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极度自卑下的自我陶醉——网文写手的矛盾心理,兼《赘婿

madname
三叹 2017-03-06 字数 10274

  网文作者通常极度自卑又极度自信,一边是读者的无度吹捧,一边是急于得到高位文化认可的焦虑感

  一、

  在枪城讨论《赘婿》并准备给它写评时,玄玖小朋友对香蕉是很推崇的,认为香蕉是一个愿意把作品写好的作者,而且是在不断进步中。

  我认同,也支持这个观点。

  在写作技法上,香蕉是有进步的,无论是在线索的铺设,还是在情节高潮的带动上,都有可圈可点的地方。

然而,有一说一,《赘婿》尽管有众多拥趸,我还是想说,那是一部瑜不掩瑕的作品。

  对,您没看错,我说的确实是“瑜”不掩“瑕”。就是说,尽管有亮点,可是这些亮点并不能掩盖作品本身的瑕疵。

  剧情的拖沓,臃肿的叙述,本身就是作品中的大忌。

  关于这个问题,就连枪城中,都有人反驳我,说,不能以严肃文学的标准来要求一部网文。

  我相信会有更多的人,愿意拿这样的观点来反驳我。

  不过,在我看来,不管是严肃文学,还是娱乐文学——网文只是娱乐文学中的一个分支,都存在写作技法问题,这两者间并无本质差异。

  我们不去看格调的高低,不去看思想性,不去看作品承载了什么,单单只说写作技法,那是有硬标准的。

  坦率地说,在绝大多数网文写手中,香蕉在写作技法上是出类拔萃的,也是敢于尝试敢于突破的。然而,仅仅是在网文写手中而已。

  我相信,如果香蕉对作品进行从头到尾的重新修订,或许作品会更精致,但是就目前而言,缺陷是足够多的。

  二、

  谈及《赘婿》的文笔,我觉得似乎不需要争论了。如果不是为了黑而黑,谈及香蕉的文字叙述来,基本上可以给一个不错的分数。毕竟他还背负着“网文文青”的名头。

  这并不是说他的叙述完美无瑕,而是在通俗、娱乐作品里,已经可以做优秀了。

  然而,一部作品里,文字表达,并不是全部。可以做评判的内容很多,典型如立意。

  之前我谈过烽火的作品,其实并不详尽,而且也留了可以被攻讦的后门,可惜,不管是烽火,还是他的拥趸,都没抓住我的后门来指摘我,倒是烽火自己,在微博上酸溜溜的发了一段各种“流”,算是对我的回应。

  我不知道,他是认怂,还是不屑来与我辩。

  我姑且更愿意相信,他是不屑吧。

  前面说过,香蕉的行文有臃肿的部分,这点水木网文版上,牛猫有相似的意见,他认为,是网文老油子骗字数的行径。高潮拉得起来,灌水灌得够多,够到位。他的结论是,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在我看来,这个观点有些偏颇,我恰恰以为,在连载更新的压力下,没有足够充分的时间来设计好结构。

  有人说,有大纲。

  我想说,任何大纲都不如灵光一动,刹那的灵感更有效。许多时候,大纲会因写作过程中调整,修改,而有时的灵光一动,则会使故事内容产生更精彩的变化,但是却破坏了既有的大纲。

  说到这,有人肯定说,那一定是大纲做得不够细不够好。抱有这种观点的,我相信,他一定没怎么写过东西,或者说,没用心写过东西。

  所以,我说,《赘婿》的臃肿还可以理解。

  我们回过头来,继续说《赘婿》的立意。

  《赘婿》的立意,按照流行的观点来看,很高,因为其中充满了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的色彩,其中又混杂了民主的思潮,对儒学的批判,等等等等。又不缺乏男欢女爱,充分地表达了人在乱世中真挚的情感。

  从文中一些细致地对白中,我们可以看到,香蕉确实对这些有过思考,对于他来说,很深刻的思考。

  然而,我想说,香蕉的思考并不够,包括对儒学,对民族主义,对国家利益,对个人利益以及集体利益的思考,远远不够。

  之所以,我说还不够,是因为行文中,理念中体现的不成熟,暴露了他在人文知识中的欠缺。

  我向来以为,人文学科是有门槛的,而且不比自然学科更低。或者说,在有意的扭曲人文知识真相的环境里,获得人文学科的知识,比自然学科更难。

  然而,许多热血上头的年轻人,总觉得人文学科的门槛浅,于是就造就了许多人文学科的“民科”。

  人文学科知识的欠缺,导致了作品中有太多失真的地方,让阅历丰富的人看了只会一笑。

  三、

  和枪城里的书友,以及一些其他喜欢《赘婿》书友相比,我始终有几个观点是保留的。

  在金殿弑君这个情节上,我不认为有问题,当人一心想去做一些事的时候,许多观念上的桎梏,是不应该有的。

  皇帝也是人,也会被刺杀。伟大的美国总统林肯,一样死于刺杀,肯尼迪,一样死于刺杀。就连我们在民国时期的领袖,都被军事政变所绑架,所胁迫,杀一个区区皇帝,算什么?

  那些争议皇帝不该被杀的读者,我想试问一句,荆轲刺秦,和这件事有本质区别?除了皇帝死或没死之外。

  但是在抄诗成名的问题上,我是持有腹诽观点的。

  一个人能否以诗文导致语惊四座,我始终以为,这个取决于他的身份和地位。起码在当时的环境里,是这样。

  这涉及影响力问题。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为什么“苟利国家”会那么出名?那是因为有大人物说过这句话,所以让人津津乐道。

  换一个平民百姓说这句诗,谁会注意?

  有一句老话,叫文无第一。

  为什么?

  文无第一,指的就是因读者不同,对文章质量的认知有明显的差异,而无法形成一致的意见。

  即便是在不牵涉利益、立场的前提下,对文章的评判都有极大的分歧,指望在有立场选择,有利益纠葛的前提下,对立面会震惊于一首诗,一首词?

  我只能说,乃衣服,图样图森破。

  不管抄出怎样的千古名句,在对方强烈抵触的情绪下,都会变成烂文一篇。

  四、

  关于战争,香蕉在文中夹杂的思路和观点和我近似,那就是,能让人清晰记得的战争是充满了人或事的感动,而不是记下武器有怎样,用怎样的战阵,来在后世的人面前秀优越。

  然而,战争并不是爆种,凭精神原子弹就能解决一切的。

  神剧《亮剑》在这个问题上开了很坏的一个头,以为战斗意志能解决一切。

  事实上,这种虚构,无助于真正的理解战争。除了看完觉得肾上腺素高度分泌之外,再无其它。

  真实的历史,远比那种浪漫的文字战争残忍得多。

  战争是一种系统工程,它比的不是你做对了多少,而是你少犯了多少错,即便你准备极为充分(看似充分),但是实际战争中,还是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变量,导致出错。

  这点,不管是《缺月梧桐》(这里可能有争议,有人会说《缺月梧桐》是黑帮火拼,我想说,那就是战争的简化版模型,如果从中看不出战争来,我们可以不用争论。)还是《陌上行》,在战争的描述上,都高出香蕉几个档次。

  在《赘婿》描述的决策中,我看不到失误,仿佛一切尽在掌握。尽管香蕉想写一个区别于小白文的作品,然而在这一点上,它依旧脱离不了小白文的本质。或者说,被钦定历史迷惑了。

  有这样一个段子:他们做的决定,每一个都是伟大光荣正确,但是不能看合订本。

  我并非是想嘲讽什么。后面我要说的是,和纳尔逊勋爵(《缺月梧桐》作者)闲聊时说过,那些失败者,难道真蠢?不不不,他们一点都不蠢。假定说去偷瓜,在方案中构思了无数个合理的思路,在执行前,确定,一定会偷到瓜。然而,执行后才发现,吃了屎。在行动前你劝他们吃屎?开玩笑!谁会认为去吃屎?他们认为自己一定会偷到瓜。

  说这个笑话,其实是在清晰地说明,《赘婿》中的决策,每一个都是对的,对得失真了。但凡做过管理者,操作过规模性工作的人都明白,决策出错是难以避免的,重要的是如何在错误中转向,化被动为主动。

  《赘婿》一文恰恰缺乏这样的细节。

  五、

  在枪城和书友们闲聊,常说香蕉“精液”上脑,全处全收情节严重。

  有书友戏言,看到陆红提,就知道那个是留给主角艹的,果然没让他失望。

  关于网文男频作者里,常有开后宫和种马的情节,不单香蕉一个。而且在他的单章中,显然对这个问题很自得。

  我一直在这个问题上有一个困惑,写种马或者后宫,到底是作者的愿望,还是读者的愿望?

  就我接触到的,有写作冲动的人而言,绝大多数,都是愿意将自身投射到自己写出的文字当中,绝少有冷静而理智的思路,去看待别人的世界,并用自己的文字描绘出来。

  换句话说,专业一些的作者,会将自己的情绪抽离出来,业余一些的作者,总愿意自我带入,说得难听些,就是“意淫”。

  有人说,写作就是意淫,这点我是不认同的。任何有追求的作者,都会愿意展现一个强大的精神世界给读者,而不是简单的意淫。

  换句话说,那种低劣的意淫,满足低级欲望的意淫,确实会降低作品的格调。

  显然,《赘婿》犯了这个错。

  读者中,有赞成后宫的,也有反对后宫的,然而最终取决于作者怎样去写。

  不管香蕉怎样否认,他发过的单章错不了,就是写后宫,这一点绝对是他本人的愿望。

  战争中浪漫的爱情?呵呵呵呵,那种神话还是骗未成年人吧。

  与其写个妻妾相处和谐,倒不如写出生离死别,那样更能映衬出战争的残酷。然而呢?作为作者,香蕉还沉浸在童话之中。

  网文作者中,绝大部分作者缺乏丰富的情感经历,也缺乏丰富的情感,多数幻想着女性的主动,这并不吻合女性的心理特点。不排除个案,但是如果所有的都是个案,这……恕我无法理解。

  人的情感之复杂,难以用三言两语描述得清,而在网文写手的笔下,钦定一个爱情,就很和谐,就很恩爱,没有任何摩擦,没有任何争执,而且后宫之间没有任何利益冲突,情感冲突,没有任何矛盾……

  说得我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试问各位看官,你们相信这种人造卫星失事必然会砸到某人的运气么?我是不信的。

  种种迹象,都说明香蕉在这些人际关系上欠思考,导致作品中产生强烈的失真。

  简而言之,可以看作严重的幼稚病。

  六、

  重要内容的失真,大大降低了作品的格调。

  这是我给《赘婿》的结论。

  与枪城的评价相比,我的意见更尖锐一些。究竟我的意见会不会让香蕉怒火中烧拉黑我,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枪城是被香蕉拉黑了。这点在他微博里说得很清楚。

  个人以为,最触痛香蕉的,大概就是“精液流”的说法,这个说法应该触及了他的底线。当然,他同样可以不承认,我不是他,我做不到清晰地了解他的想法。

  所有的猜想,都是根据他的单章,以及行文进行的推测,有不妥当之处,就得提前向这位作者道歉了。

  香蕉在微博里说,自己的作品是60分上下,我不知道,他定义的满分是多少?是60?还是100?假定他自己定义的满分是100的话,那么关于枪城的评价,我认为他应该高兴才是。因为枪城的评论体系里,满分是10分,给6.5,按照百分制,应该是65分,比香蕉自定义的要高。

  我担心的是,香蕉给自己的满分定义就是60分。

  从他单章里对于读者意见的回馈来说,他的自我感觉是非常良好的。

  我希望,这不是我一个人的错觉,问过许多书友,他们有同样的感受。

  总有种感觉,香蕉那60分的说法,明明是自谦,他自己说可以,别人说不行。

  如果是这样,那就虚伪了,还不如烽火,摆明了就说他那《雪中悍刀行》是他儿子,要不就是女儿,不容别人半点亵渎。

  这里还想说句戏言:因为烽火的态度,让一些乐于调侃的读者赋予雪中一个超级高的分数,250分神作,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如果香蕉想要,我想大家也会乐于给予这个分数的。当然,为了区别于烽火,可以给232分,余下的18分以666形式发放。

  从香蕉和烽火对于批评的反应上来看,他们都很敏感,而且脆弱。

  一边是读者的无度吹捧,一边是急于得到高位文化认可的焦虑感,所以,有丝毫反面意见,就会立刻恼羞成怒。

  一句话概括就是:他们极度自卑,因为本身水平有限,得不到高位文化文化的认可,而潜意识里,他们又很自信,毕竟在商业中获得了不小的成就。他们沉迷在拥趸的吹捧之中,丧失了理性。

  两者截然相反的境遇,让他们陷入了强烈的矛盾之中。

  这是个死结,外人解不开,还需要他们自己去解。

  结:

  严格来说,我并不愿意写评论类的东西,这点在评论烽火作品时,我就说过。因为我不善于吹捧,往往经我手出来的评论,若非曲笔,基本上都是属于别人不爱听的乌鸦叫。

  我虽然和枪城的评论者有过交流,但并不能完全算进枪城这个评论团队中的一员。因为我始终游离在边缘,只是偶尔给一些意见。

  动手写这篇,一是早就想说一说《赘婿》的问题,另一个,是看到香蕉说枪城花钱买头条。这点确实让我笑得岔了气。

  香蕉说枪城想出名找错了人,他自己不是大神。可是他字里行间却是一股自认大神,凌驾于别人之上的味道,显然,他这话里透出的内容是在嫌弃枪城在他这里蹭名望。

  实话,如果真奔名望,香蕉还真不够格。想奔出名,打击三少这种,都比打击他有效得多。

  在玄玖动手写《赘婿》书评前,他和我有过争执。我认为赘婿的分数不该给那么高,他认为香蕉的写作态度值得给高一点的分,算情怀分。争执的过程中,他无数次表扬了香蕉,让人误以为,他是香蕉的铁粉,并坚持给了6.5分。结果换来的是“傻逼”二字。

  其中的伤害,不言而喻。

  很替玄玖小朋友委屈,明明是对追读作品六年的作者表示了善意,却被人毫不客气地甩回了一耳光。

NetNovel 网络小说
135 个回复
haili
人尔有窍 风吹为籁 2017-03-06

提到人文学科这玩意,我第一时间就想起了孙野狗读的专业。

madname
三叹 2017-03-06

他也是政治幼稚病,写得神叨叨的,不接地气。

【 在 haili 的大作中提到: 】

: 提到人文学科这玩意,我第一时间就想起了孙野狗读的专业。

erfd
erep:eCHNer 2017-03-06

这人谁啊,写得又臭又长

用这种思路来讨论网文,好比在KFC讨论怎么做法餐

【 在 madname () 的大作中提到: 】

:   网文作者通常极度自卑又极度自信,一边是读者的无度吹捧,一边是急于得到高位文化认可的焦虑感

:    一、

baocai194
正义的红烧肉 2017-03-06

网文不臃肿不拖沓怎么拼出勤率怎么挣钱,这不是缺点是网文的特点,这文章太逗了

【 在 madname (七夜) 的大作中提到: 】

:   网文作者通常极度自卑又极度自信,一边是读者的无度吹捧,一边是急于得到高位文化认可的焦虑感

:    一、

:   在枪城讨论《赘婿》并准备给它写评时,玄玖小朋友对香蕉是很推崇的,认为香蕉是一个愿意把作品写好的作者,而且是在不断进步中。

: ...................

madname
三叹 2017-03-06

拿缺陷当优点的话,颠倒黑白,这种事就不要来说了

【 在 baocai194 的大作中提到: 】

: 网文不臃肿不拖沓怎么拼出勤率怎么挣钱,这不是缺点是网文的特点,这文章太逗了

madname
三叹 2017-03-06

关于你这种说法,我已经驳斥到不愿意驳斥了,至于是否臭,仁智问题。

【 在 erfd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人谁啊,写得又臭又长

: 用这种思路来讨论网文,好比在KFC讨论怎么做法餐

baocai194
正义的红烧肉 2017-03-06

不是优点是特点,是由网文的获利模式决定的~所以前面有个筒子说得对,在kfc里用法

国大餐的标准来做评价,这种行为不值得鼓励,主要是没啥意义

【 在 madname (七夜) 的大作中提到: 】

: 拿缺陷当优点的话,颠倒黑白,这种事就不要来说了

haili
人尔有窍 风吹为籁 2017-03-06

反过来你也没法否认他还算科班出身。

BTW,这玩意要接地气本身就很难,再说又是没有标准答案的,除非你真相信福山。

【 在 madname 的大作中提到: 】

: 他也是政治幼稚病,写得神叨叨的,不接地气。

teng
science is cool 2017-03-06

本来就是码字混饭吃

非要说没有文以载道

瞎搞

【 在 baocai194 (跳舞减肥中……)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是优点是特点,是由网文的获利模式决定的~所以前面有个筒子说得对,在kfc里用法

: 国大餐的标准来做评价,这种行为不值得鼓励,主要是没啥意义

madname
三叹 2017-03-07

是对,他确实科班出身。想接地气,这个需要生活,需要阅历。

跨越社会层面越广,体验越深。

【 在 haili 的大作中提到: 】

: 反过来你也没法否认他还算科班出身。

: BTW,这玩意要接地气本身就很难,再说又是没有标准答案的,除非你真相信福山。

madname
三叹 2017-03-07

关于KFC和法国大餐这个比方,我驳斥过很多次。这个不能这么类比。

我的看法里是,一个汉堡给你做的挺大,但是里面填一堆废纸让你当美食吃,证明量大管饱,我觉得这个不道德。

【 在 baocai194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是优点是特点,是由网文的获利模式决定的~所以前面有个筒子说得对,在kfc里用法

: 国大餐的标准来做评价,这种行为不值得鼓励,主要是没啥意义

: ...................

BornToKill
Aye-aye!Sir~ 2017-03-07

这篇文章的文笔可不怎么样

完全看不完啊

【 在 madname () 的大作中提到: 】

:   网文作者通常极度自卑又极度自信,一边是读者的无度吹捧,一边是急于得到高位文化认可的焦虑感

:    一、

windtooth
细看涛生云灭 2017-03-07

这篇文字对作品的评价和作者的德行描写是否客观我不评价

但确实有一点是我赞同的

就是香蕉其实对自己作品已经超越了敝帚自珍乃至自视甚高这个阶段了,完全达到了自吹自擂、自鸣得意的地步

ahwen
阿文 2017-03-07

标题党。

难道不应该是,赘婿写手?

【 在 madname (七夜) 的大作中提到: 】

:   网文作者通常极度自卑又极度自信,一边是读者的无度吹捧,一边是急于得到高位文化认可的焦虑感

:    一、

:   在枪城讨论《赘婿》并准备给它写评时,玄玖小朋友对香蕉是很推崇的,认为香蕉是一个愿意把作品写好的作者,而且是在不断进步中。

: ...................

haili
人尔有窍 风吹为籁 2017-03-07

孙晓70年,2000年已经30岁了,其实不是接地气的问题,他隐喻用得太直接,导致失去了氛围,这个可能还是讲故事的天赋以及自我克制的问题了。

【 在 madname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对,他确实科班出身。想接地气,这个需要生活,需要阅历。

: 跨越社会层面越广,体验越深。

longsword
长剑 2017-03-07

主贴就像跑到kfc,埋怨没有法国大餐的浪漫调调,这个比喻我认为没有说错

全处全收就是“精液流”?这样的书评,你想让作者说啥

6.5分书评就被香蕉骂傻逼,你信吗?帖子大概率隐藏了关键细节。如果书评里写全处全收就是“精液流”,我站作者这边

最后吐槽一句,zt书评真恶心

【 在 madname (七夜) 的大作中提到: 】

: 关于KFC和法国大餐这个比方,我驳斥过很多次。这个不能这么类比。

: 我的看法里是,一个汉堡给你做的挺大,但是里面填一堆废纸让你当美食吃,证明量大管饱,我觉得这个不道德。

longsword
长剑 2017-03-07

孙晓应该叫癔症,tj前已经癔症好几卷了

这样的例子不多,温瑞安勉强算一个,当然,拿孙晓跟温瑞安比,太抬举孙晓了

【 在 haili (人尔有窍 风吹为籁) 的大作中提到: 】

: 孙晓70年,2000年已经30岁了,其实不是接地气的问题,他隐喻用得太直接,导致失去了氛围,这个可能还是讲故事的天赋以及自我克制的问题了。

llzz2
老老实实 2017-03-07

狗屁文字,看了一段看不下去

你批判别人先把自己的文章写的生动点

【 在 madname 的大作中提到: 】

:   网文作者通常极度自卑又极度自信,一边是读者的无度吹捧,一边是急于得到高位文化认可的焦虑感

:   一、

: ...................

madname
三叹 2017-03-07

这不是个直接与不直接的问题,而是他根本不明白政治游戏的本质,他试图用武侠来写政治,却走了味道。

【 在 haili 的大作中提到: 】

: 孙晓70年,2000年已经30岁了,其实不是接地气的问题,他隐喻用得太直接,导致失去了氛围,这个可能还是讲故事的天赋以及自我克制的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