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真说过这样的话?谭真说过这样的话?

ilovepinkflo
neo 06月17日 字数 67
loading ...
loading ...
loading ...

来自 MI 5s

Modern_CHN 中国近现代史
30 个回复
Braun
Wernher von Braun 06月17日

总前委都不在一处,分两处指挥,打完了才合并为一处,合了影。

【 在 ilovepinkflo (neo) 的大作中提到: 】

: ...................

xpang
薛蟠 06月17日

什么话都有个语境,二代当时那么说,对标的是林彪

“他有辽沈、平津,我有淮海、渡江,我的比他的更关键、更重要”

【 在 ilovepinkflo (neo) 的大作中提到: 】

: ...................

Wordy
Wordy 06月18日

粟的这句话,淮海战役史研究者傅继俊转述采访情形,凤凰台播过。如果有心,偶尔还可以搜索到。

谭的这句话,大概率说过,毕竟谭是亲历人,这种军功不是随便可以让的。

其实,邓的有些话,说的太满,例如,领导百色起义、指挥淮海战役。他谦虚点,参加了百色起义、领导了淮海战役,都还勉强。说满了,这就不香了。

lazygamer
lazygamer 06月18日

谭说谁?286还是粟?

按说谭和粟不是太对付。

【 在 ilovepinkflo (neo) 的大作中提到: 】

: ...................

ilovepinkflo
neo 06月18日

286

【 在 lazygamer 的大作中提到: 】

: 谭说谁?286还是粟?

: 按说谭和粟不是太对付。

winfredlau
winfredlau 06月18日

根据在场的人回忆,谭并没有说过这八个字,这八个字的来源只在某个采访人的著作中出现,当时参加采访的有两个人和一个当地负责人还有个秘书,一共四个人,其他三个都不记得谭讲过这句话。大概率是这个人自己杜撰的

【 在 lazygamer 的大作中提到: 】

: 谭说谁?286还是粟?

: 按说谭和粟不是太对付。

donlandliu
do 06月18日

这个文里上下看起来有点像骂一将,舔286啊

【 在 ilovepinkflo (neo) 的大作中提到: 】

:  286

:  【 在 lazygamer 的大作中提到: 】

:  : 谭说谁?286还是粟?

Chamberlain
哥只是个传说 06月19日

他去跟林彪对标打仗属于碰瓷,林彪都犯不着正眼看他。

指挥打仗上能被统帅副统帅都高看一眼的也就是粟裕。所以粟裕老婆抱怨,巴不得粟裕是被统帅副统帅整的,这俩整的人即使是地富反坏右都能被平反。可粟裕功劳太大得罪了其他人,所以迟迟平不了反。

【 在 xpang 的大作中提到: 】

: 什么话都有个语境,二代当时那么说,对标的是林彪

: “他有辽沈、平津,我有淮海、渡江,我的比他的更关键、更重要”

geste
koala 06月19日

放屁,骂的的西米,谭邓好着呢,就是觉得邓有抢功嫌疑,也不会这么不客气,但谭对粟可就不客气了,碾庄是谭带的东兵团打下来的,

【 在 ilovepinkflo 的大作中提到: 】

: 286

ilovepinkflo
neo 06月19日

明显是反过来的吧

【 在 donlandliu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文里上下看起来有点像骂一将,舔286啊

coxwu99
困惑或无聊中 06月19日

谭说这话可能有所指。我记得所谓三路大军:陈粟、刘邓、陈谢的历史书说法,明显过分了。

【 在 ilovepinkflo (neo) 的大作中提到: 】

: 明显是反过来的吧

sunshineraw
霞飞路1号 06月19日

在他看来:

我是邓毛谢古的头子,毛泽覃死了,太祖把我当亲弟弟一样培养,这就是资历,这就是本钱

粟算什么,警卫员出身,我在江西陪太祖落难的时候,粟还在闽西翻山沟呢

林算个人物,但比我也差远了,一天到晚病恹恹阴森森的。。。大哥,您怎么想的,林这样的人怎么能接您一手创建的伟大事业嘛

【 在 xpang 的大作中提到: 】

: 什么话都有个语境,二代当时那么说,对标的是林彪

: “他有辽沈、平津,我有淮海、渡江,我的比他的更关键、更重要”

wwwwzzzqqq
wwwwzzzqqq 06月19日

等怎么会去抢这种 功劳,他是猎人 的校色, 战将是猎狗一样的

【 在 Chamberlain 的大作中提到: 】

: 他去跟林彪对标打仗属于碰瓷,林彪都犯不着正眼看他。

: 指挥打仗上能被统帅副统帅都高看一眼的也就是粟裕。所以粟裕老婆抱怨,巴不得粟裕是被统帅副统帅整的,这俩整的人即使是地富反坏右都能被平反。可粟裕功劳太大得罪了其他人,所以迟迟平不了反。

southsea
南方 06月19日

谭可能没说这种话,但说话不可能向着邓,如果关系没好到一定地步的话。这不止关系到粟和邓个人的功劳,也关系到中野和华野两大野战军的功劳,是不能随便让的。让了,华野的部下怎么看。

longwolf
赌版无羊毛 06月21日

领导百色起义——失败跑路

参加遵义会议——当记录员

指挥淮海战役——贪天之功

【 在 Wordy 的大作中提到: 】

: 粟的这句话,淮海战役史研究者傅继俊转述采访情形,凤凰台播过。如果有心,偶尔还可以搜索到。

:       谭的这句话,大概率说过,毕竟谭是亲历人,这种军功不是随便可以让的。

:       其实,邓的有些话,说的太满,例如,领导百色起义、指挥淮海战役。他谦虚点,参加了百色起义、领导了淮海战役,都还勉强。说满了,这就不香了。

Braun
Wernher von Braun 06月21日

记录个姬⑧啊,

现存唯一一份遵义政治局扩大会议记录是陈云在会议之后写的。

当时都已经准备散伙分行李走人从此隐姓埋名了。

谁还去记这个会议?记载小本本上,树倒猢狲散之后其他人被抓不是给老蒋留把柄么?

万一见不到张老四,连派人去莫斯科跟共产国际解释这个事情都可以省了。

这是过了泸定桥,到了1935年5月29日,已经确定可以跟红四会师了,

才派陈云去上海到莫斯科解释,才有了唯一一份会议传达提纲。

其他人想起来这个会议,都是凭记忆。因为当时谁都不敢说自己参加过这个会议,留下

书面证据,免得分行李之后一个被抓带出一窝人。

===================

这也是润之彰显超能力的地方,能从一堆死灰当中托起一个国家。

【 在 longwolf (赌版无羊毛)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粟裕真说过这样的话?谭真说过这样的话?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Jun 21 16:11:51 2020), 站内

: 领导百色起义——失败跑路

: 参加遵义会议——当记录员

: 指挥淮海战役——贪天之功

: 【 在 Wordy 的大作中提到: 】

: : 粟的这句话,淮海战役史研究者傅继俊转述采访情形,凤凰台播过。如果有心,偶尔

: 还可以搜索到。

: :       谭的这句话,大概率说过,毕竟谭是亲历人,这种军功不是随便可以让的。

: :       其实,邓的有些话,说的太满,例如,领导百色起义、指挥淮海战役。他谦虚

: 点,参加了百色起义、领导了淮海战役,都还勉强。说满了,这就不香了。

: --

Wordy
Wordy 06月21日

领导百色起义:

第一次基本没有参加;

第二次还没有完全失败,就失败跑路。

这两个梗有点硬,不太好洗。

遵义会议:

记录,都有疑问。

【 在 longwolf 的大作中提到: 】

matrass
matrass 06月22日

你说这么多,只有前两个字是对的,后边都是随这俩字出来的

【 在 geste 的大作中提到: 】

: 放屁,骂的的西米,谭邓好着呢,就是觉得邓有抢功嫌疑,也不会这么不客气,但谭对粟可就不客气了,碾庄是谭带的东兵团打下来的,

hellomotor
hellomotor 06月23日

哈哈

发自「今日水木 on iPhone 8 Plus」

【 在 matrass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说这么多,只有前两个字是对的,后边都是随这俩字出来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