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高院赵红英法官枉法裁判邮电业务楼股权之争

x165xx
x165xx 09月02日 字数 1745

北京高院赵红英法官枉法裁判邮电业务楼股权之争

同一个法院(北京高院)、同一个法庭(民二庭)、同一份证据(没有任何新证据)、同一个法官(赵红英)作出两份截然不同的判决结果。邮电业务楼案件久拖不决,一份判决书写了两年多时间赵红英你在等什么呢?这是个很关键的问题(等受害人死亡结果吗)。涉及黑恶势力肖永明、戴志强其保护伞背景太深,赵红英虽然只是个挑梁小丑,但是被逼到了如此地步也只能铤而走险枉法裁判。邮电业务楼股权之争主体是北京环三环公司和北京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北京一中院(2016)京01民初282号于2017年6月15日作出京宁国大科技公司胜诉判决之后,环三环公司不服上诉到北京高院(2017)京民终551号于2017年12月29日判决维持原判(这个时间段为何判决这么快?受害人在哪里?)。2018年春节后环三环公司用同一个案由在北京高院重复起诉(2018)京民初71号。北京高院民二庭赵红英为了争抢案审权,勾结黑恶势力恶意提高顺通公司的土地出让金的赔偿金额。(2017)京民终551号和(2018)京民初71号两案均由北京高院民二庭审理同一个主审法官赵红英,是典型的重复诉讼。相同的事实、相同的诉争标的,用同一份证据(没有任何新证据)作出两份判决的结果却是朝秦暮楚,实属罕见。对于如此简单的道理和基本的法律常识,举报人有理由相信,这不是赵红英的业务素质出现了问题,而是赵红英在政治思想素质上出现了严重问题。他是在和黑恶势力勾兑后,破坏了规矩,丧失了党性原则及公平和正义,丧失了最基本的职业道德底线,自愿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偏袒环三环公司,滥用职权,枉法裁判,请中央政法委扫黑办和中纪委有关部门严肃查处!

究其原因:赵红英法官勾结黑恶势力中国政法大学戴志强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二庭赵红英法官同案(在无任何新证据的情况下)做出两次不同判决结果:

http://img3.laibafile.cn/p/m/318394062.jpg

http://img3.laibafile.cn/p/m/318394066.jpg

北京市一中院一审判决:

http://img3.laibafile.cn/p/m/318394069.jpg

Law 法学与法律
30 个回复
weixiao135
微风老舅 09月02日

你把判决书贴全了嘛,我们方便看。

俺看啊,

第一次诉讼,中院判决确认说,环三环的解除协议函无效,上诉到高院仍然判解除函无效,但提到了说国大履行协议时付款出了毛病。

第二次诉讼直接到了高院,环三环诉国大违约,然后高院判国大付违约金,判当初的股权转让合同解除,这也没毛病啊。

weixiao135
微风老舅 09月02日

民诉一审咋会是高院判啊?我记得要上亿才好是高院审,五亿三亿上高院。

按千分之五的受理费倒推诉讼请求,小三百万受理费,呀,小六个亿的诉讼请求啊,那高院一审没毛病。

受理费都不一样啊,怎么说是同一诉讼标的啊?

民事案件哪来的受害人啊?

daguo2948068
DG 09月04日

嗯嗯,民事案件哪来的受害人啊?

北京高院赵红英法官就是在等中国政法大学的戴志强把京宁国大的受害人王恒玉毒死,然后一切就按照他们既定的方案执行了,您可以去咨询咨询赵红英法官,为何这样

【 在 weixiao135 的大作中提到: 】

: 民诉一审咋会是高院判啊?我记得要上亿才好是高院审,五亿三亿上高院。

: 按千分之五的受理费倒推诉讼请求,小三百万受理费,呀,小六个亿的诉讼请求啊,那高院一审没毛病。

: 受理费都不一样啊,怎么说是同一诉讼标的啊?

: ...................

weixiao135
微风老舅 09月04日

忘记换马甲了吧?

【 在 daguo2948068 的大作中提到: 】

: 嗯嗯,民事案件哪来的受害人啊?

: 北京高院赵红英法官就是在等中国政法大学的戴志强把京宁国大的受害人王恒玉毒死,然后一切就按照他们既定的方案执行了,您可以去咨询咨询赵红英法官,为何这样

daguo2948068
DG 09月04日

民事一审

案号:(2016)京01民初282号

案由:确认合同效力纠纷

原告: 北京京宁国大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被告: 北京创致投资有限公司,北京环三环至正商业管理有限公司

法院: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日期:2017-06-15 查看详情>

民事二审

案号:(2017)京民终551号

案由:股权转让纠纷

上诉人(原审被告): 北京创致投资有限公司,北京环三环至正商业管理有限公司

原审第三人: 北京顺通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北京京宁国大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中信国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weixiao135
微风老舅 09月04日

你把材料贴全了,别挤牙膏似的问一句说一句,又不是看电视剧呢

【 在 daguo2948068 的大作中提到: 】

: 嗯嗯,民事案件哪来的受害人啊?

: 北京高院赵红英法官就是在等中国政法大学的戴志强把京宁国大的受害人王恒玉毒死,然后一切就按照他们既定的方案执行了,您可以去咨询咨询赵红英法官,为何这样

daguo2948068
DG 09月04日

案号:(2017)京民终551号

https://wenshu.court.gov.cn/website/wenshu/181107ANFZ0BXSK4/index.html?docId=f02749c759aa40e4b6e7aacb0112f8be

(2016)京01民初282号

https://wenshu.court.gov.cn/website/wenshu/181107ANFZ0BXSK4/index.html?docId=55f41c51cc964c159b31a8ac00d21c3a

daguo2948068
DG 09月04日

北京京宁国大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与北京创致投资有限公司、北京环三环至正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确认合同效力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日期:2018-06-07    浏览:3次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京01民初282号

原告:北京京宁国大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双桥东路甲8号楼。

法定代表人:王恒玉,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庄丽丽,北京张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于园园,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北京环三环至正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延庆区百泉街10号2栋353室。

法定代表人:戴志强,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潘茂华,北京市仁人德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汪晓华,北京市凯铭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北京创致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门头沟区石龙工业区龙园路7号A214号。

法定代表人:戴志强,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潘茂华,北京市仁人德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汪晓华,北京市凯铭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中信国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门头沟区门头沟路42号。

法定代表人:郑国华,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庄海英,女,中信国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职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侯国晖,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北京顺通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板井路69号世纪金源商务中心10层1001-1003室。

法定代表人:郝朝兰,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潘茂华,北京市仁人德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汪晓华,北京市凯铭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北京京宁国大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与被告北京环三环至正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环三环公司)、被告北京创致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致公司)、第三人中信国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国安公司)、第三人北京顺通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顺通公司)股权转让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6月20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庄丽丽、于园园,被告环三环公司、被告创致公司及第三人顺通公司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潘茂华、汪晓华,第三人中信国安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庄海英、侯国晖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确认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于2013年12月31日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发出《解除协议的告知函》,要求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及《协议书》的行为无效;2、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与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于2011年9月10日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将享有的顺通公司100%股权转让给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的相关事实。2012年12月28日,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顺通公司及中信国安公司签订《协议书》,进一步约定了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受让顺通公司100%股权的具体事宜。上述两份协议签订后,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一直按约履行己方的合同义务。2013年12月29日,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收到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发出的《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要求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于次日前将股权转让款226992035元支付至共管账户。2014年1月2日,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收到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发出的《解除协议的告知函》,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通知京宁国大科技公司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及《协议书》。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于当日向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发出《关于<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和<解除协议的告知函>回复函》,表示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一直积极履行上述两份协议,现尚不具备股权变更条件,即使如此,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已向环三环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58157965元,又按其要求分别于2013年11月26日、2013年12月5日、2013年12月16日分三笔将5000万元股权转让款支付到共管账户,除此之外,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按照《协议书》的约定,已向中信国安公司支付顺通公司40%股权转让款。因此,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不存在任何违约行为,不同意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擅自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及《协议书》,其解除行为无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第八条的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解除合同”,合同法第九十六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依照本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九十四条的规定主张解除合同的,应当通知对方。合同自通知到达对方时解除。对方有异议的,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确认解除合同的效力”。为维护合同的严肃性及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的合法权益,现京宁国大科技公司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决支持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的诉讼请求。

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共同辩称:一、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的陈述与事实不符。1、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所称其一直按约履行己方的合同义务并非本案事实。事实是:因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多次不履行《股权转让协议》项下的付款义务构成违约,因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的原因导致《股权转让协议》不能切实履行,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无法实现合同目的,《协议书》系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给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的履约机会,但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仍未按约定履行付款义务,导致《协议书》自动终止。2、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所称其分三笔将5000万元股权转让款支付到共管账户并非本案事实。事实是:虽然《股权转让协议》中有关于设立共管账户的约定,但应当有三方达成共管协议,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所谓的共管账户,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并不知情,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不可能同意以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的关联公司北京京宁国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宁国大投资公司)的名义开立共管账户,因此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认为共管账户是虚假的,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所谓的将5000万元股权转让款支付至共管账户,实际上是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与其关联公司之间的存款或资金往来行为,是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在《股权转让协议》解除后实施的违法和亡羊补牢的行为。3、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所称其按照《协议书》的约定向中信国安公司支付了顺通公司40%股权转让款并非本案事实。事实是:《协议书》因京宁国大科技公司违约而自动终止,已无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代创致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的依据,即便存在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向中信国安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的情形,也并非履行《协议书》约定的付款义务,况且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已将中信国安公司作为被告、顺通公司作为第三人向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提起股权转让纠纷的诉讼,因此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向中信国安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的事实存疑。二、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认为2013年12月以书面通知的方式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及《协议书》的行为是有效的。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应当在2011年10月15日前支付5000万元股权转让款,于2012年1月3日前付全额股权转让款,于2012年4月27日前向执行法院支付执行款,但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均未支付,构成根本违约。2013年2月5日及2013年5月31日,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向环三环公司支付了部分股权转让款,此后经催告再未履行付款义务。2013年12月27日,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认为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已无履约能力,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发出《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提示性催款无果。根据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三项以及第四项的规定,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于2013年12月31日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发出《解除协议的告知函》,依法解除了《股权转让协议》及《协议书》,根据合同法第九十六条关于合同自通知到达对方时解除的规定,《股权转让协议》及《协议书》解除,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的解除行为合法有效。三、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驳回。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鉴于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无继续履约能力,特别是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依法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及《协议书》后、其起诉前也没有作相关的履约安排和保证,因此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认为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无力支付股权转让款,经催告后仍未按约定支付,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多次违约,致使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不能实现合同目的,故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依法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和《协议书》的行为合法、有效。

中信国安公司陈述称:同意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的诉讼请求。

顺通公司陈述称:同意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的答辩意见。

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1、《股权转让协议》;2、关于同意变更《股权转让协议》有关付款约定的意见;3、(2005)一中民初字第574号民事调解书(以下简称574号调解书);4、(2007)一中执字第999-1号民事裁定书;5、(2007)一中执字第999号协助执行通知书共8份;6、《协议书》;7、2011年9月23日收据;8、名称变更通知;9、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向中信国安公司支付8000万元的收据、银行凭证;10、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向中信国安公司支付8000万元股权转让款的相关说明;11、关于撤销574号调解书强制执行的申请;12、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48007965元的付款凭证2张;13、说明;14、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对账单;15、关于共管账户事宜的函及快递单据;16、《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17、《解除协议的告知函》;18、《关于<催款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和<解除协议的告知函>回复函》及快递单据;19、(2010)一中民初字第12002号民事裁定书(2010年10月29日);20、(2012)高民终字第3687号民事判决书;21、再审申请书;22、民事起诉状;23、(2013)海民初字第13912号民事裁定书;24、(2013)海民初字13912号协助执行通知书;25、(2013)民申字第539号民事裁定书;26、(2010)一中民初字第12002号民事裁定书(2014年5月22日);27、(2013)潍商初字第30号民事裁定书;28、(2011)海民执字第4720号强制执行裁定书2份;29、(2011)海民执字第4720号协助执行通知书2份;30、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15万元股权转让款的收据2张;31、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顺通公司工程款明细表及相应单据;32、建筑物名称核准证;33、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查询资料;34、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1000万元的支票存根;35、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15万元股权转让款的支票存根2张;36、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投入的工程款16237800元的支票存根及相应凭证共21张。

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1、《股权转让协议》及附件;2、《协议书》及附件;3、《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4、《解除协议的告知函》;5、中信国安公司与京宁国大投资公司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6、京宁国大投资公司起诉状;7、中信国安公司出具的股权转让款8000万元发票;8、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民事传票;9、(2016)京0105民初13959号民事判决书、(2015)东执恢字第0107号执行裁定书;10、执行信息;11、失信被执行人信息;12、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工商登记信息;13、(2013)京中信内经证字38242号公证书;14、(2013)京中信内经证字38052号公证书。

顺通公司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1、中信国安公司与京宁国大投资公司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2、京宁国大投资公司起诉状;3、中信国安公司出具的股权转让款8000万元发票;4、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民事传票。

中信国安公司未提交证据。

经本院庭审质证并结合各方当事人的质证意见,本院除对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提交的证据13的真实性不予确认之外,对各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的真实性均予以确认。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1年9月10日,甲方环三环公司和乙方创致公司均作为转让方,与受让方、丙方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主要内容是:第一条、目标公司情况:甲、乙双方为顺通公司(该协议中简称目标公司)的股东,享有目标公司100%的股权,甲、乙双方就目标公司的全部股权转让给丙方达成合意。目标公司的注册资本及实收资本为4300万元。第二条、目标公司股权情况:目前,甲方持有目标公司60%股权,乙方持有目标公司40%股权,目标公司现状具体见《遗留问题清单》及《公司债务清单》。甲方持有的60%股权,现全部质押给中信国安公司;乙方持有的40%股权,现与中信国安公司的股权纠纷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一中院)达成调解协议并处在强制执行阶段(以下简称纠纷一)。甲、乙双方与北京现代家园置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现代家园公司)、北京嘉世宝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世宝公司)的股权纠纷在一中院审理中(以下简称纠纷二);甲、乙双方与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旗下的北京东方兆瑞达公司就目标公司股权转让事宜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以下简称事件三)。甲、乙双方保证上述情况的真实性、完整性,并承诺协调解决完毕上述全部纠纷及相关所有事项,保证本协议的有效、完整,并最终将目标公司的全部股权转让至丙方名下(丙方整获得目标公司100%股权的期限不迟于2012年1月8日,60%股价款支付后甲乙双方应当立即将对应的60%股权转让给丙方);甲、乙双方在2011年10月28日之前完成丙方获得目标公司40%的股权(乙方全部股权)的全部事宜并将目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变更为丙方指定人员。甲、乙双方保证于本股权收购协议签署之日起开始办理项目的土地使用权证,并于2011年12月31日前办理完毕土地出让合同,并缴纳土地出让金。甲、乙双方有责任协助丙方完成项目复工协议的签订。第三条、目标公司资产:目标公司资产是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北太平庄立交桥西南侧“邮电业务楼”项目(即富安国际大厦,以下简称项目),即京国用(97)第0735、临时土地证文件地号H-4-7-(187),图号:J-50-5(6)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地下建筑物、构筑物(详见附件一),其中地上1-6层出让金已缴纳,其他部分土地出让金未缴纳。目标公司被北京城建四建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城建四公司)向一中院申请强制执行,项目处于被查封状态中。甲、乙双方保证上述情况的真实性完整性,并承诺解决完毕上述全部纠纷及相关所有事项,保证本协议的有效、完整,并最终使丙方实际控制项目(丙方完整获得项目实际控制权的期限不迟于2011年11月9日)。第四条、保证、承诺:2、转让方对其持有的目标公司股权享有完全的处分权,除本协议提及的纠纷、诉讼、债务及其他已披露信息外,目标公司股权未设置其他任何留置权、抵押权,没有附带任何或有负债或其他潜在责任或义务,亦不存在针对目标公司的其他任何诉讼、仲裁或争议等。7、甲、乙双方保证解决纠纷及事件一至三,如果上述纠纷及事件不能及时解决,丙方有权选择参与或主持继续解决,解决上述三项纠纷、事件及其他纠纷、事件发生的费用包含在本股权转让协议总价款2.85亿元内。第五条、股权转让和对价:甲、乙、丙三方同意目标公司股权转让价格为2.85亿元,上述金额包括目标公司100%股权及甲乙方为实现上述股权转让解除法律诉讼案件及其它与股权转让相关和项目相关所发生的一切费用。本协议签署后10个工作日内,丙方向甲方指定账户支付定金1000万元。甲、乙双方对丙方支付1000万元定金提供所持目标公司的股权作为担保,甲、乙、丙三方同意按照股权转让步骤约定将股权转让款(不包括1000万元定金)转入三方共同开立的银行共管账户即视为丙方完整履行付款义务。第六条、股权价款支付及股权交割步骤:1、本协议签署后,甲、乙双方应当配合丙方完成各项文件、资料的审查工作,并配合丙方完成与本协议内容相关的各方调查协调工作。2、定金支付后甲乙双方立即开展股权转让事宜,甲、乙、丙三方共同成立联合工作组开展项目后续形式建设等相关事宜。3、丙方按照约定向甲、丙双方指定的在银行开立的共管账户分期分批支付股权转让价款2.75亿元(另行协商达成资金共管协议),支付原则:本协议签署后丙方根据第二条约定的股权相应份额变更的日期前5个工作日内将对应的股权转让对价汇入上述共管账户,丙方同意在2011年10月15日前提前将5000万元支付到甲、丙双方的共管账户,甲、乙、丙三方履行目标公司股权变更相关的所有手续并到工商部门办理完毕变更手续。4、三方全部履行完毕目标公司及项目的交接手续。5、甲、乙双方履行完毕约定的项目相关土地等后续工作。第七条、违约责任:甲、乙双方应当完全履行本协议及所有补充协议,如违反协议除应当退还丙方实际支付的所有款项还应当向丙方支付已付款一倍的款项作为违约金,其中第二、三条单独适用合同法定金罚则。由于丙方未按时向共管账户支付款项的,应当向守约方承担应付款项5%作为违约金,定金部分适用合同法定金罚则。如因甲、乙方(包括附件《遗留问题清单》内所列)原因致使本协议约定的股权转让失败或丙方不能对项目进行实际控制的,甲、乙双方应当退还丙方实际支付的所有款项还应当向丙方支付已付款一倍的款项作为违约金。如非三方及不可抗力原因致使股权转让失败或丙方不能对项目进行实际控制的,甲、乙双方应当退还丙方实际支付的所有款项。第八条、本协议效力:本协议自双方签署之日生效,三方根据股权转让及项目进度应当在本协议相关约定的前提下签署补充协议,补充协议的相关约定属于本协议的细化,不是对本协议的替代和改变,本协议未约定事宜可在签署补充协议时另行协商。第九条、协议的解除和终止:发生不可抗力不能履行时,甲、乙、丙任何一方有权单方面以书面通知另一方解除和终止本协议。此外,该《股权转让协议》还约定了争议解决、协议生效及其他、通知和送达条款。

上述《股权转让协议》的附件一为中信国安公司《遗留问题清单》,其中披露了以下内容:1、甲方与中信国安公司、北京汇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2003年1月29日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向中信国安公司收购了目标公司40%股权,向北京汇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收购了目标公司20%股权,并已办理完毕股权过户手续,目前甲方合法持有目标公司60%股权。2、乙方与中信国安公司于2003年1月29日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向中信国安公司收购目标公司40%股权,甲方以其持有的目标公司60%的股权就该收购为其提供质押担保,因乙方未履行该股权转让协议,2005年3月中信国安公司将甲乙两方诉至一中院,在一中院协调下达成调解协议[见574号调解书]。3、目前目标公司尚有40%股权仍在中信国安公司名下,乙方承诺本协议签订后在一中院的调解下向中信国安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及相关费用后将目标公司40%由中信国安公司名下转至乙方或乙方指定的第三方名下。4、目标公司拥有的资产为富安国际大厦,其中未缴纳的土地出让金由接收目标公司后的受让方办理,具体价款按北京市国土局土地出让金缴费通知单为准,地上地下建筑物、构筑物在建工程部分未作结算,由受让方接收目标公司后与建筑单位进行清算后支付。5、甲、乙两方因与中信国安公司存在上述法律纠纷,甲方将其持有的目标公司60%股权质押给中信国安公司,中信国安公司承诺签订履行付款义务后解除股权质押。6、目标公司开发建设的富安国际大厦的工程总承包方为城建四公司,城建四公司因工程款纠纷于2005年7月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双方的纠纷在仲裁庭主持下达成仲裁调解,城建四公司依据仲裁调解书向一中院申请强制执行至今尚未了结,且富安国际大厦处于被查封状态中。7、甲方、乙方与现代家园公司、嘉世宝公司于2007年9月21日签订了一份《股权转让协议》,因现代家园公司、嘉世宝公司违约未能按该协议及补充协议支付转让款,在一中院诉讼中。8、2010年9月25日,甲方、乙方与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旗下的北京东方兆瑞达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但未实际履行。9、目标公司与项目工程总承包方城建四公司工程款尚未结算,到结构封顶欠款预计约为14200万元。10、《公司债务清单》。11、目标公司签订的五份合同解除由出让方负责解决。12、在项目竣工验收前完成富安国际大厦西侧福利楼拆迁事宜,由甲乙方负责预留中信国安公司股权转让款500万元,并协调中信国安公司组织实施拆除工作。甲、乙双方承诺上述遗留问题准确、完整,如与丙方尽职调查事实不一致,甲乙双方承担责任,甲乙双方负责处理完毕上述全部遗留问题,除第4项中后续需交纳的土地出让金约7500万元、第9项工程款和第10项公司债务清单列明的债务外其余解决遗留问题的费用等均由甲乙双方承担。

2011年9月23日,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定金1000万元,环三环公司出具了收款收据。

2011年10月24日,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发出一份关于同意变更《股权转让协议》有关付款约定的意见,其中载明:“我方与贵司于2011年9月10日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在协议第六条第三款中约定‘丙方同意在2011年10月15日前提前将5000万元支付到甲乙双方的共管账户’,由于办理股权变更手续的条件尚未成熟,我方同意贵司不予履行该项约定且不承担任何违约责任,待具备股权变更条件时以我方书面通知为准”。

2012年12月28日,环三环公司作为甲方(转让方)、创致公司作为乙方(转让方)、中信国安公司作为丙方(转让方)、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作为丁方(受让方)与戊方顺通公司(目标公司)签订一份《协议书》,约定主要内容是:第二条、目标公司股权转让背景情况:根据工商登记显示:目前,甲方合法持有目标公司60%股权,丙方持有目标公司40%股权,现各方确认以下事实:1、(2015)一中民初字第574号案件(以下简称574号案件)现处于执行阶段(以下简称股权执行案件),各方确认中信国安公司根据所有相关法律文书对创致公司享有股权对价的债权,创致公司是目标公司40%股权的持有人,只待完成股权对价给付后,中信国安公司即履行股权变更的工商登记手续,各方同意相关方应以本协议为最终解决方案,股权执行案件的最终支付金额为本协议附件所列金额(以下简称执行款),各方同意就上述股权执行案件按照本协议达成执行和解并完成对丁方的全部股权转让事宜;2、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已于2011年9月10日与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将其持有的目标公司100%股权转让给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在创致公司或其指定的主体向中信国安公司支付了上述股权执行案件的执行款后,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同意中信国安公司将其持有的目标公司40%股权直接变更给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或其指定的主体,同时中信国安公司解除环三环公司持有的目标公司60%股权的质押,中信国安公司同意前述安排。3、甲、乙、丙、戊四方与现代家园公司、嘉世宝公司的股权纠纷现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过程中(以下简称股权诉讼案件),顺通公司股权处于查封状态导致顺通公司股权转让的工商变更手续目前无法办理。第三条、执行款的支付:1、如果股权诉讼案件二审在2013年4月底前作出判决,则丁方同意在收到判决书之日起30日,代乙方向执行法院支付执行款;如果股权诉讼案件二审在2013年6月20日前仍然未判决,则丁方同意在2013年6月20日前,代乙方向执行法院支付执行款,丁方在付款同时应向执行法院提交需要中信国安公司出具盖章的全部文件:顺通公司40%股权、股东和法定代表人等变更到丁方或其指定方名下的相关文件,顺通公司变更章程等所需手续的相关文件,中信国安公司在上述文件上签字并盖章。丙方应当在向丁方变更股权登记时解除顺通公司60%股权质押并出具解除质押所需的全部相关文件,办理变更股权登记到丁方名下的工作之前,不解除顺通公司60%股权质押。2、中信国安公司完成本条第1款义务后,执行法院将执行款划转至中信国安公司指定的账户。3、甲、乙双方认可上述金额是原《股权转让协议》约定的丁方向甲方、乙方支付的股权转让总价款2.85亿元中的一部分,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向甲方、乙方支付的股权对价金额中应当扣除代创致公司向中信国安公司支付的上述执行款。第四条、其他约定:在完成本协议第三条各项工作以及完成将顺通公司60%股权对价款付至甲、丁双方确认的账户后,甲方、乙方、丙方和戊方应全力配合丁方办理目标公司股权和法定代表人等的工商变更登记,包括为办理本次工商变更登记提交的各项材料和办理中需要的其他补充材料上盖章(如有),解除对目标公司60%股权的质押,解除目标公司印鉴、证照等材料的共管并交给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各方的法定代表人及其他相关人员应当配合向丁方进行股权变更事项中的所有工作,各方对其法定代表人及相关人员和行为承担责任。乙方对目标公司享有的各项权利依据本补充协议均转让给丁方享有,协议各方对此均知晓并认可,同时各方均应当在解除目标公司股权工商登记查封时将甲方名下60%的股权和丙方名下40%的股权直接变更到丁方名下。本补充协议的签署并不影响丁方依据《股权转让协议》及相关文件约定享有的所有权益。第五、本协议效力:本协议自签署之日生效,本协议签署前与本协议不一致的,以本协议约定为准,如在本协议约定的付款日丁方未能将执行款支付给执行法院,则本协议自动终止,甲方、乙方同意执行法院依照574号调解书内容,对案件恢复强制执行。该协议附件创致公司欠款明细中列明,创致公司欠付中信国安公司执行款项合计7790.98万元,其中利息部分仅计算了2005年6月22日至2012年12月31日止的利息,实际应计算至执行款实际支付时止。

2013年2月5日,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500万元,2013年5月31日,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43007965元,环三环公司出具了收款收据。

2013年的12月16日、12月24日和12月25日,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委托京宁国大投资公司代为支付股权转让款共计8000万元,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又指定北京康联医药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康联医药公司)代为付款,中信国安公司收到实际为康联医药公司代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的上述款项后,按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的要求,向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开具了发票。

2013年12月27日,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共同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发出一份《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其中载明:“我司,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与贵司于2011年9月10日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将我司持有的顺通公司100%股权以及顺通公司开发的邮电业务楼项目一并转让给贵司,转让总价为285000000元,签约至今,贵司支付股权转让款共计58007965元。签约时,现代家园公司和嘉世宝公司在一中院起诉我司的股权纠纷尚在诉讼进行中,顺通公司的股权被法院查封,此事在《股权转让协议》中已向贵司如实披露。事后,经一中院和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审理判决,现代家园公司和嘉世宝公司败诉,顺通公司的股权查封于2013年5月3日解除,至此,办理顺通公司股权工商变更手续的条件业已成就。此后,我方多次与贵司联系,要求贵司依约支付股权转让款,以便办理工商股权变更手续,但贵司一直拖延推诿,至今仍欠交股权转让款226992035元。现我方再次通知贵司:请贵司务必于本函送达之日起3日内(即2013年12月30日)将上述欠款支付至贵我双方的银行共管账户。如逾期未付,我方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规定单方解除与贵司在2011年9月10日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并要求贵司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于2013年12月29日收到该函件。

2013年12月31日,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共同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发出一份《解除协议的告知函》,其中载明“我司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与贵公司于2011年9月10日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后,因贵公司没有严格按照双方签订的协议履行协议内容,迟迟不能支付股权转让款,严重违约,导致我方蒙受巨大经济,在我方催款后,贵公司仍然未付款,所以依照协议的约定,提前终止《股权转让协议》。现向贵公司函告如下:根据双方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第六条之约定,受让方未按照协议及时支付款项,根据《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的规定,贵公司未在2013年12月30日之前将所有欠款支付到银行共管账户。基于以上原因,我公司正式通知贵公司:解除贵公司在2011年9月10日与我公司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和2012年12月28日签订的《协议书》,同时希望贵公司尽快与我公司进行协商处理解除《股权转让协议》的后续事宜”。

2014年1月2日,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收到上述《解除协议的告知函》后,向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出具关于《催款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和《解除协议的告知函》回复函,其中载明“一、我司一直积极履行《股权转让协议》及《协议书》,2011年10月24日,贵二司向我司出具《关于同意变更<股权转让协议>有关付款约定的意见》,承诺由于办理股权变更手续的条件尚未成熟,同意我司不予履行协议第六条第三款的约定且不承担任何违约责任,待具备股权变更条件时以贵二司书面通知为准。现顺通公司的股权仍处于法院查封状态,股权变更条件尚未成熟。即便如此,我司仍积极履行上述两份协议,已向环三环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5815.7965万元,又按环三环公司要求分别于2013年11月26号1000万元、2013年12月5号1000万元、2013年12月16号3000万分三笔,共计5000万元股权转让款支付到开户行为大连银行北京分行、户名为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共管账户。除此之外,我司按《协议书》的约定,已于2013年12月13日向中信国安公司支付顺通公司40%股权的转让款。二、我司自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及《协议书》后,一直积极履行协议义务,未存在任何违约行为,按照《合同法》的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因此,我司不同意贵二司擅自解除上述两份协议,并且贵二司擅自提出解除协议的行为没有任何法律效力。鉴于贵二司与我司长期以来有着良好的合作基础,我司希望贵二司能够按照《合同法》的规定及上述两份协议的约定,继续履行己方的协议义务”。

另查:2005年6月22日,本院就中信国安公司诉创致公司和环三环公司股权转让侵权纠纷一案作出574号调解书,调解内容如下:一、创致公司于2006年12月31日前向中信国安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4000万元及违约金1200万元;二、自调解协议生效之日至创致公司向中信国安公司支付完毕股权转让款及违约金期间,创致公司应以4000万元股权转让款为基数,按照年利率8%向中信国安公司支付利息;三、如创致公司于2006年6月15日前将全部4000万元股权转让款、利息以及上述第一项违约金中的1000万元支付给中信国安公司,则中信国安公司同意股权转让款的违约金总额为1000万元;四、如创致公司未能按本协议所确定的期限向中信国安公司支付上述款项,则环三环公司无条件按照2003年1月29日其与中信国安公司之间签订的《质押合同》的约定承担股权质押担保责任。因创致公司、环三环公司未如约履行上述调解书,中信国安公司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本院于2007年11月9日作出(2007)一中执字第999-1号民事裁定书,其中包括冻结、划拨创致公司银行存款5200万元及利息(以4000万元股权转让款为基数,自调解书生效之日起至全部股权转让款及违约金支付完毕止,按年利息8%计算);查封、扣押、折价或者拍卖、变卖环三环公司所持有的顺通公司60%的股权,其价款中信国安公司在上述条款范围内优先受偿。本院分别于2007年9月17日、2008年9月16日、2010年9月2日、2011年8月10日、2012年8月7日、2013年7月10日、2014年8月6日、2015年8月5日向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出具协助执行通知书,冻结了环三环公司持有的顺通公司60%的股权(出资额2580万元),冻结期间内,禁止对上述股权质押、买卖、转让、注销等一切变更手续,查封期限自2007年9月17日延续至2018年8月6日。

2010年10月29日,针对现代家园公司、嘉世宝公司与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中信国安公司及顺通公司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作出(2010)一中民初字第12002号民事裁定书,其中主文第二项内容为查封、冻结环三环公司持有的顺通公司60%的股权、中信国安公司持有的顺通公司40%的股权。本院于2012年7月12日作出一审判决书,判决:一、驳回现代家园公司、嘉世宝公司的诉讼请求;二、确认2007年9月21日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以及2008年2月4日签订的《补充协议》于2008年4月3日解除;三、驳回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其他反诉请求。现代家园公司、嘉世宝公司不服上述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3月28日作出(2012)高民终字第3687号民事判决,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3年4月25日,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中信国安公司向本院提出申请,因法院已判决驳回了现代家园公司、嘉世宝公司全部诉讼请求,故申请本院解除对上述财产的保全措施。本院于2013年4月26日作出(2010)一中民初字第12002号民事裁定书,其中主文第二项内容为解除对环三环公司持有的顺通公司60%的股权、中信国安公司持有的顺通公司40%的股权的查封、冻结。现代家园公司、嘉世宝公司不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2)高民终字第3687号民事判决,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于2013年12月30日作出(2013)民申字第539号民事裁定书,裁定:一、本案由该院提审;二、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2014年4月3日,现代家园公司、嘉世宝公司向本院提出申请,因本案已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提审,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故申请对环三环公司、中信国安公司分别持有的顺通公司60%的股权和40%的股权进行保全,予以查封冻结,并提供了相应担保。本院经审查后,于2014年5月22日作出(2010)一中民初字第12002号民事裁定书,其中主文第三项内容为查封、冻结环三环公司持有的顺通公司60%的股权、中信国安公司持有的顺通公司40%的股权。

2012年11月29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海淀法院)针对中国地质环境监测院诉顺通公司(2009)海民初字第17111号案件作出(2011)海民执字第4720号强制执行裁定书,裁定冻结顺通公司全部股权,冻结期间不得变更、转让,冻结期限二年。同日,海淀法院向北京市海淀区工商局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冻结顺通公司全部股权。2013年8月29日,海淀法院作出强制执行裁定书,裁定解除冻结顺通公司全部股权。同日,海淀法院向北京市海淀区工商局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解除冻结顺通公司全部股权。

2013年5月29日,海淀法院针对现代家园公司和嘉世宝公司诉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顺通公司及中信国安公司股权转让纠纷一案出具(2013)海民初字第13912号民事裁定书,裁定主文第一项为查封环三环公司、中信国安公司持有的顺通公司的全部股权。2013年6月3日,海淀法院向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出具协助执行通知书,对上述股权予以冻结,冻结期限为2年,自2013年6月3日至2015年6月2日,冻结期间,对被冻结股权停止办理买卖、转让、抵押、变更权属等事项。2014年7月21日,上述股权被解除冻结。

中信国安公司原名称为大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2012年12月4日变更为现名称。

再查,2013年12月24日,中信国安公司与京宁国大投资公司签订一份《股权转让协议》,约定中信国安公司向京宁国大投资公司转让其持有的顺通公司40%股权,转让价格为8500万元。2017年2月15日,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将中信国安公司、顺通公司诉至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请求判令中信国安公司持有的顺通公司40%股权所有权人为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并要求中信国安公司和顺通公司将该40%股权变更至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名下,该案目前移送至海淀法院审理,尚在审理过程中。针对该案诉讼,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称根据《协议书》的约定,在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向中信国安公司支付8000万元股权转让款后,中信国安公司应将其持有的顺通公司40%股权过户至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或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指定的其他公司名下,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当时是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实际控制人,故安排京宁国大投资公司与中信国安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现京宁国大投资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康联公司,该案系康联公司以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名义提出,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对京宁国大投资公司的诉讼主张不予认可。

诉讼中,中信国安公司认可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已经履行完毕《协议书》项下支付8000万元执行款的合同义务,其在收到款项后于2014年1月12日与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共同向本院提交了解封申请,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对此不予认可。

诉讼中,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明确其主张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及《协议书》的事实依据是:(一)京宁国大科技公司违反了《股权转让协议》第二条、第六条关于付款的约定,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仅按约定支付了1000万元定金,其余款项均未支付:1、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未在2011年10月15日前支付5000万元至共管账户;2、创致公司应当在2011年10月28日前将其持有的顺通公司40%的股权过户给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应当在完成过户前的5个工作日即2011年10月14日将对应的股权转让款11400万元(2.85亿元×40%)支付至共管账户;3、环三环公司应当在2012年1月8日前将其持有的顺通公司60%的股权过户给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应当在完成过户前的5个工作日即2011年12月30日将对应的股权转让款1.7亿元(2.85亿元×60%)支付于共管账户。(二)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未按照《协议书》第三条第1款的约定,在2013年4月27日前向执行法院支付8000万元执行款,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未将此款项付至执行法院。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明确其主张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及《协议书》的法律依据是: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三项、第四项,第九十六条。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称其未向中信国安公司和顺通公司发出解除《协议书》的通知。

诉讼中,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称其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和《协议书》的合同目的是对其持有的顺通公司股权进行转让并获得股权转让款。

诉讼中,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对收到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的1000万元定金及48007965元股权转让款不持异议,对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关于向中信国安公司支付的8000万元及代付的15万元律师费冲抵《股权转让协议》项下的股权转让款的主张不予认可。

诉讼中,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向本院提出调查取证申请,请求本院调取以下证据:1、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在大连银行北京分行开立的账号为×××的账户信息,自开户至今所有转账记录和明细、余额;2、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开立的所有银行账户信息,2013年11月、12月期间的转账记录、明细、余额。

本院认为,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与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以及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与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中信国安公司及顺通公司签订的《协议书》,均系各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其内容均未违反我国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为有效。

通过查明事实可知,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于2013年12月31日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发出《解除协议的告知函》,通知京宁国大科技公司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及《协议书》,诉讼中,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明确其解除协议的法律依据为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三项、第四项,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我国合同法第九十六条中规定,当事人一方依照本法第九十四的规定主张解除合同的,应当通知对方,合同自通知到达对方时解除,对方有异议的,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确认解除合同的效力。现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提起本案诉讼,主张其不存在违约行为,并要求确认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和《协议书》的行为无效,符合上述法律规定,享有诉权。

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在诉讼中主张行使合同解除权的法律依据是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三项、第四项,本院认为合同法第九十四条规定的是法定解除的事由,即合同成立后,未履行或未履行完毕之前,当事人直接依据法律规定解除合同,通过行使法定解除权而使合同效力消灭的行为。因此判断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发函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和《协议书》的行为是否有效的依据是其是否享有法定解除权。

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在诉讼中主张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及《协议书》的事实依据是京宁国大科技公司违反了《股权转让协议》和《协议书》的约定,存在违约行为。通过查明事实可知,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在《解除协议的告知函》中表述的解除合同的理由为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未按照《股权转让协议》的约定及时支付款项,未按照《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的规定在指定期限内将所有欠款支付至共管账户,函中并未提及《协议书》的履行事宜。本院认为,《协议书》主要针对574号案件中关于创致公司持有的顺通公司40%股权的付款及过户等事宜,其中约定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代创致公司向中信国安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8000万元,虽然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未按照约定的方式先将款项付至执行法院,而是直接将款项付至中信国安公司,但中信国安公司作为《协议书》项下的权利人一方对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变更付款方式予以认可,即认可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完成了《协议书》项下的付款义务,从而免除了创致公司对中信国安公司的付款义务。虽然诉讼中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将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履行《协议书》的行为作为其行使法定解除权的理由之一,但在案证据尚未表明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曾就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履行《协议书》事宜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和中信国安公司提出过异议,本院认为,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履行《协议书》的行为并非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发函当时主张行使法定解除权的理由之一,故判断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是否享有法定解除权的事实范围应当限定于其在《解除协议的告知函》中提及的解除事由,即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是否违反了《股权转让协议》和《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的约定。

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主张解除合同的法律依据之一是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四项,即“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本院认为,当事人依此主张享有合同解除权的前提应当以债务人的违约行为构成根本违约或者造成合同目的落空。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在诉讼中称其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和《协议书》的合同目的是对其持有的顺通公司股权进行转让并获得股权转让款,因此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依此享有合同解除权的前提是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存在违约行为,并且系根本违约或者致其获得股权转让款的合同目的无法实现。诉讼中,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主张京宁国大科技公司违反《股权转让协议》的表现如下:1、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未在2011年10月15日前支付5000万元至共管账户;2、创致公司应当在2011年10月28日前将其持有的顺通公司40%的股权过户给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应当在完成过户前的5个工作日即2011年10月14日将对应的股权转让款11400万元(2.85亿元×40%)支付至共管账户;3、环三环公司应当在2012年1月8日前将其持有的顺通公司60%的股权过户给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应当在完成过户前的5个工作日即2011年12月30日将对应的股权转让款1.7亿元(2.85亿元×60%)支付于共管账户。对此本院认为,通过查明事实可知,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确实未如约支付上述款项,但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于2011年10月24日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发出的关于同意变更《股权转让协议》有关付款约定的意见中称由于办理股权变更手续的条件尚未成熟,其同意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不予履行该约定且不承担任何违约责任,待具备股权变更条件时以书面通知为准。本院认为,上述函件内容表明发函之时尚不具备股权变更条件,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变更了原协议约定的付款方式,即在股权具备变更条件时以书面方式通知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在《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中提到(2010)一中民初字第12002号案件的股权查封已于2013年5月3日解除,办理顺通公司股权工商变更手续的条件业已成就,要求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2亿余元。对此本院认为,对于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在变更付款方式的函件中提到的办理股权变更手续的条件尚未成熟的具体指向,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并未作出合理解释,在《股权转让协议》附件中披露了顺通公司存在的诸多遗留问题,包括多起诉讼案件,其中因574号案件和(2010)一中民初字第12002案件,案涉股权处于查封状态,在其后签订的《协议书》中也有顺通公司股权处于查封状态导致顺通公司股权转让的工商变更手续目前无法办理的表述,再结合《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中表明案涉股权已解封的表述,本院认为导致案涉股权无法办理工商变更过户手续系股权被查封所致。在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发函变更付款条件后,至其发出《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之间,未有证据显示其通过书面方式要求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在《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中提到(2010)一中民初字第12002号案件的股权查封已于2013年5月3日解除,办理顺通公司股权工商变更手续的条件业已成就,要求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2亿余元。虽然在发函当时(2010)一中民初字第12002号案件的股权已解封,但案涉股权因574号案件和(2013)海民初字第13912号案件仍处于查封状态,事实上案涉股权仍然无法办理工商变更手续,因此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的条件尚不具备。至于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的合同目的是否无法实现一节,本院认为,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认可已收到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的1000万元定金及48007965元股权转让款,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依据《协议书》代创致公司向中信国安公司支付的8000万元股权转让款亦应认定系履行《股权转让协议》项下的给付义务,不论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的其他有争议款项外,上述股权转让款也累计已达138007965元,并且因案涉股权处于查封状态,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未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具有合理理由,故综上所述,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以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存在违约行为导致其无法实现合同目的为由主张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及《协议书》的理由不能成立。

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主张解除合同的法律依据之一是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三项,即“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本院认为,当事人依此主张享有合同解除权的前提是已届履行期而能给付的债务,因可归责于债务人的事由而未为给付所发生的迟延,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债务。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发出《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要求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2亿余元。如上所述,发函之时案涉股权处于被查封状态,仍然无法办理工商变更手续,因此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的条件尚不具备,即不能认定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已届履行期限,由此亦不能认定系因可归责于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的事由而未为给付,并且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在函中要求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于3日内支付股权转让款2亿余元,该期限亦不能认定属于合理期限。综上所述,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在《解除协议的告知函》中以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未按照《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的约定履行给付义务主张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和《协议书》的理由不能成立。

关于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向本院提出调查取证申请,请求本院调取京宁国大投资公司相关账户信息一节,本院认为,上述调查取证内容不影响本案处理结果,本院对上述申请不予准许。

综上,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于2013年12月31日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发出《解除协议的告知函》,要求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和《协议书》,因其不具有法定解除权,故其发函解除协议的行为不能产生协议解除的法律后果,其解除行为应为无效。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的诉讼请求具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确认北京环三环至正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和北京创致投资有限公司于2013年12月31日向北京京宁国大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发出《解除协议的告知函》要求解除落款时间为2011年9月10日的《股权转让协议》和落款时间为2012年12月28日的《协议书》的行为无效。

案件受理费70元,由北京环三环至正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和北京创致投资有限公司共同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当事人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甄洁莹

审 判 员  王 晴

人民陪审员  汪光强

二〇一七年六月十五日

daguo2948068
DG 09月04日

北京创致投资有限公司等与北京京宁国大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二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日期:2019-09-18    浏览:10次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京民终55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环三环至正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延庆区百泉街10号2栋353室。

法定代表人:戴志强,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潘茂华,北京市仁人德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世宇,北京市大道政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创致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门头沟区石龙工业区龙园路7号A214号。

法定代表人:戴志强,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潘茂华,北京市仁人德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世宇,北京市大道政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京宁国大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双桥东路甲8号楼。

法定代表人:王恒玉,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庄丽丽,北京张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于园园,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中信国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门头沟区门头沟路42号。

法定代表人:郑国华,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庄海英,女,中信国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职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侯国晖,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北京顺通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板井路69号世纪金源商务中心10层1001-1003室。

法定代表人:郝朝兰,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汪晓华,北京市凯铭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北京环三环至正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环三环公司)、上诉人北京创致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致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北京京宁国大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原审第三人中信国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安公司)、原审第三人北京顺通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顺通公司)股权转让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6)京01民初28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8月1日立案后,于2017年9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环三环公司、上诉人创致公司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潘茂华、陈世宇,被上诉人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庄丽丽、于园园,原审第三人国安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庄海英、侯国晖,原审第三人顺通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汪晓华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共同上诉请求:撤销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6)京01民初282号民事判决,依法发回重审或查清事实后驳回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由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一、一审判决在认定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是否支付8000万元、是否依约履行了《协议书》、《关于同意变更<股权转让协议>有关付款约定的意见》(以下简称《10.24函》)是否变更了原约定的付款条件等基本事实存在认定不清的情形,依法应当发回重审或二审法院查清事实后改判。二、一审判决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情形,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在审理中撤回了其民事诉状,重新提交的民事诉状增加了国安公司、顺通公司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的行为没有法律依据,严重违反法定程序。故应当依法撤销一审判决,发回一审法院重审。

京宁国大科技公司辩称:一、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二、一审法院并不存在违反法定程序的情形。请求二审法院驳回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的全部上诉请求。

原审第三人顺通公司述称,同意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的上诉意见。

原审第三人国安公司述称,同意一审法院判决结果。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已经依据《协议书》的约定支付完毕了8000万元的股权对价款。

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确认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于2013年12月31日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发出《解除协议的告知函》,要求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及《协议书》的行为无效;二、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经审理查明事实如下:

2011年9月10日,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均作为转让方,与受让方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各方就转让顺通公司全部股权及权益等相关事项达成一致意见:第一条顺通公司情况: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为顺通公司的股东,享有顺通公司100%的股权,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就顺通公司的全部股权转让给京宁国大科技公司达成合意。顺通公司的注册资本及实收资本为4300万元。第二条顺通公司股权情况:目前,环三环公司合法持有顺通公司60%的股权,创致公司持有顺通公司40%股权。顺通公司现状具体见附件《遗留问题清单》及《公司债务清单》。环三环公司持有的60%股权,现全部质押给国安公司;创致公司持有的40%股权,现与国安公司的股权纠纷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一中院)达成调解协议并处在强制执行阶段(以下简称纠纷一)。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与北京现代家园置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现代家园公司)、北京嘉世宝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世宝公司)的股权纠纷现在一中院审理中(以下简称纠纷二);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与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旗下的北京东方兆瑞达公司就顺通公司股权转让事宜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以下简称事件三)。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保证上述情况的真实性、完整性,并承诺协调解决完毕上述全部纠纷及相关所有事项,保证本协议的有效、完整,并最终将顺通公司的全部股权转让至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名下(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完整获得顺通公司100%股权的期限不迟于2012年1月8日。60%股价款支付后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应当立即将对应的60%股权转让给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在2011年10月28日之前完成京宁国大科技公司获得顺通公司40%的股权(创致公司全部股权)的全部事宜并将顺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变更为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指定人员。第三条顺通公司资产:顺通公司资产是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北太平庄立交桥西南侧“邮电业务楼”项目(以下简称项目)。顺通公司被北京城建四建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城建四公司)向一中院申请强制执行,项目处于被查封状态中。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保证上述情况的真实性、完整性,并承诺解决完毕上述全部纠纷及相关所有事项,保证本协议的有效、完整,并最终使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实际控制项目(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完整获得项目实际控制权的期限不迟于2011年11月9日)。第四条保证、承诺:2、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对其持有的顺通公司股权享有完全的处分权;除本协议签订时提及的纠纷、诉讼、债务及其他已披露信息外,顺通公司股权未设置其他任何留置权、抵押权,没有附带任何或有负债或其他潜在责任或义务,亦不存在针对顺通公司的其他任何诉讼、仲裁或争议等。7、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保证解决纠纷及事件一至三,如果上述三项纠纷及事件不能及时解决,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有权选择参与或主持继续解决,解决上述三项纠纷、事件及其他纠纷、事件发生的费用包含在本股权转让协议总价款2.85亿元内。第五条股权转让和对价:三方同意顺通公司股权转让价格为2.85亿元,上述金额包括顺通公司100%股权及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为实现上述股权转让解除法律诉讼案件及其它与股权转让相关和项目相关所发生的一切费用。本协议签署后10个工作日内,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向环三环公司指定账户支付定金1000万元。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对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1000万元定金提供所持顺通公司的股权作为担保。三方同意按照股权转让步骤约定将股权转让款(不包括1000万元定金)转入三方共同开立的银行共管账户即视为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完整履行付款义务。第六条股权价款支付及股权交割步骤:股权价款支付及股权交割步骤按下列顺序执行:1、本协议签署后,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应当配合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完成各项文件、资料的审查工作,并配合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完成与本协议内容相关的各方调查协调工作。2、定金支付后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立即开展股权转让事宜,三方共同成立联合工作组开展项目后续开工建设等相关事宜。3、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按照约定向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指定的在银行开立的共管账户分期分批支付股权转让价款2.75亿元(另行协商达成资金共管协议)。支付原则:本协议签署后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根据第二条约定的股权相应份额变更的日期前5个工作日内将对应的股权转让对价汇入上述共管账户。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同意在2011年10月15日前提前将5000万元支付到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的共管账户。三方履行顺通公司股权变更相关的所有手续并到工商部门办理完毕变更手续;4、三方全部履行完毕顺通公司及项目的交接手续;5、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履行完毕约定的项目相关土地等后续工作。第七条违约责任: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应当完全履行本协议及所有补充协议,如违反协议除应当退还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实际支付的所有款项,还应当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已付款一倍的款项作为违约金,其中第二、三条单独适用合同法定金罚则。由于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未按时向共管账户支付款项的,应当向守约方承担应付款额5%作为违约金;定金部分适用合同法定金罚则。如因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包括附件《遗留问题清单》内所列)原因致使本协议约定的股权转让失败或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不能对项目进行实际控制的,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应当退还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实际支付的所有款项,还应当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已付款一倍的款项作为违约金。如非三方及不可抗力原因致使股权转让失败或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不能对项目进行实际控制的,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应当退还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实际支付的所有款项。第九条协议的解除和终止:发生不可抗力致使本协议不能履行时,三方任何一方有权单方面以书面通知另一方解除和终止本协议。

《股权转让协议》附件一《遗留问题清单》载明:1、环三环公司与国安公司、北京汇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2003年1月29日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向国安公司收购了顺通公司40%股权,向北京汇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收购了顺通公司20%股权,并已办理完毕股权过户登记手续。目前环三环公司合法持有顺通公司60%股权。2、创致公司与国安公司于2003年1月29日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向国安公司收购顺通公司40%股权,环三环公司以其持有的顺通公司60%的股权就该收购为其提供质押担保。因创致公司未履行该股权转让协议,国安公司于2005年3月将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诉至一中院,在一中院协调下达成调解协议(以下简称574号案件)。3、目前顺通公司尚有40%的股权仍在国安公司名下,创致公司承诺本协议签订后在一中院的调解下向国安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及相关费用后,将顺通公司40%的股权由国安公司名下转至创致公司或创致公司指定的第三方名下。4、截止本协议签订之日,顺通公司资产是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北太平庄立交桥西南侧的项目,无其他任何资产,如与账务不符以本协议为准。5、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因与国安公司存在着上述法律纠纷,环三环公司将其持有的顺通公司60%的股权质押给国安公司。国安公司承诺签订履行付款义务后解除股权质押。6、顺通公司开发建设的项目工程总承包方为城建四公司,城建四公司因工程款纠纷于2005年7月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双方的纠纷在仲裁庭主持下达成仲裁调解。城建四公司依据该仲裁调解书向一中院申请强制执行至今尚未了结,且项目处于被查封状态中。7、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与现代家园公司、嘉世宝公司于2007年9月21日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因现代家园公司、嘉世宝公司违约未能按该协议及补充协议支付转让款,在一中院诉讼中。8、2010年9月25日,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与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旗下的北京东方兆瑞达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因多种原因该转让协议未实际履行。9、顺通公司与项目工程总承包方城建四公司工程款尚未结算,到结构封顶欠款预计总金额约为14200万元。10、《公司债务清单》。11、顺通公司签订的五份合同解除由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负责解决。12、在项目竣工验收前完成项目西侧福利楼拆迁事宜,由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负责预留国安公司股权转让款500万元,并协调国安公司组织实施拆除工作。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承诺上述遗留问题准确、完整,如与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尽职调查事实不一致,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承担责任。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负责处理完毕上述全部遗留问题,除第4项中后续需交纳的土地出让金约7500万元、第9项工程款和第10项公司债务清单列明的债务外其余解决遗留问题的费用等均由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承担。

2011年9月23日,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定金1000万元,环三环公司出具了收款收据。

2011年10月24日,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出具《10.24函》,载明:“我方与贵司于2011年9月10日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在协议第六条第三款中约定‘丙方同意在2011年10月15日前提前将5000万元支付到甲乙双方的共管账户’,由于办理股权变更手续的条件尚未成熟,我方同意贵司不予履行该项约定且不承担任何违约责任,待具备股权变更条件时以我方书面通知为准”。

2012年12月28日,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国安公司作为共同转让方,与受让方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及顺通公司签订《协议书》,约定,第一条顺通公司背景情况:环三环公司、国安公司为顺通公司在海淀区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的股东,享有顺通公司100%的股权。第二条顺通公司股权转让背景情况:根据工商登记显示:目前,环三环公司合法持有顺通公司60%的股权,国安公司持有顺通公司40%股权。现各方确认以下事实:1、574号案件现处于执行阶段,各方确认国安公司根据所有相关法律文书对创致公司享有股权对价的债权,创致公司是顺通公司40%股权的持有人,只待完成股权对价给付后,国安公司即履行股权变更的工商登记手续。各方同意相关方应以本协议为最终解决方案,574号案件执行的最终支付金额为本协议附件所列金额(以下简称执行款),各方同意就574号案件执行按照本协议达成执行和解并完成对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的全部股权转让事宜;2、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已于2011年9月10日与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将其持有的顺通公司100%股权转让给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在创致公司或其指定的主体向国安公司支付了574号案件的执行款后,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同意国安公司将其持有的顺通公司40%股权直接变更给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或其指定的主体,同时国安公司解除环三环公司持有的顺通公司60%股权的质押,国安公司同意前述安排。3、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国安公司、顺通公司与现代家园公司、嘉世宝公司的股权纠纷现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过程中(以下简称12002号案件),顺通公司股权处于查封状态导致顺通公司股权转让的工商变更手续目前无法办理。第三条574号案件执行款的支付:1、如果12002号案件二审在2013年4月底前作出判决,则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同意在收到判决书之日起30日,代创致公司向执行法院支付执行款;如果12002号案件二审在2013年6月20日前仍然未判决,则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同意在2013年6月20日前,代创致公司向执行法院支付执行款。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在付款同时应向执行法院提交需要国安公司出具并盖章的全部文件:顺通公司40%股权、股东和法定代表人等变更到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或其指定方名下的相关文件,顺通公司变更章程等所需手续的相关文件;国安公司在上述文件上签字并盖章。国安公司应当在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变更股权登记时解除顺通公司60%股权质押并出具解除质押所需的全部相关文件,办理变更股权登记到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名下的工作之前,不解除顺通公司60%股权质押。2、国安公司完成本条第1款义务后,执行法院将执行款划转至国安公司指定的账户。3、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认可上述金额是原《股权转让协议》约定的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向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支付的股权转让总价款2.85亿元中的一部分,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向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支付的股权对价金额中应当扣除代创致公司向国安公司支付的上述执行款。第四条其他约定:在完成本协议第三条各项工作以及完成将顺通公司60%股权对价款付至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确认的账户后,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国安公司和顺通公司应全力配合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办理顺通公司股权和法定代表人等的工商变更登记,包括为办理本次工商变更登记提交的各项材料和办理中需要的其他补充材料上盖章(如有),解除对顺通公司60%股权的质押,解除顺通公司印鉴、证照等材料的共管并交给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各方的法定代表人及其他相关人员应当配合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进行股权变更事项中的所有工作,各方对其法定代表人及相关人员和行为承担责任。创致公司对顺通公司享有的各项权利依据本补充协议均转让给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享有,协议各方对此均知晓并认可。同时各方均应当在解除顺通公司股权工商登记查封时将环三环公司名下60%的股权和国安公司名下40%的股权直接变更到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名下。本补充协议的签署并不影响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依据《股权转让协议》及相关文件约定享有的所有权益。第五本协议效力:本协议自签署之日生效。本协议签署前与本协议不一致的,以本协议约定为准。如在本协议约定的最后付款日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未能将执行款支付给执行法院,则本协议自动终止,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同意执行法院依照574号调解书内容,对案件恢复强制执行。该协议附件《创致公司欠款明细》列明,创致公司欠付国安公司执行款项合计7790.98万元,其中利息24071100元(自2005年6月22日起暂计至2012年12月31日止),未计算至实际支付时止。

2013年2月5日,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500万元;2013年5月31日,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60%股权部分转让款43007965元。环三环公司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开具了收据。

一审中,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提交了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12月16日进账单、华夏银行北京首体支行2013年12月24日和12月25日进账单,证明北京康联医药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康联公司)向国安公司支付共计8000万元。国安公司分别于2013年12月13日、24日、25日向北京京宁国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开具了收款收据。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称其委托京宁国大投资公司代为支付股权转让款共计8000万元,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又指定康联公司代为付款。为此,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提交了注明时间为2014年7月14日的《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向国安公司支付8000万元股权转让款的相关说明》予以证明。该说明载明:根据《协议书》的相关约定,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已于2013年12月13日、12月24日、12月25日分三次向国安公司支付了《协议书》中约定的股权执行案件的执行款,即顺通公司40%股权的转让款及相关款项8000万元。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康联公司之间具有关联关系。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和康联公司是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工商登记的股东,其中,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持有京宁国大投资公司20%的股份,康联公司持有京宁国大投资公司80%的股份。本案中,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委托京宁国大投资公司代为付款,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又指定其股东康联公司代为付款。国安公司收到实际为康联公司代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的上述款项后,按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的要求,向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开具了发票。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康联公司对上述款项的委托付款情况予以确认。国安公司对上述款项的委托付款情况予以认可。该说明盖有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康联公司、国安公司公章。一审中,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顺通公司对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提交的前述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亦不认可国安公司收取的8000万元系《协议书》项下执行款。国安公司认可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已经履行完毕《协议书》项下支付8000万元执行款的合同义务,其在收到款项后于2014年1月12日与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共同向一中院提交了《关于撤销574号调解书强制执行的申请》,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对此不予认可。

2013年12月27日,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共同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出具《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载明:“我司,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与贵司于2011年9月10日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将我司持有的顺通公司100%股权以及顺通公司开发的邮电业务楼项目一并转让给贵司,转让总价为285000000元,签约至今,贵司支付股权转让款共计58007965元。签约时,现代家园公司和嘉世宝公司在一中院起诉我司的股权纠纷尚在诉讼进行中,顺通公司的股权被法院查封,此事在《股权转让协议》中已向贵司如实披露。事后,经一中院和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审理判决,现代家园公司和嘉世宝公司败诉,顺通公司的股权查封于2013年5月3日解除,至此,办理顺通公司股权工商变更手续的条件业已成就。此后,我方多次与贵司联系,要求贵司依约支付股权转让款,以便办理工商股权变更手续,但贵司一直拖延推诿,至今仍欠交股权转让款226992035元。现我方再次通知贵司:请贵司务必于本函送达之日起3日内(即2013年12月30日)将上述欠款支付至贵我双方的银行共管账户。如逾期未付,我方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的规定单方解除与贵司在2011年9月10日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并要求贵司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于2013年12月29日收到该函件。

2013年12月31日,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共同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出具《解除协议的告知函》,载明“我司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与贵公司于2011年9月10日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后,因贵公司没有严格按照双方签订的协议履行协议内容,迟迟不能支付股权转让款,严重违约,导致我方蒙受巨大经济损失,在我方催款后,贵公司仍然未付款,所以依照协议的约定,提前终止《股权转让协议》。现向贵公司函告如下:根据双方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第六条之约定,受让方未按照协议及时支付款项,根据《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的规定,贵公司未在2013年12月30日之前将所有欠款支付到银行共管账户。基于以上原因,我公司正式通知贵公司:解除贵公司在2011年9月10日与我公司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和2012年12月28日签订的《协议书》,同时希望贵公司尽快与我公司进行协商处理解除《股权转让协议》的后续事宜”。

2014年1月2日,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收到上述《解除协议的告知函》后,向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出具《关于<催款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和<解除协议的告知函>回复函》,载明“一、我司一直积极履行《股权转让协议》及《协议书》,2011年10月24日,贵二司向我司出具《10.24函》,承诺由于办理股权变更手续的条件尚未成熟,同意我司不予履行协议第六条第三款的约定且不承担任何违约责任,待具备股权变更条件时以贵二司书面通知为准。现顺通公司的股权仍处于法院查封状态,股权变更条件尚未成熟。即便如此,我司仍积极履行上述两份协议,已向环三环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5815.7965万元,又按环三环公司要求分别于2013年11月26号1000万元、2013年12月5号1000万元、2013年12月16号3000万元分三笔,共计5000万元股权转让款支付到开户行为大连银行北京分行、户名为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共管账户。除此之外,我司按《协议书》的约定,已于2013年12月13日向国安公司支付顺通公司40%股权的转让款。二、我司自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及《协议书》后,一直积极履行协议义务,未存在任何违约行为,按照《合同法》的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因此,我司不同意贵二司擅自解除上述两份协议,并且贵二司擅自提出解除协议的行为没有任何法律效力。鉴于贵二司与我司长期以来有着良好的合作基础,我司希望贵二司能够按照《合同法》的规定及上述两份协议的约定,继续履行己方的协议义务”。

另查:2005年6月22日,一中院作出574号调解书,内容如下:一、创致公司于2006年12月31日前向国安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4000万元及违约金1200万元;二、自调解协议生效之日至创致公司向国安公司支付完毕股权转让款及违约金期间,创致公司应以4000万元股权转让款为基数,按照年利率8%向国安公司支付利息;三、如创致公司于2006年6月15日前将全部4000万元股权转让款、利息以及上述第一项违约金中的1000万元支付给国安公司,则国安公司同意股权转让款的违约金总额为1000万元;四、如创致公司未能按本协议所确定的期限向国安公司支付上述款项,则环三环公司无条件按照2003年1月29日其与国安公司之间签订的《质押合同》的约定承担股权质押担保责任。因创致公司、环三环公司未如约履行上述调解书,国安公司向一中院申请强制执行。一中院于2007年11月9日作出(2007)一中执字第999-1号民事裁定书,其中包括冻结、划拨创致公司银行存款5200万元及利息(以4000万元股权转让款为基数,自调解书生效之日起至全部股权转让款及违约金支付完毕止,按年利率8%计算);查封、扣押、折价或者拍卖、变卖环三环公司所持有的顺通公司60%的股权,其价款国安公司在上述条款范围内优先受偿。一中院分别于2007年9月17日、2008年9月16日、2010年9月2日、2011年8月10日、2012年8月7日、2013年7月10日、2014年8月6日、2015年8月5日向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出具协助执行通知书,冻结了环三环公司持有的顺通公司60%的股权(出资额2580万元)。冻结期间内,禁止对上述股权质押、买卖、转让、注销等一切变更手续。查封期限自2007年9月17日延续至2018年8月6日。

2010年10月29日,一中院作出(2010)一中民初字第12002号民事裁定,其中主文第二项内容为查封、冻结环三环公司持有的顺通公司60%的股权、国安公司持有的顺通公司40%的股权。一中院于2012年7月12日作出该案一审判决,判决:一、驳回现代家园公司、嘉世宝公司的诉讼请求;二、确认2007年9月21日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以及2008年2月4日签订的《补充协议》于2008年4月3日解除;三、驳回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其他反诉请求。现代家园公司、嘉世宝公司不服该一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3月28日作出(2012)高民终字第3687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3年4月25日,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国安公司向一中院提出申请,因两审法院已判决驳回了现代家园公司、嘉世宝公司全部诉讼请求,故申请一中院解除对上述财产的保全措施。一中院于2013年4月26日作出(2010)一中民初字第12002号民事裁定,其中主文第二项内容为解除对环三环公司持有的顺通公司60%的股权、国安公司持有的顺通公司40%的股权的查封、冻结。现代家园公司、嘉世宝公司不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2)高民终字第3687号民事判决,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于2013年12月30日作出(2013)民申字第539号民事裁定,裁定:一、本案由该院提审;二、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2014年4月3日,现代家园公司、嘉世宝公司向一中院提出申请,因本案已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提审,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故申请对环三环公司、国安公司分别持有的顺通公司60%的股权和40%的股权进行保全,予以查封冻结,并提供了相应担保。一中院经审查后,于2014年5月22日作出(2010)一中民初字第12002号民事裁定,其中主文第三项内容为查封、冻结环三环公司持有的顺通公司60%的股权、国安公司持有的顺通公司40%的股权。最高人民法院于2016年12月9日作出(2014)民提字第180号民事判决,维持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2)高民终字第3687号民事判决。

2012年11月29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海淀法院)针对中国地质环境监测院诉顺通公司(2009)海民初字第17111号案件作出(2011)海民执字第4720号强制执行裁定,裁定冻结顺通公司全部股权,冻结期间不得变更、转让,冻结期限二年。同日,海淀法院向北京市海淀区工商局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冻结顺通公司全部股权。2013年8月29日,海淀法院作出强制执行裁定书,裁定解除冻结顺通公司全部股权。同日,海淀法院向北京市海淀区工商局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解除冻结顺通公司全部股权。

2013年5月29日,海淀法院针对现代家园公司和嘉世宝公司诉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顺通公司及国安公司股权转让纠纷一案出具(2013)海民初字第13912号民事裁定,裁定主文第一项为查封环三环公司、国安公司持有的顺通公司的全部股权。2013年6月3日,海淀法院向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出具协助执行通知书,对上述股权予以冻结,冻结期限为2年,自2013年6月3日起至2015年6月2日止,冻结期间,对被冻结股权停止办理买卖、转让、抵押、变更权属等事项。2014年7月21日,上述股权被解除冻结。

国安公司原名称为大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2012年12月4日变更为现名称。

再查,2013年12月24日,国安公司与京宁国大投资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国安公司向京宁国大投资公司转让其持有的顺通公司40%股权,转让价格为8500万元。2017年2月15日,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将国安公司、顺通公司诉至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请求判令国安公司持有的顺通公司40%股权所有权人为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并要求国安公司和顺通公司将该40%股权变更至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名下,该案目前移送至海淀法院审理,尚在审理过程中。针对该案诉讼,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称根据《协议书》的约定,在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向国安公司支付8000万元股权转让款后,国安公司应将其持有的顺通公司40%股权过户至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或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指定的其他公司名下。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当时是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实际控制人,故安排京宁国大投资公司与国安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现京宁国大投资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康联公司,该案系康联公司以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名义提出,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对京宁国大投资公司的诉讼主张不予认可。

一审诉讼中,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明确其主张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及《协议书》的事实依据是:(一)京宁国大科技公司违反了《股权转让协议》第二条、第六条关于付款的约定,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仅按约定支付了1000万元定金,其余款项均未支付:1、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未在2011年10月15日前支付5000万元至共管账户;2、创致公司应当在2011年10月28日前将其持有的顺通公司40%的股权过户给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应当在完成过户前的5个工作日即2011年10月14日将对应的股权转让款11400万元(2.85亿元×40%)支付至共管账户;3、环三环公司应当在2012年1月8日前将其持有的顺通公司60%的股权过户给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应当在完成过户前的5个工作日即2011年12月30日将对应的股权转让款1.7亿元(2.85亿元×60%)支付于共管账户。(二)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未按照《协议书》第三条第1款的约定,在2013年4月27日前向执行法院支付8000万元执行款,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未将此款项付至执行法院。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明确其主张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及《协议书》的法律依据是: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三项、第四项,第九十六条。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称其未向国安公司和顺通公司发出解除《协议书》的通知。

一审诉讼中,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称其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和《协议书》的合同目的是对其持有的顺通公司股权进行转让并获得股权转让款。

一审诉讼中,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对收到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的1000万元定金及60%股权部分48007965元转让款不持异议,对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关于向国安公司支付的8000万元及代付的15万元律师费冲抵《股权转让协议》项下的股权转让款的主张不予认可。

一审诉讼中,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向一审法院提出调查取证申请,请求以一审法院调取以下证据:1、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在大连银行北京分行开立的账号为×××的账户信息,自开户至今所有转账记录和明细、余额;2、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开立的所有银行账户信息,2013年11月、12月期间的转账记录、明细、余额。

一审法院认为:

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与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以及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与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国安公司及顺通公司签订的《协议书》,均系各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其内容均未违反我国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为有效。

通过查明事实可知,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于2013年12月31日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发出《解除协议的告知函》,通知京宁国大科技公司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及《协议书》,一审诉讼中,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明确其解除协议的法律依据为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三项、第四项,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我国合同法第九十六条中规定,当事人一方依照本法第九十四的规定主张解除合同的,应当通知对方,合同自通知到达对方时解除,对方有异议的,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确认解除合同的效力。现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提起本案诉讼,主张其不存在违约行为,并要求确认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和《协议书》的行为无效,符合上述法律规定,享有诉权。

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在一审诉讼中主张行使合同解除权的法律依据是《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三项、第四项,一审法院认为合同法第九十四条规定的是法定解除的事由,即合同成立后,未履行或未履行完毕之前,当事人直接依据法律规定解除合同,通过行使法定解除权而使合同效力消灭的行为。因此判断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发函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和《协议书》的行为是否有效的依据是其是否享有法定解除权。

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在诉讼中主张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及《协议书》的事实依据是京宁国大科技公司违反了《股权转让协议》和《协议书》的约定,存在违约行为。通过查明事实可知,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在《解除协议的告知函》中表述的解除合同的理由为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未按照《股权转让协议》的约定及时支付款项,未按照《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的规定在指定期限内将所有欠款支付至共管账户,函中并未提及《协议书》的履行事宜。一审法院认为,《协议书》主要针对574号案件中关于创致公司持有的顺通公司40%股权的付款及过户等事宜,其中约定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代创致公司向国安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8000万元,虽然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未按照约定的方式先将款项付至执行法院,而是直接将款项付至国安公司,但国安公司作为《协议书》项下的权利人一方对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变更付款方式予以认可,即认可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完成了《协议书》项下的付款义务,从而免除了创致公司对国安公司的付款义务。虽然诉讼中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将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履行《协议书》的行为作为其行使法定解除权的理由之一,但在案证据尚未表明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曾就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履行《协议书》事宜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和国安公司提出过异议,一审法院认为,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履行《协议书》的行为并非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发函当时主张行使法定解除权的理由之一,故判断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是否享有法定解除权的事实范围应当限定于其在《解除协议的告知函》中提及的解除事由,即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是否违反了《股权转让协议》和《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的约定。

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主张解除合同的法律依据之一是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四项,即“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一审法院认为,当事人依此主张享有合同解除权的前提应当以债务人的违约行为构成根本违约或者造成合同目的落空。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在诉讼中称其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和《协议书》的合同目的是对其持有的顺通公司股权进行转让并获得股权转让款,因此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依此享有合同解除权的前提是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存在违约行为,并且系根本违约或者致其获得股权转让款的合同目的无法实现。诉讼中,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主张京宁国大科技公司违反《股权转让协议》的表现如下:1、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未在2011年10月15日前支付5000万元至共管账户;2、创致公司应当在2011年10月28日前将其持有的顺通公司40%的股权过户给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应当在完成过户前的5个工作日即2011年10月14日将对应的股权转让款11400万元(2.85亿元×40%)支付至共管账户;3、环三环公司应当在2012年1月8日前将其持有的顺通公司60%的股权过户给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应当在完成过户前的5个工作日即2011年12月30日将对应的股权转让款1.7亿元(2.85亿元×60%)支付于共管账户。对此一审法院认为,通过查明事实可知,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确实未如约支付上述款项,但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于2011年10月24日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发出的《10.24函》中称由于办理股权变更手续的条件尚未成熟,其同意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不予履行该约定且不承担任何违约责任,待具备股权变更条件时以书面通知为准。一审法院认为,上述函件内容表明发函之时尚不具备股权变更条件,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变更了原协议约定的付款方式,即在股权具备变更条件时以书面方式通知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在《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中提到(2010)一中民初字第12002号案件的股权查封已于2013年5月3日解除,办理顺通公司股权工商变更手续的条件业已成就,要求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2亿余元。对此一审法院认为,对于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在变更付款方式的函件中提到的办理股权变更手续的条件尚未成熟的具体指向,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并未作出合理解释,在《股权转让协议》附件中披露了顺通公司存在的诸多遗留问题,包括多起诉讼案件,其中因574号案件和(2010)一中民初字第12002案件,案涉股权处于查封状态,在其后签订的《协议书》中也有顺通公司股权处于查封状态导致顺通公司股权转让的工商变更手续目前无法办理的表述,再结合《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中表明案涉股权已解封的表述,一审法院认为导致案涉股权无法办理工商变更过户手续系股权被查封所致。在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发函变更付款条件后,至其发出《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之间,未有证据显示其通过书面方式要求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在《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中提到(2010)一中民初字第12002号案件的股权查封已于2013年5月3日解除,办理顺通公司股权工商变更手续的条件业已成就,要求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2亿余元。虽然在发函当时(2010)一中民初字第12002号案件的股权已解封,但案涉股权因574号案件和(2013)海民初字第13912号案件仍处于查封状态,事实上案涉股权仍然无法办理工商变更手续,因此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的条件尚不具备。至于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的合同目的是否无法实现一节,一审法院认为,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认可已收到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的1000万元定金及48007965元股权转让款,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依据《协议书》代创致公司向国安公司支付的8000万元股权转让款亦应认定系履行《股权转让协议》项下的给付义务,不论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的其他有争议款项外,上述股权转让款也累计已达138007965元,并且因案涉股权处于查封状态,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未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具有合理理由,故综上所述,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以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存在违约行为导致其无法实现合同目的为由主张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及《协议书》的理由不能成立。

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主张解除合同的法律依据之一是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三项,即“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一审法院认为,当事人依此主张享有合同解除权的前提是已届履行期而能给付的债务,因可归责于债务人的事由而未为给付所发生的迟延,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债务。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发出《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要求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2亿余元。如上所述,发函之时案涉股权处于被查封状态,仍然无法办理工商变更手续,因此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的条件尚不具备,即不能认定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已届履行期限,由此亦不能认定系因可归责于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的事由而未为给付,并且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在函中要求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于3日内支付股权转让款2亿余元,该期限亦不能认定属于合理期限。综上所述,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在《解除协议的告知函》中以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未按照《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的约定履行给付义务主张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和《协议书》的理由不能成立。

关于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向一审法院提出调查取证申请,请求一审法院调取京宁国大投资公司相关账户信息一节,一审法院认为,上述调查取证内容不影响本案处理结果,一审法院对上述申请不予准许。

综上,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于2013年12月31日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发出《解除协议的告知函》,要求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和《协议书》,因其不具有法定解除权,故其发函解除协议的行为不能产生协议解除的法律后果,其解除行为应为无效。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的诉讼请求具有事实及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予以支持。依照《合同法》第九十六条之规定,判决:确认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于2013年12月31日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发出《解除协议的告知函》要求解除落款时间为2011年9月10日的《股权转让协议》和落款时间为2012年12月28日的《协议书》的行为无效。

本院二审审理期间,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补充提交了发布时间为2014年6月19日、2017年4月18日-9月7日的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王恒玉失信被执行人网站查询记录,证明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没有履约能力,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订立《股权转让协议》的目的落空。经质证,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对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提交的前述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及证明目的均不予认可。本院认为,本案系确认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于2013年12月31日要求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及《协议书》的行为无效之诉,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提交的失信被执行人网站于2014年6月19日、2017年4月18日-9月7日发布的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及名为王恒玉的信息,与本案没有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认为:

一审判决对《股权转让协议》及《协议书》的效力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上诉主张一审判决存在认定事实错误、基本事实认定不清的情形,对此本院认为,第一、关于《10.24函》是否变更了原协议约定的付款方式问题。根据《股权转让协议》第6.3条约定,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同意在2011年10月15日前提前将5000万元支付到环三环公司、京宁国大科技公司设立的共管账户。后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未依约如期付款,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于2011年10月24日去函表示“在协议第六条第三款中约定丙方(即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同意在2011年10月15日前提前将5000万元支付到双方共管账户”,由于办理股权变更手续的条件尚未成熟,同意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不予履行该项约定且不承担任何违约责任。待具备股权变更条件时以书面通知为准。该函针对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应当于10月15日前支付5000万元而未付的情况,明确不再要求其依约付款且无需承担逾期付款的违约责任,并未涉及《股权转让协议》中其他付款约定。事实上,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亦在没有收到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书面通知的情况下,于2013年2月-5月间向环三环公司支付了4800余万元转让款。一审判决关于《10.24函》变更了原协议约定的付款方式,即在股权具备变更条件时以书面方式通知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的认定错误,本院予以纠正。第二,关于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是否履行了《协议书》项下付款义务问题。根据《协议书》第三条的约定,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应当于12002号案件二审判决后的30日内或者最后付款日2013年6月20日前代创致公司向一中院交付执行款77909800元,该款项是《股权转让协议》中约定的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向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支付的股权转让总价款2.85亿元中的一部分。但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未依约如期向一中院付款,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在诉讼中称其于2013年12月委托案外人向国安公司支付了执行款8000万元,国安公司亦认可收到该8000万元款项。一审判决认为国安公司作为《协议书》项下的权利人一方对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变更付款方式予以认可,即认可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完成了《协议书》项下的付款义务,从而免除了创致公司对国安公司的付款义务。对此本院认为,根据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提交的证据,康联公司于2013年12月先后向国安公司付款共计8000万元,显然与《协议书》中应由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向一中院交付执行款的约定不符。虽然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称其委托京宁国大投资公司代为付款,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又指定康联公司付款,但受委托方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及实际付款人康联公司均未到庭,再结合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已另案起诉主张案涉40%股权权益的事实,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是否已经履行《协议书》项下的付款义务尚不能确定。此外,国安公司不仅是《协议书》中的权利人,同时还负有提交案涉40%股权、股东、法定代表人、章程变更等相关文件并签字盖章的合同义务,《协议书》明确约定在国安公司完成前述义务后,“执行法院将执行款划至国安公司账户”,故国安公司作为《协议书》中五方当事人之一,单方作出认可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实际履行了《协议书》项下付款义务的陈述,亦与《协议书》中约定的各方权利义务内容不符。因此,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不能证明其已按《协议书》约定的期限、付款方式履行了代创致公司支付执行款的义务,一审判决对上述事实认定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据已查明事实可知,《股权转让协议》签订后,京宁国大科技支付了1000万元定金,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去函对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提前支付5000万元的义务进行了变更,此后三方当事人均未继续履行或主张继续履行协议,直至一年后涉案五方当事人签订《协议书》,对《股权转让协议》中40%股权部分的付款与股权办理变更登记的约定进行了变更,约定由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向一中院支付574号案件执行款,代创致公司清偿国安公司债务,使该案达成执行和解并使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完成受让40%股权的变更登记。但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未如约履行,《协议书》已失效。故《股权转让协议》、《协议书》的履行过程中,有关股权转让款的支付步骤、对应股权变更登记等约定事项均未依约完成,约定的履行期限已经届满,合同各方亦未达成新的合意,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有权要求京宁国大科技公司随时履行付款义务,但应当给对方必要的准备时间。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发出《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称12002号案件已作出二审判决,顺通公司股权已解封,“办理目标公司股权工商变更手续的条件业已成就”,要求京宁国大科技公司3日内履行付款义务,该内容系对原协议约定的股权转让款付款时间、方式的变更,明确将顺通公司股权解封作为办理股权过户的前提条件,并据此要求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履行支付股权剩余价款的义务。但在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发出该函时,顺通公司股权仍处于查封状态,函中所称“办理目标公司股权工商变更手续的条件业已成就”的条件未成就;要求京宁国大科技公司3日内支付2亿余元转让款亦显然超出合理期限。因此,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未按照《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中确定的期限支付转让价款不构成违约。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于2013年12月31日发出《解除协议的告知函》,以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严重违约、经催告仍未履约为由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和《协议书》的行为,不符合《合同法》第九十四条规定的解除权行使条件,不发生解除合同效力。

关于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上诉主张一审判决存在违反法定程序的情形,对此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二十二条“原告在起诉状中直接列写第三人的,视为其申请人民法院追加该第三人参加诉讼。是否通知第三人参加诉讼,由人民法院审查决定”的规定,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在重新提交的起诉状中直接列写国安公司、顺通公司为本案第三人,系向一审法院申请追加该两第三人参加诉讼;一审法院经审查认为京宁国大科技公司诉请确认解除合同行为效力,所涉《协议书》中的当事人的国安公司、顺通公司应当作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故通知国安公司、顺通公司作为第三人参加本案诉讼。一审法院适用程序正确,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该上诉主张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履行了《协议书》项下付款义务确有不当,本院予以纠正,但该认定不影响本案的最终处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40元,由北京环三环至正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创致投资有限公司共同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范士卿

审判员  赵红英

审判员  龚晓娓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刘向楠

daguo2948068
DG 09月04日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 2018 ) 京民初 71 号

原告:北京环三环至正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延庆区百泉街 10 号 2 栋 353 室。

法定代表人:戴志强,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世字,北京市大道政通律师事务所律师。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兰兰, 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律师。原告:北京创致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门头沟区石龙

工业区龙园路 7 号 A214 号。

法定代表人: 戴志强, 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世字,北京市大道政通律师事务所律师。委托诉讼代理人:赵国华,北京市铭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 北京京宁国大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住所地北京市

朝阳区双桥东路甲 8 号楼。

法定代表人:王恒王,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庄丽丽,北京张竟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于园园,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中信国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门头沟区门头沟路 42 号。

法定代表人:郑国华,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庄海英,女,中信国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侯国晖,北京市烤衡律师事务所律师。第三人:北京顺通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北京市

海淀区板井路 69 号世纪 金源商务中心 10 层 1001- 1003 室。法定代表人:郝朝兰,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潘茂华,北京市仁人德赛律师事务所律师。委托诉讼代理人:何超凡,辽宁斐然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北京环三环至正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环三环公 司)、原告北京创致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致公司)与被告  北京京宁国大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京宁国大科技公  司)、第三人中信国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原企业名称大通房  地产开发有 限公司, 2012 年 12 月 4 日变更 为现名称 , 以下简称国安房地产公司入第三人北京顺通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 下简称顺 通公 司) 股权转让 纠纷一案, 本院于 2018 年 5 月 14 日立案后,依法由法官范士卿担任审判长,与法官赵红英、法官  龚晓妮组成合议庭,后变更为由法官赵红英担任审判长,与法官 王肃、法官魏欣组成的 合议庭,于 2018 年 9 月 12 日进行 了质证, 并于 2018 年 11 月 1 9 日公 开开庭 进行 了 审理。 原告环三环公 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世字及原委托诉讼代理人赵国华、原告创致  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世宇、赵国华,被告京宁国大科技公司  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于园园、庄丽丽,第三人国安房地产公司的委  托诉讼代理人庄海英、侯国晖,第三人顺通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  人潘茂华、何超凡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巳审理终结。

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 1. 解除环三环

公司、创致公 司与京 宁国大 科技公 司于 2011 年 9 月 10 日答订的

《股权转让协议》(以下简称涉案协议); 2.  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向

环三环公 司、 创致公 司支 付违约金 11 349 601. 75 元; 3. 京宁国大科技公 司向环 三环公 司、 创致公 司赔 偿项目 停工损失 2600 万元; 4. 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向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赔偿应付国安房地产公 司利 息损失 1600 万元(暂定); 5. 京宁匡大科技公司向环三环公 司、创致公司赔偿 土地出让金差 价损失 5 亿元(暂定);

6. 京宁国大 科技公 司承担本案 全部诉讼费 用。2020 年 3 月 1 7 日,

环三环公 司、创致公 司明 确第 1 项诉讼请求为判决涉案协议自 判决生效之曰起解除。

事实和理由: 2003 年 1 月 29 日, 国安 房地产公 司、北京 汇

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泽公司)将顺通公司全部股 权转让 给环三环公 司、创 致公司。其 中, 环三环公 司受让 60%股权,该股权巳由环三环公司所有且巳登记至环三环公司名下;创 致公 司受让 40%股权, 该股权虽然仍登记在国安房地产公司名下, 但经 ( 2005 ) 一中民初 字第 574 号民事调 解书(以 下简称

574 号调解书或 574 号案件)确认 巳由创 致公司所有 。2011 年 9 月 1 0 日, 环三环公 司、 创致公司与京 宁国大科技公 司签订 涉案协议, 约定: ( 1 ) 环三环公 司、创致公 司将顺 通公 司全部股 权转让给京宁国大科技公 司, 转让款 2. 85 亿元; ( 2 ) 协议签署后 10 个工作日内,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向环三环公司指定账户支付定金

1000 万元; ( 3 ) 京宁国大科技 公司于 2011 年 10 月 1 5 日前将 5000 万支付至共管账户; ( 4 ) 创致公 司持有的 顺通公 司 40%股权 转让给京宁国大科 技公 司名下 , 期限 为 2011 年 10 月 28 日, 顺通公司全部 100 %股权转让至京 宁国大科技公司名 下, 期限不 迟于

2012 年 1 月 8 日; ( 5 ) 京宁国大科技 公司应于上 述相应股权转

让变更登记前 5 个工作日内, 将对应股 权转让款 汇入 共管账 户;

( 6 ) 京宁 国大科技公 司负 责支付项目 土地 出让金 7500 万元、建设工程 欠款约 1. 42 亿元, 并清偿顺通公 司债 务 13 878 035 元; ( 7 ) 京宁国大 科技公 司未 按时向共管账 户支付款项的, 应承担应付款金额    5%的违约金。 涉案协议签订后, 京宁国大科 技公 司因缺乏 支付能力 , 仅于 2011 年 9 月 23 日支付 1000 万元定金,

未按协议约定 于 2011 年 10 月 1 5 日前 将 5000 万元支付 至共管账

户, 也未按协议约 定的期限和方式支 付剩余股权转让款 。201 2 年 12 月 28 日, 环三环公 司、创致公 司、国安 房地产公 司、京宁国大科技公 司、顺通公 司签订《协议书》(以下简称《五方协议》), 再次 确认国安房地产公司名 下的顺通公 司 40%股权由创致公 司所有,并约定由京宁国大 科技公 司在限期 内代创 致公司向 ( 2007 ) 一中执 字第 999- 1 号案件( 以下称 999- 1 执行裁定或执行 案件) 执行 法院支 付 7790. 98 万元执行款 ,作为京宁 国大科技公 司支 付股权转让款的一部分,期限届满未支付则协议自动终止。《五方  协议》签订后,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仍然没有支付能力,未能按照

《五方协议》约 定的期限和方式履行股权 转让款支付义务。2013 年 2 月 5 日, 京宁国大科技公 司支付 500 万元股权转让款。2013 年 5  月 31    日, 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以 债务承担方式冲抵支付43 007 965 元股权 转让款。 包括此前 巳支 付的 1000 万元定 金在内, 京宁国大科技公 司合计 共支 付 58 007 965 元, 剩余股 权转让款 226 992  035 元仍未 支付。2013 年 12 月 27 日, 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邮寄《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  函》,催告京宁国大科技公 司于 2013 年 12 月 30 日前将 欠付的 股权转让款 226 992 035 元支 付至共管账 户, 如逾期未付, 将依法解除涉案协议。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收到上述催告函后未在限定期

限内履 行付款义务, 环三环公司、 创致公 司于 2013 年 12 月 31 日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邮寄《解除协议的告知函》,通知京宁国    大科技公司解除涉案协议和《五方协议》。涉案协议项下环三环    公司和创致公司的合同目的是在约定时间内获得答约当时的股      权转让 对价 2. 85 亿元。 涉案协议项下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的 主要义务是按约定期限足额支付股权转让款,  并投资建设“邮电业务楼”项目(以下简称项目)。涉案协议签订后,京宁国大科技公     司先 是未按期支付 5000 万元转让款; 其后又未按照《五方协议》约定,代创 致公司向执行 法院支付 7790. 98 万元执行款作为股权转让款的一部分,巳构成根本违约。后经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    催 告 , 京 宁 国 大 科 技 公 司 至 今 仍 未 支 付 剩 余 股 权 转 让 款226 992 035 万元。 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一 再的违约行为, 致使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的合同目的早巳落空。另外,京宁国大科技    公司未 按涉案协议约定清偿 1. 42 亿元欠付 工程款, 导致施工方主张拍卖顺通公司建设项目。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巳陆续投资    数亿元向施 工方清偿全部欠付工程款,以保住并继续建设顺通公司项 目。目前, 顺通公司股 权的价值巳远不止 2. 85 亿元, 且完全是基于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的后续投资产生的增值。综合以    上情形, 环三环 公司和 创致公司请 求依法解除 涉案协议。涉案协议解除后, 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应 依据涉案协议约定, 按未付款项

226 992 035  元的 5% 向 环 三 环公司 和创 致公 司 支付 违约 金11 349 601. 75 元。 但上述违约金远不能弥补环三环 公司和 创致公司的损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之    规定,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有权要求京宁国大科技公司赔偿实   际损失。损失项目及金额包括: 项目停工损失 2600 万元、 应付

国安房地产公司利 息损失 1600 万元(暂定)、土地出让 金差价损失 71 106. 522 万元(暂时主张 5 亿元)。

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答辩称:一、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关于 要求解除涉案协议的诉讼请求部分,构成重复诉讼;二、环三环 公司和创致公司无权要求解除涉案协议: 1. 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并不存在违约行为。 ( 1 ) 股权转让 对价 2. 85 亿元, 京宁目大科技公司巳累计 支付 1. 38 亿元; ( 2 ) 股权转让对价的支付是以解除股权查封、具备过户条件,且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书面通知为 准。因股权始终处于查封状态、不具备过户条件,因此京宁国大 科技公司不 存在逾期支付股权转让款的情况。2. 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一再违约,不予配合办理股权过户手续; 3.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之规定,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要 求解除合同没有法律依据;三、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主张违约 金、损失的诉讼请求不应得到支持: 1. 因本案属于重复诉讼,所以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无权解除涉案协议,进而无权主张解除 导致的违约责任,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该诉讼请求的目的在于 规避重复诉讼和提高审级规避管辖; 2. 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没有逾

期付款,无需承担违约金; 3. 停工损失及土地出让金都属于顺通

公司的 成本和费用, 环三环公司和 创致公司无 权主张; 4. 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应付给国安房地产公司的本金及利息巳支付完毕,无 需继续支付利息; 5. 涉案协议签署后,京宁匡大科技公司曾按约进场复工,并投入数千万 元资金推进项 目建设,而因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恶意违约造成项目停工,该损失应由环三环公司、创致 公司承担; 6. 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未按照涉案协议约定办理土地出让手续,由此造成的土地出让金增加和土地闲置的损失原因

在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四、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的意见不 应被采纳: 1.  《五方协议》并未终止而是巳经实际履行,京宁国

大科技公司并不存在违约行为; 2. ( 2017 ) 京民终 551 号民事判决书( 以下简称 551 号判决 )认定的是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是 否巳履行《五方协议》的付款义务尚不能确定,而非京宁国大科技公 司未履行付款义务; 3. 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付款以解除股权查封、具备过户条件为前提,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并不存在逾期付款的情 况; 4. 因股权始终处于查封状态,导致无法实现股权过户,过错

在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 5. 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巳经通过股权转让实现其商业利益,顺通公司的开发建设成本及对外付款与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无关,也不成为其解约的理由。经本院释明,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对涉案协议解除后果未发表抗辩意见。

国安房地产公司述称:国安房地产公司同意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的答辩意见。一、关于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的第四项诉讼请求,国安房地产公司认为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巳代创致公司完成了

574 号调解书规定的付款义务, 包括股价的本金和 574 号调解书所规定的利息,因此不存在额外支付其他利息的事实;二、关于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的第三、五项诉讼请求,国安房地产公司认为所涉及的施工项目属于顺通公司,故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对该两项诉讼请求主体不适格。

顺通公司述称:顺通公司同意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的诉讼请求与事实和理由,并认为该案不构成重复诉讼。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均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即:

环三环公司、 创致公司提 交的 证据 1. 国安房地产公司、汇泽公司与环三环公 司答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以下称《1. 29 股权转让协议一》); 证据 2. 国安房地产公司、创致公司签订的

《股权转让协议书》(以下称《1. 29  股权转让协议二》); 证据

3. 574 号调解书; 证据 4. 999- 1 号执行裁定; 证据 5. 涉案协议; 证据 6. 《五方协议》; 证据 7. 《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解除协议的告知函》; 证据 8. 551 号判决 书; 证据 10- 2. 北京市人民政府京政发[2014] 26 号《关于更新出让国有建设用地使用 权基准地价的通知》及附 件《北京市基准地价更新成果》; 证据 11. 江苏省东台市人民法院 ( 2015 ) 东执恢字第 0107 号执行裁定书; 证据 12. 失信被执行人查询记录; 证据 14.    《邮电业务楼项目付款(一)》中的 7、10、20 及《邮电业务楼项目付款(二)》中的

2、 19 。

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提 交的证据 1. 551 号判决 书及 该判决 项下各方当事 人提交的证据; 证据 2.    《北大平庄“邮电业务楼” 项目补充协议》; 证据 4. 《监理例会会议纪要》2 份; 证据 5- 2. 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查 询信息; 证据 6. 顺通公司股权查封信息; 证据 7. 函件附邮寄凭证。

国安房地产公司提 交的证据 1. 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朝外支行对账 单; 证据 2. 华夏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首体支行对账单。

顺通公司未提交证据。

本院对上述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的证据予以确认,对有争议的证据,认定如下:

环三环 公司、 创致公 司提交的证据 9. 两份《北大平庄邮电

业务楼工程补充协议》、证据 15. 北京城建四建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城建四公司)《关于催收工程款钠函》        ( 201 4. 01. 17 )、证据 16. 城建四公司《关于邮电业务楼工程相

关事宜的函》( 2015.  08. 07 )、证据 17. 城建四公司《关于邮电业

务楼相关事宜的函件》( 2015. 12. 08 )。京宁国大 科技公 司、国 安房地产公司以其不是该两份补充协议的签约方为由,不认可证据

9 的真实性和关联性; 京宁国大 科技公司以 并非其参与期 间发 生的往来函件 为由, 对证据 15、证据 16、证据 17 的真实性不予认可。本院认为,前述证据所涉内容无其他证据印证,故本院对前   述证据不予确认。

环三环公司、 创致公司提交的证据 10- 1.    《地价水平通知单》。京宁匡大科技公司、国安房地产公司以该通知单是发给顺 通公司,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国安房地产公司并未收到为由,对 该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本院认为,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 2012 ) 高民终 字第 3687 号民事 判决 (以下简称 3687 号判决) 巳对北京市国土资源局土地利用处出具的《地价水平通知单》的 相关事实予以确认,属于巳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 认的事实,且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国安房地产公司亦未提出相反 证据,故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确认。

环三环 公司、创 致公司提 交的证据 13- 1. 姚飞龙出具的《承诺》、13- 2. 北京希埃希建筑设计院出具的《关于“邮电业务楼” 项目拖欠设计费的说明》。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对前述证据的真实 性不予认可,匡安房地产公司以缺乏要件为由不认可《关于“邮 电业务楼”项目拖欠设计费的说明》的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本院认为,北京希埃希建筑设计院出具的《关于“邮电业务楼”

项目拖欠设计费的说明》是其向人民法院提出的证明材料姚飞龙出具的《承诺》是该说明的附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 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五条“单位向人民法院提出的证明材料,应当由单位负责人及制作证明材料 的人员答名或者盖章,并加盖单位印章。”的规定,北京希埃希 建筑设计院的负责人及制作人员未在该说明上签章,故本院对该 证据不予确认。

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提交的证据 14.    《邮电业务楼付款

(一)》中的30、32、39,《邮电业务楼项目付款(二)》中的  30,

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以原件与复印件不一致为由不认可真实性;

《邮电业务楼项目付款(一)》中的 10、20 的部分票据,《邮电业务楼项目付款(二)》中的 5 的确认函、14 的委托 协议, 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以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未提供原件为由不认可  真实性;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以其未参与协议签署和付款为由,对该证据项下其他材料的真实性不予认可。证据 19、证据 20、证据 21、证据 22, 顺通公司分别与案外人签订的《工程施工合同书》、《幕墙工程施工合同书》、《邮电业务楼项目全过程造价咨询顾问服务合同书》。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以没有原件为由不认可前述证据的真实性。本院认为, 证据 19、证 据 20、证据 21 、证据

22 系对证据 14 的补强, 故本院对于前述能够相互印证, 且附有

真实票据的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并结合全案具体情况认定关联性。

环三环公司、创 致公 司提 交的证据 18. 顺通公司与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答订的《协议书》。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以没有原件为由不认可该证据的真实性。本院认为,本案讼争的是环三环公司、

创致公司、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签订的涉案协议,与前述证捂无关, 故本院对该证据不予认定。

京宁国大科 技公 司提交的 证据 3. 《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京宁国大大厦项目工程款明 细表》、证据 5—1. 控制权变更目。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以前述证据为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单方制作 为由,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不予认可。本院认为, 前述证据系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制作,且未附票据及其他资料予以印证,故本院仅对该证据形式的真实性予以确认,证据内容将结合全案情况进行综合认定。

本院根据上述认证并结合当事人的陈述意见,认定事实如

下:

一、涉案协议答订前的相关事实

1.    574 号案件相 关事实

2003 年 1 月 29 日, 国安 房地产公 司、汇泽公 司与环 三环公

司签订《 1. 29 股权转让协议一》, 约定: 国安房地产公 司同意将其所持有的 顺通公 司 40%的股权转让给环三环公 司; 汇泽公 司同意将 其所持有的 顺通公 司 20%的股权转让 给环三环公 司。本 协议项下所转让的 顺通公 司 6 0%股权的总价款 为 6000 万元。

同日, 国安房地产公 司与创致公 司签订 《1. 29 股权转让协议二》, 约定: 匡安房 地产公 司同意将其 所持有的 顺通公 司 40% 的股权转让 给创致公 司。本协 议项下所转让的 顺通公 司 40%股权的总价款 为 4600 万元。

同日,国安房地产公司与环三环公司签订《质押合同》,约 定: 环三环公 司承诺以 其所持有的 顺通公司 60%的股权向 国安房地产公 司进行 质押, 用以 担保创 致公司履行 其在《 1. 29 月女权转

让协议二》中约定的全部义务。

上述合同签订后,因创致公司未履行全部付款义务,环三环  公司亦未依约承担担保责任,国安房地产公司诉至北京百第一中   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北京一中院)。审理过程中,各方当事人  达成调解协议。北京一中院于 2005 年 6 月 22 日出具 574 号调 解书, 内容为: 创致公司向国安房地产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 40 00 万元及违约金 1200 万元、利息, 如创致公司未 能按照协议 所 确定的期限向国安房地产公司支付前述款项,则环三环公司无条件   按照《质押合同》的约定承担股权质押担保责任。

因创致公司、环三环公司未履行 574 号调解书确定的义务, 国安房地产公司向北京一中院申请强制执行。北京一中院于

2007 年 7 月 9 日作出 999- 1 号执行裁定: 一、冻结、划拨 创致

公司银行存款 5200 万元及利息。二、查封、扣押、折价或者拍卖、变 卖环三环公司所持有的顺通公司 60%的 股权, 国安房地产公 司在上述第一项范围内优先受偿。北京一中院分别于 2007 年

9 月 17 日、2008 年 9 月 16 日、2010 年 9 月 2 日、2011 年 8 月

10  日、2012 年 8 月 7 日、2013 年 7 月 10 日、2014 年 8 月 6 日、

2015 年 8 月 5  日向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出具 协助执行通知书, 冻结了 环三环公 司持 有的顺通公司 60 %的股权( 出资额 2580 万元)。冻结期间内, 禁止对上述股权质押、买 卖、转让、注销等一切变更手续。查封期限自 2007 年 9 月 1 日延续至

2021 年 8 月 5 日。

2.    北京一中院 ( 2010 ) 一中 民初字第 12002 号民事 判决(以下称 12002 号判决 或 12002 号案件) 的相关事实

北京现代家园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现代家园    北

京嘉世宝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世宝公司)与环三环公司、 创致公司、国安房地产公司、顺通公司股权转让纠纷一案,北京 一中院 于 201 2 年 7 月 12 日作出 12002 号判决 :驳回现 代家园公司、嘉世宝公司的诉讼请求;确认现代家园公司、嘉世宝公司、 环三环公 司、创致公 司及顺 通公 司于 2007 年 9 月 21 日签 订的《股权转让 协议》以及 2008 年 2 月 4 日签订的《 补充协议》于 2008 年 4 月 3 日解除 ; 驳回环三环公 司、创致公 司其 他反诉 请求。现代家园公司、嘉世宝公司不服该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 起上诉。 北京 市高级人 民法院 于 2013 年 3 月 28 日作出 3687 号判决 , 驳回上诉 , 维持 12002 号判决。现代家 园公 司、嘉世宝公司不服 3687 号判决 , 向最高人 民法院 申请再 审。 中华人民共 和国最高人 民法院于 2013 年 12 月 30 日作出 ( 2013 ) 民申 字第 539 号民事裁定,裁定:一、本案由该院提审;二、再审期问,中止 原判决的 执行。 最高人 民法院 于 2016 年 12 月 9 日作出    ( 2014 ) 民提 字第 180 号民事 判决 , 维持 3687 号判决。

12002 号案件审理 中, 北京一中院 于 2010 年 10 月 29 日作

出裁定, 查封、冻结环 三环公 司持有的 顺通公司 60%的股权、国安房地产公 司持有的 顺通公 司 40 %的股权。2013 年 4 月 25 日, 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国安房地产公司以两审法院巳判决驳回  现代家园公司、嘉世宝公司全部诉讼请求为由,申请北京一中院  解除 对上述财产的 保全措施。北京一中院于 2013 年 4 月 2 6 日作出裁定, 解除对环三环公 司持有的 顺通公司 60%的股权、国安房地产公 司持有的顺 通公 司 40 %的股权的查封、 冻结。20 1 4 年 4 月 3 日, 现代家 园公 司、嘉世 宝公司以 本案巳由 最高人民法院提审,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为由,申请对环三环公司、国

安房地产公司分别持有的顺通公司 60%的 股权和 40% 的股权匕进行保全, 并提供了相应担保。北京一中院 于 2014 年 5 月22 曰作出裁定,查 封、冻结环三环公司持 有的顺通公司 60%的 役权、 匡安房地产公司持有的顺通公司 40%的股权。查封期限截至 2018

年 5 月 21 日。

二、涉案协议相关事实

2011 年 9 月 10 日, 环三环公司和 创致公司均作为转让 方 , 与受让方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签订涉案协议,约定:各方就转让顺   通公司全部股权及权益等相关事项达成一致意见:第一条顺通公   司情况: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为顺通公司的股东,享有顺通公   司 100%的 股权, 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就顺通公司的 全部 股权转让给京宁国大科技公司达成合意。顺通公司的注册资本及实收   资本为 4300 万 元。第二条顺通公司股权情况: 目 前, 环三环公司合法持有顺通公司 60%的 股权, 创致公司持有顺通公司 40%股权。顺通公司现状具体见附件《遗留问题清单》及《公司债务清   单》。环三环公 司持 有的 60%股权, 现全部质押给国安房地产公司; 创致公司持 有的 40%股 权, 现与国安房地产公司的 股 权纠纷在北京一中院达成调解协议并处在强制执行阶段(以下简称纠纷   一, 即 574 号案件)。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与现代家园公司、嘉世宝公司的股权纠纷现在北京一中院审理中(以下简称纠纷二,即    1 2002 号案件); 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与中国管 理科学 研究院旗下的北京东方兆瑞达公司就顺通公司股权转让事宜答     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以下简称事件三)。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

保证上述情况的真实性、完整性,并 承 诺协调解决完毕i 述全

纠纷及相关所有事项,保证本协议的有效、完整,并最乡冬将顺

公司的全部股权转让至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名下(京宁国大科技公  司完整获得顺通公司 100%股权的期限不迟于 2012 年 1 月 8 日。

60%股价款支付后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应当立即将对应的 60% 股权转让给京宁国大科技公司); 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在 2011年 10 月 28 日之前完成京宁国大科技公司获得顺通公司 40%的原权(创致公司全部股权)的全部事宜并将顺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变更为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指定人员。第三条顺通公司资产:顺通      公司资产是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北大平庄立交桥西南侧的项目。顺      通公司被城建四公司向北京一中院申请强制执行,项目处于被查      封状态中。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保证上述情况的真实性、完整      性,并承诺解决完毕上述全部纠纷及相关所有事项,保证本协议      的有效、完整,并最终使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实际控制项目(京宁      国大科技公司完整获得项目实际控制权的期限不迟于 2011 年 11 月 9  日)。第四条保证、承诺: 2.  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对其持有的顺通公司股权享有完全的处分权;除本协议签订时提及的纠      纷、诉讼、债务及其他巳披露信息外,顺通公司股权未设置其他      任何留置权、抵押权,没有附带任何或有负债或其他潜在责任或      义务,亦不存在针对顺通公司的其他任何诉讼、仲裁或争议等。

7.          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保证解决纠纷及事件一至三,如果上述三项纠纷及事件不能及时解决,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有权选择参与      或主持继续解决,解决上述三项纠纷、事件及其他纠纷、事件发      生的 费用包含在本股权转让协议总价款 2. 85 亿元内。 第五条殿权转让和对价: 三方同意顺通公司股权转让价格为 2. 85 亿元, 上述金额包括顺通公司  100%股权及环三环公 司、创致公司为实现上述股权转让解除法律诉讼案件及其它与股权转让相关和

目相关所发 生的 一切费用。 本协议答署后 10 个工作日内, 京

国大科技公 司向环 三环公 司指定账户支付定金    1000 万元。环三- 环公 司、 创致公司对京 宁国大 科技公 司支付 1000 万元定金提倛: 所持顺通公司的股权作为担保。三方同意按照股权转让步骤约    将股权 转让 价款( 不包括 1000 万元定金) 转入 三方 共同开立的银行共管账户即视为京宁匡大科技公司完整履行付款义务。第六  条股权价款支付及股权交割步骤:股权价款支付及股权交割步骤  按下列顺序执行: 1. 本协议签署后,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应当配合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完成各项文件、资料的审查工作,并配合  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完成与本协议内容相关的各方调查协调工作。

2.   定金支付后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立即开展股权转让事宜,三 方共同 成立联 合工作组 开展 项目后续开工建设等相 关事宜。 3. 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按照约定向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指定的在银  行开立的 共管账 户分期分 批支付股权 转让价款 2. 75 亿元( 另行协商达成资金共管协议)。支付原则:本协议签署后京宁国大科  技公 司根 据第二条约 定的股权相应份额 变更的 日期 前 5 个工作日内将对应的股权转让对价汇入上述共管账户。京宁国大科技公  司同 意在 2011 年 10 月 1 5 日前 提前将 5000 万元支付到环 三环公司、创致公司的共管账户。三方履行顺通公司股权变更相关的所  有手续并到工商部门办理完毕变更手续; 4.  三方全部履行完毕顺通公司及项目的交接手续; 5. 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履行完毕约定的项目相关土地等后续 工作。 第七条 违约责任: 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应当完全履行本协议及所有补充协议,如违反协议除应  当退还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实际支付的所有款项,还应当向京宁目  大科技公司支付巳付款一倍的款项作为违约金,其中第二、三条

单独适用合同法定金罚则。由于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未按时向共管账户支付款项的, 应当向守约 方承担应付款额 5%作为 违约金 ; 定金部分适用合同法定金罚则。如因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包括附件《遗留问题清单》内所列)原因致使本协议约定的股权转让失败或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不能对项目进行实际控制的,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应当退还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实际支付的所有款  项,还应当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巳付款一倍的款项作为违约金。如非三方及不可抗力原因致使股权转让失败或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不能对项目进行实际控制的,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应当退还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实际支付的所有款项。第九条协议的解除和终止:发生不可抗力致使本协议不能履行时,三方任何一方有权单方面以书面通知另一方解除和终止本协议。

涉案协议附件一《遗留问题清单》载明:   1.  环三环公司与国安房地产公司、汇泽公司签署了 《 1. 29  股权转让协议一》, 向国安房地产公司收购了顺通公司 40%股权, 向汇泽公司收购了 顺通公司 20%股权, 并巳办理完毕股权过户登记手续。目前环三环公司合法持有顺通公司  60%股权。2.  创致公司与国安房地产公司 答订了 《 1. 29 股权转让协议二》 , 约 定向国安房地产公 司收购顺通公司 40%股权, 环三环公司以 其持有的顺通公司 60%的 股 权就该收购为其提供质押担保。因创致公司未履行该股权转让协        议, 国安房地产公司于 2005 年 3 月将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诉至北京一中院, 在北京一中院协调下达成 574 号调解协 议。 3. 目前顺通公司尚有 40%的 股 权仍在国安房地产公司名 下, 创致公司承诺本协议签订后在北京一中院的调解下向国安房地产公司        支付股权转让款及相关费用后, 将顺通公司 40%的 股权 由 国安房

地产公 司名下 转至创 致公 司或 创致公 司指 定的第三方 名下。 4. 截止本协议签订之日,顺通公司资产是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北大平  庄立交桥西南侧的项目,无其他任何资产,如与账务不符以本协 议为准。 其中地上 6 层出让金 巳缴纳 , 地上 7- 26 层及 地下车库部分的土地出让金由接收顺通公司后的受让方缴纳,具休价款按  北京市规划和资源委员会土地出让金缴费通知单为准由受让方    缴纳。地上地下建筑物、构筑物在建工程部分未作结算,由受让  方接 收顺通公 司后 与建 筑单位进行清算后    支付。5. 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因与国安房地产公司存在着上述法律纠纷,环三环公司  将其持有的 顺通公 司 60%的股权质押给国安房 地产公 司。国安房地产公 司承诺签订 履行付款义 务后解除 股权质押。6. 顺通公司开发建设的项目工程总承包方为城建四公司,城建四公司因工程款  纠纷于 2005 年 7 月向北京 仲裁委员会提起仲 裁, 双方的纠纷在仲裁庭主持下达成仲裁调解。城建四公司依据该仲裁调解书向北  京一中院申请强制执行至今尚未了结,且项目处于被查封状态    中。 7. 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与现代家园公司、嘉世宝公司于200 7 年 9 月 21 日答署 了股权转让协议 , 因现 代家 园公 司、嘉世宝公司违约未能按该协议及补充协议支付转让款,在北京一中院  诉讼 中。8 . 2010 年 9 月 25 日, 环三环公 司、创致公 司与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旗下的北京东方兆瑞达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因  多种原 因该 转让协议 未实际履行。9. 顺通公司与项目工程总承包方城建四公司工程款尚未结算,到结构封顶欠款预计总金额约为

14 200 万元。10. 《公司债 务清单》。11. 顺通公司答订的五份合同解除 由环三环公 司、 创致公 司负 责解决。12. 在项目竣工验收前完成富安国际大厦项目西侧福利楼拆迁事宜,由环三环公

司、创致公司负 责预留国安房 地产公 司股 权转让款 500 万元, 并协调国安房地产公司组织实施拆除工作。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 承诺上述遗留问题准确、完整,如与京宁匡大科技公司尽职调查 事实不一致,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承担责任。环三环公司、创  致公司负责处 理完毕上述 全部遗 留问题 ,除第 4 项中后 续需 交纳的土地 出让金约 7500 万元、第9 项工程款 和第 10 项公司债 务清单列明的债务外其余解决遗留问题的费用等均由环三环公司、创  致公司承担。

2011 年 9 月 23 日, 京宁国大科技公 司支 付定金 1000 万元, 环三环公司出具了收款收据。

2011 年 10 月 24 日, 环三环公 司和 创致公司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出具《关于同意变更涉案协议有关付款约定的意见》(以下简称《 10.  24  函》), 载明:“ 我方与贵 司于 2011  年 9 月 10  日答署涉案协议, 在协议 第六 条第三款 中约定 `丙方同意在    2011 年 10 月 1 5 日前提 前将 5000 万元支付 到甲乙 双方的 共管账 户'' 由于办理股权变更手续的条件尚未成熟,我方同意贵司不予履行 该项约定且不承担任何违约责任,待具备股权变更条件时以我方  书面通知为准”。

201 2 年 12 月 28 日, 环三环公 司、 创致公 司、 国安房 地产公司作为共同转让方,与受让方京宁匡大科技公司及顺通公司签 订《五方协议》,约定,第一条顺通公司背景情况:环三环公司、国安房地产公司为顺通公司在海淀区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的股   东, 享有 顺通公 司 100%的股权。 第二条顺 通公 司股权 转让 背景情况:根据工商登记显示:目前,环三环公司合法持有顺通公司

60%的股权, 国安 房地产公 司持有 顺通公 司 40%的股权。 现各方

确认以下事实: 1. 574 号案件现处于执行 阶段, 各方确 认国安气房地产公司根据所有相关法律文书对创致公司享有股权对价供]债  权,创 致公司是顺 通公 司 40%股权的持有 人,只 待完成 质权对才介给付后,国安房地产公司即履行股权变更的工商登记手续。各一方同意相 关方应以本协议 为最终 解决方案 , 574 号案件执 行的    终支付金额为本协议附件所列金额(以下简称执行款),各方同意  就 574 号案件执行 按照本协议达成执行 和解并 完成对 京宁 国 大科技公司的全部股权转让事宜; 2. 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巳与京宁国大 科技公 司签署 涉案协议, 将其持有的 顺通公 司 100%股 权转让给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在创致公司或其指定的主体向国安房  地产公 司支 付了 574 号案件的执行款 后, 环三环公 司、创致公 司同意国安房地产公 司将其持 有的顺通公 司 40%股权直接变更 给京宁匡大科技公司或其指定的主体,同时国安房地产公司解除环  三环公 司持有的顺 通公 司 60%股权的 质押, 国安房地产公 司同意前述安排。 3.   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国安房地产公司、顺通公司与现 代家 园公 司、 嘉世 宝公 司的 股权纠纷(即 12002 号案件) 现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过程中,顺通公司股权处于查  封状态导致顺通公司股权转让的工商变更手续目前无法办理。第  三条 574 号案件执行 款的支付:1. 如果 12002 号案件二审 在 2013 年 4 月底前作出判决    ,则京宁国大 科技公 司同意在收到判    决书之日起 30 日, 代创致公 司向执行 法院支 付执行款 ; 如果 1 2002 号案件二审在 2013 年 6 月 20 日前 仍然未判决 ,则京宁国大 科技公

司同 意在 2013 年 6 月 20 日前,代创致公 司向执行 法院支/寸执行-

款。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在付款同时应向执行法院提交需要匡安房   地产公 司出具并 盖章的 全部文件: 顺通公司 40%股权、月艾东和法一

定代表人等变更到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或其指定方名下虳相关文      件, 顺通公司变更章 程等所 需手续的 相关文件; 国安房垃产公 司在上述文件上答字并盖章。国安房地产公司应当在向京宁国大科    技公司变更股权登记时解除顺通公司 60%股权质押并吕具解除质押所需的全部相关文件,办理变更股权登记到京宁国大科技公    司名 下的工作之前, 不解除顺通公 司 60%股权质押。2. 目安房地产公司完 成本条第 1 款义务后,执行法院 将执行款划转至国 安房地产公司指 定的账户。3.   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认可上述金额是涉案协议约定的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向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支付    的股权转让 总价款 2. 85 亿元中的 一部分, 京宁国大 科技公 司向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支付的股权对价金额中应当扣除代创致公    司向国安房地产公司支付的上述执行款。第四条其他约定:在完    成本协议第三条各项工作以及完成将顺通公司  60%股权对价款付至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确认的账户后,环三环公司、创致公    可国安房地产公司和顺通公司应全力配合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办      理顺通公司股权和法定代表人等的工商变更登记,包括为办理本    次工商变更登记提交的各项材料和办理中需要的其他补充材料上盖章(如有), 解除对顺通公 司 60%股权的质押, 解徐顺通公司印鉴、证照等材料的共管并交给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各方的法    定代表人及其他相关人员应当配合向京宁国大科技公司进行股      权变更事项中的所有工作,各方对其法定代表人及相关人员的行    为承担责任。创致公司对顺通公司享有的各项权利依据本补充协    议均转让给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享有,协议各方对此均知晓并认      可。同时各方均应当在解除顺通公司股权工商登记查封时将环三    环公司名 下 60%的股权和国安房地产公司名 下 40%的股权 直接 变

更到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名下。本补充协议的签署并不影响京宁国 大科技公司依据涉案协议及相关文件约定享有的所有权益。第五 条本协议效力:本协议自签署之日生效。本协议签署前与本协议 不一致的,以本协议约定为准。如在本协议约定的最后付款日京 宁国大科技公司未能将执行款支付给执行法院,则本协议自动终 止,环三环公 司、创致公 司同意执行 法院依照 574 号调解书内 容, 对案件恢复强制执行。该协议附件《创致公司欠款明细》列明, 创致公 司欠付 国安 房地产公 司执行款 项合计 7790. 98 万元,其中利息 24 071 100 元( 自 2005 年 6 月 22 日起暂 计至 2012 年 12 月 31 日止), 未计算至实际 支付时止。

2013 年 2 月 5 日, 京宁国大科技公 司支付股权 转让款 500 万元; 2013 年 5 月 31 日, 京宁国大科技公 司支 付 60%股权部 分转让款 43 007 965 元。 环三环公 司向京 宁国大 科技公 司开具 了收据。

京宁国大科技公 司提交 了兴业银行股份有 限公司 2013 年 12 月 16 日进账 单、 华夏银 行北京 首体支行 2013 年 1 2 月 24 日和12 月 25 日进账 单, 证明北京康联 医药有 限责任公 司( 以下简称康联公司) 向国安房 地产公 司支付 共计 8000 万元。 国安 房地产公司分别于    2013 年 12 月 13 日、24 日、25 日向北京京 宁国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开具了收款收据。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称其委托京宁国大投资公司代为支付股权转    让款 共计 8000 万元, 京宁国大投资公 司又 指定康联公司代为付款。为此 , 京宁国大科 技公司提交 了 注明时间为 2014 年 7 月 14 日的 《京宁国大科技 公司向 国安 房地产公 司支付 8000 万元股权转让款的相关说明》予以证明。该说明载明:根据《五方协议》

的相关约定, 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巳于 2013 年 1 2 月 1 3 日、1 2 月

24 日、12 月 25 日分三次 向国安房地产公 司支 付了 《 五方协 议〉〉中约 定 的 股权执行案件的执行款,即 顺通公司 40%股权的转让 款

及相关款项 8000 万元。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京宁国大投资公 司 、康联公司之间具有关联关系。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和康联公司是京   宁国大投资公司工商登记的股东,其中,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持有   京宁国大投资公司 20%的 股份, 康联公司持有京宁国大投资公司

80%的 股份。551 号案件中, 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委托京宁国大投资公司代为付款,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又指定其股东康联公司代为付款。国安房地产公司收到实际为康联公司代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付的上述款项后,按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的要求,向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开具了发票。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康联公司对上述款项的委托付款情况予以确认。国安房地产公司对上述款项的委托付款情况予以认可。该说明盖有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康联公司、 国安房地产公司公 章。551号案件中,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顺通公司对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提交的前述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亦不认可国安房地产公司收取的 8000 万元系《五方协议》项下执行款。国安房地产公司认可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巳经履行完毕《五方协议》项下支付 8000万元执行款的合同义 务,其在收到款项后于 2014 年 1 月 1 2 日与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共同向北京一中院 提交了《关于撤销 574 号调解书强制执行的申请》,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对此苤予认可。201 3 年 12 月 27 日, 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共同向京宁国

大科技公司出具《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载明:“我司,环

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与贵 司于 2011 年 9 月 10 日签订《9. 10 股

权转让协议》,约 定 将我司持有的顺通公司 100%股 权 以 及 顺通公司开发的邮电业务楼项目一并转让给贵司, 转让总价为 2. 85 亿元,签    约 至今, 贵司支付股权转让款共计 58 007  965 元。签约时,现代家园公司和嘉世宝公司在北京一中院起诉我司的股权纠     纷尚在诉讼进行中,顺通公司的股权被法院查封,此事在涉案协     议中巳向贵司如实披露。事后,经北京一中院和北京市高级人民     法院的审理判决,现代家园公司和嘉世宝公司败诉,顺通公司的     股权查封于 2013 年 5 月 3 日解除。至此, 办理顺通公司股权工商变更手续的条件业巳成就。此后,我方多次与贵司联系,要求     贵司依约支付股权转让款,以便办理工商股权变更手续,但贵司     一直拖延推倭, 至今仍欠交股权转让款 226 992 035 元。现我方再次通知贵司: 请贵司务必于本函送达之日起 3 日内(即 2013 年 12 月 30 日)将上述欠款支付至贵我双方的银行共管账 户。如逾期未付,我方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规定单方解     除与贵司签订的涉案协议,并要求贵司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于 2013 年 12 月 29 日收到该函件。

2013  年 12 月 31 日, 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共同向京宁国

大科技公司出具《解除协议的告知函》,载明“我司环三环公司      和创致公司与贵公司签订涉案协议后,因贵公司没有严格按照双      方签订的协议履行协议内容,迟迟不能支付股权转让款,严重违      约,导致我方蒙受巨大经济损失,在我方催款后,贵公司仍然未      付款,所以依照协议的约定,提前终止涉案协议。现向贵公司函      告如下:根据双方签订的涉案协议第六条之约定,受让方未按照      协议约定及时支付款项,根据《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的规      定, 贵公司未在 2013 年 12 月 30 日之前将所有欠款 支付到银行

共管账户。基于以上原因,我公司正式通知贵公司:解除贵公司在 2011 年 9 月 1 0 日与我公 司签订的涉案协议和    2012 年 1 2 月

28 日签订的《 五方协议》, 同时希望贵公    司尽快 与我公 司进 行协商处理解除涉案协议的后续事宜"。

2014 年 1 月 2 日, 京宁国大科技公 司收到上述《解除协议的告知函》后,向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出具《关于<催款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和<解除协议的告知函>回复函》,载明"-、我司一直积极履行涉案协议及《五方协议》    , 2011 年 10 月 24 曰,

贵二司向我司出具《 10. 24 函》, 承诺由于办理股权变更手续的条件尚未成熟,同意我司不予履行协议第六条第三款的约定且不承担任何违约责任,待具备股权变更条件时以贵二司书面通知为准。现顺通公 司的股权仍处 于法院查封状态 ? 股权变更条件尚未成熟。即便如此,我司仍积极履行上述两份协议,巳向环三环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    5815. 7965 万元,又按环三环公 司要求分别于

2013 年 11 月 26 号 1000 万元、2013 年 12 月 5 号 1000 万元、2013

年 12 月 16 号 3000 万元分三笔,共计 5000 万元股权转让款支付到开户行为大连银行北京分行、户名为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共管账户。除此之外    , 我司按《 五方协议》的约定    , 巳于 2013 年 1 2 月 1 3 日向国安房地产公    司支付顺通公 司 40%股权的转让款。二、我司自签订涉案协议及《五方协议》后,一直积极履行协议义务, 未存在任何违约行为,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规定, 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因此,我司不同意贵二司擅自解除上述两份协议。并且贵二司擅自提出解除协议的行为没有任何法律效力。鉴于贵二司与我司长期以来有着良

好的合作基砌,我司希望贵二司能够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规定及上述两份协议的约定,继续履行己方的协议义务”。

2016 年 6 月 20 日, 京宁国大科技公 司以 环三环 公司、 创致

公司为被告,国安房地产公司、顺通公司为第三人,向北京一中院提起股权转让纠纷诉讼,要求确认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于

2013  年 12 月 31 曰向京 宁国大科技公司发出《解除协议的告知

函》,要求解除涉案协议及《五方协议》的行为无效。北京一中   院于 2017 年 6 月 15 日作 出 ( 2016 ) 京 01 民初 282 号民事判 决

(以下称 282 号判决 或案件),确认环三环 公司、创致公司于 201 3 年 12 月 31 日向京 宁国大科技公司发 出《解除协议的告知函》要求解除涉案协议和《五方协议》的行为无效。环三环公司、创致   公司不 服该判决 提起上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 2017 年 12 月 29 日作出 551 号判决 , 认定: 一审判决 对涉案协议及《 五方协议》的效力认定正确,二审法院予以确认。据巳查明事实可知,  涉案协议答订后, 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 付了 1 000 万元定金, 环三环 公司、 创致公司去函对京宁国大 科技公司提 前支付 5000 万元的 义务进行 了变 更,此后三方当事 人均未继续履行或主张继续履行协议,直至一年后涉案五方当事人签订《五方协议》,对涉    案协议中  40%股权部分的付款与股权办理变更登记的约定进行了 变更 ,约定由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向 北京一中院支付 574 号案件执行款,代创致公司清偿国安房地产公司债务,使该案达成执行    和解并使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完成受让 40%股权的变更 登记。但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未如约履行,《五方协议》巳失效。故涉案协议、

《五方协议》的履行过程中,有关股权转让款的支付步骤、对应 股权变更登记等约定事项均未依约完成,约定的履行期限巳经屉

满,合同各方亦未达成新的合意,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有权要求京宁国大 科技公 司随 时履行付款义务,但应当给 对方必要 的准备时间。综上所述,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 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履行了《五方协议》项下付款义务确有不当,二审法院予以纠正,但该认定不影响本案的最终处理。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8 年 3 月 28 日, 京宁国大 科技公 司向环三环 公司和 创致公司发出《关于要求继续履行股权转让协议并尽快配合办理顺通   公司 60%股权过户 手续的函件》, 载明: 鉴于我司与环 三环 公司及创致公司之 问的股权转让纠纷一案巳取 得 511 号判决 ,顺通公司股权转让事宜依法应继续履行。现正式致函,请环三环公司、   创致公司尽 快配合 办理顺通公司 60%股权过户手续(顺通公 司协助履行)。剩余 40%股权过户的 事宜, 我司将 另行通知贵司。 截至目 前, 我司巳累 计支付股权转让对价 154 395 765 元(具体明细见附件)。同时,国安房地产公司巳向执行法院申请撤销对环    三环公司名 下 60%标的股权的查封; 环三环公司、创 致公 司与现代家园公司、嘉世宝公司之间的股权转让纠纷再审案也巳取得再    裁决,股权查封措施应予以解除。为继续履行股权转让相关事宜, 环三环公司、 创致公 司应 自收到本函件之日起 30 日内配合解除顺通公司 60%股权的查封手续, 并为 我司办理股权变更登记手续。在完成顺通公司 60%股权解封手 续后, 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应 立即 通知我司。我 司承 诺, 按照涉案协议第六条 第 3 款的约定,在股权相应份额变更的日期 前 5 个工作日内 将对应的股权转让对价汇入约定的共管账户,有关具体付款及办理过户手续细      节, 环三环公司、创 致公司应 在收到本函件之日起 5 日内 与我 司

沟通确认。

2018 年 5 月 14 日, 环三环公 司、创 致公 司提起本案诉讼。三、项目相关事实

2012 年 4 月 8 日, 顺通公 司与城建 四公 司签订《北大平 庄

“邮电业务楼”项目补充协议》,约定:在本协议答署前,顺通 公司巳经向城建四公司支付工程款(包括工程款、暂借夜间施工  扰民费等) 610 万元, 该款项从上述工程 结算 总价款 中核减。 核减完毕后,顺通公司应当再向城建四公司支付的工程结算总价款  为 13 670 万元。 顺通公 司取得本工程地价通知    单后, 顺通公 司向城建 四公 司支付 工程结算款 2000 万元。双 方一致同意继续履行双 方 2002 年 3 月答订的《建设 工程施 工合同》, 且项目由 城建四公司继续施工至工程竣工验收合格,装修工程等由双方另行签 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本协议生效后,城建四公司即刻开始 全面正式复工建设。双方一致同意,本项目主体封顶时间定为

2012 年 8 月 31 日, 竣工时间暂定为 2013 年 10 月 31 日前。 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及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均认可该协议是在京宁 国大科技公司接管顺通公司期间签订。

庭审中,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称涉案协议签署后,其曾按照约定进场复工,并投入数于万元资金将项目盖至结构封顶。后由于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恶意违约将京宁国大科技公司赶出项目现场、占置项目 现场 至今。 京宁国大科 技公 司提交 了其于 2012 年

5 月 10 日至 2013 年 2 月 20 日接 管顺 通公 司期 间累计 支付项目

工程款 16 237 800 元的清单, 但未附 相应凭证。

庭审中,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称为了避免项目被拍卖,同时为了不继续影响北京的市容市貌,其多方筹措资金, 自 2014

年 1 月 27 日至 2018 年 11 月 2 日累 计支付包括 城建四公司工 程

款在内的款项 218 281 775. 47 元, 并继续进行 施工建设。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提交了相应付款依据(合同、委托付款函、付   款指令等)及原始付款凭证。

四、其他相关事实

2013 年 12 月 1 3 日, 国安房地产公 司开具收据, 载明收到京宁国大投资公司交来顺 通公司股 权转让款 3000 万元。2013  年1 2 月 16 日, 国安房地 产公司账 户收到康联公司账 户汇款 3000 万元。 2013 年 12 月 25 日, 京宁国大科技公 司、京 宁国大 投资公司、国安房地产公司签订《协议书》,约定:三方就京宁国大    科技公司指定京宁国大投资公司收购顺通公司 40%股权达成本协议。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国安房地产公司、顺通公司与创致公    司签署《协议书》约定,由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向国安房地产公司    支付 999- 1 号执行案件的执行款。在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或其 指定的主体向国安房地产公司支付了上述执行款后,由国安房地产公    司将其持有的顺通公司 40%股权直接变更给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或其指定的主体。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向国安    房地产公司承诺负责安排创致公司尽快签署上述《协议书》。三    方一致认可上述 999- 1 号执行案件执行款为 8000 万元, 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指定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向国安房地产公司支付该执      行款,并指定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受让国安房地产公司持有的顺通   公司 40%股权。同日, 国安房地产公司与京 宁国大投资公司答订

《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国安房地产公司向京宁国大投资公司

转让其持有的顺通公 司 40%股权, 转让价格为 8500 万元。国安房地产公司确 认转让 价款中 500  万元巳由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支

付, 3 000 万元京 宁国大投资公 司巳向国安房地产公    司支付完毕。京宁匡大投资公司于本协议签署之日向国安房地产公司支付剩   余股权转让款 5000 万元。 同日, 国安房 地产公 司账户收到 康联公司账户汇款 2000 万元及 3000 万元, 国安房 地产公 司分别 于

2013 年 12 月 24 日、12 月 25 日开具收 据, 载明 收到京宁目 大投资公 司交来顺 通公司股权 转让款 2000 万元及 3000 万元。 2017 年 2 月 1 5 日, 京宁国大投资公 司以 股权转让 纠纷为 由, 将国 安房地产公司、顺通公司诉至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请求判令 国安 房地产公 司持 有的顺通公 司 40%股权所有 权归为京 宁国 大投资公 司。 该案 审理 中, 北京市门 头沟区 人民法院 作出 ( 2017 ) 京 0109 财保 1 号民事裁定 , 查封国安房地产公 司持有的 顺通公司 40%股权, 查封期限截至 2020 年 1 月 21 日。后该 案移送至北京市海淀区 人民法院 审理。北京 市海淀 区人民法院 于 2019 年 11 月 29 日作出 ( 2017 ) 京 0108 民初 26058 号民事 判决 , 驳回京宁国大投资公司的诉讼请求。京宁国大投资公司不服该判决提起上 诉。该案正在二审审理中。

自 2016 年 8 月 25 日至 2018 年 7 月 11 日,京宁国 大科技公司在 涉及 12 起案件中被列为“ 失信被执行 人“, 其中 10  起案件未履行金额 共计 67 028 615 元, 另外 2 起案件的未履行金额没有显示。

环三环公 司于 2000 年 12 月 26 日设 立, 股东为北 京国联 信达投资有限 公司, 法定 代表 人戴志强。 创致公司于 2·0 01 年 1 月1 5 日设 立, 股东为北 京匡联 信达投资有限 公司, 法定 代表人戴志强。

本院认为:

一、关于本案是否构成重复诉讼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就巳经提起诉讼的事项在诉讼过程中或者裁判 生效后再次起诉, 同时符合下列条 件的,构成重复起诉:(一)后诉与前诉当事人相同;(二)后诉与前诉的诉讼标的相同;(三)后诉与前诉的诉讼请求相同,或者后诉的诉讼请求实质上否定前诉裁判结果”。第二百四十八条规定:“裁判发生法律效力后,发生新的事实,当事人再次提起诉讼的, 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 本 案与 282 号案件的诉讼标的或者诉讼请求并不相同: 282 号案件是京宁国大科技公司诉 请确认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发出《解除协议的告知函》,要求解除涉案协议及《五方协议》的行为无效,系针对发出《解除协议的告知函》行为的效力的确认之诉,本案是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请求解除涉案协议并要求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承担违约金及赔偿  损失,系当事人行使解除权的形成之诉,其诉讼请求并未否定

282 号判决的 判决结果。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关于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提起本案诉讼构成重复诉讼的主张不符合前述司法解释     的规定,本院不予采信。

二、关于涉案协议是否应予解除问题

涉案协议自 2011 年 9 月 10 日签订以来, 截至本案诉讼, 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巳向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支付股权转让价款

58 007 965 元, 涉案协议三方当事人对此均无异议。.京 宁国大科技公司依约应于 2011 年 10 月 15 日前支付 5000 万元,后环三环公司、创 致公司通过《10. 24 函》对京宁国大科技公司该付款义务进行了变更,同意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不履行该付款义务且不

承担违约责任,涉案三方当事人未就何时支付该款项达成新的合   意,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亦未书面通知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履行   该付款义务。故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起诉认为京宁国大科技公   司未 依约支付 5000 万元股权 转让款 与事实不 符,本院不予采信。2012 年 12 月 28 日, 涉案协议三方 当事 人及国安房地产公司 、顺通公 司签订《 五方协议》, 对涉案 协议中 40%股权部分的付款与办理过户登记的相关约定进行了变更,由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向   北京 一中院 支付 999-1 号案件执行款 ,代创致公 司向国安房地 产公司清 偿 574 号案件项下 债务, 环三环公 司、创致公司同 意国安房地产公 司将其 持有的顺通公 司 40%股权直接变更 给京 宁国 大科技公司或者其指定的其他主体。但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未按照约   定的时间节点 代创 致公司向北京一 中院 支付 999-1 号执行案件款项,也未依约向北京一中院提交需要国安房地产公司出具并盖   章的全部文件,故依据《五方协议》第五条“如在本协议约定的   最后付款曰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未能将执行款支付给执行法院,则   本协议自动终止"的关于协议效力约定,《五方协议》巳经终止。京宁国大科技公 司辩 称其 巳累计支付股 权转让款 1. 38 亿元, 其中包括其依 据《五方协议》向国安房地产公    司支付的    8000 万元。对此本院 认为, 如前所述,《 五方协议》 是对涉案协议 中 40%股权的价款支付、过户登记等内容 进行的 变更 ,具有代偿 债务、40% 股权过户、60%股权解除查封及质押的 特定 缔约目的 。8000 万元并非涉案协议约定 的 40%股权对价款 , 该款项系《五方协议》约定由京宁国大 科技公 司代创 致公 司支 付的 999-1 号执 行案件中的执行款。京宁国大 科技公 司于 2013 年 12 月通过 第三 方向国安房地产公 司支付 8000 万元, 晚于《五方协议》 约定钓付款期限

达 8 个月, 并改变 了应向北京一中院 支付执行款的付歌方式。京宁国大科技公司于《五方协议》失效后向国安房地产公司什款的     行为,既与《五方协议》的约定不符,也未得到环三环公司、创     致公司、顺通公司的 追认, 且 999- 1 号执行案件中对环三环 公司持有的顺通公司 60%股权实施的查封并未解除, 国安房地产公 司持有的顺通公司 40%股权亦未办理过户,《 五方协议》通过代偿债务以实现 40%股权过户、60%股权解除查封及质押的缔约目的落空。故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向国安房地产的付款行为不应视为履     行《五方协议》, 其通过第三方向国安房地产公司支付的 8000 万元不属于涉案协议中约定的股权转让价款。京京国大科技公司     与国安房地产公司及相关第三方关于 8000 万元款项支付问题可另案解决。

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提起本案诉讼,以京宁国大科技公司     未依约支付股权转让价款构成违约,致使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      的合同目的落空为由要求解除涉案协议,对此本院认为:第一,      根据涉案协议的约定, 环三环公司、创 致公司应当于 2011 年 10 月 28 日及 2012 年 1 月 8 日前, 分别将顺通公司 40%、60%股 权转让给京宁国大科技公司, 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应在股权变更前 5 个工作日内支付相对应股权份额的转让款。第二,各方当事人以

《10.24 函》、《五方协议》变更了部分付款及股权过户的约定, 但均未按照变更后的内容实际履行。第三,原约定的履行期限均    巳届满,涉案三方当事人未达成,也无法达成新的合意。第四,    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实际支付股权转让价款 58 007 965 元, 未 达到约定的 40%或者 60%股 权份额对应价款,不符合涉案协议约定。第五,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未按照《五方协议》约定的期限、方式

代偿债务 , 对于在履行期 间内巳具备解封条件    而未能解除 1200 2 号案件、 57 4 号案件所涉股权查 封具有过错。第六    , 涉案 协议 中约定的缔约基础性事实、《遗留问题清单》所载部分事项 如第 6、7、9、10 项巳经发 生重大 变化 , 环三环公 司、创致公 司实际控制顺通公司并对项目进行了后续投入。第七,京宁匡大科技公司要求继续履行涉案协议,主张其在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解除股权查封后支付相应股权转让对价,而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于

2013 年 12 月 27 日向京宁国大科技公    司催收剩余股权转让价款

未果后,即于 12 月 31 日发函通知京宁国大科技公        司解除涉案协议,无意继续履行合同,涉案协议履行巳陷入僵局。综合全案查明事实及前述分析,本案系股权转让纠纷,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转让的标的股权为问题资产,在涉案协议订立时尚处于查封状态, 故涉案协议约定股权转让价款    2. 85 亿元 包括顺通公 司 10 0% 股权以及为解决诉讼案件、与股权转让和项目相关的一切费用, 京宁国大科技公 司应 当于相应股权份额转让前    5 日支付股权转让对价,对此涉案协议三方当事人均明知且接受。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经催告未足额支付相应股权转让价款,致使涉案协议各方通过股权转让价款以解决标的股权上的权利负担,最终实现股权转让的合同目的不能实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四)项“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规定,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主张解除涉案协议具有合同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涉案协议自2018 年 6 月 4 曰即京宁国大科技公 司收到环 三环公 司、创 致公司要求解除涉案协议的起诉状副本之日起解除。

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要求京宁国大科技公司承担未付股权

转让价款金额 5%的 违约金 11 349 601. 75 元, 符合涉案协议第七条违约责任的约定,本院予以支持。《五方协议》巳经失效、     顺通公司停工损失及土地出让金差价损失不属于涉案协议的约       定范围,故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关于京宁国大科技公司赔偿应     付国安房地产公司利息损失 1600 万 元、赔偿项目停工损失 2600 万元、赔偿土地出让金 5 亿元的 请求不属于本案审理 范本 院在本案中不予审理。

鉴于京宁国大科技公司经本院释明未对合同解除后果提出主张或抗辩,故本院在本案中对其巳支付的股权转让款

58 007 965 元未予处理, 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可另案主张。

综上,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的部分诉讼请求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四)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北京环三环至正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创致投资有限  公司与北京京宁匡大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于 2011 年 9 月 10

日答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于 2018 年 6 月 4 日解除;

二、北京京宁国大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  起 10 日内向北京环三环至正商业管理有限公司、 北京创致投资有限公司支付违约金 11 349 601. 75 元;

三、驳回北京环三环至正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创致投资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问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 2 808 548元, 由北京环 三环 至正商 业管理有 限公司、北京 创致投 资有限公司负 担561 709. 6元( 已交约),由 北京京宁国大科技发展有限 责任公 司负 担2 246 838. 4元(于 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 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同时按照不服 本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数额,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中华 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上诉案件 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赵红英王肃魏欣

二 0

官助    郭丽娜

记    刘向楠

weixiao135
微风老舅 09月04日

呀,这案子还挺有意思

第三次的高院法官认为股权转让协议一直有效,五方协议延续了他的生命,五方协议视为股权转让的补充协议。国大没有履行五方协议,所以违约。但这里头有个矛盾,按这种说法,国大违约的时间应当五方协议里的日期,但违约金的计算却是按照未支付款项的金额计算,而协议没有规定支付全部款项的时间,仅有的全部付款时间已失效。

对于环三环在五方协议之前,不具备转让股份的情况,却没有违约金的约定?

如果两个协议分开看,那么就没道理用五方协议的违约,按照股权转让协议来索赔。

律师是咋个说法,他们觉得判决的漏洞在哪?

weixiao135
微风老舅 09月05日

我考虑这里可以这样抗辩,国大没有履行五方协议,但五方协议的目的是为了解封股权为股权交易做准备。八个月后由于国安房产收到八千万的缘故,股权解封了,那么五方协议的目的就达到了。

假设在解封之前诉国大违约可以成立吗?不能,因为违约金的计算是以国大没有缴付的股票对价计算的,但此时股票查封,不具备股权转移条件,也就无需缴付全部的股权对价。

假设五方协议八个月后,是国大科技,而非国大投资,付款八千万给国安房产,致使股权解封,使股权交易可以进行,这时诉国大科技违约可以成立吗?我看不能,国大科技支付八千万,却使自己处于面临违约处罚,甚至解除合同的不利境地,这样就不合常理。如果法律支持违约金,实质就是阻碍交易而非保护交易。

上面两个假设,就说明必须要证明国大科技违约,就要证明国大投资八千万的给付,与国大科技无联系。这个举证责任在于要求违约金的环三环。理由同上,八千万付款导致股权解封。如果确实是国大通过间接付款,使股权交易可以进行,却使自己处于面临违约处罚,解除合同的不利境地。这样法律就阻碍交易而非保护交易。

除非在股权解封,股权转让条件具备之后,环三环对国大进行过支付股权对价的催告,不然的话,就不能视为国大对股权转让协议的根本违约,不能要求违约金,也不能要求解除合同。

对于国大未履行五方协议,其他四方可对国大依填平原则违约索赔,但不应危及最初的股权转让合同,亦不应至使股权转让合同面临解除。

weixiao135
微风老舅 09月05日

上面说的环三环是指环三环和创致两家,作为原告一方。国大是指国大科技发展,被告一方。

国大科技应该申请付八千万的那个国大投资做证人或者第三人嘛,无独三不行,当有独三也行啊,让国大投资一起做原告,诉国大科技返还八千万,因为这八千万是国大科技让投资的嘛。

国大投资和国大科技之间,谁持谁的股?

weixiao135
微风老舅 09月05日

请看我的回帖,再说说你们律师是什么意见。

【 在 daguo2948068 的大作中提到: 】

: 案号:(2017)京民终551号

https://wenshu.court.gov.cn/website/wenshu/181107ANFZ0BXSK4/index.html?docId=f02749c759aa40e4b6e7aacb0112f8be

: (2016)京01民初282号

: ...................

daguo2948068
DG 09月07日

支付8000万元40%股权转让款是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委托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实际控制人康联医药公司)代付给中信国安的,京宁科技和京宁投资双方是债务关系,北京海淀区法院已经有判决(2017)京0108民初26058号。

【 在 weixiao135 的大作中提到: 】

: 请看我的回帖,再说说你们律师是什么意见。

weixiao135
微风老舅 09月07日

这是你们律师的意见吗?

【 在 daguo2948068 的大作中提到: 】

: 支付8000万元40%股权转让款是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委托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实际控制人康联医药公司)代付给中信国安的,京宁科技和京宁投资双方是债务关系,北京海淀区法院已经有判决(2017)京0108民初26058号。

daguo2948068
DG 09月07日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 2017 ) 京 01 08 民初 26058 号

原告:北京京宁国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双桥东 路甲八号楼 608 室。

法定代表人:寇国兵,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向海帆,男,北京京宁国大投资管理有限  公司总裁 助理, 住北京市海淀区世纪城 远大园四 区 9 号楼 605 号。

委托诉讼代理人 : 党春雨 , 北京市科华律 师事务所律 师。

被告:中信国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门头沟区门头沟路 42 号。

法定代表人:万众,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宋红京,男,中信国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 司副总经理 , 住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 三才 堂甲 42 号 2 号楼 4 单元

201 号。

委托诉讼代理人 : 侯国晖, 北京市烤衡律 师事务所律 师。 第三人:北京顺通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北京市

海淀区板 井路 69 号世纪金 源商务中心 10 层 1 001- 1 003 室。法定代表人 : 郝朝兰 , 董事长 。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玉平,北京荣典律师事务所律师。委托诉讼代理人 : 满峰 , 北京市长安律师事务所律 师。

第三人:北京京宁国大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双桥东路甲    8 号楼。

法定代表人: 王恒玉 , 董事长 。

委托诉讼代理人 : 于园园, 北京市中伦律 师事务所律 师。

第三人:北京创致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门头沟区石龙工业区龙园路 7 号 A21 4 号。

法定代表人:戴志强,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 : 陈世宇, 北京市大递政通律 师事务所律 师。委托诉讼代理人 : 潘茂华, 北京市仁人德赛律师事务所律 师。原告北京京宁国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宁投资公

司)与被告中信国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安公司)、 第三人北京顺通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顺通公司)、 北京京宁国大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京宁科技公司)、 北京创致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致公司)股权转让纠纷一案, 本院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京宁投资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寇国兵、委托诉讼代理人党春雨,被告国安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宋红京、侯国晖,第三人顺通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玉平、满峰,第三人京宁科技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于园园,第三人创致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世宇、潘茂华到庭参加诉讼 。本案现巳审理终结。

原告京宁投资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 1、判令国安公 司持有的顺通公 司 40 %的股权所有权归京宁投资公 司; 2、本案保全费用和诉讼费用均由国安公    司承担 。事实和理由 : 京宁投资公 司与回安公司于 201 3 年 1 2 月 25 日签订《 股权转让协议》, 约定国安公司向京宁投资 公司转让其持有的顺通    公司 40 %股权,转让价格为8500 万元。至 201 4 年 1 月 2 日, 京宁投资 公司巳 足额支付上述股权转让款, 除国安公司确认有    500 万元巳于订约前支付完毕外    , 其他 80 00 万元转让款有国安公 司开具的 发票为证。又根据《股权转让协议》第四条约定,国安公司收到上述股权转让款后,应当向京宁投 资公司出具顺通 公司 40 %股权变更所需的全部工商变更登记材料,并配合京宁投资公司办理相关工商变更登记手续,直

至国安 公司持有的顺通公    司 40 %股权变更至京宁投资公司合法持有。然而,国安公司至今迟迟未履行约定义务,未将其持有的顺通公司 40 %股权变更登记为京宁投    资公司持有 。故依据合同法第

60 条、公司法第 32 条的规定诉至法院。

被告国安公司辩称,不同意京宁投资公司的诉讼请求,理由如下:在司法实践中,股权转让合同必然与公司股权结构变化、公司变更登记等具有一    定的公法性质的商事行为联系在一起    。在当事人对股权转让合同发生争议时,如何探求纠纷当事人在订约时的真实意思表示,从中判断出哪一份股权转让合同是其真实意思表示,就显得尤为重要。不应单纯地拘泥于股权转让合同及其文 字表述,而忽视其实质的商事行为内容,应综合考虑当事人的订约 安排、履行行为以及公法因素所带来的诸多影响等,甄别出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 要理清本案国安 公司所持有的顺通 公司 40 % 股权转让行为, 就不得不综合考虑京宁科技公 司、北京环 三环 至正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顺通公 司以及国安公司就顺通公司的经营目标、京宁国大大厦的建设、资金的筹集使用等与此相关的一系列合同以及各种特殊权利的制度安排。股权转让之争议离不开上述一系列合同以及各种特殊权利的制度安排,没有查明上述一系列合同以及各种特殊权利的制度安排的情况下,将无法探求纠纷当事人在订约时的真实意思表示, 而上 述一系列合同以及各种特殊权利的制度安排中 , 几乎见不到京宁投资公司的身影,即本案的《股权转让协议》不是一个独立的合同,是与上述一系列合同以及各种特殊权利的制度安排密不可分的。上述一系列合同以及各种特殊权利的制度安排均由京宁科技公司主导,并与相关主体产生实质交易,包括顺通公司的股权转让安排。基于上述原因,国安公司作如下申请和答辩: 一、申请继续中止本案审理    。( 201 8 ) 京民初 71 号案件( 以下简

称 71 号案件 )正处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以下简称北京高院 ) 一审审理中 , 目前尚未审结, 且 71 号案件涉及的京宁科技公    司与环三环公司、创 致公司签署的    2 011 年 9 月 1 0 日的《 股权转让协

议》涵盖顺通公司 1 00%股权的转让,即 71 号案件 涉及的股权涵盖本案 40 %股权。二、2011 年 9 月 1 0 日, 京宁科技公 司与环 三环公司、创致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该《股权转让协议》的效力 巳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一中院) ( 201 6 ) 京 01

民初 282 号( 以下简称 282 号)民事判决确认为有效。《股权转 让协议》第二条,最终将目标公司(即顺通公司)的全部股权转让至京宁科技公司名下。表明:环三环公司作为顺通公司的另一股

东, 巳经同意将顺通公    司的 40 %股权转让给京宁科技公司,并放弃

优先购买权。 2012 年 12 月 28 日, 京宁科技公 司与环三环 公司、

创致公司、顺通公司、国安公司就各自持有的顺通公司的股权转让事宜签订《协议书》(以下简称五方协议),该协议的效力巳被

28. 2 号民事判决确认为有效。该协议第二条第    2 款约定,在创致公

司或其指定的主体向国安公司支付了上述股权执行案件的执行款后, 环三环公 司、创致公司同意国安 公司将其持有的目 标公司 40 % 股权直接变更给京宁科技公司或其指定的主体。可见,本案国安公司所持有的顺通公    司的    40 %股权只能变更给京宁科技公    司或其指定的主体。三、京宁 投资公司虽然提交 了 8000 万元股权转让款发票, 但是根据 28 2 号案件的证据 , 实际上该 8000 万元股权转让款系京宁科技公司所支付,并非京宁投资公司支付。京宁投资公司并未履行《股权转让协议》支付股权对价的义务,说明巳履行的实际内容与诉争的 201 3 年 12 月 25 日《 股权转让协议》不符, 京宁投资公司不具备取得案涉股权所有权和股权变更请求权的合同基础 。综上 , 恳请依法驳回京宁投资公 司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顺通公司述称,第一,所有权属于物权,根据物权法

定原则,现在并未规定该 40 %股权的所有权问题, 京宁投资公 司不能创设物权,应当驳回京宁投资公司的诉请。第二,京宁投资公  司请求确认    40 %股权的股东身份的主要事实理由为 201 3 年 12 月

25 日京宁投资公 司和国安公司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顺通公司认为无论是 2005 年 6 月 22 日的 民事调解 书还是后续 2012 年的五方协议 , 国安公司均 认为顺通公司 40 %股权的真正股东是创致公司, 顺通公司认为国 安公司于 201 3 年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属 于恶意并且属 于对 40%股权的无权处分。根据民法相关规定 ,京宁投资公司诉状所 依据的 201 3 年股权转让协议属于恶意串通损害第三 人利益,损害创致公司和目标公司顺通公司的利益,属于无效合同。

40%股权的对价款依然在一中院的 强制执行过程中 。因此, 京宁投资公司的起诉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当依法驳回其诉请。

第三人京宁科技公司述称,申请中止审理本案。最初国安公  司将其持有的股权转让给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环三环公司和  创致公司将 100%股权转让给了京宁 科技公司。环 三环公 司和创 致公司第二轮要求解除    合同, 就是北京高院71 号案件 , 该案正在审理过程中,并未审结。本案的协议是基于京宁科技公司和环三环  公司的股转交易,京宁科技公司曾经指定京宁投资公司作为该股  转交易 40%股权的登记方, 本案的协议属于为了办理 40 %股权的工商登记手续性文件。本案实际上是关于京宁科技公司和环三环公  司、创致公司的股权转让后续    是否要继续履行的问题 , 71 号案件尚未审结的情况下,本案不能进入实体审理。此前本案也是基于  该理由中止审理了本案。当初京宁科技公司会指定京宁投资公司  签订该手续文件,是因为京宁科技公司在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  买了股权,又与北京康联医药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康联公司) 有合作, 所以指定了京宁 投资公司作为该    40 %股权的登记方。但是当时另有协议约定京宁投资公司是由京宁科技公司和康联公司共

管的。现康联公司实际控制了京宁投资公司,违反了共管的约定, 故其提起了本案诉讼,但该诉讼并不是京宁科技公司的意思表示。 京宁科技公司针对康联公司违反共管的约定,也在朝阳法院提起了诉讼,双方就京宁投资公司的控制权之争案件仍在审理中,故由此本案应当继续中止审理。针对京宁投资公司的诉请,如果京宁投资公司认为其与国安公司之间是一个股权转让协议,其基于该协议能够主张的也是基于协议要求继续履行的诉讼,而无权要求确认该 40 %的股权是属 于京宁投资公 司的 。本案自始审理的也是40 %股权过户的手续性文件问题, 京宁投资公 司第一项诉请没有任何依据。京宁投资公司实质的诉讼请求是一个股东资格确认纠纷, 如果是股东资格确认之诉,按照公司法司法解释的规定,实际上应当以目标公司为被告,与诉争股权有争议的是第三人,京宁投资公司列的主体存在问题。股权转让纠纷与京宁投资公司第一项诉请存在矛盾。京宁投资公司自始至终没有参与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与京宁科技 公司之间的股转交易    。京宁科技公司是 40 %股权的合法权利人,最初的交易文件就是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与京宁科技公司签署的,并且该股权转让交易的合法性也在北京高院

的 ( 2 017 ) 京民终 551 号( 以下简称 551 号)案件中得到了认定。虽然京宁科技公    司曾经指 定京宁投资公司作为 40 %股权的登记方, 但是现京宁科技公 司巳经 取消了该指定,故本案涉及的 40%股权的所有权人是京宁科技公司。根据京宁科技公司提交的证据四方协 议显示支付的8000 万元的实际支付方是京宁科技公 司, 该协议对于付款关系予以 了说明。由此也能说明交易是发生在京宁科技公司和环 三环公司、创致公司之间 。

第三人创致公司述称,同意顺通公司的意见,不同意京宁投资公司的诉讼请求。    第一, 国安公司作为 ( 2 005 ) 一中民初 字第

574 号( 以下简称 574 号)调解书的主体和 201 2 年 1 2 月 28 日五

方协议的主体,其明知自己没有股权还签订案涉的股权转让协议属于无权处分。第二,案涉股权转让协议京宁投资公司一方的签约代表是王恒玉,其同时也是京宁科技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因此可以说京宁投资公司在明知国安公司没有股权的情况下还签署了案涉的协议,京宁投资公司与国安公司之间属于恶意串通,损害了第三方的利益。所涉协议属于无效合同。第三,本案的审理结果并不需要以北京高院71 号案件的审理结果为前提    , 无论该案的审理结果如何,本案均应当驳回京宁投资公司的诉请。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国安公司原名称为大通房地产开发有限    公司, 于 201 2 年 12

月 4 日变更为现名称。

一、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取得股权的情况

顺通公 司原股东为国安公 司(持股比例 80% ) 及北京汇泽房地产开发有限贵任公 司(持股比例 20 % )。

2003 年 1 月 29 日, 环三环公 司向国安公 司购买顺通公 司 40 % 股权, 向北京 汇泽房地产 开发有限责任公 司购买顺通 公司 20 %股权,并办理了工商变更登记 ,现环三环公司名下持有顺通公 司 60 % 股权。

同日 , 创致公司以 4600 万元的价格向国安公 司购买顺通公    司

40 %股权。因创致公司未履 行付款义务 ,国安公司将其诉至 一中院。

2005 年 6 月 22 日,一中院作出 574 号调解 书,调解内容如下:一 、

创致公司于 2006 年 12 月 31 日前向国安公    司支付股权转让款    4000

万元及违约金 1200 万元; 二、自调解协议生效之日至创 致公司向国安公司支付完毕股权转让款及违约 金期间, 创致公 司应以 4000 万元股权转让款为基数 ,按照年利率8 % 向国安 公司支付利息 ; 三、

如创致公司于 2006 年 6 月 1 5 日前将 全部 4000 万元股权转让款、

利息以及上述第一项违约金中的    1 000 万元支付给国安公 司, 则国

安公司同意股权转让款的违约 金总额为 1 000 万元; 四、如创致公司未能桉本协议所确定的期限向国安公司支付上述款项,则环三环公司无条 件按照 2003 年 1 月 29 日其与国安 公司之间签订的《质押合同》的约定承担股权质押担保责任。

因创致公司、环三环公司未如约履行上述调解书,国安公司向一中院申请强制执行。一中院于 2007 年 11 月 9 日作出 ( 2007 ) 一中执字第 999- 1 号民事裁定书 , 其中包括冻结、划拨创 致公司银行存款 5200 万元及利息( 以 4000 万元股权转让款为基数 , 自调解书生效之日起至全部股权转让款及违约金支付完毕止,按年利率 8 % 计算); 查封、扣押、折价或者拍卖、 变卖环 三环公 司所持有的顺通公 司 60 %的股权,其价款国安公司在上述条款范围内优先受偿。

上述顺通公司 40 %股权现仍登记在国安公司名下。

二、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向京宁科技公司出售股权的情况

2011 年 9 月 1 0 日, 环三环公 司( 甲方、转让方 )、创致公司

(乙方、转让方)与京宁科技公司(丙方、受让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以下简称 2011  年三方协议), 约定主要内容是 : 甲、乙双方为顺通 公司的股东 , 享有目标公 司 1 00 %的股权,甲、乙双方就目标公司的全部股权转让给丙方达成合意。甲方持有目标公 司60 % 股权, 乙方持有目标公 司 40 %股权,目标公司现状具体见《遗留问题清单》及《公    司债务清单》 。甲方持有的 60 %股权,现全部质押给国安公司; 乙方持有的 40 %股权,现与国安公司的股权纠纷在一中院达成调解协议并处在强制执行    阶段( 纠纷一)。甲、乙双方与北京现代家园置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现代家园公  司)、北京嘉世宝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世宝公司)的股权纠

纷在一中院审理中(纠纷二);甲、乙双方与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 旗下的北京东方兆瑞达公 司就目标公司股 权转让事宜签订了《 股权转让协议》(事件三)。甲、乙双方保证最终将目标公司的全部股权转让至丙方名下( 丙方获得目标公 司 1 00 %股权的期限不迟于

2012 年 1 月 8 日, 60 %股价款支付后甲乙双方应当立即将对应的

60 % 股权转让给丙方); 甲、乙双方在 2011  年 1 0 月 28  日之前完 成丙方获得目标 公司 40 %的股权(乙方全部股权)的全部事宜并将目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变更为丙方指定人员。甲、乙、丙三方同意目标 公司股权转让价格为    2. 8.5 亿元, 上述金额包括目标公 司100  %股权及甲乙方为实现上述股权转让解除法律诉讼案件及其它与股权转让相关和项目相关所发生的一切费用。本协议签署后 1 0 个工作日内 , 丙方向甲方指定账 户支付 定金1000 万元。甲、乙

双方对丙方支付1 000 万元定金提供甲方所持目标公 司的股 权作为担保,甲、乙、丙三方同意按照股权转让步骤约定将股权转让价款(不包括 1 000 万元定金 )转入三方共同开立的银行共管账 户即视为丙方完整履行付款义务。第六条、股权价款支付及股权交割步骤: 1 、本协议签署后, 甲、乙双方应当配合丙方完成各项文件、资料的审查工作,并配合丙方完成与本协议内容相关的各方调查协调工作。2、定金支付后甲乙双方立即开展股权转让事宜    , 甲、乙、丙三方共同成立联合工作组开展项目后续开工建设等相关事宜。3、丙方按照约 定向甲、丙双方指定的在银行开立的共管账户分期分批支付股权转让价款2. 75 亿元(另行协商达成资金共管协议),支付原则:本协议签署后丙方根据第二条约定的股权相应份 额变更的日期前    5 个工作日内将对应的股权转让对价 汇入上述共管账户, 丙方同意在 2011 年 1 0 月 1 5 日前提前将    5000 万元支付到甲、丙双方的共管账户,甲、乙、丙三方履行目标公司股权变更相关的所有手续并到工商部门办理完毕变更手续。  4、三方全部

履行完毕目标公司及项目的交接手续。    5、甲、乙双方履行完毕约定的项目相关土地等后续工作。

上述《股权转让协议》的附件一为顺通公司《遗留问题清单》,

其中披露 了以下内容: 目前目标公司尚有 40 %股权仍在国安公司名下,乙方承诺本协议签订后在一中院的调解下向国安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及相关费用后将目标公司 40 %股权由国安公司名下转至乙方或乙方指 定的第三方名下 。5、甲、乙两方因与国安公 司存在上述法律纠纷 , 甲方将其持有的目标公 司 60 %股权质押给国安公司,国安公司承诺签订履行付款义务后解除股权质押。

2011 年 9 月 23 日, 京宁科技公 司支付 定金 1000 万元, 环三

环公司出具了收款收据。

2 011 年 1 0 月 24 日, 环三环公 司和创 致公司向京宁科技公 司发出一份《关于同意变更股权转让协议有关付款约定的意见》,其 中载明 :“ 我方与贵 司于 2011 年 9 月 1 0 日签署《 股权转让协议》,

在协议第六条第三款中约定    '丙方同意在2011 年 1 0 月 1 5 日前提前将 5000 万元支付到甲乙双方的共管账 户', 由于办理股权变更手续的条件尚未成熟,我方同意贵司不予履行该项约定且不承担任何违约责任,待具备股权变更条件时以我方书面通知为准”。

201 2 年 1 2 月 28 日, 环三环公 司( 甲方、转让方 )、创致公司

(乙方、转让方)、国安公司(丙方、转让方)、京宁科技公司(丁 方、受让方)与顺通公司(戊方、目标公司)签订一份《协议书》, 约定主要内容是:第二条、目标公司股权转让背景情况:根据工商登记显示 : 目前, 甲方合法持有目标 公司 60 %股权,丙方持有目标公司 40 %股权,现各方确认以下事实: 1、574 号案件现处于执行阶段(以下简称股权执行案件),各方确认国安公司根据所有 相关法律文书对创致公司享有股权对价的债权,创致公司是目标公司 40 %股权的持有人,只待完成股权对价给付后,国安公司即

10

卢约

佯》,

\司勹寸寸专

]存

]安

\一

履行股权变更的工商登记手续,各方同意相关方应以本协议为最终解决方案,股权执行案件的最终支付金额为本协议附件所列金额(以下简称执行款),各方同意就上述股权执行案件按照本协议 达成执行和解并完成对丁方的全部股权转让事宜; 2、环三环公 司、创致公司巳于 2011 年 9 月 1 0 日与京宁科技 公司签署《股权转 让

协议》, 将其持有的目标公 司 1 00 %股权转让给京宁科技公司,在创致公司或其指定的主体向国安公司支付了上述股权执行案件的执行款后,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同意国安公司将其持有的目标公司 40 %股权直接变更给京宁科技公司或其指定的主体,同时国安公司解除环 三环公 司持有的目 标公司 60 %股权的质押,国安公司同意前 述安排。3、甲、乙、丙、戊四方与现代家园公 司、嘉世宝公司的股权纠纷现在北京高院二审审理过程中(以下简称股权诉讼案件),顺通公司股权处于查封状态导致顺通公司股权转让的 工商变更手续目前无法办理 。第三条、执行款的支付 : 1 、如果股权诉讼案件二审在 201 3 年 4 月底前作出判决 , 则丁方同意在收到判决书之日起 30 日, 代乙方向执行法院支付执行款 ; 如果股权诉讼案件二审在 201 3 年 6 月 20 日前仍 然未判决,则丁方同意在 201 3 年 6 月 20 日前 , 代乙方向执行法院支付执行款 , 丁方在付款同时应向执行法院提交需要国安公司出具并盖章的全部文件:顺通公司 40 %股权、股东和法定代表人等变更到丁方或其指定方名下的相关文件,顺通公司变更章程等所需手续的相关文件,国安公司在上述文件上签字并盖章。丙方应当在向丁方变更股权登记时解除顺通公司 60 %股权质押并出具解除质押所需的全部相关文件, 办理变更股权登记到丁方名下的工作之前    , 不解除顺通公 司 60 % 股权质押。2、国安公司完成本条第    1 款义务后, 执行法院将执行款划转至国安公司指定的账户。3、甲、乙双方认可上述金额是原

《股权转让协议》约定的丁方向甲方、乙方支付的股权转让总价

II

款 2. 85 亿元中的一部分 , 京宁科技公 司向甲方、乙方支付的    股权对价金额中应当扣除代创致公司向国安公司支付的上述执行款。第四条、其他约定:在完成本协议第三条各项工作以及完成将顺通公司 60 %股权对价款付至甲、丁双方确认的账户后,甲方、乙方、丙方和戊方应全力配合丁方办理目标公司股权和法定代表人等的工商变更登记,包括为办理本次工商变更登记提交的各项材料和办理中需要的其他补充材料上盖章(如有),解除对目标公司 60 %股权的质押,解除目标公司印鉴、证照等材料的共管并交给京宁科技公司,各方的法定代表人及其他相关人员应当配合向丁方进行股权变更事项中的所有工作,各方对其法定代表人及相关人员的行为承担责任。乙方对目标 公司享有的 各项权利依据本补充协议均转让给丁方享有,协议各方对此均知晓并认可,同时各方均应当在解除目标公    司股权工商 登记查封时将甲方名下 60 %的股权和丙方名下 40 % 的股权直接 变更到丁方名下 。本补充协议的签署并不影响丁方依据《股权转让协议》及相关文件约定享有的所有权益。 第五条、本协议效力 : 本协议自签署之日生效 , 本协议签署前与本协议不一致的, 以本协议约定为准 , 如在本协议约定的最后付款日丁方未能将执行款支付给执行法院,则本协议自动终止, 甲方、乙方同意执行法院依照    574 号调解书内容 , 对案件恢复强制执行。该协议附件创致公司欠款明细中列明,创致公司欠付国安公 司执行款项合计 7790.    98 万元, 其中利息部分仅计

算了 2005 年 6 月 22 日至 2 012 年 1 2 月 31 日止的利息 , 未计算至实际支付时止。

201 3 年 2 月 5 日, 京宁科技公 司支付股权转让款    500 万元,

201 3 年 5 月 31 日, 京宁科技公 司支付股权转让款    43 007 965 元, 环三环公司向京 宁科技公司出具 了收据。

201 3 年 1 2 月 1 3 日,国 安公司开具收据 , 载明收到京 宁投资

12

役权    公司交来顺通公 司股权转让款    3000 万元。201 3 年 12 月 16 日,国

次。    安公司账户收到 康联公司账户汇款 3000 万元。

各顺        201 3 年 12 月 25 日,京宁科技公 司(甲方 )、京宁投资公司(乙乙    方)、国安公司(丙方)签订《协议书》,约定:三方就甲方指定

是人    乙方向丙方收购顺通 公司 40 %股权达成本协议。甲方、丙方、顺通

页材    公司与创致公司签署《协议书》约定,由甲方向丙方支付国安公

\司    司股权执行案件的执行款,在甲方或其指定的主体向丙方支付了

足给    上述执行款后,由丙方将其持有的顺通公 司 40 %股权直接变更给甲

u 丁    方或其指定的主体。甲方、乙方向丙方承诺负贵安排创致公司尽巨关 快签署上述《协议书》。三方一致认可上述股权执行案件执行款为又补 8000 万元, 甲方指定 乙方向丙方支付该执行款 , 并指定乙方受让

t 各    丙方持有的顺通公 司 40 %股权。

顷        同日,国安公司与京宁投资公司签订一份《股权转让协议》(即 顷    案涉两方协议),其上记载:国安公司向京宁投资公司转让其持有

I的    的顺通公 司 40 % 股权, 转让价格为 8500 万元。国安公司确认转 让寸协    价款中 500 万元巳由原受让方支付 , 3000 万元京宁投资公 司巳向

[约    国安公司支付完毕。京宁投资公司于本协议签署之日向国安公司

:自    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 5000 万元。

顷    同日,国安公司账户收到康联公 司账户汇款 2000 万元及 3000

:公    万元。国安公司分别 于 201 3 年 12 月 24 日、25 日开具收据 , 载明

计    收到京宁投资公 司交来顺通 公司股权转 让款 2000 万元及 3000 万

:至    元。

201 3 年 12 月 31 日及 201 4 年 1 月 2 日,国安公司分别为京宁投资公司开具两张 金额为 4000 万元的发票, 载明为顺通公 司股权转让费。

201 3 年 1 2 月 27 日, 环三环公司和创 致公司共同向京宁科技公司发出一份《催请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函》,称京宁科技公司巳付

13

股权转让款 58 007 965 元, 尚欠 226 992 035 元, 要求其于 201 3

年 1 2 月 30 日前支付至共管    账户。201 3 年 1 2 月 31 日, 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共同向京宁科技公司发出一份《解除协议的告知函》, 以京宁科技公 司未按照 2 011 年三方协 议约定支付股权转让款为

由, 通知解除 2011 年三方协议和 201 2 年 12 月 28 日五方协议 。

201 4 年 1 月 2 日, 京宁科技公 司回函称 : 其巳向环三环公司支付股 权转让款 581 5. 7965 万元, 又按环 三环 公司要求分别 于201 3 年 11 月 26 号 1 000 万元、201 3 年 1 2 月 5 号 1 000 万元、201 3

年 1 2 月 16 号 3000 万元分三笔 , 将共计 5000 万元股权转让款支付到户名为京宁投资公司的共管账户。此外,其按《协议书》的约定,已于 201 3 年 1 2 月 1 3 日向国安 公司支付顺通公    司 40 %股权的转让款。不同意解除合同,要求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继续履行协议。

201 4 年 1 月 1 2 日,京宁科技 公司与国安公 司共同向一中院提交了《 关于撤销 574 号调解书强制执行的申请》 , 其上记载根据五方协议,京宁科技公司委托京宁投资公司代创致公司向国安公司支付了款项,故申请撤销该案强制执行并解除对环三环公司持有的顺通公 司 60%股权的查封、冻结。

201 4 年 7 月 1 4 日,京宁科技公 司、京宁投资公 司、康联公司、

国安公司出具一份《京宁科技 公司向国安 公司支付 8000 万元股权转让款的相关说明》,其上载明:根据《协议书》的相关约定,京 宁科技公 司巳于 201 3 年 12 月 1 3 日、 12 月 24 日、 1 2 月 25 日分三次向国安公司支付了《协议书》中约定的股权执行案件的执行款, 即顺通公 司 40 %股权的转让款及相关款项8000 万元。京宁科技公司、京宁投资公司、康联公司之间具有关联关系。京宁科技公司和康联公司是京宁投资公司工商登记的股东,其中,京宁科技公司持有京宁投 资公司 20 %的股份,康联公司持有京宁投 资公司

14

013

80%

....>-产科技公司委托京宁投资公司代为付款,京宁投资

不公因》, 次为

的股份。乐丁

公司又指定其股东康联公司代为付款。国安公司收到实际为康联

公司代京宁科技公司支付的上述款项后,按京宁科技公司的要求, 向京宁投资公司开具了发票。京宁科技公司、京宁投资公司、康联公司对上述款项的委托付款情况予以确认。国安公司对上述款

项的委托付款情况予以认可。

201 6 年, 京宁科技公司以股权转让纠纷为由,将被告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第三 人国安公司、顺通公司诉至一中院,要求确认环 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于 201 3 年 12 月 31 日向京宁科技 公司

发出《解除协议的告知函》,要求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及五方协议的行为无效。该案诉讼中,京宁科技公司称,根据五方协议的约定,在京宁科技公    司向国安公 司支付 8000 万元股权转让款后 ,国安公司应 将其持有的顺通公 司 40 %股权过户至京宁科技公司或京宁科技公司指定的其他公司名下,京宁科技公司当时是京宁投资公司实际控制人,故安排京宁投资公司与国安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现京宁投资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康联公司,京投资公司起诉国安公司股权转让纠纷一案(即本案)系康联公京宁投资公司名义提出,京宁科技公司对京宁投资公司的诉

张不予认可。该案 诉讼中, 国安公司认可京宁科技公    司巳经方协议项下支付 8000 万元执行款的合同义务 , 其在收

2014 年 1 月 1 2 日与京宁科技公    司共同向一中院提交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对此不予认可。环三环公司收到京宁科技公司支付的    1 000 万元定金及    48

转让款不持异议,对京宁科技公司关于向国安公司元及代付的 15 万元律师费冲抵《 股权转让协议》

i让款的主张不予 认可。2017 年 6 月 1 5 日, 一中院作判决,确认环三环公司和创致公司解除合同的行为

15

无效。该 判决认定 , 五方协议有效。五方协议主要针对    574 号案件中关于创 致公司持有的顺通 公司 40 %股权的付款及过户等事宜,其中约定京宁科技公司代创致公司向国安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 8000 万元, 虽然京宁科技公    司未按照约 定的方式先将款项付至执行法院,而是直接将款项付至国安公司,但国安公司作为五方协议项下的权利人一方对京宁科技公司变更付款方式予以认可, 即认可京宁科技公司完成了五方协议项下的付款义务,从而免除了创致公司对国安公司的付款义务。

后环 三环公 司及创 致公司上诉 , 201 7 年 12 月 29 日, 北京高

院作出 551  号民事判决 , 维持原判。该判决认定一审法院对五方协议效力认定正确。"一审判决认为国安公 司作为五方协 议项下的权利人一方对京宁科技公司变更付款方式予以认可,即认可京宁   科技公司完成了五方协议项下的付款义务,从而免除了创致公司   对国安公司的付款义务。对此本院认为,根据京宁科技公司提交   的证据, 康联公司于 201 3 年 1 2 月先后向国安公 司付款共计    8000 万元,显然与五方协议中应由京宁科技公司向一中院交付执行款   的约定不符。虽然京宁科技公司称其委托京宁投资公司代为付款, 京宁投资公司又指定康联公司付款,但受委托方京宁投资公司及   实际付款人康联公司均未到庭,再结合京宁投资公司巳另案起诉   主张案涉 40 %股权权益的事实,京宁科技公 司是否巳经 履行五方协议项下的付款义务尚不能确定 。”

2 018 年 3 月 27 日, 京宁科技公 司向环 三环公 司、创致公司发

函, 称其巳累计支付股权转让对价    15 439. 5765 万元, 要求环 三环公司、创 致公司继续履行股权转让协议    。

2018 年 5 月, 环三环公司、创 致公司以股权转让纠 纷为由将被告京宁科技公司、第三人国安公司、顺通公司诉至北京高院, 即 71 号案件 , 要求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并就解除的后果一并处

16

号案    理。该案尚在审理过程中。

等事        审理中, 国安公司主张 , 根据工商登记情况, 案涉 40 %股权仍传让    属于其所有。京宁投资公司对此予以认可。顺通公司、创致公司、

付至    京宁科技公司对此均不予认可。

五方    国安公司主张 ,基于五方协议约定,由京宁科技公司指定 40 %

可,    股权受让主体,故其与京宁投资公司签订案涉两方协议;签订案免除        涉两方协议是按照京宁科技公司指令履行五方协议中的一步;认可京宁科技公 司代创 致公司履行了 574 号调解书的义务。

京宁投资公司主张签订案涉两方协议系为了履行包含五方协

斗厅、一 古回

五方    议、框架协议在内的一系列协议, 向国安 公司支付的 8000 万元亦下的    是基于履行五方协议等一系列协议支付。

京宁    三、其他情况

公司    京宁投资公 司原股东为王恒玉( 出资额 45 万元 )与周东芹( 出

是交    资额 5 万元), 法定代表人为王恒玉。该    公司股东于    201 2 年 6 月

woo    28  日变 更为京宁科技公司( 出资额 50 万元), 于 201 3 年 1 0 月 1 2

;丁一 J古f:hA.

日变更为京宁科技公    司( 出资额 1 0 万元)与康联公司( 出资额 40

款,    万元 ),于 2016  年 3 月 3 日变更为京宁科技    公司(出资额 1 0 万元 )司及    与北京 珛邦友成经贸有限公司( 出资额 40 万元)。

起诉 l    201 3 年 1 0 月 9 日,康联公司(甲方 )与京宁科技公司(乙方)、

方协    王恒玉(丙方)签订《合作框架协议》,约定:乙方拟受让顺通公

司 1 00 %股权, 继续开发顺通公 司名下的京宁国大大    厦。甲方拟通

司发    过受让京宁投资公司(以下简称平台公司),并通过平台公司持有不三    顺通公 司 1 00%股权, 在约定的条件成就时 , 由乙方和丙方回购平台公司 80%股权。第二条、双方合作方式为 : 以京宁投资公 司作为

打将  1              本次合作的平台公司,通过平台公司进行资金的调度、划拨和监完,  1  管。乙、丙方作为平台 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 应负责首先将平台 公片处 j 司 80%的股权无偿转移 至甲方名下,使甲方持有平台公 司 80%股权,

17

丙方持有平台公 司 20 %股权。甲方负责筹措 7 亿元资金,分批划至平台公司在监管银行开立的银行账户,用于在监管银行开立保函及对外支付。未经甲方书面同意,不得动用该资金。由平台公司和顺通公司的原股东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并向原股东提供监管银行开具的履约保函, 在平台公司取得顺通公司 1 00 %股权后, 由监管银行直接划款给顺通公司的原股东。乙、丙方负责协调顺通公司的原股 东, 将顺通公司 1 00%的股权过户至平台公 司名下 。为达此目的,乙、丙方应和相关法院协调,解除第三人对顺通公司股权及资产的查封。在甲方将上述资金划入平台公司账户之日起 2 年期满, 乙、丙方应连带承担向甲方回购甲方所持有的    80%平台公司的股权,收购价    格以附件《远期收购协议》的约定为准 。乙、丙方有权在满一年后行使上述回    购的权利 。第三条、前期交易流程及顺序。3. 在前述事项完成之日起且至少 1. 7 亿元到达平台公司账户之后,京宁科技公司、京宁投资公司应和顺通公司的现股东国安公司及环三环公司签署补充协议。补充协议要点包括但不限于:国安公司和环三环公司同意其持有的全部顺通公司的股权转让予平台公司。国安公司同意接受平台公司在监管银行开具的、 总额不超过 8500 万元的银行保函。环 三环公 司同意接受平台 公司在监管银行开具的 , 总额不 超过1. 5 亿元的银行保函。

201 3 年11 月 1 日,康联公司与京宁科技公 司签订《共管协议》, 约定: 自康联公司通过无偿 转让的方式获得京宁投资公 司 8 0%股权之日起为共同经营期。 共同经营期内双方共同对京宁投资 公司及顺通公 司进行管理并签署有关法律文 件。该协议对京宁投资公 司管理机构设 置、印鉴证照管理、财 务管理、项目工程管 理、文件管理等内容进行 了约 定。

201 5 年 9 月 23 日,京宁科技公 司向康联公 司发出履约催促函    ,

其中提及康联公司未按《合作框架协议》履行支付 7  亿元资金的

18

;划至    义务,且违反《共管协议》私自取出双方共管的京宁投资公司公保函    章印鉴,对外用印发函。

公司    因收到京宁投资公 司与康联公司致函 ,201 5 年 9 月 23 日国安

监管    公司向京宁科技公司发出《关于京宁投资公司、康联公司向我公

,由    司反映有关问题的质询函》,询问京宁投资公司要求收回监管账户顺通    中的 5000 万元执行款的情况。

。为    I    201 s 年 12 月 8 日, 京宁科技 公司向国安 公司回函 , 称康联公

公司 ! 司违反其与京宁科技公    司《 共管协议》 约定, 私自取得京宁投资起 2    公司公章,擅自对外用印发函,其所发函无效。京宁科技公司取

台公    消京宁投资公司接收股权的指定。

乙、    I    2019 年 1 0 月 21 日, 京宁科技公 司以与 公司有关的纠 纷为由

易流    将康联公司起诉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要求康联公司返还京台公    宁投资公司公章证照、合同等。

现股    以上事实, 有原告京宁投资公 司提交的    574 号民事调解书、

但不        2011 年三方协议、五方协议、《合作框架协议》及补充协议、《协股权        议书》、《股权转让协议》、发票、股东会决议、关《于撤销    574    号L的、\ 民事调解书强制执行的申请》、    282 号民事判决、 551 号民事判决、公司    I    函及公证件,被告国安公司提交的《股权转让协议书》、名称变更通知,第三人京宁科技公司提交的意见、函及邮寄凭证、《京宁科

议》, 11      技公司向国安 公司支付 8000  万元股权转让款的相关说明》、付款

::I勹言言言勹! !, i i!

国安公司签订的《股权转

文件    让协议》主张顺通公司 40%股权归其所有, 但就双方之间真实法律关系,不能仅以协议形式及内容作为判断,还应考虑缔约的背景、

鱼, II

当事 人就股权交易的意思表示等相关内 容考虑。结合本案证据,

金的    本院认为该协议双方不具有真实交易的意思表示,理由如下:

19

首先, 案涉 40 %股权转让时巳不属于国安公司,国安公司与京宁投资公司双方对此是明知的。虽案涉股权登记在国安公司名下, 但公司股东的工商登记属于宣示性的登记,而不是设权性登记。在股权转让合同的当事人之间、股东之间、股东关于公司之间因为股权归属问题发生纠纷时,不能仅以工商登记主张股权的归属。 本案中, 2003 年, 国安公司已将持有的顺通    公司 40 %股权转让给创致公司,双方股权转让纠纷的处理结果巳经过生效法律文书确认, 根据 574 号调解书 , 创致公司支付国安公 司股权转让款及违约金, 因此案涉 40 %股权不再属于国安公司所有 。同时, 五方协议记载,各方确认国安公司根据相关法律文书对创致公司享有股权对价的债权,创致公司是顺通公 司 40 %股权的持有人。国安公司亦在五方协议上签字,表明其对该记载内容的认可。该五方协议巳经生效 判决确认有效 ,故案涉 40 %股权虽登记在国安公司名下 ,但国安公司并非该股权的所有人    , 其无权出售顺通公 司 40 %股权。

. 其次,关于双方签订案涉协议的原因。五方协议的主旨是就京宁科技公司购买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持有的顺通公司股权一事,安排各方权利义务。五方协议约定,环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同意国安公司将登记在其名下的案涉股权直接变更给京宁科技公司或其指定的主体,国安公司同意前述安排。结合京宁科技公司、 京宁投资公司、国安公司三方《协议书》记载,京宁科技公司指定京宁投资公司支付执行款    8000 万元, 并指定京宁投资公 司受让案涉 40 %股权。同日, 国安公司与京宁投资 公司即签订 了案涉《 股权转让协议》。由此可以认定,国安公司与京宁投资公司签订案涉

《股权转让协议》的目的系为 了履行五方协议 , 案涉股权的真正交易主体为环 三环公司、创致公司和京 宁科技 公司, 案涉协议是为办理 股权过户形成的过程性文件。

最后, 根据京宁投资公司、京宁科技 公司、国安公司签订的

20

]与京

名下,

$记。闰 因 归属。

f让给

书确汲违协议股权司亦议巳

-;'但

又。是就权一公司技公心司、司指受让

《股案涉真正议是

订的

《协议书》,以及京宁投资公司、京宁科技公司、国安公司、康联公司就 8000 万元共同出具的说明, 国安公司与京宁投资 公司均认可 8000 万元系代为支付的 574 号案件执行款 , 故该款并非京宁投资公司与国安公 司之间的 股权转让款。京宁投资公 司并 未支付案涉协议中记载的股权转让款 。

综上,国安公司与京宁投资公司之间并不具有真实的股权转让关系。国安公司在该次股权转让中    , 是接受案涉股权真正持有人指定, 向股权受让方履行股权过户登记协助义务的主体        。京宁投资公司亦不是案涉股权真实的交易主体,是股权受让方指定接收案涉股权更名后股东身份的主体,亦无权主张股权转让合同的权利义务。因股权转让任一方违约产    生纠纷时, 应由真实股权交易双方向合同相对方主张合同权利义务        。国安公司和京宁投 资公司是作为代为 履行过户义务和代为接受履行的双方。同理 , 京宁投资公司仅系京宁科技公司与康联公司的框架协议、共管协议设定的平台公司,并非框架协议、共管协议的一方主体,框架协议、共管协议履行产生的纠纷,应由其协议双方京宁科技公司、康联公司主张权利,且上述协议与本案亦不属于同一法律关系,其不能依据上述协议在本案中向国安    公司主张合同权利    。故京宁投资公司依据其与国安公司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主张顺通    公司 40% 股权归其所有 , 缺乏事实及法律依 据, 本院不予支持。

当事 人提举的其他证据材料或发表的其他    意见不影响本院依据查明的事实依法进行裁判, 本院不予一一评述。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

四条、第六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北京京宁国大投资管理有限公 司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 466 800 元、保全费 5000 元, 原告北京京宁国大

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巳预交 , 由其自行负担。

21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人民陪审员人民陪审员

唐盈盈陈萍芳胡宝兰

九日

此件与原件核对无异

书记员    黄妍妍

weixiao135
微风老舅 09月07日

第一,如果说八千万是股权对价,那就得有合同支撑,不然没道理说这八千万是买股权的啊

这里我同意高院的说法,

第二,国大得证明委托关系,单单是债务关系是不够的。

【 在 daguo2948068 的大作中提到: 】

: 支付8000万元40%股权转让款是京宁国大科技公司委托京宁国大投资公司(实际控制人康联医药公司)代付给中信国安的,京宁科技和京宁投资双方是债务关系,北京海淀区法院已经有判决(2017)京0108民初26058号。

weixiao135
微风老舅 09月07日

这判决书里说得明白,顺通不拥有股权,给他八千万买不到股权,顺通拥有的是债权,不是物权。

物权可以增值,债权顶多能生利息。

你能不能告诉我,这百分之四十的股权本来因为顺通和创致的纠纷,被法院查封的,是什么时候解封的?

【 在 daguo2948068 的大作中提到: 】

: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 民事判决书

: ( 2017 ) 京 01 08 民初 26058 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