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没事看了一眼MIT的常微分方程视频

Krank
男兒到死心如鐵 2019-10-12 字数 138

讲得真好啊,从来没想过常微分方程可以这么个讲法。听着跟古典音乐似的……

好像国内很少有人讲课是这种风格。只有俞允强讲宇宙学才有点类似的节奏。

Science 科学
94 个回复
Madlee
无竹居士 2019-10-12
Cracker
rock 2019-10-12
Krank
男兒到死心如鐵 2019-10-12

可能是我学的数学少吧……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DhJ8lVGbl8

【 在 Cracker (rock) 的大作中提到: 】

: 给个链接吧

: 常微还能讲成啥样呢

MVPRose
治不服的来了 2019-10-12

是不是亚瑟讲的?B站上有完整移植版

【 在 Krank 的大作中提到: 】

: 讲得真好啊,从来没想过常微分方程可以这么个讲法。听着跟古典音乐似的……

: 好像国内很少有人讲课是这种风格。只有俞允强讲宇宙学才有点类似的节奏。

Deformation
形变 2019-10-12

你觉得具体怎么好法?是内容安排、呈现方式还是别的什么?

BTW,你看过MIT的线性代数吗?//grin...

【 在 Krank (男兒到死心如鐵) 的大作中提到: 】

: 讲得真好啊,从来没想过常微分方程可以这么个讲法。听着跟古典音乐似的……

: 好像国内很少有人讲课是这种风格。只有俞允强讲宇宙学才有点类似的节奏。

Cracker
rock 2019-10-12
Krank
男兒到死心如鐵 2019-10-13

就是没有被大堆公式砸的感觉。以前我上过的数学课包括物理的某些课,基本上都是

老师扔过来一座公式山,然后你先被砸死一回,然后再慢慢把公式山咬碎吃下去……

我很少看数学课,不过我看过MIT的那个量子力学课,讲得跟牧师布道一样,哈哈。

【 在 Deformation (形变)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觉得具体怎么好法?是内容安排、呈现方式还是别的什么?

: BTW,你看过MIT的线性代数吗?//grin...

oo8oo
8oo8 2019-10-13

老头人很好 天天骑自行车上班 现在退了吧

【 在 Krank 的大作中提到: 】

: 讲得真好啊,从来没想过常微分方程可以这么个讲法。听着跟古典音乐似的……

: 好像国内很少有人讲课是这种风格。只有俞允强讲宇宙学才有点类似的节奏。

: ...................

olddognewwit
老狗 2019-10-13

中国在这个问题上有些两难:公式多确实让入门者畏难;公式少了一些神棍思辩性的观点就会泛滥,一些一知半解的当权者也会附风雅进来指手划脚。公式好歹起到筛选器的作用吧。

ichi202
ichi202 2019-10-13

re

【 在 olddognewwit 的大作中提到: 】

: 中国在这个问题上有些两难:公式多确实让入门者畏难;公式少了一些神棍思辩性的观点就会泛滥,一些一知半解的当权者也会附风雅进来指手划脚。公式好歹起到筛选器的作用吧。

ichi202
ichi202 2019-10-13

老外讲课一个人一套思维,这依赖于他们学术传承、深厚的底蕴、以及责任心。国内这些东西都没有

【 在 Krank 的大作中提到: 】

: 讲得真好啊,从来没想过常微分方程可以这么个讲法。听着跟古典音乐似的……

: 好像国内很少有人讲课是这种风格。只有俞允强讲宇宙学才有点类似的节奏。

o00000000
haha 2019-10-13

我也觉得看不懂公式就不适合学

【 在 olddognewwit 的大作中提到: 】

: 中国在这个问题上有些两难:公式多确实让入门者畏难;公式少了一些神棍思辩性的观点就会泛滥,一些一知半解的当权者也会附风雅进来指手划脚。公式好歹起到筛选器的作用吧。

myue
孤微草 2019-10-13

国外应该也要啃公式山,不过是课后自己啃,而国内是课堂上老师带你啃。

【 在 Krank 的大作中提到: 】

: 就是没有被大堆公式砸的感觉。以前我上过的数学课包括物理的某些课,基本上都是

: 老师扔过来一座公式山,然后你先被砸死一回,然后再慢慢把公式山咬碎吃下去……

: 我很少看数学课,不过我看过MIT的那个量子力学课,讲得跟牧师布道一样,哈哈。

: ...................

fryingbird
永远微笑的小丑 2019-10-13

俞允强讲课那是真好

难怪当时系花选了他没选林宗涵

【 在 Krank (男兒到死心如鐵) 的大作中提到: 】

: 讲得真好啊,从来没想过常微分方程可以这么个讲法。听着跟古典音乐似的……

: 好像国内很少有人讲课是这种风格。只有俞允强讲宇宙学才有点类似的节奏。

Krank
男兒到死心如鐵 2019-10-13

哪些神棍吃饱了撑得去常微分方程课堂上思辨啊……

【 在 olddognewwit (老狗) 的大作中提到: 】

: 中国在这个问题上有些两难:公式多确实让入门者畏难;公式少了一些神棍思辩性的观点就会泛滥,一些一知半解的当权者也会附风雅进来指手划脚。公式好歹起到筛选器的作用吧。

Krank
男兒到死心如鐵 2019-10-13

是,那是助教改作业答疑之类的事情。课堂上讲得是提纲邪灵的东西。

【 在 myue (孤微草) 的大作中提到: 】

: 国外应该也要啃公式山,不过是课后自己啃,而国内是课堂上老师带你啃。

olddognewwit
老狗 2019-10-13

我说的是各学科的普遍状况。另外,你问的这个还真有,不多说。

【 在 Krank 的大作中提到: 】

: 哪些神棍吃饱了撑得去常微分方程课堂上思辨啊……

Krank
男兒到死心如鐵 2019-10-13

……北大那几个常年游走的神棍也最多是去课堂上发发传单什么的。

【 在 olddognewwit (老狗)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说的是各学科的普遍状况。另外,你问的这个还真有,不多说。

olddognewwit
老狗 2019-10-13

你理解错了,泛滥不是说神棍去课堂影响上课。我说的筛选也不是筛选受众。

【 在 Krank 的大作中提到: 】

: ……北大那几个常年游走的神棍也最多是去课堂上发发传单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