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川点评张亚勤从微软跳槽到百度

davi101
恒之 2014-09-09 字数 1920

http://phdtree.org/

王小川在知乎上发表的对于张亚勤离开微软的看法:

离职跳槽,可以从多个视角来分析,比如传言马云说的两个标准:“1.钱没给够;2.受委屈了”,也是普世真理,放到张亚勤身上一样实用(有点大不敬这么分析,张亚勤曾经是搜狐的独立董事,可是我老板的老板)。当用普世真理来分析的时候,反而就没有足够好的针对性。我们更需要的是透过这个个例看到趋势,看明白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是这个时候离开,为什么去的的百度,其中蕴含的机缘以及趋势上的必然性。

一种趋势性的说法是“这标志着外企红毯的消失”,我不同意这种说法,甚至觉得都没有必要点进去细看。因为微软亚洲研究院就不一个企业或者企业分支,本身并不承担企业的制造和销售等基本职能,就别套在外企里来分析。

张亚勤提及“使命达成”后从微软研究院离职,可以视为是互联网研发模式对企业学术研究模式的颠覆性胜利。众所周知,微软研究院的研究有应用层面的,也有偏基础层面的,但是这种“基础”也比不过高校和国立机构能够做得更基础,故而成为“夹心层”。互联网的威力在于极速的市场应变,从市场需求出发推出产品快速迭代,驱动后面的技术研究快速灵活,以Google为代表把这种技术研究与产品推出的结合发挥到极致。而微软研究院的立项到产出需要3至5年,尤其是亚洲研究院还是异地跨国管理,决策效率低下难以与前端的产品互动,必然会没落。

补充一些信息:我曾经听说亚洲研究院还参与过搜索引擎的反垃圾网页的过滤研究,这种和前台脱节的模式根本就玩不转。搜狗与清华成立了“搜索技术联合实验室”,约定的项目周期是一年,这个是搜狗能够接受的上线,也是和学校互相妥协后的结果。校方觉得一项研究“没有一个三年的积累”很难做好,我理解他们的思路和模式,但也深知这种偏应用层的研究效率是不能够适应互联网市场化竞争的需要的。之后我们拉入光纤专线进学校实验室,以及派驻工程师联合研究,虽然是一年期才验收,每个月甚至每周都要坐到一起讨论项目进展以及了解研究方向上是否有偏差,以及是否有局部的成果可以进行检验和进入实用化,这种节奏我相信对于Google、百度的研究机构也是必须的,但是对于微软研究院必然是不可行的。

总结看来,我还是倾向去看到一种模式对另一种模式的颠覆,这里就是顶尖互联网公司对顶尖软件公司研发模式的颠覆。张亚勤的跳槽,是这个必然趋势的一个表征。

http://phdtree.org/

ITExpress IT业界特快
1 个Like
30 个回复
kangble
kangble 2014-09-09
litchie
x86_64 2014-09-09

这都是扯淡。估计是总部战略收缩的原因。

timematter
Tiuta 2014-09-09

受不了阿三而已,中国精英只认白人做老板。

【 在 davi101 (恒之) 的大作中提到: 】

: 王小川在知乎上发表的对于张亚勤离开微软的看法:

: 离职跳槽,可以从多个视角来分析,比如传言马云说的两个标准:“1.钱没给够;2.受委屈了”,也是普世真理,放到张亚勤身上一样实用(有点大不敬这么分析,张亚勤曾经是搜狐的独立董事,可是我老板的老板)。当用普世真理来分析的时候,反而就没有足够好的针对性。我们更需要的是透过这个个例看到趋势,看明白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是这个时候离开,为什么去的的百度,其中蕴含的机缘以及趋势上的必然性。

: 一种趋势性的说法是“这标志着外企红毯的消失”,我不同意这种说法,甚至觉得都没有必要点进去细看。因为微软亚洲研究院就不一个企业或者企业分支,本身并不承担企业的制造和销售等基本职能,就别套在外企里来分析。

: ...................

Michier
Follow Your Heart 2014-09-09

都是借着这个话题夹带自己的私货而已

连张亚勤在微软具体负责什么都搞不清楚,还给人评头论足呢

【 在 davi101 的大作中提到: 】

: 王小川在知乎上发表的对于张亚勤离开微软的看法:

: 离职跳槽,可以从多个视角来分析,比如传言马云说的两个标准:“1.钱没给够;2.受委屈了”,也是普世真理,放到张亚勤身上一样实用(有点大不敬这么分析,张亚勤曾经是搜狐的独立董事,可是我老板的老板)。当用普世真理来分析的时候,反而就没有足够好的针对性。我们更需要的是透过这个个例看到趋势,看明白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是这个时候离开,为什么去的的百度,其中蕴含的机缘以及趋势上的必然性。

: 一种趋势性的说法是“这标志着外企红毯的消失”,我不同意这种说法,甚至觉得都没有必要点进去细看。因为微软亚洲研究院就不一个企业或者企业分支,本身并不承担企业的制造和销售等基本职能,就别套在外企里来分析。

: ...................

gogototo
没有昵称 2014-09-09

最恨这种快速迭代的办法用在基础技术研究上,所以搜狗只能做到抄袭百度和google,用不要脸下三滥的浏览器收集。

【 在 davi101 的大作中提到: 】

: 王小川在知乎上发表的对于张亚勤离开微软的看法:

: 离职跳槽,可以从多个视角来分析,比如传言马云说的两个标准:“1.钱没给够;2.受委屈了”,也是普世真理,放到张亚勤身上一样实用(有点大不敬这么分析,张亚勤曾经是搜狐的独立董事,可是我老板的老板)。当用普世真理来分析的时候,反而就没有足够好的针对性。我们更需要的是透过这个个例看到趋势,看明白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是这个时候离开,为什么去的的百度,其中蕴含的机缘以及趋势上的必然性。

: 一种趋势性的说法是“这标志着外企红毯的消失”,我不同意这种说法,甚至觉得都没有必要点进去细看。因为微软亚洲研究院就不一个企业或者企业分支,本身并不承担企业的制造和销售等基本职能,就别套在外企里来分析。

: ...................

flythorn
flythorn 2014-09-10

赞,美帝不创新,it业就是停滞状态,所谓糙快猛的互联网思维,更多是商业模式,没什么值得啧啧称赞的

【 在 gogototo 的大作中提到: 】

: 最恨这种快速迭代的办法用在基础技术研究上,所以搜狗只能做到抄袭百度和google,用不要脸下三滥的浏览器收集。

lazuma
lazuma 2014-09-10

他现在负责的是ARD业务部门,MSRA那边基本不关他事,这货连事情状况是什么都没搞清楚就瞎点评

【 在 davi101 的大作中提到: 】

: 王小川在知乎上发表的对于张亚勤离开微软的看法:

: 离职跳槽,可以从多个视角来分析,比如传言马云说的两个标准:“1.钱没给够;2.受委屈了”,也是普世真理,放到张亚勤身上一样实用(有点大不敬这么分析,张亚勤曾经是搜狐的独立董事,可是我老板的老板)。当用普世真理来分析的时候,反而就没有足够好的针对性。我们更需要的是透过这个个例看到趋势,看明白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是这个时候离开,为什么去的的百度,其中蕴含的机缘以及趋势上的必然性。

: 一种趋势性的说法是“这标志着外企红毯的消失”,我不同意这种说法,甚至觉得都没有必要点进去细看。因为微软亚洲研究院就不一个企业或者企业分支,本身并不承担企业的制造和销售等基本职能,就别套在外企里来分析。

: ...................

lonAlpha
虎虎虎 2014-09-10

没道理

还每周迭代?那种能叫“研究”吗? 和沙县小吃老板研究燕饺怎么做更好吃的“研究”一个层次。

【 在 davi101 (恒之)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王小川点评张亚勤从微软跳槽到百度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Sep  9 16:30:20 2014), 站内

: 王小川在知乎上发表的对于张亚勤离开微软的看法:

: 离职跳槽,可以从多个视角来分析,比如传言马云说的两个标准:“1.钱没给够;2.受委屈了”,也是普世真理,放到张亚勤身上一样实用(有点大不敬这么分析,张亚勤曾经是搜狐的独立董事,可是我老板的老板)。当用普世真理来分析的时候,反而就没有足够好的针对性。我们更需要的是透过这个个例看到趋势,看明白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是这个时候离开,为什么去的的百度,其中蕴含的机缘以及趋势上的必然性。

: 一种趋势性的说法是“这标志着外企红毯的消失”,我不同意这种说法,甚至觉得都没有必要点进去细看。因为微软亚洲研究院就不一个企业或者企业分支,本身并不承担企业的制造和销售等基本职能,就别套在外企里来分析。

: 张亚勤提及“使命达成”后从微软研究院离职,可以视为是互联网研发模式对企业学术研究模式的颠覆性胜利。众所周知,微软研究院的研究有应用层面的,也有偏基础层面的,但是这种“基础”也比不过高校和国立机构能够做得更基础,故而成为“夹心层”。互联网的威力在于极速的市场应变,从市场需求出发推出产品快速迭代,驱动后面的技术研究快速灵活,以Google为代表把这种技术研究与产品推出的结合发挥到极致。而微软研究院的立项到产出需要3至5年,尤其是亚洲研究院还是异地跨国管理,决策效率低下难以与前端的产品互动,必然会没落。

: 补充一些信息:我曾经听说亚洲研究院还参与过搜索引擎的反垃圾网页的过滤研究,这种和前台脱节的模式根本就玩不转。搜狗与清华成立了“搜索技术联合实验室”,约定的项目周期是一年,这个是搜狗能够接受的上线,也是和学校互相妥协后的结果。校方觉得一项研究“没有一个三年的积累”很难做好,我理解他们的思路和模式,但也深知这种偏应用层的研究效率是不能够适应互联网市场化竞争的需要的。之后我们拉入光纤专线进学校实验室,以及派驻工程师联合研究,虽然是一年期才验收,每个月甚至每周都要坐到一起讨论项目进展以及了解研究方向上是否有偏差,以及是否有局部的成果可以进行检验和进入实用化,这种节奏我相信对于Google、百度的研究机构也是必须的,但是对于微软研究院必然是不可行的。

: 总结看来,我还是倾向去看到一种模式对另一种模式的颠覆,这里就是顶尖互联网公司对顶尖软件公司研发模式的颠覆。张亚勤的跳槽,是这个必然趋势的一个表征。

: --

: http://phdtree.org/

: --

lctj
大帅哥 2014-09-11

小川水平一直比较低

redbird314
苦逼100年啊100年 2014-09-11

赚钱就行,呵呵

【 在 flythorn 的大作中提到: 】

: 赞,美帝不创新,it业就是停滞状态,所谓糙快猛的互联网思维,更多是商业模式,没什么值得啧啧称赞的

mtiger
米老虎 2014-09-11

有道理

【 在 davi101 的大作中提到: 】

: 王小川在知乎上发表的对于张亚勤离开微软的看法:

: 离职跳槽,可以从多个视角来分析,比如传言马云说的两个标准:“1.钱没给够;2.受委屈了”,也是普世真理,放到张亚勤身上一样实用(有点大不敬这么分析,张亚勤曾经是搜狐的独立董事,可是我老板的老板)。当用普世真理来分析的时候,反而就没有足够好的针对性。我们更需要的是透过这个个例看到趋势,看明白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是这个时候离开,为什么去的的百度,其中蕴含的机缘以及趋势上的必然性。

: 一种趋势性的说法是“这标志着外企红毯的消失”,我不同意这种说法,甚至觉得都没有必要点进去细看。因为微软亚洲研究院就不一个企业或者企业分支,本身并不承担企业的制造和销售等基本职能,就别套在外企里来分析。

: ...................

Fatmy
胖胖 2014-09-11

一直搞不懂,互联网公司曾经拿出过成功的产品吗?

另外,google不属于互联网公司吧。

【 在 davi101 的大作中提到: 】

: 王小川在知乎上发表的对于张亚勤离开微软的看法:

: 离职跳槽,可以从多个视角来分析,比如传言马云说的两个标准:“1.钱没给够;2.受委屈了”,也是普世真理,放到张亚勤身上一样实用(有点大不敬这么分析,张亚勤曾经是搜狐的独立董事,可是我老板的老板)。当用普世真理来分析的时候,反而就没有足够好的针对性。我们更需要的是透过这个个例看到趋势,看明白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是这个时候离开,为什么去的的百度,其中蕴含的机缘以及趋势上的必然性。

: 一种趋势性的说法是“这标志着外企红毯的消失”,我不同意这种说法,甚至觉得都没有必要点进去细看。因为微软亚洲研究院就不一个企业或者企业分支,本身并不承担企业的制造和销售等基本职能,就别套在外企里来分析。

: ...................

korou
kawrou 2014-09-11

废话真多,跳槽很奇怪,谁没跳过?

2.受委屈了”,也是普世真理,放到张亚勤身上一样实用(有点大不敬这么分析,张

亚勤曾经是搜狐的独立董事,可是我老板的老板)。当用普世真理来分析的时候,反

而就没有足够好的针对性。我们更需要的是透过这个个例看到趋势,看明白为什么是

他,为什么是这个时候离开,为什么去的的百度,其中蕴含的机缘以及趋势上的必然

性。

都没有必要点进去细看。因为微软亚洲研究院就不一个企业或者企业分支,本身并不

承担企业的制造和销售等基本职能,就别套在外企里来分析。

【 在 davi101 (恒之) 的大作中提到: 】

: 王小川在知乎上发表的对于张亚勤离开微软的看法:

: 离职跳槽,可以从多个视角来分析,比如传言马云说的两个标准:“1.钱没给够;

: 一种趋势性的说法是“这标志着外企红毯的消失”,我不同意这种说法,甚至觉得

: ...................

vwvwvw
溜边大师 2014-09-11

google是标准的互联网公司

互联网服务是他的主业

当然google拿得出手的成功产品也就那么几个

大部分都在永远的beta阶段

【 在 Fatmy (胖胖)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直搞不懂,互联网公司曾经拿出过成功的产品吗?

: 另外,google不属于互联网公司吧。

Tinro
老天若 2014-09-11

搜狗一手好牌让王小川打相公了

【 在 davi101 (恒之) 的大作中提到: 】

: 王小川在知乎上发表的对于张亚勤离开微软的看法:

: 离职跳槽,可以从多个视角来分析,比如传言马云说的两个标准:“1.钱没给够;2.受委屈了”,也是普世真理,放到张亚勤身上一样实用(有点大不敬这么分析,张亚勤曾经是搜狐的独立董事,可是我老板的老板)。当用普世真理来分析的时候,反而就没有足够好的针对性。我们更

: 一种趋势性的说法是“这标志着外企红毯的消失”,我不同意这种说法,甚至觉得都没有必要点进去细看。因为微软亚洲研究院就不一个企业或者企业分支,本身并不承担企业的制造和销售等基本职能,就别套在外企里来分析。

: ...................

nihaoworld
Justin Bieber 2014-09-11
selfowner
happiness 2014-09-11

re

【 在 lazuma (lazuma) 的大作中提到: 】

: 他现在负责的是ARD业务部门,MSRA那边基本不关他事,这货连事情状况是什么都没搞清楚就瞎点评

clxie
eddy 2014-09-11

三哥排挤中国人 招更多会做PPT的三哥进场?!

【 在 timematter (Tiuta) 的大作中提到: 】

: 受不了阿三而已,中国精英只认白人做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