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复旦海归教授“自杀性”地抱怨吐槽:中国教师的日子为什

lihq
一曲忠诚的赞歌 2017-05-17 字数 4704

作者白彤东,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

中国教师的日子为什么那么难?

  辞去美国的教职加入复旦已经四年,从大陆高校最成功的通识教育到现在的两级管理改革,我亲身感受了复旦大学在中国教育改革上的种种大胆和正确的尝试。但是,我想大家是想听听批评与建设性的意见。因此,下面我会结合我自己做美国的学习与教学经验,谈一些我们可能进一步改进的地方。

  在美国,我在哲学系,我们系和英语系(两个系共近40名教师)各自只有一名系主任,两个系共用一名秘书,一切井井有条。回到中国,看到我们学院乃至学校有庞大的行政班子,以为自己可以得到更好的服务,但是发现自己不但要做很多在美国由行政人员做的事情,还要被行政管治着做很多美国大学里从来不用做的事情,举例如下。

  1、在美国,我有与教学相关的复印需要,由几个系共用的服务中心解决,就在我们办公室所在的楼里。我们只需要把要复印的课程大纲、阅读材料留在那里,到时候去取就可以了。我第一次在复旦想给学生复印阅读材料,被告知去复印店里自己掏钱去弄。

  2、在美国,每个老师的办公室里都配备了电脑和电话,办公相关的用品可以去系里秘书那里免费领取(不用填任何表格),办公室也有专人打扫。回到国内,才知道这些东西都要用自己申请经费去买、报销。开始我与一名同事共用办公室,终于有一天才发现是这位同事倒的我们共用的垃圾桶,分外惭愧。

  3、在美国,每隔3年有一学期带薪的学术假。回到中国,发现从来没有人休学术假。后来被告知假是有的,但是所带的薪是工资表上的工资部分。但是,中国大学教师每月固定收入的绝大部分是各级政府和学校的补贴,以及绩效考核。所以,中国“带薪”的学术假,实际上近乎无薪的学术假。除非傍上大款,谁敢休呢?学校如果真的想让老师有时间研究,能否保证休学术假期间,各项主要补贴照发不误呢?

  4、在美国,老师要教新课,跟系主任说一声就可以了。在中国,开新课要填各种申请表,由教务处审核通过。并且很多不在所谓培养计划里的课程,很难申请下来。美国也有培养计划,但是它更多是模块性的。比如哲学专业必须在古典哲学模块里选一门课,但是对老师开的具体课程并不限制,这门课算哪个模块由院系自定。美国大学的教务处是服务机构,只负责备案。但在中国,教务处成了审核与管治机构。可是,我们想想,教务处的审核人员大多没有当过老师,更不是相关专业的专家,为什么由他们决定院系老师(他们才是专家)的课程是否可以开设呢?我们的二级管理改革,在这一点上,要把培养计划以及课程制定的权利真的下放到院系,让教务处成为真正的服务部门。

  5、在美国,虽然有年度教师这样的荣誉,但是它是学生自己组织授予的。在中国,我们有各种精品课程的评比,是填各种报表,由不知道哪里的专家评审的。我们还有各种课程建设。这些建设所给予的经费支持,是要报销的。关于报销的血泪,我想大家都是有切身体会的。这样的结果呢,就是让老师忙于申报精品课程,没有时间去精品其课程;忙于报销建设费,而不去建设课程。我们能不能少评比和“建设”课程,把腾出来的人力放在服务教师上,把腾出来的钱,直接以现金形式,发给老师,尤其是人文类的老师,因为我们教课的“设备”就是我们读书思考的大脑,我们需要的是多一点读书的时间,少担心些柴米油盐?

  6、最后,就是科研经费。回国半年,有朋友问我做了什么学术工作,我说我填了很多表。当然,这么说很是不识抬举。在中国大学,能申请到种种经费,是被重视的象征。但是,从填表以及准备很多折腾人的材料,到中期考核,乃至结项,占据了很多真的科研的时间。有时候去文科科研处,看着他们办公室里堆积如山的材料,对那里的老师也很同情,也明白了我们这么多行政人员在忙什么。拿到经费以后,还要有报销的种种血泪。比如,用自己的经费出国开会,还要用公务护照,事先层层申请,才能最终报销。我办了一个英语授课的、针对外国学生的中国哲学硕士项目,得到了经费支持,但其中没有现金额度,而我需要的恰恰是付给外校老师、助管、助教现金,这又逼着我们发挥我们的“主观能动性”!

  凡此种种,其中一个共同的问题,就是从国家各级部委到大学,管治(包括评比与“建设”)占据了主导。我不是说管治不对,而是说管治应该让专家来做,即去行政化。但这不是说让教授进入行政系统,成了新的官僚。这里是说,比如在对教学与研究上,教师本人和各院系是专家所在,所以应该把管治权尽量给他们。

  这包括研究经费,尽量要“藏富于民”、藏富于大学老师。我在美国,从来不申请国家经费,因为我的工资足够我进行各种科研相关活动。而中国,国富民穷在教育上的表现,是国家控制了太多资源,这些资源由各级官僚、联同各级学阀,进行寻租。有限的教育经费养了很多给学者添麻烦的官员,发到学校、学者手上也是很多麻烦。当然,这种情况,我们一个大学没办法改什么,为了保证能占据有限的资源,我们也不得不参加各项评比。但是,复旦大学加强二级管理,是我们自己可以做到的。我希望,这种加强,是实质的加强。比如,国家对学校影响不大的经费、评比,我们能不能尽量少参加?校内的各种官方评比、建设可否少一些?尤其是人文学科(理科与社会科学可能确实需要很多设备和经验研究经费),能不能尽量将支持的经费以现金的形式发给院系和老师,让他们自行支配(我们从非官方渠道获得的光华人文基金,就是直接支持青年教师的)?我们的经费管理,能不能尽量听取院系意见,尽量简化,尽量在可能的条件下增大现金额度,而不是在国家不合理的规定上还要层层加码?

  自杀性地抱怨了很多,不是说复旦相对全国其他高校做得多不好。恰恰相反,我认为复旦很多事情做得多比其他高校更好一些。学哲学的,喜欢干的事情是想像一个理想世界应该是怎么样的。当然,我这里的理想世界不太遥远,美国做到了。我们要超英赶美,能不能在这些地方真正地赶超呢?

QingJiao 青年教师
1 个Like
75 个回复
smpp
小蛤蟆 2017-05-17
chenbenenyou
神本恩友 2017-05-17

这主要的原因是中美两国文化背景不同。

美国是深受基督教文化影响的国家,大家相对比较守诚信,做事有底线。

而中国是深受儒家文化影响的国家,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做事没有底线。如果,给一笔钱你让你搞教学研究,上级部门不监督,说不定这笔钱就用于到巴厘岛的旅游了。而且由于诚信度不高,所以,上级部门做事必须公示才能取信群众。这就必须有各种书面材料作为证据留档备查。这样一来就是各种表格材料的填写。无形加重了管理成本。

所以,中国要做的是:

1.短期:整顿官场,改变民风,形成大家都守诚信的作风。

2.长期:培育进步的文化,降低管理成本。

这不是一日之功。只是成天抱怨,没用,起不到什么作用,反而搞得大家都跟着抱怨,形成一股凡事抱怨的风气。

可行的是:

1.放弃抱怨,转而脚踏实地的做些事谋求改变。

从自己做起,尽管社会风气不好,但自己依然诚信,做事守底线。

2.积极献计献策,谋求改变风气。

3.积极研究世界各国先进文化,引进到国内,并宣传这些进步文化。

当然,抱怨是最简单,也是最容易的。真正做事是难的。这不容易,但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

生在我们这个时代的中国人,中国的知识分子,比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知识分子面对的情况好了不知多少倍!

现在没有理由抱怨。起来行动!

【 在 lihq (一曲忠诚的赞歌) 的大作中提到: 】

: 作者白彤东,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

: 中国教师的日子为什么那么难?

:   辞去美国的教职加入复旦已经四年,从大陆高校最成功的通识教育到现在的两级管理改革,我亲身感受了复旦大学在中国教育改革上的种种大胆和正确的尝试。但是,我想大家是想听听批评与建设性的意见。因此,下面我会结合我自己做美国的学习与教学经验,谈一些我们可能进

: ...................

fotobang
罗伯特德尼罗 2017-05-17

写的很好。现实很骨感。

fotobang
罗伯特德尼罗 2017-05-17

白彤东是个哲学教授,他的经费用来旅游也没什么。难道非得让他买设备么?

我旅行的时间很长,

  旅行的路程也很长。

  晨曦初绽,我就驱车前行,

  从事我穿越广阔世界的旅行,,,泰戈尔

【 在 chenbenenyou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主要的原因是中美两个文化背景不同。

: 美国是深受基督教文化影响的国家,大家相对比较守诚信,做事有底线。

: 而中国是深受儒家文化影响的国家,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做事没有底线。如果,给一笔钱你让你搞教学研究,上级部门不监督,说不定这笔钱就用于到巴厘岛的旅游了。而且由于诚信度不高,所以,上级部门做事必须公示才能取信群众。这就必须有各种书面材料作为证据留档备查。这样一来就是各种表格材料的填写。无形加重了管理成本。

: ...................

chenbenenyou
神本恩友 2017-05-17

你不知以前公务员行业的情况,救灾款买貂皮大衣的都有。(当然这几年整风,好些)

中国人做事没有什么底线,各种样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我是泛指这些情况,没有特指他的经费用来旅游。

【 在 fotobang (罗伯特德尼罗) 的大作中提到: 】

: 白彤东是个哲学教授,他的经费用来旅游也没什么。难道非得让他买设备么?

myworld
不上道的 2017-05-17

填表准备材料还不是最烦的

如果一早就制订好各种规章要求,大家一直按部就班也没啥

中国往往是朝令夕改,随时都在变

以本单位为例,已经工作8年了,报了8年的账

但是一直需要学习报账,一直不断变

财务人员一次不会把问题说完,改一次说一次,

不把人折腾疯不达目的,这是最让人受不了的。

【 在 chenbenenyou (神本恩友)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主要的原因是中美两个文化背景不同。

: 美国是深受基督教文化影响的国家,大家相对比较守诚信,做事有底线。

: 而中国是深受儒家文化影响的国家,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做事没有底线。如果,给一笔钱你让你搞教学研究,上级部门不监督,说不定这笔钱就用于到巴厘岛的旅游了。而且由于诚信度不高,所以,上级部门做事必须公示才能取信群众。这就必须有各种书面材料作为证据留档

: ...................

chenbenenyou
神本恩友 2017-05-17

当然,由于整个国家管理没有一套成熟的体系体制,一直在摸索。

这主要是由于最顶层没有设计好,顶层都在探索。顶层没有确定下来,在变,所以,下面的体系也跟着变。

你们搞设计的都知道,建一个房子,如果最开始没有设计好,以后建的过程中和建好后就不断改,改来改去。

【 在 myworld (不上道的) 的大作中提到: 】

: 填表准备材料还不是最烦的

: 如果一早就制订好各种规章要求,大家一直按部就班也没啥

: 中国往往是朝令夕改,随时都在变

: ...................

byebyebyebye
那个下午夕阳下的奔跑,是我逝去的青春 2017-05-17

嗯,大学老师日渐没尊严了

【 在 lihq 的大作中提到: 】

: 作者白彤东,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

: 中国教师的日子为什么那么难?

: ...................

myworld
不上道的 2017-05-17

你的意思是要推到顶层重新设计,嘿嘿

【 在 chenbenenyou (神本恩友) 的大作中提到: 】

: 当然,由于整个国家管理没有一套成熟的体系体制,一直在摸索。

: 这主要是由于最顶层没有设计好,顶层都在探索。顶层没有确定下来,在变,所以,下面的体系也跟着变。

: 你们搞设计的都知道,建一个房子,如果最开始没有设计好,以后建的过程中和建好后就不断改,改来改去。

: ...................

fft
热血青蛙 2017-05-17

没文化就别扯淡了

【 在 chenbenenyou (神本恩友)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主要的原因是中美两个文化背景不同。

: 美国是深受基督教文化影响的国家,大家相对比较守诚信,做事有底线。

: 而中国是深受儒家文化影响的国家,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做事没有底线。如果,给一笔钱你让你搞教学研究,上级部门不监督,说不定这笔钱就用于到巴厘岛的旅游了。而且由于诚信度不高,所以,上级部门做事必须公示才能取信群众。这就必须有各种书面材料作为证据留档

: ...................

skyend
韭菜之心 2017-05-17

少点评比的确可以。

现在每年各种评比太多,很多就是不想参加都要硬着头皮假装参加。

建议取消学校的一切评奖活动。

作者白彤东,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

中国教师的日子为什么那么难?

  辞去美国的教职加入复旦已经四年,从大陆高校最成功的通识教育到现在的两级管理改革,我亲身感受了复旦大学在中国教育改革上的种种大胆和正确的尝试。但是,我想大家是想听听批评与建设性的意见。因此,下面我会结合我自己做美国的学习与教学经验,谈一些我们可能进一步改进的地方。

  在美国,我在哲学系,我们系和英语系(两个系共近40名教师)各自只有一名系主任,两个系共用一名秘书,一切井井有条。回到中国,看到我们学院乃至学校有庞大的行政班子,以为自己可以得到更好的服务,但是发现自己不但要做很多在美国由行政人员做的事情,还要被行政管治着做很多美国大学里从来不用做的事情,举例如下。

  1、在美国,我有与教学相关的复印需要,由几个系共用的服务中心解决,就在我们办公室所在的楼里。我们只需要把要复印的课程大纲、阅读材料留在那里,到时候去取就可以了。我第一次在复旦想给学生复印阅读材料,被告知去复印店里自己掏钱去弄。

  2、在美国,每个老师的办公室里都配备了电脑和电话,办公相关的用品可以去系里秘书那里免费领取(不用填任何表格),办公室也有专人打扫。回到国内,才知道这些东西都要用自己申请经费去买、报销。开始我与一名同事共用办公室,终于有一天才发现是这位同事倒的我们共用的垃圾桶,分外惭愧。

  3、在美国,每隔3年有一学期带薪的学术假。回到中国,发现从来没有人休学术假。后来被告知假是有的,但是所带的薪是工资表上的工资部分。但是,中国大学教师每月固定收入的绝大部分是各级政府和学校的补贴,以及绩效考核。所以,中国“带薪”的学术假,实际上近乎无薪的学术假。除非傍上大款,谁敢休呢?学校如果真的想让老师有时间研究,能否保证休学术假期间,各项主要补贴照发不误呢?

  4、在美国,老师要教新课,跟系主任说一声就可以了。在中国,开新课要填各种申请表,由教务处审核通过。并且很多不在所谓培养计划里的课程,很难申请下来。美国也有培养计划,但是它更多是模块性的。比如哲学专业必须在古典哲学模块里选一门课,但是对老师开的具体课程并不限制,这门课算哪个模块由院系自定。美国大学的教务处是服务机构,只负责备案。但在中国,教务处成了审核与管治机构。可是,我们想想,教务处的审核人员大多没有当过老师,更不是相关专业的专家,为什么由他们决定院系老师(他们才是专家)的课程是否可以开设呢?我们的二级管理改革,在这一点上,要把培养计划以及课程制定的权利真的下放到院系,让教务处成为真正的服务部门。

  5、在美国,虽然有年度教师这样的荣誉,但是它是学生自己组织授予的。在中国,我们有各种精品课程的评比,是填各种报表,由不知道哪里的专家评审的。我们还有各种课程建设。这些建设所给予的经费支持,是要报销的。关于报销的血泪,我想大家都是有切身体会的。这样的结果呢,就是让老师忙于申报精品课程,没有时间去精品其课程;忙于报销建设费,而不去建设课程。我们能不能少评比和“建设”课程,把腾出来的人力放在服务教师上,把腾出来的钱,直接以现金形式,发给老师,尤其是人文类的老师,因为我们教课的“设备”就是我们读书思考的大脑,我们需要的是多一点读书的时间,少担心些柴米油盐?

  6、最后,就是科研经费。回国半年,有朋友问我做了什么学术工作,我说我填了很多表。当然,这么说很是不识抬举。在中国大学,能申请到种种经费,是被重视的象征。但是,从填表以及准备很多折腾人的材料,到中期考核,乃至结项,占据了很多真的科研的时间。有时候去文科科研处,看着他们办公室里堆积如山的材料,对那里的老师也很同情,也明白了我们这么多行政人员在忙什么。拿到经费以后,还要有报销的种种血泪。比如,用自己的经费出国开会,还要用公务护照,事先层层申请,才能最终报销。我办了一个英语授课的、针对外国学生的中国哲学硕士项目,得到了经费支持,但其中没有现金额度,而我需要的恰恰是付给外校老师、助管、助教现金,这又逼着我们发挥我们的“主观能动性”!

  凡此种种,其中一个共同的问题,就是从国家各级部委到大学,管治(包括评比与“建设”)占据了主导。我不是说管治不对,而是说管治应该让专家来做,即去行政化。但这不是说让教授进入行政系统,成了新的官僚。这里是说,比如在对教学与研究上,教师本人和各院系是专家所在,所以应该把管治权尽量给他们。

  这包括研究经费,尽量要“藏富于民”、藏富于大学老师。我在美国,从来不申请国家经费,因为我的工资足够我进行各种科研相关活动。而中国,国富民穷在教育上的表现,是国家控制了太多资源,这些资源由各级官僚、联同各级学阀,进行寻租。有限的教育经费养了很多给学者添麻烦的官员,发到学校、学者手上也是很多麻烦。当然,这种情况,我们一个大学没办法改什么,为了保证能占据有限的资源,我们也不得不参加各项评比。但是,复旦大学加强二级管理,是我们自己可以做到的。我希望,这种加强,是实质的加强。比如,国家对学校影响不大的经费、评比,我们能不能尽量少参加?校内的各种官方评比、建设可否少一些?尤其是人文学科(理科与社会科学可能确实需要很多设备和经验研究经费),能不能尽量将支持的经费以现金的形式发给院系和老师,让他们自行支配(我们从非官方渠道获得的光华人文基金,就是直接支持青年教师的)?我们的经费管理,能不能尽量听取院系意见,尽量简化,尽量在可能的条件下增大现金额度,而不是在国家不合理的规定上还要层层加码?

  自杀性地抱怨了很多,不是说复旦相对全国其他高校做得多不好。恰恰相反,我认为复旦很多事情做得多比其他高校更好一些。学哲学的,喜欢干的事情是想像一个理想世界应该是怎么样的。当然,我这里的理想世界不太遥远,美国做到了。我们要超英赶美,能不能在这些地方真正地赶超呢?

【 在 lihq (一曲忠诚的赞歌) 的大作中提到: 】

byebyebyebye
那个下午夕阳下的奔跑,是我逝去的青春 2017-05-17

建议取消大学

【 在 skyend 的大作中提到: 】

: 少点评比的确可以。

: 现在每年各种评比太多,很多就是不想参加都要硬着头皮假装参加。

: 建议取消学校的一切评奖活动。

: ...................

skyend
韭菜之心 2017-05-17

也可以,我就回去当码农

建议取消大学

【 在 skyend 的大作中提到: 】

【 在 byebyebyebye (byebyebyebye) 的大作中提到: 】

: 少点评比的确可以。

: 现在每年各种评比太多,很多就是不想参加都要硬着头皮假装参加。

: 建议取消学校的一切评奖活动。

: ...................

chenbenenyou
神本恩友 2017-05-17

你觉得我没文化是在扯淡。你可以说点有道道的啊。

【 在 fft (热血青蛙)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文化就别扯淡了

chenbenenyou
神本恩友 2017-05-17

不是我推倒重新设计。

我对这个国家的观察是:

一直以来,整个国家的方向都不明确。到底是君主立宪好还是民主共和好,都犹豫不决。

只是最近几年才明确了方向。

当然,顶层设计现在就提上日程了。

【 在 myworld (不上道的)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的意思是要推到顶层重新设计,嘿嘿

AFD
吓唬你 ! 2017-05-17

其实一个人能不能晋升最重要的因素是后台,和业绩有关系,但不是最关键的。

各种“长”的位子就一个,谁能坐,看靠山。

【 在 yiliubb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个重大的原因就是现在的晋升制,绝大部分校长书记院长都把岗位当成官来做,想着的是怎样在自己在位的时间里面,快速打鸡血创造业绩,然后引起上层领导垂青得到晋升。西方的校长只对校董事会负责,干好了继续干,干得不好可能会被炒掉。

chenbenenyou
神本恩友 2017-05-17

太史公,在《史记》(太史公自述)中曾说“守经事不知其宜,遭变事不知其权”。

事情,还是要分成“经事”和“变事”分别处理才好。

当然,这对青椒也适用。

【 在 chenbenenyou (神本恩友) 的大作中提到: 】

: 当然,由于整个国家管理没有一套成熟的体系体制,一直在摸索。

: 这主要是由于最顶层没有设计好,顶层都在探索。顶层没有确定下来,在变,所以,下面的体系也跟着变。

: 你们搞设计的都知道,建一个房子,如果最开始没有设计好,以后建的过程中和建好后就不断改,改来改去。

: ...................

lsg
秋去冬来 2017-05-17

复印文件之类的也当事儿说?

【 在 lihq 的大作中提到: 】

: 作者白彤东,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

: 中国教师的日子为什么那么难?

: ...................

chenbenenyou
神本恩友 2017-05-17

国外,PI等有自己实验室,有自己的人员的教授等,都是下面的人帮忙跑腿打杂。

这倒是真的,至于一般教师,研究人员是不是有这待遇,是值得怀疑的。

【 在 lsg (秋去冬来) 的大作中提到: 】

: 复印文件之类的也当事儿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