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美食也是带有先入为主的观念的。

Lindas
家有二女 2020-11-26 字数 1602

就像幼鸟刚睁开眼时,把所看到的第一个生物认定是妈妈。我们的味觉也是有这样的记忆,把第一次吃到的东西认定了就应该是这样的味道。

这里想举例来说的是一种带自带气味的食物,柳州螺蛳粉。这东西近两年来大火,各种速食的成品,各种网红直播带货。我没去过广西,更没吃过柳州的地道螺蛳粉。味蕾中只有一种对螺蛳粉的标准,就是护国寺的小螺号。

应该是从2011年开始去吃粉的,那时还没怀老大,起因是来自宁南的同事推荐,说这家粉店是真正的柳州人开的。结果一刷即被命中,从此开始了不停嗦粉的历史。

每次去之前,先要记得打电话拿号,不然一定是在门口排队许久。这家店一直这么火,却不见它扩张门面。最初是帅哥老板一个人打理,后来来了个漂亮的老板娘,再后来是老板的弟弟和妈妈。一碗螺蛳粉的价格也从10块涨到了16,店名也改成了我爱螺,但不变的还是那个味道。

每次必点的一份微微辣的小碗螺蛳粉(现在饭量小啦),可以再加一个螺蛳汤涮青菜,最好的青菜就是空心菜,外加一个猪蹄。广西人是叫猪手的,同事来每次都点名要前蹄,据说是更嫩一些。整个猪蹄一个人吃略微腻了些,所以要和老公一起分食。如果人多的话,还可以加一分炸腐竹,或是给老公加个卤蛋和鸭脚。

粉上来了,要先喝汤,微辣咸鲜的汤很是烫嘴,却一口接一口停不下来。然后吃炸腐竹,炸过的酥脆的腐竹已经被汤泡软了,刚刚适口,如果不泡一下直接吃,渣渣会掉的到处都是。只有浸透了汤汁的腐竹,吃起来才有那种曼妙的快感。

与喝汤和吃腐竹相比,吃粉的过程似乎不那么惊艳了,不过一口粉一口花生一口酸笋一口酸豇豆这种组合,也能让人每一个毛孔都通透,每一个味蕾都跳跃。嗦完一碗粉,吃到汤和料都不剩,就像是看见一兰拉面碗底那句话一样,具有某种仪式感。

后来也去吃过别家粉,然而都不如这家的那般印象深刻。于是兜兜转转还是回到这条小街上,重复每次的味觉记忆。假如有一日去了柳州吃到正宗的螺蛳粉,是否也会萌生出今日的感触,仍是最初那一碗更美味?

Food 我爱吃,我想吃
32 个回复
tematare
tematare 2020-11-26

真能写

【 在 Lindas 的大作中提到: 】

: 就像幼鸟刚睁开眼时,把所看到的第一个生物认定是妈妈。我们的味觉也是有这样的记忆,把第一次吃到的东西认定了就应该是这样的味道。

: 这里想举例来说的是一种带自带气味的食物,柳州螺蛳粉。这东西近两年来大火,各种速食的成品,各种网红直播带货。我没去过广西,更没吃过柳州的地道螺蛳粉。味蕾中只有一种对螺蛳粉的标准,就是护国寺的小螺号。

: 应该是从2012年开始去吃粉的,那时还没怀老大,起因是来自宁南的同事推荐,说这家粉店是真正的柳州人开的。结果一刷即被命中,从此开始了不停嗦粉的历史。

: ...................

iwannabe
I wanna be 2020-11-26

只能吃自家周边10km范围内的食品的人没资格评论美食

【 在 Lindas (家有二女) 的大作中提到: 】

: 就像幼鸟刚睁开眼时,把所看到的第一个生物认定是妈妈。我们的味觉也是有这样的记

: 忆,把第一次吃到的东西认定了就应该是这样的味道。

: 这里想举例来说的是一种带自带气味的食物,柳州螺蛳粉。这东西近两年来大火,各种

: 速食的成品,各种网红直播带货。我没去过广西,更没吃过柳州的地道螺蛳粉。味蕾中只

: 有一种对螺蛳粉的标准,就是护国寺的小螺号。

: 应该是从2012年开始去吃粉的,那时还没怀老大,起因是来自宁南的同事推荐,说这家

: 粉店是真正的柳州人开的。结果一刷即被命中,从此开始了不停嗦粉的历史。

: ...................

maruko
没文化,真害怕 2020-11-26

最怀念的也是大学食堂的缺点滋味但汤极其酸爽的冷面

【 在 Lindas () 的大作中提到: 】

: 就像幼鸟刚睁开眼时,把所看到的第一个生物认定是妈妈。我们的味觉也是有这样的记忆,把第一次吃到的东西认定了就应该是这样的味道。

: 这里想举例来说的是一种带自带气味的食物,柳州螺蛳粉。这东西近两年来大火,各种速食的成品,各种网红直播带货。我没去过广西,更没吃过柳州的地道螺蛳粉。味蕾中只有一种对螺蛳粉的标准,就是护国寺的小螺号。

thuram
灰熊冬眠 2020-11-26
amber001
amber001 2020-11-26

Re,老公无辣不欢,所以他觉得淮扬菜很难吃

口味太狭隘的人不懂欣赏美食

【 在 iwannabe 的大作中提到: 】

: 只能吃自家周边10km范围内的食品的人没资格评论美食

: 【 在 Lindas (家有二女) 的大作中提到: 】

: ....................

guestking
2020-11-26

大部分时候,好吃的东西就是好吃

我从小浓油赤酱吃到大的

也不耽误我爱吃东北西北广东四川等等地方的菜

当然有些的确是接受不了

比如宁波三臭这种的

【 在 Lindas (家有二女) 的大作中提到: 】

: 就像幼鸟刚睁开眼时,把所看到的第一个生物认定是妈妈。我们的味觉也是有这样的记忆,把第一次吃到的东西认定了就应该是这样的味道。

: 这里想举例来说的是一种带自带气味的食物,柳州螺蛳粉。这东西近两年来大火,各种速食的成品,各种网红直播带货。我没去过广西,更没吃过柳州的地道螺蛳粉。味蕾中只有一种对螺蛳粉的标准,就是护国寺的小螺号。

: 应该是从2011年开始去吃粉的,那时还没怀老大,起因是来自宁南的同事推荐,说这家粉店是真正的柳州人开的。结果一刷即被命中,从此开始了不停嗦粉的历史。

: ...................

eamon
伊蒙|凹凸贞洁党 2020-11-26

黄泥螺实在吃不惯

【 在 guestking (无) 的大作中提到: 】

: 大部分时候,好吃的东西就是好吃

: 我从小浓油赤酱吃到大的

: 也不耽误我爱吃东北西北广东四川等等地方的菜

: ...................

randomh
gameover 2020-11-26

宁波的好物是红油膏蟹和梭子蟹

还有大汤黄鱼

中国牛逼的地方在于没有好吃的东西的地方不多

【 在 guestk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大部分时候,好吃的东西就是好吃

: 我从小浓油赤酱吃到大的

: 也不耽误我爱吃东北西北广东四川等等地方的菜

: ....................

eamon
伊蒙|凹凸贞洁党 2020-11-26

刚想说北京后来想想焦熘丸子麻酱拌百叶什么的还行

以前京味楼还经常去

【 在 randomh (gameover) 的大作中提到: 】

: 宁波的好物是红油膏蟹和梭子蟹

: 还有大汤黄鱼

: 中国牛逼的地方在于没有好吃的东西的地方不多

: ...................

randomh
gameover 2020-11-26

同样喜欢米其林的可能吃不来川菜

最后市场说话是最好的,每个人参考修正自己的口味光谱

【 在 amber001 的大作中提到: 】

: Re,老公无辣不欢,所以他觉得淮扬菜很难吃

: 口味太狭隘的人不懂欣赏美食

: ....................

randomh
gameover 2020-11-26

我在魔都找一碗地道的卤煮火烧多辛苦呢

【 在 eamon 的大作中提到: 】

: 刚想说北京后来想想焦熘丸子麻酱拌百叶什么的还行

: 以前京味楼还经常去

: 【 在 randomh (gameover) 的大作中提到: 】

: ....................

eamon
伊蒙|凹凸贞洁党 2020-11-26

太难吃了,太太太难吃了

【 在 randomh (gameover) 的大作中提到: 】

: 哎

: 我在魔都找一碗地道的卤煮火烧多辛苦呢

: ...................

randomh
gameover 2020-11-26

乜哈哈哈!用肠淹死我吧!

【 在 eamon 的大作中提到: 】

: 太难吃了,太太太难吃了

: 【 在 randomh (gameover) 的大作中提到: 】

: : 哎

: ....................

eamon
伊蒙|凹凸贞洁党 2020-11-26

用肺闷死你可好?

【 在 randomh (gameover) 的大作中提到: 】

: 乜哈哈哈!用肠淹死我吧!

randomh
gameover 2020-11-26

其余内脏一概不要

【 在 eamon 的大作中提到: 】

: 用肺闷死你可好?

: 【 在 randomh (gameover) 的大作中提到: 】

: : 乜哈哈哈!用肠淹死我吧!

eamon
伊蒙|凹凸贞洁党 2020-11-26

要只是肠的话我也能吃一碗

【 在 randomh (gameover) 的大作中提到: 】

: 其余内脏一概不要

randomh
gameover 2020-11-26

作为平滑肌爱好者,喜欢吃的自然要max

以前有个欧洲同事喜欢和我们说“肥肠好”

我带他去吃了一碗,脸都绿了,以后说话标准多了

【 在 eamon 的大作中提到: 】

: 要只是肠的话我也能吃一碗

: 【 在 randomh (gameover) 的大作中提到: 】

: : 其余内脏一概不要

eamon
伊蒙|凹凸贞洁党 2020-11-26

给他吃炸的脆脆的焦溜肥肠不信他不喜欢吃

【 在 randomh (gameover) 的大作中提到: 】

: 作为平滑肌爱好者,喜欢吃的自然要max

: 以前有个欧洲同事喜欢和我们说“肥肠好”

: 我带他去吃了一碗,脸都绿了,以后说话标准多了

: ...................

randomh
gameover 2020-11-26

没试过,遗憾

不过羊杂汤他们能喝

【 在 eamon 的大作中提到: 】

: 给他吃炸的脆脆的焦溜肥肠不信他不喜欢吃

: 【 在 randomh (gameover) 的大作中提到: 】

: : 作为平滑肌爱好者,喜欢吃的自然要max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