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敏的成功和现在多数人的不成功 都不是由于体制

skyblacksky
MIT是个好学校 03月22日 字数 406

是于敏确实厉害,你去看当年和于敏共事过的人(很多都是院士)的采访,大家都对于敏的学术能力非常佩服。具体实例也是非常多的,比如物理模型,方程求解,数值方法的问题等等。

你现在的学术能力,远超你的普普通通的同事了吗?现在交给你一个世界级难度的复杂体系的问题(你知道有解),但是任何细节都没有,也没有论文资料可以查阅,全部封锁,然后你的电脑计算能力是别人的1/1000000, 限制时间让你做,而且要一次实验成功,你做的了吗?

QingJiao 青年教师
1 个Like
42 个回复
booya35
booya35 03月22日

这个必须要Re!对于真正的牛人,什么体制都挡不住其光芒!

【 在 skyblacksky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于敏确实厉害,你去看当年和于敏共事过的人(很多都是院士)的采访,大家都对于敏的学术能力非常佩服。具体实例也是非常多的,比如物理模型,方程求解,数值方法的问题等等。

: 你现在的学术能力,远超你的普普通通的同事了吗?现在交给你一个世界级难度的复杂体系的问题(你知道有解),但是任何细节都没有,也没有论文资料可以查阅,全部封锁,然后你的电脑计算能力是别人的1/1000000, 限制时间让你做,而且要一次实验成功,你做的了吗?

dlmaple
ph 03月22日

对啊,哥白尼被烧死了,光芒四射;阿基米德,这些人都在死前发出了光芒,尼采的作品也得到了世人的认可。我不渴望能比肩这些大师,事实上,我连凡夫俗子都算不上,但是“对于真正的牛人,什么体制都挡不住其光芒!”我真的不敢苟同,你这句话可以理解为有光芒的才是人才,但不能说明人才的光芒都发挥出来了。

陈景润的故事你看过没?你想没想过,如果他的文章没被发表的话,怎么评价他?不是真正的牛人?

【 在 booya35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必须要Re!对于真正的牛人,什么体制都挡不住其光芒!

booya35
booya35 03月22日

之前有个id有说过,现在的青椒啊,总是把自己跟牛顿等大科学家联系起来(苦笑一声)。真正能推动社会、人类进步的人其实并不很多,大部分人按部就班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了,想那么多有的没的有什么用。

我没仔细读过陈景润的故事,但印象中好像是他的老师觉得他的确是人才、可以做出东西,所以把他从厦大弄回了中科院?我觉得对于陈景润这样的人才,一定是会有伯乐出现的;如果一直没有等到伯乐,说明自己还不是真正的千里马。

【 在 dlmaple 的大作中提到: 】

: 对啊,哥白尼被烧死了,光芒四射;阿基米德,这些人都在死前发出了光芒,尼采的作品也得到了世人的认可。我不渴望能比肩这些大师,事实上,我连凡夫俗子都算不上,但是“对于真正的牛人,什么体制都挡不住其光芒!”我真的不敢苟同,你这句话可以理解为有光芒的才是人才,但不能说明人才的光芒都发挥出来了。

: 陈景润的故事你看过没?你想没想过,如果他的文章没被发表的话,怎么评价他?不是真正的牛人?

Changi
樟宜 03月22日

实话伤人

给我们这些混得不好的青椒留一点理由和借口好不好

gnwd
gnwd 03月22日

现在的问题是不知道什么才是自己的本职工作

【 在 booya35 的大作中提到: 】

: 之前有个id有说过,现在的青椒啊,总是把自己跟牛顿等大科学家联系起来(苦笑一声)。真正能推动社会、人类进步的人其实并不很多,大部分人按部就班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了,想那么多有的没的有什么用。

: 我没仔细读过陈景润的故事,但印象中好像是他的老师觉得他的确是人才、可以做出东西,所以把他从厦大弄回了中科院?我觉得对于陈景润这样的人才,一定是会有伯乐出现的;如果一直没有等到伯乐,说明自己还不是真正的千里马。

: 【 在 dlmaple 的大作中提到: 】

: : 对啊,哥白尼被烧死了,光芒四射;阿基米德,这些人都在死前发出了光芒,尼采的作品也得到了世人的认可。我不渴望能比肩这些大师,事实上,我连凡夫俗子都算不上,但是“对于真正的牛人,什么体制都挡不住其光芒!”我真的不敢苟同,你这句话可以理解为有光芒的才是人才,但不能说明人才的光芒都发挥出来了。

booya35
booya35 03月22日

哈哈,这确实是个问题!接受自己的平凡,慢慢摸索吧。

【 在 gnwd 的大作中提到: 】

: 现在的问题是不知道什么才是自己的本职工作

loooong
loooong 03月22日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 在 skyblacksky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于敏确实厉害,你去看当年和于敏共事过的人(很多都是院士)的采访,大家都对于敏的学术能力非常佩服。具体实例也是非常多的,比如物理模型,方程求解,数值方法的问题等等。

: 你现在的学术能力,远超你的普普通通的同事了吗?现在交给你一个世界级难度的复杂体系的问题(你知道有解),但是任何细节都没有,也没有论文资料可以查阅,全部封锁,然后你的电脑计算能力是别人的1/1000000, 限制时间让你做,而且要一次实验成功,你做的了吗?

booya35
booya35 03月23日

所以说还是要放平心态,古人都说啦:千里马常有。我觉得大部分人的真实实力其实不会相差太大,但最后有的人有帽子,有的人却是普通青椒,这主要还是跟个人的运气和性格有一定的关系。

【 在 loooong 的大作中提到: 】

: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ssora
Allah Akbar 03月24日

螺丝钉也是需要的。

关键要踏实, 不能总抱怨。

【 在 skyblacksky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于敏确实厉害,你去看当年和于敏共事过的人(很多都是院士)的采访,大家都对于敏的学术能力非常佩服。具体实例也是非常多的,比如物理模型,方程求解,数值方法的问题等等。

: 你现在的学术能力,远超你的普普通通的同事了吗?现在交给你一个世界级难度的复杂体系的问题(你知道有解),但是任何细节都没有,也没有论文资料可以查阅,全部封锁,然后你的电脑计算能力是别人的1/1000000, 限制时间让你做,而且要一次实验成功,你做的了吗?

dlmaple
ph 03月24日

你前面不说“没有等到伯乐,说明自己还不是真正的千里马。”

现在怎么说法变了?

【 在 booya35 的大作中提到: 】

: 所以说还是要放平心态,古人都说啦:千里马常有。我觉得大部分人的真实实力其实不会相差太大,但最后有的人有帽子,有的人却是普通青椒,这主要还是跟个人的运气和性格有一定的关系。

Scattering
光光 03月25日

类似于敏这类人和优秀的研究者还是不能放在一起来说。于敏无论天赋还是能力都要远超过一般的研究者,属于聪明人中的聪明人,这样的人只要能够进入到科研体制,总会出头的。无论是美国、欧洲、苏联、日本、中国。体制对于他们的影响其实不大。

【 在 skyblacksky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于敏确实厉害,你去看当年和于敏共事过的人(很多都是院士)的采访,大家都对于敏的学术能力非常佩服。具体实例也是非常多的,比如物理模型,方程求解,数值方法的问题等等。

: 你现在的学术能力,远超你的普普通通的同事了吗?现在交给你一个世界级难度的复杂体系的问题(你知道有解),但是任何细节都没有,也没有论文资料可以查阅,全部封锁,然后你的电脑计算能力是别人的1/1000000, 限制时间让你做,而且要一次实验成功,你做的了吗?

booya35
booya35 03月25日

不矛盾啊!取决于个人对千里马的标准。如果千里马的标准是做得很好,那千里马确实常有;但如果千里马的标准要达到于敏这样的(这里就不说什么牛顿之类的科学家了,确实不现实),那其实千里马确实也不多。

总之,我的观点就是要正确认知自己的水平,不要自卑,也别过分高估。

【 在 dlmaple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前面不说“没有等到伯乐,说明自己还不是真正的千里马。”

: 现在怎么说法变了?

booya35
booya35 03月25日

类似于敏这类人和优秀的研究者还是不能放在一起来说。于敏无论天赋还是能力都要远超过一般的研究者,属于聪明人中的聪明人,这样的人只要能够进入到科研体制,总会出头的。无论是美国、欧洲、苏联、日本、中国。体制对于他们的影响其实不大。----引用Scattering(光光)的话。

我想所谓的千里马标准或许应该取决于资源是否紧张吧:在资源紧张的情况下,于敏这样的才算千里马;资源可以随便造的时候,基本比较优秀的研究者也算是千里马了:)

【 在 dlmaple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前面不说“没有等到伯乐,说明自己还不是真正的千里马。”

: 现在怎么说法变了?

seckant
apple 03月25日

真有青椒觉得自己是牛人而不是在制造学术垃圾,这也算是好事了,自大比心死要好

【 在 skyblacksky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于敏确实厉害,你去看当年和于敏共事过的人(很多都是院士)的采访,大家都对于敏的学术能力非常佩服。具体实例也是非常多的,比如物理模型,方程求解,数值方法的问题等等。

: 你现在的学术能力,远超你的普普通通的同事了吗?现在交给你一个世界级难度的复杂体系的问题(你知道有解),但是任何细节都没有,也没有论文资料可以查阅,全部封锁,然后你的电脑计算能力是别人的1/1000000, 限制时间让你做,而且要一次实验成功,你做的了吗?

dlmaple
ph 03月25日

好,算你说的有理

【 在 booya35 的大作中提到: 】

: 类似于敏这类人和优秀的研究者还是不能放在一起来说。于敏无论天赋还是能力都要远超过一般的研究者,属于聪明人中的聪明人,这样的人只要能够进入到科研体制,总会出头的。无论是美国、欧洲、苏联、日本、中国。体制对于他们的影响其实不大。----引用Scattering(光光)的话。

: 我想所谓的千里马标准或许应该取决于资源是否紧张吧:在资源紧张的情况下,于敏这样的才算千里马;资源可以随便造的时候,基本比较优秀的研究者也算是千里马了:)

air123
air 03月25日

同意

【 在 skyblacksky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于敏确实厉害,你去看当年和于敏共事过的人(很多都是院士)的采访,大家都对于敏的学术能力非常佩服。具体实例也是非常多的,比如物理模型,方程求解,数值方法的问题等等。

: 你现在的学术能力,远超你的普普通通的同事了吗?现在交给你一个世界级难度的复杂体系的问题(你知道有解),但是任何细节都没有,也没有论文资料可以查阅,全部封锁,然后你的电脑计算能力是别人的1/1000000, 限制时间让你做,而且要一次实验成功,你做的了吗?

wholeholes
一天伙计 03月25日

是这个道理。他肯定是明显高于同时代的人

发自「今日水木 on Mi 10 Pro」

【 在 skyblacksky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于敏确实厉害,你去看当年和于敏共事过的人(很多都是院士)的采访,大家都对于敏的学术能力非常佩服。具体实例也是非常多的,比如物理模型,方程求解,数值方法的问题等等。

: 你现在的学术能力,远超你的普普通通的同事了吗?现在交给你一个世界级难度的复杂体系的问题(你知道有解),但是任何细节都没有,也没有论文资料可以查阅,全部封锁,然后你的电脑计算能力是别人的1/1000000, 限制时间让你做,而且要一次实验成功,你做的了吗?

: --

qsdh
青色的海*积极锻炼 03月25日

一定?

陆家羲的事听说过吗

【 在 booya35 的大作中提到: 】

: 之前有个id有说过,现在的青椒啊,总是把自己跟牛顿等大科学家联系起来(苦笑一声)。真正能推动社会、人类进步的人其实并不很多,大部分人按部就班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了,想那么多有的没的有什么用。

: 我没仔细读过陈景润的故事,但印象中好像是他的老师觉得他的确是人才、可以做出东西,所以把他从厦大弄回了中科院?我觉得对于陈景润这样的人才,一定是会有伯乐出现的;如果一直没有等到伯乐,说明自己还不是真正的千里马。

lengxinyi
水木郁闷男|我是好人 03月25日

主要的限制不是计算能力吧,是预算有限

那会求解计算,都是N个人同时算,然后交叉验算的

【 在 skyblacksky (MIT是个好学校)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于敏确实厉害,你去看当年和于敏共事过的人(很多都是院士)的采访,大家都对于敏的学术能力非常佩服。具体实例也是非常多的,比如物理模型,方程求解,数值方法的问题等等。

: 你现在的学术能力,远超你的普普通通的同事了吗?现在交给你一个世界级难度的复杂体系的问题(你知道有解),但是任何细节都没有,也没有论文资料可以查阅,全部封锁,然后你的电脑计算能力是别人的1/1000000, 限制时间让你做,而且要一次实验成功,你做的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