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o基辛格:新冠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

johnal
johnal 04月08日 字数 3272

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下的超现实气氛让我不禁想起自己年轻时参加二战突出部战役的经历,当时我在第84步兵师。今天的情况和1944年末一样,有一种危险的征兆。这种危险不是针对任何特定的人,但带有惊人的随机性和毁灭性。我们当今的时代和那个遥远的年代相比有着很大区别。那时候,有种国家的终极目标在锤炼着美国的坚毅。如今,在一个分裂的国家,我们需要有效率、有远见的政府,才能克服规模和范围都前所未有的全球性障碍。而维持公众信任对于社会内部团结、社会间关系以及国际和平与稳定而言都至关重要。

《华尔街日报》4月3日刊文《新冠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

国家的团结和繁荣建立在这样的信念之上:他们的体制能够预见灾难、控制影响并恢复稳定。等到新冠大流行结束时,许多国家的体制将被认为没能经受住考验。这种判断是否客观公正并不重要。因为现实就是,经历新冠疫情之后,世界将不复原貌。而纠缠于对过去的争论只会让我们更难去做该做的事。

新冠病毒正以我们前所未见的规模和残暴汹涌来袭。疫情正呈现指数级蔓延:美国的感染病例每五天就翻一番。截止撰稿之时,仍然没有治愈新冠肺炎的特效方法。医疗物资也不足以应付一波又一波的病例。重症监护病房已不堪重负。检测能力不足以确认病毒感染的范围与程度,更不用说阻断病毒传播。但距离疫苗成功研制,还有12到18个月。

美国政府在避免即刻爆发的大灾难方面做了扎实的工作。终极考验是能否控制住疫情蔓延、扭转局势,且疫情逆转的方式和规模能保持住公众对美国人自我管理能力的信心。无论这场抗击危机的战斗多么浩大、多么必要,都不应挤掉这个紧迫的任务:为过渡到新冠疫情后的新秩序建立一个平行机制。

各国领导人主要在国家层面处理这场危机,但这种病毒对社会的穿透力是不分国界的。虽然病毒对人类健康的侵袭是一时的——至少希望如此,但它所引发的政治和经济动荡可能会持续几代人。没有一个国家,包括美国在内,仅凭一国之力就能战胜病毒。应对眼下亟待解决的问题,最终必须同全球合作的愿景和方案相结合。如果我们不能双管齐下,那么在两个问题上都会面临最坏的结果。

如果借鉴马歇尔计划和曼哈顿计划的设计经验,美国必须在三个领域做出巨大努力。第一,增强全球对传染病的抵御能力。医学科学领域的成功,从脊髓灰质炎疫苗研制,到天花的根除,再到依托人工智能和统计技术的医学诊断不断涌现的奇迹,都让我们陷入了危险的自满情绪。我们需要开发控制传染病的新办法和新技术,以及足以覆盖大规模人口的疫苗。市、州和地区必须站在科学前沿奠定基础、协同规划并积极探索,时刻准备保护其民众免受流行病的侵害。

第二,努力治愈世界经济的创伤。全球领导人从2008年金融危机中吸取了重大教训。当前的经济危机更为复杂:从蔓延速度和全球范围来看,新冠疫情引发的经济收缩是史上未见的。此外,采取必要的公共卫生措施,如保持社交距离、关闭学校和企业,也加剧了经济阵痛。我们还需要相关计划来减轻疫情或将对世界最脆弱人群造成的混乱影响。

第三,维护自由世界秩序的原则。现代政府创建的传奇始于由强大的统治者保护着的、被城墙围绕的城市。这些统治者,有的专制、有的仁慈,但都强大到足以保护民众免受外敌侵略。启蒙思想家重新构建了这一概念,认为合法国家的目的是满足人民的基本需求:安全、秩序、经济福祉和正义。个体无法凭一己之力获得这些。然而在一个繁荣有赖于全球贸易和人员流动的时代,这场大流行促使人们重建高墙,引发了一场不合时宜的“怀旧”。

全世界的民主国家都需要捍卫和维持他们的启蒙价值观。如果全球从权力与合法性的平衡中退缩,将导致社会契约在国家层面和国际层面的瓦解。然而,合法性与权力的平衡是延续千年的问题,无法在抗击新冠疫情的努力中同步得到解决。无论是国内政治还是国际外交,各方都需要克制,应分清轻重缓急。

在突出部战役中幸存的我们,走向了一个日益繁荣和人类尊严得到提高的世界。今天,我们站在一个划时代的历史节点。各国领导人面临的历史性考验就是:应对危机,同时创建未来。一旦考验失败,世界将引火烧身。

GuoJiXue 国计学
308 个回复
johnal
johnal 04月08日

我来说说我的理解

过去的世界是一个被一个个有强大统治能量的集团统治的一个个力有所及的城邦。

而过去四十年的历史是新自由主义塑造了一个壁垒被逐步打破,国家变成虚化概念,而统治者变为经过话语重塑为“自由”的抽象的资本所统治的世界。

经此一役,抽象的资本证明了他们没有应对突发局面,统治这个世界的能力。如果这种信心不能重塑,世界将重回一个个有能力统治其力所能及范围的实体的城邦。

这个过程绝不是和以前一样的铁幕落下,将世界隔离成两边,其中一边是一个由“自由的”资本统治的联通的世界。

而是恰恰相反,改变更多的会是西方,在这个过程中,西方会越来越国家实体化,也成为一个又一个有其力所能及势力范围的城邦。

这是他不愿看到但会不可阻挡发生的。

【 在 johnal 的大作中提到: 】

: 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下的超现实气氛让我不禁想起自己年轻时参加二战突出部战役的经历,当时我在第84步兵师。今天的情况和1944年末一样,有一种危险的征兆。这种危险不是针对任何特定的人,但带有惊人的随机性和毁灭性。我们当今的时代和那个遥远的年代相比有着很大区别。那时候,有种国家的终极目标在锤炼着美国的坚毅。如今,在一个分裂的国家,我们需要有效率、有远见的政府,才能克服规模和范围都前所未有的全球性障碍。而维持公众信任对于社会内部团结、社会间关系以及国际和平与稳定而言都至关重要。

: 《华尔街日报》4月3日刊文《新冠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

: ...................

johnal
johnal 04月08日

这篇文章最深刻的内涵是

今后的玩法不可能是铁幕那一套的逻辑。

本版如果真的为我国的未来担心的那部分人可以放宽心。

原因在于西方可以集体孤立苏联,靠的是新自由主义下以资本为媒介的连通的世界

而未来,在基辛格看来,西方世界同样会成为一个个孤立的城邦。那他们就不太可能联起手来

因为他们有各自的对其统治范围内负责的不同的诉求而不是“自由的”国际资本的统一的一致的诉求

【 在 johnal 的大作中提到: 】

: 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下的超现实气氛让我不禁想起自己年轻时参加二战突出部战役的经历,当时我在第84步兵师。今天的情况和1944年末一样,有一种危险的征兆。这种危险不是针对任何特定的人,但带有惊人的随机性和毁灭性。我们当今的时代和那个遥远的年代相比有着很大区别。那时候,有种国家的终极目标在锤炼着美国的坚毅。如今,在一个分裂的国家,我们需要有效率、有远见的政府,才能克服规模和范围都前所未有的全球性障碍。而维持公众信任对于社会内部团结、社会间关系以及国际和平与稳定而言都至关重要。

: 《华尔街日报》4月3日刊文《新冠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

: ...................

drei
娃帅妈美 04月08日

基辛格这篇文章分量最重的一句话在最后: Failure could set the world on fire.

这不是什么“世界引火烧身”,而是“世界将一片火海”。

这不是什么评论,而是赤裸裸的威胁。

基辛格是当初中美建交的核心人物,但如果以为他是位和平使者,那就大错特错了。

他是个不折不扣的鹰派,上过战场见过血,几乎废掉华夏,间接肢解了前苏联,是一个真正冷血无情地阴谋家。

计生政策就是这哥们给当初交恶苏联全面投靠美帝的中国,所设立的投名状——甚至可以说是三尸脑神丹。

是基辛格本人,暗戳戳的牵头组建联合国人口基金会,上世纪70年代全面进入中国“帮助”中国实行全民计划生育政策,几乎彻底废掉了中国几十年后的发展潜力。计生政策落地,美国的各项对华扶植政策才跟着一一落实。

然后就是短短十来年的时间,苏联轰然垮台,美国将中国像块脏抹布一样扔一边儿。这一切都是按照基辛格这个“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所提前设定好的剧本上演的。

去年新冠爆发前夕,基辛格来访,dada接见。只要看新闻里这二位当时的表情,就知道此人来华绝非以鸽派的面目出现的。

然后就是新冠在武汉爆发,克林姆林宫外枪战,苏莱曼尼遇刺身亡,美军全面从阿富汗撤军……一整套让人目不暇给的大戏上演,“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粉墨登场。

前一阵特朗普曾在新闻发布会上,在彭培奥发言的时候戏称这是deep state发言人讲话。如果美国真的存在deep state,那幕后大佬无疑就是这位老奸巨猾的基辛格博士,而不是青春正年少的彭培奥。

他说Failure could set the world on fire,这完全就是在向那些挑战美国霸权的人和国家们进行赤裸裸的威胁:如果美国霸权旁落,failure到来,那不会是你们得到霸权的时候,而是“整个世界一片火海”的时候。所以,Failure could set the world on fire!

Deep state of America将会在失去霸权的前夕,满世界扔蛋蛋的。这就是这个老不死的对整个世界发出的威胁!

【 在 johnal (johnal)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篇文章最深刻的内涵是

: 今后的玩法不可能是铁幕那一套的逻辑。

: 本版如果真的为我国的未来担心的那部分人可以放宽心。

: ...................

nickwang
做更好的自己 04月09日

基辛格发文还是很及时的揭露了欧美发达国家现在面临的问题,我想他总体应该还是偏温和的,最后一段希望发达国家(我觉得他说的也包括中国)能克制,先解决疫情,然后帮助落后国家,如果这个过程失败了,后果不堪设想

wsy448
孔修分子王阳明 国计模型MOD1.05 04月09日

对。中国目前的选择只有一条:开发疫苗成功。

成功的疫苗,就是新全球化的全新隐喻。基辛格已经老了。余亮在fangfang评论中说,新旧之争大于左右。这不单单在中国,更在于全球。

【 在 johnal (johnal)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来说说我的理解

: 过去的世界是一个被一个个有强大统治能量的集团统治的一个个力有所及的城邦。

: 而过去四十年的历史是新自由主义塑造了一个壁垒被逐步打破,国家变成虚化概念,而统治者变为经过话语重塑为“自由”的抽象的资本所统治的世界。

: ...................

wsy448
孔修分子王阳明 国计模型MOD1.05 04月09日

我以欧洲电网格局来完成这一整个比喻吧。

欧洲电网是以地中海和北海为核心的整体电网。东欧煤炭、北非太阳能、法国核电、北欧水电、北海风电,德英法三巨头的管理水平(德国出技术管理,法国出动态规划,英国出意识形态)。

北美世界岛为核心的五眼世界联盟,其能源链之隐喻为:石油。

【 在 johnal (johnal)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篇文章最深刻的内涵是

: 今后的玩法不可能是铁幕那一套的逻辑。

: 本版如果真的为我国的未来担心的那部分人可以放宽心。

: ...................

Utenanthy
Utenanthy 04月10日

疫情本身没那么严重,死亡率不高,死不了多少人,绝大多数人感染了也能自愈。

世界秩序改变的根本原因是中国国力越来越强,美国国力相对下降,那么原本由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自然就要发生改变。

没有疫情,世界秩序也会改变。疫情只是更明确的展示出中美国家实力、效率、领导层的能力等方面的消长与差距,

从而更明确的预示了未来世界秩序的改变。

其实没看懂基辛格想说的是什么?或者不是我没看懂,而是基辛格已经老糊涂了,想不明白也说不明白了?

按基辛格的说法,不能抗击疫情,后果很坏很糟糕,

但是就目前看,不能抗击也就是多死掉一些人,数量也不会太多,剩下的人就形成群体免疫了。

考虑到年老体弱者死亡率更高,而一些国家老龄化问题比较严重,如果不能抗击,结果上还成了甩掉包袱,反倒更好了。

如果基辛格在乎的是疫情背景下的经济运行问题,那就只谈如何确保经济更好运行就可以了。

至于说维护原有世界秩序,够强大才能维护,那就应该想想如何保持强大,而不是空谈秩序。

dagger
刀客 04月11日

对,这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如果疫苗一出,中国的世界地位又是质的提高

【 在 wsy448 (孔修分子王阳明 国计模型MOD1.05) 的大作中提到: 】

:     对。中国目前的选择只有一条:开发疫苗成功。

:     成功的疫苗,就是新全球化的全新隐喻。基辛格已经老了。余亮在fangfang评论中说,新旧之争大于左右。这不单单在中国,更在于全球。

ooleslie
ooleslie 05月17日

基辛格是指国家的合法性/意义和当前的秩序(自由主义)有悖,而新冠疫情把这个问题从共有知识,转变成公共知识,没有人可以装聋作哑了。

【 在 Utenanthy 的大作中提到: 】

: 疫情本身没那么严重,死亡率不高,死不了多少人,绝大多数人感染了也能自愈。

: 世界秩序改变的根本原因是中国国力越来越强,美国国力相对下降,那么原本由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自然就要发生改变。

: 没有疫情,世界秩序也会改变。疫情只是更明确的展示出中美国家实力、效率、领导层的能力等方面的消长与差距,

: ...................

zidong99
zidong99 05月17日
zidong99
zidong99 05月17日
zidong99
zidong99 05月17日
zidong99
zidong99 05月17日

美国搞出疫苗的可能性,比某国大得多。

如果都能搞出来,美国应该更早,早的多,

而且效果好得多。

你是吹牛的文看多了

【 在 dagger 的大作中提到: 】

: 对,这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 如果疫苗一出,中国的世界地位又是质的提高

zidong99
zidong99 05月17日
Queeny
John.Francis.Queeny 05月17日

这废话章家敦说了二十几年了

【 在 zidong99 (zidong99) 的大作中提到: 】

: ---------某国以后会大大落后----------

: 某国这40年之所以缩短了跟美国差距,关键在于两点

: 1、后发优势。所有落后国家都有这个红利,孟加拉、印度、巴基斯坦、马来西亚……都有的,一点不比某国差。

: ...................

freedom1234
freedom 05月17日
zidong99
zidong99 05月17日
lagignition
lagignition 05月17日

基辛格确实是冷血的,大多数人都没有理解盖在文邹邹的措辞下面的尖刀。实际上疫情把世界带入解决马尔萨斯人口增长问题的新方式:基因病毒大幅消减世界人口,而新冠不过美国牛刀小试而已。但这种方式对管理能力和医疗技术水平较好的国家破坏性小,对传统西方国家破坏是致命的。

不出所料的话,新冠会不断反复,演变不同新品种,就是说你成功免疫或防住以前的病毒,对新的要重来一次;更麻烦的在于,还有未知的新病毒从美国实验室里不断流出(set the world on fire)。这里有基佬过高估计美国的科技和军事能力一面,更多的是亮出獠牙发出低沉的威胁声,也是衰老和无奈的表现。

【 在 drei 的大作中提到: 】

: 基辛格这篇文章分量最重的一句话在最后: Failure could set the world on fire.

: 这不是什么“世界引火烧身”,而是“世界将一片火海”。

: 这不是什么评论,而是赤裸裸的威胁。

: ...................

InfraMargin
赢了马竞 05月17日

毕竟有可能你们去年就可能已经开始在研发了

【 在 zidong99 (zidong99) 的大作中提到: 】

: 美国搞出疫苗的可能性,比某国大得多。

: 如果都能搞出来,美国应该更早,早的多,

: 而且效果好得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