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刀(2)

fourtwo
fourtwo 2000-08-28 字数 0

我有些惊讶,但没有插手。我不过刚刚回到这个世界,对这里的人这

里的事都还不够了解。也许他们两个人是仇家。尽管我对阿海挺有好感

,我也不愿意随便就介入别人的恩怨纠纷里面去。

阿海的武功明显比不上冷刀,接连几次想要逃走,但都被冷刀拦住

了。我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因为如果两个人是仇家,武功应该不会相

差这么多。观察了一下冷刀,他的水平是“一代宗师”,而且还是个朝

廷的二品官。

这时候,阿海被对方一剑刺中,倒在地上死了。

接着,我看到……

我看到冷刀居然从阿海的尸体上拿起我给他的那个红包来!

我一下子明白了冷刀所为何事!

他的目标是阿海身上的task!!

这行为未免也太卑劣了!!

所以我气愤地对冷刀质问道:“你干什么?”

冷刀没有回答我。

他只是突然对我下了kill指令!!

他居然连我也要杀!

我发誓我从没想到过今天重出江湖会碰到这么多令我出乎意料的事情!

而且,即使是在那段我天天泡在这儿的日子里我也从来都没有像这样惊讶过!

不过,大概是因为刚刚非常顺利地干掉了一个人的缘故吧,这家伙似

乎也有点太得意忘形了。他应该先仔细观察我一下再做判断。那样,我肯定

他是绝对不敢对我动手的。而且我也肯定,他现在一定在惊讶和后悔。

所以,在短暂的惊讶和愤怒很快地消失了之后,我只是感到不屑。

或许他是因为看我的名字比较陌生,所以把我当成是个不入流的新手吧。

我没有放他逃走,虽然他接连召唤了两个大内高手出来护驾。仅仅是不

到十个回合,他的尸体就和阿海并排躺在了那里。

我轻蔑地嘘了一口气,从他身上把那个红包重新拿出来,顺便拿出了几

两银子。然后尽快赶到了焦都驿(死者还魂的地方),买了个还阳酒袋放在了地上。

我用tell指令对阿海说:“我给你买了酒袋。放在地上了。”虽然我看

不见他,但我知道他的鬼魂一定在这附近。没能阻止他被人无辜地PK(MUD

中被玩家杀掉称作PK,也就是Player Kill),我需要这样做来安慰我自己的良心。

过了一会,我收到了他的回话:“谢谢。我复活了。”

我问了他在什么地方,然后去他刚刚复活的教堂找他。他正在那儿呆着

等着恢复气血。我把身上的红包给他,然后说:“抱歉,眼睁睁地看着他杀你。”

他说:“没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我问他:“刚才的人是谁?你们认识吗?”

阿海说:“不认识。但我知道他。他是‘堕落天使’的人。”

堕落天师?好性格的名称!

“‘堕落天使’?那是什么?”

阿海沉默了一会儿,对着我叹了一口气。

他说:“看来你真的是个很老的玩家,好久没在这里混了。”

阿海的口吻让我隐隐地感到有一些悲凉和恐怖的气氛。

接着,阿海给我简单地讲述了“堕落天使”的故事。

大概就是在我离开江湖两个多月的时候,又有一个老手决定要退出。

与我们不同的是,他在自杀之前公开宣称他要在这个世界中进行一次他

规模的屠杀——他的武功是经过了千锤百炼的,可以说当时他完全可以

称的上是武林第一高手。很多人都在这场屠杀之中被反复杀了数次,大

部分人的功力都被大幅度地削减了。相当一部分玩家因为懊丧和愤怒绝

然地退出游戏,一些新手也因此而对这个游戏远而敬之。于是江湖中的

新老交替出现了一段时间的空缺。而在这个空缺中依然留在了游戏中的

大都是经过了屠杀洗礼的人,他们不但从那时开始在内心深处留下了强

烈的报复欲望,而且在不知不觉之中对那种见人杀人,见鬼杀鬼的刺激

的PK生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们得到了一种所谓“弱肉强食“的感

悟。于是,“堕落天使”这个非正式的组织就由他们其中的几个人成立

了,他们宣称自己由于毁灭的痛苦而堕落,同时也就必须要给其他的人

带来相同的感受。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公开的PK组织。后来,陆陆续续

地又有好些人来到了这个世界,他们在随时都可能被PK的生活中战战兢

兢地成长着,慢慢地也就因为为PK的魅力所吸引而成为了“堕落天使“

的成员。到现在,这个组织的人已经换了两代,他们也早就厌倦了总是

要宣称什么“毁灭”、“痛苦”或是“堕落”之类冠冕堂皇的理由,他

们干脆地把组织的“宗旨”简略成了一个字——杀!!PK对于这些人来

“他们分配好固定的任务,到各个task的物主那里去等着找到了task

的玩家来,然后杀掉这个玩家把东西抢到手之后自己赚经验和潜能,”阿

海告诉我,“所以刚才看到了你在频道上的话,那个冷刀就过来抢task了。

我跟你说的‘危险’,就是指这个意思。”

我唏嘘不已。人的劣根性使其内心深处总是潜藏着原始的罪恶——一

种对屠戮的渴求和对王者之尊的欲望。在现实中,这种丑恶总能被人性的

善面牢牢压制住。但在虚拟的世界里,没有了诸多的顾忌和压力,这里就

是供它肆虐猖獗最好的乐土。

生存的竞争一旦演变成为弱肉强食的形式,就意味着向原始的蜕化。

可是,人是高级的动物,为什么还要去追求野兽的生活?

“那么,”稍微冷静了一会儿,我接着问阿海,“巫师们对这种随意

PK的行为不管吗?

“这个游戏是允许PK的。而且,就算是过了头,巫师们也是睁一只眼

闭一只眼,那次屠杀让他们都有些麻木了。”我似乎看到阿海的脸上有一

丝苦笑:“或者,这已经是个被遗弃的世界吧。”

Mud 网络泥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