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解体是因为想得到自我肯定?

Scirp123
尔湾阅读 2013-12-23 字数 3768

[size=4]苏联解体是二十世纪人类最为重大的历史事件之一,围绕该事件的原因分析早已汗牛充栋。“一切真历史都是当代史。”随着当前中国的改革事业已经进入了关键的路口,如何认识苏联七十年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就与失误已经成为国内外相关学者关注的焦点之一。汉斯出版社期刊《财富涌现与流转》2013年12月的一篇研究论文中, 来自武汉大学国际软件学院的作者耿嘉伟、蔡恒进以自我肯定需求作为基本理论,分析了苏联在不同时期的发展情况以及计划经济体制乃至整个苏联模式的失败原因。

我们都知道,根据主观价值理论,在市场经济的活动中,每个人的需求是选择产品的最根本因素。如一瓶可饮用水,对于沙漠地区和沿淡水湖地区的人来说,价值自然是完全不同的。但同时应当看到,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因此人的需求并不能简单的解释为单一不变的因素。在这里,我们引入蔡恒进提出的“自我肯定需求”理论作为理论基础。在蔡恒进看来,排除掉随机的和完全非理性的需求之后,人的需求可以分为两类——理性经济需求和自我肯定需求。其中理性经济需求是每个人在其已掌握信息的基础上做出理性选择后产生的需求,自我肯定需求则是人建立在对自己的主观判断上的需求。蔡恒进提出,自我肯定需求源于个人自我的内心比较。这种比较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与自我的历史纵向比较,另一种是与他人的获得横向比较。这两种比较共同作用,再加上人对自己的肯定,便产生了一种不同于理性经济需求的自我肯定需求。显而易见,个人一直是倾向于肯定自我,更倾向于做出有利,于自己的判断,更倾向于认可自己,并期望获得高出平均水平或超出过去水平的报酬或认可。换言之,个人做选择的动力和方向,其实来自于更强的自我肯定需求。

俄罗斯作为一个民族的崛起,开始于彼得大帝,兴盛于斯大林时期。俄国人民深厚的历史荣耀感,强烈的民族自尊心,加上和西欧不同的宗教传统,使得俄罗斯人往往对于西方的成就抱有复杂的情绪。在纵向上,俄罗斯人民认为自己和西方社会之间是同样独立而历史悠久的个体,却明白历史已经成为自己前进的负担;在横向上,俄罗斯清醒的意识到自己和西方文明社会之间的差距,却又希望西方以一个平等的大国来评价和对待自己。正如托克维尔所说“(俄罗斯)在与全副武装的文明作战。”用自我肯定需求来分析,俄罗斯帝国乃至人民,一直陷于民族层面上横向和纵向的自我肯定需求的矛盾之中。这种自我需求的矛盾,必然会反映为俄罗斯民族层面的统一认知膜基础上的自我肯定需求。而特别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快要结束,前线节节败退的当时,这种自我肯定需求是压抑了个人对于经济生活上的自我肯定需求的。因此,谁能够将俄罗斯民族对于自我肯定需求的诉求诉诸实现,谁就能够得到国家政权。

正是因为俄国的自我肯定需求中体现出的强烈的文化独立性,这一点必然也会影响经济上的决策。在纵向的自我肯定需求中,俄国人民希望的是重现彼得大帝时代开疆扩土的荣耀;在横向的自我肯定需求中,俄国人民希望的是让西方社会明白俄国能够创造不同于西方而且不亚于西方的社会制度。学术界对于苏联经济失败原因的研究,要么是简单的分析数据之间的差异,要么将原因归咎于高度集中的体制。斯大林体制的形成,虽然不能否定斯大林等领袖的领导作用,但归根结底,仍然是符合了俄罗斯民族在那个特定阶段的民族需求。在苏联的经济历程中我们可以看到,苏联的计划经济体制发挥作用的时候,是全民族具有统一的自我肯定需求的时候;而随着对外需求的压力减少,内部不同的自我肯定需求上升,自然而然便会存在不同层面的认知主体之间的矛盾。苏联的思想理论界往往视市场经济为洪水猛兽,因此错过了改革的最好时期。等到各个认知主体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时,能够改革的缓冲期已经不再存在。而这个过程,是任何领导人都无法改变的。

“人类的共同利益并不是存在于各种特殊利益之外和之上并与各种特殊利益抽象对立的东西,而是各种特殊利益得以实现的最基本的共同的前提条件”。换言之,要解决认知主体间的矛盾,应当由下而上,通过放权或者解放部分资源的配置方式,绕过上层认知主体特殊利益带来的不必要干涉,并注意保护弱势认知主体的必要利益,从而带动整个资源配置的良性运转。保证每一个认知主体的自我肯定需求得到满足,将使得各个认知主体之间的关系变的和谐融洽,并能够形成统一的共同认知,这样的基础上,全社会的自我肯定需求将会统一到同一国家层面上来,从而保证社会维持稳定而健康的向前发展。

阅读原文请点击  http://www.hanspub.org/journal/PaperInformation.aspx?paperID=12822[/size]

http://www.greading.org/Admin/kindeditor/attached/image/20131220/20131220145021_7036.jpg

Management 管理论坛