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知后觉评陈情令之谁是仙督?

Estelle0807
艾丝蒂尔 2019-09-28 字数 7764

(一)

这天金麟台上的气氛有些古怪。一面苏涉领着一群门生在金阶入口处笑迎往来宾客,嘴

角眉梢皆是喜气;另一面一些人却在明里暗里嘀嘀咕咕,满脸不屑,仿佛随时准备发难

,揭穿这表面和谐下见不得人的勾当。

这是金光瑶接替兰陵金氏家主和仙督之位的日子。

金光瑶跟往常一样满脸堆笑,在斗妍厅一边招呼宾客,一边指点仆从做事,忽然听到苏

涉高声传报:姑苏蓝氏家主泽芜君到。他眼神一亮,立刻朝厅门走去,出了厅门,远远

望见一个身长玉立的身影正在缓步走上阶梯。他又拾级而下迎了一程,在小花厅处迎到

了泽芜君:"二哥,你来了。"

"阿瑶,恭喜你,"蓝曦臣由衷的贺到,"再没有人比你更适合担任仙督之位了,"后一句

他用上了灵力,声音虽不大,却远远传遍金麟台的每一个角落。

"这是我送你的贺礼。"说着,便有一名姑苏蓝氏子弟捧上一个白玉托盘,托盘里整整齐

齐放着四支淡雅的卷轴,卷轴上的蓝色卷云纹边与白玉温润的光泽两相映衬,深合姑苏

蓝氏的旨趣。

金光瑶又惊又喜,他望了蓝曦臣一眼,蓝曦臣微笑着点了点头,他便取出最外侧一支,

小心打开来看。这是一幅《春景图》。画中远山近水,郁树繁花,尽皆一派灿烂春色。

而作画之人笔法高妙,情致高洁,整幅画又颇得中国画山水有尽而意无穷之余味。正是

蓝曦臣的手笔。

金麟台的微风中,金星雪浪花海般荡漾,这也是一个春日。

(二)

金麟台绽园。

蓝曦臣径直穿过会客厅,绕过一面颇有古意的大屏风,顺着庭院边的回廊向西南隅的小

书房走去。"阿瑶,你昨晚又通宵处理事务了?"

金光瑶起身冲蓝曦臣笑笑,"二哥,你来了。"他摇摇头,像是甩了甩脸上的倦意,"瞭望

台报上来几桩事,我尚在斟酌。二哥你也听听?"

"阿瑶,这些事也不急在一时",蓝曦臣边说边环顾着四周,"我听说,你十日倒有六、七

日歇在这里,这绽园再好,你的寝殿还是芳菲殿啊。"

绽园是金光瑶任家主后改建的,不同于金麟台一贯的铺张奢华,这个不过两进的别苑装

饰得十分雅致,淡纱疏影,白石枯水,倒有几分姑苏蓝氏的意趣。金光瑶日常起居的书

房更是由于墙上挂了四幅意境幽远的水墨山水图轴,显得格外不凡。

金光瑶愣了一下,没有接蓝曦臣的话,而是顺着自己刚才的话头往下说:"蜀地卓氏本是

当地最大的世家,然而家族内部混乱,人心不齐,上月其辖地出了邪祟作乱扰民,瞭望

台请求支援,他家吵闹半天,竟派了两名尚未结丹的小孩前去,差点出了人命。"

"有这种事?"蓝曦臣皱了皱眉头,"那你准备亲自去一趟吗?"

"不了,邪祟我已从夷陵调了人手前去处理。我想,下次清谈会,正好请卓氏家主来金麟

台一叙,二哥以为如何?"

"如此甚好,"蓝曦臣想了想,认真的说:"兰陵金氏幸而有你周旋,这才各门安生,诸事

平顺。这些年瞭望台也收效甚大,能及时除祟,各地民生安稳不少。阿瑶,我果然没有

看错你。"

金光瑶望向蓝曦臣,目光却不由的落在他身后的山水画卷上。画上古木苍翠,楼台掩映

,飞瀑流湍,水汽氤氲,正是一派万物繁盛的夏日景象。

(三)

金麟台绽园,夜色已深。忽而一阵箫声响起,旋即琴音加入,箫声温润似惠风和煦;琴

音清亮如林泉叮咚。蓝曦臣月前即到金麟台,白日与金光瑶商议清谈会之事,入夜或教

金光瑶弹琴,或二人合奏,自有一番雅趣。今日因金麟台有晏饮,故而开始得晚了些。

琴音忽然断了一拍。蓝曦臣放下裂冰,问道:"阿瑶这几日为何心事重重,可是遇到什么

烦难事?"

金光瑶迟疑了一会儿,方才答道:"二哥上次提到的凶邪异常之剑灵,现在查得怎么样了

,可要我派些人手襄助一二?"

"原来是这事,"蓝曦臣笑着说,"忘机昨日来信说在清河寻得一些线索,现下正赶往栎阳

做进一步探查。有忘机在,阿瑶不必担忧。且我明日便要动身去潭州,也可与他会合。

"

金光瑶站起身来,许是今夜喝了酒,他面色有些微红。他走到窗边,背靠着窗棱,正正

面对着墙上挂着的《秋意图》,默然不语的看了一阵。

蓝曦臣也站起来:"你今日可是喝多了?要不早些歇息吧。我先回去了。"说着便朝门口

走去。

"二哥,等等,"金光瑶叫住他,突然很突兀的问道:"若有一日我不当仙督了,二哥可愿

接过这个担子?"

"什么?",蓝曦臣一时没有回过神来,过了片刻,他答道:"可是又有人说三道四了?阿

瑶,世人虽然对你多有误解,但我知道,你是最适合这个位子的人,而且你做得很好,

比我强很多。"

"不,不是",金光瑶竟然有点语无伦次,"若是我自己不想做了,比如,我想去游山玩水

。"

蓝曦臣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扫过那四幅山水画,笑着说,"原来是这样。那阿瑶想去哪

里?我与你同去吧,叫忘机接了这个担子。"蓝曦臣虽然为人亲切,但说话的内容一贯秉

承姑苏蓝氏的严谨作风,唯有对金光瑶,不知从何时起,竟偶尔会有戏谑之语。

金光瑶却像是被这句话震住了,过了好一会儿,他转头凝视着蓝曦臣那双温柔的眼睛,

很认真的说:"若我要去很远的地方呢,此生不再回来的那种?"

书房里静默了许久。金光瑶再次开口了,"二哥还是留下吧,这世上只有你知道我这些年

为何要做这些事,也只有你明白我。含光君虽然侠肝义胆,但你知道,他并不适合担仙

督之责"。

蓝曦臣觉得心神有点乱,他想问金光瑶为何会突然说这样的话,却张不开口,最终,他

默默的走出房门,穿过会客厅,出了绽园。

金光瑶怔怔的立于窗边,窗外月色如洗,庭院里的白石在月光映照下清晰可辨,目光所

及的尽头是庭院东南角的一处厢房,记不清从何时起,蓝曦臣与他交谈晚了便会歇在那

里,这一月来也是如此,唯有今夜。

(四)

绽园书房

金光瑶将那四幅画一幅一幅亲手取下,仔仔细细的卷着。蓝曦臣仍然坐在往常弹琴的位

置,几案上仍然奉着他素日最爱的碧潭飘雪。他看了一会儿,似是不忍:"金宗主,事已

至此,你这又何必?"

"泽芜君昔年所赠的画卷,难道不许我带走吗?"金光瑶幽幽的说。

蓝曦臣心中突然腾起一阵烦乱,他蓦的站起,用从未有过的语气厉声喝道:"你为何一定

要策划乱葬岗之事!"

"乱葬岗,"金光瑶注视着蓝曦臣微微发红的眼睛,过了一会儿,却问了一个毫不相干的

问题:"所以当年含光君被罚,是因为魏公子,对吗?"

蓝曦臣一愣,不耐烦的答道:"当年之事,你又不是不知。"

"不,我只知是因为魏公子之事,却不知是因为这个人。"

金光瑶说着低头看着手边的卷轴,那是最后一幅《冬景图》。画上皑皑白雪冠青山,一

派苍茫意境,然而蓝曦臣下笔温柔,却并无肃杀之意。"泽芜君,我虽然暂时封了你的灵

力,但我从未想过要害你。你随我去云梦走一趟,等我拿到我想拿的东西",说到这里,

他抬头深深的凝视着蓝曦臣,继续道:"登了船,就让你离开吧。"

蓝曦臣觉得心跳恍如漏了两拍。这仿佛并不是一个陈述句,而是一个疑问句。半晌,他

艰难的说到:"我曾经以为自己是这世上唯一了解你,理解你的人"。

"今后也仍是。"

蓝曦臣痛苦的摇着头:"可你为什么要做那些事?"

"二哥,我走以后你担下仙督之责吧,到时候你会更明白的。"

(五)

三年后,云深不知处,寒室,泽芜君出关的日子。

"忘机,这三年辛苦你了。"

"无事"。

"魏公子回来了?"

"是"。

"接下来你准备怎样?"

"随他。"

"能得一人相随,甚好。"

寒室里静默了一阵。

"兄长有话,为何不早说?"

"我亦不知。"

"为何?"

"若当年乱葬岗上,魏公子娶了温情,你待如何?"

又一阵沉默。

"一生知己,不负此心罢了。"

后记:

金光瑶可以说是陈情令里最复杂的一个人物。这篇文章也是我一开始就打算写的三个方

向之一。只是一直没有想好用什么形式来表达。现在这样算是一篇同人文吧。不过基本

素材(比如绽园和四幅画)和人物关系皆取自原著原剧,我并未编出超出原著框架的内

容或感情来。(不要说我腐者见腐!)

这世上有许多关系会愿意为你做有意义的牺牲,比如知交兄弟父母,为你报仇、挡刀、

换丹、挖眼。。。。。。但只有一种情感会愿意陪你无意义的牺牲。因为那本质上是一

种对生死相随的渴望。所以蓝曦臣在观音庙一夜后,最吃惊的恐怕不是金光瑶最后推开

他,而是在那电光火石的刹那,自己竟然真的愿意跟阿瑶同死。

而金光瑶身上则充满矛盾之处:他一生视蓝曦臣为天神,但在需要利用他时却毫不手软

;他很早与薛洋勾结,却又在继位仙督之后第一时间清理薛洋,并且直到蓝忘机到义城

之前,都没有再觊觎过阴虎符(蓝忘机的行踪是由蓝曦臣无意中透露给金光瑶的,这一

点书和动画版都有表现或暗示);他为上位不择手段弑父杀兄,但上位后却不称霸不贪

财不好色无任何恶习劣迹,可以说是一心为民办实事。。。。。。蓝曦臣十几年来对他

深信不疑,不是我们蓝大哥哥傻,而是这个"敬上悯下,垂怜众生"的金光瑶,其实也是

真的。

金光瑶出身微贱,从小受尽冷眼,但他的母亲知书达理,清高自持,要将他培养为君子

。他后来为母亲立一观音像,也未必是为了讥讽世人,可能是在他内心里,母亲值得。

而他做一切事情最大的原动力也是要获得世人的认同和尊重。他聪明、能干,却由于出

身的缘故,需要花费巨大的努力,才能获得一个展示的平台。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他机

关算尽,谁挡杀谁。而在登上仙督之位后,由于蓝曦臣的全力支持,其他世家无力发声

,薛洋和阴虎符,也就不需要了。本质上,他与薛洋远非一路人,蓝曦臣,才是他的毕

生向往和白月光。

他的婚姻徒有其表,而与蓝曦臣,则是两厢克己复礼,不仅行为上克制,连心念都不敢

造次。所以我安排他,直到山雨欲来之时,才略微透露了一点心声。而最终,蓝曦臣竟

然愿意以命陪他,他心愿已足,再无遗憾了。

仙督这个位子,本质上是个政治角色。运筹帷幄,协调各方,曲中求直,有时甚至需要

"死一人而活百人"。蓝忘机和魏无羡都是恩怨分明的侠客心肠,其实未必合适。在魔道

整本书中,我认为最能胜任的人确实是金光瑶,而最能理解他的,是蓝曦臣,其实他们

也算知己了。所以我安排蓝曦臣在三年迷惘求证之后,正式出任仙督,做他做过的事,

才更明白他的一生所愿,更理解他内心的善与恶。(同时也放我们含光君一条生路,好

与爱人终成眷侣,逍遥一世哈哈)

TV 电视
1 个Like
26 个回复
pleasant
碧云天 2019-09-28

写的太好了,我看了两遍

【 在 Estelle0807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

: 这天金麟台上的气氛有些古怪。一面苏涉领着一群门生在金阶入口处笑迎往来宾客,嘴

: 角眉梢皆是喜气;另一面一些人却在明里暗里嘀嘀咕咕,满脸不屑,仿佛随时准备发难

: ...................

Estelle0807
艾丝蒂尔 2019-09-28

谢谢!我以为这篇没几个人愿意看完~~(掩面lafff)

【 在 pleasant (碧云天) 的大作中提到: 】

: 写的太好了,我看了两遍

pinguotao
过犹不及 2019-09-28

写的很好,建议作者加入原著

建议lz开写小说

【 在 Estelle0807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

: 这天金麟台上的气氛有些古怪。一面苏涉领着一群门生在金阶入口处笑迎往来宾客,嘴

: 角眉梢皆是喜气;另一面一些人却在明里暗里嘀嘀咕咕,满脸不屑,仿佛随时准备发难

: ...................

leeli
贾莉莉 2019-09-29

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

【 在 Estelle0807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

: 这天金麟台上的气氛有些古怪。一面苏涉领着一群门生在金阶入口处笑迎往来宾客,嘴

: 角眉梢皆是喜气;另一面一些人却在明里暗里嘀嘀咕咕,满脸不屑,仿佛随时准备发难

: ...................

Estelle0807
艾丝蒂尔 2019-09-29

原著是魏无羡唯一视角,所以他看不见的内容就不能明写,写多了读者也未必愿意看(

我这篇跟忘羡无关,版上都没几个人有兴趣看:)

但作者埋了许多草蛇灰线去丰满他笔下的人物和关系。我只是把这些暗线挖出来稍作加

工,相信是很贴近作者心中人物的原貌的~~

【 在 pinguotao (过犹不及) 的大作中提到: 】

: 写的很好,建议作者加入原著

: 建议lz开写小说

lesiure
lovemm 2019-09-29

写的太好了 非常有画面感

bd95
朝酒晚舞 2019-09-30

蓝大自己未见其弯,却一直致力于掰弯蓝二

不知道是什么心态,难道仅仅是因为了解自己弟弟?

【 在 Estelle0807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

: 这天金麟台上的气氛有些古怪。一面苏涉领着一群门生在金阶入口处笑迎往来宾客,嘴

: 角眉梢皆是喜气;另一面一些人却在明里暗里嘀嘀咕咕,满脸不屑,仿佛随时准备发难

: ....................

turtle02
封建乌龟 2019-09-30

了解弟弟,心疼弟弟

【 在 bd95 (朝酒晚舞) 的大作中提到: 】

: 蓝大自己未见其弯,却一直致力于掰弯蓝二

: 不知道是什么心态,难道仅仅是因为了解自己弟弟?

worse
然而一切都抵不过:你 2019-09-30

太太

来我们群里吗?

跪求,星星眼

【 在 Estelle0807 (艾丝蒂尔)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

: 这天金麟台上的气氛有些古怪。一面苏涉领着一群门生在金阶入口处笑迎往来宾客,嘴

: 角眉梢皆是喜气;另一面一些人却在明里暗里嘀嘀咕咕,满脸不屑,仿佛随时准备发难

: ...................

Estelle0807
艾丝蒂尔 2019-09-30

蓝大自己说过,蓝忘机方圆六尺皆天寒地冻,这不好不容易有个人能消解一二嘛

若魏无羡是女的,是不是要说“蓝大自己未见早恋,却致力于推动弟弟早恋:)

【 在 bd95 (朝酒晚舞) 的大作中提到: 】

: 蓝大自己未见其弯,却一直致力于掰弯蓝二

: 不知道是什么心态,难道仅仅是因为了解自己弟弟?

: ...................

Estelle0807
艾丝蒂尔 2019-09-30

版大,我还想出坑呢。。。不敢来你们群。。。

【 在 worse (虽然但是,多想留住这个夏天) 的大作中提到: 】

: 太太

: 来我们群里吗?

: 跪求,星星眼

: ...................

rourou0930
密码:风流倜傥全拼 2019-09-30

写的太太太好啦

金光瑶为了获得权力或说展示自己的平台,机关算尽,但也确实是一心要把这个位置做好的

含光君不适合仙督的位置,因为他本就对世事无所求

如果说年少时逢乱必出,那是因为叔父兄长教导,他自知要尽力所能及的责任

十六年后的逢乱必出,他真的是只为求一人罢了

不过剧的改编也是合理的,除他之外,也没有更合适的人选了

所以大神你文里的三年后泽芜君出关接掌仙督就更合情啦

...大神..跪求来我们群啊

【 在 Estelle0807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

: 这天金麟台上的气氛有些古怪。一面苏涉领着一群门生在金阶入口处笑迎往来宾客,嘴

: 角眉梢皆是喜气;另一面一些人却在明里暗里嘀嘀咕咕,满脸不屑,仿佛随时准备发难

: ...................

worse
然而一切都抵不过:你 2019-09-30

太太你还没完全掉坑就打算出坑了吗,哈哈哈

【 在 Estelle0807 (艾丝蒂尔) 的大作中提到: 】

: 版大,我还想出坑呢。。。不敢来你们群。。。

Estelle0807
艾丝蒂尔 2019-10-09

昨晚听广播剧,发现这篇文章犯了个挺严重的错误,更正一下:

蓝湛身上的戒鞭痕,原著是33道,因为他为护魏婴伤了蓝家33位长辈,一人一道,但是

并没有哪一道是罚他爱上了一个人(蓝家真是个玄妙的家族,不仅出情种,还能理解情

种,即便不支持,也能理解:)

剧里只模糊说是“蓝湛在乱葬岗做了很多出格的事”,但是都是对事,不对人。所以文

章中金光瑶那句话就当删去了嘿嘿

【 在 Estelle0807 (艾丝蒂尔)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

: 这天金麟台上的气氛有些古怪。一面苏涉领着一群门生在金阶入口处笑迎往来宾客,嘴

: 角眉梢皆是喜气;另一面一些人却在明里暗里嘀嘀咕咕,满脸不屑,仿佛随时准备发难

: ...................

worse
然而一切都抵不过:你 2019-10-09

是的

仙门情种

【 在 Estelle0807 (艾丝蒂尔) 的大作中提到: 】

: 昨晚听广播剧,发现这篇文章犯了个挺严重的错误,更正一下:

: 蓝湛身上的戒鞭痕,原著是33道,因为他为护魏婴伤了蓝家33位长辈,一人一道,但是

: 并没有哪一道是罚他爱上了一个人(蓝家真是个玄妙的家族,不仅出情种,还能理解情

: ...................

wangyu
不瘦十斤不改ID 2019-10-09

里面全是男男吗?

【 在 Estelle0807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

: 这天金麟台上的气氛有些古怪。一面苏涉领着一群门生在金阶入口处笑迎往来宾客,嘴

: 角眉梢皆是喜气;另一面一些人却在明里暗里嘀嘀咕咕,满脸不屑,仿佛随时准备发难

: ...................

Estelle0807
艾丝蒂尔 2019-10-09

除了主角和师姐,其他人都没有明确感情线

【 在 wangyu (不瘦十斤不改ID) 的大作中提到: 】

: 里面全是男男吗?

zwx
开开~~小白猪,胖嘟嘟 2019-10-09

江眠枫和虞夫人,哈哈

【 在 Estelle0807 () 的大作中提到: 】

: 除了主角和师姐,其他人都没有明确感情线

: 【 在 wangyu (不瘦十斤不改ID) 的大作中提到: 】

Estelle0807
艾丝蒂尔 2019-10-10

其实,魔道祖师讲的是一个关于“情深不寿,爱欲有毒”的故事。故事里所有仙门之

人都中了这种毒,唯一的解药掌握在一个叫绵绵的小姑娘手里,她将解药做成了一个香囊,只有碰过香囊的人,组cp才能得善终。。。

【 在 zwx (开开~~小白猪,胖嘟嘟) 的大作中提到: 】

: 江眠枫和虞夫人,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