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猬主唱吉他手子健北航毕业,砸不起吉他

Jokeson
鸠桑 2019-06-30 字数 5472

刺猬乐队

组乐队时希望别人说我们“牛逼”

现在我们也只得着“牛逼”了

01

赵子健管石璐借了两万多块钱。在早前录制综艺《乐队的夏天》时,演出情绪一到位,他现场砸掉了自己的吉他。事后回过神儿来:嗯,得买把新琴。

赵子健有点自嘲:“你说我都35了,今儿买把琴还得跟石璐借钱呢,能交到女朋友吗?谁愿意结婚嫁给我这样的?”

石璐在一旁幽幽地哼了一声:“反正这琴钱我会从他之后演出费里扣,我是知道他最近还是有能力还上这钱的,所以才痛快借他。”

他们所在的刺猬乐队近来有些商业起色。那首在《乐队的夏天》唱过的原创《火车驶向云外,魂梦安于九霄》被一部电影相中,谈了合作,起码有十万块版税能到账。节目刚播一期那会儿,最近谈的一些音乐节,刺猬的身价也已翻了倍。

这是主流综艺带来的利处,也达到了刺猬参加节目的一个初衷:把包括《火车》在内的《生之响往》专辑好好宣传一下。“你知道唱片公司已经挺努力,但也就到那儿了。《火车》那些歌都出一年多了,如果不参加节目也就淹了,谁还会回来找这歌啊。”

vicon

《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 刺猬乐队

《乐队的夏天》录制周期不短,且密。本做着另一份普通上班族工作(程序员)的赵子健没法儿向公司请太多假,只好辞了职。对于子健辞职,刺猬另两位成员石璐、一帆早已见怪不怪。按石璐的话:“全中国程序员都是赵子健同事。因为他老换工作。”唯一纠结子健辞职的,可能就是他的爸爸。

实际上,子健爸从来不太关心儿子音乐做的如何。但过去许多年,每当刺猬要进行时间较长巡演时,爸爸会如临大敌,问儿子:“你是不是又要辞职了?”子健自己掐指算过,出社会十来年,他干的最长一份工作是新浪的程序员,做了两年,原因是新浪曾批过他整整两个月的假。“其它公司不太好搞,只能辞。”

不过子健爸的纠结也是一时的。这些年他也看出来了,无论儿子为音乐、巡演辞几次职,过段时间,最终,他也会老老实实地重找份上班族工作。而贝斯手一帆则很稳定地在北京丰台区一家银行供职。

至于队里唯一的女孩石璐,原生家庭条件不错,北京土著。但自从几年前当了单亲妈妈后,她也牟足了工作劲头,除了刺猬乐队,目前她还另兼其他两个乐队的鼓手。“就是我突然觉得不行了。我有孩子,怎么人家那么有钱?我那钱呢?我得干啊,挣钱啊,养孩子啊,这是最重要的。”

在外,刺猬乐队久负盛名。即便不是他们的乐迷,但凡接触过国内乐队音乐的人,尤其八零九零一代,多少人在青春期时都听过那首著名的《白日梦蓝》,知道他们是国内拔尖儿乐队。但大家不了解的,是他们做乐队的“穷”。

刺猬乐队在《乐队的夏天》舞台上

刺猬乐队在《乐队的夏天》舞台上

02

子健还记得,自己当年刚毕业组乐队时,其实就是想被那些听歌儿的人赞一句“牛逼”!

2005年,刺猬在北京成立。子健、石璐和当时的贝斯手先是凭一己之力生猛地捣鼓出了一张《Happy Idle Kid》,后签约摩登,凭《噪音袭击世界》在滚圈声名鹊起。而2009年《白日梦蓝》的推出更令刺猬得口碑人气双丰收。

仅在当年,光是《白日梦蓝》一首歌的播放量在各大音乐平台就均过百万。早就记不清摩登说过多少遍,一定会把刺猬的唱片发行到当时音乐行情大好的台湾地区。子健曾畅想:“我觉得《白日梦蓝》那张专辑出来的时候我早就该走街上有人拍了你知道吗?我们的唱片摆到哪个货架都能看到。”

但现实是,听歌的人多,买专辑的人少。而专辑卖不出去,就没有版税收入。“你说都播了那么多遍的一首歌,我们却没因着这歌进一分钱。这跟我收入一点儿都不挂钩。”

《白日梦蓝》专辑封面图

《白日梦蓝》专辑封面图

2008年左右,国内音乐节渐起,算是乐队们赚钱的门路之一。但刺猬上音乐节次数不算多,一年大概会走四五场。“一场音乐节就说给5万,再除以我们仨。我能不上班吗?”

至于他们所在的摩登天空,尽管公司多年来也诚心为乐队市场操心,但一公司里签了几十号乐队,根本照顾不来,大多乐队平时基本属于散养。刺猬在摩登时期的状态基本是,譬如做张专辑,公司会讲这张片儿前期5万块必须打住,不然超出预算的部分就得自掏腰包或者免费演两场摩登旗下的音乐节。为了做专辑,石璐还真向她生意人老爸要过钱。但一些时候,大家还是用免费唱音乐节来还超支。

“我们还持续地在干这件事,那这件事就持续地没钱。”

到现在为止,台湾唱片行的架子上从未摆出过一张《白日梦蓝》。每次去演出,刺猬都能听到舞台底下成群的人高喊“你们牛逼”!子健说这话时显得有些哭笑不得:“你说我们这么些年得到了么?得着了!得着什么了?牛逼!但除了牛逼什么都没有。”

图源刺猬乐队吉他手、主唱微博@走啤

图源刺猬乐队吉他手、主唱微博@走啤

03

头几年,大概15,16左右。子健身体出了点儿问题,整个声音状态都不太对,唱歌老跑调。石璐在十月怀胎,刚刚成为妈妈,尾椎的疼痛让她也无法久坐,这对于一位鼓手来说显然也不利。最大的问题是,作为刺猬创作的灵魂人物,大家合作十来年后,子健觉得已没有什么新鲜感了:生活没什么变化,创作没那么多乐趣。该说的话也都说了。

石璐总结出来的是:“因为我们这么多年都永远在一个死循环里,大家都说刺猬不错,但也一直就这样,没个升华的结果。看到底儿了,我们觉得无聊。”

之前每次乐队去外头演出,子健很享受舞台状态,巡演让他们快乐。但每每演出结束,回到公司,回归程序员身份,又坐到电脑前开始看那些代码,身边都是不听歌,连耳机都不需要的寡言程序员同事时,他就觉得:这世界怎么反差这么大呢?

子健从没试图和同事聊过音乐,“他们也不知道说什么。而且就算他们知道你是做音乐的时候,其实他们也并不会感兴趣。你发现这东西跟现实没什么关系。”

《乐队的夏天》现场的刺猬乐队石璐

《乐队的夏天》现场的刺猬乐队石璐

他觉得自己正在经历中年危机。如今子健35岁,他身边差不多年纪的程序员同事怎么也有个一二百万存款了,职位也差不多到了经理或总监级,而频繁换公司的他不过还只是一个一线奋斗的高级开发。“我别说买一套房了,我买把琴还管她(石璐)借钱呢。我的职业规划也都没起来,完了乐队还其实在烧我的命,烧我的钱,怎么看我就变成一个loser了?”

石璐头几天和朋友聊天时还开玩笑:“我说虽然我们是loser,但我们是pure的。我们心里是住着大房子。你看多少人,他们事业特别有成,但是他没有时间花钱,多好的风景没时间和家人看。但我们是感受过的,我觉得这个挺宝贵的,跟钱不钱都没关系。”子健和一帆当场驳道:“那是女孩。男孩还是得有积累。”

一帆理解子健的感受:“到了30多岁真不能一人傻high了。那种情绪就是随着年龄的增加越发显现的。现在你周围的人都有小孩,高职位,你演出时觉得自己得了一些小成做了一些事情,有人为你欢呼,觉得挺开心。但一回到现实社会中,就发现这个社会理解不了你。还自己给自己讲一些什么pure的故事?”

“死扛这么多年,都是自我安慰。”

BUAA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12 个回复
fhd
疯了! 2019-07-04

单亲妈妈是啥情况?

【 在 Jokeson (鸠桑) 的大作中提到: 】

: 刺猬乐队

: 组乐队时希望别人说我们“牛逼”

: 现在我们也只得着“牛逼”了

: ...................

Jokeson
鸠桑 2019-07-05

应该是石璐结婚有娃后又离婚了吧

【 在 fhd 的大作中提到: 】

: 单亲妈妈是啥情况?

cheretine
x=x 2019-07-05

她和子健原来本来就是一对啊,没有明说而已

【 在 fhd (独钓寒江雪) 的大作中提到: 】

: 单亲妈妈是啥情况?

macrocisco
最青的蛙 2019-07-05

re!

贵版太冷清了。

【 在 Jokeson (鸠桑) 的大作中提到: 】

: 刺猬乐队

: 组乐队时希望别人说我们“牛逼”

: 现在我们也只得着“牛逼”了

: ...................

macrocisco
最青的蛙 2019-07-05

那孩子不是子健的

【 在 cheretine (x=x) 的大作中提到: 】

: 她和子健原来本来就是一对啊,没有明说而已

freeskr
freeskr 2019-07-05

re

【 在 Jokeson 的大作中提到: 】

: 刺猬乐队

: 组乐队时希望别人说我们“牛逼”

: 现在我们也只得着“牛逼”了

: ....................

garfunkle
乱娃 2019-07-06

你干什么了?

【 在 fhd (独钓寒江雪) 的大作中提到: 】

: 单亲妈妈是啥情况?

chenjy
cjy 2019-07-06

因为子健离了?

【 在 fhd 的大作中提到: 】

: 单亲妈妈是啥情况?

: 【 在 Jokeson (鸠桑) 的大作中提到: 】

: : 刺猬乐队

fhd
疯了! 2019-07-08

这个我知道啊,我就是奇怪咋就离了啊

搞摇滚的搞不懂

【 在 cheretine (x=x) 的大作中提到: 】

: 她和子健原来本来就是一对啊,没有明说而已

fhd
疯了! 2019-07-08

啊?

【 在 macrocisco (最青的蛙-努力追求未来的幸福,好好的活着)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孩子不是子健的

zskmkimi
难民甲 2019-07-08

听过他们的歌,不是我喜欢的风格,可能自己还是不了解摇滚吧

SandMan
熊猫 2019-07-19

很怀念在学校搞乐队的日子啊。好多画面感觉就像昨天。

回复第一贴直接把楼干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