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个混蛋父亲,动手打了我老婆,被我赶出家门

LuLuGuai
撸撸怪|可持续性生化武器|喳喳小熊 2016-03-24 字数 7253

我有一个混蛋父亲,一个WG活化石,基于血缘关系我不得不称他为父亲,但他是我最恨的人,他给我带来的是无比昏暗的童年,并影响至今

一年前,经不住我母亲的再三恳求,我允许父亲住进我家,结果才半年,他就挥拳打了我老婆,一怒之下我把他赶了出去,不允许他再踏进我家半步

我很清楚我老婆的为人,她和我妈相处这么多年都没有矛盾,实在是我父亲太混蛋,十足的神经病!

现在家里除了五岁的女儿,其他人(我,我母亲,我老婆)都被他打过

我小时候被他打断过手指,打折过鼻梁骨,左耳被他一个耳光打穿孔至今听力不好,左腿被他泼上一壶开水烫到全脱皮……

我妈也不止一次被他打到头破血流,我记得小时候有一次他当着我的面把我妈打得晕过去

他是一个充满暴力的人,不仅打家里人,在外面也时常和人吵架动手,甚至还杀过人,

他年轻时在武斗中打死过两个人,但在那个动乱年代他不仅没被判刑坐牢,反而成为他日后嚣张的资本,

在厂里他每次和人吵架急了便喊:“老子手上有两条人命!今天不差你这第三条!”,对方看他这个架势都不敢再和他再吵下去

当然,他自己也付出过代价,被打瞎了一只眼睛,右眼一直装假眼球。

他为什么这么暴力,我小时候一直不明白,长大后,从老家几个叔叔口中陆续了解到我父亲的成长背景和经历,才渐渐梳理出来

我老家是福建沿海侨乡,曾祖父早年留学日本,是当地最早一批国民党员,但他从未从政,靠做生意成为富商,

我爷爷奶奶年轻时在台湾上的师范学校,回来后当教师,1949年生下我父亲,是长子长孙,被家族寄予厚望

解放后,由于曾祖父的身份以及爷爷奶奶在台湾上学的历史,我家很早就被打倒,爷爷奶奶都被批斗劳改过

父亲就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他从小接受的是革命教育,对革命无比景仰,对地富反坏右黑五类深恶痛绝,

可偏偏自己家就是黑五类,我父亲极其厌恶自己的出身,但却无法摆脱,因此只能用激进的手段来和家庭决裂,

十六七岁那年他带领一群红卫兵冲进祠堂,把所有祖宗牌位都砸烂烧毁,还带头上山挖了曾祖父的坟,烧了棺材,

当时爷爷的老书僮哭着跪下磕头求我父亲别烧棺材,父亲抡起火把老书僮打翻在地,骂他“资本家的狗奴才”

(这位老书僮是曾祖父收养的孤儿,从小给我爷爷当书僮,父亲和叔叔姑姑都是他帮忙带大的),

这件事吧我爷爷气得半死,父亲被赶出家门,他们父子二人彻底决裂,几十年不相见,

2007年我爷爷临终前特地交待:不许我父亲参加追悼会和上坟,财产一分钱也不许分给他……

顺便说一下,1980年我爷爷奶奶平反,二十年的工资一次性补发,还归还了曾祖父的房子,

改革开放后,有海外亲戚同学回老家开工厂,爷爷用平反的钱入股了几家工厂,收益很好,

他先后捐了几十万给学校,去世后五个叔叔姑姑,还有老书僮的养女都分到了不少遗产,唯独我父亲一分没有

老书僮一辈子照顾我爷爷一家,没有婚娶,爷爷奶奶被批斗后没收入,父亲和五个年幼的叔叔姑姑都是老书僮帮忙照顾大的

而他自己直到50多岁才收养了一个女弃婴,

2005年老书僮去世,爷爷领着叔叔姑姑全家所有人披麻戴孝,给老书僮磕头出殡,随后爷爷也大病一场,两年后也去了

当然我父亲对此丝毫不以为然,他一直以“臭资本家公子”称呼我爷爷,

被赶出家门后不久,他便在一次武斗中打死了一个人,也就是他手上的第一条人命

接着上山下乡,他到闽西的一个农村插队,

期间,在知青和当地村民的一次群殴中,他又打死了一个村民,第二条人命

那个年代司法完全瘫痪,而且两次都是群殴,所以父亲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不仅如此,父亲的好勇斗狠反而受到了村支书的赏识(他斗殴的那群村民和村支书是邻村不同姓的,常年有矛盾)

70年代中期,国家大搞三线建设,在闽西闽北山区建了一批工厂,需要大量工人,到各知青点招工

村支书把这个宝贵的工人名额给了我父亲,条件是娶村支书的侄女为妻 —— 就是我妈

从此父亲成为国企工人

那大概是父亲一辈子最骄傲的时刻,一个黑五类的子女,扬眉吐气成为了工人阶级,领铁饭碗,吃商品粮

父亲上班的第一套工作服,被他用好几层塑料纸包起来,一直小心地存放至今

我看过他穿着那件工作服在照相馆拍的旧照片,后来在小叔家也看到了这张照片,

小叔说当时父亲洗了好几张,给奶奶和每个弟弟妹妹都寄了一张

那几年父亲和家里的关系有所缓和,父亲把他工资的大部分都寄回家里,小叔/小姑上技校/护校的学费伙食费都是我父亲承担的

但是父亲和爷爷两人还是一直不见面不来往

90年老家重建宗祠,重修族谱的时候,爷爷原本不打算把我父亲这个孽子列入族谱,

奶奶和老书僮拿父亲帮小叔小姑读书的事来劝他,爷爷才勉强同意,但只列在最末,长子的名分给了我二叔

我也靠着这一点,入了族谱,考上大学那年,凭着族谱里有名字,从宗族会中领到了一笔助学金

父亲进入工厂后不久便成为某个派系的小头目,但是不再走运,又一次武斗中,他右眼被钢珠打瞎。。。

紧接着改革开放,他失势了,先是被抓住审查,见他眼瞎了就没再追究,放回了厂里,

随后一次工伤又让他瘸了一条腿,再加上整天惹事,和领导吵架,他被从生产一线撤下来,一次次降级

从我小学三四年纪起,他便在仓库当最低级的勤杂工,直到退休

父亲一生的偶像是毛主席,家里永远都挂着老毛的画像,平时爱好收集老毛的像章,买了两大箱大概有上千个,

这次和我老婆冲突的原因,就是他要在客厅挂老毛的画像,老婆不同意,争执了几句他便动手打人

他最恨的人是邓小平,天天骂邓,这也是他在外面和别人吵架的一大原因,

他最近一次在外和人打架是在2011年左右,当时他和另一个老头聊天,他大骂邓,那人辩护了几句,他便冲上去打人

他恨所有做生意的人,个体户、摊贩、私营企业在他眼里都是投机倒把假冒伪劣

80年代中开始,街上的个体户小摊贩开始多起来,人们也都去个体摊贩那买东西,只有父亲一直坚持去厂里自营的商店买,

有一次我妈在路边摊贩买了一个东西,被父亲知道了,他当场把新买的东西砸烂,抡起巴掌把妈打了一顿

但是没几年厂里的商店关闭了,他没得买了,就三天两头去找路边摊贩的麻烦,

买的东西有一点点瑕疵都去找人理论赔偿,甚至砸人摊位

一开始还能得逞,再到后来,几个摊贩联手,在下班路上把他拦住痛打了一顿

从此他在外面一蹶不振,厂里人都知道他是个脑子有毛病的怪物,妈和我于是就成为他的发泄渠道,稍有不满便拳打脚踢

记忆中,他从没带我去玩过,从未尽过父亲的责任,带给我的只有各种谩骂和殴打

我母亲虽然有时候会护着我,但她自己也是逆来顺受,即使被打得头破血流,打完后还煮饭端给那个混蛋吃,

她原本是个农村妇女,是因为嫁给了我父亲才得以农转非进城,所以她对父亲甚至有点感恩,

我小时候曾经问母亲为什么不离婚,带我回外婆家单过,

她对我说:他再怎么样也是你爸,真离了婚你一个没爸的孩子在外面更受欺负,

这些年来每次我怨恨我父亲的时候,她都为他辩护,

我一开始实在不明白她为什么要维护一个打她虐待她的人,直到后来我了解到了有一种病叫“斯德哥尔摩症”

上大学后,我暑假都不回家,只有春节才回去几天,就是不想看到他,不想和他说话

大学毕业后,他一直要我回厂里,呵呵,那山沟沟里破工厂,我才懒得理他,进了一家外资软件企业当码农,

他知道后打电话骂我:你这个国企工人家的儿子,怎么能给资本家当奴才!还是外国资本家!

之后,结婚、买房、老婆给我带来了从未有过的家庭温暖,我非常感谢她,但我从没和她说过父亲的事

老婆生女儿期间,我妈和那个混蛋一起过来住过一段时间,但都是我妈在忙前忙后地照顾月子

他则整天背着手游手好闲,看这个不满意,看那个不惯,

那时候我加班较多,早出晚归,他看了便骂公司老板是黑心资本家,骂我没出息好好的国企不去给资本家当奴才

老婆产后休了四个月便回去上班,他看了也骂老板黑心,

他说他厂里女工生孩子都是一年全休+一年半休,国企就是比在私企当奴才好

有一次我加班回来,他对我说:

你们有工会没?没的话我帮你们搞个工会,把你厂里工人都组织起来,和资本家斗!

我像看怪物一样看着眼前这个活化石,冷冷的说:我们是公司没有工人,而且公司的股份我也有一份的,要说资本家我也算一个

我总结我父亲的性格:

情商为0,革命教育和成长经历、社会环境把他造成了一个偏执的怪物,”斗争“是他唯一的思维模式,

他用“敌人或战友”来看待一切人际关系,任何不同意见在他那里都会上升到你死我活的斗争,

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包容、协商和歉让,用暴力打倒对方是他处理一切人际矛盾的方法,

以现代文明人的眼光来看,他基本就是个狂躁精神病患者,

他一直不肯接收改革开放后的社会变化,失意后便拿家人孩子发泄解气

有时候想想我父亲的一生也是个悲剧,先和自己的亲生父亲决裂,又和自己的亲生儿子决裂。

其实他只是无比忠诚地追随着他最初所受的教育,所给予的信仰,

那种教育和信仰告诉他:这世界只有斗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没有爱和包容。

他如果早出生二三十年,说不定能成为一个坚定的革命者,英勇无畏的红军战士,位列开国元勋,

可惜他生错了时代,信错了人,在老B发动的一场场运动中,他成了一粒小小的炮灰而不自知,

在拨乱反正之后的社会变迁大潮下,他又拒绝改变,成了一个又臭又硬的活化石,除了伤害家人,他什么也没有得到

Recommend 站内原创推荐
11 个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