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 and the City (1) (转载)

someday
烟影声尘如流光般逝 2006-02-21 字数 5961

因为越来越少用中文写东西的缘故,想写一下Sex and the City的感想的愿望变得有

点不可企及。其实起头最想说的是,不可想象,在它结束整整两年之后,我才完完整整把

它看完了第一遍。

我原来更偏向港剧的原因在于,它总是擅长将人物聚集在很小的背景中,互相牵扯,

交集;复杂的人物关系——血缘、情感,能迅速成长为惊心动魄的矛盾,对白精简,情节

生动,巧合与错过,选择与背叛,快速而鲜明。我相信看惯港剧的人,多半可能不喜欢台

湾的偶像剧,情节缓慢,对白冗长,还时常肉麻过了头。这让我想起Sex and the City里

面Carrie因为那个俄国艺术家过于浪漫而昏倒的镜头,她说,能不能让我慢慢适应,I

am an American.

甚至不同于Friends,Sex and the City里四个女性朋友之间几乎没有情感的交集,

除了例行的每日相聚的午餐时间。因此,观众不得不在每个人的故事之间不断切换,一条

感情线不断被其他人的故事所打断,不仅如此,那些on-again and off-again的

relationships还必须在那些偶然闯入你生活的出轨行为之间存活;或许,倘若没有认真

的relaltionship,无论怎样的romance都不能打动人心,而倘若没有那些浪费了的欲望激

情,所谓的true love也显示不了其珍贵与难得。而无论这部剧的作者当初有多么愤世嫉

俗(cynical)或现实主义(realistic),他到底没狠下心来玩个彻底,你可以像Carrie那样

不断的疑问,Can we miss our fate? 最后的结局是,在那些坚强、冷酷、挖苦、放荡之

下,你到底抗拒不了接受,甚至追求,那双想紧紧抓住你的手。为了躲避那个被Carrie戏

谑为hand-holder的小男友,而掉进街边地下贮藏室的Samantha,最后终于把自己的手交

给了Smith,而同时,如Carrie所说,也交出了她的virginity。

Soul Mate——灵魂伴侣?

第四季开始于soulmate的讨论。Carrie有一个很好玩的比喻,爱斯基摩人能想出几百

种对雪的形容,而现代人能想出几倍于此的词汇来定义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其实,以人的复杂,以及人与人之间的更为复杂而暧昧的关系来说,定义有时不过是

饱含寓意的语言去界定乃至限定,寄希望于我们的行为,以及我们与对方的关系能像所用

的术语一样,清晰、齐整、界限分明。

很奇怪的是,在汉语里竟然没有和soulmate对等的词汇。譬如知己,内涵上倒也契合

,可是多用于同性之间的惺惺相惜,而异性之间倘若定义为知己,多半关系便止步于此,

有时还会蒙上与道德相悖的,欲拒还迎的无限可能性。而灵魂伴侣,更像是徐志摩专门为

soulmate寻找的equivalent,之后再无人乐意为此赋予更为丰富的内涵。从这个意义上,

这更像Mr.Big回答Carrie关于soulmate的提问,"I like the word soul." "I like the

word mate," "Other than that, you got me."

Mr.Big巧妙地拒绝了去回答这个藏有无限sub-question的问题。他之所以显得复杂和

令人迷惑——好像周日New York Times的crossword一样,做了,却永远不知道做的对不

对——其实不过因为他更喜欢用自己的术语界定感情,“到最后,你只想和那个能让你笑

的人在一起。”

我们会注定有属于自己的soulmate吗?是不是好像出租车一样,错过一个,下一个马

上就到来呢?或者只是有限的,在遇见和错过之后,我们的故事就结束了呢?

Ironic——嘲讽意味

Sex and the City四处充满了嘲讽意味。放浪形骸的Samantha,有很多语惊四座的话

。譬如Carrie闯入她的办公室,却正好撞见她在给一个快递员give a blowjob,于是尖叫

着仓皇跑出去。Carrie后来当众开她的玩笑,Samantha却误会Carrie在judge她。于是她

说,I will blow whoever I like as long as I can breathe and kneel!听得我当场

震倒。

又譬如说到女生们和ex-boyfriend能不能保持朋友关系。她说,女生是用来成就

friendship的,男人是用来f**k的。Carrie听了都受不了,开玩笑说,"You need to

learn how to form an opinion."

以激进加极端如Samantha,极力抗拒自己陷入爱情,却在小男友Smith的纯情和真诚

面前屈服下来。Smith送她一盆未开放的水仙,等到春天花就会开放,寓意她会度过癌症

,重获新生;又提前从国外回来,只为说一句I miss you. 虽然桥段比较俗气,倒还是让

人能会心一笑。

Miranda是剧中最尖刻的角色。她冷漠,和Samantha一样对男人缺乏信心。后者因为

缺乏信心而纵情声色,她则小心谨慎的收藏内心。在和bartender Steve有了一夜情之后

,Steve希望能更进一步,Miranda却在酒吧里当着众人对Steve极尽讽刺之能事。"If

you want good service, send a bartender. If you want a good f**k, go home

with one."

她受不了矫情做作、多愁善感,传统与世故她都不放在眼里。她意外怀了孕,终于决

定留下孩子。在做B超的时候,医生告诉她,是一个男孩儿。医生满怀期待的等待她惊喜

和兴奋的表情——"Wow! It's a boy!"她却不肯配合。

在她生孩子的时候,她一定要让Carrie去陪她。拜托Carrie千万别让护士饱含激情地

催生,"Push! Push!" 她会受不了。在Steve看到孩子之后热泪盈眶,她又受不了地别过

头去,嫌他太emotional。

在决定给儿子洗礼的时候,她坚持让牧师去掉那些“撒旦”、“原罪”的字眼。她觉

得婴儿来到这个世界上是最干净的,倒是肮脏的现实世界玷污了他们。

棱角分明的Miranda最后陷入剧中最矛盾的irony当中。她最不相信男人,就在那次四

人聚会,她极力讽刺Steve的那次。原本Carrie说好Mr.Big会来,却久候不至。Miranda火

了,说"Men are bullshit!"可是,当Mr.Big最终出现的时候,却彻底动摇了她的belief

system。她于是冲出去追回了Steve,真的从one night stand发展出了一段长久的

relationship。

她善于掩藏感情。从没有过,也厌恶那些肉麻的爱情表白。她有了新男友之后,才意

识到她真正爱的是Steve。最后,她却留着眼泪对Steve说,"I love you."

她和Steve的经常醉酒的妈妈道不同不相为谋。但当老人家真的轻微中风,记忆缺失

,她不但主动提出接她回家住,还在他妈妈一个人走丢之后,满大街地找,更找到之后把

她带回家给她洗澡。

她最激烈的反对Carrie和Mr.Big的恋情。因为她知道Carrie意乱情迷,招来的只有伤

害。她也最激烈的反对Carrie抛下自己的生活去和俄国人去Paris,甚至和她不惜翻脸,

因为她比Carrie更了解她自己,没有自己的生活圈子就很难幸福。但最后,Mr.Big找到了

这三个,问Carrie在Paris到底幸福不幸福,他还有没有一丁点希望弥补自己当初的错误

,追回Carrie。只有Miranda对Mr.Big说,"Go get our girl."这一段,朋友之间的友谊

看得真让人荡气回肠。

在这七嘴八舌的四个女人当中,如果说Carried最爱疑问——剧中永远穿插着她的

column,总是以"I coun'd help but wonder..."这样的形式结束 ,那么Miranda则最爱

下结论,夹杂着尖刻的自我嘲讽。她说,We whine when we have a boyfriend, we

whine

when we don't have a boyfriend. 倒是一语中的。

她其实勇敢而不盲目,偶尔放纵又不算自暴自弃,直率而不粉饰。她最终走向家庭,

是Sex and the City里最必然,最美满,也是最为人看好的结局。

To be continued...

OMTV 欧美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