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达尔的生活哲学从哪里来 走近你不了解的世界No.1zz

Terex
劣币驱逐良币 2008-10-29 字数 4289

我的母亲不太喜欢纳达尔,只是在罗兰加洛斯期间,她在电视上看到他。他从来不回家,但这不严重。她总是说:“哦,这个纳达尔,他看起来很坏。费德勒,则是另一回事。他很安静,爱抚着网球……纳达尔不是我的类型,他太勇猛了。”妈妈已经选好了她的理想女婿。之前,他选择了贝尔蒙多,而不是德隆;她也一直喜欢麦卡尼,而不是贾格尔。像她这样的人不在少数,总会有一名妈妈、女同事、表妹不喜欢勇猛的西班牙人,以为“他总是让费德勒或者其他人苦恼。”

  和所有人一样,纳达尔拥有自己的名声。这个名声不太好,也不太坏。他安静时候的样子人们看不到。妈妈们看到的是肌肉群、拧紧的眉毛、黑色的眼镜、扣杀机器、呼喊着“vamos(前进)”取得胜利。当费德勒抚摸自己的鬓边碎发,竖起衣领,纳达尔却在每个发球之前提提裤子。

  这就是每年5月,我们看到的场景。我们看到的只是一部分的纳达尔,而不是纳达尔的全部。马里奥·波尔塔说:“纳达尔很简单,他很可怕,他想赢得一切,即便是赛前的抽签。”

  有一次,纳达尔的母亲安娜·玛利亚说:“每次他上了球场,我就不认识我儿子了。他进入了自己的战斗状态……”她沉默了一会,接着说:“但这依然是纳达尔。一位全身心投入的孩子,一位工作者。在生活中,他是个很好的小孩。”

  生活中,当打完网球之后,纳达尔就是个甜心,懂得在新闻发布会上自嘲,或者用他马洛卡口音的笑声打动大家。纳达尔会成为你的小邻居,帮你开电梯门,每天早晨对你说早安。他的每个新闻发布会都以带有颤舌音的“hello”开始。当一轮英语提问结束后,纳达尔会说“thank you,good day”。然后下一轮是西班牙语提问,纳达尔会先很乖地说上一句“hola(西班牙语你好的意思)”。

  如今,他的英语词汇量已经超出了球场用语的范围。但当他卡壳时,他总会手舞足蹈地给出一个回答。没有人会如此疯狂,这非常具有喜剧效果。有多少次,他因为听错了问题,回答得驴唇不对马嘴;有多少次,当他听不懂翻译时,眉毛拧成了疙瘩。有一次,为了表示自己状态很好,他用极其丰富的漫画表情说道:“I have a great body。”人们哄堂大笑,明白过来的纳达尔也大笑了起来。

  今年,美网四分之一决赛打费什的比赛结束得很晚。到了新闻厅之后,纳达尔说:“感谢你们这么晚还留在这里,对不起来晚了,但我需要一个长时间的按摩。”新闻发布会结束后,纳达尔又说:“走吧,好好睡吧,晚安。”你可以说这不算什么,但并不是所有球员都能做到这一点。

  他没有出过唱片,但已经是摇滚明星。不管在哪里,骨肉皮们(指跟着明星转的粉丝)都紧紧跟随。这一年,在纽约,他想买一个新电脑。他决定自己去第五大道的苹果店。他刚刚下车,人群就围了上来。纳达尔只能和自己的新电脑说再见了。

  纳达尔的导师约弗雷·波尔塔说:“拉斐尔16岁时,渐渐在西班牙出名了。有一天,我们在机场,一名女士来找他要签名。他不明白对方想要什么,因为这在他看来,太不可思议了。他说‘你好,我是纳达尔’。我们看着他狂笑。‘省省吧,她知道你是谁,她想要签名。’。”

纳达尔已经签了上百万个名字,都是用右手。他喜欢玩的把戏是:当小孩们靠近他时,他先说‘不,不,我没时间’。然后大笑‘来吧,你叫什么名字’?

  纳达尔自己还是个孩子。2005年,在罗马击败科里亚之后,他一边吃东西,一边接受采访:“对不起,我知道这不礼貌,但我快饿死了。打了5个小时,真不好意思。”

  良好的礼貌、好的教育,但他并非读书习得。他不喜欢读书,他的榜样是托尼叔叔,而托尼叔叔喜欢模仿卡斯帕罗夫。托尼是叔叔、教练、以及球员更衣室中的国际象棋高手。他说:“当拉斐尔打球时,他只想着胜利。比赛结束,他又变回纳达尔。我们马洛卡人都是些安静的人,绝不如马德里人那样疯狂。纳达尔只是一个很正常的二十几岁的马洛卡青年。在世界上最豪华的宫殿中受到礼遇,或者和朋友出去玩,纳达尔懂得哪个才是他真正想要的。”

  “我一直对纳达尔说,这种冠军的生活只是过渡,真正管用的是这一切结束之后。岁月流逝,球员没了,人还在。”在故乡的岛上,人们一直把纳达尔当普通人看。老爸塞巴斯蒂安说:“在家里,我是老大,拉斐尔只是普通的儿孙辈。当我们一起去餐厅,是我负责小费,而不是他。我要展现父亲的权威。”

  伙伴们也是一样,大家出去都是AA制。纳达尔就是坐普通航线,他不住在日内瓦,不住在迪拜或者蒙特卡洛,他就住在马纳科。几年之前,他第一次打澳网,拒绝在墨尔本入住奢华酒店。一名西班牙记者透露:不久之前,纳达尔摔坏了电脑。朋友们问他是不是买一个新的,纳达尔说等等,因为他要先征求父亲的同意。他已经很富有了,但还很诚实。对身边的人保持忠诚,尤其是女友玛利亚·弗朗切斯卡,他们恋爱时,纳达尔14岁,玛利亚12岁。

  托尼说:“古希腊哲人们总是探索幸福的根源,幸福是来自工作还是来自享乐?我相信前者。拉斐尔小时候,我对他很不满。训练中我总是刁难他,球很刁,场地很差,这是让他掌握了克服困难的能力。我不听他任何说词,就打下去吧,这是战胜对手的方式。”

  这也就是纳达尔从来不摔拍子的原因,他唯一一次摔坏拍子,是在罗兰加洛斯用球拍拍打鞋上的土。纳达尔对痛苦有着很强的忍耐力,强过同龄人。13岁时,他在西班牙比赛时手指骨折,但他说:“我会输,但对手也会付出沉重的代价。”他赢了,直到现在。

Tennis 网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