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首例“换头术”时间已定 中国医生或操刀 (转载)

infinetely
∞∞∞∞∞∞∞∞ 2015-09-22 字数 9049

  ■他将最佳手术地定在中国,选择哈尔滨医科大学作为合作伙伴

  ■主流理论认为中枢神经细胞不可再生的难题,他拟用电刺激解决

  文/羊城晚报记者 李钢

  “我不是正常人。”意大利人塞尔吉奥·卡纳维罗这样介绍自己。

  带着两根香蕉走上了TEDx的演讲台,卡纳维罗用力挤爆其中一根香蕉,说:“看,

这已经损坏了,无法修复。”他用小刀切断了另外一根,然后又拼接起来。“看,断面

很平滑,我们仍然可以把它们接在一起。”

  他用这样的方式,来传播自己的计划——天堂计划(HEAVEN),他宣布,要在两年

内完成头颅移植手术,也就是将一个人的头,接到另一个人的身体上。

  但是,如果你以为这个被称作医学狂人的人,最终目标只是完成这个器官移植的最

后一关的手术,那就太小看他了。

  如同重庆女作家将自己的身体冰冻起来一样,卡纳维罗要做的事情也是人类的终极

梦想之一——永生。

  头颅移植、克隆、意识改造……这些,都是卡纳维罗为了实现永生的最终目标,而

要陆续完成的项目。

  初尝合作 最佳手术地选在中国

  为了传播自己的计划,卡纳维罗马不停蹄。

  他刚刚来了趟中国。

  根据哈尔滨医科大学新闻网上的报道,今年的8月23日至8月28日,卡纳维罗应哈尔

滨医科大学的邀请,到哈医大进行为期六天的学术交流与访问,并且参加了由哈医大和

中国工程院共同举办的“2015年中国生物医学进展国际学术会议”。在访问期间,卡纳

维罗做了关于头颅移植的主题报告,也和哈尔滨医科大学任晓平教授“就异体头身重建

存在的问题及解决方案进行了长时间、细致、反复交流和讨论。两位学者表示将尽最大

努力完成异体头身重建手术。”

  在与卡纳维罗的会见中,哈医大校长杨宝峰高度肯定了任晓平教授和卡纳维罗在异

体头身重建领域所取得的成就,并鼓励两位学者在此领域开展更为深入的合作研究。

  卡纳维罗对外界说,他认为,中国是做头颅移植手术的最佳选择地。在复合器官移

植领域有着丰富经验的任晓平,也是卡纳维罗看重的合作伙伴。

  “我写书、演讲、参加各种活动,就是为了能够让人们知道我的计划。我也希望人

们能够对我的想法进行讨论,各种争议都可以有,只有经过讨论,才会让更多的人理解

和支持我的计划。”卡纳维罗说。

  今年6月份,卡纳维罗和任晓平受邀参加了美国神经和顾客医师学会年会。

  在年会上,卡纳维罗甚至把已经确定的换头志愿者——罹患肌肉萎缩症的俄罗斯计

算机科学家瓦雷里·斯皮多诺夫带到现场。这名俄罗斯人坐着轮椅,对着台下一干医学

家们说:看,我也想拥有正常的生活。

  四大难题 实现“换头术”并不容易

  “换头术”的过程,在行外人看来,非常惊悚。

  根据介绍,这项手术的实施过程,需要在低温和麻醉的状态下,将受者和供者双双

从颈部将头颅切下,并且在极短的时间内对颈部的血管、神经和肌肉进行精心解剖,并

且迅速切断脊髓,将受者的头和供者的躯体的颈部断面放置在一起,用融合剂粘连,无

缝对接中枢神经、脊髓、血管、肌肉,保证新的生命体不是徒有呼吸支撑的生命,并且

要最大程度恢复肢体的运动功能。

  这种以往只在神话中出现的“换头”,要想成功实现,难度极大。

  面临有四大部分的难题要攻克。首先是中枢神经的再生,主流理论认为中枢神经细

胞是不可再生的,手术中中枢神经细胞被破坏后,必然要解决重新连接好的难题;其次

,要解决免疫排斥的问题;第三,要解决人体大脑的低温保存以及缺血再灌注损伤的预

防问题;第四,就是伦理问题,这种手术,是否受者和供者同意就可进行?如果手术成

功,“新人”的身份界定为谁?

  但是,这些技术上的问题,在卡纳维罗和任晓平看来,并非不能攻克的。他们彼此

需要,彼此互补。

  卡纳维罗看中的是任晓平在异体复合组织移植上的丰富经验,而任晓平认为,卡纳

维罗的创意方案——电刺激促使神经细胞再生,也是让换头成功的一大突破。

  “我非常确信,我们已经有了技术保证,可以让头颅移植成功。”卡纳维罗说。

  早在2013年7月,他就已经对外宣布,要为来自俄罗斯的志愿者做头颅移植手术。2

013年6月,卡纳维罗在《国际神经外科》杂志上发表论文,称目前头颅移植手术的主要

障碍已经被克服。

  突破方向 电刺激促神经细胞再生

  卡纳维罗是意大利都灵大学医院的一名医生,其自称,为了从事头颅移植的研究,

从2003年起,将自己的医生工作变成了一份兼职,从而让自己有更多的精力投身到自己

感兴趣的领域中去——开始了高级神经协调组的工作。

  高级神经协调组的主要研究方向,就是解决神经细胞再生的问题。

  卡纳维罗说,从一开始,他就想实现头颅移植的目的,他的团队与来自美国和欧洲

的一些企业合作,从事一系列相关项目的研究。

  “神经协调(尤其是皮质刺激)是头颅移植的很大一个问题,当你把一个头颅冷却

到10℃,然后移植到另一个躯体上,你只有一个小时重新连接血管。在头颅移植时,我

们必须考虑各种问题的可能性,并且应该有一些机制,譬如手术中出现中风情况时,如

何解决。”

  另外一个在手术中可能会被引发的风险是出现的中枢神经痛问题,使用电刺激神经

调节法,是卡纳维罗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之一。而在1993年,卡纳维罗已经开始使用这

一方法来辅助治疗帕金森综合征。

  “现在,我们已经有了技术去重新连接脊髓。在波兰,已经有了成功的案例。他们

使用的流程非常复杂。在2005年,美国也曾经有一个成功的脊髓融合的案例,这个案例

没有被公布过,但是这些案例已经让我们确信,这是可能的。我们在做头颅移植过程中

,将会使用电刺激,因为电刺激会加速神经细胞再生。”

  终极梦想 卡纳维罗:要让人类永生

  但是通过卡纳维罗的介绍,头颅移植还并不是他的最终目的,如果头颅移植手术成

功,在卡纳维罗的计划里,有着更为惊人的项目。

  卡纳维罗说:“我的终极目的,是要实现人类的永生。”

  在实现头颅移植后,卡纳维罗认为,就要推进克隆技术,从而源源不断地获得新的

躯体,从而将旧的大脑移植到这些年轻的躯体上,从而实现永生。

  “几年之后,我们就能够移植头颅到捐献者的躯体上。我们难道不希望,给爱因斯

坦这样的人更多的寿命么?”他说。

  除此之外,卡纳维罗还认为,应该将伟大的神经科学家何塞·德尔加多的工作继续

下去。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德尔加多提出要给数百万人的大脑中植入装置,从而控制他

们的意识(mind),消除邪恶的一面。

  “冲动是魔鬼。”德尔加多曾经说过。

  卡纳维罗非常认同德尔加多,他说,如果你拥有了让人类永生的技术,那么你必然

也需要技术去改变那些危险人物的意识,这个世界不需要希特勒。

  卡纳维罗将改造意识的项目,起名为“新世界”。

  争议焦点

  技术是否可行?

  伦理如何厘清?

  头颅移植,必然引起巨大的争议。

  中山大学器官移植专家王长希教授对所谓的“换头术”持批判态度,他认为从技术

上不可行,伦理上不能被接受。

  “这是无稽之谈,百分之百失败的手术,以后肯定是个笑话。这样的手术太超前,

没有可能成功。而且,即使接受手术的病患本身同意,也涉及谋杀,在伦理上更加不可

能。”王长希说。

  资深医事律师曹培杰则提出疑问,为什么卡纳维罗打算和中国的医生合作,并且在

中国完成这个手术?

  “根据我的了解,这样的手术在西方会遇到很大的阻力,主要是伦理上的,他选择

中国,我认为更多的是考虑到伦理审查更容易被通过的因素。”

  曹培杰介绍说,从医院、省级卫生部门到卫生部,都有伦理审查机构,头颅移植从

技术层上应该属于一级,也就说,如果要在中国进行手术,必须要经过卫生部的批准。

  在国外,卡纳维罗的计划同样备受争议。众多医学界同行们都对头颅移植术的科学

可行性表示怀疑。在六月份的年会上,就有专家指出,接受“换头”的斯皮多诺夫可能

会遭遇“比死亡更痛苦的事情”。

  卡纳维罗在接受采访时也承认了选择中国的原因,他说换头手术在欧洲和俄罗斯受

到质疑和批评,因此需要选择合适的国家进行手术,否则自己可能会被关进监狱。

  即使手术成功,一个人的头,加上另外一个人的身体,那么这个“新人”,是谁?

  对此,任晓平认为,伦理学中关于人的身份的确定,是以其意识为标准的,意识是

谁产生的,那么这个新的个体则认定为谁。

  卡纳维罗认为,供体也就是脑死亡者是把他的身体捐献出来,而受体的属性不会改

变,手术成功后,“新人”将会接受一段时间的心理行为治疗,让大脑接受新的身体。

  而在卡纳维罗背后,是否有商业利益的目的?

  对此,卡纳维罗承认,他得到了企业界大亨和一些富豪的支持,他们对换头手术感

兴趣,希望以此延长寿命,甚至最终实现长生不老。

  对于种种伦理问题,卡纳维罗认为,有争论是一件好事情,技术可能用在好的地方

,但是也有可能用在坏的地方。

  “想象一下,你是一个亿万富翁,垂死了,然后你准备杀掉一个年轻人,来完成你

的头颅的移植。这样的事情不能让它发生,我们必须在伦理的界限内发展我们的技术。

”卡纳维罗说。

  但是无论如何,即使卡纳维罗的梦想变成了现实,受益的将是那些权贵富人,因为

,一场耗资至少在7000多万人民币以上的手术,不是一介平民能够承受的。

  声音

  哈医大:手术事宜并未确定

  其实,哈医大和任晓平还并不是卡纳维罗的最初选择。

  就在今年年初,在接受一家科学网站访问时,卡纳维罗说,他将在美国完成这一手

术。

  “今年我会在美国启动天堂计划,而且在美国也有不少人参与了这个计划。如果我

们能够获得伦理委员会的批准,我们就将在两年内完成头颅移植手术。这就是我们为什

么要展开讨论的原因,只有人们都接受了,伦理委员会才能够批准。 ”他说。

  这是两年完成手术的说法的来源。

  显然,卡纳维罗在美国施行手术的想法遇到了阻碍,所以,他把目光转向了中国。

今年四月,最早传出了他将与哈医大、任晓平合作的消息。

  可是,哈医大方面并不知道两年之说。该院党委宣传部的相关负责人说,任晓平和

医院方面都不知道要在两年内完成手术的说法,并且关于手术的事情都没有确定,目前

只能说,一切都在实验阶段。

  任晓平说,目前没有时间表也没有确定手术地点,只是卡纳维罗想合作,于是双方

谈了一些未来合作的发展前景。

  任晓平:这项研究并非“禁区”

  任晓平,现职是哈医大附属第二医院骨外科主任医师。

  他作为哈医大的引进人才,在2012年从美国回到了家乡哈尔滨。在十多年前,任晓

平就成功设计和完成了世界上第一个异体复合组织移植临床前动物模型,随后参与完成

了人类第一例成功的异体手移植手术。

  有着这些经历,所以挑战异体复合组织的最后一关——头颅移植,对他来说,也是

顺理成章的事情。

  在论文中,他将头颅移植取名为“异体头身重建术”。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任晓平表示,“异体头身重建术”将会对未来医学的发展起到

积极正向推动效果。但是他也承认,这项研究是非常敏感的话题,而且在学术界也存在

争议,但是却并非一个“禁区”。对于能够参加6月的医师年会,任晓平认为,能够在这

样的一个国际公开平台上自由地探讨一项前沿的、敏感的科学技术并不多见,这本身是

一个积极的举动。

SF 科学幻想
7 个回复
vincehong
vince 2015-09-22

都没换个小白鼠头试一试?

qblyy
新的昵称 2015-09-22

吐槽太犀利了

【 在 vincehong (vv) 的大作中提到: 】

: 都没换个小白鼠头试一试?

melodyoflife
风yeah | 凭本事教教主 2015-09-22

能先把偏瘫的自身神经接通么

lzy
大叔 2015-09-22

对啊

先用小白鼠试一试嘛

【 在 vincehong (vv) 的大作中提到: 】

: 都没换个小白鼠头试一试?

katyusza
二十六,炖猪肉~ 2015-09-22

re

先找两只猴子试试,

能搞定再说人的吧

【 在 vincehong 的大作中提到: 】 : 都没换个小白鼠头试一试?

smallsword
烟台富士 2015-09-22

可能是因为手术费太贵了,7000多万

【 在 katyusza 的大作中提到: 】

: re

: 先找两只猴子试试,

: 能搞定再说人的吧

hollyczy
哈哈 2015-09-23

卡纳瓦罗不是给恒大炒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