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心肌梗塞走了,我很自责

suasd
阳光透过树叶洒落,我趟在斑驳的地上 2020-11-23 字数 2214

父亲前些天身体精神状态明显不舒服,我上班,于是叫小舅子陪他去医院检查(本地的人民医院,二甲即将三甲),呼吸内科,照CT,结果诊断肺炎,肺部积液,颈部动脉狭窄,肝肾功能不全,不排除糖尿病。医生说照这个结果他平时应该很不舒服才对,但我父亲是一个极少话语、极少和家人交流的人,更别说关于他自己的健康了,他几十年几乎从来没进过医院,平时看起来也挺健康的,近70岁的人还可以开车。

于是住院输液,心电监控,吸氧,抗心衰。护士嘱咐不能下床,排尿只能用尿壶,怕上厕所会摔倒。但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父亲有冠心病(医生之前根据父亲的口述不能诊断他有,可能跟父亲口述不准也有关),事后回想父亲平时的确有冠心病的某些症状,比如走远路气促,肩部颈部疼痛等,他还以为是颈椎病。

住院的这两三天父亲咳少了,我还以为病情有好转,但父亲说腹痛,医生给打了止痛针,睡觉感觉呼吸比较难受。半夜两点多我上了趟厕所,回来发现父亲正在扯掉贴在身上的心电监控,他想上厕所,三天没排便了。我当时就应该阻止他,但我没这么做,这应该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没有阻止的原因是我根本不知道在有冠心病和心衰的情况下排便的危险性,包括父亲自己。医生只是说不能下床,但没有说可能会导致的严重后果,我只是以为怕摔倒而已。更令我难受的是小舅子在陪护期间曾阻止了我父亲下床上厕所,为什么换成我后我就不能阻止呢!如果当时阻止,之后的治疗情况我不敢说乐观,至少不会这么快走。本来已经说好第二天转去心内血管科了的!可惜父亲等不到了。

结果父亲排便回来马上突发心肌梗塞,应该是排便用力导致心血管斑块脱落形成梗塞,呼吸内科的值班医生护士一度还以为是哮喘病,一通抢救搞不定,二十多分钟后进了ICU,上呼吸机,在ICU趟了一天半,已经是休克状态了,情况极差,最后希望是入导管室做心脏造影手术,结果手术做了,但还是无力回天。医生说即使不做手术,也是这一两天的事了。

回想整个过程,如果父亲一开始诊断得当,得到及时正确的护理和嘱托,没有延误,及时疏通血管放支架,绝不会这么快就走,至少享受多几年寿命没问题。但本地医院的主管医生刚好出差,暂时代替的医生又不重视(估计是认为病情没这么重也不知道有冠心病)还说要等专家会诊,住院这几天也只是按流程例行公事。所有因素加一起,导致我父亲没了,离进院才不过四天。但我最后悔的还是当时没有阻止父亲上厕所,父亲去世这些天以来,只要一闲就会想到父亲心梗发作的情形,甚至开车都想,不管怎样我多少也是有点责任,没有一天不想的,甚至想要去看心理医生。只能安慰自己,父亲也近70岁了,孙子也有了,享受了两年的天伦之乐,没有牵挂了,但我还是会觉得父亲命本不该如此,可能不住院吃点药结果还好点。。。唉。

FamilyLife 家庭生活
29 个Like
395 个回复
junjunfly
gudaguaiguai 2020-11-23
menhuluntan
2020-11-23

老年便秘确实会诱发心梗,

【 在 suasd 的大作中提到: 】

: 父亲前些天身体精神状态明显不舒服,我上班,于是叫小舅子陪他去医院检查(本地的人民医院,二甲即将三甲),呼吸内科,照CT,结果诊断肺炎,肺部积液,颈部动脉狭窄,肝肾功能不全,不排除糖尿病。医生说照这个结果他平时应该很不舒服才对,但我父亲是一个极少话语、极少和家人交流的人,更别说关于他自己的健康了,他几十年几乎从来没进过医院,平时看起来也挺健康的,近70岁的人还可以开车。

: 于是住院输液,心电监控,吸氧,抗心衰。护士嘱咐不能下床,排尿只能用尿壶,怕上厕所会摔倒。但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父亲有冠心病(医生之前根据父亲的口述不能诊断他有,可能跟父亲口述不准也有关),事后回想父亲平时的确有冠心病的某些症状,比如走远路气促,肩部颈部疼痛等,他还以为是颈椎病。

: 住院的这两三天父亲咳少了,我还以为病情有好转,但父亲说腹痛,医生给打了止痛针,睡觉感觉呼吸比较难受。半夜两点多我上了趟厕所,回来发现父亲正在扯掉贴在身上的心电监控,他想上厕所,三天没排便了。我当时就应该阻止他,但我没这么做,这应该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没有阻止的原因是我根本不知道在有冠心病和心衰的情况下排便的危险性,包括父亲自己。医生只是说不能下床,但没有说可能会导致的严重后果,我只是以为怕摔倒而已。更令我难受的是小舅子在陪护期间曾阻止了我父亲下床上厕所,为什么换成我后我就不能阻止呢!如果当时阻止,之后的治疗情况我不敢说乐观,至少不会这么快走。本来已经说好第二天转去心内血管科了的!可惜父亲等不到了。

: ...................

wwxxll
wwxxll 2020-11-23

RIP,愿死者安息生者坚强。

我觉得医院水平是不是比较差啊,住院心电监护都没有诊断出冠心病?

【 在 suasd 的大作中提到: 】

: 父亲前些天身体精神状态明显不舒服,我上班,于是叫小舅子陪他去医院检查(本地的人民医院,二甲即将三甲),呼吸内科,照CT,结果诊断肺炎,肺部积液,颈部动脉狭窄,肝肾功能不全,不排除糖尿病。医生说照这个结果他平时应该很不舒服才对,但我父亲是一个极少话语、极少和家人交流的人,更别说关于他自己的健康了,他几十年几乎从来没进过医院,平时看起来也挺健康的,近70岁的人还可以开车。

: 于是住院输液,心电监控,吸氧,抗心衰。护士嘱咐不能下床,排尿只能用尿壶,怕上厕所会摔倒。但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父亲有冠心病(医生之前根据父亲的口述不能诊断他有,可能跟父亲口述不准也有关),事后回想父亲平时的确有冠心病的某些症状,比如走远路气促,肩部颈部疼痛等,他还以为是颈椎病。

: ....................

happyalvin
alvin 2020-11-23
JaneTong
如是我闻 2020-11-23
Russo
Russo 2020-11-23

小舅子参与男方的家事?

【 在 suasd 的大作中提到: 】

: 父亲前些天身体精神状态明显不舒服,我上班,于是叫小舅子陪他去医院检查(本地的人民医院,二甲即将三甲),呼吸内科,照CT,结果诊断肺炎,肺部积液,颈部动脉狭窄,肝肾功能不全,不排除糖尿病。医生说照这个结果他平时应该很不舒服才对,但我父亲是一个极少话语、极少和家人交流的人,更别说关于他自己的健康了,他几十年几乎从来没进过医院,平时看起来也挺健康的,近70岁的人还可以开车。

: 于是住院输液,心电监控,吸氧,抗心衰。护士嘱咐不能下床,排尿只能用尿壶,怕上厕所会摔倒。但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父亲有冠心病(医生之前根据父亲的口述不能诊断他有,可能跟父亲口述不准也有关),事后回想父亲平时的确有冠心病的某些症状,比如走远路气促,肩部颈部疼痛等,他还以为是颈椎病。

: 住院的这两三天父亲咳少了,我还以为病情有好转,但父亲说腹痛,医生给打了止痛针,睡觉感觉呼吸比较难受。半夜两点多我上了趟厕所,回来发现父亲正在扯掉贴在身上的心电监控,他想上厕所,三天没排便了。我当时就应该阻止他,但我没这么做,这应该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没有阻止的原因是我根本不知道在有冠心病和心衰的情况下排便的危险性,包括父亲自己。医生只是说不能下床,但没有说可能会导致的严重后果,我只是以为怕摔倒而已。更令我难受的是小舅子在陪护期间曾阻止了我父亲下床上厕所,为什么换成我后我就不能阻止呢!如果当时阻止,之后的治疗情况我不敢说乐观,至少不会这么快走。本来已经说好第二天转去心内血管科了的!可惜父亲等不到了。

: ...................

menhuluntan
2020-11-23

帮忙照顾一下没啥不可以吧

【 在 Russo 的大作中提到: 】

: 小舅子参与男方的家事?

WirelessSens
小狗画梅花 2020-11-23

七十岁还好了,不必太悲伤

【 在 suasd 的大作中提到: 】

: 父亲前些天身体精神状态明显不舒服,我上班,于是叫小舅子陪他去医院检查(本地的人民医院,二甲即将三甲),呼吸内科,照CT,结果诊断肺炎,肺部积液,颈部动脉狭窄,肝肾功能不全,不排除糖尿病。医生说照这个结果他平时应该很不舒服才对,但我父亲是一个极少话语、极少和家人交流的人,更别说关于他自己的健康了,他几十年几乎从来没进过医院,平时看起来也挺健康的,近70岁的人还可以开车。

: 于是住院输液,心电监控,吸氧,抗心衰。护士嘱咐不能下床,排尿只能用尿壶,怕上厕所会摔倒。但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父亲有冠心病(医生之前根据父亲的口述不能诊断他有,可能跟父亲口述不准也有关),事后回想父亲平时的确有冠心病的某些症状,比如走远路气促,肩部颈部疼痛等,他还以为是颈椎病。

: ....................

tyut
stunlock 2020-11-23

不良后果小舅子担不起

【 在 menhuluntan 的大作中提到: 】

: 帮忙照顾一下没啥不可以吧

jialinli
亲亲佳佳 2020-11-23

节哀

这种事情就是很难预料,你也不是医生怎么可能什么都懂

【 在 suasd (阳光透过树叶洒落,我趟在斑驳的地上) 的大作中提到: 】

:  父亲前些天身体精神状态明显不舒服,我上班,于是叫小舅子陪他去医院检查(本地的人民医院,二甲即将三甲),呼吸内科,照CT,结果诊断肺炎,肺部积液,颈部动脉狭窄,肝肾功能不全,不排除糖尿病。医生说照这个结果他平时应该很不舒服才对,但我父亲是一个极少话语、极少和家人交流的人,更别说关于他自己的健康了,他几十年几乎从来没进过医院,平时看起来也挺健康的,近70岁的人还可以开车。

:  于是住院输液,心电监控,吸氧,抗心衰。护士嘱咐不能下床,排尿只能用尿壶,怕上厕所会摔倒。但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父亲有冠心病(医生之前根据父亲的口述不能诊断他有,可能跟父亲口述不准也有关),事后回想父亲平时的确有冠心病的某些症状,比如走远路气促,肩部颈部疼痛等,他还以为是颈椎病。

menhuluntan
2020-11-23

确实。如果是小舅子允许上厕所出了问题真担不起。

【 在 tyut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良后果小舅子担不起

Ann00
Ann00 2020-11-23

女婿吧

【 在 Russo () 的大作中提到: 】

: 小舅子参与男方的家事?

: 【 在 suasd 的大作中提到: 】

chzhang7901
SunShine 2020-11-23

这就是命运

楼主想开点吧

【 在 suasd 的大作中提到: 】

: 父亲前些天身体精神状态明显不舒服,我上班,于是叫小舅子陪他去医院检查(本地的人民医院,二甲即将三甲),呼吸内科,照CT,结果诊断肺炎,肺部积液,颈部动脉狭窄,肝肾功能不全,不排除糖尿病。医生说照这个结果他平时应该很不舒服才对,但我父亲是一个极少话语、极少和家人交流的人,更别说关于他自己的健康了,他几十年几乎从来没进过医院,平时看起来也挺健康的,近70岁的人还可以开车。

: 于是住院输液,心电监控,吸氧,抗心衰。护士嘱咐不能下床,排尿只能用尿壶,怕上厕所会摔倒。但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父亲有冠心病(医生之前根据父亲的口述不能诊断他有,可能跟父亲口述不准也有关),事后回想父亲平时的确有冠心病的某些症状,比如走远路气促,肩部颈部疼痛等,他还以为是颈椎病。

: ....................

Ann00
Ann00 2020-11-23

女婿吧

【 在 Russo () 的大作中提到: 】

: 小舅子参与男方的家事?

: 【 在 suasd 的大作中提到: 】

jjzhu
zhuzhu哼哼 2020-11-23

四十岁以上需要监控血液和心脑血管指标

【 在 suasd 的大作中提到: 】

: 父亲前些天身体精神状态明显不舒服,我上班,于是叫小舅子陪他去医院检查(本地的人民医院,二甲即将三甲),呼吸内科,照CT,结果诊断肺炎,肺部积液,颈部动脉狭窄,肝肾功能不全,不排除糖尿病。医生说照这个结果他平时应该很不舒服才对,但我父亲是一个极少话语、极少和家人交流的人,更别说关于他自己的健康了,他几十年几乎从来没进过医院,平时看起来也挺健康的,近70岁的人还可以开车。

: 于是住院输液,心电监控,吸氧,抗心衰。护士嘱咐不能下床,排尿只能用尿壶,怕上厕所会摔倒。但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父亲有冠心病(医生之前根据父亲的口述不能诊断他有,可能跟父亲口述不准也有关),事后回想父亲平时的确有冠心病的某些症状,比如走远路气促,肩部颈部疼痛等,他还以为是颈椎病。

: 住院的这两三天父亲咳少了,我还以为病情有好转,但父亲说腹痛,医生给打了止痛针,睡觉感觉呼吸比较难受。半夜两点多我上了趟厕所,回来发现父亲正在扯掉贴在身上的心电监控,他想上厕所,三天没排便了。我当时就应该阻止他,但我没这么做,这应该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没有阻止的原因是我根本不知道在有冠心病和心衰的情况下排便的危险性,包括父亲自己。医生只是说不能下床,但没有说可能会导致的严重后果,我只是以为怕摔倒而已。更令我难受的是小舅子在陪护期间曾阻止了我父亲下床上厕所,为什么换成我后我就不能阻止呢!如果当时阻止,之后的治疗情况我不敢说乐观,至少不会这么快走。本来已经说好第二天转去心内血管科了的!可惜父亲等不到了。

: ...................

tyut
stunlock 2020-11-23

这感觉就是女婿出这事都得被女儿骂死

【 在 menhuluntan 的大作中提到: 】

: 确实。如果是小舅子允许上厕所出了问题真担不起。

menhuluntan
2020-11-23

其实尽力了就好,人还有不死的吗

【 在 tyut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感觉就是女婿出这事都得被女儿骂死

tyut
stunlock 2020-11-23

不亲的人证明不了

【 在 menhuluntan 的大作中提到: 】

: 其实尽力了就好,人还有不死的吗

pizixi
汉寿亭侯 2020-11-23

Pat, Pat.

子欲养而亲不在

【 在 suasd 的大作中提到: 】

: 父亲前些天身体精神状态明显不舒服,我上班,于是叫小舅子陪他去医院检查(本地的人民医院,二甲即将三甲),呼吸内科,照CT,结果诊断肺炎,肺部积液,颈部动脉狭窄,肝肾功能不全,不排除糖尿病。医生说照这个结果他平时应该很不舒服才对,但我父亲是一个极少话语、极少和家人交流的人,更别说关于他自己的健康了,他几十年几乎从来没进过医院,平时看起来也挺健康的,近70岁的人还可以开车。

: 于是住院输液,心电监控,吸氧,抗心衰。护士嘱咐不能下床,排尿只能用尿壶,怕上厕所会摔倒。但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父亲有冠心病(医生之前根据父亲的口述不能诊断他有,可能跟父亲口述不准也有关),事后回想父亲平时的确有冠心病的某些症状,比如走远路气促,肩部颈部疼痛等,他还以为是颈椎病。

: 住院的这两三天父亲咳少了,我还以为病情有好转,但父亲说腹痛,医生给打了止痛针,睡觉感觉呼吸比较难受。半夜两点多我上了趟厕所,回来发现父亲正在扯掉贴在身上的心电监控,他想上厕所,三天没排便了。我当时就应该阻止他,但我没这么做,这应该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没有阻止的原因是我根本不知道在有冠心病和心衰的情况下排便的危险性,包括父亲自己。医生只是说不能下床,但没有说可能会导致的严重后果,我只是以为怕摔倒而已。更令我难受的是小舅子在陪护期间曾阻止了我父亲下床上厕所,为什么换成我后我就不能阻止呢!如果当时阻止,之后的治疗情况我不敢说乐观,至少不会这么快走。本来已经说好第二天转去心内血管科了的!可惜父亲等不到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