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认定对方不在乎你了,你还会争取吗?

diefei
蝶雨菲菲 10月24日 字数 1011

我发现我只有痛苦的时候才会想着来版上逛。 刚看一本书,一开篇就泪水止不住流。 语言是窗户(否则,它们是墙) 听了你的话,我仿佛受了审判, 无比委屈,又无从分辩, 在离开前,我想问, 那真的是你的意思吗? 在自我辩护前, 在带着痛苦或恐惧质问前, 在我用言语筑起心灵之墙前, 告诉我,我听明白了吗? 语言是窗户,或者是墙, 它们审判我们,或者让我们自由。 在我说与听的时候, 请让爱的光芒照耀我。 我心里有话要说, 那些话对我如此重要, 如果言语无法传达我的心声, 请你帮我获得自由好吗? 如果你以为我想羞辱你, 如果你认定我不在乎你, 请透过我的言语, 倾听我们共有的情感。 ——鲁思·贝本梅尔(Ruth Bebermeyer) 也许,你和你的爱人之间永远都筑着一堵墙,你们隔着那堵墙永远都触碰不到彼此。 特别感谢之前热心的版友给过我的鼓励和开导。我以为自己开始变强大了,其实还不够,我也给自己筑起了墙,不断推翻又重新筑起,太艰难了,也许你越想得到什么它就会越远离你。 回到我的问题上,我不会,撞破南墙也不会回头,因为那个就是我没办法失去的安全感。 虽然我是个特别爱家的家庭型的人,但是我经营不好自己的。对不起孩子。 如果不理解请别骂,我也只是无处倾诉。

FamilyLife 家庭生活
5 个回复
babyxiaoxin
10月24日

人与人之间就是个缘分,缘分尽了,争取也没用,他都没感觉了,该翻篇就翻篇吧,曾经拥有也是幸福的

我发现我只有痛苦的时候才会想着来版上逛。 刚看一本书,一开篇就泪水止不住流。 语言是窗户(否则,它们是墙) 听了你的话,我仿佛受了审判, 无比委屈,又无从分辩, 在离开前,我想问, 那真的是你的意思吗? 在自我辩护前, 在带着痛苦或恐惧质问前, 在我用言语筑起心灵之墙前, 告诉我,我听明白了吗? 语言是窗户,或者是墙, 它们审判我们,或者让我们自由。 在我说与听的时候, 请让爱的光芒照耀我。 我心里有话要说, 那些话对我如此重要, 如果言语无法传达我的心声, 请你帮我获得自由好吗? 如果你以为我想羞辱你, 如果你认定我不在乎你, 请透过我的言语, 倾听我们共有的情感。 ——鲁思·贝本梅尔(Ruth Bebermeyer) 也许,你和你的爱人之间永远都筑着一堵墙,你们隔着那堵墙永远都触碰不到彼此。 特别感谢之前热心的版友给过我的鼓励和开导。我以为自己开始变强大了,其实还不够,我也给自己筑起了墙,不断推翻又重新筑起,太艰难了,也许你越想得到什么它就会越远离你。 回到我的问题上,我不会,撞破南墙也不会回头,因为那个就是我没办法失去的安全感。 虽然我是个特别爱家的家庭型的人,但是我经营不好自己的。对不起孩子。 如果不理解请别骂,我也只是无处倾诉。

【 在 diefei 的大作中提到: 】

ape
Nickname is going 10月24日

会。直到对方深恶痛绝恨不得嫩死本人的时候再罢休

我发现我只有痛苦的时候才会想着来版上逛。 刚看一本书,一开篇就泪水止不住流。 语言是窗户(否则,它们是墙) 听了你的话,我仿佛受了审判, 无比委屈,又无从分辩, 在离开前,我想问, 那真的是你的意思吗? 在自我辩护前, 在带着痛苦或恐惧质问前, 在我用言语筑起心灵之墙前, 告诉我,我听明白了吗? 语言是窗户,或者是墙, 它们审判我们,或者让我们自由。 在我说与听的时候, 请让爱的光芒照耀我。 我心里有话要说, 那些话对我如此重要, 如果言语无法传达我的心声, 请你帮我获得自由好吗? 如果你以为我想羞辱你, 如果你认定我不在乎你, 请透过我的言语, 倾听我们共有的情感。 ——鲁思·贝本梅尔(Ruth Bebermeyer) 也许,你和你的爱人之间永远都筑着一堵墙,你们隔着那堵墙永远都触碰不到彼此。 特别感谢之前热心的版友给过我的鼓励和开导。我以为自己开始变强大了,其实还不够,我也给自己筑起了墙,不断推翻又重新筑起,太艰难了,也许你越想得到什么它就会越远离你。 回到我的问题上,我不会,撞破南墙也不会回头,因为那个就是我没办法失去的安全感。 虽然我是个特别爱家的家庭型的人,但是我经营不好自己的。对不起孩子。 如果不理解请别骂,我也只是无处倾诉。

【 在 diefei 的大作中提到: 】

cynthia0319
纠纠 10月24日

不会

扭头就走

来自 LYA-AL00

【 在 diefei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发现我只有痛苦的时候才会想着来版上逛。 刚看一本书,一开篇就泪水止不住流。 语言是窗户(否则,它们是墙) 听了你的话,我仿佛受了审判, 无比委屈,又无从分辩, 在离开前,我想问, 那真的是你的意思吗? 在自我辩护前, 在带着痛苦或恐惧质问前, 在我用言语筑起心灵之墙前, 告诉我,我听明白了吗? 语言是窗户,或者是墙, 它们审判我们,或者让我们自由。 在我说与听的时候, 请让爱的光芒照耀我。 我心里有话要说, 那些话对我如此重要, 如果言语无法传达我的心声, 请你帮我获得自由好吗? 如果你以为我想羞辱你, 如果你认定我不在乎你, 请透过我的言语, 倾听我们共有的情感。 ——鲁思·贝本梅尔(Ruth Bebermeyer) 也许,你和你的爱人之间永远都筑着一堵墙,你们隔着那堵墙永远都触碰不到彼此。 特别感谢之前热心的版友给过我的鼓励和开导。我以为自己开始变强大了,其实还不够,我也给自己筑起了墙,不断推翻又重新筑起,太艰难了,也许你越想得到什么它就会越远离你。 回到我的问题上,我不会,撞破南墙也不会回头,因为那个就是我没办法失去的安全感。 虽然我是个特别爱家的家庭型的人,但是我经营不好自己的。对不起孩子。 如果不理解请别骂,我也只是无处倾诉。

banxia
初夏 10月24日

我是女人,能让我离开一个男人的原因只有一条,那就是我彻头彻尾的不再爱他了,不然,我也许会换个方式爱他,但我不会走。

【 在 diefei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发现我只有痛苦的时候才会想着来版上逛。 刚看一本书,一开篇就泪水止不住流。 语言是窗户(否则,它们是墙) 听了你的话,我仿佛受了审判, 无比委屈,又无从分辩, 在离开前,我想问, 那真的是你的意思吗? 在自我辩护前, 在带着痛苦或恐惧质问前, 在我用言语筑起心灵之墙前, 告诉我,我听明白了吗? 语言是窗户,或者是墙, 它们审判我们,或者让我们自由。 在我说与听的时候, 请让爱的光芒照耀我。 我心里有话要说, 那些话对我如此重要, 如果言语无法传达我的心声, 请你帮我获得自由好吗? 如果你以为我想羞辱你, 如果你认定我不在乎你, 请透过我的言语, 倾听我们共有的情感。 ——鲁思·贝本梅尔(Ruth Bebermeyer) 也许,你和你的爱人之间永远都筑着一堵墙,你们隔着那堵墙永远都触碰不到彼此。 特别感谢之前热心的版友给过我的鼓励和开导。我以为自己开始变强大了,其实还不够,我也给自己筑起了墙,不断推翻又重新筑起,太艰难了,也许你越想得到什么它就会越远离你。 回到我的问题上,我不会,撞破南墙也不会回头,因为那个就是我没办法失去的安全感。 虽然我是个特别爱家的家庭型的人,但是我经营不好自己的。对不起孩子。 如果不理解请别骂,我也只是无处倾诉。

yilanwww
yilan 10月24日

不会

我只会喜欢喜欢我的人

【 在 diefei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发现我只有痛苦的时候才会想着来版上逛。 刚看一本书,一开篇就泪水止不住流。 语言是窗户(否则,它们是墙) 听了你的话,我仿佛受了审判, 无比委屈,又无从分辩, 在离开前,我想问, 那真的是你的意思吗? 在自我辩护前, 在带着痛苦或恐惧质问前, 在我用言语筑起心灵之墙前, 告诉我,我听明白了吗? 语言是窗户,或者是墙, 它们审判我们,或者让我们自由。 在我说与听的时候, 请让爱的光芒照耀我。 我心里有话要说, 那些话对我如此重要, 如果言语无法传达我的心声, 请你帮我获得自由好吗? 如果你以为我想羞辱你, 如果你认定我不在乎你, 请透过我的言语, 倾听我们共有的情感。 ——鲁思·贝本梅尔(Ruth Bebermeyer) 也许,你和你的爱人之间永远都筑着一堵墙,你们隔着那堵墙永远都触碰不到彼此。 特别感谢之前热心的版友给过我的鼓励和开导。我以为自己开始变强大了,其实还不够,我也给自己筑起了墙,不断推翻又重新筑起,太艰难了,也许你越想得到什么它就会越远离你。 回到我的问题上,我不会,撞破南墙也不会回头,因为那个就是我没办法失去的安全感。 虽然我是个特别爱家的家庭型的人,但是我经营不好自己的。对不起孩子。 如果不理解请别骂,我也只是无处倾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