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作

47 个回复
Bulls23
Bulls23 2020-10-14

韵律再调调更和谐

【 在 worst (全球首坏) 的大作中提到: 】

: 朝  露

: 朝露也晶莹,无心弄颜色

: 只为静夜思,红尘一为客

: ...................

cyys
Medu 2020-10-14

竟然还有传承!

都有才

【 在 worst 的大作中提到: 】

: 朝  露

: 朝露也晶莹,无心弄颜色

: 只为静夜思,红尘一为客

: ...................

bikeanddog
bikeanddog 2020-10-14

当年居然这么青涩

后来遇到什么事情变污的?

【 在 worst 的大作中提到: 】

: 朝  露

: 朝露也晶莹,无心弄颜色

: 只为静夜思,红尘一为客

: ...................

wev
wev 2020-10-14
worst
全球首坏 2020-10-14

也就是个马甲而已

哈哈哈

【 在 JeryFu 的大作中提到: 】

: 哦哦,那个版友把id传给了你,现在被你做成了版主,时光如梭,但我们还不是大爷大妈,应该算中青年~

worst
全球首坏 2020-10-14

我不会写这种规规矩矩的

【 在 Campusco 的大作中提到: 】

: 还以为你又写诗了。

worst
全球首坏 2020-10-14

反正我不懂韵律

【 在 Bulls23 的大作中提到: 】

: 韵律再调调更和谐

worst
全球首坏 2020-10-14

不知道呢

隔了10几年再来水木

就自然变污了

哈哈哈

【 在 bikeanddog 的大作中提到: 】

: 当年居然这么青涩

: 后来遇到什么事情变污的?

: ...................

worst
全球首坏 2020-10-14

没有老相好

惨惨惨

【 在 wev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相好?哈哈

worst
全球首坏 2020-10-14

没有传承

只不过从前恰好也都逛过诗歌版

【 在 cyys 的大作中提到: 】

: 竟然还有传承!

: 都有才

HISYS
韩真 2020-10-14

觉得这人有任侠之气

【 在 worst 的大作中提到: 】

: 朝  露

: 朝露也晶莹,无心弄颜色

: 只为静夜思,红尘一为客

: ...................

worst
全球首坏 2020-10-14

和我难得这么投缘

跟你说过吧

第一次见面我俩坐中关村大街马路牙子上

从天黑一直聊到天亮

。。。

【 在 HISYS 的大作中提到: 】

: 觉得这人有任侠之气

HISYS
韩真 2020-10-14

都有一种气质,脾气相投,这叫联床大会,两个或几个人说话说一晚,明朝名士间风靡过

【 在 worst 的大作中提到: 】

: 和我难得这么投缘

: 跟你说过吧

: 第一次见面我俩坐中关村大街马路牙子上

: ...................

urmy
一笑 2020-10-14

这个 从天亮聊到天黑可以

从天黑聊到天亮……

发自「今日水木 on iOS」

【 在 worst 的大作中提到: 】

: 和我难得这么投缘

: 跟你说过吧

: 第一次见面我俩坐中关村大街马路牙子上

: 从天黑一直聊到天亮

: 。。。

: --

worst
全球首坏 2020-10-14

我回去后和我最好朋友也是躺床上夜聊好久

哈哈哈

【 在 HISYS 的大作中提到: 】

: 都有一种气质,脾气相投,这叫联床大会,两个或几个人说话说一晚,明朝名士间风靡过

cyys
Medu 2020-10-14

原来是同好,诗歌版,我好像没有去过,等下去看看

【 在 worst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有传承

: 只不过从前恰好也都逛过诗歌版

worst
全球首坏 2020-10-14

确实阿

哈哈哈

夏天的夜晚嘛

坐马路边上

不知不觉就聊到了天亮

【 在 urmy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 从天亮聊到天黑可以

: 从天黑聊到天亮……

: 发自「今日水木 on iOS」

worst
全球首坏 2020-10-14

以前就没啥人气

现在估计更没人气

【 在 cyys 的大作中提到: 】

: 原来是同好,诗歌版,我好像没有去过,等下去看看

: :

JeryFu
拓扑的姐夫 2020-10-14

今天算知道了,版主的马甲,可不是随便可以穿的

【 在 worst 的大作中提到: 】

: 也就是个马甲而已

: 哈哈哈

: 【 在 JeryFu 的大作中提到: 】

: ....................

HISYS
韩真 2020-10-14

我在北京有三个朋友,他们三个每周都聚。我去了就都在我的酒店晚上打牌聊天,有一回有家酒店不让容留外客,我们四个在酒店门口打牌聊天一晚。

【 在 worst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回去后和我最好朋友也是躺床上夜聊好久

: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