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马金瑜回应质疑:我怕被笑话,不愿承认自己是弱者

nyang
天蓝色的大爷 02月09日 字数 11602

记者 | 特约记者 金飒

编辑 | 刘海川

记者 | 特约记者 金飒

编辑 | 刘海川

跟马金瑜通电话时,电话那头非常嘈杂,夹杂着孩子的尖叫声。

从早上到中午,她的电话一直占线——都是来自各个方面的建议,垂询,采访,以及热心前同事、前同行的分析。终于电话通了——传来马金瑜的哭泣声。

过去24小时的剧情反转,以及各种暴风骤雨般的咒骂,她说“自己如同卷入一场巨大的海啸,几乎要被吞噬掉”。界面新闻试图在她有些语无伦次的话语里,还原被她粉饰为“世外桃源”、时而夹杂家暴的10年。

“成为漩涡中的人,不是本意”

界面新闻:你为什么会选择这个时间公开?

马金瑜:这几年比较困难,借过一些老同事的钱。写一个说明,算是对老同事的回应——这几年到底咋回事,我经历了什么。因为人家也都在说,你在做生意,为啥也不还钱?我一直没跟借钱的同事和朋友说过,难以启齿,大家也不太清楚,关于我的传言很多。

成为漩涡中的人,不是我的本意。当天晚上,我(把文章)发给几个老同事。第二天早上,我看到朋友圈有人转了。再看的时候,已经被放到微博上去,几千个人@我,后来有公众号找我申请转载。昨天(2月6日)一天,我都是懵的,手机响了一天,我也没办法去看,有的直接在骂你为什么不去死。一直有人约我回应,我不敢说,怕又说错,口头表达能力本身就不好。

界面新闻:文章发布后,生活发生了什么改变?

马金瑜:晚上快11点了,我还在大街上,脑子里全是各种声音,各种像火车一样的声音在撞击,然后手机的、微博的声音,还在“咣当”不停。有人后台下单,有人跑到我的微信支付宝给我转钱,我都不敢动。说实话,我不知道我该干什么。我好像在遭遇一场海啸,耳朵里好像听不到(别的),所有的骂声都涌过来。

我试着去翻以前的稿子,以前我讲了很多东西,是那个时候的认知,也有部分被媒体曲解。

界面新闻:朋友们披露你欠了不少债,在以前媒体的报道中,你的网店生意看起来运营得还不错,为什么现在会债台高筑?

马金瑜:(央视《致富经》)报道的那年,我们最高有一个月流水过了45万。当时所有(的东西)都是自己弄的,成本很高。45万的流水,给22个工人发完工资,各种成本全部结掉,不到2万块钱。

当时,我跟微店申请扶贫贷款,雇佣了不少女工,想着让她们能不能在家里干个什么,才想到养藏鸡。院子里搭个小鸡圈,养几十只应该都没问题。于是我们买了不少设备。这种想法,很快被证明很天真。草原上,经常有老鹰飞下来吃鸡,这跟我们想象中的养鸡完全不一样。

扶贫项目夭折,以及造成的债务,与我自身不善经营有很大关系。乡村社会复杂,高原商业生态不完整,要在这里成就“商业就是最好的慈善”,需要更多的智慧、勇气和担当,需要更多的帮助和资源。

界面新闻:你写这个《另一个“拉姆”》,是为了给自己的债务找个说辞吗?

马金瑜:家暴这个事,我之前从来没有公开说过。我觉得很丢人,我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个弱者,我觉得自己还是很要强。写出真实的情况,对我来说很艰难。我想对过去的事情进行一个说明,没想逃避债务。过去几年,无私帮助我,借钱给我度日的前同事和朋友们,我真的很抱歉。3个未成年的孩子,未还的债务,我有责任。

“孩子受伤以后,他那种暴躁的脾气才暴露出来”

界面新闻:3个孩子目前的状况如何?

马金瑜:孩子都挺好的。当时带出来的时候,他们身上还都有伤,不过也很快长好了。从2018年7月(具体日子不记得),我带着3个孩子离开,在青海其他县城呆过,后面回老家,又到现在这里。怕谢德成追过来,所以我一直不停换地方。

现在住的这个地方,快一个月了。我租了间民宿,远房的侄子一边自考,一边帮我照看孩子。我就能腾出手来,做微店,出差什么的。孩子分别5岁、7岁、9岁,我还在为他们找落脚的学校发愁。

当时户口本也没拿出来,只有我的身份证,孩子去上幼儿园都特别困难,我去找当地妇联协调,也请贵德县的朋友在电脑上拍户口本,勉强用这样的办法让孩子上学。我以前试着找保姆,3个孩子要6000块钱,负担有些重,尤其后期微店生意很不稳定。

尤其是老大,2011年发生了车祸之后,他的右脑严重侧裂伤,当时医生已经不让救了,我们一直不愿意放弃。做记者的时候,我背着他到处去做康复。他走路很晚,视力发育特别(差),到现在已经9岁了,10以内的算法还不会,主要跟大脑受伤有关系。他的智力有些问题,但到底是不是智障,还是要到鉴定机构去看一下,他不太能控制自己的情绪,经常有自残行为。请的老太太保姆实在受不了,看管不住。最后她就说看不了,没办法。

界面新闻:说说你的丈夫。你曾提到,谢德成善良得“像泉水”,当时有看到谢德成性格的其他方面吗?

马金瑜:第一年,谢德成对我也很好。我出差回来,他让我不要干其它东西,让我赶紧去弄稿子,比较理解我的工作。当时,他一直给我感觉挺迷人的。我本身经历过生死,采访过这么多人,见过有钱的,也见过很多东西,那些外在的东西,其实对我没有那么大诱惑。我自己长期写民间,跟民间一直有感情。哪怕他文化很低,但他人的确很善良,对周围的朋友、亲人都挺好。

2010年,玉树地震采访后,我跟他结了婚。2011年,老大出生了。那时我还在上班,一直(广东青海)两边来回跑。孩子出生2个月,出了车祸。我等到他快康复了,又回去工作,不工作就没有什么经济来源。谢德成和我公公带孩子在做一些康复,费用非常高,他们还要管蜜蜂。我没办法,有时我带着孩子出差,有时他们在青海照顾。孩子受伤以后,他那种暴躁的脾气才暴露出来。

界面新闻:第一次家暴,是什么时候?

马金瑜:孩子出车祸时,当地就有些风言风语,说你媳妇娶进门来不对,才会发生各种不祥的事情,他就开始有点家暴了。当时谢德成在医院里就发过脾气,当着其他人的面,把东西砸在我脸上,那一刻,我已经觉得是不太对了,我们才认识一年。

我的婚姻,也没有跟我爸妈说,出车祸后,我视力受影响,身体也不好,只能靠写稿来支撑这个家,支撑孩子做康复治疗,没人能帮到我。有时候,看到这受难的样子,有些朋友挺害怕,不知道怎么帮,怕是个无底洞。我只能靠自己一个人撑着、忍着,(希望)他以后能对我好一点,对孩子好一点。这种幻想,其实一直都有。

界面新闻:在2011-2014年已经陆续发生家暴了,为什么当初没有选择离开,相反,还生下了老二和老三?

马金瑜:当时抢救孩子,在医院一天费用是1万,光重症监护室费用就是19万。我找同事借了有二十多万。孩子救过来,康复需要费用,快3岁了还不会走,满地乱爬,还抽风。医生说,这个孩子有癫痫,活不长,你们最好再要个孩子。

生老二,生老三,的确是我自己内心的想法。当时高速没通车,我们出事的这条路,经常有(车祸),生死无常。再加上我自己也是在大家庭长大,家里亲戚兄弟姐妹特别多。大的孩子不太好,希望他能多两个兄弟,以后可以相互照顾和扶持。

“他不明白,我为啥要离婚”

界面新闻:为什么从没报过案,也没到法院提离婚?

马金瑜:我先后多次向他提过离婚,尤其是2015年打成那个样子(《另一个“拉姆”》开头情形)。谢德成一直都不同意,威胁我说,“谁要是动他们一根汗毛,我就跟谁拼命”“就算死,也要和儿子死在一起”“要不,我们一起死在草原”……谢德成小时候就没了妈妈,他爸爸把他带大,他说不要孩子再承受那样的日子。

他不明白我为啥要离婚。到现在,他也不觉得家暴这算个什么事情。再加上每次发誓,他说得都很好,他对孩子有时候的确是好,我公公照顾残疾的孩子也非常好,我特别心疼这个孩子,每次想到这些,又忍下了。我又会想,他可能也是因为孩子的事情心情不好。

另外,(家里)就我的收入好一点,他和老父亲养蜂收入非常不稳定。他们把老大带得很好,我能够工作,到老二断了奶,2015年春节,我才向报社提出辞职。

后面我也想到,我走了,也没有办法把3个孩子带走。我留下,院子这群女工也有活干。有时候,他把我打了,他会让几个跟我关系比较好的女工来劝我。

界面新闻:后来在经济上,你还是需要依靠他?

马金瑜:或者说,当时我们合作,我才能把这个东西持续下去。他负责供应链,我负责推广,勉强还能维持生活。

界面新闻:后来又是什么原因,让你决定彻底离开谢德成?

马金瑜:我一直想的是协议离婚,也没什么财产可以分。我们就买过一个车,登记在他名下。廉租房,也不是我们的房子,每年要交租金的那种。我跟他说,我只想要3个孩子。

实际上这个事情僵持了挺长时间,我下决心离婚,是他跟女生开房的时候,我已经真正心死了。我没法再见到这个人,看到他,整个人是崩溃的。

最后一个契机,是我妈妈病重,我回新疆了,我在重症监护室的时候,谢德成打电话,还在骂我。我说,我妈不行了,他还在电话里头骂我。那一刻,我才真的觉得可以放下了。

“我没办法自己一个人脱身出来”

界面新闻:为何没有报警?

马金瑜:总想给他一个机会,总觉得也许他能改,也许下一次改了,也许就不会再对我这样。

最初的那一点点美好,始终让我觉得他心里还是善良的,应该不至于会这样。最后所有不愿意发生的事情都发生了。如果不到最艰难的一步,我觉得咬着牙能撑住。

界面新闻: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人帮助过你?

马金瑜:有电视台记者想帮我,说帮我找妇联。但妇联的人反问她,人家两口子的事情你知道吗?干预啥?这个女记者给我打电话说,“大姐你要原谅我,我没有办法再去帮你。我的孩子还小,他(谢德成)找我了,路上见到我就拦我,我不愿意去招惹这种人。”

尤其是最后一次,他把我快掐死了。我给县委宣传部一个老师打电话了。这位老师后来给我打过一个电话,说“给妇联也交了。但你的事,可能也没办法掺和。我们家孩子也特别小,你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但怎么帮你帮不成。”

我只想一件事,要么就离开,要么继续呆着。如果呆着,我就得处理好这些关系。

如果不到最艰难的一步,我都觉得,咬着牙,我能撑住。我还要还贷款,当时在当地带了很多女工做鸡场。如果这个事情断了,我到哪里还这么多的钱。(当时的生活)一个东西加一个东西,我没办法自己一个人脱身出来。

为何鼓励学生“面对爱情要跳下去”?

界面新闻:2017年,你还曾在高校对学生们说,“面对爱情,要跳下去”,鉴于你当时已经遭受家暴,我们应该如何理解这样的说法?

马金瑜:这与那些孩子提出的问题和背景有关:一些学生马上要毕业了,有的已经是大三大四,面临人生抉择——是不是在当地找个工作,或者去异地跟恋人会合。我觉得他们面临的抉择,其实挺重要的。

当时,学生们很多问题都聚焦到物质条件层面。物质条件不好,是不是我就不能爱这个人?这样思考问题,就很简单了。我是挺反感过于现实的、一定要有车有房才是爱情的想法。精神上的爱,是应该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不应该用物质条件去限制。

界面新闻:你曾提到自己出生于一个大家庭,你的家庭关系、父母关系对你有哪些影响?

马金瑜:我长在新疆建设兵团,我们连队是个特别偏的地方。从一年级开始,一直到初中高中,我都要捡棉花。我唯一想法,以后上学,就不要再捡棉花了。冬天极寒,土壤会冻成硬壳,那样的天我都要上学。我现在觉得还是挺怀念,对吃苦这个事情,(形成)很大的一个概念。

上大学的时候,我是特困生,每个月到宿舍楼打扫卫生。我其实也挺幸运的,父母是真的用尽所有力气让我上大学了。他们两个人磕磕绊绊过了一辈子,我爸脾气不太好,也打过我妈,我妈也没离婚。我觉得这个影响是有的。因此我觉得,如果结婚我绝对不离婚,我要找一个善良的人。

“总是活在幻想中,迷信爱情”

界面新闻:有媒体人说,金瑜和扎西的故事,是金瑜对底层的美化,你是否为大众描述了一个无法到达的世外桃源?这个“世外桃源”曾经真实地存在过吗?

马金瑜:贵德县城是高原的小江南,特别美,每年夏天花开得特别多。可能世外桃源也是我内心的一个向往,我不愿意抹黑,更不愿意说青海这个地方不好,在我心里,它依然很美好。

其实很多就偏远的牧区的牧民,相处还是特别好的,他们对人真的很好,在当地情谊比较长,我的孩子车祸发生后,很多人帮我。这几年,到处都在修楼房,但有些人情,在人的脑海中是拆不掉的。

界面新闻:你反思过,自己错在哪里?

马金瑜:总是活在幻想中,迷信爱情。如果在当时,我说过什么不恰当的言语,误导年轻人,我要深深自责。 让孩子跟着我经历和目睹这些(家暴),是我内心最歉疚的。过去2年多,我一直平静地陪伴他们生活,并不惜代价争取他们的抚养权。

界面新闻:十多年的记者从业经历,有没有对你的生活有某些影响?

马金瑜:之前,我作为特稿记者,去打量别人的生活,我的观察会特别细,能聊到别人心里。但我们始终是旁观他人的生活,没有自己的生活,我没有贴到地上,真正去过自己的生活。而只有在真正的自己的生活里,才知道这一切。

“很遗憾,我什么也没能改变”

界面新闻:回头看你自己的经历,家暴中的女性是否有自救的可能性?

马金瑜:大部分是没有能力摆脱的,对方的手里,最大的砝码就是孩子,要不然就是娘家人。想返回娘家去,她父亲会说,你都嫁出去了。大部分家暴,母亲是带不走孩子的。我走了以后,当地人说,我跟男人跑了,把孩子都偷走了。

界面新闻:在报道中,你的行为曾改变了你的女工,让她们“有了银行卡、iPad甚至敢和丈夫离婚”,在这过程中,你是否也被女工改变了?

马金瑜:我觉得是互相影响,她们也影响了我一些东西,比如说,男人在外面的事情不要管,我也尽量不去问了。

家里来了外面的客人,女工们从来不上桌子吃饭,都端着碗,围一圈在地上吃饭,我说:为啥不进去?她们会说,我们的奶奶,我们的妈妈都是这样吃饭的。

很遗憾,我什么也没能改变。也有同事说我,做了一个社会实验,一个理想主义的实验。我没有反驳,因为我内心真的是想能做点事情。我只是单纯想,好不容易让她们有工资了,能挣点钱,能抬起头来了。但后来,她们又回到原来的境地去了。

界面新闻:你想对关心你的人说些什么?

马金瑜:谢谢所有人的关心。我不是青海的代表,也不是底层妇女的代表,我只是我个人的悲剧,我把个体的悲剧写出来。直到现在,我也不觉得他是一个特别坏的人。那个时间,我站在刺骨的黄河边,最终没有跳下去。3个孩子没有成人,还有一堆外债,我不能做一个不负责任的人。

目前,我已经委托律师处理离婚。我希望成功离婚,并能争取到3个孩子的抚养权。我会努力帮助孩子,以一个正确的心理来面对以后的生活。虽然我身处困境,但孩子们给了我无尽的力量,我会努力找回自己,成为他们最坚强的榜样。

其次,我希望能解决孩子的读书问题,带好3个孩子,这是我活着最大的动力。最难的日子,已经过去。感谢所有关心我的人们,生活虽然不易,因为有你们,我会更有信心和力量。

FamilyLife 家庭生活
1 个Like
146 个回复
zez0
zez0 02月09日

61一块的香皂、180一斤的蜂蜜,单量很大,怎么做到赔钱的,百思不得其解,养了一千只鸡不至于赔几百万吧

“我一直想的是协议离婚,也没什么财产可以分” 千言万语都在这句

【 在 nyang 的大作中提到: 】

: 记者 | 特约记者 金飒

:     编辑 | 刘海川

: 记者 | 特约记者 金飒

: ...................

HEDD
HEDD 02月09日

人才啊

【 在 nyang () 的大作中提到: 】

:     记者 | 特约记者 金飒

:     编辑 | 刘海川

: 记者 | 特约记者 金飒

: ...................

sisterl
怒佛mini 02月09日

承认自己的弱点,痛苦但也必要。祝福她。

【 在 nyang 的大作中提到: 】

: 记者 | 特约记者 金飒

:     编辑 | 刘海川

: 记者 | 特约记者 金飒

: ...................

feifei200004
petals 02月09日

这算是清楚整个事件了吧,

为什么总有人歹毒的揣测别人呢?

lynn0429
投入地笑一次 02月09日

男的说没有家暴是因为他觉得那些不是家暴?

发自「今日水木 on iOS」

【 在 nyang 的大作中提到: 】

: 记者 | 特约记者 金飒

: 编辑 | 刘海川

: 记者 | 特约记者 金飒

: 编辑 | 刘海川

: 跟马金瑜通电话时,电话那头非常嘈杂,夹杂着孩子的尖叫声。

: 从早上到中午,她的电话一直占线——都是来自各个方面的建议,垂询,

: ..................

jenniferrun
jennifer 02月09日

如果真的家暴,希望有照片或女工证实一下,毕竟现在警方介入了,不用太担心男方报复。否则的话,两人还是自说自话自相矛盾

【 在 nyang 的大作中提到: 】

: 记者 | 特约记者 金飒

:     编辑 | 刘海川

: 记者 | 特约记者 金飒

: ...................

nyang
天蓝色的大爷 02月09日

你这不是屁股外就是拿钱发帖了

【 在 zez0 的大作中提到: 】

: 61一块的香皂、180一斤的蜂蜜,单量很大,怎么做到赔钱的,百思不得其解,养了一千只鸡不至于赔几百万吧

: “我一直想的是协议离婚,也没什么财产可以分” 千言万语都在这句

zez0
zez0 02月09日

会动脑筋算帐就知道她说的哪些对不上

实际上这篇采访比她的第一篇文章没有提供更多信息量

【 在 nyang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这不是屁股外就是拿钱发帖了

MidNiter
夜行人 02月09日

真像版友说的,在不断地调整说辞,最终还是要众筹募捐还是坚定不移是吧?

早干嘛去了,看她那最初的作文,似乎洋溢着能把公众情绪玩弄掌股之上的媒体人自信嘛,全是低级的煽情说辞充满了对读者智力的轻蔑。

好像新的解释也没有直接说自己眉骨骨折是不是车祸造成的还是家暴打的。好像另一方没有那么多话语权来说话。好像说自己好面子算是对部分撒谎做了承认?

nyang
天蓝色的大爷 02月09日

这个马确实是博同情要捐款然后还债。但被家暴本身还是有很大的可信度的。不能因为她长得丑,就得说打了白打

【 在 zez0 的大作中提到: 】

: 会动脑筋算帐就知道她说的哪些对不上

: 实际上这篇采访比她的第一篇文章没有提供更多信息量

oliviacd
oliviacd 02月09日

警察叔叔说了,故事再好听再动人,只要最后让你打钱,那就是骗子。

世间真理

【 在 MidNiter 的大作中提到: 】

: 真像版友说的,在不断地调整说辞,最终还是要众筹募捐还是坚定不移是吧?

: 早干嘛去了,看她那最初的作文,似乎洋溢着能把公众情绪玩弄掌股之上的媒体人自信嘛,全是低级的煽情说辞充满了对读者智力的轻蔑。

: 好像新的解释也没有直接说自己眉骨骨折是不是车祸造成的还是家暴打的。好像另一方没有那么多话语权来说话。好像说自己好面子算是对部分撒谎做了承认?

nyang
天蓝色的大爷 02月09日

媒体人就是能欺骗大众,这个有什么怀疑或者愤怒的吗?

这个马,一个资深的写稿人,如果是在冷静的状态,并且有意策划欺瞒,她显然应该比现在做的好的多。

所以,她博同情要捐款是真,家暴受害者也很大可能是真。不能她长得丑些,就该挨打似的。

【 在 MidNiter 的大作中提到: 】

: 真像版友说的,在不断地调整说辞,最终还是要众筹募捐还是坚定不移是吧?

: 早干嘛去了,看她那最初的作文,似乎洋溢着能把公众情绪玩弄掌股之上的媒体人自信嘛,全是低级的煽情说辞充满了对读者智力的轻蔑。

: 好像新的解释也没有直接说自己眉骨骨折是不是车祸造成的还是家暴打的。好像另一方没有那么多话语权来说话。好像说自己好面子算是对部分撒谎做了承认?

oliviacd
oliviacd 02月09日

为什么我要帮她还债?她被家暴了,该报警就报警,该起诉起诉

她不报警不起诉,电话关掉不理众人,单单写了篇悲惨至极的故事全网倾诉,这到底是为了公道还是为了钱?

这么篇新闻,全网推送上热搜,要花不少钱吧。留着这钱还债不好么???这么肯定公众会买单,会给她转钱?

哦,看这文章,还真有打钱的

【 在 nyang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马确实是博同情要捐款然后还债。但被家暴本身还是有很大的可信度的。不能因为她长得丑,就得说打了白打

: 【 在 zez0 的大作中提到: 】

: : 会动脑筋算帐就知道她说的哪些对不上

: ....................

MidNiter
夜行人 02月09日

我不是讨厌她丑,是讨厌她不老实。

【 在 nyang 的大作中提到: 】

: 媒体人就是能欺骗大众,这个有什么怀疑或者愤怒的吗?

: 这个马,一个资深的写稿人,如果是在冷静的状态,并且有意策划欺瞒,她显然应该比现在做的好的多。

: 所以,她博同情要捐款是真,家暴受害者也很大可能是真。不能她长得丑些,就该挨打似的。

MidNiter
夜行人 02月09日

如果撒着谎,以为可以左右公众情绪,骗人给自己捐款,那就是不要脸。

【 在 oliviacd 的大作中提到: 】

: 警察叔叔说了,故事再好听再动人,只要最后让你打钱,那就是骗子。

: 世间真理

: ...................

nyang
天蓝色的大爷 02月09日

你情绪太激动了。

许她公众筹款,也许别人不理她。都很正常,家家都有自己的事情。

现在来看,策划或者推动公开卖惨求捐款的,更像是借了钱给她的朋友,看她无力偿还了,就让她出来卖惨。

【 在 oliviacd 的大作中提到: 】

: 为什么我要帮她还债?她被家暴了,该报警就报警,该起诉起诉

: 她不报警不起诉,电话关掉不理众人,单单写了篇悲惨至极的故事全网倾诉,这到底是为了公道还是为了钱?

: 这么篇新闻,全网推送上热搜,要花不少钱吧。留着这钱还债不好么???这么肯定公众会买单,会给她转钱?

: ...................

nyang
天蓝色的大爷 02月09日

现在看,更像是借了她钱的几个朋友在要求她卖惨筹款。也算得上身在屋檐下了。

穷生奸计,富上良心。。。

【 在 MidNiter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不是讨厌她丑,是讨厌她不老实。

oliviacd
oliviacd 02月09日

当我三岁小孩呢?

全网铺开这么条新闻,需要多少钱多少策划,成年人都懂吧?这是几个朋友帮帮忙就可以搞定的吗?

说来说去就是为了最后筹款还债呗。傻子不够多,那就写篇文章把公众变成傻子。这套路,不新鲜

马大记者,该报警报警,该起诉起诉,别来消费公众善意了

滚!

【 在 nyang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情绪太激动了。

: 许她公众筹款,也许别人不理她。都很正常,家家都有自己的事情。

: 现在来看,策划或者推动公开卖惨求捐款的,更像是借了钱给她的朋友,看她无力偿还了,就让她出来卖惨。

: ....................

nyang
天蓝色的大爷 02月09日

大过年的,你这张嘴就让人滚。

要不版上先众筹给你瞧瞧病吧

公众有不同意见很正常,但轻易就口出不逊就是变态了

【 在 oliviacd 的大作中提到: 】

: 当我三岁小孩呢?

: 全网铺开这么条新闻,需要多少钱多少策划,成年人都懂吧?这是几个朋友帮帮忙就可以搞定的吗?

: 说来说去就是为了最后筹款还债呗。傻子不够多,那就写篇文章把公众变成傻子。这套路,不新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