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10岁的事情 (很长,慎入)

CLC666666
CLC666666 01月11日 字数 9132

[b]前言: 本帖我尽量用平和的语言,进行流水式的记录,以还原当时的客观真实的情况,谢绝对涉及到的任何个人的品性和道德评价。[/b]

我从小生长在南方的一个小山村,那年我10岁,我早上和傍晚放牛,那时生活条件很差,有时不穿鞋子光着脚,有时穿个破拖鞋,行走在山村那坑洼不平的土路上。

有一次,在放牛的路上,我的左脚底(准确位置是在左脚小脚趾和无名趾之间的脚底部位)被弄破了,对于这种常有的小事情,农村人是不关注也不重视的。

我继续每天早上和傍晚去放牛,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这脚底的部位溃烂,并且开始发展蔓延到脚背上面(沿着血管的方向),然后我就感觉左脚疼,开始不方便行走,平常走路和放牛就只能一跳一跳的。

记得这个时候,暑假已经过了,学校开学,我上四年级了,那些天我也是跳着去村里的小学上学。

然后病情继续沿着血管方向向上,从脚背又蔓延到小腿内侧,小腿上有腿部肉,就开始大面积的溃烂。

我奶奶就带我找村里的赤脚医生看(村里有两个赤脚医生,在其中一个开有诊所的赤脚医生那看),记得这个赤脚医生嘴上给我奶奶打包票,说他肯定能治好我的腿脚,他用沾了药水的纱布塞放在我那小腿上的溃烂的几个位置,同时吃西药片,还有在臀部打针,结果是纱布使得溃烂的地方更加大,而且溃烂的地方继续流脓,这个病继续蔓延。

我父母担负着一家人的生活(家里孩子多,我家四兄弟,我是老三),每天都需要去农田里辛苦劳作,实在没有时间管我,所以是我奶奶带我去我们村里看病的。

由于我的腿上病情继续蔓延,我父亲看到村里赤脚医生治不好,这个时候就放下家里的农活,专门带我开始求医。他骑自行车,我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

先是带我到乡里医院去看,但治了一些天也未见有任何好的情况。然后开始离开我们乡,带我外出求医。

[b][color=#FF4500]治疗经历一:临近S镇K村,李方中医,时间1个多月,无效果。[/color][/b]

我父亲就带着我到邻近一个更大的邻镇S(该镇离我家那个小山村有7.5公里远),在S镇赶集时,我爸见人就问,是否知道有谁能治我的腿脚的病。问了好多好多人,他们都看了看我的腿脚,都摇头说不知道谁能治。终于有一个人说,这个S镇往北11公里处有一个村叫‘K村’,那有一个叫李方的老先生是中医,估计他能治。

然后我爸就立即骑自行车带我,一路往北找这个村,终于找到了这个小山村,打听到这个叫李方的老先生原先是村里民办老师,大家都叫他“李方老师”,小时候的我记忆中他应该是个60岁左右吧。那段时间,我和我爸就住他家,李方老师治我的腿脚,我爸白天去他家农田里干活,他家的农田里的重体力活很多都是我爸给做的,我爸的忠厚善良以及干活不惜力,让他很想认我爸做干儿子。

我记得这个李方老师治我腿脚病的手法是:[b][color=#0000CD]用针放在火上烤红作为消毒方式,然后把烤得红彤彤的针插进我腿脚上生病的那些位置,每个生病的位置都插入多次针,然后再用他到山上自采的草药敷上,每天这样早晚两次吧。[/color][/b]

治了有1个多月,仍然未见好,而且又出现新的蔓延,继续沿血管方向向上,病情发展到小腿和大腿中间的膝盖内侧部位,这个时候,李方老师就对我爸说,看来这个病他治不好,让我爸赶紧带我去别处看病。

[b][color=#FF0000]治疗经历二:县城一个医院,副院长西医,时间半个多月,无效果。[/color][/b]

我爸就带我去县城的一个医院,在那医院治了有半个多月,当时给我治病的是医院的一个副院长,据说是上海某军医大学毕业的,据说水平很高。这个大夫,用西医的方式给我治了有半个月左右,这时病情未见好转,病情继续蔓延向上,发展到了大腿内侧的部位。见到这种情况,这个副院长大夫,就对我爸说,我这个病,得把左腿锯掉,才能保命,如果左腿没锯掉,后续继续蔓延到肚子里,就不好弄了,因为大腿内侧发病的部位,离肚子不远了。

我爸都吓着啦,我那时小,也知道害怕。

我爸听完这个副院长大夫的意思后,没同意。私下问我,那时小小的我,也不同意锯腿。因为我也知道,腿如果锯掉,将来就是个什么结果。

[b][color=#FF4500]治疗经历三:Z乡Y村,老太太中医,时间2个月,治好。[/color][/b]

那天在医院,我爸又开始发挥他获取信息的那套“见人就问”的方法,在医院里,我爸见人就问,是否知道谁能治好我的腿脚这种病,这个时候有一个60岁左右的男人,说我们县一个Z乡的一个叫“Y村”里(这个村离Z乡汽车站很近,就3里地),有一个叫“ZXQ的老婆”是老太太女中医(大概60岁左右吧),能治这种病,她肯定能治好,而且她专门治一些疑难杂症的病。

我爸一听,马上带我离开这个县城医院,去县城的汽车站,在车站碰到一个40岁左右的男的,一看就是江湖游医,跟我爸说他能治好我的腿脚病,只要给他X元钱(那个年代的X元钱还是很值钱的),我爸没搭理他,带我坐上去Z乡的班车。

在傍晚天黑了,我们坐车到达Z乡汽车站,然后打听到这个“Y村”准确位置,我爸就背着我,摸黑找到了这个老太太中医的家里。当晚在老太太中医家住下。老太太当晚给我爸说了每天的住宿费、饭费、治疗费等费用,并且说她不打包票能治好,钱必须提前一天给,不能拖后给。

第二天早上老太太开始施治,她的方式和前面那个男老中医手法很像:[b][color=#0000CD]用针放在火上烤红作为消毒方式,然后把烤得红彤彤的针插进我腿脚上生病的那些位置,每个生病的位置都多次插针,然后再用她自制的干粉状药末,撒在那些生病的部位上。也是每天这样早晚两次吧。另外,还给我吃了她自制的小圆状中药丸子。[/color][/b]

当时那天早上,我一吃她的中药丸子,感觉很舒服,也很习惯这个中药丸子的味道。对于这点我记忆深刻,因为当时内心第一次感应到这次找对人,我有救了。

在老太太中医家,我爸每天给她家和她成年儿子家免费干农活,后来我爸告诉我,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劳动来感动老太太中医,让老太太好好的把我的腿脚病治好。

在老太太家治了一些天,腿脚病就有好转迹象,没有出现蔓延新发的疾病,我和我爸心里有底啦。

但是后续一些天,一直处于不好也不坏的状态。我和我爸也不知道啥原因。我爸毕竟是成年人,心里觉得应该是老太太留有后手。

大概过了好些天,有一次晚上睡觉时,我和我爸在床上(当年我们俩在外一直睡同一张床),隔档那边是住老太太中医和她老公。我和我爸很凑巧听到她们老两口在聊天的声音。她老公对老太太说:这家人是穷苦人家,也是实在人家,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人来看望过,就他们父子俩,不像以前其它的病人,还有人来看望,你尽快给这孩子用好药,让这孩子尽快好,人家确实不容易。

后来,我爸亲口跟我说,他又听到了老太太的儿媳妇跟这老太太说,叫老太太尽快给我用好药,让我的腿脚病赶快治好。说这父子俩太可怜,说我爸天天给他们两家干活(老太太家和她儿子家),一点都不惜力。

再过了几天,一天早上,老太太跟我爸说,说附近有个庵堂(寺庙),很灵验,让我爸和她一起去,去那庵堂抽签算卦,说如果抽签能抽到上签,算卦是好的,就给我治好腿脚病,如果抽不到上签,算卦不好,就让我爸带我立即离开她家,她也不给我治(后来我爸告诉我,当时我爸心里那叫个害怕和担心呀)。

我爸也只好听话,陪她一起去那庵堂抽签算卦。我爸抽了三次抽签,三次全都是上上签。算卦人是女神婆说我命数中有这一劫,这病能治好,等度过这一劫,在16岁后,了不得 (我爸只简单的和我说了这个,不愿意说详细更多了)。

我爸说那天,老太太看到抽签三次连续都是上上签(我现在通过计算,这种连续三次都是上上签的概率不会超过15%),和听到那算卦人女神婆的说词,老太太中医也很高兴,说真没想到这孩子还有这么特别。

我记得那天老太太和我爸回来,两人都高兴。我爸也乐呵呵的,这么长时间真的难得见他露出笑容,这点我记忆很深刻。

然后后续一些天,老太太中医施治后,我那些溃烂的伤口,迅速的收口,好转,结痂(从进老太太家,就一直没有任何新的病情蔓延),真的很神奇。

那时已经进入腊月了,快到过年啦,伤口只有一个还没收口结痂,老太太就叫我爸可以带我回家了,她把药给我们就可,在家自己慢慢弄,我爸不放心,老太太说别担心,肯定能弄好,放心吧。我爸也不好多说,就带我回家。

那时,我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回过家,一直在外求医,终于可以回家啦。回家那天,我外公特意来老太太中医家接我,回去的路上,走的是山路,我记得走了好长好长时间 (现在我查地图大概有60里左右吧),从早上出发,走到天快黑才到家。我一直坐在我爸的自行车后座那,我爸推着自行车,和我外公一起走路。

我腊月回家后,期间我那个没收口结痂的伤口,好得不利落,我爸就带上家里的土特产又骑自行车去老太太中医家,后来拿回来老太太自制的粉末状的中药,后来很快收口结痂,终于全好利落啦,再未复发过。

由于临近年关,村里家家都准备过年,我爸妈怕我不宜闻到荤腥的气味,春节期间,跟我们村附近的庵堂住持(那是一对夫妇)说好,从家里带上米,我奶奶带我去那住的,过完春节才回家住。

[b][color=#FF0000]时间推算:近4个月时间在外[/color][/b]

记得我当时腊月回家后,刚好赶上学校期末考试(小学四年级只考语文和数学),我就去参加数学考试,结果数学成绩全班第一,98分(满分100,我们那时是小学五年制只上5年,小学四年级数学题已经有难度了,因为有应用题思考题,当时我考了第一,学校老师很惊讶,说我竟然不用上学也能考第一,我是靠自学)。

从这个参加期末考试时间推算(一般都是在腊月15日左右进行期末考试),我那时是在腊月15日前几天回的家。最初离开家出外求医的时间是当时刚开学不到1个月,我查了下当年的农历时间,是在农历八月中下旬。

整个时间计算,接近4个月时间在外面。

细想起来,期间历经艰难的心理历程,真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b][color=#FF4500]后续事情[/color][/b]

1:我后续上学成绩一路开挂式

* 小学五年级参加全乡数学竞赛,得第一名,刷新我们那个村小的历史。

* 初中成绩三年稳居年级第一,初中数学竞赛,获得全县第一名,又获得全地级市一等奖。直接刷新了我们那个

农村乡初中的历史。

* 高考是全县第一,全地级市第一,进京读书后留京。

2:我当年腿脚病治好后,离开那个老太太中医家,再未曾去过那个村。后来我工作多年后,有一年春节回家,我爸告诉我说在县城,碰到老太太的儿子,当时我爸还没认出他来,是他先认出我爸来的,老太太儿子说老太太已经走了。

[b][color=#FF4500]简单总结:[/color][/b]

1. 至今我也不知道我腿脚的病叫什么病,仅仅知道这个是脚底被弄破了后,在外面感染导致;我也不知道老太太

中医治好我的腿脚病用的到底是啥药。

2. 西医治不好,不等于中医就治不好。 中医也不是谁都行,得看这个中医的水平。

3. 超自然的事情,我根据自身的成长经历(我有一些在本文不细说),我虽不推崇,但我无法完全否认,只有敬

畏。

[b][color=#FF4500]我的本意:[/color][/b]

1:我这贴不是为了搞什么辩论帖,非得辩论出个中医粉还是中医黑。我只信奉“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希望以自身小时候的这次极其重要的经历,告知全盘否定中医的人,曾经在我身上发生过这件真实的事情,你们可以再次审视一下自己的认知和观点是否有欠缺,是否需要完善。

2:我这贴更主要的本意,是希望大家,对于自身或周边很熟悉的人,如果有过西医治不好,而中医搞定的,把经历简单写出来,作为一个重要的参考案例, 如果能获知民间这些水平高的中医联系方式,对于类似的病情提供一条线索,也是一件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情。

FamilyLife 家庭生活
1 个Like
55 个回复
lovefeng1314
善良是温柔心肠上开出的最艳丽的花 01月11日

你得的是丹毒,病毒感染了。

【 在 CLC666666 的大作中提到: 】

: [b]前言: 本帖我尽量用平和的语言,进行流水式的记录,以还原当时的客观真实的情况,谢绝对涉及到的任何个人的品性和道德评价。[/b]

: 我从小生长在南方的一个小山村,那年我10岁,我早上和傍晚放牛,那时生活条件很差,有时不穿鞋子光着脚,有时穿个破拖鞋,行走在山村那坑洼不平的土路上。

: 有一次,在放牛的路上,我的左脚底(准确位置是在左脚小脚趾和无名趾之间的脚底部位)被弄破了,对于这种常有的小事情,农村人是不关注也不重视的。

: ...................

katelina
卡卡 01月11日

万幸

【 在 CLC666666 的大作中提到: 】

: [b]前言: 本帖我尽量用平和的语言,进行流水式的记录,以还原当时的客观真实的情况,谢绝对涉及到的任何个人的品性和道德评价。[/b]

: 我从小生长在南方的一个小山村,那年我10岁,我早上和傍晚放牛,那时生活条件很差,有时不穿鞋子光着脚,有时穿个破拖鞋,行走在山村那坑洼不平的土路上。

: 有一次,在放牛的路上,我的左脚底(准确位置是在左脚小脚趾和无名趾之间的脚底部位)被弄破了,对于这种常有的小事情,农村人是不关注也不重视的。

: ...................

s111111
碧海蓝天 01月11日

羡慕一路开挂的死温拿!

我在加班,没时间细看长文,约摸看到老奶奶和她的神奇丸

老奶奶还在吗?多想吃圆圆的药丸子,人生一路开挂啊

【 在 CLC666666 的大作中提到: 】

: [b]前言: 本帖我尽量用平和的语言,进行流水式的记录,以还原当时的客观真实的情况,谢绝对涉及到的任何个人的品性和道德评价。[/b]

: 我从小生长在南方的一个小山村,那年我10岁,我早上和傍晚放牛,那时生活条件很差,有时不穿鞋子光着脚,有时穿个破拖鞋,行走在山村那坑洼不平的土路上。

: 有一次,在放牛的路上,我的左脚底(准确位置是在左脚小脚趾和无名趾之间的脚底部位)被弄破了,对于这种常有的小事情,农村人是不关注也不重视的。

: ...................

CLC666666
CLC666666 01月11日

我比对了症状,应该不是丹毒。

当年我那个,除了最开始脚底那个原发点,其它刚开始是小硬结,有按痛感。

【 在 lovefeng1314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得的是丹毒,病毒感染了。

CLC666666
CLC666666 01月11日

我将以此贴为基础,汇总论坛的一些人提到的过往用中医等方式治病成功经历。

我采纳汇总的,只以实践成功为标准。

nvwal
nvwal 01月11日

全看完了,老太太确实挺神奇,不知道她怎么学到的这些治病救人的知识。也许这个病的名称在她那里跟现在的叫法都不一样

【 在 CLC666666 的大作中提到: 】

: [b]前言: 本帖我尽量用平和的语言,进行流水式的记录,以还原当时的客观真实的情况,谢绝对涉及到的任何个人的品性和道德评价。[/b]

: 我从小生长在南方的一个小山村,那年我10岁,我早上和傍晚放牛,那时生活条件很差,有时不穿鞋子光着脚,有时穿个破拖鞋,行走在山村那坑洼不平的土路上。

: 有一次,在放牛的路上,我的左脚底(准确位置是在左脚小脚趾和无名趾之间的脚底部位)被弄破了,对于这种常有的小事情,农村人是不关注也不重视的。

: ...................

fengyun66
平凡 01月11日

我小时侯经历与你相似,也是西医无法治好,偶遇一中医,三副药治好。大概的经历如下:

那年我7岁读小学一年级上学期,10月的某晚餐,主食为糯米饭和炖猪蹄,那晚吃了不少,第二天醒来就感觉浑身无力,头晕腹胀,肚子疼,面部浮肿,开头两天,大人也未在意,吃了些消食之类的药,未见好转,并越来越没胃口,不想吃饭。父母便把我带到县一医院看病,医生疹断为慢性肾炎,开始住院治疗,每天输液,持续了二个月时间,未见好转,住院部的医生和护士们都认识我了,也都知道我的病情,只是束手无策。

二个月后的某一天,住院部住进来一位患重病的妇女,她的老公是一位赤脚中医,据说有祖传密方,妇女住院急需钱,他也在打听是否有人需要治病,可以挣点医药费,然后就从护士那里了解到我的病情。主动来找我父母,说我这是消化不良症,他只用三副药就可治好。我父母将信将疑,但也别无他法,决定让他试试。

第一天晚上他配了一副药,呈土黄色,与細沙颗粒大小相近,让用开水冲服,并说不好吞咽,但一定要全喝光。父母依他法,强逼我喝了。那药的确很难下咽,颗粒物不溶于水,颗粒物像粉碎过的谷壳子,扎喉咙,我流着泪喝完了,微苦,有一股淡淡的中药味。第二天,我拉肚子,拉了一大堆,里面有像果冻似的白色和绿色的糊状物,不臭,拉完后,感觉精神好了很多,有胃口了,想吃饭;晚上,他又送来第二副药,与第一天的一样,父母见有效,又逼我喝光了。第三天,又拉了一次,面部浮肿开始消退,精神胃口好了很多,肚子也不再疼了。到了晚上,他没有再直接送药来,而是他自己用水冲泡好,亲自看着我喝光了才离去。可能这药真得是他家祖传秘方,怕别人学了去,父母见我好转,对他自然是千恩万谢,我又住了2天院,医生检查一切恢复正常了,于是就出院了。

此后,我的病也就完全好了,但再无缘见到这位救命恩人,若不是这神奇的偶遇,也许我早在那几年就天折了。感谢他,一位我记不清音容的中医先生,我的救命恩人!

【 在 CLC666666 的大作中提到: 】

: [b]前言:

lovemeitoo
龟虽寿,情深不寿 01月11日

不明白为啥老太太治病还要求签

【 在 CLC666666 的大作中提到: 】

: [b]前言: 本帖我尽量用平和的语言,进行流水式的记录,以还原当时的客观真实的情况,谢绝对涉及到的任何个人的品性和道德评价。[/b]

: 我从小生长在南方的一个小山村,那年我10岁,我早上和傍晚放牛,那时生活条件很差,有时不穿鞋子光着脚,有时穿个破拖鞋,行走在山村那坑洼不平的土路上。

: 有一次,在放牛的路上,我的左脚底(准确位置是在左脚小脚趾和无名趾之间的脚底部位)被弄破了,对于这种常有的小事情,农村人是不关注也不重视的。

: ...................

davisliuyi
有梦到黎明 01月11日

我来说两句。我可以是中医世家的后代。我爷爷奶奶都是中医,算起来他们都是十九世纪末出生的,那天专门问了问父亲。他们五个子女没有一个学医,所以家里的中医就失传了。原因,据说是我父亲这辈没有一个古文功夫好的。我奶奶的特长是擅长妇科和不孕不育。重庆抗战的时候,奶奶在歌乐山附近长期给那些高官太太做私人医生,以此养活了10多口人。

小时候,家里还有好多中医书,我爸经常翻看,但悟性不佳,也就罢了。我父母在50多岁的时候,学会刮痧,通过刮痧治好了很多慢性病,一度几乎不去医院。直到年近80的时候,才因为一些老年病,比如高血压、老慢支等不得不长期服药。

我家既相信西医,也相信中医。一般而言,我们认为西医对于急症有效,中医对于慢症更好。前者治表,后者调理后治根。我从小多病,一般都是先西医的打针吃药,搞得胃口不好食欲不佳,然后父亲带着我去附近的大坪中医院吃几幅中药调理肠胃。所以,我是药罐子里泡大的孩子,但也培养了我不害怕疾病的特点。

我现在经常劝身边人,别太拼工作,身体更重要。名利都是别人的,只有身体是自己的。

nancy1983119
月光猫 01月11日

赞,中西医本应该就这样看待

你那些“奇妙”的事,说说呗,来个故事会呗

【 在 CLC666666 的大作中提到: 】

: [b]前言: 本帖我尽量用平和的语言,进行流水式的记录,以还原当时的客观真实的情况,谢绝对涉及到的任何个人的品性和道德评价。[/b]

: 我从小生长在南方的一个小山村,那年我10岁,我早上和傍晚放牛,那时生活条件很差,有时不穿鞋子光着脚,有时穿个破拖鞋,行走在山村那坑洼不平的土路上。

: 有一次,在放牛的路上,我的左脚底(准确位置是在左脚小脚趾和无名趾之间的脚底部位)被弄破了,对于这种常有的小事情,农村人是不关注也不重视的。

: ...................

cynthia0319
纠纠 01月11日

太神奇了

想起来五岁的时候我也得了很奇怪的病

和肾有关

我爸一手抱着我一手拎着行李包去挤上海公交车的情形历历在目

后来这毛病也是莫名其妙好了

来自 LYA-AL00

【 在 CLC666666 的大作中提到: 】

: 前言: 本帖我尽量用平和的语言,进行流水式的记录,以还原当时的客观真实的情况,谢绝对涉及到的任何个人的品性和道德评价。

: 我从小生长在南方的一个小山村,那年我10岁,我早上和傍晚放牛,那时生活条件很差,有时不穿鞋子光着脚,有时穿个破拖鞋,行走在山村那坑洼不平的土路上。

: 有一次,在放牛的路上,我的左脚底(准确位置是在左脚小脚趾和无名趾之间的脚底部位)被弄破了,对于这种常有的小事情,农村人是不关注也不重视的。

: 我继续每天早上和傍晚去放牛,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这脚底的部位溃烂,并且开始发展蔓延到脚背上面(沿着血管的方向),然后我就感觉左脚疼,开始不方便行走,平常走路和放牛就只能一跳一跳的。

: 记得这个时候,暑假已经过了,学校开学,我上四年级了,那些天我也是跳着去村里的小学上学。

: 然后病情继续沿着血管方向向上,从脚背又蔓延到小腿内侧,小腿上有腿部肉,就开始大面积的溃烂。

: 我奶奶就带我找村里的赤脚医生看(村里有两个赤脚医生,在其中一个开有诊所的赤脚医生那看),记得这个赤脚医生嘴上给我奶奶打包票,说他肯定能治好我的腿脚,他用沾了药水的纱布塞放在我那小腿上的溃烂的几个位置,同时吃西药片,还有在臀部打针,结果是纱布使得溃烂的地方更加大,而且溃烂的地方继续流脓,这个病继续蔓延。

: 我父母担负着一家人的生活(家里孩子多,我家四兄弟,我是老三),每天都需要去农田里辛苦劳作,实在没有时间管我,所以是我奶奶带我去我们村里看病的。

: 由于我的腿上病情继续蔓延,我父亲看到村里赤脚医生治不好,这个时候就放下家里的农活,专门带我开始求医。他骑自行车,我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

: 先是带我到乡里医院去看,但治了一些天也未见有任何好的情况。然后开始离开我们乡,带我外出求医。

: 治疗经历一:临近S镇K村,李方中医,时间1个多月,无效果。

: 我父亲就带着我到邻近一个更大的邻镇S(该镇离我家那个小山村有7.5公里远),在S镇赶集时,我爸见人就问,是否知道有谁能治我的腿脚的病。问了好多好多人,他们都看了看我的腿脚,都摇头说不知道谁能治。终于有一个人说,这个S镇往北11公里处有一个村叫‘K村’,那有一个叫李方的老先生是中医,估计他能治。

: 然后我爸就立即骑自行车带我,一路往北找这个村,终于找到了这个小山村,打听到这个叫李方的老先生原先是村里民办老师,大家都叫他“李方老师”,小时候的我记忆中他应该是个60岁左右吧。那段时间,我和我爸就住他家,李方老师治我的腿脚,我爸白天去他家农田里干活,他家的农田里的重体力活很多都是我爸给做的,我爸的忠厚善良以及干活不惜力,让他很想认我爸做干儿子。

: 我记得这个李方老师治我腿脚病的手法是:用针放在火上烤红作为消毒方式,然后把烤得红彤彤的针插进我腿脚上生病的那些位置,每个生病的位置都插入多次针,然后再用他到山上自采的草药敷上,每天这样早晚两次吧。

: 治了有1个多月,仍然未见好,而且又出现新的蔓延,继续沿血管方向向上,病情发展到小腿和大腿中间的膝盖内侧部位,这个时候,李方老师就对我爸说,看来这个病他治不好,让我爸赶紧带我去别处看病。

: 治疗经历二:县城一个医院,副院长西医,时间半个多月,无效果。

: 我爸就带我去县城的一个医院,在那医院治了有半个多月,当时给我治病的是医院的一个副院长,据说是上海某军医大学毕业的,据说水平很高。这个大夫,用西医的方式给我治了有半个月左右,这时病情未见好转,病情继续蔓延向上,发展到了大腿内侧的部位。见到这种情况,这个副院长大夫,就对我爸说,我这个病,得把左腿锯掉,才能保命,如果左腿没锯掉,后续继续蔓延到肚子里,就不好弄了,因为大腿内侧发病的部位,离肚子不远了。

: 我爸都吓着啦,我那时小,也知道害怕。

: 我爸听完这个副院长大夫的意思后,没同意。私下问我,那时小小的我,也不同意锯腿。因为我也知道,腿如果锯掉,将来就是个什么结果。

: 治疗经历三:Z乡Y村,老太太中医,时间2个月,治好。

: 那天在医院,我爸又开始发挥他获取信息的那套“见人就问”的方法,在医院里,我爸见人就问,是否知道谁能治好我的腿脚这种病,这个时候有一个60岁左右的男人,说我们县一个Z乡的一个叫“Y村”里(这个村离Z乡汽车站很近,就3里地),有一个叫“ZXQ的老婆”是老太太女中医(大概60岁左右吧),能治这种病,她肯定能治好,而且她专门治一些疑难杂症的病。

: 我爸一听,马上带我离开这个县城医院,去县城的汽车站,在车站碰到一个40岁左右的男的,一看就是江湖游医,跟我爸说他能治好我的腿脚病,只要给他X元钱(那个年代的X元钱还是很值钱的),我爸没搭理他,带我坐上去Z乡的班车。

: 在傍晚天黑了,我们坐车到达Z乡汽车站,然后打听到这个“Y村”准确位置,我爸就背着我,摸黑找到了这个老太太中医的家里。当晚在老太太中医家住下。老太太当晚给我爸说了每天的住宿费、饭费、治疗费等费用,并且说她不打包票能治好,钱必须提前一天给,不能拖后给。

: 第二天早上老太太开始施治,她的方式和前面那个男老中医手法很像:用针放在火上烤红作为消毒方式,然后把烤得红彤彤的针插进我腿脚上生病的那些位置,每个生病的位置都多次插针,然后再用她自制的干粉状药末,撒在那些生病的部位上。也是每天这样早晚两次吧。另外,还给我吃了她自制的小圆状中药丸子。

: 当时那天早上,我一吃她的中药丸子,感觉很舒服,也很习惯这个中药丸子的味道。对于这点我记忆深刻,因为当时内心第一次感应到这次找对人,我有救了。

: 在老太太中医家,我爸每天给她家和她成年儿子家免费干农活,后来我爸告诉我,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劳动来感动老太太中医,让老太太好好的把我的腿脚病治好。

: 在老太太家治了一些天,腿脚病就有好转迹象,没有出现蔓延新发的疾病,我和我爸心里有底啦。

: 但是后续一些天,一直处于不好也不坏的状态。我和我爸也不知道啥原因。我爸毕竟是成年人,心里觉得应该是老太太留有后手。

: 大概过了好些天,有一次晚上睡觉时,我和我爸在床上(当年我们俩在外一直睡同一张床),隔档那边是住老太太中医和她老公。我和我爸很凑巧听到她们老两口在聊天的声音。她老公对老太太说:这家人是穷苦人家,也是实在人家,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人来看望过,就他们父子俩,不像以前其它的病人,还有人来看望,你尽快给这孩子用好药,让这孩子尽快好,人家确实不容易。

: 后来,我爸亲口跟我说,他又听到了老太太的儿媳妇跟这老太太说,叫老太太尽快给我用好药,让我的腿脚病赶快治好。说这父子俩太可怜,说我爸天天给他们两家干活(老太太家和她儿子家),一点都不惜力。

: 再过了几天,一天早上,老太太跟我爸说,说附近有个庵堂(寺庙),很灵验,让我爸和她一起去,去那庵堂抽签算卦,说如果抽签能抽到上签,算卦是好的,就给我治好腿脚病,如果抽不到上签,算卦不好,就让我爸带我立即离开她家,她也不给我治(后来我爸告诉我,当时我爸心里那叫个害怕和担心呀)。

: 我爸也只好听话,陪她一起去那庵堂抽签算卦。我爸抽了三次抽签,三次全都是上上签。算卦人是女神婆说我命数中有这一劫,这病能治好,等度过这一劫,在16岁后,了不得 (我爸只简单的和我说了这个,不愿意说详细更多了)。

: 我爸说那天,老太太看到抽签三次连续都是上上签(我现在通过计算,这种连续三次都是上上签的概率不会超过15%),和听到那算卦人女神婆的说词,老太太中医也很高兴,说真没想到这孩子还有这么特别。

: 我记得那天老太太和我爸回来,两人都高兴。我爸也乐呵呵的,这么长时间真的难得见他露出笑容,这点我记忆很深刻。

: 然后后续一些天,老太太中医施治后,我那些溃烂的伤口,迅速的收口,好转,结痂(从进老太太家,就一直没有任何新的病情蔓延),真的很神奇。

: 那时已经进入腊月了,快到过年啦,伤口只有一个还没收口结痂,老太太就叫我爸可以带我回家了,她把药给我们就可,在家自己慢慢弄,我爸不放心,老太太说别担心,肯定能弄好,放心吧。我爸也不好多说,就带我回家。

: 那时,我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回过家,一直在外求医,终于可以回家啦。回家那天,我外公特意来老太太中医家接我,回去的路上,走的是山路,我记得走了好长好长时间 (现在我查地图大概有60里左右吧),从早上出发,走到天快黑才到家。我一直坐在我爸的自行车后座那,我爸推着自行车,和我外公一起走路。

: 我腊月回家后,期间我那个没收口结痂的伤口,好得不利落,我爸就带上家里的土特产又骑自行车去老太太中医家,后来拿回来老太太自制的粉末状的中药,后来很快收口结痂,终于全好利落啦,再未复发过。

: 由于临近年关,村里家家都准备过年,我爸妈怕我不能闻到荤腥的气味,春节期间,跟我们村附近的庵堂住持(那是一对夫妇)说好,从家里带上米,我奶奶带我去那住的,过完春节才回家住。

: 时间推算:近4个月时间在外

: 记得我当时腊月回家后,刚好赶上学校期末考试(小学四年级只考语文和数学),我就去参加数学考试,结果数学成绩全班第一,98分(满分100,我们那时是小学五年制只上5年,小学四年级数学题已经有难度了,因为有应用题思考题,当时我考了第一,学校老师很惊讶,说我竟然不用上学也能考第一,我是靠自学)。

: 从这个参加期末考试时间推算(一般都是在腊月15日左右进行期末考试),我那时是在腊月15日前几天回的家。最初离开家出外求医的时间是当时刚开学不到1个月,我查了下当年的农历时间,是在农历八月中下旬。

: 整个时间计算,接近4个月时间在外面。

: 细想起来,期间历经艰难的心理历程,真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 后续事情

: 1:我后续上学成绩一路开挂式

: * 小学五年级参加全乡数学竞赛,得第一名,刷新我们那个村小的历史。

: * 初中成绩三年稳居年级第一,初中数学竞赛,获得全县第一名,又获得全地级市一等奖。直接刷新了我们那个

: 农村乡初中的历史。

: * 高考是全县第一,全地级市第一,进京读书后留京。

: 2:我当年腿脚病治好后,离开那个老太太中医家,再未曾去过那个村。后来我工作多年后,有一年春节回家,我爸告诉我说在县城,碰到老太太的儿子,当时我爸还没认出他来,是他先认出我爸来的,老太太儿子说老太太已经走了。

: 简单总结:

: 1. 至今我也不知道我腿脚的病叫什么病,仅仅知道这个是脚底被弄破了后,在外面感染导致;我也不知道老太太

: 中医治好我的腿脚病用的到底是啥药。

: 2. 西医治不好,不等于中医就治不好。 中医也不是谁都行,得看这个中医的水平。

: 3. 超自然的事情,我根据自身的成长经历(我有一些在本文不细说),我虽不推崇,但我无法完全否认,只有敬

: 畏。

: 我的本意:

: 1:我这贴不是为了搞什么辩论帖,非得辩论出个中医粉还是中医黑。我只信奉“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希望以自身小时候的这次极其重要的经历,告知全盘否定中医的人,曾经在我身上发生过这件真实的事情,你们可以再次审视一下自己的认知和观点是否有欠缺,是否需要完善。

: 2:我这贴更主要的本意,是希望大家,对于自身或周边很熟悉的人,如果有过西医治不好,而中医搞定的,把经历简单写出来,作为一个重要的参考案例, 如果能获知民间这些水平高的中医联系方式,对于类似的病情提供一条线索,也是一件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情。

hbqcysj
知易行难 01月11日

五岁的事情你还记得 我好像都不记得了

【 在 cynthia0319 的大作中提到: 】

: 太神奇了

: 想起来五岁的时候我也得了很奇怪的病

: 和肾有关

: ...................

NUAASEU
NUAASEU 01月11日

小儿急性肾炎,症状是血尿、水肿

一般发生在上呼吸道或肠道感染后,是种良性、自限性疾病,半个月就好了,不是啥奇怪的病

没后遗症,踏实放心吧

【 在 cynthia0319 的大作中提到: 】

: 太神奇了

: 想起来五岁的时候我也得了很奇怪的病

: 和肾有关

: ...................

cynthia0319
纠纠 01月11日

三岁还记得

来自 LYA-AL00

【 在 hbqcysj 的大作中提到: 】

: 五岁的事情你还记得 我好像都不记得了

cynthia0319
纠纠 01月11日

我想也是发育病

来自 LYA-AL00

【 在 NUAASEU 的大作中提到: 】

: 小儿急性肾炎,症状是血尿、水肿

: 一般发生在上呼吸道或肠道感染后,是种良性、自限性疾病,半个月就好了,不是啥奇怪的病

: 没后遗症,踏实放心吧

NUAASEU
NUAASEU 01月11日

不算什么发育病,没这东西。是伟大的链球菌感染,小孩子感冒以外的细菌感染发烧要及时治

【 在 cynthia0319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想也是发育病

: 来自 LYA-AL00

nowhere2gooo
meiyounicheng 01月11日

眼看又要成为中西医之争了,前排回复一个。

有个朋友对中医管理体制比较熟悉。最近聊了一些。他的观点,人们对中医的印象主要是神奇,但只有引进科学方法,经过几代人后,提起中医人们想到的是科学而不是神奇,中医才能发扬光大。可惜的是,中医药的管理者抱残守缺。

我问,如果中医科学化,现在的从业人员水平合乎要求的,有10%吗?

朋友说,估计不出来。这可能也是最大的障碍。

【 在 CLC666666 的大作中提到: 】

: [b]前言: 本帖我尽量用平和的语言,进行流水式的记录,以还原当时的客观真实的情况,谢绝对涉及到的任何个人的品性和道德评价。[/b]

: 我从小生长在南方的一个小山村,那年我10岁,我早上和傍晚放牛,那时生活条件很差,有时不穿鞋子光着脚,有时穿个破拖鞋,行走在山村那坑洼不平的土路上。

: ....................

CLC666666
CLC666666 01月11日
CLC666666
CLC666666 01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