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战时期跨越国共双方的铁路还运行吗?

PeterCDMA
Peter 09月07日 字数 30

这几天看《局中人》时候想到的。

Modern_CHN 中国近现代史
31 个回复
changge
好男人就是我,我是昌哥 09月07日

运行的。你看辽沈战役里的被释放的N多国军俘虏,就买沈阳到北平、天津的火车票坐火车去北平、天津。那时北平、天津还没有解放。(柏杨回忆录说的)

PeterCDMA
Peter 09月07日

哦,那双方之间的收费呀,管理呀,配合呀这些不知道是怎么实现的哦。

【 在 changge 的大作中提到: 】

: 运行的。你看辽沈战役里的被释放的N多国军俘虏,就买沈阳到北平、天津的火车票坐火车去北平、天津。那时北平、天津还没有解放。(柏杨回忆录说的)

changge
好男人就是我,我是昌哥 09月07日

我想应当是沈阳卖出的车票钱归我共,北平卖出的车票钱归国方吧。那些双方的货币也不通用了,我们给俘虏的是我们的货币,俘虏用我们的货币买车票。

如果国统区的人上沈阳,那在北平,肯定用金元券买车票了。。。

所以说不上收入分配的问题。

我想铁路如果中断,看双方协商有没有必要修通。。。。

类似于邮政。

邮政在抗战时,国、共、日三方一直是通的,大家都加入了万国邮政公约。但是都会邮检。

交通也是通的,平民往来是允许的,但是会检查。

【 在 PeterCDMA 的大作中提到: 】

: 哦,那双方之间的收费呀,管理呀,配合呀这些不知道是怎么实现的哦。

changge
好男人就是我,我是昌哥 09月07日

我看过一个解放军女兵的回忆录,她是北平人,北平解放前,我军让很多家在北平、有亲友在北平的解放军战士进北平去做工作。

他们打扮成平民,学生,从德胜门进北平,那些看门的国军都知道这些人是八路,问了几句,就放他们进城了,然后在背后说:妈的,这些八路,神气什么。别以为我们不知道。

【 在 PeterCDMA 的大作中提到: 】

: 哦,那双方之间的收费呀,管理呀,配合呀这些不知道是怎么实现的哦。

bhima
心烦意乱 09月07日

除了高级将领要被送到后方外,普通士兵如果不参加解放军,只要放弃武器就可以自由回去。

【 在 changge (好男人就是我,我是昌哥) 的大作中提到: 】

: 运行的。你看辽沈战役里的被释放的N多国军俘虏,就买沈阳到北平、天津的火车票坐火车去北平、天津。那时北平、天津还没有解放。(柏杨回忆录说的)

changge
好男人就是我,我是昌哥 09月07日

那时不会管那么细,你看青年军的旅长王启瑞,在沈阳北跟我共打了恶仗,然后就带着上百名手下,从沈阳逃到北平了。

【 在 bhima 的大作中提到: 】

: 除了高级将领要被送到后方外,普通士兵如果不参加解放军,只要放弃武器就可以自由回去。

bhima
心烦意乱 09月07日

那当然是没有被抓住的情况下,被抓住了高级将领基本就没有逃跑的可能了。胡琏不照样从双堆集逃出来了?除非有人指认,否则在车站和关口用假名还是不容易被发现的。

【 在 changge (好男人就是我,我是昌哥)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时不会管那么细,你看青年军的旅长王启瑞,在沈阳北跟我共打了恶仗,然后就带着上百名手下,从沈阳逃到北平了。

changge
好男人就是我,我是昌哥 09月07日

兵团司令李文从四川跑到了台湾。。。

【 在 bhima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当然是没有被抓住的情况下,被抓住了高级将领基本就没有逃跑的可能了。胡琏不照样从双堆集逃出来了?除非有人指认,否则在车站和关口用假名还是不容易被发现的。

bhima
心烦意乱 09月07日

那个时候他已经在重庆进修属于培养性质,有一定人身自由。如果是关进白公馆那肯定走不掉的。

【 在 changge (好男人就是我,我是昌哥) 的大作中提到: 】

: 兵团司令李文从四川跑到了台湾。。。

changge
好男人就是我,我是昌哥 09月07日

几天不见,难道不会发动去找?

你是不是觉得打了胜仗后中国人就情绪稳定,配合我共做任何事?四川贵州广西等地的叛乱,抗美援朝胜利后还是有的。

【 在 bhima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个时候他已经在重庆进修属于培养性质,有一定人身自由。如果是关进白公馆那肯定走不掉的。

bhima
心烦意乱 09月07日

李文当时已经是死老虎了,他的旧部之前或遣散或吸收早没了。他去了台湾凯申帝也没有重用他就是证据。他要再次潜入抓起来就是了。tg当时已经在准备工业化,这种没有价值的货色走了就走了呗,还省了一笔钱。在土改和工业化完成后,国民党旧军官就算全部放出去,要拉队伍也拉不起来的。他的觉悟还不如功德林的杨伯韬呢,后者在抗美援朝的时候根据自己受过的训练给志愿军提供应对美军的有关建议,这才是和时代潮流合拍的做法。

【 在 changge (好男人就是我,我是昌哥) 的大作中提到: 】

: 几天不见,难道不会发动去找?

: 你是不是觉得打了胜仗后中国人就情绪稳定,配合我共做任何事?四川贵州广西等地的叛乱,抗美援朝胜利后还是有的。

rCRH
rCRH 09月07日

其实中国近代想想也是,人家在发展现代,咱们再搞民族独立,到现在顶尖科技依旧有很大差距

【 在 bhima 的大作中提到: 】

: 李文当时已经是死老虎了,他的旧部之前或遣散或吸收早没了。他去了台湾凯申帝也没有重用他就是证据。他要再次潜入抓起来就是了。tg当时已经在准备工业化,这种没有价值的货色走了就走了呗,还省了一笔钱。在土改和工业化完成后,国民党旧军官就算全部放出去,要拉队伍也拉不起来的。

shadowland
虚幻 09月07日

这是啥逻辑关系

【 在 rCRH (rCRH) 的大作中提到: 】

: 其实中国近代想想也是,人家在发展现代,咱们再搞民族独立,到现在顶尖科技依旧有很大差距

rCRH
rCRH 09月07日

看到回帖想到的,题外话呵呵。

【 在 shadowland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是啥逻辑关系

PeterCDMA
Peter 09月07日

哦,是这样。谢谢回复

【 在 changge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看过一个解放军女兵的回忆录,她是北平人,北平解放前,我军让很多家在北平、有亲友在北平的解放军战士进北平去做工作。

:    他们打扮成平民,学生,从德胜门进北平,那些看门的国军都知道这些人是八路,问了几句,就放他们进城了,然后在背后说:妈的,这些八路,神气什么。别以为我们不知道。

bluecloud
布鲁·克劳德 09月07日

没那么复杂

解放战争时期国内铁路基本是西方经营或中外合营,部分地区甚至外国还享有路权

我军是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不打资本家

国军更不敢动洋大人

【 在 changge (好男人就是我,我是昌哥)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想应当是沈阳卖出的车票钱归我共,北平卖出的车票钱归国方吧。那些双方的货币也不通用了,我们给俘虏的是我们的货币,俘虏用我们的货币买车票。

: 如果国统区的人上沈阳,那在北平,肯定用金元券买车票了。。。

: 所以说不上收入分配的问题。

: ...................

Simu1ink
亖亩林垦 09月07日

你把路费贪污了

除了高级将领要被送到后方外,普通士兵如果不参加解放军,只要放弃武器就可以自由回去。

【 在 changge (好男人就是我,我是昌哥) 的大作中提到: 】

【 在 bhima (心烦意乱) 的大作中提到: 】

: 运行的。你看辽沈战役里的被释放的N多国军俘虏,就买沈阳到北平、天津的火车票坐火车去北平、天津。那时北平、天津还没有解放。(柏杨回忆录说的)

Simu1ink
亖亩林垦 09月07日

那解放军截住中间

国军就没法用铁路了

为何?

【 在 bluecloud (布鲁·克劳德)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那么复杂

: 解放战争时期国内铁路基本是西方经营或中外合营,部分地区甚至外国还享有路权

: 我军是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不打资本家

: ...................

bhima
心烦意乱 09月08日

能坐火车的还缺路费?普通士兵都是步行回去的。

【 在 Simu1ink (亖亩林垦)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把路费贪污了

: 除了高级将领要被送到后方外,普通士兵如果不参加解放军,只要放弃武器就可以自由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