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公司娱乐活动,觉得无地自容

OffTheWall
疯狂 01月23日 字数 5291

那种羞愧屈辱感依然历历在目。

其实什么都没发生,没有人羞辱我,我也没干什么不好的事,就是被巨大的羞辱笼罩了,整个活动室充满了我的渺小和卑微,我觉得自己像一块尘土泥巴一样,应该被忽略,被践踏才对,如果真的能把这个行为化成切实的,我的心里大概会舒坦不少。

事情是这样的。过春节了,公司组织写春联活动,请了书法专家,为大家现场写字,员工可以去拿。我愿意去,觉得热闹好玩。

到了现场,我懵了,好多人,书法老师们在摆开的台子上写字,围着好多人等着拿字,我一下子觉得无所适从。书法家周边,感觉特别抢手,我不敢往近前凑。见地上铺着一些字,不那么好看,也许是别人捡剩下的,只好从里面勉强挑了几张,拎着在会场游荡。

大家忙忙碌碌好像都有所目的,交谈的,挑春联的,拜托老师写的,晾字的,拿到字后心满意足的。好像只有我在幽逛,间或地,似乎隐约听到有人对我指指点点“就那短发的大个儿!”我一下子紧张起来,感觉好像被当成智障,又被人瞧不起了,我小时候经常这么被看待。其实我智力正常,但是小时候时不时会受到“少根筋”“傻”之类的评论,在人群聚集的活动里总是无人理会,无所适从,今天好像再一次地回到了当年,又或者说当年的我一直没变过。我窘迫,产生一点过街老鼠的感觉。

看到一个认识的同事在排队,我如临大赦,赶紧凑过去一起排,笑着和他交谈,我周边的气氛终于变得热络一些了。我憋着嗓子努力发声,听到自己发出一些干哑的声音——我充气的自尊果然开始凹下去了一块。等了一阵,同事要回,让我帮他等字,我答应了——不能让人觉得我这人不行,无能,这么简单的事都办不好。他走了,我觉得身边一下子空了,孤零零的,像个身边走了大人的小孩。我觉得撑不住,就好像小小孩自己去打酱油。在曾经那个不怎么重视孩子的年代,物质匮乏,大家会随意拨弄忽略小小孩,因为他小、弱就欺负他,只有大家的酱油都打完了,才有可能勉强施舍他一点,或者一点都没有,还会觉得小小孩没有资格来要什么酱油,这真是小小孩的屈辱。

我硬撑着继续排队,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我就知道会这样,一定会这样的,所以我才不愿意去排队的!会场很乱,排队是自发的没什么章法,本来大家是在老师侧边排队的,阴差阳错不知怎么的,队伍又不知不觉在老师对面排起来了。好不容易把排我前面那位熬走,该我了,书法家对面忽然冒出来一位,兴高采烈地把红纸凑过去,要写这,写那——本来该我了!我怒目,可她毫无知觉,跟书者兴高采烈地沟通者,提着要求,书者一一应允。我就知道会这样,总有人会插我队,有意识的,无意识的,总会有!因为我弱,就这么羞辱我!我气,可是不知道怎么张口,而且对方在桌子对面,离我有足足不到1米之远,我的声音,根本传不到那里。我能想象我真开了口会发生什么,对方会先不明就里,莫名其妙,等稍稍明白了什么意思会显出轻蔑的表情,大概认为这么弱小的生命居然会有这么多要求。

我忍着,继续熬这位,同时警惕着会不会有新人插队,注意着时间差,预备一旦这位的写完赶紧把我的红纸塞过去。又有一位塞到我前面,整理些红纸。不行了,我使劲推开被压住的喉咙,拿出大人的方式,隐匿地红着脸,把声音挤出来:“我是排在这的。”我感觉到我的声音像只包着一层薄薄的外壳的破白纸壳子,后面是空空的,能一拳捣碎。对方欠然地笑:“我是服务的。”我又窘,又闹笑话!

好容易时机到了,我用尽多年社会历练自我培养的一点也许存在的机灵,递纸,佯装镇定地,努力说出需求。老师似乎面露异色,好像在嫌我要得多——其实我要的跟别人数量差不多。接下来是我最难熬最自责的时刻,为别人写字时的气场,似乎是理所应当,欣然应允,慨然馈赠,彼此相悦,其乐融融;而为我写,就好像我在刮他的肉一样……我感觉到,书法家似乎心有不耐,似乎在强忍,语气似乎带出不逊;他落笔,似乎潦草得多,好像越写越烦,他好像在盼着赶紧结束,他可能在觉得旁边这个人不懂规矩、不懂事、很讨厌,在强求。我在一旁,感觉四周气场变成了灰色。歉疚,愧然,我内心在捶胸,自我惩罚,又不得不做着心理建设:你要理直气壮一些,请他们来写字,公司是付了钱的!

好不容易写完,我落荒而逃,惶惶然地去照看写好的字。我发现,写字期间,我太愧疚,太慌乱了,或者也许是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占据一片地面去晾字,所以六神无主地把字搭在旁边的架子上了,这样占据空间会小一些,也不太会被别人看到,但是现在,这些字的墨淌了,都废了。我一下子觉得辛酸,近乎要掉下泪来。

--------------------------------------------

后记

外行人不要给我下诊断了,“你这就是××”之类的,相关的资料我看过,大概比你说得还能显专业。

关于心理治疗,我做过,效果不明显,总感觉咨询师不像我写这篇文章给人看似的明白我的血肉。当然,我原来更糟,我一直没有朋友,好像都不喜欢我,看到大家说的卡夫卡居然在大学时期交到好友,这真令我惊异,足以证明这方面我跟他有本质的不同——虽然他说的些丧气话我有同感。直到工作后我才勉强跻身进同期的小圈子,都不是坏人,但是我在他们中常常觉得诚惶诚恐,怕被弃掉。这些日子,我更好些了,跟人谈话敢于对不感兴趣的忽略了,过去别人对我的搭理那可都是宝贵的资源。工作中,不那么害怕的话,我也敢有所伸缩开阖——毕竟还有点小才华不是。但是这个场景,又把我带回不堪的过往了。

说到过往类似的经历,最初的那自然是幼儿园了,不分给我那些精巧神秘的食品,摸不到玩具,只能拿到大家最不想要图案的小手绢,不敢去接橘子汁要面子说不想喝,排座排队在最边或者最后,坐瘸了一条腿的小椅子,战战兢兢吃不下饭完不成任务,不敢上厕所,老师不喜欢……有一回,食堂分芋头,小朋友们兴高采烈去要,我也难得跟着一同兴高采烈,别的小朋友抱着或大个或中个的芋头满足而归,我却只得到了芋头边上长出来的那种小豆豆。

关于文笔。在心理版发却没想到大多数是赞我文笔的,鲁迅卡夫卡真没看过。我真能当个写作人甚至作家吗?简直不敢相信。我上学期间一直是语文老大难,小学时被作文折磨历历在目,一直到现在我都分辨不大出来什么叫文笔好坏、细腻什么的,碰到大段景物描写或者抒情就直接跳过——有事就赶紧说事嘛!一直到工作一段时间之前,我甚至交谈还经常不太能跟人描述清楚一件事,就好像表达时整个事情不在我的视野里,只能说视野下的那部分一样。好吧,即使现在跟人正事交谈我还会紧张听不清对方说的词听不懂对方的意思,怕被人当傻子。幼年时期更是被人认为“傻”,“没心眼”,还有更不好的。真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了。有谁能解答我吗?我找过的几个咨询师都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Mentality 心理
22 个Like
192 个回复
zhangxiaoxia
张晓霞 01月24日

写得很精彩 去写小说吧

【 在 OffTheWall ()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种羞愧屈辱感依然历历在目。

: 其实什么都没发生,没有人羞辱我,我也没干什么不好的事,就是被巨大的羞辱笼罩了,整个活动室充满了我的渺小和卑微,我觉得自己像一块尘土泥巴一样,应该被忽略,被践踏才对,如果真的能把这个行为化成真的,我的心里大概会舒坦不少。

pppppp
a friend 01月24日

这文笔太细腻传神了,不是说笑,上帝可能在别的方面亏待了你,但在写作方面给你的才能绝对是超过弥补所需!

【 在 OffTheWall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种羞愧屈辱感依然历历在目。

: 其实什么都没发生,没有人羞辱我,我也没干什么不好的事,就是被巨大的羞辱笼罩了,整个活动室充满了我的渺小和卑微,我觉得自己像一块尘土泥巴一样,应该被忽略,被践踏才对,如果真的能把这个行为化成真的,我的心里大概会舒坦不少。

: 事情是这样的。过春节了,公司组织写春联活动,请了书法专家,为大家现场写字,员工可以去拿。我愿意去,觉得热闹好玩。

: ...................

PuZW
辰辰和欣欣的爸爸 01月24日

你活的太在乎了,像我就会这么想,我他么就是像你们这群傻缺一样无聊才来拿这些破字。别太在乎别人怎么想,活自己的不挺好么。不过,得和同事一起瞎哈哈啊,别自己孤立自己,你不够圆滑,心里规矩太多,社会上总有这种二货不按常理出牌,比如排队,但是针对同事,你就应该当没看见。你写作文真挺好。。。

【 在 OffTheWall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种羞愧屈辱感依然历历在目。

: 其实什么都没发生,没有人羞辱我,我也没干什么不好的事,就是被巨大的羞辱笼罩了,整个活动室充满了我的渺小和卑微,我觉得自己像一块尘土泥巴一样,应该被忽略,被践踏才对,如果真的能把这个行为化成真的,我的心里大概会舒坦不少。

lynn0429
投入地笑一次 01月24日

有时候我和你的感觉类似,应该是有社交障碍吧。另外就是自卑,这种活动我从来不去参加

【 在 OffTheWall (疯狂)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种羞愧屈辱感依然历历在目。

:  其实什么都没发生,没有人羞辱我,我也没干什么不好的事,就是被巨大的羞辱笼罩了,整个活动室充满了我的渺小和卑微,我觉得自己像一块尘土泥巴一样,应该被忽略,被践踏才对,如果真的能把这个行为化成真的,我的心里大概会舒坦不少。

eyepeer
eyepeer 01月24日

写的真好!

【 在 OffTheWall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种羞愧屈辱感依然历历在目。

: 其实什么都没发生,没有人羞辱我,我也没干什么不好的事,就是被巨大的羞辱笼罩了,整个活动室充满了我的渺小和卑微,我觉得自己像一块尘土泥巴一样,应该被忽略,被践踏才对,如果真的能把这个行为化成真的,我的心里大概会舒坦不少。

: ...................

Yueyueyue
YOYO 01月24日

感觉小说月报写得跟你差不多。细腻如你才能当作家吧。

【 在 OffTheWall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种羞愧屈辱感依然历历在目。

: 其实什么都没发生,没有人羞辱我,我也没干什么不好的事,就是被巨大的羞辱笼罩了,整个活动室充满了我的渺小和卑微,我觉得自己像一块尘土泥巴一样,应该被忽略,被践踏才对,如果真的能把这个行为化成真的,我的心里大概会舒坦不少。

: 事情是这样的。过春节了,公司组织写春联活动,请了书法专家,为大家现场写字,员工可以去拿。我愿意去,觉得热闹好玩。

: ...................

whitetea
新生活~ 01月24日

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人身上,多观察环境和其他人的反应,找到有趣的地方,会减轻压力

【 在 OffTheWall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种羞愧屈辱感依然历历在目。

: 其实什么都没发生,没有人羞辱我,我也没干什么不好的事,就是被巨大的羞辱笼罩了,整个活动室充满了我的渺小和卑微,我觉得自己像一块尘土泥巴一样,应该被忽略,被践踏才对,如果真的能把这个行为化成真的,我的心里大概会舒坦不少。

: ....................

Nessuno07
Nessuno07 01月24日

您看过很多鲁迅吧

【 在 OffTheWall ()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种羞愧屈辱感依然历历在目。

: 其实什么都没发生,没有人羞辱我,我也没干什么不好的事,就是被巨大的羞辱笼罩了,整个活动室充满了我的渺小和卑微,我觉得自己像一块尘土泥巴一样,应该被忽略,被践踏才对,如果真的能把这个行为化成真的,我的心里大概会舒坦不少。

zxqnyl
zxqnyl 01月24日

睡眠不足或者睡眠质量不好

【 在 OffTheWall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种羞愧屈辱感依然历历在目。

: 其实什么都没发生,没有人羞辱我,我也没干什么不好的事,就是被巨大的羞辱笼罩了,整个活动室充满了我的渺小和卑微,我觉得自己像一块尘土泥巴一样,应该被忽略,被践踏才对,如果真的能把这个行为化成真的,我的心里大概会舒坦不少。

: 事情是这样的。过春节了,公司组织写春联活动,请了书法专家,为大家现场写字,员工可以去拿。我愿意去,觉得热闹好玩。

: ....................

konyeth
konyeth 01月24日

你是卡夫卡呀兄弟

【 在 OffTheWall (疯狂)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种羞愧屈辱感依然历历在目。

:  其实什么都没发生,没有人羞辱我,我也没干什么不好的事,就是被巨大的羞辱笼罩了,整个活动室充满了我的渺小和卑微,我觉得自己像一块尘土泥巴一样,应该被忽略,被践踏才对,如果真的能把这个行为化成真的,我的心里大概会舒坦不少。

hawkins
fewandmore 01月24日

文笔太好了

【 在 OffTheWall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种羞愧屈辱感依然历历在目。

: 其实什么都没发生,没有人羞辱我,我也没干什么不好的事,就是被巨大的羞辱笼罩了,整个活动室充满了我的渺小和卑微,我觉得自己像一块尘土泥巴一样,应该被忽略,被践踏才对,如果真的能把这个行为化成真的,我的心里大概会舒坦不少。

jimsong
jim 01月24日

好细腻的文笔,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就好了

【 在 OffTheWall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种羞愧屈辱感依然历历在目。

: 其实什么都没发生,没有人羞辱我,我也没干什么不好的事,就是被巨大的羞辱笼罩了,整个活动室充满了我的渺小和卑微,我觉得自己像一块尘土泥巴一样,应该被忽略,被践踏才对,如果真的能把这个行为化成真的,我的心里大概会舒坦不少。

: ....................

finalsmile
The choice of our own! 01月24日

这算啥,全公司从上到下鄙视我,我也无所谓,有啥了不起的,自己过自己日子,管那么多,累不累啊

【 在 OffTheWall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种羞愧屈辱感依然历历在目。

: 其实什么都没发生,没有人羞辱我,我也没干什么不好的事,就是被巨大的羞辱笼罩了,整个活动室充满了我的渺小和卑微,我觉得自己像一块尘土泥巴一样,应该被忽略,被践踏才对,如果真的能把这个行为化成真的,我的心里大概会舒坦不少。

: ...................

szdl
昨天 01月24日

鲁迅啊

【 在 OffTheWall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种羞愧屈辱感依然历历在目。

: 其实什么都没发生,没有人羞辱我,我也没干什么不好的事,就是被巨大的羞辱笼罩了,整个活动室充满了我的渺小和卑微,我觉得自己像一块尘土泥巴一样,应该被忽略,被践踏才对,如果真的能把这个行为化成真的,我的心里大概会舒坦不少。

: ....................

OffTheWall
疯狂 01月24日

我想要这些字啊。我们活着,总要面对些自己想要但是要争抢要抓挠的东西,也总是要面对抢夺你资源的人,我觉得装潇洒不要,鄙视人不守规矩,是最消极无用的了。粮食困难时期,要争抢的东西就是生存的资源,能潇洒不要?非但不能,还得对抗抢夺你的人——显性地和隐性地。显性地是要向对方把话说出来,隐性地是产生一种气场,让别人不敢进犯,就好像老一辈说的“张着‘瘆人毛’”。我偏就是说不出话和容易被插队的,甚至排着队都总有行人从我面前穿过——我已经很特意往前靠了。

【 在 PuZW (辰辰和欣欣的爸爸)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活的太在乎了,像我就会这么想,我他么就是像你们这群傻缺一样无聊才来拿这些破字。别太在乎别人怎么想,活自己的不挺好么。不过,得和同事一起瞎哈哈啊,别自己孤立自己,你不够圆滑,心里规矩太多,社会上总有这种二货不按常理出牌,比如排队,但是针对同事,你就应

scorpio04
Miss_INDE 01月24日

以后再也不能插队了

原来被插队的人内心这么痛苦

【 在 OffTheWall ()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种羞愧屈辱感依然历历在目。

: 其实什么都没发生,没有人羞辱我,我也没干什么不好的事,就是被巨大的羞辱笼罩了,整个活动室充满了我的渺小和卑微,我觉得自己像一块尘土泥巴一样,应该被忽略,被践踏才对,如果真的能把这个行为化成真的,我的心里大概会舒坦不少。

OffTheWall
疯狂 01月24日

被好多人夸奖是很高兴,但是我以为心理版会更多给些心理方面的建议呢

鲁迅卡夫卡都没看过,小时候鲁迅学得头疼,老外的书看不懂不知道想表达什么,最近倒是听了些老舍的小说,觉得比我厉害太多了,完全是大神,写他那样的一个中篇我就得吐血,何况他的长篇以及其他作品数量多到恐怖。写东西的感觉可能是把灵魂往外掏,心里有些爽快感,但是掏完一次就得枯上一段时间

OffTheWall
疯狂 01月24日

我这应该是被逼的,现实中受了辱痛了苦,无处投诸,连咨询师也没帮我解决好,只好投诸到心理版上了,要把当时的境况还原出来。

我从小语文不好,到现在对文笔好坏都不是太有判断力,跟看毛笔字似的,分不清哪个好哪个坏。小时候学习成绩是压在我心上的石头,语文作为绝对是最恶劣的那一块,可以说那是我的噩梦。

【 在 pppppp (a friend)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文笔太细腻传神了,不是说笑,上帝可能在别的方面亏待了你,但在写作方面给你的才能绝对是超过弥补所需!

xlong
大力水手 01月24日

心理太敏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