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读一下丹东诗人山行的八首诗

reims
槛外人 2017-12-05 字数 4939
loading ...

山行,本名高鹏吉,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自由职业。诗作散见于《诗刊》《北京文学》《满族文学》《青年文学家》等刊物,有作品入选《新世纪辽宁诗典》。

前几天shali将山行拉到了我们“水木文学版”的小群里,就读了山行的几首诗。当时,我是这么回复的:“看似破碎的手法,也是大大增强了诗句的包容性与概括能力。” 今天我想结合写作手法与濒临中年的心境,再小读下山行的这八首诗,原作是在中国诗歌网上,感兴趣的朋友请自行浏览(http://www.zgshige.com/c/2016-11-09/2040435.shtml)。

我是标准的工科生毕业,在诗歌写作以及阅读方面都是野路子;所以无论读还是评都纯属个人爱好,不牵涉对诗艺高低的评价,啰嗦这一句也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意气之争啊~~~

黄昏慢慢打开

欲望击碎的蛋壳

吮吸与吐纳都需要

疲惫包容,最后的班车

把身体数进黑暗

明天,另一些面孔

将找还黎明

在这一首里,我们会看到一首诗是如何形成或者说展开的:黄昏打开了,被击碎的蛋壳,疲惫和最后的班车这个好理解,还有紧跟着就要降临的黑暗(并且将身体吞没),以及可想象的黎明,但是在这个新的黎明里出现的将是另外一些新的面孔,这一点很重要。诗句当然是有些晦涩、破碎;我们可以来分解一下这首诗里的用词,有关于自然的词-黄昏、黑暗、明天、黎明,有关乎自己生命本体的-欲望、呼吸、吐纳、身体、疲惫,有比喻(山行今天在群里说了这么一句:诗歌是我们返回语言初始状态的手段;对成年人来说,世界只是一堆用烂的比喻;是孩子帮我们打开了黑暗)-碎蛋壳、班车。我们当然可以不这么去肢解一首诗,在这里罗列的用意是要来尝试理解一下作者的手法,他是在各个诗歌素材之上重新做了剪辑、嫁接;打个比方说:这个手法与调酒、做菜是类似的-你可以只是简单地喝点白酒或红酒,或者将菜做熟了事;但是让我们想想在迪斯尼《美食总动员》里那个天才的小老鼠是怎么看待美食的-几种不同的食材混杂之后将有了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味觉体验-当然这个比方也不是很恰当,只是一个比拟而已。

聪明的读者会问:那么这些手法只是为了达到一种混搭的效果么?这就是我接下去要处理的。山行是70后,四十左右的年龄,和我相仿:这是一个略显尴尬的年龄段-所谓的中年危机来了。在但丁那里,35岁就是人生的中途了。我们走过了人生最风华正茂的时候,身体开始不那么矫健了,受点风就容易着凉,晚上吃多了睡眠就不好了,我们近乎能够看到自己的暮年时光...我们上有老、下有小,我们在事业上可能到了一个瓶颈期或者转折期(以后可能会继续向上,但更可能是掉头向下);最麻烦的是在内在的精神上是处于一个不惑而惑的时候。

所以,诗中的黄昏其实并不是自然界的日落,而是人生的黄昏,这个黄昏并没有来临,只是会慢慢打开。诗中没有“我”这个字,但还是有一个叙述、思索的主体的。虽然依旧是壮年,但“我”的身体经历过欲望的滚压与击打,就犹如破碎的蛋壳;“我”还在吮吸与吐纳,但是疲惫感却是每日的伙伴。人生的黑暗最终会到来,淹没我们的身体,但那并不是结束——还会有人生的“明天”,是我们的孩子(“另一些面孔”)将会找还他们的“黎明”。

一首诗就是一小段生命的旅程。好了,山行的其他七首诗我就不这么细碎了,只是快速地感受一下那些诗行,比如“黑暗说出重量”(《我是欲望操纵的傀儡》),“植物长满车厢/于是,夜压上肩头/它摊开手脚/任凭蚂蚁们将黑色的/躯体搬向黎明”(《等待是一座房间》),这里留下一个问题:黑色的躯体是如何能够走向第二个黎明的?这躯体为什么是黑色的,而搬运黑色躯体的蚂蚁是什么寓意呢?

山行的诗中出现了一个“你”,而你熄灭了我的凝视/转过身体仿佛天空转过云的脊背”(《我是欲望操纵的傀儡》),这个“你”是永恒么——“清晨,婴儿将微笑沾湿你的手臂”(《清晨》),这个“你”显然是婴儿的守护者。

在《一只鸡的死亡过程》中描写了一对世俗的男女,男人是个市场上家禽贩子,杀鸡的动作很熟练;而买鸡的女人则在一旁注视着。这里再提一个问题:难道我们的生活、命运就只是这些凡俗琐事么?“我”和那个“你”之间就没有什么交会,人世间只有生老病死这些轮回么,轮回是一个难以承受的磨盘,无论是对肉体还是灵魂。在《等待是一座房间》中,“等待”一词是何意?在等待什么?

而梦似乎是通灵的一个途径,梦具有间接呈现的形状,“凹陷的枕头/说出一个梦的形状”(《清晨》)。在《一个梦向我走来》中,对于梦的神奇力量与使命,则有更清晰的说明:

一个梦将我反复折叠

它像一匹马载我穿越

黑夜,或者我只是它的

欲望执行者——

一具快递给任何地址的

肉体。逝者们绽放

往昔的姿态与笑容

那么多语言从他们嘴里

流出,黎明却只为我打开

一帧空白的扉页

恰巧前日刚看过皮克斯-迪斯尼的电影《寻梦环游记》,这部电影以墨西哥的亡灵节为素材;梦中的男孩同样在一个神奇的旅程中见到了逝去的长者,他们象活人那样喋喋不休。而在这段旅途之后,“我”又抵达了另外一个黎明。

命定的黑暗是终将来临的,重要的是我们如何面对甚至可能会穿越黑暗。让我们试着读一下《我将自己斟满又倾空》:

我将自己斟满又倾空

我脱下无数身影

向黑暗交替双腿

上紧发条的玩具

吹着泡泡的孩子

一个梦为另一个梦

铺好床榻,于是

一枚球旋转,凭借

外力与自身的力

向孔穴落下句号

在这里,梦又继续发挥着某种力量,并且梦之间形成了某种接力;在梦的魔力之后,似乎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于是/一枚球旋转,凭借/外力与自身的力/向孔穴落下句号。”这几句犹如难解的预言,我想即使是作者本人也无法直言其中的涵义,因为可能是某种力量借用了他的唇舌。

最终的结局是“我进入你/进入黑暗的起点...你亲吻我/亲吻生命的根茎”,这是如何发生的?这里黑暗似乎也不再是令人畏惧的,而是与“你”有关,“进入黑暗的起点”成了一场狂欢,是一次重生,黑暗也是与生命进程紧密相关。最终是所有看似矛盾的要素(黄昏、黎明、黑暗、孤独、欲望、梦境等等)合在了一起,不再那么充满矛盾、困惑与磨难;生命的意义也不再局限于单独的个体,而是成为了一种传递,一种不间断的路程——

时间押解的面孔

从泥土到泥土的路程

(《我进入你》)

Literature 文学艺术
1 个Like
26 个回复
wangcai
旺才×兰鼹鼠 2017-12-07

仅仅从音节上就拗口得不得了

还好意思说是诗歌

reims
槛外人 2017-12-07

我的看法是:现在分行写的都是诗歌~~~

【 在 wangcai (旺才×兰鼹鼠) 的大作中提到: 】

: 仅仅从音节上就拗口得不得了

: 还好意思说是诗歌

ddle
ddle 2017-12-07

说的

我竟

无力反驳

这拥堵的

周四

【 在 reims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的看法是:现在分行写的都是诗歌~~~

reims
槛外人 2017-12-07

这几句写的不错,赞一个

【 在 ddle (ddle)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

: 说的

: 对

: ...................

reims
槛外人 2017-12-07

其实我一开始就说了:不牵涉对诗艺高低的评价;我写这个贴只是提供一个理解诗歌的途径

【 在 reims (槛外人) 的大作中提到: 】

山行,本名高鹏吉,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自由职业。诗作散见于《诗刊》《北京文学》《满族文学》《青年文学家》等刊物,有作品入选《新世纪辽宁诗典》。

: 前几天shali将山行拉到了我们“水木文学版”的小群里,就读了山行的几首诗。当时,我是这么回复的:“看似破碎的手法,也是大大增强了诗句的包容性与概括能力。” 今天我想结合写作手法与濒临中年的心境,再小读下山行的这八首诗,原作是在中国诗歌网上,感兴趣的朋友请

: ...................

lilnelse
不折腾 2017-12-07

哈哈

【 在 ddle (ddle)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

: 说的

: 对

: ...................

reims
槛外人 2017-12-08

咱们不能和网络暴民一样啊,呵呵。

【 在 lilnelse (不折腾) 的大作中提到: 】

: 哈哈

shali
shali 2017-12-08

写诗20年,写得算是挺不错的了,超过百分之九十的诗人了

reims
槛外人 2017-12-08

现在全国有多少诗人?几十万?

【 在 shali (shali) 的大作中提到: 】

: 写诗20年,写得算是挺不错的了,超过百分之九十的诗人了

shali
shali 2017-12-08

会说话 能认字 就可能成为诗人

万分之一来算

【 在 reims 的大作中提到: 】

: 现在全国有多少诗人?几十万?

herry123
herry123 2017-12-08

哇哈厉害了

Kshuimujoke
drinken 2017-12-10

在一片

毫无诗意的土地上

出现了 诗人

就像在一片盐碱地上

看到了庄稼一样

我忍不住要问

这是谁种的 草

pedantry
道貌岸然 沐猴而冠 2017-12-11

说的

我完全

同意的不

能再同意了

而且我觉得

我写的这

篇更有

诗意

【 在 reims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的看法是:现在分行写的都是诗歌~~~

reims
槛外人 2017-12-11

你这个

分行,真不错!

【 在 pedantry (pedantry)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

: 说的

: 我完全

: ...................

koleasu
koleasu 2017-12-11

他们拼命想象斧凿隐喻

终于造成想象缺乏和不被理解

reims
槛外人 2017-12-11

你这个见解非常赞

【 在 koleasu (koleasu) 的大作中提到: 】

: 他们拼命想象斧凿隐喻

: 终于造成想象缺乏和不被理解

SuperCai
阿菜 2017-12-11

打开

水木社区

看到了

几首诗

实在

有点

看不懂

【 在 reims 的大作中提到: 】

山行,本名高鹏吉,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自由职业。诗作散见于《诗刊》《北京文学》《满族文学》《青年文学家》等刊物,有作品入选《新世纪辽宁诗典》。

: ...................

reims
槛外人 2017-12-12

看不懂

不是

你的错

也不会

造成

什么损失

【 在 SuperCai (阿菜)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

: 打开

: 水木社区

: ...................

iknow01
iknow01 2017-12-12

诗歌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