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被打击了,很消沉

bingshuiyue
水兵月 2020-12-03 字数 753

前两天接到一个业务,对方报价很低,是市场价的十分之一,问我做不做,还说以后会有很多类似业务。我想着对方是大领导,说不定可以开拓一个新市场,这个业务我就加会儿班,算是赚点菜钱。

今天发现,对方在中间中转各种材料和信息,不让我接触真正的业务委托方(真正的甲方),我瞬间明白,大部份业务费是被对方吞了。以后再提高报价的可能性也就很小了。

我心情一下子很低落。对方跟真正的甲方其实是不同的公司,明面上没有任何交集的。无非是因为权力的关系,甲方只能把活交给他,他再来找我们乙方干活。他就直接把超过4/5的业务费吞了。这种权力变现的途径很隐蔽,不可能查得到。

我心情很差。想起我的那个搭档,她是因为现实残酷翻身无望,才慢慢自我放弃,越变越懒?

有版友说这很常见。。。但我觉得过了。商务人员拿回扣多少讲点规则,讲办业务的质量。这种没有,完全没底线,就是“我有权力你能拿我怎么样”

WorkLife 职业生涯
2 个Like
71 个回复
slowaction
slowaction 2020-12-03

这是非常常见的商务行为

没什么想不开的

【 在 bingshuiyue 的大作中提到: 】

: 前两天接到一个业务,对方报价很低,是市场价的十分之一,问我做不做,还说以后会有很多类似业务。我想着对方是大领导,说不定可以开拓一个新市场,这个业务我就加会儿班,算是赚点菜钱。

: 今天发现,对方在中间中转各种材料和信息,不让我接触真正的业务委托方(真正的甲方),我瞬间明白,大部份业务费是被对方吞了。以后再提高报价的可能性也就很小了。

: 我心情一下子很低落。对方跟真正的甲方其实是不同的公司,明面上没有任何交集的。无非是因为权力的关系,甲方只能把活交给他,他再来找我们乙方干活。他就直接把超过4/5的业务费吞了。这种权力变现的途径很隐蔽,不可能查得到。

: ...................

bingshuiyue
水兵月 2020-12-03

这跟常见的商业行为还不太一样。

常见的是甲方人员吃回扣,或者说中间介绍人拿回扣,但由于甲方多少是要懂业务的,看重业务的,所以回扣怎么也不会超过50%,行规是20%。

而这种权力变现,由于他跟甲方根本是两个公司,与业务不相关,他根本不在意乙方办业务的质量,会往死里吃,性质比甲方人员拿回扣恶劣多了。

恶劣的点在:因为他有权力,不在乎。所以毫无顾忌、肆无忌惮,没有底线。

【 在 slowaction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是非常常见的商务行为

: 没什么想不开的

laiweiting
我心飞行 2020-12-03

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你这个代码如果能变现还有价值

如果没有变现能力,其实一点价值都没有

【 在 bingshuiyue 的大作中提到: 】

: 前两天接到一个业务,对方报价很低,是市场价的十分之一,问我做不做,还说以后会有很多类似业务。我想着对方是大领导,说不定可以开拓一个新市场,这个业务我就加会儿班,算是赚点菜钱。

: 今天发现,对方在中间中转各种材料和信息,不让我接触真正的业务委托方(真正的甲方),我瞬间明白,大部份业务费是被对方吞了。以后再提高报价的可能性也就很小了。

: 我心情一下子很低落。对方跟真正的甲方其实是不同的公司,明面上没有任何交集的。无非是因为权力的关系,甲方只能把活交给他,他再来找我们乙方干活。他就直接把超过4/5的业务费吞了。这种权力变现的途径很隐蔽,不可能查得到。

: ...................

bingshuiyue
水兵月 2020-12-03

我觉得吃得太过了。

【 在 laiweit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 你这个代码如果能变现还有价值

: 如果没有变现能力,其实一点价值都没有

: ...................

sujkvato
sujkvato 2020-12-03

很简单,把项目做黄就好了。你可能想,做黄好吗?至少要对得起良心吧?以后还怎么混?

实际上这种项目主观做黄也好,客观做黄也好,没可能做好的,技术上就不允许,你认识不到这一点,说明经验还少,没真正吃过苦头。

不仅要黄,而且要让中间人在甲方那里丧失信用,这样以后反而会有各种机会。人家玩弄你,你就不要客气不敢玩人家了,这才是对等。套路很深,就不展开了。

每年倒在这上面的中间人不计其数,基本的规矩都不懂还想出来玩,你不教训他,别人也会教训他。不讲规矩的中间人我见多了,不讲规矩还安稳发大财的中间人我还没见过

【 在 bingshuiyue 的大作中提到: 】

: 前两天接到一个业务,对方报价很低,是市场价的十分之一,问我做不做,还说以后会有很多类似业务。我想着对方是大领导,说不定可以开拓一个新市场,这个业务我就加会儿班,算是赚点菜钱。

: 今天发现,对方在中间中转各种材料和信息,不让我接触真正的业务委托方(真正的甲方),我瞬间明白,大部份业务费是被对方吞了。以后再提高报价的可能性也就很小了。

: 我心情一下子很低落。对方跟真正的甲方其实是不同的公司,明面上没有任何交集的。无非是因为权力的关系,甲方只能把活交给他,他再来找我们乙方干活。他就直接把超过4/5的业务费吞了。这种权力变现的途径很隐蔽,不可能查得到。

: ...................

bingshuiyue
水兵月 2020-12-03

这个中间人是政府领导,不能搞啊。。。所以我才郁闷

【 在 sujkvato 的大作中提到: 】

: 很简单,把项目做黄就好了。你可能想,做黄好吗?至少要对得起良心吧?以后还怎么混?

: 实际上这种项目主观做黄也好,客观做黄也好,没可能做好的,技术上就不允许,你认识不到这一点,说明经验还少,没真正吃过苦头。

: 不仅要黄,而且要让中间人在甲方那里丧失信用,这样以后反而会有各种机会。人家玩弄你,你就不要客气不敢玩人家了,这才是对等。套路很深,就不展开了。

: ...................

originalsin
闷骚的蝎子 2020-12-03

既然不在乎乙方业务的质量,随便弄弄对付一下拿钱走人就是了

【 在 bingshuiyue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跟常见的商业行为还不太一样。

: 常见的是甲方人员吃回扣,或者说中间介绍人拿回扣,但由于甲方多少是要懂业务的,看重业务的,所以回扣怎么也不会超过50%,行规是20%。

: 而这种权力变现,由于他跟甲方根本是两个公司,与业务不相关,他根本不在意乙方办业务的质量,会往死里吃,性质比甲方人员拿回扣恶劣多了。

: ...................

CX5206
陈潇 2020-12-03

你觉得低 可以不接啊,你接了证明 价格合理。、

我觉得吃得太过了。

【 在 laiweit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在 bingshuiyue (水兵月)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 你这个代码如果能变现还有价值

: 如果没有变现能力,其实一点价值都没有

: ...................

bingshuiyue
水兵月 2020-12-03

领导在变现权力,我搞不定。。。下一单,我可能宁愿闲着也不做了

【 在 sujkvato 的大作中提到: 】

: 很简单,把项目做黄就好了。你可能想,做黄好吗?至少要对得起良心吧?以后还怎么混?

: 实际上这种项目主观做黄也好,客观做黄也好,没可能做好的,技术上就不允许,你认识不到这一点,说明经验还少,没真正吃过苦头。

: 不仅要黄,而且要让中间人在甲方那里丧失信用,这样以后反而会有各种机会。人家玩弄你,你就不要客气不敢玩人家了,这才是对等。套路很深,就不展开了。

: ...................

bingshuiyue
水兵月 2020-12-03

不能随便对付的,有很权威的监察机构,业务糊弄不了的

【 在 originalsin 的大作中提到: 】

: 既然不在乎乙方业务的质量,随便弄弄对付一下拿钱走人就是了

bingshuiyue
水兵月 2020-12-03

这是因为我实在业务熟,且手脚麻利,且正好闲着。这个价格被同行看到,会说我不正当竞争。

【 在 CX5206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觉得低 可以不接啊,你接了证明 价格合理。、

: 我觉得吃得太过了。

: ...................

lixianghui
傻瓜 2020-12-03

不可能查得到的为啥会被你查到呢?

【 在 bingshuiyue (水兵月)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今天被打击了,很消沉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Dec  3 13:01:45 2020), 站内

: 前两天接到一个业务,对方报价很低,是市场价的十分之一,问我做不做,还说以后会有很多类似业务。我想着对方是大领导,说不定可以开拓一个新市场,这个业务我就加会儿班,算是赚点菜钱。

: 今天发现,对方在中间中转各种材料和信息,不让我接触真正的业务委托方(真正的甲方),我瞬间明白,大部份业务费是被对方吞了。以后再提高报价的可能性也就很小了。

: 我心情一下子很低落。对方跟真正的甲方其实是不同的公司,明面上没有任何交集的。无非是因为权力的关系,甲方只能把活交给他,他再来找我们乙方干活。他就直接把超过4/5的业务费吞了。这种权力变现的途径很隐蔽,不可能查得到。

: 我心情很差。想起我的那个搭档,她是因为现实残酷翻身无望,才慢慢自我放弃,越变越懒?

: 有版友说这很常见。。。但我觉得过了。商业人员拿回扣多少讲点规则,讲办业务的质量。这种没有,完全没底线,就是“我有权力你能拿我怎么样”

: --

CX5206
陈潇 2020-12-03

这么私密的东西 怎么可能被同行 知道?

这是因为我实在业务熟,且手脚麻利,且正好闲着。这个价格被同行看到,会说我不正当竞争。

【 在 CX5206 的大作中提到: 】

【 在 bingshuiyue (水兵月)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觉得低 可以不接啊,你接了证明 价格合理。、

: 我觉得吃得太过了。

: ...................

sujkvato
sujkvato 2020-12-03

如果是直属领导让他用权力来交换

如果不是直属领导,一样搞,不要客气。你见得太少,除非局级以上领导,否则不值钱.........

眼界太小做不了项目的

【 在 bingshuiyue 的大作中提到: 】

: 领导在变现权力,我搞不定。。。下一单,我可能宁愿闲着也不做了

originalsin
闷骚的蝎子 2020-12-03

那这位"大领导"必然不怕出事,放心瞎弄吧。出了事有"大领导"顶着

【 在 bingshuiyue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能随便对付的,有很权威的监察机构,业务糊弄不了的

bingshuiyue
水兵月 2020-12-03

因为我们要办各种委托手续的,正常都是甲方来办,但中间人一定不允许甲方来办。不让我接触,我就明白了。

明面上是没有痕迹的。

【 在 lixianghui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可能查得到的为啥会被你查到呢?

lixianghui
傻瓜 2020-12-03

没证据为啥版友信你?

【 在 bingshuiyue (水兵月)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今天被打击了,很消沉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Dec  3 13:27:20 2020), 站内

: 因为我们要办各种委托手续的,正常都是甲方来办,但中间人一定不允许甲方来办。不让我接触,我就明白了。

: 明面上是没有痕迹的。

: 【 在 lixianghui 的大作中提到: 】

: : 不可能查得到的为啥会被你查到呢?

: :

: :

: --

bingshuiyue
水兵月 2020-12-03

虽然我不敢,但看到你这样的回复很解气。。。很解气。哈哈哈,底层人的快乐来得也很容易

【 在 sujkvato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是直属领导让他用权力来交换

: 如果不是直属领导,一样搞,不要客气。你见得太少,除非局级以上领导,否则不值钱.........

: 眼界太小做不了项目的

: ...................

bingshuiyue
水兵月 2020-12-03

信不信随你呗

【 在 lixianghui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证据为啥版友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