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答:“五胡乱华”这场历史悲剧的罪魁祸首到底是不是司马懿?

infinetely
∞∞∞∞∞∞∞∞ 04月26日 字数 5263

这是一个老问题了,《军师联盟》播出的时候,已经有人骂了一波司马家了,言之凿凿

地痛斥司马懿应该为“五胡乱华”中丧生的华夏儿女负责。

不过,这话到底靠不靠谱呢?

还是先看下原问题:

为什么说五胡乱华这一场悲剧,罪魁祸首就是司马懿?

这条出自今日头条网友的问题指向性够明显的,基本上已经把司马懿先期钉在耻辱柱上

,唾上三天的痰了,但是三解,还是得好好拆解一下。

回答如下:

这个设问逻辑,其实就是“安史之乱的罪魁祸首是唐太宗李世民”、“鸦片战争惨败的

罪魁祸首是努尔哈赤”或者说,“土木堡之变的罪魁祸首是朱元璋”,为啥?因为制造

这些悲剧的都是他们的后人啊。

这么延展一下,可能有朋友要笑了,其实一点都不可笑,因为这种逻辑在我们讨论历史

问题时无比常见,也就是“找罪犯”,安排一个责任人,这个责任人未必真的切实相关

,但是得耳熟能详。

一般来说,知道西晋的开国君主是晋武帝司马炎的,已经比知道司马懿的少了,能把八

王之乱的一群司马家藩王名字对得上的,就更是少之又少,既然《三国演义》流行,那

么,司马仲达就给你的一干子孙背背锅吧……

再进一步来说,对于很多观者而言,强汉、三国的马蹄声仍在耳畔,五胡的屠刀就落在

了中原,实在让他们感情上无法接受,既然我们2000年来一直是先进的、强大的,为什

么会这么“弱”?

为了把“弱”这个结论排除掉,近代史上最流行的“抓汉奸”游戏,就必须要上演,所

谓主流是好的,可惜领头儿的是蠢蛋……

其实,五胡乱华的结果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北方、西方少数民族的内附,并不是自西晋开始的,而是从西汉、东汉时代已经开始了

首先是南匈奴的内附,长期居于并州,也就是今天的山西省。

其次是羌人,东汉永和六年,“东、西羌遂大合。”这个大合的时代,是在东汉顺帝治

下,公元141年。

对于东西羌的定义,胡三省注《资治通鉴》说:

羌居安定、北地、上郡、西河者,谓之东羌;居陇西、汉阳,延及金城塞外者,谓之西

羌。

上述的郡名,都是正经的“汉郡”,可不是塞外之地。

羌人的折腾,甚至还要上溯30多年,在东汉安帝永初二年(108年),先零别种滇零称天子

于北地,滇零“招集武都参狼,上郡、西河诸杂种,众遂大盛”。

永初五年(111年)“羌既转盛,而二千石、令、长多内郡人,并无战守意,皆争上徙郡县

以避寇难。朝廷从之,遂移陇西徙襄武,安定徙美阳,北地徙池阳,上郡徙衙。百姓恋

土,不乐去旧,遂乃刈其禾稼,发彻室屋,夷营壁,破积聚。时连旱蝗饥荒,而驱蹙劫

略,流离分散,随道死亡,或弃捐老弱,或为人仆妾,丧其太半。”

这说的是为了躲避羌人的侵袭,东汉朝廷干脆迁徙了陇西郡、安定郡、北地郡和上郡的

郡府所在地,而其迁徙的目的地,襄武是在陇西境内,美阳、池阳、衙都在三辅境内。

所谓三辅就是汉代关中的行政区域——京兆、左冯翊、右扶风,已经算是关中的核心区

域了。

然而,在羌人的迁徙进攻之下,东汉朝廷只能一步步地退却。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很简单,打不过。

东汉王朝并不是不想雄起,但是前后数次的平羌战争,耗费了数以十亿计的钱财,结果

也不过是遏制了羌人种落由农牧分界线(长城线)向内的迁徙进攻,这种军事上的形势

,有多方面的成因。

既有东汉王朝统治中心东迁,关中地区相对空虚的因素;也有政治、军事制度变迁,守

内虚外的不足;更有气候变冷导致的求生疯狂,以及农业区域逐步南移的迫不得已。

不过无论如何,这个进程到三国时代也没有完结, 反而由于各个割据势力互相残杀过程

中造成的编户齐民的减少和地方的残破,而给这些胡族的迁移带来了更多的便利条件,

甚至还有主动招引各胡族部落进入中原参战的。

此时出现在中原争霸战争中的胡族,就至少有匈奴兵、鲜卑兵、乌桓兵和羌兵、氐兵,

除了羯人仍旧在南匈奴的统治下作为附庸低头为奴为婢,其余的种落,都在一步步向中

原进发,并逐步学习了南方的文明。

到了西晋时,晋人江统在其《徙戎论》中曾惊叹:

关中之人百余万口,率其多少,戎狄居半。

这个结果,不是司马家变出来的,而是汉末的争霸战争杀出来的。

实事求是讲,关中只有百余万口,已经是很惊悚的事情了,在西汉末年,仅仅长安和几

个陵县周边,就不止这些人口,而其中竟然还有一半的戎狄外族,就更是在地广人稀之

上增加了新的困境。

这样的人口背景下,胡人种落以部落为单位的社会单元,至少在武力上,终于对地方上

的诸夏人群形成了实质性的威胁。

试想,所谓的“坞堡”部曲只不过是聚集几千农夫自保,其中真正合格的军人,可能连

百分之一都没有,也就是只有几十人的核心武力,而一个胡族部落,其部落武士通过掳

掠的补充,合格士兵比例要远远高于聚族而居的晋人。

在此条件下,胡族终于有资格成为与朝廷争夺人户控制权的“竞争者”。

我们知道,晋朝的军事制度,脱胎于曹魏,曹魏的中外军、士家制度,归根结底就是一

套“国家部曲”制。

世袭的兵户就是皇帝、国家的“私兵部曲”,在削除地方的州郡兵权后,以“专职”的

兵户来维持国家的国防。这部分“国家部曲”在“八王之乱”中屡屡卷入,最终自我消

耗,无力对抗北方蛮族的跃马弯刀,这个责任,确实是要司马家的诸位“野心家”来负

但是更重要一点是,无论是匈奴汉的刘渊,还是后来的羯人的后赵,乃至于前秦、北魏

,其崛起都不单单靠着骑马的本部族兵,而仰赖于当时仍在北方的汉人家族支持。

无论他们是寒素出身也好,是累代公卿也罢,都是他们构成了这些“乱华”的霸史的基

石,比如后赵石勒、石虎部下出身乞活军的李农,冉闵等人,谋士张宾、程瑕等人,比

如前秦苻坚部下的王猛,比如北魏的三朝元老崔浩等等。

这些汉人士人为了改变命运,一展抱负而屈身事胡,也赖不着司马懿,毕竟就算是文景

之治的时候,汉朝也能出中行说这样的汉奸……而这些胡人政权如果只靠着本族武力和

财力,也根本不可能问鼎中原,更没法最终建立政权。

在很多人的脑中都有一个错误概念,就是敢杀人者得天下,或者说,五胡就是靠着敢于

吃人的残忍才乱了“华”。

事实上,中国历史上从来不缺类似的“兽军”,在隋末有吃人魔王朱粲,唐末有捣人为

肉饼的黄巢,元末用铁刷子刷人的“淮右军”,就连明末在登州反叛的东江兵,据守锦

州的祖大寿,都没少吃人,真成气候,得天下,靠这种弥漫着流氓无产者气息的残忍,

是远远不够的。

真正的力量是政权组织的力量,谁能快速地化家为国,化部为国,谁才能掌握这股真正

强大的力量,而五胡乱华的十六国更迭,恰恰是因为他们走向了文明,而不是依赖着低

档次的野蛮。

这种文明的输出和士人的卖身投靠, 也可以说是西晋的门第制度扼杀了人才的上升通道

……可它是从曹魏那儿继承来的啊……难道各位还要再追着骂一骂曹丞相不成?

History 历史
20 个回复
liyiyouwanan
liyiyouwanan 04月26日

早说了

根子在张奂和窦宪

【 在 infinetely (∞∞∞∞∞∞∞∞)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是一个老问题了,《军师联盟》播出的时候,已经有人骂了一波司马家了,言之凿凿

: 地痛斥司马懿应该为“五胡乱华”中丧生的华夏儿女负责。

: 不过,这话到底靠不靠谱呢?

: ...................

gongtsinese
民族英雄苏宁李昂 04月26日

扯远了

【 在 infinetely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是一个老问题了,《军师联盟》播出的时候,已经有人骂了一波司马家了,言之凿凿

: 地痛斥司马懿应该为“五胡乱华”中丧生的华夏儿女负责。

: 不过,这话到底靠不靠谱呢?

: ...................

newjun
anki 04月26日

司马懿带给司马家最大的问题就是得位不正

得位不正这个事太影响皇权的号召力了

就东汉末年那种状态

中央政府被团灭的情况下

汉献帝还有人抢

只能说

西晋末年的皇帝太惨了

liyiyouwanan
liyiyouwanan 04月26日

司马是汝颖士族的代表

压制诸葛亮,灭公孙,灭曹爽,灭王凌灭毌丘俭灭诸葛诞,灭蜀灭吴,实打实打下的天下

这都得国不正,什么是得国正

那刘裕打着司马家的旗号灭南燕灭后秦,算不算得国不正

【 在 newjun (anki) 的大作中提到: 】

: 司马懿带给司马家最大的问题就是得位不正

: 得位不正这个事太影响皇权的号召力了

: 就东汉末年那种状态

: ...................

wjhtingerx
ca6140 04月26日

曹丕

【 在 infinetely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是一个老问题了,《军师联盟》播出的时候,已经有人骂了一波司马家了,言之凿凿

: 地痛斥司马懿应该为“五胡乱华”中丧生的华夏儿女负责。

: 不过,这话到底靠不靠谱呢?

: ...................

newjun
anki 04月26日

这是你去找王导争论去

【 在 liyiyouwanan 的大作中提到: 】

: 司马是汝颖士族的代表

: 压制诸葛亮,灭公孙,灭曹爽,灭王凌灭毌丘俭灭诸葛诞,灭蜀灭吴,实打实打下的天下

: 这都得国不正,什么是得国正

: ...................

szu
NNN 04月26日

就是他和曹操,君主不信任限制武将,武将一有机会就造反,像汉朝三国一样忠义之士上下同心,拿出一根小手指头就把五胡都灭了

【 在 infinetely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是一个老问题了,《军师联盟》播出的时候,已经有人骂了一波司马家了,言之凿凿

: 地痛斥司马懿应该为“五胡乱华”中丧生的华夏儿女负责。

: 不过,这话到底靠不靠谱呢?

: ...................

liyiyouwanan
liyiyouwanan 04月26日

为啥

王导说了算?

王导也是屁股决定脑袋,才说那样的话的吧

【 在 newjun (anki)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是你去找王导争论去

ceiba1985
归去来兮 04月26日

王导只是讲了下司马家得天下的过程,羞愧万分的是晋明帝。

【 在 liyiyouwanan 的大作中提到: 】

: 为啥

: 王导说了算?

: 王导也是屁股决定脑袋,才说那样的话的吧

: ...................

wr960204
武稀松 04月26日

这问题是好几件事凑一起了。

首先是汉武帝开始喜欢把投降的匈奴等胡人内附,埋藏了隐患。这些内附的胡人学习了汉人先进的武器和技术,如果有变又在长城以内。

其次是西晋八王之乱,互相杀,杀到国力衰弱。之前汉人强大的时候随便一个军阀都吊打胡人。弱鸡军阀公孙瓒在匈奴鲜卑人眼里就是大魔王。曹操可以斩杀踏顿。汉,魏,晋任何一个政府指令那些匈奴鲜卑就算被赐死都不敢违抗。结果刚好赶上八王之乱,互相杀来杀去,精锐大损,又来把匈奴武装起来,让他们替自己打,结果匈奴控制不住了。

ouyangqzh
海浪 04月26日

其实内迁也行,但如果之初便强制同化 无论是民族族属还是民俗均按汉人算,那都内迁几十上百年了还不早搞定了

【 在 infinetely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是一个老问题了,《军师联盟》播出的时候,已经有人骂了一波司马家了,言之凿凿

: 地痛斥司马懿应该为“五胡乱华”中丧生的华夏儿女负责。

: 不过,这话到底靠不靠谱呢?

: ...................

moma
猛犸 04月26日

不是,两个必要前提都不是司马懿实现的,一个前提是爆发八王之乱(强枝弱干+智障皇帝)自相驱除,一个是各民族内迁介入中原政事(从东汉以来少民内迁政策),勉强算的话,首罪当属司马炎。司马懿只实现了权臣架魏,后面开国建制算不到他头上。

【 在 infinetely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是一个老问题了,《军师联盟》播出的时候,已经有人骂了一波司马家了,言之凿凿

: 地痛斥司马懿应该为“五胡乱华”中丧生的华夏儿女负责。

: 不过,这话到底靠不靠谱呢?

: ...................

Demigod
赎罪的半神 04月26日

内附在哪个朝代都正常,连宋朝都有。汉朝时候同化的胡人明显比后来参加逐鹿那些多,关键还是自己得强

【 在 wr960204 (武稀松)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问题是好几件事凑一起了。

: 首先是汉武帝开始喜欢把投降的匈奴等胡人内附,埋藏了隐患。这些内附的胡人学习了汉人先进的武器和技术,如果有变又在长城以内。

: 其次是西晋八王之乱,互相杀,杀到国力衰弱。之前汉人强大的时候随便一个军阀都吊打胡人。弱鸡军阀公孙瓒在匈奴鲜卑人眼里就是大魔王。曹操可以斩杀踏顿。汉,魏,晋任何一个政府指令那些匈奴鲜卑就算被赐死都不敢违抗。结果刚好赶上八王之乱,互相杀来杀去,精锐大损,

: ...................

forgauss
持节都督中外军事开府录尚书事高秀岩 04月27日

源头责任是司马炎,继承人问题导致西晋八王之乱。

直接责任是司马颖,放刘渊回去招揽匈奴旧部造反。

【 在 infinetely (∞∞∞∞∞∞∞∞)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解答:“五胡乱华”这场历史悲剧的罪魁祸首到底是不是司马懿?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Apr 26 11:01:35 2020), 站内

: 这是一个老问题了,《军师联盟》播出的时候,已经有人骂了一波司马家了,言之凿凿

: 地痛斥司马懿应该为“五胡乱华”中丧生的华夏儿女负责。

: 不过,这话到底靠不靠谱呢?

: 还是先看下原问题:

: 为什么说五胡乱华这一场悲剧,罪魁祸首就是司马懿?

: 这条出自今日头条网友的问题指向性够明显的,基本上已经把司马懿先期钉在耻辱柱上

: ,唾上三天的痰了,但是三解,还是得好好拆解一下。

: 回答如下:

: 这个设问逻辑,其实就是“安史之乱的罪魁祸首是唐太宗李世民”、“鸦片战争惨败的

: 罪魁祸首是努尔哈赤”或者说,“土木堡之变的罪魁祸首是朱元璋”,为啥?因为制造

: 这些悲剧的都是他们的后人啊。

: 这么延展一下,可能有朋友要笑了,其实一点都不可笑,因为这种逻辑在我们讨论历史

: 问题时无比常见,也就是“找罪犯”,安排一个责任人,这个责任人未必真的切实相关

: ,但是得耳熟能详。

: 一般来说,知道西晋的开国君主是晋武帝司马炎的,已经比知道司马懿的少了,能把八

: 王之乱的一群司马家藩王名字对得上的,就更是少之又少,既然《三国演义》流行,那

: 么,司马仲达就给你的一干子孙背背锅吧……

: 再进一步来说,对于很多观者而言,强汉、三国的马蹄声仍在耳畔,五胡的屠刀就落在

: 了中原,实在让他们感情上无法接受,既然我们2000年来一直是先进的、强大的,为什

: 么会这么“弱”?

: 为了把“弱”这个结论排除掉,近代史上最流行的“抓汉奸”游戏,就必须要上演,所

: 谓主流是好的,可惜领头儿的是蠢蛋……

: 其实,五胡乱华的结果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 北方、西方少数民族的内附,并不是自西晋开始的,而是从西汉、东汉时代已经开始了

: 。

: 首先是南匈奴的内附,长期居于并州,也就是今天的山西省。

: 其次是羌人,东汉永和六年,“东、西羌遂大合。”这个大合的时代,是在东汉顺帝治

: 下,公元141年。

: 对于东西羌的定义,胡三省注《资治通鉴》说:

: 羌居安定、北地、上郡、西河者,谓之东羌;居陇西、汉阳,延及金城塞外者,谓之西

: 羌。

: 上述的郡名,都是正经的“汉郡”,可不是塞外之地。

: 羌人的折腾,甚至还要上溯30多年,在东汉安帝永初二年(108年),先零别种滇零称天子

: 于北地,滇零“招集武都参狼,上郡、西河诸杂种,众遂大盛”。

: 永初五年(111年)“羌既转盛,而二千石、令、长多内郡人,并无战守意,皆争上徙郡县

: 以避寇难。朝廷从之,遂移陇西徙襄武,安定徙美阳,北地徙池阳,上郡徙衙。百姓恋

: 土,不乐去旧,遂乃刈其禾稼,发彻室屋,夷营壁,破积聚。时连旱蝗饥荒,而驱蹙劫

: 略,流离分散,随道死亡,或弃捐老弱,或为人仆妾,丧其太半。”

: 这说的是为了躲避羌人的侵袭,东汉朝廷干脆迁徙了陇西郡、安定郡、北地郡和上郡的

: 郡府所在地,而其迁徙的目的地,襄武是在陇西境内,美阳、池阳、衙都在三辅境内。

: 所谓三辅就是汉代关中的行政区域——京兆、左冯翊、右扶风,已经算是关中的核心区

: 域了。

: 然而,在羌人的迁徙进攻之下,东汉朝廷只能一步步地退却。

: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 很简单,打不过。

: 东汉王朝并不是不想雄起,但是前后数次的平羌战争,耗费了数以十亿计的钱财,结果

: 也不过是遏制了羌人种落由农牧分界线(长城线)向内的迁徙进攻,这种军事上的形势

: ,有多方面的成因。

: 既有东汉王朝统治中心东迁,关中地区相对空虚的因素;也有政治、军事制度变迁,守

: 内虚外的不足;更有气候变冷导致的求生疯狂,以及农业区域逐步南移的迫不得已。

: 不过无论如何,这个进程到三国时代也没有完结, 反而由于各个割据势力互相残杀过程

: 中造成的编户齐民的减少和地方的残破,而给这些胡族的迁移带来了更多的便利条件,

: 甚至还有主动招引各胡族部落进入中原参战的。

: 此时出现在中原争霸战争中的胡族,就至少有匈奴兵、鲜卑兵、乌桓兵和羌兵、氐兵,

: 除了羯人仍旧在南匈奴的统治下作为附庸低头为奴为婢,其余的种落,都在一步步向中

: 原进发,并逐步学习了南方的文明。

: 到了西晋时,晋人江统在其《徙戎论》中曾惊叹:

: 关中之人百余万口,率其多少,戎狄居半。

: 这个结果,不是司马家变出来的,而是汉末的争霸战争杀出来的。

: 实事求是讲,关中只有百余万口,已经是很惊悚的事情了,在西汉末年,仅仅长安和几

: 个陵县周边,就不止这些人口,而其中竟然还有一半的戎狄外族,就更是在地广人稀之

: 上增加了新的困境。

: 这样的人口背景下,胡人种落以部落为单位的社会单元,至少在武力上,终于对地方上

: 的诸夏人群形成了实质性的威胁。

: 试想,所谓的“坞堡”部曲只不过是聚集几千农夫自保,其中真正合格的军人,可能连

: 百分之一都没有,也就是只有几十人的核心武力,而一个胡族部落,其部落武士通过掳

: 掠的补充,合格士兵比例要远远高于聚族而居的晋人。

: 在此条件下,胡族终于有资格成为与朝廷争夺人户控制权的“竞争者”。

: 我们知道,晋朝的军事制度,脱胎于曹魏,曹魏的中外军、士家制度,归根结底就是一

: 套“国家部曲”制。

: 世袭的兵户就是皇帝、国家的“私兵部曲”,在削除地方的州郡兵权后,以“专职”的

: 兵户来维持国家的国防。这部分“国家部曲”在“八王之乱”中屡屡卷入,最终自我消

: 耗,无力对抗北方蛮族的跃马弯刀,这个责任,确实是要司马家的诸位“野心家”来负

: 。

: 但是更重要一点是,无论是匈奴汉的刘渊,还是后来的羯人的后赵,乃至于前秦、北魏

: ,其崛起都不单单靠着骑马的本部族兵,而仰赖于当时仍在北方的汉人家族支持。

: 无论他们是寒素出身也好,是累代公卿也罢,都是他们构成了这些“乱华”的霸史的基

: 石,比如后赵石勒、石虎部下出身乞活军的李农,冉闵等人,谋士张宾、程瑕等人,比

: 如前秦苻坚部下的王猛,比如北魏的三朝元老崔浩等等。

: 这些汉人士人为了改变命运,一展抱负而屈身事胡,也赖不着司马懿,毕竟就算是文景

: 之治的时候,汉朝也能出中行说这样的汉奸……而这些胡人政权如果只靠着本族武力和

: 财力,也根本不可能问鼎中原,更没法最终建立政权。

: 在很多人的脑中都有一个错误概念,就是敢杀人者得天下,或者说,五胡就是靠着敢于

: 吃人的残忍才乱了“华”。

: 事实上,中国历史上从来不缺类似的“兽军”,在隋末有吃人魔王朱粲,唐末有捣人为

: 肉饼的黄巢,元末用铁刷子刷人的“淮右军”,就连明末在登州反叛的东江兵,据守锦

: 州的祖大寿,都没少吃人,真成气候,得天下,靠这种弥漫着流氓无产者气息的残忍,

: 是远远不够的。

: 真正的力量是政权组织的力量,谁能快速地化家为国,化部为国,谁才能掌握这股真正

: 强大的力量,而五胡乱华的十六国更迭,恰恰是因为他们走向了文明,而不是依赖着低

: 档次的野蛮。

: 这种文明的输出和士人的卖身投靠, 也可以说是西晋的门第制度扼杀了人才的上升通道

: ……可它是从曹魏那儿继承来的啊……难道各位还要再追着骂一骂曹丞相不成?

: --

westholly
行愿俱足 04月28日

从西汉末开始 政治思想开始停滞 然后政治实践进入缓慢的衰退

五胡乱华是当时统治阶层从思想到执政能力衰退的结果

这种衰退到华夏正统阶层的大部分南渡后都一直没有停止 直到最终消亡

少部分留在北方华夏士族和胡族合作融合 最终成为新辉煌的火种

【 在 infinetely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是一个老问题了,《军师联盟》播出的时候,已经有人骂了一波司马家了,言之凿凿

: 地痛斥司马懿应该为“五胡乱华”中丧生的华夏儿女负责。

: 不过,这话到底靠不靠谱呢?

: ...................

decentWay
铁憨憨 04月28日

正史讲的正相反。

鉴于曹魏缺乏辅助皇帝的亲属权臣,被司马家夺了天下,司马炎大封子侄宗亲,个个手执地方大权。当司马炎死后,惠帝谙弱,贾后嚣张。于是各个地方实权亲王陆续进京,杀来杀去,弄得天下大乱。

五胡内迁方面。主要是经过三国战乱,汉人口急剧减少。内地出现大量荒地无人耕种。有了这个土地空间,才使胡人内迁之可能。

倘若内地人口充裕,哪来土地给外来胡人?

所以,人口问题,才是关键。

【 在 moma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是,两个必要前提都不是司马懿实现的,一个前提是爆发八王之乱(强枝弱干+智障皇帝)自相驱除,一个是各民族内迁介入中原政事(从东汉以来少民内迁政策),勉强算的话,首罪当属司马炎。司马懿只实现了权臣架魏,后面开国建制算不到他头上。

newjun
anki 04月28日

八王之乱结束之后

汉人在北方还是站绝大多数

并且西晋最后的皇帝

并不昏庸

但是汉人

或者说汉族士族

并不愿意去勤王

即使像张轨这样的忠臣

也很难动员凉州出兵勤王

而且勤王部队在路上的待遇并不太好

这个事实就不好用司马炎或者司马颖来解释了

【 在 forgauss 的大作中提到: 】

: 源头责任是司马炎,继承人问题导致西晋八王之乱。

: 直接责任是司马颖,放刘渊回去招揽匈奴旧部造反。

macus2018
sam·lily 04月28日

说的对,历史不是个人创造的,潮流而已。

不过最后一点,九品中正制来源可以追的更早,

东汉的举贤良,进而形成党派,进而品定门第

【 在 infinetely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是一个老问题了,《军师联盟》播出的时候,已经有人骂了一波司马家了,言之凿凿

: 地痛斥司马懿应该为“五胡乱华”中丧生的华夏儿女负责。

: 不过,这话到底靠不靠谱呢?

: ...................

forgauss
持节都督中外军事开府录尚书事高秀岩 04月28日

晋愍帝就是一小孩,被权臣控制,说话不算数。

这个在长安的小朝廷能坚持几年,主要是靠鲜卑拓跋部

在东线牵制了刘汉,拓跋部后来因内乱无法支援了,

很快就被刘汉灭掉了。

汉人虽然在北方人数不少,但因八王之乱,很多下层汉人实际上加入了

石勒、王弥等人的部队反抗朝廷。

【 在 newjun (anki)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解答:“五胡乱华”这场历史悲剧的罪魁祸首到底是不是司马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Apr 28 11:41:42 2020), 站内

: 八王之乱结束之后

: 汉人在北方还是站绝大多数

: 并且西晋最后的皇帝

: 并不昏庸

: 但是汉人

: 或者说汉族士族

: 并不愿意去勤王

: 即使像张轨这样的忠臣

: 也很难动员凉州出兵勤王

: 而且勤王部队在路上的待遇并不太好

: 这个事实就不好用司马炎或者司马颖来解释了

: 【 在 forgauss 的大作中提到: 】

: : 源头责任是司马炎,继承人问题导致西晋八王之乱。

: : 直接责任是司马颖,放刘渊回去招揽匈奴旧部造反。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