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扶贫干部的年终总结zz

holzhueter
守木头 01月01日 字数 3582

[cp]不是突然的想法,只是突然想给自己六年的扶贫画个句号。虽然我们还在吐槽说不定扶贫办换块牌子,牌子上写着乡村振兴局。

2015年6月接到了上级部门调整贫困户的文件,大家以为只是常规操作,都不以为意。

7月8日,突然被当时的主任拖出去开会,会后跟我说——以后你就是我们单位的扶贫专干了。

我莫名其妙,第一句话是:我们有这个编制吗?(我那时候正在兼任人事干部)

是的,精准扶贫开始了,而那时候我并不知道意味着什么。

那天突然成立的扶贫办发了一张贫困户信息采集表,一天之内改了四次表格样式和内容,入群的扶贫专干、经发办主任、分管扶贫领导纷纷懵逼,那时候大家都还没有后来的我们那般“不要脸”和“老油条”,我老老实实填了四次。主任说我傻,等别人做完了你再做呗,让其他人试错。

我:特么还能这样?

临时成立的帮扶集团一窝蜂的往乡下跑,联系人跟我一起跑了我驻村的所有贫困户填信息采集表,那天下大雨,我穿拖鞋他穿运动鞋,半途泥泞的小路把他绊倒,浑身都是泥巴。

我疯狂嘲笑他大雨天穿运动鞋下村的傻逼行为,他干脆脱鞋打赤脚走了回去。

我俩达成了共识:特么该修路啊!!!

他当了两年的驻村工作队员和联系人,18年摇身一变,成了第一书记,那是后话。

主任和我开始给摸回来的贫困户编扶贫措施,更糟糕的是,主任居然还让我编整村脱贫规划。

我:我学新闻的搞不来……

主任:嗯,我晓得。但你在经发办总要搞项目这些,要学啊。

我:我其实是去党政办的……

主任:你现在不是在经发办吗?

我跟村支书在会议室面面相觑。

村支书迟疑:要不我们还是开始整?

我们对坐着挠头。

我:胆子大不害怕,村头还差啥子基础设施和产业设施,我们全都搞一遍交上去嘛,打回来了再说。

村支书震惊地看着我:你说的哈!!!

我:快想快想,下午要交啊!!

村支书脑袋一拍,刷刷刷交给我一堆。

我一看,好家伙,全村新修公路并硬化多少公里,全村新修并硬化人行便道多少公里,全村新修并硬化多少公里机耕道,修多少水池铺多少水管,修几个产业基地+大棚,人居环境整治多少户,新修一栋村办公室。

粗略一算,上千万了吧。

我忐忑的把照猫画虎的脱贫规划交了上去。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居然全部通过了

我跟村支书一脸不可思议。

隔壁村支书在惨叫:完了完了,我们的项目报少了!明年还行吗?!!!

一般来说,明年不行。过期不候。但谁知道呢?

我们开始了5+2、白+黑的生活,白天扶贫,晚上完成日常工作,加班到1、2点的生活,半夜一个电话爬起来往办公室跑是常态。

算产业,算收入,教育、医疗、房屋资助,跑得贫困户都烦死帮扶干部了,第一次动态调整脱贫验收出现了。

村干部和我熬夜录入重庆扶贫系统,分管领导在办公室守着算动态调整人数。

一会跑下来问我:怎么少了一个?

一会跑下来问我:怎么又对不上了?

最远村的专干跟我大吵一架,原因是什么我忘了,但我俩一边吵架,一边在凌晨三点录取完了全部数据。

但不能轻松,翻年,国扶办弄出了国家扶贫系统,重庆系统数据和国家系统对接,我又重新录了一遍数据,录到半夜疯狂想哭,但又哭不出来。

之后每年、每月、每个星期,我们都会对国扶系统的数据进行核实和清理。

4月因为频繁的腰痛,去医院做了大检查。

腰肌劳损。

从16年4月,我开始出现了频繁去医院的悲惨情况,从最开始的腰肌劳损,到现在的腰椎间盘突出,以及今年进了两次急诊,心脏问题。

我们分管领导,一个四十岁长得特别还行的帅哥,开始秃顶——这真是个惨案。更惨的是今年他去住院了——痔疮。

但我还活着,我们单位所有帮扶干部还活着。

因为,那个月,兄弟乡镇的工作人员开车下村扶贫,翻了,只活了一个人。

那天晚上群里面谁都没说话,大家纷纷走小窗口:注意安全啊/出门小心点/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去不到就回来不要硬上,不差这一天……

可是,却没有人退缩。2015-2020,我们群里面永远都是那些人,有人进来,却很少有人退出。大家放在嘴边的话似乎永远只有一句:端谁的饭碗服谁的管,跟到共产党的走了嘛。

我们的脱贫进程开始跨越时代,被鞭子催促着疯狂前行,仿佛慢一步就是千古罪人。呈现在所有人面前的是所有公路、人行便道硬化,饮水池、产业项目投入使用,无义务教育学生辍学,大病报销90%,易地扶贫搬迁结合危房改造全速推进。环境卫生,饮水安全,所有贫困户脱贫,农村人口人均可支配收入从五千多暴增到一万四。

很奇怪,我明明有很多话想说,但写到这里突然写不下去了。

这是一项伟大的工程,而我们只是其中一粟。

我的精准扶贫工作结束了。

再见,我的2020。[/cp]

WorkLife 职业生涯
314 个Like
372 个回复
openmartin
martin 01月01日

赞,真正的人民公仆

【 在 holzhueter 的大作中提到: 】

: [cp]不是突然的想法,只是突然想给自己六年的扶贫画个句号。虽然我们还在吐槽说不定扶贫办换块牌子,牌子上写着乡村振兴局。

: 2015年6月接到了上级部门调整贫困户的文件,大家以为只是常规操作,都不以为意。

: 7月8日,突然被当时的主任拖出去开会,会后跟我说——以后你就是我们单位的扶贫专干了。

: ...................

cl0516
有追求就有希望 01月01日

是的 应该把金融精蝇抄家补贴扶贫干部

【 在 openmartin (martin) 的大作中提到: 】

:  赞,真正的人民公仆

:  【 在 holzhueter 的大作中提到: 】

diaochong
上班的雕虫~~小猪 01月01日

确实,认识甘肃有下去扶贫的

【 在 holzhueter (守木头) 的大作中提到: 】

: [cp]不是突然的想法,只是突然想给自己六年的扶贫画个句号。虽然我们还在吐槽说不定扶贫办换块牌子,牌子上写着乡村振兴局。

: 2015年6月接到了上级部门调整贫困户的文件,大家以为只是常规操作,都不以为意。

: 7月8日,突然被当时的主任拖出去开会,会后跟我说——以后你就是我们单位的扶贫专干了。

: ...................

sdshuguang
小糊涂仙 01月01日
foureyesdog
四眼 01月01日

辛苦。基础工作最艰辛!

【 在 holzhueter (守木头) 的大作中提到: 】

: [cp]不是突然的想法,只是突然想给自己六年的扶贫画个句号。虽然我们还在吐槽说不定扶贫办换块牌子,牌子上写着乡村振兴局。

: 2015年6月接到了上级部门调整贫困户的文件,大家以为只是常规操作,都不以为意。

: 7月8日,突然被当时的主任拖出去开会,会后跟我说——以后你就是我们单位的扶贫专干了。

: ...................

lcgogo
看死你 01月01日

楼主么?如果是楼主,还是很敬佩的,感觉这今年乡村变化很大,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落到了实处。希望我们国家的乡村能和发达国家一样。

foureyesdog
四眼 01月01日

农村人口继续外流到城镇后,才能和发达国家一样。

南方农村还是好多了。

北方的农村,只能搬迁一条路。自然消亡。

【 在 lcgogo (看死你) 的大作中提到: 】

: 楼主么?如果是楼主,还是很敬佩的,感觉这今年乡村变化很大,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落到了实处。希望我们国家的乡村能和发达国家一样。

pplive12
心体 01月01日
holzhueter
守木头 01月01日

转载啊 标题写了

【 在 lcgogo 的大作中提到: 】

: 楼主么?如果是楼主,还是很敬佩的,感觉这今年乡村变化很大,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落到了实处。希望我们国家的乡村能和发达国家一样。

youthwei
蘑菇花开 01月01日

为扶贫干部点赞,可是不还有5年巩固期么

【 在 holzhueter 的大作中提到: 】

: [cp]不是突然的想法,只是突然想给自己六年的扶贫画个句号。虽然我们还在吐槽说不定扶贫办换块牌子,牌子上写着乡村振兴局。

: 2015年6月接到了上级部门调整贫困户的文件,大家以为只是常规操作,都不以为意。

: 7月8日,突然被当时的主任拖出去开会,会后跟我说——以后你就是我们单位的扶贫专干了。

: ...................

cl0516
有追求就有希望 01月02日
suncy84
sun 01月02日

后面不是还要接着帮扶?搞乡村振兴的会是哪些人

lester98
奶瓶 01月02日

做实事真的不容易,那些喷子基本都是随便喷一喷就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了,不明白他们

对这样做实事的TG是怎么获得的道德优势。

【 在 holzhueter (守木头) 的大作中提到: 】

: [cp]不是突然的想法,只是突然想给自己六年的扶贫画个句号。虽然我们还在吐槽说不定扶贫办换块牌子,牌子上写着乡村振兴局。

: 2015年6月接到了上级部门调整贫困户的文件,大家以为只是常规操作,都不以为意。

: 7月8日,突然被当时的主任拖出去开会,会后跟我说——以后你就是我们单位的扶贫专干了。

: ...................

songkai1010
sking 01月02日

我理解为这是基建下乡

来自 SM-G9550

【 在 holzhueter 的大作中提到: 】

: [cp]不是突然的想法,只是突然想给自己六年的扶贫画个句号。虽然我们还在吐槽说不定扶贫办换块牌子,牌子上写着乡村振兴局。

: 2015年6月接到了上级部门调整贫困户的文件,大家以为只是常规操作,都不以为意。

: 7月8日,突然被当时的主任拖出去开会,会后跟我说——以后你就是我们单位的扶贫专干了。

: 我莫名其妙,第一句话是:我们有这个编制吗?(我那时候正在兼任人事干部)

: 是的,精准扶贫开始了,而那时候我并不知道意味着什么。

: 那天突然成立的扶贫办发了一张贫困户信息采集表,一天之内改了四次表格样式和内容,入群的扶贫专干、经发办主任、分管扶贫领导纷纷懵逼,那时候大家都还没有后来的我们那般“不要脸”和“老油条”,我老老实实填了四次。主任说我傻,等别人做完了你再做呗,让其他人试错。

: 我:特么还能这样?

: 临时成立的帮扶集团一窝蜂的往乡下跑,联系人跟我一起跑了我驻村的所有贫困户填信息采集表,那天下大雨,我穿拖鞋他穿运动鞋,半途泥泞的小路把他绊倒,浑身都是泥巴。

: 我疯狂嘲笑他大雨天穿运动鞋下村的傻逼行为,他干脆脱鞋打赤脚走了回去。

: 我俩达成了共识:特么该修路啊!!!

: 他当了两年的驻村工作队员和联系人,18年摇身一变,成了第一书记,那是后话。

: 主任和我开始给摸回来的贫困户编扶贫措施,更糟糕的是,主任居然还让我编整村脱贫规划。

: 我:我学新闻的搞不来……

: 主任:嗯,我晓得。但你在经发办总要搞项目这些,要学啊。

: 我:我其实是去党政办的……

: 主任:你现在不是在经发办吗?

: 我跟村支书在会议室面面相觑。

: 村支书迟疑:要不我们还是开始整?

: 我们对坐着挠头。

: 我:胆子大不害怕,村头还差啥子基础设施和产业设施,我们全都搞一遍交上去嘛,打回来了再说。

: 村支书震惊地看着我:你说的哈!!!

: 我:快想快想,下午要交啊!!

: 村支书脑袋一拍,刷刷刷交给我一堆。

: 我一看,好家伙,全村新修公路并硬化多少公里,全村新修并硬化人行便道多少公里,全村新修并硬化多少公里机耕道,修多少水池铺多少水管,修几个产业基地+大棚,人居环境整治多少户,新修一栋村办公室。

: 粗略一算,上千万了吧。

: 我忐忑的把照猫画虎的脱贫规划交了上去。

: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居然全部通过了

: 我跟村支书一脸不可思议。

: 隔壁村支书在惨叫:完了完了,我们的项目报少了!明年还行吗?!!!

: 一般来说,明年不行。过期不候。但谁知道呢?

: 我们开始了5+2、白+黑的生活,白天扶贫,晚上完成日常工作,加班到1、2点的生活,半夜一个电话爬起来往办公室跑是常态。

: 算产业,算收入,教育、医疗、房屋资助,跑得贫困户都烦死帮扶干部了,第一次动态调整脱贫验收出现了。

: 村干部和我熬夜录入重庆扶贫系统,分管领导在办公室守着算动态调整人数。

: 一会跑下来问我:怎么少了一个?

: 一会跑下来问我:怎么又对不上了?

: 最远村的专干跟我大吵一架,原因是什么我忘了,但我俩一边吵架,一边在凌晨三点录取完了全部数据。

: 但不能轻松,翻年,国扶办弄出了国家扶贫系统,重庆系统数据和国家系统对接,我又重新录了一遍数据,录到半夜疯狂想哭,但又哭不出来。

: 之后每年、每月、每个星期,我们都会对国扶系统的数据进行核实和清理。

: 4月因为频繁的腰痛,去医院做了大检查。

: 腰肌劳损。

: 从16年4月,我开始出现了频繁去医院的悲惨情况,从最开始的腰肌劳损,到现在的腰椎间盘突出,以及今年进了两次急诊,心脏问题。

: 我们分管领导,一个四十岁长得特别还行的帅哥,开始秃顶——这真是个惨案。更惨的是今年他去住院了——痔疮。

: 但我还活着,我们单位所有帮扶干部还活着。

: 因为,那个月,兄弟乡镇的工作人员开车下村扶贫,翻了,只活了一个人。

: 那天晚上群里面谁都没说话,大家纷纷走小窗口:注意安全啊/出门小心点/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去不到就回来不要硬上,不差这一天……

: 可是,却没有人退缩。2015-2020,我们群里面永远都是那些人,有人进来,却很少有人退出。大家放在嘴边的话似乎永远只有一句:端谁的饭碗服谁的管,跟到共产党的走了嘛。

: 我们的脱贫进程开始跨越时代,被鞭子催促着疯狂前行,仿佛慢一步就是千古罪人。呈现在所有人面前的是所有公路、人行便道硬化,饮水池、产业项目投入使用,无义务教育学生辍学,大病报销90%,易地扶贫搬迁结合危房改造全速推进。环境卫生,饮水安全,所有贫困户脱贫,农村人口人均可支配收入从五千多暴增到一万四。

: 很奇怪,我明明有很多话想说,但写到这里突然写不下去了。

: 这是一项伟大的工程,而我们只是其中一粟。

: 我的精准扶贫工作结束了。

: 再见,我的2020。[/cp]

songkai1010
sking 01月02日

另外我挺好奇人均收入如何从5000涨到14000。如此大的变化意味着当地的产业结构发生了重大改变,这点光靠基建和福利是做不到的。

来自 SM-G9550

【 在 holzhueter 的大作中提到: 】

: [cp]不是突然的想法,只是突然想给自己六年的扶贫画个句号。虽然我们还在吐槽说不定扶贫办换块牌子,牌子上写着乡村振兴局。

: 2015年6月接到了上级部门调整贫困户的文件,大家以为只是常规操作,都不以为意。

: 7月8日,突然被当时的主任拖出去开会,会后跟我说——以后你就是我们单位的扶贫专干了。

: 我莫名其妙,第一句话是:我们有这个编制吗?(我那时候正在兼任人事干部)

: 是的,精准扶贫开始了,而那时候我并不知道意味着什么。

: 那天突然成立的扶贫办发了一张贫困户信息采集表,一天之内改了四次表格样式和内容,入群的扶贫专干、经发办主任、分管扶贫领导纷纷懵逼,那时候大家都还没有后来的我们那般“不要脸”和“老油条”,我老老实实填了四次。主任说我傻,等别人做完了你再做呗,让其他人试错。

: 我:特么还能这样?

: 临时成立的帮扶集团一窝蜂的往乡下跑,联系人跟我一起跑了我驻村的所有贫困户填信息采集表,那天下大雨,我穿拖鞋他穿运动鞋,半途泥泞的小路把他绊倒,浑身都是泥巴。

: 我疯狂嘲笑他大雨天穿运动鞋下村的傻逼行为,他干脆脱鞋打赤脚走了回去。

: 我俩达成了共识:特么该修路啊!!!

: 他当了两年的驻村工作队员和联系人,18年摇身一变,成了第一书记,那是后话。

: 主任和我开始给摸回来的贫困户编扶贫措施,更糟糕的是,主任居然还让我编整村脱贫规划。

: 我:我学新闻的搞不来……

: 主任:嗯,我晓得。但你在经发办总要搞项目这些,要学啊。

: 我:我其实是去党政办的……

: 主任:你现在不是在经发办吗?

: 我跟村支书在会议室面面相觑。

: 村支书迟疑:要不我们还是开始整?

: 我们对坐着挠头。

: 我:胆子大不害怕,村头还差啥子基础设施和产业设施,我们全都搞一遍交上去嘛,打回来了再说。

: 村支书震惊地看着我:你说的哈!!!

: 我:快想快想,下午要交啊!!

: 村支书脑袋一拍,刷刷刷交给我一堆。

: 我一看,好家伙,全村新修公路并硬化多少公里,全村新修并硬化人行便道多少公里,全村新修并硬化多少公里机耕道,修多少水池铺多少水管,修几个产业基地+大棚,人居环境整治多少户,新修一栋村办公室。

: 粗略一算,上千万了吧。

: 我忐忑的把照猫画虎的脱贫规划交了上去。

: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居然全部通过了

: 我跟村支书一脸不可思议。

: 隔壁村支书在惨叫:完了完了,我们的项目报少了!明年还行吗?!!!

: 一般来说,明年不行。过期不候。但谁知道呢?

: 我们开始了5+2、白+黑的生活,白天扶贫,晚上完成日常工作,加班到1、2点的生活,半夜一个电话爬起来往办公室跑是常态。

: 算产业,算收入,教育、医疗、房屋资助,跑得贫困户都烦死帮扶干部了,第一次动态调整脱贫验收出现了。

: 村干部和我熬夜录入重庆扶贫系统,分管领导在办公室守着算动态调整人数。

: 一会跑下来问我:怎么少了一个?

: 一会跑下来问我:怎么又对不上了?

: 最远村的专干跟我大吵一架,原因是什么我忘了,但我俩一边吵架,一边在凌晨三点录取完了全部数据。

: 但不能轻松,翻年,国扶办弄出了国家扶贫系统,重庆系统数据和国家系统对接,我又重新录了一遍数据,录到半夜疯狂想哭,但又哭不出来。

: 之后每年、每月、每个星期,我们都会对国扶系统的数据进行核实和清理。

: 4月因为频繁的腰痛,去医院做了大检查。

: 腰肌劳损。

: 从16年4月,我开始出现了频繁去医院的悲惨情况,从最开始的腰肌劳损,到现在的腰椎间盘突出,以及今年进了两次急诊,心脏问题。

: 我们分管领导,一个四十岁长得特别还行的帅哥,开始秃顶——这真是个惨案。更惨的是今年他去住院了——痔疮。

: 但我还活着,我们单位所有帮扶干部还活着。

: 因为,那个月,兄弟乡镇的工作人员开车下村扶贫,翻了,只活了一个人。

: 那天晚上群里面谁都没说话,大家纷纷走小窗口:注意安全啊/出门小心点/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去不到就回来不要硬上,不差这一天……

: 可是,却没有人退缩。2015-2020,我们群里面永远都是那些人,有人进来,却很少有人退出。大家放在嘴边的话似乎永远只有一句:端谁的饭碗服谁的管,跟到共产党的走了嘛。

: 我们的脱贫进程开始跨越时代,被鞭子催促着疯狂前行,仿佛慢一步就是千古罪人。呈现在所有人面前的是所有公路、人行便道硬化,饮水池、产业项目投入使用,无义务教育学生辍学,大病报销90%,易地扶贫搬迁结合危房改造全速推进。环境卫生,饮水安全,所有贫困户脱贫,农村人口人均可支配收入从五千多暴增到一万四。

: 很奇怪,我明明有很多话想说,但写到这里突然写不下去了。

: 这是一项伟大的工程,而我们只是其中一粟。

: 我的精准扶贫工作结束了。

: 再见,我的2020。[/cp]

mmssgsdmm
百年树袋熊 01月02日

敬佩!

发自「今日水木 on iPhone XS」

【 在 holzhueter 的大作中提到: 】

: \[cp\]不是突然的想法,只是突然想给自己六年的扶贫画个句号。虽然我们还在吐槽说不定扶贫办换块牌子,牌子上写着乡村振兴局。

: 2015年6月接到了上级部门调整贫困户的文件,大家以为只是常规操作,都不以为意。

: 7月8日,突然被当时的主任拖出去开会,会后跟我说——以后你就是我们单位的扶贫专干了。

: 我莫名其妙,第一句话是:我们有这个编制吗?(我那时候正在兼任人事干部)

: 是的,精准扶贫开始了,而那时候我并不知道意味着什么。

: 那天突然成立的扶贫办发了一张贫困户信息采集表,一天之内改了四次表格样式和内容,入群的扶贫专干、经发办主任、分管扶贫领导纷纷懵逼,那时候大家都还没有后来的我们那般“不要脸”和“老油条”,我老老实实填了四次。主任说我傻,等别人做完了你再做呗,让其他人试错。

: 我:特么还能这样?

: 临时成立的帮扶集团一窝蜂的往乡下跑,联系人跟我一起跑了我驻村的所有贫困户填信息采集表,那天下大雨,我穿拖鞋他穿运动鞋,半途泥泞的小路把他绊倒,浑身都是泥巴。

: 我疯狂嘲笑他大雨天穿运动鞋下村的傻逼行为,他干脆脱鞋打赤脚走了回去。

: 我俩达成了共识:特么该修路啊!!!

: 他当了两年的驻村工作队员和联系人,18年摇身一变,成了第一书记,那是后话。

: 主任和我开始给摸回来的贫困户编扶贫措施,更糟糕的是,主任居然还让我编整村脱贫规划。

: 我:我学新闻的搞不来……

: 主任:嗯,我晓得。但你在经发办总要搞项目这些,要学啊。

: 我:我其实是去党政办的……

: 主任:你现在不是在经发办吗?

: 我跟村支书在会议室面面相觑。

: 村支书迟疑:要不我们还是开始整?

: 我们对坐着挠头。

: 我:胆子大不害怕,村头还差啥子基础设施和产业设施,我们全都搞一遍交上去嘛,打回来了再说。

: 村支书震惊地看着我:你说的哈!!!

: 我:快想快想,下午要交啊!!

: 村支书脑袋一拍,刷刷刷交给我一堆。

: 我一看,好家伙,全村新修公路并硬化多少公里,全村新修并硬化人行便道多少公里,全村新修并硬化多少公里机耕道,修多少水池铺多少水管,修几个产业基地+大棚,人居环境整治多少户,新修一栋村办公室。

: 粗略一算,上千万了吧。

: 我忐忑的把照猫画虎的脱贫规划交了上去。

: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居然全部通过了

: 我跟村支书一脸不可思议。

: 隔壁村支书在惨叫:完了完了,我们的项目报少了!明年还行吗?!!!

: 一般来说,明年不行。过期不候。但谁知道呢?

: 我们开始了5+2、白+黑的生活,白天扶贫,晚上完成日常工作,加班到1、2点的生活,半夜一个电话爬起来往办公室跑是常态。

: 算产业,算收入,教育、医疗、房屋资助,跑得贫困户都烦死帮扶干部了,第一次动态调整脱贫验收出现了。

: 村干部和我熬夜录入重庆扶贫系统,分管领导在办公室守着算动态调整人数。

: 一会跑下来问我:怎么少了一个?

: 一会跑下来问我:怎么又对不上了?

: 最远村的专干跟我大吵一架,原因是什么我忘了,但我俩一边吵架,一边在凌晨三点录取完了全部数据。

: 但不能轻松,翻年,国扶办弄出了国家扶贫系统,重庆系统数据和国家系统对接,我又重新录了一遍数据,录到半夜疯狂想哭,但又哭不出来。

: 之后每年、每月、每个星期,我们都会对国扶系统的数据进行核实和清理。

: 4月因为频繁的腰痛,去医院做了大检查。

: 腰肌劳损。

: 从16年4月,我开始出现了频繁去医院的悲惨情况,从最开始的腰肌劳损,到现在的腰椎间盘突出,以及今年进了两次急诊,心脏问题。

: 我们分管领导,一个四十岁长得特别还行的帅哥,开始秃顶——这真是个惨案。更惨的是今年他去住院了——痔疮。

: 但我还活着,我们单位所有帮扶干部还活着。

: 因为,那个月,兄弟乡镇的工作人员开车下村扶贫,翻了,只活了一个人。

: 那天晚上群里面谁都没说话,大家纷纷走小窗口:注意安全啊/出门小心点/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去不到就回来不要硬上,不差这一天……

: 可是,却没有人退缩。2015-2020,我们群里面永远都是那些人,有人进来,却很少有人退出。大家放在嘴边的话似乎永远只有一句:端谁的饭碗服谁的管,跟到共产党的走了嘛。

: 我们的脱贫进程开始跨越时代,被鞭子催促着疯狂前行,仿佛慢一步就是千古罪人。呈现在所有人面前的是所有公路、人行便道硬化,饮水池、产业项目投入使用,无义务教育学生辍学,大病报销90%,易地扶贫搬迁结合危房改造全速推进。环境卫生,饮水安全,所有贫困户脱贫,农村人口人均可支配收入从五千多暴增到一万四。

: 很奇怪,我明明有很多话想说,但写到这里突然写不下去了。

: 这是一项伟大的工程,而我们只是其中一粟。

: 我的精准扶贫工作结束了。

: 再见,我的2020。\[/cp\]

: --

zzf4qgzr
沐青兰兮白芷 01月02日

敬礼!

【 在 holzhueter 的大作中提到: 】

: [cp]不是突然的想法,只是突然想给自己六年的扶贫画个句号。虽然我们还在吐槽说不定扶贫办换块牌子,牌子上写着乡村振兴局。

qwalk
qwalk 01月02日

有基建,东西卖的出去

运的进来

别懒,有奔头的干点活

一年赚一万多很难吗

【 在 songkai1010 的大作中提到: 】

: 另外我挺好奇人均收入如何从5000涨到14000。如此大的变化意味着当地的产业结构发生了重大改变,这点光靠基建和福利是做不到的。

: 来自 SM-G9550

lolocat
如兄台这般雅致的倒也不曾多见 01月0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