤人类的一点希望,却在时间的流逝中逐渐被消磨殆尽的感觉。

周围也没蚁再相信我了,他们都觉得自己冒了这么大的险,结果无功而返,纷纷在抱怨

了我几句后就离开了。诶呜嘿嘿,他们这种信仰不坚定的蚂蚁,活该没有一睹人类之神

真颜的资格。说是这么说,其实那时候连我自己都开始怀疑人类是否真的存在了。”

“不过终于,”爱蚁斯坦的情绪再次激动了起来,他也不满足于坐着讲故事,整个蚁都

跳了起来,“在第七天的傍晚,事情发生了转机!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大地在颤动

,空气中弥漫着神圣的气息,连天空都黯然失色,人类出现了!”

“您是说,您终于亲眼见到人类了?”

“呜呜呜,没有。”

“但您不是说,人类出现了吗?”

“孩子,这世界上超出常理的东西太多了。而人类,又是这些东西中最离奇的。不错,

那一天,人类的确出现了,但是,夜色太深,我不能看到他,他的全身都被黑暗笼罩,

一种诡异而又不详的感觉扑面而来。而且,他......太大了,就算是白天,也根本无法

完完全全地观测到。”

“有……多大?”

“比所有历史上,所有蚂蚁见过的所有东西都大。大到仿佛不是人类创造了世界,而是

人类本身就是一个世界。我当时真的被震撼到了,呆呆地站在原地,连动一下的想法都

没有了。”

我极力脑补爱蚁斯坦所见到的,但无论怎样,我都没有办法想象出那到底是怎样一副宏

伟的画面。

“更让我震惊的还在后面。突然之间,嘻嘻嘻,你猜怎么了?人类居然发出了一束光,

径直地照在了树上那群蝉的身上。”

“发光?您是指,像萤火虫那样。”在我浅薄的认知中,发光这种行为,也只有那些天

天晚上闲着没事在林中飞来飞去的萤火虫能做到了。

“嘿,小子,你这可真是个失礼的比喻,竟然把人类之神创造的奇迹,比作那种弱小的

微光。我跟你说,那种光芒,比太阳光都要耀眼,根本不是生物能制造出来的。除此之

外,诶嘿哈哈,借着那光,我还看到了另一副令我终生难忘的景象。”

我咽了一口唾沫,自来到这里,我已经听到了足够多的奇闻了。但是,每次爱蚁斯坦跟

我卖关子,我都丝毫不怀疑接下来听到的会是更令蚁震惊的东西。

爱蚁斯坦看上去更兴奋了,开始在地上走来走去,像是喃喃自语般说道,“我看到了,

在一个巨大的、透明的容器里,无数的蝉被困在里面。它们密密麻麻的,挤在一起,一

个压在另一个上面。好多蝉的腿都被挤断了,痛苦的呻吟声此起彼伏。你一定读过但丁

·阿利盖蚁的《神曲》吧,里面描述过炼狱的场景。我敢保证,再也没有‘炼狱‘以外

的词,能更好地描述那个场面了。但是呢,嘿嘿,说起来有点下流,我还有点羡慕他们

,竟然能与人类那么近距离的接触。”

疯了,这只蚂蚁一定是疯了。在描述这种惨状的时候,竟然还能说出这种戏谑的话语。

我浑身都沁出了汗珠,六条腿都在发抖。害怕对面这个疯子会不会做出什么对我不利的

事。

“后……后来呢?”我的声音也开始发抖。

“后来,呜呜呜哇哇哇。”他果真疯了,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人类轻易地将我们困

在树上的蝉装进了那个容器里。然后沿着过来的那条路离开了。”

“这是……什么意思?人类只……收集了那些蝉,而忽视了蚂蚁?”

“呜哇呀啊啊啊啊啊啊,你说得对,你说得对!人类根本就没注意到我,他们对蚂蚁根

本毫无兴致!”他的哭声更大了,像是刚孵出来的小蚂蚁没有吃到甜食一样。

“那……那您……”

“我,我当然不会甘心。我什么也不管了,生也好,死也罢,我用尽这一生最大的力气

,拼命地向前怕,好不容易,我总算是爬上了人类的脚——虽然不知道对不对,但就姑

且按我们蚂蚁的习惯,称人类接触地面的部分为‘脚‘吧。我终于接触到了人类!更令

我感到激动的是,人类终于注意到了我,他停了下来。我既兴奋又害怕,不知道接下来

会遭遇什么。突然,一个巨大的,有五根分叉的物体扑了过来。我猜想,那应该是人类

身体的一部分吧。在那玩意碰到我之前,我就被那个东西扇起的风给吹了下来。就这样

,我从人类的身上掉了下来,失去了知觉。”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我的眼睛,腿和触角已经摔坏了。但这破碎的躯

体也提醒了我,昨天发生的一切是真实的,并不是一场梦。”

“我强忍着疼痛往蚁穴走去,迫不及待地想把我的奇妙冒险告诉大家。但是,呜呜呜,

当我回到蚁穴的时候,我发现它已经被毁了。整个蚁穴被一种黄色的、散发着恶臭的液

体淹没了,蚁后、雄蚁、工蚁、兵蚁……所有蚂蚁,都死了。他们的尸体漂浮在那股黄

色液体上,脸上带着恐惧和痛苦,死前肯定是遭受了不小的折磨吧,嘻,嘻嘻。这也就

是滋诺蚁穴消失的原因了。我丝毫不怀疑,是我的无礼行径激怒了人类,才导致了蚁穴

的灭顶之灾。因此,我远离所有蚁群,独自来到了这里定居,这也算是我的赎罪了吧。

听到这里,我舒了一口气,爱蚁斯坦看起来似乎良知未泯。

“但是,嘿,你可别以为我就这么放弃了。在那之后,直到现在,我从来没停止过对人

类世界的探索。我对人类了解的越是深入,就越是着迷。看看吧,这个蚁穴里的一切,

都是我的研究成果,哪一个不是奇迹?”

爱蚁斯坦突然扑了过来 两条前腿狠狠地压住了我的头,疯狂摇晃着,大声喊到:“他们

都以为我疯了!但我告诉你,我没有疯,我已经接近了这个世界究极的智慧。相信我,

相信我!人类迟早会回来,那个时候,所有蚁群将为之欢呼,我们将得到无上的荣耀!

我们迎来光荣的进化!”爱蚁斯坦喘着粗气,口水也从嘴角留了下来。他直视着我,眼

里满是疯狂。我再也受不了了,用尽力气把他踢开,转身就跑。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穿

过那迷宫似的坑道的,待我反应过来,我已经回到自己的家中了。我发誓,再也不会思

考任何跟人类有关的内容。否则总有一天,我会变成爱蚁斯坦那样的疯子的。

后来的事情就简单了,我通过“蚁后的产后护理”一项研究,顺利拿到了毕业文凭,之

后就在蚁穴兢兢业业地工作。一切很平淡,又很安稳。

正当我以为自己的蚁生再也不会和“人类”这个话题有所关联时。爱蚁斯坦的死讯传来

了——他是活得太久,寿终正寝了。

可怕的是,在爱蚁斯坦死后,我竟然鬼使神差地跑去了他的家中,顺利找到了死灵之书

,还有其它一些人类相关的研究笔记。我终于有机会细细地琢磨他放在蚁穴里的那些奇

怪物品了。从刚开始的一月一次,到一周一次,两三天一次,我造访爱蚁斯坦蚁穴的次

数越来越频繁。如今,我已经完全住进了他的家中。爱蚁斯坦说得没错,“人类”真是

一个令人着迷的话题。

随着时间流逝,我渴望见到人类的想法越来越强烈。最终,我散尽家财,在黑市上买下

了几只蝉,按照死灵之书和爱蚁斯坦笔记上的记载,在世界之树下做好了召唤仪式的准

备。在等待人类降临的过程中,我不仅打了一个寒战,之前,我还对爱蚁斯坦活祭蝉的

行为感到厌恶,而现在,我在进行同样的事时竟毫无罪恶感。我对自己的改变感到害怕

,但是我感到更多的还是兴奋,如果这些资料没有出错的话,我很快就能见到人类了!

比起这个,区区几只蝉的生命又算得了什么!

幸运的是,我等了一天,召唤仪式就有了回应,不幸的是,那并不是人类。那同样是一

只骇蚁的巨物,用四根无比粗壮的长腿支撑着身体。它浑身上下长满了无数的触手,每

根都有一只蚂蚁的头那么粗,几十只蚂蚁首尾连在一起那么长。触手的颜色也不一样,

有黑的,有白的。那只巨兽慢慢靠近了世界之树上的蝉,前端的某个部位突然打开,露

出了上下两排白色的巨刺,中间还有一条红色柔软难以名状的东西在蠕动。那块红色东

西一下子就卷起了树上的蝉,把他们全送进了巨兽的体内。

眼前的景象足够让一般的蚂蚁魂飞魄散了,但对于已经对人类有了一定了解的我来说,

也算不上太惊奇的场面了。我尝试与那只巨兽进行交流。

“请问您是?”

那只巨兽注意到了我,竟然彬彬有礼地回应了我。

“哦,你好,小蚂蚁,这些蝉是你准备的?着实是不错的美味。”

出乎意料,这只巨兽竟如此健谈。在与它的交流中,我了解到它是一种叫做“狗”的生

物,担任人类的仆从这一角色。于是,我直截了当地提出了让他带我去看一下人类的这

个请求。可以看出,它对那些蝉的味道真的很满意,很爽快地就答应了我的要求。于是

,我牢牢地抓住了它的一根触手,让它带我前往人类世界。

狗带着我奔跑了起来,我所看到的景色逐渐变化,路旁的树木和草丛越来越少,路面也

渐渐从蓬松的土壤变成了坚硬的岩石。终于,在一间巨大的宫殿面前,狗停了下来。

“我只能送你到这儿了,再往前,就是我也不能踏足的禁地了。”

“非常感谢您,接下来的路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我从狗身上下来,看着眼前这座宫殿,不住地叹息。这是何等壮观,何等辉煌的建筑啊

,即使是蚁群中最出色的工蚁们聚在一起,也绝不可能搭建出如此完美的作品。能有幸

见到此景,蚁生无憾。宫殿的正门已经打开了一扇,难道是在欢迎我的进入?我感到受

宠若惊。另一扇半掩着,上面挂着一个巨大的牌子,上面写着一些我不认识的咒语(翻

译是:宠物禁止入内)。

我拍了拍脸,打醒了沉浸于这座伟大建筑中的自己。我爬上了一个又一个高耸的台阶,

从门中走了进去。走在神殿内的走廊里,两侧都是一些象征奇迹的物品,我已经无法用

言语形容这些东西,与它们相比,爱蚁斯坦蚁穴当中的那些收藏根本微不足道。但我已

经没有太多的时间被它们吸引注意力,我一刻不停地向前爬行,我清楚地知道,在前方

的人类,才是我此行的终极目标。

终于,我到达了最深处的一个房间。无论之前我的信念有多么坚定,此刻我都被眼前的

场景震慑住,无法再前进一步了。

我看到了,在洁白的墙壁上,挂满了无数的画框,在每一个画框里,都有一只昆虫静静

地“沉睡“其中,有螳螂、蝴蝶、蝉,还有许多我叫不上名字的东西。他们毫无意外都

已经死了,但是,他们却是那么美丽。他们的生命或许已经消失,但是,他们却永远“

活”了下来,“活”在了这些画中。他们以生命为代价获取了永恒。我羡慕他们,甚至

想加入他们。

在我对这些杰作如痴如醉的时候,没有注意到一个巨大的黑影正逐渐向我靠近。等我反

应过来,一团黄色发烫的东西已经将我包裹住了。

是人类。

我已经再也没有机会去看一眼我多年以来苦苦追寻只为一睹真容的人类了,我的意识逐

渐模糊,什么也看不清了。我在临死前最后听到的是人类发出的狂热古怪咒语(翻译:这

一定能做成完美的蚂蚁标本)。但是,我并不感到痛苦,也不会恐惧,更没有遗憾,我

知道,我将成为那些画作中的一员,我将成为不朽的永恒。这时,我感到无比的喜悦,

我的死,将成为人类与蚂蚁之间的桥梁,引导人类了解蚂蚁。我理解了爱蚁斯坦的话,

终有一天,人类之神会在蚁群面前降临,我们都会成为永恒的存在,我们会成为凌驾一

切的最强生物!我们所需要做的只是等待,等待人类最终降临的那一天!

那一天不会太远了。

(终~于~打~完~了~)

编辑于 08-08

NetNovel 网络小说
5 个回复
theonlyone
唯一 每天有点进步,少浪费时间 2020-09-09

好精彩!

【 在 ae175b1bf388 (ae175b1bf388)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克苏鲁可以被卑微的人类召唤,为什么人类不能被蚂蚁召唤呢?

: 作者:星尘幻影

: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65105231/answer/1357284371

: ...................

agee
age 2020-09-09

这也可开到uzi,6666

【 在 ae175b1bf388 (ae175b1bf388)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克苏鲁可以被卑微的人类召唤,为什么人类不能被蚂蚁召唤呢?

: 作者:星尘幻影

: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65105231/answer/1357284371

: ...................

solomon99
阿惠 2020-09-09

厉害呀

【 在 ae175b1bf388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克苏鲁可以被卑微的人类召唤,为什么人类不能被蚂蚁召唤呢?

: 作者:星尘幻影

: ...................

woshidashu
唯爱无尽光 2020-09-10

牛皮大了

cxfway
曾如此相依相随,天色却已近黄昏 2020-09-10

写得挺好!

【 在 ae175b1bf388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克苏鲁可以被卑微的人类召唤,为什么人类不能被蚂蚁召唤呢?

: 作者:星尘幻影

: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65105231/answer/135728437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