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之思之,鬼神告之--思考之外的话

tongxl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叫胡马度阴山 10月17日 字数 1747

这几天不少电话,内容我也懒得给大家复述了。无非劝我做人留一线。正事后面还忙不完,也实在懒得跟这些人纠结。

我喜欢早年的水木,我的师傅那时候和我用全国的第一个ddn专线,上海峡对岸高校的bbs,也上水木,学习各种计算机知识。水木的crack版是我的最爱,我们那时候为了全单位能上网,下载了一个古老的代理软件wingate,然后自己拿着debug破解,也记得某个大牛的签名档是,勇,努力学习gre中,从水木最早听到那首唧唧复唧唧的出国歌…………无数有趣的回忆。即使到了2007年,依然能在水木上找人讨论超算的优化技术。

我的师傅当时的id是pathfinder,我的id一直没有变过。中间各种变故,可能显示的时间不是我最早注册的时间了。那个时代的水木,充满了活力,无数睿智的人在水木活跃。有时候一句有趣的跟帖,如醍醐灌顶。这次跟帖里面,也有非常非常给人启迪的语句,比如说把中国一年的科研费给gilbert都有的赚;再比如有人说道了我们有些人把科学和工程对立,这些总能启发人去思考的妙语在今天的水木真的很稀少了。对于科学和工程对立这个,一定意义上,某些自以为是科学家,煽动技术和科学对立。从动机来说,无非一个是想垄断知识,以科学名义为自己构筑特权的护城河,获取超出自己能力之外的利益。另外就是用高深的名词故弄玄虚,掩盖自己的无能和卑劣。至于说科研费给gilbert,是我们的高等教育动机、教材、评价方法以及老师的队伍,真的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了。

我的好友,空军的功勋试飞员,职业生涯摔过两架喷气飞机。他很多年前给我说过,一个种群的强大,需要每一只工蜂不求回报的奉献,我就是其中一只;我当时就说,也算我一只吧。

每一只工蜂的力量都是渺小的,在历史的大潮中甚至显得非常的可笑,让人觉得有些自不量力。正是这每一只工蜂,才促成了整个种群的的强大。为了种群,明知道必死,也会挺身而出,做最后的拼刺。

如果我们种群都是好死不如赖活,识时务者为俊杰的个体,那就不会有黄花岗72烈士,也不会有长眠在白山黑水之中的杨靖宇将军。

国难之时,当为国难之士。愿我们种群强盛。

————————————————————————————

CAS 中国科学院
3 个Like
7 个回复
BruceLau
Bruce 10月17日

顶您!

【 在 tongxl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叫胡马度阴山)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几天不少电话,内容我也懒得给大家复述了。无非劝我做人留一线。正事后面还忙不完,也实在懒得跟这些人纠结。

:     我喜欢早年的水木,我的师傅那时候和我用全国的第一个ddn专线,上海峡对岸高校的bbs,也上水木,学习各种计算机知识。水木的crack版是我的最爱,我们那时候为了全单位能上网,下载了一个古老的代理软件wingate,然后自己拿着debug破解,也记得某个大牛的签名档是,

frs
Wish you were here 10月17日

上一个帖子 我估计由于出现了太多实名人物 出于各种原因 您最后选择了删帖

其实帖子下面好多讨论是很有意思的

但是出现了实名人物 难免会带来一些实际的问题

同样 这个帖子 我个人还是建议把横线后面那段删了

这样的东西 总会被一些人放大 原本的意思也很容易被扭曲

【 在 tongxl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叫胡马度阴山)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几天不少电话,内容我也懒得给大家复述了。无非劝我做人留一线。正事后面还忙不完,也实在懒得跟这些人纠结。

:     我喜欢早年的水木,我的师傅那时候和我用全国的第一个ddn专线,上海峡对岸高校的bbs,也上水木,学习各种计算机知识。水木的crack版是我的最爱,我们那时候为了全单位能上网,下载了一个古老的代理软件wingate,然后自己拿着debug破解,也记得某个大牛的签名档是,

tongxl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叫胡马度阴山 10月17日

谢谢建议。

上个帖子本来也是给大领导写的,选择可以贴出来已经很客气了。我个人倒是没啥

就是身边很多朋友顶不住。

每个人力量都很渺小,但是每个人都去做正确的事情,后面总会有希望。谢谢版主的宽容

【 在 frs 的大作中提到: 】

: 上一个帖子 我估计由于出现了太多实名人物 出于各种原因 您最后选择了删帖

: 其实帖子下面好多讨论是很有意思的

: 但是出现了实名人物 难免会带来一些实际的问题

: ...................

jijacques
天天向上 10月17日

见到了大牛。。。

subidiot
subidiot 10月17日

顶一下

【 在 tongxl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几天不少电话,内容我也懒得给大家复述了。无非劝我做人留一线。正事后面还忙不完,也实在懒得跟这些人纠结。

:     我喜欢早年的水木,我的师傅那时候和我用全国的第一个ddn专线,上海峡对岸高校的bbs,也上水木,学习各种计算机知识。水木的crack版是我的最爱,我们那时候为了全单位能上网,下载了一个古老的代理软件wingate,然后自己拿着debug破解,也记得某个大牛的签名档是,勇,努力学习gre中,从水木最早听到那首唧唧复唧唧的出国歌…………无数有趣的回忆。即使到了2007年,依然能在水木上找人讨论超算的优化技术。

:     我的师傅当时的id是pathfinder,我的id一直没有变过。中间各种变故,可能显示的时间不是我最早注册的时间了。那个时代的水木,充满了活力,无数睿智的人在水木活跃。有时候一句有趣的跟帖,如醍醐灌顶。这次跟帖里面,也有非常非常给人启迪的语句,比如说把中国一年的科研费给gilbert都有的赚;再比如有人说道了我们有些人把科学和工程对立,这些总能启发人去思考的妙语在今天的水木真的很稀少了。对于科学和工程对立这个,一定意义上,某些自以为是科学家,煽动技术和科学对立。从动机来说,无非一个是想垄断知识,以科学名义为自己构筑特权的护城河,获取超出自己能力之外的利益。另外就是用高深的名词故弄玄虚,掩盖自己的无能和卑劣。至于说科研费给gilbert,是我们的高等教育动机、教材、评价方法以及老师的队伍,真的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了。

: ...................

subidiot
subidiot 10月17日

很多人把技术和科学对立起来,搞鄙视链,非常不妥

【 在 tongxl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几天不少电话,内容我也懒得给大家复述了。无非劝我做人留一线。正事后面还忙不完,也实在懒得跟这些人纠结。

:     我喜欢早年的水木,我的师傅那时候和我用全国的第一个ddn专线,上海峡对岸高校的bbs,也上水木,学习各种计算机知识。水木的crack版是我的最爱,我们那时候为了全单位能上网,下载了一个古老的代理软件wingate,然后自己拿着debug破解,也记得某个大牛的签名档是,勇,努力学习gre中,从水木最早听到那首唧唧复唧唧的出国歌…………无数有趣的回忆。即使到了2007年,依然能在水木上找人讨论超算的优化技术。

:     我的师傅当时的id是pathfinder,我的id一直没有变过。中间各种变故,可能显示的时间不是我最早注册的时间了。那个时代的水木,充满了活力,无数睿智的人在水木活跃。有时候一句有趣的跟帖,如醍醐灌顶。这次跟帖里面,也有非常非常给人启迪的语句,比如说把中国一年的科研费给gilbert都有的赚;再比如有人说道了我们有些人把科学和工程对立,这些总能启发人去思考的妙语在今天的水木真的很稀少了。对于科学和工程对立这个,一定意义上,某些自以为是科学家,煽动技术和科学对立。从动机来说,无非一个是想垄断知识,以科学名义为自己构筑特权的护城河,获取超出自己能力之外的利益。另外就是用高深的名词故弄玄虚,掩盖自己的无能和卑劣。至于说科研费给gilbert,是我们的高等教育动机、教材、评价方法以及老师的队伍,真的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了。

: ...................

tongxl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叫胡马度阴山 10月18日

另外,我自己也有一些技术的事情要落实。不妨暂且放两年,i'll be back

【 在 frs 的大作中提到: 】

: 上一个帖子 我估计由于出现了太多实名人物 出于各种原因 您最后选择了删帖

: 其实帖子下面好多讨论是很有意思的

: 但是出现了实名人物 难免会带来一些实际的问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