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吃草记

funew
上思雨的是我偶像 2008-01-13 字数 2384

相比打工仔这个称呼,他们更愿意自称为白领,尽管从实际情况来看,前者更为恰当。

------《地球调查报告》

每天中午到吃饭的时间,Y君总是有些不开心。因为没到这个时候,W君都会问他同样的问题:吃什么?起初Y君还会提供几个选择:A 食堂 B 小炒 C 面条。后来Y君烦了,那一天,当W君再次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Y君斩钉截铁的告诉他:吃屎。

当然,Y君和W君是不可能去吃屎的。除非当某一天,他们肠胃出了问题,吃什么拉什么的时候,才会去吃屎——以便能够正常的拉出屎来。这是一个老笑话,但Y君和W君想到自己除了吃屎竟然想不出别的东西的时候,还是暗自觉得悲哀。

这样的状况也没有持续多久。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中午,W仿佛忘记了从前,重新把那个问题抛了出来:吃什么?Y君略微有些激动,因为很久都没有畅快的喊出答案了。Y君清了清喉咙,气定神闲的说,吃屎。W君回答:吃腻了啊~

Y君不得不正视这个现实:吃屎的答案已经过了保质期,失去原有的作用了。本来这个答案可以解决一切关于吃什么的问题,其作用甚至超过了“随便”。

在W 君和Y君之间关于食品的对话还有很多。W君曾经发现,自己做的剩饭很快就长了蛆。Y君敏锐的捕捉到其中蕴含的价值:你可以把蛆炒了吃啊,高蛋白。W君也极具天赋:是啊,而且千万不能吃完,留一点,等到再生蛆之后,又可以炒来吃了。他们可以将类似的对话一直进行下去,直到以某种东西掩盖掉饥饿的感觉为止。

事情真正发生转机,还是在食堂提高饭价的那天。

Y君和W君天真的认为,提高饭价之后,吃饭的人会变少,不用排那么长的队了。可是当他们看到排队的人群之后,认为自己是不可能在有生之年打到饭菜的,于是他们扭头往回走。

Y君的眼睛看到食堂外的草坪时,突然有了灵感:我们可以吃草啊。

W君连忙摇头:草,你吃的下去啊?

Y君说,你吃过吗?没吃过怎么知道不好吃?那么多蔬菜,以前不也都是草吗?

W君想了想,觉得无法反驳。他于是走向前去,拔了几片草叶子,尝了尝。马上他就把草吐了出来:呸,太难吃了。

Y君说,笨蛋,等我去买瓶辣酱。

起初,排队的人群看到Y君和W君开心的吃草,觉得非常奇怪,窃窃私语,说这两个人疯了。后来,排队的人开始抱怨食堂的饭菜:靠,煮的什么啊,和草一样!最后,排队的人动摇了,“这食堂煮的还不如草呢。你看这两人吃得那叫一个香,再看看这食堂里面吃饭的人,一个二个愁眉苦脸的”

于是,吃草的人越来越多,厂里的绿化带很快被白领们吃光了。食堂的上座率一路下降,后勤部发现大事不妙,一纸通知下来,所有绿化带全部变成了水泥地。食堂重新有了人气,可是吃草的念头已经在每个人的心中生根发芽了。

Y君和W君吃完办公室的两株富贵竹后,突然顿悟了。

Y君说,W,咱们现在吃草就能饱,为什么还要打工呢?

W君说,对啊。要钱也没有用啊。我们去草原吧。

Y君、W君还有很多白领都放弃了工作,自由自在的生活在草原上。他们自豪的宣称:东北虎,西北狼,不如内蒙古小绵羊!

LZU 兰州大学
2 个回复
agedosier
agedosier 2008-01-14

前两天刚和同学讨论过为什么马要受人驱使而不自己去找草吃的问题。

【 在 funew (上思雨的是我偶像) 的大作中提到: 】

: 相比打工仔这个称呼,他们更愿意自称为白领,尽管从实际情况来看,前者更为恰当。

:                                                 ------《地球调查报告》

: 每天中午到吃饭的时间,Y君总是有些不开心。因为没到这个时候,W君都会问他同样的

: 问题:吃什么?起初Y君还会提供几个选择:A 食堂 B 小炒 C 面条。后来Y君烦了,那一

: 天,当W君再次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Y君斩钉截铁的告诉他:吃屎。

: ...................

gavin7430
gavin 2008-01-14

赞新作!

【 在 funew (上思雨的是我偶像) 的大作中提到: 】

: 相比打工仔这个称呼,他们更愿意自称为白领,尽管从实际情况来看,前者更为恰当。

:                                                 ------《地球调查报告》

: 每天中午到吃饭的时间,Y君总是有些不开心。因为没到这个时候,W君都会问他同样的问题:吃什么?起初Y君还会提供几个选择:A 食堂 B 小炒 C 面条。后来Y君烦了,那一天,当W君再次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Y君斩钉截铁的告诉他:吃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